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藥房裡的愛與呻吟(在藥房裡面幹人妻)

今天又要加班,嘉魚不得不感歎自己不走運他醫院做藥劑師的工作已經三年, 每次晚上的加班都是由他做,理由很簡單:其他同事都要回家陪老婆孩子共享天 倫之樂,只有他歲了都還沒有女朋友,事業理所當然加班這種事都被推到他身上。

哎,歎氣也沒有用拉,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個女朋友,然后盡快結婚生孩子, 完成他老媽多年來抱孫子的心願。

可是說歸說,哪有那麽容易呢?特別是他這種娃娃臉,想交女朋友也……

嘉魚,又是你加班?林耀洋推門走進藥房。

是啊,很可憐吧?嘉魚開玩笑的擺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耀洋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其實他們一共也才認識一年,耀洋要 比嘉魚小兩歲,就工作的時間來說也是嘉魚的后輩。

你怎麽不下班?

嘉魚拿了張椅子給耀洋坐。

還不是因爲你!我特別和劉醫師調值急診室的班,也可以陪你。

耀洋一邊說一邊拿出裝宵夜的袋子。

一看到有東西吃,嘉魚馬上瞪大了眼睛,口都要流出來了。沒辦法,誰教他 對吃的東西不免疫呢?

喂,看你高興的。耀洋寵溺的笑了。

哇,是蒸餃耶!

嘉魚現在的舉動完全失去了歲男人應有的穩重,象個小貓低頭猛吃。

你不要那麽急,我又沒和你搶。耀洋微笑著看著嘉魚搞笑的吃相,用柔 和的聲音輕輕說,你慢慢吃,吃完了我有話要對你說。

恩……恩……嘴巴里被塞滿的嘉魚只能用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他當然 沒有注意到,耀洋的眼里有一絲* 笑閃過。

真是可愛的小兔子。耀洋心里這麽想著,眼光卻也離不開嘉魚的身上,他吃 東西的樣子就好像在品什麽山珍海味似的。小嘴里塞滿了食物,咬起來發出咕咕 的聲音。還有他的嘴角粘著一點湯汁,好想把他舔下來。當然耀洋並沒有付諸行 動,他可不想把花了一整年才騙到陷阱旁的小兔子給嚇跑了。

恩,吃飽了。

嘉魚滿足的舔舔手指,可愛的樣子差點讓耀洋失去理智。

我想要你。耀洋脫口而出,隨后才驚覺自己把準備要說的我愛你說 成了我要你,看來他還是被欲望控制了呀?!這也不能怪他,想想人家可熬 了一年哎。

你……說什麽啊?要?藥啊?你病了?嘉魚問。

這話讓耀洋差點絕倒:不是藥,是要!

啊?嘉魚一時無法反應,一臉的無助與茫然。

耀洋探出上身覆上了嘉魚的唇,靈活的舌尖趁嘉魚還來不及反應就侵入了他 的口腔,迅速的攻城掠池。

啊,你……嘉魚猛的推開耀洋,紅著臉捂住嘴。

我還沒有嘗到味道哩。耀洋惡劣的笑起來。然后用力的把嘉魚按到牆上。

你要干嗎?嘉魚嚇的猛吞口水。

耀洋挑了一下長長的眉毛,修長的手指不安分的描繪著嘉魚的小巧唇型。

耀洋,你不要開玩笑拉!嘉魚戰戰兢兢的請求。拜托停手!

不要,我才不是開玩笑!聲音絕對的認真。

看著耀洋認真而充滿欲望的眼神,嘉魚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的身高是一點也 沒辦法抗拒對方的巨人體型的。看來我今天要玩完了,嗚嗚嗚嗚……不行!我不 要!嘉魚不甘心的擡起拳頭抵在耀洋的胸口上,又錘又打:放開我,放開!

耀洋不顧這種沒什麽殺傷力的反抗,毫不客氣的欺身賞錢,奪去了嘉魚的呼 吸。

嗚——嘉魚又一次感到耀洋小蛇樣的舌頭滑進自己的嘴里,追逐似的纏 繞住他無處躲閃的舌尖。

嘉魚心里一驚,爲了脫身用力的往后仰頭,結果砰的一聲撞到了牆壁。

好痛!!真是撞的頭昏眼花。

笨蛋!怎麽拿頭撞牆啊?耀洋心痛的捧起嘉魚的頭察看。

嗚——都是……你,你欺負……一邊是痛,一邊又是委屈,嘉魚忍補助 泣不成聲。

我哪里是起伏你,我是喜歡你嘛!

耀洋輕柔的揉撫嘉魚頭上被撞紅的地方,低頭吻干他的淚水。

那你……爲什麽強迫我?……我一點準備,準備也沒有……

聽嘉魚這樣說,耀洋心里一陣的高興:嘉魚不是不喜歡他啊。

好好好,我不強迫你好不好?半哄半騙的止住嘉魚的淚水。開始耀洋看 他可憐兮兮的窩在自己懷里的樣子,嗓子又開始發干,哎,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嘉魚……你說你沒有準備……那現在總可一了吧?耀洋小聲問。

嘉魚一聽忙瞪大了眼睛:不要!我還沒有交女朋友結婚呢,如果被你……那個了…………話還沒有說完就感到耳垂上一陣刺痛,原來是被耀洋的牙齒給 咬住了。

干嗎咬我?嘉魚伸手推開了耀洋的臉。

不許你交女朋友!如果你要結婚,也只能嫁給我!耀洋收緊手臂摟住他 的腰,象是要宣布對他的占有。

嫁給你?嘉魚以爲自己是聽錯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來放倒在藥桌上 才如夢初醒:你,你不是說不強迫我的嗎?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麽喜歡你,所以我要證明給你看看,用身體……

嫁給你?嘉魚以爲自己是聽錯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來放倒在藥桌上 才如夢初醒:你,你不是說不強迫我的嗎?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麽喜歡你,所以我要證明給你看看,用身體……

有沒有搞錯啊,嘉魚眼睜睜的看著耀洋從旁邊的藥櫃上抽出一卷繃帶,把他 的雙手綁在一起,挂在桌角上。

你,你再這樣我就叫人了!嘉魚

喊出了三流肥皂劇的台詞。

耀洋當然是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今天急診室只有我一個人加班……對了, 七樓住院部倒是有人,你盡管叫吧,叫好聽一點哦!

嘉魚無助的看著耀洋打開他白色制服的扣子,再把里面的襯衣輕輕一剝,他 乳白色的線條略顯單薄的肩膀和胸口就暴露在空氣里了。

好可愛……耀洋低頭含住其中一顆粉紅色的果實,舌尖輕柔的允舔,而 右手也沒有忘記另外一邊,溫柔的指腹慢慢的推擠,讓小小的果實綻放成了深色 的花朵。

討厭拉……恩……麻癢的刺痛讓嘉魚忍不住扭動起身體想要逃脫。卻馬 上被耀洋按住了。

不要動哦,我可是在忍耐的。

聽了這種話,嘉魚才注意到從剛才到現在一直有個硬硬的東西頂著自己的小 腹……難道說那個是…………嘉魚不敢去想,當然也不敢動了。

雨點般的吻徑直落下,從嘉魚白皙的脖子,小巧的鎖骨和胸口一直蔓延到小 腹,嘉魚的心志甚至開始在這樣溫柔而狂野的吻里迷失。也顧不上反抗耀洋趁著 這個時候把他最后用于遮羞的內褲脫了下來的舉動了。

直到他小巧如香腸的分身落入對方的口中。

嗚——你,你干什麽啊?啊————

經驗少的可憐的嘉魚怎麽可能經的住耀洋的攻擊,很快就慌亂的爆發在他的 口中。

耀洋微微一笑,小心的品嘗著帶有嘉魚味道的白色液體,然后一滴不剩的全 數吞了下去,還不忘贊歎:雖然不多,但是很好喝哦~ !

變態!心里這樣想,嘉魚卻沒有力氣說出來。剛剛發泄完一次可以說是全身 無力,他連眼睛都不想睜開。

明明不想,卻很舒服…………好丟臉。

才一次就這樣拉?你都還沒有幫我哦。耀洋說完,就把手指伸向嘉魚后 方的私處。

等,等一下!嘉魚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慌忙制止:不要, 不行,不可以!

不可以不要哦!已經停不了了。耀洋惡劣的笑著,用手指指自己早就被 膨脹到了極限的分身撐漲的內褲。

看到這種非人尺寸且季度張揚的東西,嘉魚更是嚇的合不攏嘴。

這,這個和自己簡直是成人和兒童的差別嘛!真的可以進到…………被自己 的想像嚇到,他馬上用力的甩頭以保持清醒。

要不…………我也幫你用,用口做?……

嘉魚說出了讓自己燒紅臉的話,其實也是迫不得已啊!與其被痛死還不如幫 他解決掉的好。

……好吧!耀洋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不過,請不要誤會,他可沒有放過 嘉魚的意思哦。因爲反正做完一次還可以再做很多次啊,到時候……嘿嘿嘿……現在難得小兔子那麽主動,就成全他吧。

沒有放開嘉魚手上的束縛,耀洋直接跨坐在嘉魚的面前,扯掉內褲以后,那 個很有精神的東西就啪的彈出來,把嘉魚嚇了一大跳,讓他一時不知道如何 是好。

舔啊。耀洋在旁邊指導。

嘉魚職能非常聽話的伸出舌尖輕舔它的前端。

恩……手法雖然生澀至極,卻也讓耀洋一陣顫栗。

他不滿足的把手插進嘉魚的黑發中,用力把他按進自己的股間。嘉魚被迫的 把那帶著男性氣味的分身含進嘴里,可是由于耀洋的尺寸實在超常,嘉魚不僅無 法完全含完還被抵住了喉頭。這讓他感到一陣陣的惡心想吐。

耀洋體貼的退出一點,好讓嘉魚得以喘息。

不要用牙,舌頭要慢慢打圈。耀洋的教導從上方傳來,嘉魚不得不照辦, 可是感到口中的活物變大了幾分以后,又嚇的不敢亂動了。

無法排解的耀洋忍不住抱住嘉魚的頭,然后身體猛的向前挺進,疾速的來回 抽插。

嗚嗚——嘉魚的咽喉被頂的生疼,眼淚終于忍不住全湧了出來,無法合 攏的嘴里溢出來不及吞咽的體液和自己的津液,那些晶瑩的液體不斷的從他的嘴 角一直流到他粉嫩的頸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嘉魚還以爲自己要死了,卻聽到耀洋一聲沈沈的低吼, 同時一股灼熱的液體沖進了嘉魚的口腔,好鹹好惡心啊!嘉魚難過的想馬上吐出 來,卻被耀洋的唇堵住了嘴,鹹腥的液體被迫吞入了食道。

嗚……好痛!嘉魚又一次大哭起來。

對不起,我太急了。耀洋安撫似的拍著嘉魚的背。

嘉魚也沒有怎麽反抗,糊里糊塗的就躺進了耀洋的臂彎,氣息也慢慢平穩。

耀洋微笑的用雙手撫摸嘉魚的身體,然后把他翻了個身,讓他半趴在桌子上。

你要干嗎?剛剛才松了一口氣的嘉魚又警覺起來 .

耀洋的笑容擴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魚緊皺的花穴,這里,我還要這里。

你要干嗎?剛剛才松了一口氣的嘉魚又警覺起來 .

耀洋的笑容擴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魚緊皺的花穴,這里,我還要這里。

什,什麽啊?嘉魚氣的口吃起來,剛才不是做了嗎?

剛才是用嘴的哦!我想要你的全部嘛!耀洋眯起眼睛笑的好*.

混蛋!你說話不算的!

我有說過用嘴做了就不要用這里了嗎?耀洋終于不耐和他廢話,干脆低 笑著把臉埋到嘉魚兩片渾圓的臀瓣里,舌頭蠢動著摩擦花穴的入口,然后滿意的 看到它顫栗的縮起來。

你,你不要舔……啊,很髒的呀!嘉魚的聲音里帶著難忍的哭腔。

呵……

從那里傳來耀洋的悶笑聲,他終于擡起頭來,晶亮的眼睛笑盈盈的看著嘉魚, 好像想到了什麽有趣的事情了。

髒是嗎?我來幫你洗一洗……他撐著下巴環視四周,很快找到了需要的 東西。

我就說嘛,這里是藥房,肯定有現成的好東西的。說完這些話的時候, 耀洋的手里已經多了一瓶的甘油。

你要干嗎?嘉魚的臉刷的慘白下來。

耀洋微微一笑:不要怕,我不會讓你痛的。

然后就不緊不慢的將一只大號注射器去掉針頭,再把甘油抽進去。不一會兒, 淡黃色的液體就充滿了整支針桶。

來,放松。耀洋把起碼有三指粗的注射器抵在嘉魚的穴口上,那涼涼的 感覺一傳達給嘉魚,他馬上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開,只可惜雙手被緊緊的束縛,根 本力不從心。

不,不要!!我告訴你,你要是敢這麽做……我,我絕對要你好看!嘉 魚嘴雖然硬,可是眼睛早就透露出了驚恐的濕潤。

好啊,我正想看你給的‘好看’呢!

說完就緩緩的把注射器插入了前端。

啊…………嘉魚悶哼了一聲。

由于注射器的外壁也沾有甘油,這種潤滑讓進入的過程沒有想像中的疼痛, 可異物感還是讓嘉魚渾身發毛。

當大半支注射器沒入后,嘉魚又感到直腸內一陣讓人寒戰的清涼————耀 洋居然把注射器里的甘油推進了自己的身體。

好涼!!……好,好難過,恩……嘉魚無法抵抗,直到耀洋把全部液體 注入他的體內,然后抽離。

閉緊那里哦!流出來的話就前功盡棄了!說著耀洋又一次把灌滿甘油的 注射器插進了嘉魚的身體。

不要了拉!肚子,肚子好漲啊!————

嘉魚此時只有一個感覺,就是肚子里充滿了滑膩的液體,在晃蕩在流動。

可是耀洋根本不聽他的哀求,只是一直微笑著注射完最后一滴液體。

他親吻著嘉魚的耳廓,聲音又低又啞:好乖好乖,等一下給嘉魚獎勵……那種色情的語調,害嘉魚又是一陣情欲暴漲,可是腹部的脹痛感還是不斷的提請 他現在的處境。

不要流出來了,要乖乖的哦…………

耳邊被不斷的重複著這些話,嘉魚當然不該放松,只能一味的抽泣著縮緊臀 部。

但是很快,甘油的效用就發揮到嘉魚頂不住的程度了,強烈的排泄欲望讓他 無所適從的哭叫起來:我,我不行了拉…………要出來了……

耀洋笑著在他臉上吻上一口:看你那麽乖,好吧。

然后橫抱起他進了藥房里間的洗手間,將一絲不挂的嘉魚放在坐便器上—— ——當然不是正常的坐法,而是讓他反著半蹲在上面。

爲什麽……要這樣?這樣的姿勢讓嘉魚感到羞恥。

我可以看的比較清楚啊,你放松就好了。耀洋狀似愉快的把嘉魚腰部的 位置放低。

這讓嘉魚馬上感覺到一種沈重感向下部沖擊,忍不住瞬間放松,頓時半透明 的液體大量的湧出,隨著液體的排除,陣陣快意席卷而來,他的腹內逐漸輕松。

恩——嘉魚歎息著。然而由于體內的甘油已經排盡,后庭的空虛感卻爬 升上來。

耀洋從后面抱住嘉魚,火熱的分身不輕不重的抵上他的小穴入口,那里頓時 饑渴的收縮起來。

耀洋是存心捉弄嘉魚,在入口徘徊卻遲遲不進入。

恩……好難過……要……嘉魚的意識似乎在排泄完甘油后就離他遠去, 大腦無法思考的說出自己的真實需要。

要什麽?搓揉著嘉魚胸前的凸起,耀洋成功的激起他更深的情欲。

要……要那個。

哪個?耀洋仍是窮追不舍。

……恩,就是耀洋的那個嘛!!

不說清楚我不給你哦!

你…………嘉魚憋紅了小臉可就是說不出口,只能不聽的吐著氣:要……進來……

算了,我這次就放過你,下次一定要說!

耀洋也是忍耐到了極限,他把嘉魚放在洗手台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拉開對方 的腿用力侵入,在殘余甘油的潤滑下無法控制的律動起來。

啊————嘉魚的叫聲並非因爲疼痛,而是感覺到了火熱的電流樣的快 感襲遍了全身。身體里的某一點在耀洋的沖撞下發生著奇妙的反應。他下意識扭 動腰肢跟隨耀洋剛強有力的律動。

嘉魚……看左邊……聽到耀洋低啞的聲音,嘉魚反射的就向左邊看,卻 是一副讓人噴鼻血的春宮圖————皮膚白皙的少年正躺在另一個高大男子的身 下,雙腳緊緊的環繞對方的腰,眼神迷離的蒙著水霧,身體也因爲情欲而發紅, 有著說不出的靡麗。這,這個人不就是自己嗎?嘉魚被自己的樣子嚇到了。

這是洗手台的鏡子,鏡子里的人是自己和耀洋啊!嘉魚想到這里,差點沒有 暈過去。

耀洋加快了速度,拉回思緒中的嘉魚。

啊……啊…………意識又模糊起來的嘉魚,好像聽到自己在呻吟。

啊,好痛!好像全身上下被什麽踩過一樣。

嘉魚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在一張大床上。

不是在藥房值班嗎?明明…………

想起什麽來的嘉魚臉刷的紅了。

你醒來了?聲音從門口傳來,當然是耀洋,昨晚可能是因爲洗手間太 冷了,你優點著涼,我幫你請假了。

我爲什麽在這里?嘉魚的嗓音啞的不象人樣。

你暈了,我就把你弄回我家……來吃點藥。體貼的把藥和水遞到嘉魚面 前,耀洋和昨夜判若兩人。

嘉魚溫順的把藥吞下。

雖然知道現在說有點晚……但是…………我喜歡你!耀洋很忽然的表白。

嘉魚立刻呆住,傻傻的瞪著耀洋,兩人良久沒有對白。

你……考慮好沒有?耀洋非常小心的問。

什麽?

你接不接受我?

嘉魚忽然很生氣:你現在還,還有臉問這個問題?

對不起,我是忍不住……看來是沒有希望,耀洋失望的歎氣。

你說什麽啊?事到如今你都把我上了,是不是我說不接受你就拍拍屁股走 人啊!!沒門兒!嘉魚發彪的大叫。

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反正你害死我了,以后都要負責任,不然我和你沒完沒了!!說完嘉魚臉都紅完了。

大約過了十秒,耀洋才反應過來,緊緊抱住嘉魚,說話也是顛三倒四,只能 重複‘太好了,太好了。

嘉魚一邊反抗一邊在心里向他的老媽道歉:對不起啊,老媽,你可能一輩子 都不能有孫子了,兒子不孝拉。不過,這也沒辦法啊,誰叫他那麽喜歡我,我也 那個什麽(還是說不出那個字)他呢?

西藥房的愛與呻吟(續。醫生遊戲篇)

今天晚上又是嘉魚值晚班。真是沒有天理,以前前輩們把加班的事情推給嘉 魚是因爲嘉魚沒有女朋友,時間多多。而如今,他終于有一個戀人了,卻反而自 己搶著要來加班了。爲什麽?還不是爲了躲避那個如狼似虎、體力過人(應該是 非人)的戀人。那個人,每天晚上一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嘉魚剝個精 光,放到床上好好享用一番,這個過程大概需要兩個小時。

然后他會大發慈悲的弄一點東西喂(?)嘉魚,當然這也是有目的的,因爲 之后的一整個晚上嘉魚都要在他的身體下面恩恩啊啊,不存夠體力可不行啊。那個家夥該不會只是看中我的身體吧?嘉魚抱著頭苦苦的歎息,並沒有意識 到這是個多麽女人的想法。

苦惱的把腦袋* 在桌子上,嘉魚還是心煩意亂。然而就在他不注意的時候, 忽然有人從后面把他一把抱住。

啊————出于本能的反應,嘉魚的四肢不斷攻擊拍打著偷襲他的生物。

喂喂…好痛啊!后面的人呻吟起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淩耀洋。他 就是上面提到的那個嘉魚的戀人,他是嘉魚的同事也比他要小兩歲。你來干什 麽?

陪你值班啊。林耀洋理所當然似的坐下來,一臉的壞笑,我怕你寂寞 嘛!

你剛才呆呆的是在想我對不對?什麽寂寞?誰會想你啊?駕馭矢口否 認,但他瞬間變紅的臉蛋卻將他出賣了。還說不想?

淩耀洋一把攬過嘉魚纖細的腰肢,把臉埋進柔軟的腰側深呼吸。你,你干 什麽?

嘉魚的臉越來越紅,想把他推開只恨力不如人。

耀洋輕笑的擡起邪氣俊美的臉孔:我聞到你這里‘我好想要’的淫蕩味道 呢!說著他的手指已經開始松開嘉魚的皮帶了。嘉魚當然不依,他漲紅著小臉 奮力掙扎,可就是擺脫不了耀洋那雙有力大手的鉗制。你這樣就不乖了……耀洋笑笑的從口袋里拿出一條橡皮管,三兩下就把嘉魚的手給綁住了。我帶了 好多東西哦……不止這個而已,我們來玩醫生遊戲好嗎?很有趣,你會喜歡的。 放開我……我不要拉!嘉魚的聲音里馬上染上了哭腔,這里是醫院……我 們回家去好不好?醫生遊戲就是要在醫院里面玩啊。耀洋慢慢打開嘉魚的 衣服,手法色情無比的觸摸著嘉魚光潔的皮膚,而且我很生氣,誰叫小魚魚一 直躲著我?

你……啊……不要……不斷被耀洋的手指刺激到失聲驚喘的嘉魚仍在做 著最后的掙扎。真的不要?

耀洋挑了一下眉毛,邪惡的手指用力的擰了一下嘉魚胸口出處可憐的乳尖, 讓嘉魚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彈跳起來。痛拉!好痛……真的很痛耶!受到這種 待遇的嘉魚委屈的不得了。但那個痛痛的地方卻很快感受到一個濕熱溫柔的包圍————耀洋的臉貼在上面,舌頭淫穢的吸著那發顫的紅色小珠。一陣陣麻痹的 感覺傳到肚臍以下的某個地方,嘉魚知道褲子里面的某個器官要蘇醒了。雖然不 甘心但是又無力抗拒。你瞧瞧你這里,好漂亮!耀洋滿意的移開臉,欣賞著 那兩個散發出奇異光澤和鮮豔色彩的小裝飾。

你真變態…………嘉魚嘴上這麽說,可其實他自己的男性部分早就欲火 難奈了。僅僅是被玩弄胸部,下面的部分就飛快的挺立起來,這讓嘉魚感到無比 的羞恥,然而這種羞恥的感覺卻又讓他的身體更加敏感,欲望更加強烈。然而耀 洋卻故意忽略嘉魚下面那難奈的重點部位,只是一味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嘉魚的胸 部和柔軟的皮膚上,絲毫沒有直接安撫他的意思。可憐的嘉魚雙手被縛,只能夾 緊雙腿來緩解灼熱的痛苦。你怎麽了?耀洋忍住笑,故意問他。那里……好難過…………啊

是這樣啊?耀洋裝作好像是才想起這件事情一樣,那小魚魚想怎麽樣 呢?要……啊,解開手……讓耀洋來幫他這種話嘉魚還是說不出來的,只 希望耀洋能快點放開他讓他自己解決掉。不行哦。連這點小小的要求耀洋的 殘忍的拒絕,如果我把小魚魚解開,小魚魚就又不聽話了。不……不要。 要不然這樣好嗎?只要小魚魚乖乖聽話我就幫忙。耀洋誘騙似的打開嘉魚的 褲子,手指輕輕描繪那火熱部位的形狀。光是這樣的接觸就足以讓嘉魚喘息著說 不出話來了。聽話哦……小魚魚把腳打開給我看看。耀洋繼續用低啞的聲音 誘騙。

欲火中燒的嘉魚那里還有什麽抵抗的能力,只能對耀洋言聽計從。他慢慢張 開自己雪白的雙腿,那豎立的花莖和淺色的花蕾就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耀洋的眼前 了。真漂亮,好乖。

耀洋一邊贊歎一邊用手指撥弄那禁閉的花穴入口,滿意的看到那個小小的穴 口顫抖了一下。小魚魚,醫生遊戲才要開始哦……耀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口 鏡,就是牙科醫生常用的那那種有細長圓滑手柄,上面裝著一面小鏡子的工具。你…………仿佛預感到耀洋要干什麽,嘉魚慌忙的想合上雙腿,卻被耀洋給 制止了,那雙腿反而被拉的更開。

聽話哦,我特別弄來很多好東西……先讓我檢查一下你后面這張‘小嘴’。悶悶的笑著,耀洋的嘴唇已經貼到了嘉魚閉的緊緊的花穴上,滑膩的舌頭輕輕的 將唾液傾注進去……………………聽話哦,我特別弄來很多好東西……先讓我 檢查一下你后面這張‘小嘴’。悶悶的笑著,耀洋的嘴唇已經貼到了嘉魚閉的 緊緊的花穴上,滑膩的舌頭輕輕的將唾液傾注進去……………………讓我來看 看小魚魚的里面是什麽顔色的呢?充分將那個小穴里面潤濕之后,耀洋拿起口 鏡抵在嘉魚被液體染的發亮的穴口上。

冰涼的觸感馬上讓嘉魚打了個寒噤,隨著口鏡的深入,這種冷冷的金屬觸感 變的更加強烈。

好難過…………不要怕馬上就好了。耀洋一邊安慰一邊變換著口鏡 插入的角度,嘴里發出啧啧的驚歎聲,好厲害!是桃紅色的呢。不要說… …嘉魚羞恥的閉上眼睛,腦袋不住的左右搖晃。口鏡在他體內的摩擦讓他體驗 到了異樣的感覺。無視于嘉魚的抗議,耀洋對那地方美景做了更進一步的描述:這個地方啊濕濕的,還不斷的收縮啊…………小魚魚的里面都是熱氣,把鏡子 都弄糊了呢……真淫蕩哦……不要了,不要了……眼淚從嘉魚通紅的眼眶 里湧出來。雙手被束縛,雙腳無法合攏,這樣的他簡直真的是一條在案板上等著 被人烹調享用的小魚。

小魚魚不喜歡這個啊?……那換一個好了。淩耀洋話音剛落,嘉魚就感 到身體里的口鏡被飛快的抽了出去,但還沒等著他松口氣,另外一個更大的東西 就又被塞了進來。啊!什麽?嘉魚張大了被淚水迷蒙的眼睛,卻看到耀洋的 耳朵上正戴著聽診器,而他也是非常認真的聽著。恐怖的是————聽診器的另 外一頭居然在嘉魚的身體里面!!有聲音哦!耀洋高興的笑了起來,小魚 魚要不要來自己聽聽看。也不管嘉魚是否願意,耀洋把他扶著以一種彎著腰的 姿勢坐起來,這樣可以正好把聽診器帶到他的耳朵上。嘉魚臉紅的聽到那里面嘈 雜的嗡嗡聲,自己的身體稍稍收縮,那聲音就會邊的特別響亮而尖銳。這聲音在 平時聽覺沒有什麽,但此時這種身體里被塞著聽診器的狀態,卻讓這種聲音充滿 了色情的味道。

這讓嘉魚差點暈厥過去。你這個小洞看來是不夠啊。耀洋若有所思的把 聽診器從嘉魚耳朵上拿下來,然后去尋找新的玩具。

他站在藥櫃前看來看去。恩,要給小魚魚吃什麽藥呢?……啊,這個。好像是自言自語,但是每一句話又會讓嘉魚聽見,我知道小魚魚最怕苦了,這 個可是甜的哦。耀洋從藥櫃里拿出一個圓柱形的厚重玻璃瓶,那是一瓶琵琶膏 (奇怪,這是中成藥怎麽會在西藥房出現,汗,不管了)。裝滿可深琥珀色液體 的瓶子看上去非常重。現在,我就來喂小魚魚吃藥了哦。耀洋打開藥的蓋子, 把那玻璃瓶連同里面的液體一同塞進嘉魚的身體。

啊——不行!太大了……不要……嘉魚感覺到聽診器還在身體的里面, 現在又要被迫接受一個龐然大物,怎麽受的了?后方漲滿的,已經是極限了。但 那個瓶子還是無情的深入著,隨著它的進入里面黏稠的液體也漸漸流淌出來,冷 冷的觸感更是刺激著嘉魚原本就非常敏感的身體。前方又是一陣無法解脫的刺痛。 直到完全進入,嘉魚的花穴已經處于飽和的狀態,紅紅的戰抖個不停,但耀洋好 像還是不滿足。啊,我想起來的,還有一個重要的東西。他拿出一根溫度計, 試圖從玻璃瓶和肉壁之間插進去。

不要……會壞……啊啊啊……不行哦。耀洋伸手固定住嘉魚的腰部, 林外一只手仍然試圖將溫度計放進去,這個那麽小,小魚魚只要放松一點就進 去了,我想知道你里面的溫度……可是嘉魚仍是不願放松身體。這樣不好, 要是這個在里面破了,水銀流進去,我可沒辦法…………聽到這樣的恐嚇,嘉 魚再也不敢亂動,只好屏息放松自己早就漲滿的身體,再次忍受異物進入的痛苦。

這下大功告成了!耀洋高興的看著自己的作品,然后才終于想到要去安 慰嘉魚忍耐了許久的分身。

一波波的快感的刺激讓嘉魚的身體緊縮起來,后方被填滿的地方也不可思議 的傳來難言的感覺,直腸深處的某個地方似乎被火點著了一樣,又似乎是被什麽 蟲子叮咬著,讓人難奈。啊啊————駕馭的腰部不斷扭動,感到內壁與光 潔玻璃的碰撞,后方的欲望已無法控制。耀洋……啊,我要……

什麽呀?耀洋故意裝傻。

你好壞……就是那個…………啊轉眼之間,后穴內的東西都被飛快的抽 了出來,半透明的琵琶膏也流出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耀洋早已火熱的巨大凶器, 一插到了最深處。啊啊……恩啊…………難言的快感讓雙手被縛的駕馭用雙 腳糾纏住了耀洋的腰身,整個身體的都迎合了上去。

耀洋不斷的擺動著身體,找到讓嘉魚更爲忘情的敏感的地帶,然后對著那里 又是一陣瘋狂的沖刺。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啊啊…………陷入混亂的 嘉魚不斷的叫喊著,身體早就被不知是汗還是什麽的體液浸的透濕了。兩人都陷 入了難以自拔的欲望旋渦……

今天又要加班,嘉魚不得不感歎自己不走運他醫院做藥劑師的工作已經三年, 每次晚上的加班都是由他做,理由很簡單:其他同事都要回家陪老婆孩子共享天 倫之樂,只有他歲了都還沒有女朋友,事業理所當然加班這種事都被推到他身上。

哎,歎氣也沒有用拉,最重要的是盡快找個女朋友,然后盡快結婚生孩子, 完成他老媽多年來抱孫子的心願。

可是說歸說,哪有那麽容易呢?特別是他這種娃娃臉,想交女朋友也……

嘉魚,又是你加班?林耀洋推門走進藥房。

是啊,很可憐吧?嘉魚開玩笑的擺出楚楚可憐的表情。

耀洋是他的同事,也是他最好的朋友。其實他們一共也才認識一年,耀洋要 比嘉魚小兩歲,就工作的時間來說也是嘉魚的后輩。

你怎麽不下班?

嘉魚拿了張椅子給耀洋坐。

還不是因爲你!我特別和劉醫師調值急診室的班,也可以陪你。

耀洋一邊說一邊拿出裝宵夜的袋子。

一看到有東西吃,嘉魚馬上瞪大了眼睛,口都要流出來了。沒辦法,誰教他 對吃的東西不免疫呢?

喂,看你高興的。耀洋寵溺的笑了。

哇,是蒸餃耶!

嘉魚現在的舉動完全失去了歲男人應有的穩重,象個小貓低頭猛吃。

你不要那麽急,我又沒和你搶。耀洋微笑著看著嘉魚搞笑的吃相,用柔 和的聲音輕輕說,你慢慢吃,吃完了我有話要對你說。

恩……恩……嘴巴里被塞滿的嘉魚只能用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他當然 沒有注意到,耀洋的眼里有一絲* 笑閃過。

真是可愛的小兔子。耀洋心里這麽想著,眼光卻也離不開嘉魚的身上,他吃 東西的樣子就好像在品什麽山珍海味似的。小嘴里塞滿了食物,咬起來發出咕咕 的聲音。還有他的嘴角粘著一點湯汁,好想把他舔下來。當然耀洋並沒有付諸行 動,他可不想把花了一整年才騙到陷阱旁的小兔子給嚇跑了。

恩,吃飽了。

嘉魚滿足的舔舔手指,可愛的樣子差點讓耀洋失去理智。

我想要你。耀洋脫口而出,隨后才驚覺自己把準備要說的我愛你說 成了我要你,看來他還是被欲望控制了呀?!這也不能怪他,想想人家可熬 了一年哎。

你……說什麽啊?要?藥啊?你病了?嘉魚問。

這話讓耀洋差點絕倒:不是藥,是要!

啊?嘉魚一時無法反應,一臉的無助與茫然。

耀洋探出上身覆上了嘉魚的唇,靈活的舌尖趁嘉魚還來不及反應就侵入了他 的口腔,迅速的攻城掠池。

啊,你……嘉魚猛的推開耀洋,紅著臉捂住嘴。

我還沒有嘗到味道哩。耀洋惡劣的笑起來。然后用力的把嘉魚按到牆上。

你要干嗎?嘉魚嚇的猛吞口水。

耀洋挑了一下長長的眉毛,修長的手指不安分的描繪著嘉魚的小巧唇型。

耀洋,你不要開玩笑拉!嘉魚戰戰兢兢的請求。拜托停手!

不要,我才不是開玩笑!聲音絕對的認真。

看著耀洋認真而充滿欲望的眼神,嘉魚心里暗暗叫苦,自己的身高是一點也 沒辦法抗拒對方的巨人體型的。看來我今天要玩完了,嗚嗚嗚嗚……不行!我不 要!嘉魚不甘心的擡起拳頭抵在耀洋的胸口上,又錘又打:放開我,放開!

耀洋不顧這種沒什麽殺傷力的反抗,毫不客氣的欺身賞錢,奪去了嘉魚的呼 吸。

嗚——嘉魚又一次感到耀洋小蛇樣的舌頭滑進自己的嘴里,追逐似的纏 繞住他無處躲閃的舌尖。

嘉魚心里一驚,爲了脫身用力的往后仰頭,結果砰的一聲撞到了牆壁。

好痛!!真是撞的頭昏眼花。

笨蛋!怎麽拿頭撞牆啊?耀洋心痛的捧起嘉魚的頭察看。

嗚——都是……你,你欺負……一邊是痛,一邊又是委屈,嘉魚忍補助 泣不成聲。

我哪里是起伏你,我是喜歡你嘛!

耀洋輕柔的揉撫嘉魚頭上被撞紅的地方,低頭吻干他的淚水。

那你……爲什麽強迫我?……我一點準備,準備也沒有……

聽嘉魚這樣說,耀洋心里一陣的高興:嘉魚不是不喜歡他啊。

好好好,我不強迫你好不好?半哄半騙的止住嘉魚的淚水。開始耀洋看 他可憐兮兮的窩在自己懷里的樣子,嗓子又開始發干,哎,到底是怎麽回事呢?

嘉魚……你說你沒有準備……那現在總可一了吧?耀洋小聲問。

嘉魚一聽忙瞪大了眼睛:不要!我還沒有交女朋友結婚呢,如果被你……那個了…………話還沒有說完就感到耳垂上一陣刺痛,原來是被耀洋的牙齒給 咬住了。

干嗎咬我?嘉魚伸手推開了耀洋的臉。

不許你交女朋友!如果你要結婚,也只能嫁給我!耀洋收緊手臂摟住他 的腰,象是要宣布對他的占有。

嫁給你?嘉魚以爲自己是聽錯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來放倒在藥桌上 才如夢初醒:你,你不是說不強迫我的嗎?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麽喜歡你,所以我要證明給你看看,用身體……

嫁給你?嘉魚以爲自己是聽錯了,直到自己被耀洋抱起來放倒在藥桌上 才如夢初醒:你,你不是說不強迫我的嗎?

我想你是不了解我有多麽喜歡你,所以我要證明給你看看,用身體……

有沒有搞錯啊,嘉魚眼睜睜的看著耀洋從旁邊的藥櫃上抽出一卷繃帶,把他 的雙手綁在一起,挂在桌角上。

你,你再這樣我就叫人了!嘉魚

喊出了三流肥皂劇的台詞。

耀洋當然是露出了溫柔的笑容:今天急診室只有我一個人加班……對了, 七樓住院部倒是有人,你盡管叫吧,叫好聽一點哦!

嘉魚無助的看著耀洋打開他白色制服的扣子,再把里面的襯衣輕輕一剝,他 乳白色的線條略顯單薄的肩膀和胸口就暴露在空氣里了。

好可愛……耀洋低頭含住其中一顆粉紅色的果實,舌尖輕柔的允舔,而 右手也沒有忘記另外一邊,溫柔的指腹慢慢的推擠,讓小小的果實綻放成了深色 的花朵。

討厭拉……恩……麻癢的刺痛讓嘉魚忍不住扭動起身體想要逃脫。卻馬 上被耀洋按住了。

不要動哦,我可是在忍耐的。

聽了這種話,嘉魚才注意到從剛才到現在一直有個硬硬的東西頂著自己的小 腹……難道說那個是…………嘉魚不敢去想,當然也不敢動了。

雨點般的吻徑直落下,從嘉魚白皙的脖子,小巧的鎖骨和胸口一直蔓延到小 腹,嘉魚的心志甚至開始在這樣溫柔而狂野的吻里迷失。也顧不上反抗耀洋趁著 這個時候把他最后用于遮羞的內褲脫了下來的舉動了。

直到他小巧如香腸的分身落入對方的口中。

嗚——你,你干什麽啊?啊————

經驗少的可憐的嘉魚怎麽可能經的住耀洋的攻擊,很快就慌亂的爆發在他的 口中。

耀洋微微一笑,小心的品嘗著帶有嘉魚味道的白色液體,然后一滴不剩的全 數吞了下去,還不忘贊歎:雖然不多,但是很好喝哦~ !

變態!心里這樣想,嘉魚卻沒有力氣說出來。剛剛發泄完一次可以說是全身 無力,他連眼睛都不想睜開。

明明不想,卻很舒服…………好丟臉。

才一次就這樣拉?你都還沒有幫我哦。耀洋說完,就把手指伸向嘉魚后 方的私處。

等,等一下!嘉魚被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慌忙制止:不要, 不行,不可以!

不可以不要哦!已經停不了了。耀洋惡劣的笑著,用手指指自己早就被 膨脹到了極限的分身撐漲的內褲。

看到這種非人尺寸且季度張揚的東西,嘉魚更是嚇的合不攏嘴。

這,這個和自己簡直是成人和兒童的差別嘛!真的可以進到…………被自己 的想像嚇到,他馬上用力的甩頭以保持清醒。

要不…………我也幫你用,用口做?……

嘉魚說出了讓自己燒紅臉的話,其實也是迫不得已啊!與其被痛死還不如幫 他解決掉的好。

……好吧!耀洋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不過,請不要誤會,他可沒有放過 嘉魚的意思哦。因爲反正做完一次還可以再做很多次啊,到時候……嘿嘿嘿……現在難得小兔子那麽主動,就成全他吧。

沒有放開嘉魚手上的束縛,耀洋直接跨坐在嘉魚的面前,扯掉內褲以后,那 個很有精神的東西就啪的彈出來,把嘉魚嚇了一大跳,讓他一時不知道如何 是好。

舔啊。耀洋在旁邊指導。

嘉魚職能非常聽話的伸出舌尖輕舔它的前端。

恩……手法雖然生澀至極,卻也讓耀洋一陣顫栗。

他不滿足的把手插進嘉魚的黑發中,用力把他按進自己的股間。嘉魚被迫的 把那帶著男性氣味的分身含進嘴里,可是由于耀洋的尺寸實在超常,嘉魚不僅無 法完全含完還被抵住了喉頭。這讓他感到一陣陣的惡心想吐。

耀洋體貼的退出一點,好讓嘉魚得以喘息。

不要用牙,舌頭要慢慢打圈。耀洋的教導從上方傳來,嘉魚不得不照辦, 可是感到口中的活物變大了幾分以后,又嚇的不敢亂動了。

無法排解的耀洋忍不住抱住嘉魚的頭,然后身體猛的向前挺進,疾速的來回 抽插。

嗚嗚——嘉魚的咽喉被頂的生疼,眼淚終于忍不住全湧了出來,無法合 攏的嘴里溢出來不及吞咽的體液和自己的津液,那些晶瑩的液體不斷的從他的嘴 角一直流到他粉嫩的頸側。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嘉魚還以爲自己要死了,卻聽到耀洋一聲沈沈的低吼, 同時一股灼熱的液體沖進了嘉魚的口腔,好鹹好惡心啊!嘉魚難過的想馬上吐出 來,卻被耀洋的唇堵住了嘴,鹹腥的液體被迫吞入了食道。

嗚……好痛!嘉魚又一次大哭起來。

對不起,我太急了。耀洋安撫似的拍著嘉魚的背。

嘉魚也沒有怎麽反抗,糊里糊塗的就躺進了耀洋的臂彎,氣息也慢慢平穩。

耀洋微笑的用雙手撫摸嘉魚的身體,然后把他翻了個身,讓他半趴在桌子上。

你要干嗎?剛剛才松了一口氣的嘉魚又警覺起來 .

耀洋的笑容擴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魚緊皺的花穴,這里,我還要這里。

你要干嗎?剛剛才松了一口氣的嘉魚又警覺起來 .

耀洋的笑容擴大,手指按了一下嘉魚緊皺的花穴,這里,我還要這里。

什,什麽啊?嘉魚氣的口吃起來,剛才不是做了嗎?

剛才是用嘴的哦!我想要你的全部嘛!耀洋眯起眼睛笑的好*.

混蛋!你說話不算的!

我有說過用嘴做了就不要用這里了嗎?耀洋終于不耐和他廢話,干脆低 笑著把臉埋到嘉魚兩片渾圓的臀瓣里,舌頭蠢動著摩擦花穴的入口,然后滿意的 看到它顫栗的縮起來。

你,你不要舔……啊,很髒的呀!嘉魚的聲音里帶著難忍的哭腔。

呵……

從那里傳來耀洋的悶笑聲,他終于擡起頭來,晶亮的眼睛笑盈盈的看著嘉魚, 好像想到了什麽有趣的事情了。

髒是嗎?我來幫你洗一洗……他撐著下巴環視四周,很快找到了需要的 東西。

我就說嘛,這里是藥房,肯定有現成的好東西的。說完這些話的時候, 耀洋的手里已經多了一瓶的甘油。

你要干嗎?嘉魚的臉刷的慘白下來。

耀洋微微一笑:不要怕,我不會讓你痛的。

然后就不緊不慢的將一只大號注射器去掉針頭,再把甘油抽進去。不一會兒, 淡黃色的液體就充滿了整支針桶。

來,放松。耀洋把起碼有三指粗的注射器抵在嘉魚的穴口上,那涼涼的 感覺一傳達給嘉魚,他馬上扭動著身體想要躲開,只可惜雙手被緊緊的束縛,根 本力不從心。

不,不要!!我告訴你,你要是敢這麽做……我,我絕對要你好看!嘉 魚嘴雖然硬,可是眼睛早就透露出了驚恐的濕潤。

好啊,我正想看你給的‘好看’呢!

說完就緩緩的把注射器插入了前端。

啊…………嘉魚悶哼了一聲。

由于注射器的外壁也沾有甘油,這種潤滑讓進入的過程沒有想像中的疼痛, 可異物感還是讓嘉魚渾身發毛。

當大半支注射器沒入后,嘉魚又感到直腸內一陣讓人寒戰的清涼————耀 洋居然把注射器里的甘油推進了自己的身體。

好涼!!……好,好難過,恩……嘉魚無法抵抗,直到耀洋把全部液體 注入他的體內,然后抽離。

閉緊那里哦!流出來的話就前功盡棄了!說著耀洋又一次把灌滿甘油的 注射器插進了嘉魚的身體。

不要了拉!肚子,肚子好漲啊!————

嘉魚此時只有一個感覺,就是肚子里充滿了滑膩的液體,在晃蕩在流動。

可是耀洋根本不聽他的哀求,只是一直微笑著注射完最后一滴液體。

他親吻著嘉魚的耳廓,聲音又低又啞:好乖好乖,等一下給嘉魚獎勵……那種色情的語調,害嘉魚又是一陣情欲暴漲,可是腹部的脹痛感還是不斷的提請 他現在的處境。

不要流出來了,要乖乖的哦…………

耳邊被不斷的重複著這些話,嘉魚當然不該放松,只能一味的抽泣著縮緊臀 部。

但是很快,甘油的效用就發揮到嘉魚頂不住的程度了,強烈的排泄欲望讓他 無所適從的哭叫起來:我,我不行了拉…………要出來了……

耀洋笑著在他臉上吻上一口:看你那麽乖,好吧。

然后橫抱起他進了藥房里間的洗手間,將一絲不挂的嘉魚放在坐便器上—— ——當然不是正常的坐法,而是讓他反著半蹲在上面。

爲什麽……要這樣?這樣的姿勢讓嘉魚感到羞恥。

我可以看的比較清楚啊,你放松就好了。耀洋狀似愉快的把嘉魚腰部的 位置放低。

這讓嘉魚馬上感覺到一種沈重感向下部沖擊,忍不住瞬間放松,頓時半透明 的液體大量的湧出,隨著液體的排除,陣陣快意席卷而來,他的腹內逐漸輕松。

恩——嘉魚歎息著。然而由于體內的甘油已經排盡,后庭的空虛感卻爬 升上來。

耀洋從后面抱住嘉魚,火熱的分身不輕不重的抵上他的小穴入口,那里頓時 饑渴的收縮起來。

耀洋是存心捉弄嘉魚,在入口徘徊卻遲遲不進入。

恩……好難過……要……嘉魚的意識似乎在排泄完甘油后就離他遠去, 大腦無法思考的說出自己的真實需要。

要什麽?搓揉著嘉魚胸前的凸起,耀洋成功的激起他更深的情欲。

要……要那個。

哪個?耀洋仍是窮追不舍。

……恩,就是耀洋的那個嘛!!

不說清楚我不給你哦!

你…………嘉魚憋紅了小臉可就是說不出口,只能不聽的吐著氣:要……進來……

算了,我這次就放過你,下次一定要說!

耀洋也是忍耐到了極限,他把嘉魚放在洗手台上,然后迫不及待的拉開對方 的腿用力侵入,在殘余甘油的潤滑下無法控制的律動起來。

啊————嘉魚的叫聲並非因爲疼痛,而是感覺到了火熱的電流樣的快 感襲遍了全身。身體里的某一點在耀洋的沖撞下發生著奇妙的反應。他下意識扭 動腰肢跟隨耀洋剛強有力的律動。

嘉魚……看左邊……聽到耀洋低啞的聲音,嘉魚反射的就向左邊看,卻 是一副讓人噴鼻血的春宮圖————皮膚白皙的少年正躺在另一個高大男子的身 下,雙腳緊緊的環繞對方的腰,眼神迷離的蒙著水霧,身體也因爲情欲而發紅, 有著說不出的靡麗。這,這個人不就是自己嗎?嘉魚被自己的樣子嚇到了。

這是洗手台的鏡子,鏡子里的人是自己和耀洋啊!嘉魚想到這里,差點沒有 暈過去。

耀洋加快了速度,拉回思緒中的嘉魚。

啊……啊…………意識又模糊起來的嘉魚,好像聽到自己在呻吟。

啊,好痛!好像全身上下被什麽踩過一樣。

嘉魚張開眼睛,卻發現自己在一張大床上。

不是在藥房值班嗎?明明…………

想起什麽來的嘉魚臉刷的紅了。

你醒來了?聲音從門口傳來,當然是耀洋,昨晚可能是因爲洗手間太 冷了,你優點著涼,我幫你請假了。

我爲什麽在這里?嘉魚的嗓音啞的不象人樣。

你暈了,我就把你弄回我家……來吃點藥。體貼的把藥和水遞到嘉魚面 前,耀洋和昨夜判若兩人。

嘉魚溫順的把藥吞下。

雖然知道現在說有點晚……但是…………我喜歡你!耀洋很忽然的表白。

嘉魚立刻呆住,傻傻的瞪著耀洋,兩人良久沒有對白。

你……考慮好沒有?耀洋非常小心的問。

什麽?

你接不接受我?

嘉魚忽然很生氣:你現在還,還有臉問這個問題?

對不起,我是忍不住……看來是沒有希望,耀洋失望的歎氣。

你說什麽啊?事到如今你都把我上了,是不是我說不接受你就拍拍屁股走 人啊!!沒門兒!嘉魚發彪的大叫。

什麽……意思?

沒什麽意思,反正你害死我了,以后都要負責任,不然我和你沒完沒了!!說完嘉魚臉都紅完了。

大約過了十秒,耀洋才反應過來,緊緊抱住嘉魚,說話也是顛三倒四,只能 重複‘太好了,太好了。

嘉魚一邊反抗一邊在心里向他的老媽道歉:對不起啊,老媽,你可能一輩子 都不能有孫子了,兒子不孝拉。不過,這也沒辦法啊,誰叫他那麽喜歡我,我也 那個什麽(還是說不出那個字)他呢?

西藥房的愛與呻吟(續。醫生遊戲篇)

今天晚上又是嘉魚值晚班。真是沒有天理,以前前輩們把加班的事情推給嘉 魚是因爲嘉魚沒有女朋友,時間多多。而如今,他終于有一個戀人了,卻反而自 己搶著要來加班了。爲什麽?還不是爲了躲避那個如狼似虎、體力過人(應該是 非人)的戀人。那個人,每天晚上一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嘉魚剝個精 光,放到床上好好享用一番,這個過程大概需要兩個小時。

然后他會大發慈悲的弄一點東西喂(?)嘉魚,當然這也是有目的的,因爲 之后的一整個晚上嘉魚都要在他的身體下面恩恩啊啊,不存夠體力可不行啊。那個家夥該不會只是看中我的身體吧?嘉魚抱著頭苦苦的歎息,並沒有意識 到這是個多麽女人的想法。

苦惱的把腦袋* 在桌子上,嘉魚還是心煩意亂。然而就在他不注意的時候, 忽然有人從后面把他一把抱住。

啊————出于本能的反應,嘉魚的四肢不斷攻擊拍打著偷襲他的生物。

喂喂…好痛啊!后面的人呻吟起來。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淩耀洋。他 就是上面提到的那個嘉魚的戀人,他是嘉魚的同事也比他要小兩歲。你來干什 麽?

陪你值班啊。林耀洋理所當然似的坐下來,一臉的壞笑,我怕你寂寞 嘛!

你剛才呆呆的是在想我對不對?什麽寂寞?誰會想你啊?駕馭矢口否 認,但他瞬間變紅的臉蛋卻將他出賣了。還說不想?

淩耀洋一把攬過嘉魚纖細的腰肢,把臉埋進柔軟的腰側深呼吸。你,你干 什麽?

嘉魚的臉越來越紅,想把他推開只恨力不如人。

耀洋輕笑的擡起邪氣俊美的臉孔:我聞到你這里‘我好想要’的淫蕩味道 呢!說著他的手指已經開始松開嘉魚的皮帶了。嘉魚當然不依,他漲紅著小臉 奮力掙扎,可就是擺脫不了耀洋那雙有力大手的鉗制。你這樣就不乖了……耀洋笑笑的從口袋里拿出一條橡皮管,三兩下就把嘉魚的手給綁住了。我帶了 好多東西哦……不止這個而已,我們來玩醫生遊戲好嗎?很有趣,你會喜歡的。 放開我……我不要拉!嘉魚的聲音里馬上染上了哭腔,這里是醫院……我 們回家去好不好?醫生遊戲就是要在醫院里面玩啊。耀洋慢慢打開嘉魚的 衣服,手法色情無比的觸摸著嘉魚光潔的皮膚,而且我很生氣,誰叫小魚魚一 直躲著我?

你……啊……不要……不斷被耀洋的手指刺激到失聲驚喘的嘉魚仍在做 著最后的掙扎。真的不要?

耀洋挑了一下眉毛,邪惡的手指用力的擰了一下嘉魚胸口出處可憐的乳尖, 讓嘉魚的身體不受控制的彈跳起來。痛拉!好痛……真的很痛耶!受到這種 待遇的嘉魚委屈的不得了。但那個痛痛的地方卻很快感受到一個濕熱溫柔的包圍————耀洋的臉貼在上面,舌頭淫穢的吸著那發顫的紅色小珠。一陣陣麻痹的 感覺傳到肚臍以下的某個地方,嘉魚知道褲子里面的某個器官要蘇醒了。雖然不 甘心但是又無力抗拒。你瞧瞧你這里,好漂亮!耀洋滿意的移開臉,欣賞著 那兩個散發出奇異光澤和鮮豔色彩的小裝飾。

你真變態…………嘉魚嘴上這麽說,可其實他自己的男性部分早就欲火 難奈了。僅僅是被玩弄胸部,下面的部分就飛快的挺立起來,這讓嘉魚感到無比 的羞恥,然而這種羞恥的感覺卻又讓他的身體更加敏感,欲望更加強烈。然而耀 洋卻故意忽略嘉魚下面那難奈的重點部位,只是一味的把注意力集中在嘉魚的胸 部和柔軟的皮膚上,絲毫沒有直接安撫他的意思。可憐的嘉魚雙手被縛,只能夾 緊雙腿來緩解灼熱的痛苦。你怎麽了?耀洋忍住笑,故意問他。那里……好難過…………啊

是這樣啊?耀洋裝作好像是才想起這件事情一樣,那小魚魚想怎麽樣 呢?要……啊,解開手……讓耀洋來幫他這種話嘉魚還是說不出來的,只 希望耀洋能快點放開他讓他自己解決掉。不行哦。連這點小小的要求耀洋的 殘忍的拒絕,如果我把小魚魚解開,小魚魚就又不聽話了。不……不要。 要不然這樣好嗎?只要小魚魚乖乖聽話我就幫忙。耀洋誘騙似的打開嘉魚的 褲子,手指輕輕描繪那火熱部位的形狀。光是這樣的接觸就足以讓嘉魚喘息著說 不出話來了。聽話哦……小魚魚把腳打開給我看看。耀洋繼續用低啞的聲音 誘騙。

欲火中燒的嘉魚那里還有什麽抵抗的能力,只能對耀洋言聽計從。他慢慢張 開自己雪白的雙腿,那豎立的花莖和淺色的花蕾就毫無保留的展現在耀洋的眼前 了。真漂亮,好乖。

耀洋一邊贊歎一邊用手指撥弄那禁閉的花穴入口,滿意的看到那個小小的穴 口顫抖了一下。小魚魚,醫生遊戲才要開始哦……耀洋從口袋里拿出一個口 鏡,就是牙科醫生常用的那那種有細長圓滑手柄,上面裝著一面小鏡子的工具。你…………仿佛預感到耀洋要干什麽,嘉魚慌忙的想合上雙腿,卻被耀洋給 制止了,那雙腿反而被拉的更開。

聽話哦,我特別弄來很多好東西……先讓我檢查一下你后面這張‘小嘴’。悶悶的笑著,耀洋的嘴唇已經貼到了嘉魚閉的緊緊的花穴上,滑膩的舌頭輕輕的 將唾液傾注進去……………………聽話哦,我特別弄來很多好東西……先讓我 檢查一下你后面這張‘小嘴’。悶悶的笑著,耀洋的嘴唇已經貼到了嘉魚閉的 緊緊的花穴上,滑膩的舌頭輕輕的將唾液傾注進去……………………讓我來看 看小魚魚的里面是什麽顔色的呢?充分將那個小穴里面潤濕之后,耀洋拿起口 鏡抵在嘉魚被液體染的發亮的穴口上。

冰涼的觸感馬上讓嘉魚打了個寒噤,隨著口鏡的深入,這種冷冷的金屬觸感 變的更加強烈。

好難過…………不要怕馬上就好了。耀洋一邊安慰一邊變換著口鏡 插入的角度,嘴里發出啧啧的驚歎聲,好厲害!是桃紅色的呢。不要說… …嘉魚羞恥的閉上眼睛,腦袋不住的左右搖晃。口鏡在他體內的摩擦讓他體驗 到了異樣的感覺。無視于嘉魚的抗議,耀洋對那地方美景做了更進一步的描述:這個地方啊濕濕的,還不斷的收縮啊…………小魚魚的里面都是熱氣,把鏡子 都弄糊了呢……真淫蕩哦……不要了,不要了……眼淚從嘉魚通紅的眼眶 里湧出來。雙手被束縛,雙腳無法合攏,這樣的他簡直真的是一條在案板上等著 被人烹調享用的小魚。

小魚魚不喜歡這個啊?……那換一個好了。淩耀洋話音剛落,嘉魚就感 到身體里的口鏡被飛快的抽了出去,但還沒等著他松口氣,另外一個更大的東西 就又被塞了進來。啊!什麽?嘉魚張大了被淚水迷蒙的眼睛,卻看到耀洋的 耳朵上正戴著聽診器,而他也是非常認真的聽著。恐怖的是————聽診器的另 外一頭居然在嘉魚的身體里面!!有聲音哦!耀洋高興的笑了起來,小魚 魚要不要來自己聽聽看。也不管嘉魚是否願意,耀洋把他扶著以一種彎著腰的 姿勢坐起來,這樣可以正好把聽診器帶到他的耳朵上。嘉魚臉紅的聽到那里面嘈 雜的嗡嗡聲,自己的身體稍稍收縮,那聲音就會邊的特別響亮而尖銳。這聲音在 平時聽覺沒有什麽,但此時這種身體里被塞著聽診器的狀態,卻讓這種聲音充滿 了色情的味道。

這讓嘉魚差點暈厥過去。你這個小洞看來是不夠啊。耀洋若有所思的把 聽診器從嘉魚耳朵上拿下來,然后去尋找新的玩具。

他站在藥櫃前看來看去。恩,要給小魚魚吃什麽藥呢?……啊,這個。好像是自言自語,但是每一句話又會讓嘉魚聽見,我知道小魚魚最怕苦了,這 個可是甜的哦。耀洋從藥櫃里拿出一個圓柱形的厚重玻璃瓶,那是一瓶琵琶膏 (奇怪,這是中成藥怎麽會在西藥房出現,汗,不管了)。裝滿可深琥珀色液體 的瓶子看上去非常重。現在,我就來喂小魚魚吃藥了哦。耀洋打開藥的蓋子, 把那玻璃瓶連同里面的液體一同塞進嘉魚的身體。

啊——不行!太大了……不要……嘉魚感覺到聽診器還在身體的里面, 現在又要被迫接受一個龐然大物,怎麽受的了?后方漲滿的,已經是極限了。但 那個瓶子還是無情的深入著,隨著它的進入里面黏稠的液體也漸漸流淌出來,冷 冷的觸感更是刺激著嘉魚原本就非常敏感的身體。前方又是一陣無法解脫的刺痛。 直到完全進入,嘉魚的花穴已經處于飽和的狀態,紅紅的戰抖個不停,但耀洋好 像還是不滿足。啊,我想起來的,還有一個重要的東西。他拿出一根溫度計, 試圖從玻璃瓶和肉壁之間插進去。

不要……會壞……啊啊啊……不行哦。耀洋伸手固定住嘉魚的腰部, 林外一只手仍然試圖將溫度計放進去,這個那麽小,小魚魚只要放松一點就進 去了,我想知道你里面的溫度……可是嘉魚仍是不願放松身體。這樣不好, 要是這個在里面破了,水銀流進去,我可沒辦法…………聽到這樣的恐嚇,嘉 魚再也不敢亂動,只好屏息放松自己早就漲滿的身體,再次忍受異物進入的痛苦。

這下大功告成了!耀洋高興的看著自己的作品,然后才終于想到要去安 慰嘉魚忍耐了許久的分身。

一波波的快感的刺激讓嘉魚的身體緊縮起來,后方被填滿的地方也不可思議 的傳來難言的感覺,直腸深處的某個地方似乎被火點著了一樣,又似乎是被什麽 蟲子叮咬著,讓人難奈。啊啊————駕馭的腰部不斷扭動,感到內壁與光 潔玻璃的碰撞,后方的欲望已無法控制。耀洋……啊,我要……

什麽呀?耀洋故意裝傻。

你好壞……就是那個…………啊轉眼之間,后穴內的東西都被飛快的抽 了出來,半透明的琵琶膏也流出了大半,取而代之的是耀洋早已火熱的巨大凶器, 一插到了最深處。啊啊……恩啊…………難言的快感讓雙手被縛的駕馭用雙 腳糾纏住了耀洋的腰身,整個身體的都迎合了上去。

耀洋不斷的擺動著身體,找到讓嘉魚更爲忘情的敏感的地帶,然后對著那里 又是一陣瘋狂的沖刺。啊啊啊……好舒服……不要啊啊…………陷入混亂的 嘉魚不斷的叫喊著,身體早就被不知是汗還是什麽的體液浸的透濕了。兩人都陷 入了難以自拔的欲望旋渦……

相關文章:
好喝的牛奶
貪淫好色大小姐
一切從3P開始
女友舊情人
老公直接射進來
朋友妻,偷偷騎
真實的母子亂倫
幹了樓上的女人
牌友變炮友~我的荒唐生活
契約遊戲俱樂部
熱門小說:
火車內被強暴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