哥哥的貓耳女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的雙頰無來由地泛著紅,薄如棉紙的白皙肌膚透著紅潤的健康血色,讓人想在她頰上咬一口,或是和那粉唇相觸,水果氣味般的少女香將撲進鼻中,接著吸吮她細滑靈動的舌頭,再將自己的舌頭放進她嘴裡,舔舐她口腔之中的每個角落…

「哥,冰淇淋要融化了啦!」

妹用她柔而不嗲的聲音將我喚醒,妹她是父親續絃所帶來的拖油瓶,起先還只是個留著鼻涕的黃毛丫頭,不過兩年光景,現在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還好妹算是個保守的女孩,不然我實在難以忍受外頭的男人玩弄、欺負她那和清純臉蛋強烈對比的成熟肉體,而她那天使般的純潔臉孔墮入肉慾漩渦時,又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說起來有些害燥,在我的性幻想之中,日本AV女優她們濃妝豔抹的臉孔被妹那健康清純的臉龐所取代,而我也總是在「妹」忘情地發出淫聲、天使臉孔因痛苦和快樂交錯而扭曲變形的剎那,忘情咨意地排精,畫面上的男優將精液灑在女優的身上時,我也會想像那成熟、有著玲瓏曲線、不停嬌喘的肉體,正是臣服在我肉棒之下的妹妹,而我用白濁的顏料在她身上塗鴉,宣示著我的勝利…

「哥∼你在發什麼呆呀?」

水果香,那水果一般的香氣撲鼻而來,當我回神,只見妹她的臉孔距離我的面前不過三公分,櫻桃般的軟唇就在我的嘴邊,妹的氣息吐在我的臉上,使我一陣暈眩,我感覺褲襠一緊,一股熱意衝上腦門,假使妹妹的動作再誘人些,我把持的住嗎?

「不舒服嗎?」我們的額頭互相接觸,我能感覺少女滑嫩的皮膚和我粗糙的額頭摩擦著,若是取好角度,我倆的動作簡直就像在接吻一樣嘛!為了避免我犯下大錯,我的身軀往後一退,腦袋用力地槌在牆上,發出咚的一聲。

「哎、哎,好痛…」

「哥!你沒事情吧?」妹擔心地俯下身,皺著眉頭看著我,不看還好,一看可不得了,我的臉孔變得更加火燙,心中的慾念更是有如無法熄滅的火燄。

有人說在外頭保守的女孩,在家裡或是私密的地方越是不顧形象,像是現在,妹僅僅套著一件過大的T恤(該不會是我的吧?),下半身也只是件若隱若現的黑色短褲,也說不定只是件內褲…?而她彎下身,從T恤的領口可以看見兩座橢圓的雙峰輕晃,在那雙峰的頂端偶有粉紅的光彩一瞥,只要她在彎下幾公分,那白嫩的乳房和小巧的粉紅乳尖將盡收我的眼裡,但此刻妹卻挺起身,讓我失望不已。

「哥,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可別生病了唷,不然我提前幫你慶祝,不就沒意義了嗎?」他手扠著腰,耳提面命地說。

「知道了,小妹妳也早點休息吧。」

「嗯,我先去洗澡了,哥要記得早點休息唷,生日快樂!」她像是小孩一般,一蹦一跳地躍進浴室裡頭,並且從門縫之中,將薄如蟬翼的絲綢下著和黑色短褲拋了出來,最後才將T恤給丟出。

我偷偷地走上前去,妹妹正忘情地哼著歌,在水聲和她的歌聲掩蓋之下,我還是儘可能地將腳步放輕,接著靠在門板上,想像著浴室裡頭的妹妹是不是正在搓揉她柔軟成熟的乳房,或者是用手指撫摸著隱密的私處?我一邊想著,一邊用手快速地搓揉著自己的陰莖,另一隻手也沒有閒下來,我著魔似地拿起妹的內褲貼在臉上,貪婪地大口大口地吸著那甘甜的少女氣息以及混雜著些許阿摩尼亞的綜合氣味。

「哦…妹…妳好棒…」我嗅著那件內褲,想像著我和妹妹正以69的姿勢親熱著,透過想像的畫面,內褲上的氣味似乎變得更加濃烈,而我離達到射精的頂峰也越來越近。

「妹…

我撐不住了…唔…」我自言自語地說,就在那一刻,白濁的精液飛濺而出,落在妹脫下的衣服上,伴隨著射精後的空虛而來的是沈重的愧疚感,我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孩,拋下妹妹的貼身衣物,接著躲進房間之中,草草的將沾在肉棒上頭的精液處理乾淨,接著躲進被窩裡頭,不知不覺地睡去。

「哥…啊…不對,主人,起床囉!」一如往常的週末,一如往常的被妹妹給叫醒,有時候我懷疑我是不是因為這原因才特地賴床的…等等,是不是哪邊不太對勁?

「主人,快起床喵!早餐已經做好了喵。」

這太不對勁了,喵?

我從床板上迅速彈了起來,往床邊看去,只見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但是她的穿著卻是異常陌生,從臉來看的話…嗯,是妹妹沒錯。

「早安主人…喵。」像是忘了要『喵』一樣,她備註似地慢了半拍才說出那個字。

「小妹,妳吃錯什麼藥了?穿成這樣,還說什麼主人的…?」妹起先是跪坐在床邊,此時她站了起來,我這才看清楚她的模樣,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連身短裙,外邊套著一個裝飾過度的小圍裙,頭上帶著白色蕾絲的髮圈,最醒目的則是那對白色的貓耳。

看到那對貓耳,瞬間喚起了我的回憶,那是我許的生日願望。眼前這個「貓耳女僕」就是妹妹為了實現我願望而扮裝而成的,發現我正盯著她瞧,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

「我不是主人的妹妹喵,人家叫做若葉,今天是屬於主人的女僕,若葉會全心全意服務主人的喵。」妹…不…若葉說完,俏皮地眨眨眼睛,並且弓起手,雙拳前扣,做出一個招財貓一般的動作。

「全心全意?」我的腦海瞬間閃過許多畫面…不自覺地嚥了一口口水。

「是的,若葉的一切都是屬於哥…主人的,請主人儘管吩咐,若葉會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喵。」妹她拉起裙腳,雙膝微蹲,她的這個動作讓我更難以控制我的理性,若葉不知道去哪邊弄來這件女僕裝,上頭的蕾絲像是不用錢地鑲滿整件衣服,胸口酥胸露出大半,兩個白嫩的半球中間有著一道深溝,如果取下圍裙那露得可就更多了,乳房好像隨時都會從過於寬大的領口跳出來似的,而有些緊身的剪裁讓小妹的曲線畢露,而女僕裝的短裙居然只到大腿的三分之一處,她輕拉起裙腳的動作,正好露出包著她秘密花園的底褲,那是一件薄而輕巧的純白內褲,緊緊地裹著她的三角地帶,而我起先以為只是普通的絲襪,卻是用充滿誘惑力的性感吊襪帶所固定,粉紅色的絲襪緊緊勒著妹的大腿,是個讓人有著無限遐想的畫面。

「討厭…哥…主人好色!」妹妹此時發現自己春光外洩,她將短短的裙子往下拉,雖說是遮住了前面,但從這角度就能夠發現小妹後頭的裙襬整個擡了起來,從後頭看應該是無限美好的春光勝景,我實在是難以克制心中的邪惡念頭。

「若葉,別動。」

「是,主人,請問您有何吩咐喵…?」妹的動作像是被凍結一般停住,維持著彎腰、舉臀,兩手壓著前裙擺的模樣,表情一臉疑惑,殊不知「主人」的邪惡想法。

「就維持這個姿勢,然後轉身。」

「好的…主…啊…」妹的臉孔在一瞬間脹紅,她有些扭捏的晃動身軀,瓷娃娃般的俏臉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

「若葉,怎麼了嗎?」

「主人,這樣子…很難為情…」

「可是若葉,妳說願意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呢。」

「可是哥…主人…這樣的話…」她緊緊抓著裙擺,身子不停地左右搖擺。

「這樣的話怎麼樣呢?」我微笑地說,她則是扭扭捏捏地回答:

「會讓主人…看見人家的…小褲褲…」她的聲音小得有如蚊子叫一般,不過還是清楚地傳進我的耳朵裡頭,但我還是決心好好捉弄她一番,小妹害羞的表情比我想像的更具誘人的魅力,讓人忍不住想再多欺負她一些。

「什麼?」我問。

「人家的小褲褲…會被主人看見…」她稍稍提高了音量,但是頭垂的更低了,臉上的潮紅蔓延到她的粉頸上。

「主人的命令,女僕應該要服從才對吧?」

「可是…」

「妹妹找來的女僕居然這麼不聽話,她如果知道一定很難過的。」

「知道了…主人…若葉這就照作…」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地轉過身。

正如我所預期的一般,有些蓬的後裙擺高高地擡起,包住小妹臀部的那件貼身下著毫無遮蔽地映入我的眼簾,那件內褲的樣式真是超出我的想像,除了迷你裙之外,現在還有迷你內褲這種東西嗎?那件薄如蟬翼的小內褲僅僅包住妹翹臀的二分之一,上邊露出一條深深的股溝,而內褲稍稍被夾進她的股縫之間,形成了讓人有些害羞的形狀。

咕嘟…

我瞪大著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彷彿能夠感受到我火熱的視線一般,妹她說:

「主人,您這樣盯著…若葉感覺很怪,很不好意思…」

「再讓主人看一會…一會就好…」

「知道了…哥…若葉會…忍耐…」

她這麼說,但是隨著我欣賞他美臀的時間增長,她的後頸、大腿開始冒出點點的汗珠,而她的雙腳不停地扭動,那件迷你內褲因為汗水的浸淫,變得更加透明,她不安的扭動卻讓布料被股溝夾得更緊,變得像緊身的丁字褲,股肉露出大半,在她的股間還能夠看見小山丘一般的隆起。

「哥哥…可以了嗎?若葉…若葉很害羞…被主人這樣盯著…」

她似乎不習慣稱呼我為主人,總是「哥哥」、「主人」交錯地稱呼。

「若葉,如果妳覺得叫主人很彆扭的話,叫哥哥也沒有關係。」我想如果妹妹能輕鬆些,或許能比較進入狀況。

「知道了,謝謝哥哥…主人。」她燦爛地微笑,稍稍忘卻正被我欣賞著美臀曲線的窘境。

「我不是說叫哥哥就可以了嗎?」

「人家…若葉覺得叫主人的話…哥哥您會比較高興…」妹妹似乎真的想當一個完美、稱職的貓耳女僕,這讓我覺得萬分感動。

「若葉,可以把裙子放下,然後轉過來了。」

「是,主人哥哥。」她轉過身,雙手輕壓著裙擺,我忽然覺得有些可惜,那樣美好的景象看再久都不會膩。

「靠近我一點,若葉。」我坐在床上,對著妹妹招手。

「好的,主人。」她走近我身邊,而我輕輕拍拍她可愛的小腦袋瓜,我笑著說:

「今天就麻煩妳多照顧了,若葉。」

「好的,主人!」她的表情瞬間變得充滿陽光一般發著光彩,似乎是真的很高興呢。

「那我換個衣服,早餐已經做好了,是嗎?」

「是的,主人,若葉已經做好早餐了,今天的早餐是培根蛋吐司喵。」我想要翻身下床,但妹妹卻站在床邊不遠處,這讓我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一大早我的眼睛就欣賞了妹妹的翹臀,「Morning

wood」比起平常是更加地壯碩…

「若葉,妳可以先下去了,主人我想換衣服。」

「那個,主人…」她的臉皮簡直像紙一樣薄,一害羞就瞬間變得滿臉通紅。

「嗯?」

「幫主人更衣,也是女僕的工作…請讓若葉…為主人服務…」她羞紅著臉,低著頭說著。

我說妹呀,妳何苦用「服務」這個字眼呢?就在她說出「服務」這兩個字時,我的腦袋瞬間充滿了獸性和淫欲的混合妄想,我的慾望已經幾乎衝破那條脆弱的理智線,眼前的妹妹對我的意義只剩下單純的異性,妹妹、家人等等倫理關係被拋諸腦後。

「嗯…」我點點頭,算是默許妹妹幫我換裝的行為,我站起身,毫不顧忌下身的雄壯威武正頂起我的條紋睡褲。

妹的纖指為我解下胸前的鈕釦,我似乎感覺到她的臉孔散發的熱氣,我想將她擁入懷中的欲望,讓我的手不停地顫抖著,我現在僅僅是一個披著人皮的野獸罷了,當理性的枷鎖斷裂,第一個獵物自然就是讓我成為這樣野獸的妹。

她為我脫下睡衣,換上寬鬆T恤的動作還算是平常,但接下來的工作可就麻煩了,那就是為我換下睡褲。

「啊…」她的俏臉有些困惑,因為脫下我睡褲的動作遇到了嚴酷的阻礙,她用指尖輕輕地拉起我的褲頭,接著越過那高聳的小山峰,將睡褲脫下。

我倒是沒想到她這麼有勇氣,但從她的表情來看,一個男人的陽具和她的臉龐只隔著一層棉布,還是讓她十分緊張而且感到羞恥,何況這陽具的主人是朝夕相處、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

若是脫下還不算是難題,那為我穿上牛仔褲才是真正的挑戰,妹這下可是傷透腦筋,難穿的牛仔褲讓她的臉頰有時不經意地擦過我的陰莖,我可以感覺到她臉頰那滾燙的溫度,這使我越難越克制不住自己,而她也在這時候遇上了極大的難題──如何拉上褲子的拉鍊?

「唔…」她的目光遊移著,一下注視著隆起的褲襠,一下又偏過頭去,而她的玉手也是時而擡起,時而放下。

「主人…您可不可以冷靜一點,讓若葉能幫您更衣呢?」她求救似地說,但那淚眼汪汪的眼神只讓我的陽具更無法放下,反而變得更火燙而蓄勢待發。

「這怎麼可能作得到哇?」我苦笑著,她像是瞪著獵物的貓一般盯著我的陽具,然後吞了一口口水之後,她伸出她的纖指,輕輕地、試探性地碰了我的肉棒一下。

「若葉會讓主人的小弟弟消下去,如果讓主人不舒服…請主人見諒…」她跪坐在我的跨前,雙手撐著地面,像隻小狗一樣擡頭看著我。

「那…若葉開始了…」她伸出雙手,毫無技巧可言地撫摸著我的肉棒,從底端摸到龜頭頸,接著用手指輕輕地搓弄著龜頭,拇指在馬眼上打轉,被妹妹這樣地服務讓人像置身天堂一般,雖然我該慶幸妹妹的技巧不佳,至少這證明她沒有在外頭和其他男人胡搞,她的纖指應該很靈活的,但是緊張和羞恥交錯之下,她的技巧生硬而無法讓人興奮。

「奇怪,為什麼…」妹妹圈起手掌套弄著我的陰莖,這確確實實是在為我手淫,我咬緊牙關,不讓我自己失敗在這生澀的技巧之下。

「什麼為什麼?」我好奇的問,其實也是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為什麼哥哥不會…射出來…射白白的…精液出來…」她嬌羞地說著,手指動作也慢了下來,她不明白地搓弄著我的陰莖,但是她所期待的精液被我刻意壓抑著。

「妳怎麼知道…唔…我會射精呢?」

「主人…不要說這些話…人家好害羞…」
「都已經在幫我手淫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嘲弄著她,她偏過頭去,但手的動作還是沒停下來。

「人家是女僕…幫主人服務是應該的…如果主人…」她說出來的話被硬生生地截斷,接著她低下頭,不發一語。

「如果主人怎麼樣?」我好奇地問,其實能讓妹妹為我手淫已經讓我非常滿足了,我也沒什麼奢求了。

「如果主人…想要對若葉做那種事的話…若葉也可以…忍耐的…」妹說出相當駭人,而且讓我震驚不已的宣言

「妹…這樣…不好吧?」

「沒關係的,因為人家…人家喜歡…哥哥…所以…」

「別開玩笑了,我們是兄妹啊!」我這麼說,但最想跨越那條倫理障礙的人,恐怕是我吧。

「那種事情人家不管…人家不想交男朋友、不想穿太漂亮…都是因為…因為人家喜歡哥哥…所以…」她淚眼汪汪地盯著我,可愛的模樣比以往勝過千百倍。

「我明白了,若葉,妳照妳希望的來做吧,哥哥…不…主人會好好地疼愛妳的。」是啊,如果妹妹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還有什麼好堅持的呢?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主人您不用忍耐,盡量射沒關係,哥哥…弄在人家身上,也沒有關係…」從妹開始告白之後,她的言語變得大膽許多,但手技如此差勁,我怎麼可能射得出來呢?這樣只會讓我的慾火更高張,卻沒有發洩的管道,於是我下了新的指令。

「妹…妳的手技巧太差,再半小時甚至一小時,主人都射不出來的。」

「怎麼會?那主人…人家用下面的洞洞的話…」她再度害羞地側過頭,我難以想像要將私處奉獻出來,需要多大的勇氣,何況她還是處女的可能性實在很高。

「不是不是!妳可以用別的地方試試…像是嘴巴或是胸部之類的…」我用言語指示著她,畢竟和妹妹直接上床,對我的刺激還是太大。

「若葉…知道了。」她用手翻下內褲,我的肉棒像是彈簧一般彈起,幾滴透明的液體滴在她的鼻頭和唇邊,小妹反射性地舔去水滴,但卻又害羞地用手掌抹去,卻弄濕了她可愛的臉龐。

「主人…若葉開始了…嗯…」

話剛說完,妹就開始像小貓一般舔著我的肉棒,或許是剛剛吃下去的幾滴男汁也讓她有些興奮,她的舌尖對準馬眼,每有一滴液體滲出,她就第一時間送進肚裡,而且越發興奮,舔弄的速度加快,她生澀的舌頭就像貓兒一樣,帶來截然不同於手的快感。

「嗯…嗯嗯…」

「唔…」雖然妹的舌技和手技一樣差勁,但濕潤的舌頭和手指帶來的感覺完全不同,比起剛才,現在是真的一步一步爬向高潮的頂峰。

「妹…妳可以把主人的小弟弟放進嘴裡,會讓主人更舒服喔。」

「嗯…知道了…若葉這就照做…」她想了幾秒,接著將肉棒放進口中,我可以感覺到小妹柔軟的口腔,還有那急促的呼吸。

「唔…好棒,感覺完全不同…」

「唔嗯…嗯…」她的眼睛盯著我看,像是要尋求鼓勵的小孩,但當我和她四目相接時,她又害羞地將視線轉移,我只好摸摸她的頭當做是獎賞,而她也因此舔弄的更加賣力,軟舌在口腔之中繞著我的陰莖打轉,用舌尖將肉棒送至口腔壁上,接著吸著、吹著,比起手技,小妹似乎慢慢地熟悉口交的要領,而我也隨之被送上了頂峰。

「唔…妹…等等!慢點!哥不行了…唔唔!」

「唔呀∼∼!」我的陽具噴出大量的精液,並且落在妹的臉上、口中還有衣服上頭。

「妹…對不起,有沒有怎麼樣?」我看著身上沾著黏液,尚有些驚魂未定的妹,她回過神來,對著我搖搖頭。

「沒事…只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的精液,有點點被嚇到而已…哥哥的好多…好濃…」她用手掬起沾在臉上的精液,並且在眼前端詳著,那種好奇卻又羞澀的表情實在是可愛極了。

「若葉,妳的口技很不錯呢。」

「主人這樣說好像人家很色、很淫蕩一樣…」

「可是我真的很舒服。」

「謝謝主人的誇獎…能讓主人舒服,若葉也很開心。」

她羞紅著臉說,臉上還沾著一些尚未清理乾淨的精液,清純的臉孔卻沾著淫靡的液體,讓人變得更加興奮,我感覺到熱流正快速地匯聚到我的陽具裡頭,而它也確實慢慢地甦醒。

「若葉…不,妹…我們…」我猶豫著是否該這麼問,雖然我幾乎什麼都沒有說,但機靈聰敏的妹已經看出我的意圖。

「可以的…主人,如果主人想要若葉的話…若葉,可以唷…」

「那…若葉先把裙子掀起來吧。」

「好的,主人…」她緩慢但確實地動作,雙手指尖捏著裙襬,慢慢地將短裙掀起,比起之前主動舉起臀部,這樣的動作更考驗她的羞恥心,她將整個裙襬掀起,接著用粉唇輕輕地咬著裙襬,雖然眼眶反射性地有著恥辱的淚水打轉,不過妹妹卻沒有放下裙襬。

這裙子實在是太短,妹咬著裙襬而裙子之下卻不只是露出底褲,連半個腰身、可愛的小肚臍也呈現在我的眼前。

而那件內褲幾乎只套著小妹的私密部位,也就是三角部位的頂點部份,我可以看見妹私處的上半部和恥骨的形狀,當然還有幾根黑色的恥毛映入我的眼簾,我溫柔的伸出手指,輕輕地撫摸小妹的祕部,她忽然激烈地抽動了一下,並且從口中發出悶哼。

「嗯嗯!」

妹的私處已經有些濕了…不知道是汗水或者是愛液,整件小內褲變得極為透明,小妹的陰毛和私處都被那件迷你內褲給緊緊裹住,感覺清晰無比,妹的下半幾乎是裸體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再度輕撫著小妹的私處,這回她顫抖的更為劇烈,我輕輕地將她的內褲往上拉些,使得私處的凹陷,大陰脣的形狀只被名為內褲的薄膜給覆蓋著,我輕捏著小妹的陰唇,又是一陣顫抖和輕晃。

「唔唔…主人…哥哥…不要那樣…玩人家…」她用軟綿綿的聲音抱怨著,這只會讓我想更虐待她,帶來反效果,我的手指不斷地磨蹭著她的陰唇和小豆豆,並且讓她的陰唇夾著內褲的布料,布料沾上的黏液讓內褲毫無遮蔽作用。

「嗚…嗯嗯…哈啊啊…」妹不住地嬌喘著,急促的呼吸聲和扭動、顫抖的嬌軀,那欲拒還求的掙扎模樣,讓我更為用心地愛撫著妹的花園。

「呼啊啊…嗯唔…哼啊!」

我輕輕地拉下一邊的內褲褲頭,小妹的陰唇已經半露出來,她並沒有發覺,只是瞇著眼睛忍受著一波波如潮水而來的快感,我拉開布料,手指由恥丘上一路向下撫摸著,當手指尖端撫過她的陰毛時,她的身體便打起冷顫。接著我用粗糙的手指剝開她的陰唇,並且輕撫著在她粉紅嫩皮之下的小肉芽。

「嗯啊啊…哈啊…哥…主人…那邊…怎麼可以…哈啊啊∼!」她像是埋怨似地,用粉拳拍打著我的背,被我直接攻擊之下,她的拳頭就像蚊子叮一樣,毫無傷害,也無法阻止我的侵略。

我拉下她內褲的另一邊,將輕薄的下著褪至她的雙膝間,現在小妹的小妹妹是毫無遮蔽地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不要看…人家…好害羞…」她用雙手遮著臉,卻又用指縫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她下面的嘴巴一張一合著,當我的手指稍微靠近,就能感覺到她的私處自己往我的手指貼,真是的…很標準的「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我有節奏,卻又忽快忽慢地撫摸著她的私處,她的呻吟和嬌呼和我的動作同步,當我的手指探得深些、揉得久些,那呻吟就變得急促。

「哈啊啊…嗯啊…奇怪…嗯唔唔…好熱…呼嗯…哈啊…」

我停住手的動作,用雙手將妹妹的手從臉上撥開,接著將她壓倒在地上,讓她的臉和我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我的吐息會撥動她的髮絲,而她的氣息會勾動我的內心那樣極近的距離。

「哥…

哥…?嗚…嗯…」我將妹的嘴給封上,當然是用我的嘴唇,我輕捏她的鼻子,讓她自然地張開嘴,她的舌頭像是要抗拒我的舌頭一般,不停地晃動,殊不知這會讓她還有我都變得更加興奮,果不其然,原先的奮力抵抗,很快地就變成兩舌交纏,好一會兒,我才鬆開她的嘴巴,而她大口地喘息著,好像溺水的人一般。

「哥…妳知道嗎?」

「什麼?」

「那是人家的初吻唷…」她的眼睛看著我,而臉上帶著奇妙的笑容。

「那…妳會覺得可惜嗎?」

「不會,因為人家的所有第一次,都想給哥哥…」她勾住我的脖子,接著將粉嫩的櫻唇貼上我的嘴,我們的唾液透過舌頭作為橋樑交換著,像是失去了彼此一樣,我們彷彿融為一體。

「主人,這是若葉的胸部…請主人享用…」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將領口的鈕扣給解開,圍裙也鬆了開來,僅僅掛在她的衣服上頭,白嫩的雙乳從衣服口中探了出來,略顯桃紅色的乳頭挺立著,像個小圓柱,我輕輕地含住整個乳尖,舌頭環繞著乳暈,用牙齒輕輕地咬著乳頭。

「呀啊!主人別用咬的…若葉怕痛…嗯哈啊啊…」每當我牙齒觸碰到她的乳尖時,就能夠感覺到她的身軀似乎在顫抖著,我另一隻手則是撐起她的乳房,並且用拇指蹂躪著她的乳頭。

「唔…哈啊…嗚啊…」她的雙手想把我的頭從她的乳房上推開,不過當我的舌尖在她的乳尖上頭打轉的時候,她的力量很快就消失殆盡,只能弄亂我的頭髮而已。

「嗯嗯…哥哥…主人…不要那樣…呼哈啊啊…」

我深吸一口氣…先是稍微用點力氣地去揉捏她的乳尖,並且粗暴地揉捏著妹那渾圓的乳房,我的半個身體壓在妹的身上,用嘴輕咬她的耳朵,妹悶哼了一聲,接著開始親吻著我的脖子,我意識到時機已經成熟,將腰壓低,然後讓分身慢慢地前進。

「哥…」她忽然停止動作,雖然眼框之中有著淚水,卻是有些開心地笑著的表情。

「?」

「要溫柔點唷…」她拉起上半身,輕輕地親吻著我的耳朵,我的腰一挺,將分身的前端放進妹的小穴之中,並且上下地摩擦著,淫水沾溼龜頭前端,變得閃閃發亮。

「嗯唔…哥的棒子…好熱…」

「妹…我要進去了喔…」她對著我點點頭,接著我用力一挺,肉棒隨即送入小妹的淫穴之中,她用力地抓著我的背,並且發出了哭叫般的聲音。

「呀啊!嗯哈啊…痛…哥…好痛…哈啊啊…」小妹的陰道狹窄而且和我的肉棒緊密的接合著,那層薄薄的阻礙似乎是被我穿破了,但她這樣激烈的反應讓我有點不捨,當我想把肉棒從小妹的體內抽出時,我的表情似乎透露了幾分端倪,妹緊緊地抱著我,讓我的胸膛貼在她的乳房上頭。

「不要出去…小妹…會…忍耐…」我親吻著她的額頭,並且用舌頭舔去她眼角的淚珠,我緊緊地擁著她,似乎可以幫她分擔一些痛楚,我的腰緩緩的挺進、抽出,我可以感覺到小妹的唇肉似乎是在翻進翻出,但我無心去留意,我只希望讓小妹的破處之晨多些快樂,少些痛苦。

「唔啊啊…嗯嗯…哈啊啊…好痛…哈啊啊…痛啊啊!」

對不起…聽著妹妹的哭叫聲,讓我有些罪惡感,女孩子失去第一次是這麼痛嗎?她的表情有些變形,但這並不損她的美麗和可愛,反而多了些淫迷的成熟風情。

「哈啊啊…哥的棒子…好熱、好燙…嗯哈…嗯哼…啊啊…」

似乎是逐漸適應這樣的節奏,妹的痛苦逐漸被快樂所取代。

「嗯哈啊啊…哥啊啊…用力一點…還要…更裡面一點…嗯嗯…!」

我用盡全力,彷彿下半輩子不需要用到腰那樣地用力。

「嗯…妹的裡面好緊…這樣…太爽…很快就會到了。」

「哈啊…不要說那種話…人家覺得好丟臉…哈嗯嗯…」

妹側過臉去,但是我卻稍微感覺到,妹的陰穴卻因此夾的更緊、更密,幾乎要把我夾向高潮的頂峰,我以為那些因為羞恥而興奮、高潮的情色小說是騙人的,沒想到小妹就是這樣的女孩,這讓我的小惡魔徹底地覺醒著,我回想著小說裡面的作法,將妹的身軀往上彎曲,妹的雙腳放在我的肩膀上,這樣的話,妹就能夠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淫穴裡面抽插的畫面,果不其然,妹的粉拳馬上往我臉上招呼過來。

「哥哥…哈啊…怎麼這樣…那邊…好害羞…哈啊啊…」小妹嘴巴和動作都抗拒著,但淫穴卻像把我的肉棒吸住一樣夾得緊緊的,我卻沒有抽插上的困難,只會從每次的抽插帶進帶出更多沾染著幾滴紅絲的淫蜜。

「妹…看清楚喔…哥哥的肉棒在你的體內進進出出的喔…」好啦,我知道這是很老梗的對話,不過對「應該」很清純的妹妹的有效程度,和那些小說的女角色幾乎不相上下。

「人家…不要看…哈啊啊…哥哥…不要那樣插啊啊…嗯哈啊…」

「妹,是不是很舒服呢?有聽到聲音嗎?那是哥哥的肉棒在妳身體裡面活動的聲音喔…」

「不要那樣說…哈啊…好丟臉…可是…很舒服…嗯啊啊…哥的肉棒好燙…在人家的裡面…進進出出…嗯哈啊…」妹說著淫亂的台詞,緊實的淫穴吸著我的肉棒,讓我已經完全無法忍耐。

「妹…哥要射了…精液會射在妳的小妹妹裡頭,白白的精液會把妳的淫穴給塞的滿滿的喔…」

「唔嗯嗯…人家也要…要到了!哥哥讓人家好舒服…哈啊…哥哥射在裡面…妹妹想要…人家想要生小寶寶…妹妹想要生哥哥的…小寶寶…要去了!要到了哈啊啊…哈啊啊啊啊!」

「嗯…喔喔喔…哈啊啊!」我配合著小妹絕頂的驚呼跟著喊叫著,接著妹的身軀無力地癱軟在床上,我將她的身子放下,躺在她的身邊喘息著。

「哥哥…射了好多…肚子裡面好溫暖…塞得滿滿的。」

「妹,不要說這種讓哥哥很害羞的話啦。」

「哥哥剛剛也說了很多讓人家覺得很丟臉的話…咧∼∼!」她對著我吐著舌頭,拌著可愛的鬼臉,我抓緊時間,翻過身,含住那根花蕊一般可愛的軟舌,好一會兒,才鬆開。

「哥好壞…人家又…」她側起身,用棉被遮著身體。

「又?哦…又想跟哥哥做愛了嗎?妳這個淫蕩的小妹妹…讓哥哥好好懲罰妳!」

「呀∼∼!哥好過份!人家會被哥哥…會被哥哥玩壞的啦!」話雖然這麼說,但經過一番打鬧,卻是妹妹騎在我的身上,她彎下身,乳房貼著我的胸部,我可以感覺到兩顆已經硬直乳豆壓在我的胸膛上。

「哥…」

「嗯?」

「人家明天,還要當哥哥的女僕喔…」她說完,將粉唇貼上我的嘴,讓我無法回答,自然也無法拒絕。

「我希望…能有個貓耳女僕陪我過生日。」我說,並且將蛋糕上的蠟燭吹熄。

「哥,你許這是什麼願望嘛!」妹妹瞪大眼睛看著我,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既然是生日,許個特別一點的願望應該不過分吧?」我笑著說。

「唔…可是…」

妹妹她皺起眉頭,有些稚氣未脫的圓潤臉孔露出了苦惱的表情,豐而不厚的粉唇輕輕嘟起,鮮嫩的雙頰無來由地泛著紅,薄如棉紙的白皙肌膚透著紅潤的健康血色,讓人想在她頰上咬一口,或是和那粉唇相觸,水果氣味般的少女香將撲進鼻中,接著吸吮她細滑靈動的舌頭,再將自己的舌頭放進她嘴裡,舔舐她口腔之中的每個角落…

「哥,冰淇淋要融化了啦!」

妹用她柔而不嗲的聲音將我喚醒,妹她是父親續絃所帶來的拖油瓶,起先還只是個留著鼻涕的黃毛丫頭,不過兩年光景,現在已經是個亭亭玉立的美少女了,還好妹算是個保守的女孩,不然我實在難以忍受外頭的男人玩弄、欺負她那和清純臉蛋強烈對比的成熟肉體,而她那天使般的純潔臉孔墮入肉慾漩渦時,又會是什麼樣的表情呢?

說起來有些害燥,在我的性幻想之中,日本AV女優她們濃妝豔抹的臉孔被妹那健康清純的臉龐所取代,而我也總是在「妹」忘情地發出淫聲、天使臉孔因痛苦和快樂交錯而扭曲變形的剎那,忘情咨意地排精,畫面上的男優將精液灑在女優的身上時,我也會想像那成熟、有著玲瓏曲線、不停嬌喘的肉體,正是臣服在我肉棒之下的妹妹,而我用白濁的顏料在她身上塗鴉,宣示著我的勝利…

「哥∼你在發什麼呆呀?」

水果香,那水果一般的香氣撲鼻而來,當我回神,只見妹她的臉孔距離我的面前不過三公分,櫻桃般的軟唇就在我的嘴邊,妹的氣息吐在我的臉上,使我一陣暈眩,我感覺褲襠一緊,一股熱意衝上腦門,假使妹妹的動作再誘人些,我把持的住嗎?

「不舒服嗎?」我們的額頭互相接觸,我能感覺少女滑嫩的皮膚和我粗糙的額頭摩擦著,若是取好角度,我倆的動作簡直就像在接吻一樣嘛!為了避免我犯下大錯,我的身軀往後一退,腦袋用力地槌在牆上,發出咚的一聲。

「哎、哎,好痛…」

「哥!你沒事情吧?」妹擔心地俯下身,皺著眉頭看著我,不看還好,一看可不得了,我的臉孔變得更加火燙,心中的慾念更是有如無法熄滅的火燄。

有人說在外頭保守的女孩,在家裡或是私密的地方越是不顧形象,像是現在,妹僅僅套著一件過大的T恤(該不會是我的吧?),下半身也只是件若隱若現的黑色短褲,也說不定只是件內褲…?而她彎下身,從T恤的領口可以看見兩座橢圓的雙峰輕晃,在那雙峰的頂端偶有粉紅的光彩一瞥,只要她在彎下幾公分,那白嫩的乳房和小巧的粉紅乳尖將盡收我的眼裡,但此刻妹卻挺起身,讓我失望不已。

「哥,明天就是你生日了,可別生病了唷,不然我提前幫你慶祝,不就沒意義了嗎?」他手扠著腰,耳提面命地說。

「知道了,小妹妳也早點休息吧。」

「嗯,我先去洗澡了,哥要記得早點休息唷,生日快樂!」她像是小孩一般,一蹦一跳地躍進浴室裡頭,並且從門縫之中,將薄如蟬翼的絲綢下著和黑色短褲拋了出來,最後才將T恤給丟出。

我偷偷地走上前去,妹妹正忘情地哼著歌,在水聲和她的歌聲掩蓋之下,我還是儘可能地將腳步放輕,接著靠在門板上,想像著浴室裡頭的妹妹是不是正在搓揉她柔軟成熟的乳房,或者是用手指撫摸著隱密的私處?我一邊想著,一邊用手快速地搓揉著自己的陰莖,另一隻手也沒有閒下來,我著魔似地拿起妹的內褲貼在臉上,貪婪地大口大口地吸著那甘甜的少女氣息以及混雜著些許阿摩尼亞的綜合氣味。

「哦…妹…妳好棒…」我嗅著那件內褲,想像著我和妹妹正以69的姿勢親熱著,透過想像的畫面,內褲上的氣味似乎變得更加濃烈,而我離達到射精的頂峰也越來越近。

「妹…

我撐不住了…唔…」我自言自語地說,就在那一刻,白濁的精液飛濺而出,落在妹脫下的衣服上,伴隨著射精後的空虛而來的是沈重的愧疚感,我像個做錯事情的小孩,拋下妹妹的貼身衣物,接著躲進房間之中,草草的將沾在肉棒上頭的精液處理乾淨,接著躲進被窩裡頭,不知不覺地睡去。

「哥…啊…不對,主人,起床囉!」一如往常的週末,一如往常的被妹妹給叫醒,有時候我懷疑我是不是因為這原因才特地賴床的…等等,是不是哪邊不太對勁?

「主人,快起床喵!早餐已經做好了喵。」

這太不對勁了,喵?

我從床板上迅速彈了起來,往床邊看去,只見一個有些熟悉的身影,但是她的穿著卻是異常陌生,從臉來看的話…嗯,是妹妹沒錯。

「早安主人…喵。」像是忘了要『喵』一樣,她備註似地慢了半拍才說出那個字。

「小妹,妳吃錯什麼藥了?穿成這樣,還說什麼主人的…?」妹起先是跪坐在床邊,此時她站了起來,我這才看清楚她的模樣,她穿著一件粉紅色的連身短裙,外邊套著一個裝飾過度的小圍裙,頭上帶著白色蕾絲的髮圈,最醒目的則是那對白色的貓耳。

看到那對貓耳,瞬間喚起了我的回憶,那是我許的生日願望。眼前這個「貓耳女僕」就是妹妹為了實現我願望而扮裝而成的,發現我正盯著她瞧,她有些害羞地低下了頭。

「我不是主人的妹妹喵,人家叫做若葉,今天是屬於主人的女僕,若葉會全心全意服務主人的喵。」妹…不…若葉說完,俏皮地眨眨眼睛,並且弓起手,雙拳前扣,做出一個招財貓一般的動作。

「全心全意?」我的腦海瞬間閃過許多畫面…不自覺地嚥了一口口水。

「是的,若葉的一切都是屬於哥…主人的,請主人儘管吩咐,若葉會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喵。」妹她拉起裙腳,雙膝微蹲,她的這個動作讓我更難以控制我的理性,若葉不知道去哪邊弄來這件女僕裝,上頭的蕾絲像是不用錢地鑲滿整件衣服,胸口酥胸露出大半,兩個白嫩的半球中間有著一道深溝,如果取下圍裙那露得可就更多了,乳房好像隨時都會從過於寬大的領口跳出來似的,而有些緊身的剪裁讓小妹的曲線畢露,而女僕裝的短裙居然只到大腿的三分之一處,她輕拉起裙腳的動作,正好露出包著她秘密花園的底褲,那是一件薄而輕巧的純白內褲,緊緊地裹著她的三角地帶,而我起先以為只是普通的絲襪,卻是用充滿誘惑力的性感吊襪帶所固定,粉紅色的絲襪緊緊勒著妹的大腿,是個讓人有著無限遐想的畫面。

「討厭…哥…主人好色!」妹妹此時發現自己春光外洩,她將短短的裙子往下拉,雖說是遮住了前面,但從這角度就能夠發現小妹後頭的裙襬整個擡了起來,從後頭看應該是無限美好的春光勝景,我實在是難以克制心中的邪惡念頭。

「若葉,別動。」

「是,主人,請問您有何吩咐喵…?」妹的動作像是被凍結一般停住,維持著彎腰、舉臀,兩手壓著前裙擺的模樣,表情一臉疑惑,殊不知「主人」的邪惡想法。

「就維持這個姿勢,然後轉身。」

「好的…主…啊…」妹的臉孔在一瞬間脹紅,她有些扭捏的晃動身軀,瓷娃娃般的俏臉紅得像顆熟透的蘋果。

「若葉,怎麼了嗎?」

「主人,這樣子…很難為情…」

「可是若葉,妳說願意為主人作任何事情的呢。」

「可是哥…主人…這樣的話…」她緊緊抓著裙擺,身子不停地左右搖擺。

「這樣的話怎麼樣呢?」我微笑地說,她則是扭扭捏捏地回答:

「會讓主人…看見人家的…小褲褲…」她的聲音小得有如蚊子叫一般,不過還是清楚地傳進我的耳朵裡頭,但我還是決心好好捉弄她一番,小妹害羞的表情比我想像的更具誘人的魅力,讓人忍不住想再多欺負她一些。

「什麼?」我問。

「人家的小褲褲…會被主人看見…」她稍稍提高了音量,但是頭垂的更低了,臉上的潮紅蔓延到她的粉頸上。

「主人的命令,女僕應該要服從才對吧?」

「可是…」

「妹妹找來的女僕居然這麼不聽話,她如果知道一定很難過的。」

「知道了…主人…若葉這就照作…」她深深吸了一口氣,接著緩緩地轉過身。

正如我所預期的一般,有些蓬的後裙擺高高地擡起,包住小妹臀部的那件貼身下著毫無遮蔽地映入我的眼簾,那件內褲的樣式真是超出我的想像,除了迷你裙之外,現在還有迷你內褲這種東西嗎?那件薄如蟬翼的小內褲僅僅包住妹翹臀的二分之一,上邊露出一條深深的股溝,而內褲稍稍被夾進她的股縫之間,形成了讓人有些害羞的形狀。

咕嘟…

我瞪大著眼睛,目不轉睛地看著,彷彿能夠感受到我火熱的視線一般,妹她說:

「主人,您這樣盯著…若葉感覺很怪,很不好意思…」

「再讓主人看一會…一會就好…」

「知道了…哥…若葉會…忍耐…」

她這麼說,但是隨著我欣賞他美臀的時間增長,她的後頸、大腿開始冒出點點的汗珠,而她的雙腳不停地扭動,那件迷你內褲因為汗水的浸淫,變得更加透明,她不安的扭動卻讓布料被股溝夾得更緊,變得像緊身的丁字褲,股肉露出大半,在她的股間還能夠看見小山丘一般的隆起。

「哥哥…可以了嗎?若葉…若葉很害羞…被主人這樣盯著…」

她似乎不習慣稱呼我為主人,總是「哥哥」、「主人」交錯地稱呼。

「若葉,如果妳覺得叫主人很彆扭的話,叫哥哥也沒有關係。」我想如果妹妹能輕鬆些,或許能比較進入狀況。

「知道了,謝謝哥哥…主人。」她燦爛地微笑,稍稍忘卻正被我欣賞著美臀曲線的窘境。

「我不是說叫哥哥就可以了嗎?」

「人家…若葉覺得叫主人的話…哥哥您會比較高興…」妹妹似乎真的想當一個完美、稱職的貓耳女僕,這讓我覺得萬分感動。

「若葉,可以把裙子放下,然後轉過來了。」

「是,主人哥哥。」她轉過身,雙手輕壓著裙擺,我忽然覺得有些可惜,那樣美好的景象看再久都不會膩。

「靠近我一點,若葉。」我坐在床上,對著妹妹招手。

「好的,主人。」她走近我身邊,而我輕輕拍拍她可愛的小腦袋瓜,我笑著說:

「今天就麻煩妳多照顧了,若葉。」

「好的,主人!」她的表情瞬間變得充滿陽光一般發著光彩,似乎是真的很高興呢。

「那我換個衣服,早餐已經做好了,是嗎?」

「是的,主人,若葉已經做好早餐了,今天的早餐是培根蛋吐司喵。」我想要翻身下床,但妹妹卻站在床邊不遠處,這讓我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一大早我的眼睛就欣賞了妹妹的翹臀,「Morning

wood」比起平常是更加地壯碩…

「若葉,妳可以先下去了,主人我想換衣服。」

「那個,主人…」她的臉皮簡直像紙一樣薄,一害羞就瞬間變得滿臉通紅。

「嗯?」

「幫主人更衣,也是女僕的工作…請讓若葉…為主人服務…」她羞紅著臉,低著頭說著。

我說妹呀,妳何苦用「服務」這個字眼呢?就在她說出「服務」這兩個字時,我的腦袋瞬間充滿了獸性和淫欲的混合妄想,我的慾望已經幾乎衝破那條脆弱的理智線,眼前的妹妹對我的意義只剩下單純的異性,妹妹、家人等等倫理關係被拋諸腦後。

「嗯…」我點點頭,算是默許妹妹幫我換裝的行為,我站起身,毫不顧忌下身的雄壯威武正頂起我的條紋睡褲。

妹的纖指為我解下胸前的鈕釦,我似乎感覺到她的臉孔散發的熱氣,我想將她擁入懷中的欲望,讓我的手不停地顫抖著,我現在僅僅是一個披著人皮的野獸罷了,當理性的枷鎖斷裂,第一個獵物自然就是讓我成為這樣野獸的妹。

她為我脫下睡衣,換上寬鬆T恤的動作還算是平常,但接下來的工作可就麻煩了,那就是為我換下睡褲。

「啊…」她的俏臉有些困惑,因為脫下我睡褲的動作遇到了嚴酷的阻礙,她用指尖輕輕地拉起我的褲頭,接著越過那高聳的小山峰,將睡褲脫下。

我倒是沒想到她這麼有勇氣,但從她的表情來看,一個男人的陽具和她的臉龐只隔著一層棉布,還是讓她十分緊張而且感到羞恥,何況這陽具的主人是朝夕相處、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

若是脫下還不算是難題,那為我穿上牛仔褲才是真正的挑戰,妹這下可是傷透腦筋,難穿的牛仔褲讓她的臉頰有時不經意地擦過我的陰莖,我可以感覺到她臉頰那滾燙的溫度,這使我越難越克制不住自己,而她也在這時候遇上了極大的難題──如何拉上褲子的拉鍊?

「唔…」她的目光遊移著,一下注視著隆起的褲襠,一下又偏過頭去,而她的玉手也是時而擡起,時而放下。

「主人…您可不可以冷靜一點,讓若葉能幫您更衣呢?」她求救似地說,但那淚眼汪汪的眼神只讓我的陽具更無法放下,反而變得更火燙而蓄勢待發。

「這怎麼可能作得到哇?」我苦笑著,她像是瞪著獵物的貓一般盯著我的陽具,然後吞了一口口水之後,她伸出她的纖指,輕輕地、試探性地碰了我的肉棒一下。

「若葉會讓主人的小弟弟消下去,如果讓主人不舒服…請主人見諒…」她跪坐在我的跨前,雙手撐著地面,像隻小狗一樣擡頭看著我。

「那…若葉開始了…」她伸出雙手,毫無技巧可言地撫摸著我的肉棒,從底端摸到龜頭頸,接著用手指輕輕地搓弄著龜頭,拇指在馬眼上打轉,被妹妹這樣地服務讓人像置身天堂一般,雖然我該慶幸妹妹的技巧不佳,至少這證明她沒有在外頭和其他男人胡搞,她的纖指應該很靈活的,但是緊張和羞恥交錯之下,她的技巧生硬而無法讓人興奮。

「奇怪,為什麼…」妹妹圈起手掌套弄著我的陰莖,這確確實實是在為我手淫,我咬緊牙關,不讓我自己失敗在這生澀的技巧之下。

「什麼為什麼?」我好奇的問,其實也是試著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為什麼哥哥不會…射出來…射白白的…精液出來…」她嬌羞地說著,手指動作也慢了下來,她不明白地搓弄著我的陰莖,但是她所期待的精液被我刻意壓抑著。

「妳怎麼知道…唔…我會射精呢?」

「主人…不要說這些話…人家好害羞…」
「都已經在幫我手淫了,還有什麼好害羞的?」我嘲弄著她,她偏過頭去,但手的動作還是沒停下來。

「人家是女僕…幫主人服務是應該的…如果主人…」她說出來的話被硬生生地截斷,接著她低下頭,不發一語。

「如果主人怎麼樣?」我好奇地問,其實能讓妹妹為我手淫已經讓我非常滿足了,我也沒什麼奢求了。

「如果主人…想要對若葉做那種事的話…若葉也可以…忍耐的…」妹說出相當駭人,而且讓我震驚不已的宣言

「妹…這樣…不好吧?」

「沒關係的,因為人家…人家喜歡…哥哥…所以…」

「別開玩笑了,我們是兄妹啊!」我這麼說,但最想跨越那條倫理障礙的人,恐怕是我吧。

「那種事情人家不管…人家不想交男朋友、不想穿太漂亮…都是因為…因為人家喜歡哥哥…所以…」她淚眼汪汪地盯著我,可愛的模樣比以往勝過千百倍。

「我明白了,若葉,妳照妳希望的來做吧,哥哥…不…主人會好好地疼愛妳的。」是啊,如果妹妹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還有什麼好堅持的呢?我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主人您不用忍耐,盡量射沒關係,哥哥…弄在人家身上,也沒有關係…」從妹開始告白之後,她的言語變得大膽許多,但手技如此差勁,我怎麼可能射得出來呢?這樣只會讓我的慾火更高張,卻沒有發洩的管道,於是我下了新的指令。

「妹…妳的手技巧太差,再半小時甚至一小時,主人都射不出來的。」

「怎麼會?那主人…人家用下面的洞洞的話…」她再度害羞地側過頭,我難以想像要將私處奉獻出來,需要多大的勇氣,何況她還是處女的可能性實在很高。

「不是不是!妳可以用別的地方試試…像是嘴巴或是胸部之類的…」我用言語指示著她,畢竟和妹妹直接上床,對我的刺激還是太大。

「若葉…知道了。」她用手翻下內褲,我的肉棒像是彈簧一般彈起,幾滴透明的液體滴在她的鼻頭和唇邊,小妹反射性地舔去水滴,但卻又害羞地用手掌抹去,卻弄濕了她可愛的臉龐。

「主人…若葉開始了…嗯…」

話剛說完,妹就開始像小貓一般舔著我的肉棒,或許是剛剛吃下去的幾滴男汁也讓她有些興奮,她的舌尖對準馬眼,每有一滴液體滲出,她就第一時間送進肚裡,而且越發興奮,舔弄的速度加快,她生澀的舌頭就像貓兒一樣,帶來截然不同於手的快感。

「嗯…嗯嗯…」

「唔…」雖然妹的舌技和手技一樣差勁,但濕潤的舌頭和手指帶來的感覺完全不同,比起剛才,現在是真的一步一步爬向高潮的頂峰。

「妹…妳可以把主人的小弟弟放進嘴裡,會讓主人更舒服喔。」

「嗯…知道了…若葉這就照做…」她想了幾秒,接著將肉棒放進口中,我可以感覺到小妹柔軟的口腔,還有那急促的呼吸。

「唔…好棒,感覺完全不同…」

「唔嗯…嗯…」她的眼睛盯著我看,像是要尋求鼓勵的小孩,但當我和她四目相接時,她又害羞地將視線轉移,我只好摸摸她的頭當做是獎賞,而她也因此舔弄的更加賣力,軟舌在口腔之中繞著我的陰莖打轉,用舌尖將肉棒送至口腔壁上,接著吸著、吹著,比起手技,小妹似乎慢慢地熟悉口交的要領,而我也隨之被送上了頂峰。

「唔…妹…等等!慢點!哥不行了…唔唔!」

「唔呀∼∼!」我的陽具噴出大量的精液,並且落在妹的臉上、口中還有衣服上頭。

「妹…對不起,有沒有怎麼樣?」我看著身上沾著黏液,尚有些驚魂未定的妹,她回過神來,對著我搖搖頭。

「沒事…只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的精液,有點點被嚇到而已…哥哥的好多…好濃…」她用手掬起沾在臉上的精液,並且在眼前端詳著,那種好奇卻又羞澀的表情實在是可愛極了。

「若葉,妳的口技很不錯呢。」

「主人這樣說好像人家很色、很淫蕩一樣…」

「可是我真的很舒服。」

「謝謝主人的誇獎…能讓主人舒服,若葉也很開心。」

她羞紅著臉說,臉上還沾著一些尚未清理乾淨的精液,清純的臉孔卻沾著淫靡的液體,讓人變得更加興奮,我感覺到熱流正快速地匯聚到我的陽具裡頭,而它也確實慢慢地甦醒。

「若葉…不,妹…我們…」我猶豫著是否該這麼問,雖然我幾乎什麼都沒有說,但機靈聰敏的妹已經看出我的意圖。

「可以的…主人,如果主人想要若葉的話…若葉,可以唷…」

「那…若葉先把裙子掀起來吧。」

「好的,主人…」她緩慢但確實地動作,雙手指尖捏著裙襬,慢慢地將短裙掀起,比起之前主動舉起臀部,這樣的動作更考驗她的羞恥心,她將整個裙襬掀起,接著用粉唇輕輕地咬著裙襬,雖然眼眶反射性地有著恥辱的淚水打轉,不過妹妹卻沒有放下裙襬。

這裙子實在是太短,妹咬著裙襬而裙子之下卻不只是露出底褲,連半個腰身、可愛的小肚臍也呈現在我的眼前。

而那件內褲幾乎只套著小妹的私密部位,也就是三角部位的頂點部份,我可以看見妹私處的上半部和恥骨的形狀,當然還有幾根黑色的恥毛映入我的眼簾,我溫柔的伸出手指,輕輕地撫摸小妹的祕部,她忽然激烈地抽動了一下,並且從口中發出悶哼。

「嗯嗯!」

妹的私處已經有些濕了…不知道是汗水或者是愛液,整件小內褲變得極為透明,小妹的陰毛和私處都被那件迷你內褲給緊緊裹住,感覺清晰無比,妹的下半幾乎是裸體暴露在我的面前。

我再度輕撫著小妹的私處,這回她顫抖的更為劇烈,我輕輕地將她的內褲往上拉些,使得私處的凹陷,大陰脣的形狀只被名為內褲的薄膜給覆蓋著,我輕捏著小妹的陰唇,又是一陣顫抖和輕晃。

「唔唔…主人…哥哥…不要那樣…玩人家…」她用軟綿綿的聲音抱怨著,這只會讓我想更虐待她,帶來反效果,我的手指不斷地磨蹭著她的陰唇和小豆豆,並且讓她的陰唇夾著內褲的布料,布料沾上的黏液讓內褲毫無遮蔽作用。

「嗚…嗯嗯…哈啊啊…」妹不住地嬌喘著,急促的呼吸聲和扭動、顫抖的嬌軀,那欲拒還求的掙扎模樣,讓我更為用心地愛撫著妹的花園。

「呼啊啊…嗯唔…哼啊!」

我輕輕地拉下一邊的內褲褲頭,小妹的陰唇已經半露出來,她並沒有發覺,只是瞇著眼睛忍受著一波波如潮水而來的快感,我拉開布料,手指由恥丘上一路向下撫摸著,當手指尖端撫過她的陰毛時,她的身體便打起冷顫。接著我用粗糙的手指剝開她的陰唇,並且輕撫著在她粉紅嫩皮之下的小肉芽。

「嗯啊啊…哈啊…哥…主人…那邊…怎麼可以…哈啊啊∼!」她像是埋怨似地,用粉拳拍打著我的背,被我直接攻擊之下,她的拳頭就像蚊子叮一樣,毫無傷害,也無法阻止我的侵略。

我拉下她內褲的另一邊,將輕薄的下著褪至她的雙膝間,現在小妹的小妹妹是毫無遮蔽地暴露在我的面前了。

「不要看…人家…好害羞…」她用雙手遮著臉,卻又用指縫看著我的一舉一動,她下面的嘴巴一張一合著,當我的手指稍微靠近,就能感覺到她的私處自己往我的手指貼,真是的…很標準的「嘴巴上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

我有節奏,卻又忽快忽慢地撫摸著她的私處,她的呻吟和嬌呼和我的動作同步,當我的手指探得深些、揉得久些,那呻吟就變得急促。

「哈啊啊…嗯啊…奇怪…嗯唔唔…好熱…呼嗯…哈啊…」

我停住手的動作,用雙手將妹妹的手從臉上撥開,接著將她壓倒在地上,讓她的臉和我的臉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我的吐息會撥動她的髮絲,而她的氣息會勾動我的內心那樣極近的距離。

「哥…

哥…?嗚…嗯…」我將妹的嘴給封上,當然是用我的嘴唇,我輕捏她的鼻子,讓她自然地張開嘴,她的舌頭像是要抗拒我的舌頭一般,不停地晃動,殊不知這會讓她還有我都變得更加興奮,果不其然,原先的奮力抵抗,很快地就變成兩舌交纏,好一會兒,我才鬆開她的嘴巴,而她大口地喘息著,好像溺水的人一般。

「哥…妳知道嗎?」

「什麼?」

「那是人家的初吻唷…」她的眼睛看著我,而臉上帶著奇妙的笑容。

「那…妳會覺得可惜嗎?」

「不會,因為人家的所有第一次,都想給哥哥…」她勾住我的脖子,接著將粉嫩的櫻唇貼上我的嘴,我們的唾液透過舌頭作為橋樑交換著,像是失去了彼此一樣,我們彷彿融為一體。

「主人,這是若葉的胸部…請主人享用…」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將領口的鈕扣給解開,圍裙也鬆了開來,僅僅掛在她的衣服上頭,白嫩的雙乳從衣服口中探了出來,略顯桃紅色的乳頭挺立著,像個小圓柱,我輕輕地含住整個乳尖,舌頭環繞著乳暈,用牙齒輕輕地咬著乳頭。

「呀啊!主人別用咬的…若葉怕痛…嗯哈啊啊…」每當我牙齒觸碰到她的乳尖時,就能夠感覺到她的身軀似乎在顫抖著,我另一隻手則是撐起她的乳房,並且用拇指蹂躪著她的乳頭。

「唔…哈啊…嗚啊…」她的雙手想把我的頭從她的乳房上推開,不過當我的舌尖在她的乳尖上頭打轉的時候,她的力量很快就消失殆盡,只能弄亂我的頭髮而已。

「嗯嗯…哥哥…主人…不要那樣…呼哈啊啊…」

我深吸一口氣…先是稍微用點力氣地去揉捏她的乳尖,並且粗暴地揉捏著妹那渾圓的乳房,我的半個身體壓在妹的身上,用嘴輕咬她的耳朵,妹悶哼了一聲,接著開始親吻著我的脖子,我意識到時機已經成熟,將腰壓低,然後讓分身慢慢地前進。

「哥…」她忽然停止動作,雖然眼框之中有著淚水,卻是有些開心地笑著的表情。

「?」

「要溫柔點唷…」她拉起上半身,輕輕地親吻著我的耳朵,我的腰一挺,將分身的前端放進妹的小穴之中,並且上下地摩擦著,淫水沾溼龜頭前端,變得閃閃發亮。

「嗯唔…哥的棒子…好熱…」

「妹…我要進去了喔…」她對著我點點頭,接著我用力一挺,肉棒隨即送入小妹的淫穴之中,她用力地抓著我的背,並且發出了哭叫般的聲音。

「呀啊!嗯哈啊…痛…哥…好痛…哈啊啊…」小妹的陰道狹窄而且和我的肉棒緊密的接合著,那層薄薄的阻礙似乎是被我穿破了,但她這樣激烈的反應讓我有點不捨,當我想把肉棒從小妹的體內抽出時,我的表情似乎透露了幾分端倪,妹緊緊地抱著我,讓我的胸膛貼在她的乳房上頭。

「不要出去…小妹…會…忍耐…」我親吻著她的額頭,並且用舌頭舔去她眼角的淚珠,我緊緊地擁著她,似乎可以幫她分擔一些痛楚,我的腰緩緩的挺進、抽出,我可以感覺到小妹的唇肉似乎是在翻進翻出,但我無心去留意,我只希望讓小妹的破處之晨多些快樂,少些痛苦。

「唔啊啊…嗯嗯…哈啊啊…好痛…哈啊啊…痛啊啊!」

對不起…聽著妹妹的哭叫聲,讓我有些罪惡感,女孩子失去第一次是這麼痛嗎?她的表情有些變形,但這並不損她的美麗和可愛,反而多了些淫迷的成熟風情。

「哈啊啊…哥的棒子…好熱、好燙…嗯哈…嗯哼…啊啊…」

似乎是逐漸適應這樣的節奏,妹的痛苦逐漸被快樂所取代。

「嗯哈啊啊…哥啊啊…用力一點…還要…更裡面一點…嗯嗯…!」

我用盡全力,彷彿下半輩子不需要用到腰那樣地用力。

「嗯…妹的裡面好緊…這樣…太爽…很快就會到了。」

「哈啊…不要說那種話…人家覺得好丟臉…哈嗯嗯…」

妹側過臉去,但是我卻稍微感覺到,妹的陰穴卻因此夾的更緊、更密,幾乎要把我夾向高潮的頂峰,我以為那些因為羞恥而興奮、高潮的情色小說是騙人的,沒想到小妹就是這樣的女孩,這讓我的小惡魔徹底地覺醒著,我回想著小說裡面的作法,將妹的身軀往上彎曲,妹的雙腳放在我的肩膀上,這樣的話,妹就能夠看到我的肉棒在她的淫穴裡面抽插的畫面,果不其然,妹的粉拳馬上往我臉上招呼過來。

「哥哥…哈啊…怎麼這樣…那邊…好害羞…哈啊啊…」小妹嘴巴和動作都抗拒著,但淫穴卻像把我的肉棒吸住一樣夾得緊緊的,我卻沒有抽插上的困難,只會從每次的抽插帶進帶出更多沾染著幾滴紅絲的淫蜜。

「妹…看清楚喔…哥哥的肉棒在你的體內進進出出的喔…」好啦,我知道這是很老梗的對話,不過對「應該」很清純的妹妹的有效程度,和那些小說的女角色幾乎不相上下。

「人家…不要看…哈啊啊…哥哥…不要那樣插啊啊…嗯哈啊…」

「妹,是不是很舒服呢?有聽到聲音嗎?那是哥哥的肉棒在妳身體裡面活動的聲音喔…」

「不要那樣說…哈啊…好丟臉…可是…很舒服…嗯啊啊…哥的肉棒好燙…在人家的裡面…進進出出…嗯哈啊…」妹說著淫亂的台詞,緊實的淫穴吸著我的肉棒,讓我已經完全無法忍耐。

「妹…哥要射了…精液會射在妳的小妹妹裡頭,白白的精液會把妳的淫穴給塞的滿滿的喔…」

「唔嗯嗯…人家也要…要到了!哥哥讓人家好舒服…哈啊…哥哥射在裡面…妹妹想要…人家想要生小寶寶…妹妹想要生哥哥的…小寶寶…要去了!要到了哈啊啊…哈啊啊啊啊!」

「嗯…喔喔喔…哈啊啊!」我配合著小妹絕頂的驚呼跟著喊叫著,接著妹的身軀無力地癱軟在床上,我將她的身子放下,躺在她的身邊喘息著。

「哥哥…射了好多…肚子裡面好溫暖…塞得滿滿的。」

「妹,不要說這種讓哥哥很害羞的話啦。」

「哥哥剛剛也說了很多讓人家覺得很丟臉的話…咧∼∼!」她對著我吐著舌頭,拌著可愛的鬼臉,我抓緊時間,翻過身,含住那根花蕊一般可愛的軟舌,好一會兒,才鬆開。

「哥好壞…人家又…」她側起身,用棉被遮著身體。

「又?哦…又想跟哥哥做愛了嗎?妳這個淫蕩的小妹妹…讓哥哥好好懲罰妳!」

「呀∼∼!哥好過份!人家會被哥哥…會被哥哥玩壞的啦!」話雖然這麼說,但經過一番打鬧,卻是妹妹騎在我的身上,她彎下身,乳房貼著我的胸部,我可以感覺到兩顆已經硬直乳豆壓在我的胸膛上。

「哥…」

「嗯?」

「人家明天,還要當哥哥的女僕喔…」她說完,將粉唇貼上我的嘴,讓我無法回答,自然也無法拒絕。

相關文章:
淫妻愛好的我爲老婆找單男活動記錄
校花的第一次
開苞大會
我被哥哥強暴
一男駕多女
與一位伴遊女學生的真實故事
我和虹的最完美性愛
幹了我老婆的好友
人妻主播
不受教的學生就是欠幹
熱門小說:
人妻初品嚐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