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經驗之談

我已離婚四年,今年43歲了,兒子20歲時去了美國他爸爸那上學,至今已經有兩年。在香港念書時,他有一個同學常來我家,偶爾也會留下來過夜,兒子臨走時拜託他,我有什麽事可叫他來幫忙。

有一晚已11點多,他打電話來說跟他爸爸吵架了,不想回家,問可否來借宿一晚?我說可以。他來到後我就叫他睡我兒子房,我也回自己房去睡。睡了一會就聽到他去浴室洗澡的聲音,這時才記起我換下的胸罩和內褲還掛在門後,忘了放進洗衣機裡。

到第二天我起床時他還在睡,我約了朋友喝茶也就出門去了,回來時他已走了,寫下字條說謝謝我。到了晚上我洗澡時才發覺胸罩和內褲不在門後,我翻開洗衣機裡的衣物,看見胸罩和內褲給其它衣服蓋住,平常我是把胸罩放到洗衣袋裡才洗的,我覺得奇怪,就把內褲也拿出來一看,包著我私處那地方竟然還留住一灘未乾的精液。

當發現內褲上的精液時,也誘發了我內心潛伏的欲望,我竟然拿著內褲去聞那精液的味道,也發覺自己下體已濕了,竟然濕得那麽快!我心怦怦地跳,呼吸也變得很沈重,當我再把胸罩拿來看時,又發現兩邊的罩杯內也是精液,天呀!他到底射了幾次?

我在想,他只得22歲,爲何會對可做他媽媽的我懷有這些邪念呢?這個想法竟然誘發起我那刻要自慰的沖動,當我脫至全裸時,竟情不自禁地拿著那條沾著精液的內褲放到鼻子前聞,心想,要是把胸罩和內褲穿上才自慰,豈不更加刺激?當我把胸罩戴上,那些精液就黏在我褐色的乳暈和乳頭上,自已感覺到乳蕾一粒一粒的凸起,乳頭也充血變硬起來。

當我準備穿內褲時,發覺下體已經很濕了,淫液不斷地流出來,尤其是內褲上那灘精斑接觸到私處時,不期然地打了個冷顫。我用手指隔住內褲按住陰核搓揉,不到幾分鍾高潮就來了,是來得那麽急、那麽猛,雙腿也在發抖,響亮的呻吟聲充溢著整個浴室,泄身後一隻手還按住陰核,另一隻手握住乳房。

沖完涼我赤裸裸地回到床上,手不期然又摸到陰核上想起他的外型(他大約5呎9到10吋,重150磅左右,黑黑實實,笑時有個小酒渦,屁股和大腿很粗壯)。介紹一下我自己:高5呎3吋,大約126至130磅,三圍嘛(36C罩杯,腰28至30,臀部38至39),手指搓揉陰核的力度加重了,速度越來越快,另一手也搓著乳房和乳頭。

我知道高潮又要來了,雙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手享受高潮後帶來的餘韻,想著他對我這個可做媽媽的女人會有興趣嗎?會嫌棄我嗎?會恥辱我嗎?想著想著很多問號。

電話忽然響起嚇了我一跳,一聽就是他,他說今天又不想回家,可以來我這裡再睡一晚嗎?我說可以。當放下電話後,我的心不期然亂跳起來……

正想得入神,門鈴響了,剛想起身時才醒起自己還是赤裸裸的,順手拿了條睡裙一套上身就趕忙去開門,只見他手提著個7-11的塑膠袋,裡面有啤酒和零食。進到客廳裡我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明亮的燈光下,薄薄的睡裙衣料像透明一般,將我的胴體清清楚楚地暴露無遺,他的視線一直跟隨著我,我也當作不以爲意。

我問他爲什麽喝酒?他說今晚有球賽看,我心想:「我胸前兩顆肉球早已被你看光了!」想著想著,引誘他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我故意坐到他身邊問:「介意我陪你看球嗎?」他立即說:「求之不得啦!」

他開了一罐啤酒問我要不要喝,我說不喜歡喝啤酒,叫他到冰箱裡幫我拿瓶白餐酒來,我則去取酒杯。球賽還未,我們就這樣邊看電視邊聊天,邊喝著酒,不知不覺他已喝了四、五罐啤酒,我也喝了大半瓶白酒,兩人已經有點High了。

我裝作有點醉意,半眯著眼靠在他身上說:「燈光太亮了,很刺眼。」他馬上過去把客廳的燈關了,只剩下玄關那盞小燈。我說:「球賽還有半個小時才開始,現在這個節目又不好看,不如先把電視關了,你陪我聊聊天好嗎?」他點點頭,過去把電視關了。

他回來沙發坐下後,我挨得他更貼了,整個人靠在他身上問:「你有女朋友了嗎?」他不好意思地答道:「還沒有。」我問他:「爲什麽不去結識女朋友?有試過做愛嗎?」他馬上緊張的說沒有。我說:「這麽說你還是青頭仔(處男)囉?」他說是。

我把手放到他大腿上輕輕的摸著,試探性地問他平時怎麽樣解決性欲,他說大多數靠手淫,有時會夢遺。「所以你昨晚拿我的胸罩和內褲手淫?」我順勢問道,他馬上尷尬得整個臉都漲紅了。

我說:「你知道那些內衣褲都是我用手洗的嗎?所以才發覺內衣褲上都有你的精液。年青人有這行爲是很正常的,我不怪你,但手淫不要太多,會傷身的。你明白什麽叫做陰陽調和嗎?」他搔搔頭,好像一知半解。

我接著問:「你是對我這個老太婆有幻想,還是只對我的內衣褲有興趣?」他馬上說:「不,阿姨,你一點都不老,很有女人味,身材又好。」

我問他:「你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有摸過幾多個女生?」他立刻很緊張的說:「我發誓未見過裸體女人,女朋友都沒有,又怎會摸過女生?不過在網上倒是看過一些女人裸照,但從未見過真人。」

「真的?」我說:「如果我讓你看一下,你會到處宣揚嗎?」他馬上回答:「不會!」我摸著他的頭說:「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可以守秘嗎?」他緊張的說:「我發誓……」我馬上將手指放到他唇上,說:「不用發誓了,我相信你。」

我站起來把睡裙拉高,露出了下半身,他瞪大雙眼緊緊盯著我下體那叢漆黑的陰毛,忘形得連嘴巴都張大了。我笑了笑,然後又坐回沙發上對他說:「這件事除了不能對別人說,更加不能向我兒子透露,知道嗎?」他拼命地點頭。

我把雙手舉高,叫他幫我把睡裙脫了,他顫顫巍巍地揪著我的睡裙下擺掀高到頭部,笨手笨腳地脫了下來,這刻我已完全赤裸裸地暴露他眼前。我雙腿微微張開,讓陰戶在他眼前若隱若現,然後故意不滿地說:「人家都脫光了,你還穿得這麽整齊,公平嗎?」他馬上把上身的衣服脫掉。

我叫他站到我身前,他聽話地站起來面對著我,我伸手到他褲襠中一摸,呵呵,那裡早已隆起了一大團,細心摸摸還可觸及到整根勃硬了的陰莖形狀。我把褲鈕打開、將拉煉拉下,手伸進內褲裡抓住他的陰莖把玩了幾下,然後突然把牛仔褲和內褲一起脫下來。嘩!天啊!我從未見過這麽粗的陽具,龜頭很大,像一個剝了榖的雞蛋,陰莖彎彎的向上翹起貼住肚皮,龜頭已經去到肚臍了。

我雙手從他大腿摸向屁股的兩團臀肉,眼睛望著他的陰莖,口已自動含住了龜頭。見他身體一縮,我把口放開,輕聲的問他:「想射了是嗎?」他點點頭,我說:「不要緊,第一次是會很快的。別怕,想射就射出來,但不要往後縮,射精時屁股反而要向前挺,不用逃避快感,應該追隨著那股快感直至最舒服時把精液射出,明白嗎?」

我說完再用口含住他的龜頭,藉助口水的潤滑慢慢地吞入他的陰莖,當含到底部時他屁股驟然一挺,全身顫了一下,精液也沒經過口腔就直接射入了我的喉嚨。我按住他屁股不讓他退縮,感覺他的陰毛都紮進我鼻孔裡去了,龜頭在我的咽喉裡猛力彈跳,一連跳了八至十下才停止射精。

當他靜止下來後我才慢慢地張開嘴把陰莖釋放出來,將口腔裡的剩餘精液全部吞下肚裡去,擡起頭問他:「舒服嗎?」他只「嗯」了一聲,臉紅紅的,眼睛卻盯著我胸前那對乳房。

我站起身說:「來,我們倆一起洗個澡。」就拉著他手進入浴室。我邊調校著水溫邊說:「等下你幫我擦身時,喜歡摸哪、看哪都可以,放鬆一些,大膽一些,我吃的是你的精液,又不是吃你,怕什麽?」這時他懂得笑了,氣氛也變得輕松許多。

兩人泡在浴缸中,他抱著我問:「我可不可以親你?」我沒答他,卻主動地一下就吻落他嘴唇上,舌頭緩緩地伸進他口中,輕輕挑逗著他的舌尖,兩人喘著粗氣,緊緊地擁抱著濕吻起來,他逐漸也懂得用舌頭跟我互相糾纏。

我邊跟他接吻,邊用一對乳房貼著他的胸膛不停地研磨著,他那頑皮的「大弟弟」漸漸又翹起頭來頂向我雙腿中,我伸手一摸,真難以置信,剛射精到現在不過相隔十分鍾,又變得那麽硬了!

我松開雙唇,手抓住他的陽具上下揩擦著我的陰戶說:「如果將它放進我裡面去,你就不再是處男了。」他說:「這是我的榮幸。」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雙眼不自覺地冒出喜悅的淚水。

我分開雙腿繞在他腰側,一手撐開自己兩片小陰唇,一手把他的陰莖按低,將龜頭壓在我的陰核上揉起來,不一會,淫水已經沾遍了我的大腿內側。

他讓我把玩著陽具,雙手也把玩著我一對乳房,雙重刺激下他很快就沖動起來,頻頻挺動下身想將陰莖插入我體內,我叫他不用緊張,由我來作引導。

我知道自己的陰道口生得比較高,所以向後躺靠在浴缸邊上,讓下體稍微挺起,這樣整個陰戶便以上傾的角度迎向他;接著我把雙腳左右擱上浴缸面,這個姿勢令陰戶張得更開了,然後叫他跪在我兩腿間,握著自己的陰莖趴到我胸前。

一切準備就緒,我左手撥開陰唇,右手帶領著他把龜頭塞入陰道口,跟著雙手扶住他的腰,吩咐他把屁股往下壓。當陰莖沿著陰道徐徐滑進我體內深處時,我激動得眉頭也皺了起來,媽啊!慢慢前進的開拓感、逐漸擴張的繃緊感、一點一滴地增加著的充實感和脹滿的擠迫感,舒服得簡直令人昏厥過去。

終於插到底了,我能感覺到他那硬梆梆的龜頭抵住了我的子宮口,這時兩人的下體已經貼到了一起,他居然還用力再頂入一下,「喔……」子宮頸傳來的一陣酥麻使我忍不住呼叫出聲。

我這時竟然抱著他哭起來。四年了,久違了的性愛,四年了!空置了這麽久的陰道今天忽然有人來探訪,而且還是一根這麽年輕、粗壯的陽具,我怎麽能不喜極而泣呢!他以爲弄痛了我,緊張的問我哭什麽,我跟他說:「我只是開心。你是我第二個男人,知道嗎?」

他動起來了,我雙手勾著他的脖子,他抱著我腰,兩人的下體一下下地分離,又再一次次地結合。他的抽插是那麽強猛有勁、那麽活力充沛,不斷把青春氣息灌輸入我久曠了的私處。他的節奏逐漸加快,並松開一手抓住我的乳房大力搓揉,我明顯感到他的陰莖在我體內膨脹,像枝鐵棒一樣直搗黃龍。

我知道他快射精了,但等不到他去到終點我已經率先高潮,「我到了……到了……要丟了……啊……插快點……啊……射吧……和我一起來……」我放浪地淫叫著、扭動著,抽搐中的陰道緊緊夾著他的陰莖擠壓著。「啊……」他大吼一聲也射了,仍然好多,都射到我子宮裡了。我倆雙雙泄身後彼此親密地摟抱著不說話,滿足的心情盡在不言中。

我承認,語言的刺激能幫助性的興奮,而我的興奮似乎讓他得到了更多的滿足,我知道,這天晚上我們兩個都得到了不一樣的享受。

打完水戰,回到床上,我軟綿綿地躺著,他坐在我身邊,已敢大膽主動用手搓玩我的乳房。他眼睛望著我的下體,神情有點好奇又帶點驚訝,我也知道自己的屄好多陰毛,真的又密又長,範圍又廣,連帶生到屁眼周圍也有。

我懂得年輕人的好奇心理,於是以慢動作打開了雙腿,用手指把屄毛撥高:「來,給你看清楚一點。」將女性最私密的部位向一個剛由處男變爲男人的小夥子展示出來。我對自己的下體絕對有信心,兩塊小陰唇不太厚,但我的陰核則很大,尤其是興奮起來時,可以腫脹得有如一顆花生米,現在剛剛性交完,充血未退,相信仍非常引人注目。加上他射進去的精液現在倒流,一絲絲的從陰道口緩緩滲出,這景象對男人絕對是一個致命的誘惑,讓他既有成就感,又有征服感。

他問:「我可以親你下面嗎?」我笑著點點頭,拿過枕巾擦乾淨陰戶上的精液,指導他:「嗯,我教你,女人的陰核是最敏感的,一受到刺激就會全身發軟,甚至可以舒服到泄出來,但弄的時候不能太用力,要輕輕的適可而止,大多數女人喜歡愛撫陰核周圍比直接刺激它來得更爽。」

他一點就明,立即趴上來埋頭在我腿間,將嘴巴蓋在我的陰戶上,舌頭伸出來在小陰唇、陰核、陰道口又舔又撩,剛擦乾淨的屄又再變得濕漉漉的了,我的淫水、他的口水,塗滿了整個陰戶。

到最後,他一邊溫柔地吮啜著我的陰核,一邊將兩根手指插入我的陰道中抽動。我已經受不了了,舒服得連下身都挺了起來,感覺到淫水多到沿著屁股溝一直往下流,「啊……別再舔了……我受不住了……啊……操我吧……快啊……」我又想要了,淫蕩地催促著他來幹我。

他把嘴哄到我耳邊:「我喜歡那味道,好香、好誘惑!這次讓我自已進入好嗎?」我點點頭。他已懂得順著我淫水的潤滑來到洞口了,隨即一抵、一挺,粗長的陽具深入腹地。啊……這感覺來得很強,下體的充實,使我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他,我抱著他,嘴巴不期然地與他親吻著。

到底了!頂得我花心酥麻一片,子宮口像是爲他而開的,緊含著他的龜頭不放。他動了!進進退退的活塞運動帶給我無限快慰,這刻我只有承受,一點兒還擊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沈淪在他的大肉棒之下。

這次他比較能掌握抽送的角度和節拍,而且時間也延長了許多,於是我趁機會教他玩了兩個花式,而我從中又享受到一次高潮。到最後他又一次射進來了,我知道自已有點與別人不同,性欲高峰期不像平常女仕般在月經前後,而是在排卵期和來月經那幾天才特別敏感和沖動,所以再來一次高潮後就疲累得不知不覺睡著了。

醒來時,他的頭枕在我雙乳上,我輕撫著他的臉,慢慢醒過來的他一隻手摸著我的乳房、嘴巴吸著乳頭,一隻手在我下體揉著陰核,那快感讓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喉頭已出賣了我。不用說,接下來又給他佔有了……

這晚一直搞到天亮,肚子餓得在「咕咕」叫了,他說叫外賣吃,於是打電話叫了炸雞和披薩,喝白餐酒。在客廳裡吃東西時他一直都不讓我穿回衣服,人家始終是個女人,雖然與他有過合體緣,但這樣一絲不掛的終究很尷尬。

他把我叫到身邊,捉著我手腕把我兩手分開,光天白日之下就這樣給他看著我裸露的身體,他還把頭湊近我陰戶,說著:「好多毛啊!這味道很騷!」舌尖已舔在我的陰核上。

我無助地站著,享受他替我口交的快感,雙腿在顫抖,只靠兩手抱著他的頭來作平衡。跟著就被他抱起來扔在沙發上,抓住我雙腳一提起就這樣插進來了,他趴在我身上邊操邊把玩我的乳房,我配合著用手托起乳房把奶頭送到他嘴邊,他的陰莖依然是那麽堅硬,讓我充份享受到他給予的充實與滿足。

離婚後這四年來,我從來沒想過還會有與男人性交的機會,所以一點避孕的防範措施都沒有做,可這一天下來,我的子宮裡早已被他射入了不少精液,雖說不一定這麽巧就會懷孕,不過爲了安全起見,他走後我還是到藥房買了事後避孕丸吃了,而且還特意多買一些,放在家中以備不時之需。

返回現實,說說怎麽界分我和他的關系.他還在香港大學讀大二,跟他一起已一年零一個月了,在人前他叫我「乾媽」,兩人獨處時我卻是他的「奶媽」。

去年暑假和他去沙巴渡假,五日四夜中兩人都沈醉於美食、陽光海灘和荒淫的性愛。第一次穿他買給我的比堅尼泳衣,上身只包著三分一乳房,乳暈也有少許暴露出布邊;下身更根本起不了作用,陰毛不只從兩邊冒出來,連頂端都遮不到,他竟然還說我性感,這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離開酒店準備去沙灘,在門口我向酒店職員詢問方向,並表示我想按摩、修甲、紮辮子,職員答覆是到那邊樹林的溪邊或沙灘都有這些服務。他問溪邊那兒有什麽設施?職員說有些人工建成的小水潭,潭邊有小涼亭,涼亭中有按摩床,自成一格。

到了溪邊,我像小女孩般的興奮,覺得樣樣都很新奇。修甲弄完後做按摩,那女按摩師邊按邊說:「你的女朋友很性感啊!」他竟然答道:「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媽媽。」我的心情馬上涼了半截,那感覺非常失落,心想人家會怎麽看我們?還好忐忑間按摩已經做完了。

離開涼亭進到旁邊的小水潭戲水,炎熱的太陽下泡在清涼的溪水中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剛才的不快頓時消失了大半。按摩師說她已在入口處掛上牌子,不會有人進來騷擾我們的,說完帶著會心微笑離開了。

他知道我有些不高興,嬉皮笑臉的說:「我故意講你是我媽媽,讓她們猜不透,哪有兒子這麽孝順,可吸媽媽的奶頭、幫媽媽舔屄,又把媽媽下麵那張嘴喂得飽飽的。」

他脫掉我的泳衣上截,讓我那對豐滿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然後把他自已的泳褲和我的小三角泳褲也除了下來,這刻二人變得一絲不掛,以赤裸之軀回歸大自然,兩叢漆黑的陰毛隨著清澈的溪水蕩漾著。

他親吻著我的嘴唇、手搓摸著我的乳房,我也把他的陰莖握在手中套弄,不一會後他將我推高坐到潭邊,要我張開雙腿給他舔屄,可是我又不捨得放開他的陰莖,於是叫他也從潭中上來,兩人在溪邊來場69式口交,一場幕天席地的性愛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進行著。

我們頭腳相對,互舔著彼此的下體,我感覺到自己的屄不斷有淫水湧出來,而他的陰莖在我口中也勃起得越來越硬,粗大得我想整根吞入都相當困難。當我騎上他身體,用手拿著陰莖主動將陰戶迎合上去套入時,那一刻想到的是:現在是我用屄來操你,不是你操我了。

我不停聳動著屁股,用陰道去磨擦他的陰莖,他故意躺著任由我套弄,我心想:「看你能忍得多久?」看著他漲紅的臉蛋、挺起屁股磨擦著我屄腔的陰莖,我越操越興奮,那種無法形容的騷癢感充斥滿我全身的細胞。

我快到高潮時他反攻了,雙手抱著我的臀部,下體急促地往我的陰道挺進來,又大又硬的龜頭不斷撞擊著我的子宮口,我全身酥軟趴倒在他的胸口。

來了!高潮來了!我的陰道發出一陣陣抽搐,泄出的淫水沿著他的陰莖一股股地淌下;這時他也射了,滾燙的精液強勁地射進我體內,那股熱流彷彿沿著我的陰道直入子宮、沖向我的心房。我們緊緊相擁著一起奔向高潮、一起感受著體液交流的快慰……

隨著他的陰莖變軟滑出,一陣尿意與他流出的精液同時湧至。我懶慵地直起身子問他洗手間在哪裡,他竟然要我就在溪邊小便,他說想看我撒尿的樣子。

天啊!我長這麽大都從未試過當著男人面前小便,害羞的心理佔了一半,但想滿足他觀看女人撒尿的好奇心也佔了一半,內心在交戰著。他見我在猶豫,就說:「那我抱著你尿好嗎?」我更害羞了,連忙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

望著他那期盼的眼神,我的心腸就是硬不起來,於是紅著臉在潭邊蹲下,把自己整個陰戶向著他,他匆匆跳進溪水中,頭部剛好與我的陰部同高,瞪大雙眼盯著我的屄。我雖然很尿急,但是緊張得尿不出來,他灼熱的視線像能加溫一樣令我的陰戶更熱了。

他把頭靠到我兩腿間,伸出舌頭舔我的陰唇,跟著慢慢移到屄中央舔起我的尿道口,當我下體酸麻到快蹲不住的時候,他忽然改爲含住我的陰核吸啜。啊!受不了了……我渾身一顫立即尿了出來,一道熱騰騰的尿液直射而出,噴了他一頭一臉。

喔!好羞臊啊!這麽近距離在一個男人眼前尿尿,我這輩子還是頭一遭,即使連我丈夫也沒看過,但他眼中卻露出驚歎的神色,一把將我抱進水潭中,不斷親吻著我。他胯下的陰莖又硬梆梆地勃了起來,直指向我的大腿根,我握住它輕輕一帶就插入了我的水濂洞,被填充得滿滿的陰道立即狠狠地咬著不放。

他抽插了幾十下就要我轉身伏在水潭邊,改爲從後面進入,我雙手撐住池邊借力,承受著他一下下強而有力的沖刺,兩個乳房在水面上前後蕩漾,肉體的撞擊揚起一圈圈漣漪,甯靜的溪澗因我們這場野戰增添了無限春光。

他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向高潮,雖然我泄得雙腿發軟,卻又那麽貪婪無厭,無止境的想要更多更多,狂泄的淫水使他的抽送如虎添翼,銷魂的浪叫像爲他搖旗呐喊。

散了,真的散了,我丟得全身酸軟,求饒了,但我的叫喊反而刺激了他的英雄感,一把抱起被操得軟綿綿趴在潭邊的我回到涼亭中的按摩床上,擡起我兩條腿架在他肩上繼續狂抽猛插。

我受不了了,有氣無力地說:「夠了……別再操了……今天你把我喂得太飽了……停下來吧……你也不一定每次都要射……」

他卻說:「不,這次我一定要射,因爲有特別意義。」說著,反而抽插得更快、更狠了。我整個人輕飄飄的,靈魂早已飛出了竅,像個斷線木偶一樣任由他隨意擺弄,頭腦空白得連他什麽時候射精的都完全不知道。

我恢複神志時,他正把陰莖從陰道里拉出來,然後伸手從包裡拿了條內褲,馬上幫我穿上。穿好後他說:「還記得這條內褲嗎?這是我第一次拿來手淫,把精液射在上面的女性貼身衣物,但這次我希望精液是從你的陰道中直接流到內褲上,我把它風乾後,作爲我們的見證。」

他一說完即抱著我,和我深深的親吻著,這刻我感動得兩行淚水堵不住地湧出眼眶,只懂不斷地去吻他。雖然眼淚不停地流,但心裡卻是甜蜜得像剛洞房完的新婚小媳婦,感到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場鏖戰下來,我已經快虛脫了,連腳步也幾乎邁不開,要靠他攙扶著才能一拐一拐地返回酒店。

我已離婚四年,今年43歲了,兒子20歲時去了美國他爸爸那上學,至今已經有兩年。在香港念書時,他有一個同學常來我家,偶爾也會留下來過夜,兒子臨走時拜託他,我有什麽事可叫他來幫忙。

有一晚已11點多,他打電話來說跟他爸爸吵架了,不想回家,問可否來借宿一晚?我說可以。他來到後我就叫他睡我兒子房,我也回自己房去睡。睡了一會就聽到他去浴室洗澡的聲音,這時才記起我換下的胸罩和內褲還掛在門後,忘了放進洗衣機裡。

到第二天我起床時他還在睡,我約了朋友喝茶也就出門去了,回來時他已走了,寫下字條說謝謝我。到了晚上我洗澡時才發覺胸罩和內褲不在門後,我翻開洗衣機裡的衣物,看見胸罩和內褲給其它衣服蓋住,平常我是把胸罩放到洗衣袋裡才洗的,我覺得奇怪,就把內褲也拿出來一看,包著我私處那地方竟然還留住一灘未乾的精液。

當發現內褲上的精液時,也誘發了我內心潛伏的欲望,我竟然拿著內褲去聞那精液的味道,也發覺自己下體已濕了,竟然濕得那麽快!我心怦怦地跳,呼吸也變得很沈重,當我再把胸罩拿來看時,又發現兩邊的罩杯內也是精液,天呀!他到底射了幾次?

我在想,他只得22歲,爲何會對可做他媽媽的我懷有這些邪念呢?這個想法竟然誘發起我那刻要自慰的沖動,當我脫至全裸時,竟情不自禁地拿著那條沾著精液的內褲放到鼻子前聞,心想,要是把胸罩和內褲穿上才自慰,豈不更加刺激?當我把胸罩戴上,那些精液就黏在我褐色的乳暈和乳頭上,自已感覺到乳蕾一粒一粒的凸起,乳頭也充血變硬起來。

當我準備穿內褲時,發覺下體已經很濕了,淫液不斷地流出來,尤其是內褲上那灘精斑接觸到私處時,不期然地打了個冷顫。我用手指隔住內褲按住陰核搓揉,不到幾分鍾高潮就來了,是來得那麽急、那麽猛,雙腿也在發抖,響亮的呻吟聲充溢著整個浴室,泄身後一隻手還按住陰核,另一隻手握住乳房。

沖完涼我赤裸裸地回到床上,手不期然又摸到陰核上想起他的外型(他大約5呎9到10吋,重150磅左右,黑黑實實,笑時有個小酒渦,屁股和大腿很粗壯)。介紹一下我自己:高5呎3吋,大約126至130磅,三圍嘛(36C罩杯,腰28至30,臀部38至39),手指搓揉陰核的力度加重了,速度越來越快,另一手也搓著乳房和乳頭。

我知道高潮又要來了,雙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手享受高潮後帶來的餘韻,想著他對我這個可做媽媽的女人會有興趣嗎?會嫌棄我嗎?會恥辱我嗎?想著想著很多問號。

電話忽然響起嚇了我一跳,一聽就是他,他說今天又不想回家,可以來我這裡再睡一晚嗎?我說可以。當放下電話後,我的心不期然亂跳起來……

正想得入神,門鈴響了,剛想起身時才醒起自己還是赤裸裸的,順手拿了條睡裙一套上身就趕忙去開門,只見他手提著個7-11的塑膠袋,裡面有啤酒和零食。進到客廳裡我招呼他在沙發上坐下,明亮的燈光下,薄薄的睡裙衣料像透明一般,將我的胴體清清楚楚地暴露無遺,他的視線一直跟隨著我,我也當作不以爲意。

我問他爲什麽喝酒?他說今晚有球賽看,我心想:「我胸前兩顆肉球早已被你看光了!」想著想著,引誘他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我故意坐到他身邊問:「介意我陪你看球嗎?」他立即說:「求之不得啦!」

他開了一罐啤酒問我要不要喝,我說不喜歡喝啤酒,叫他到冰箱裡幫我拿瓶白餐酒來,我則去取酒杯。球賽還未,我們就這樣邊看電視邊聊天,邊喝著酒,不知不覺他已喝了四、五罐啤酒,我也喝了大半瓶白酒,兩人已經有點High了。

我裝作有點醉意,半眯著眼靠在他身上說:「燈光太亮了,很刺眼。」他馬上過去把客廳的燈關了,只剩下玄關那盞小燈。我說:「球賽還有半個小時才開始,現在這個節目又不好看,不如先把電視關了,你陪我聊聊天好嗎?」他點點頭,過去把電視關了。

他回來沙發坐下後,我挨得他更貼了,整個人靠在他身上問:「你有女朋友了嗎?」他不好意思地答道:「還沒有。」我問他:「爲什麽不去結識女朋友?有試過做愛嗎?」他馬上緊張的說沒有。我說:「這麽說你還是青頭仔(處男)囉?」他說是。

我把手放到他大腿上輕輕的摸著,試探性地問他平時怎麽樣解決性欲,他說大多數靠手淫,有時會夢遺。「所以你昨晚拿我的胸罩和內褲手淫?」我順勢問道,他馬上尷尬得整個臉都漲紅了。

我說:「你知道那些內衣褲都是我用手洗的嗎?所以才發覺內衣褲上都有你的精液。年青人有這行爲是很正常的,我不怪你,但手淫不要太多,會傷身的。你明白什麽叫做陰陽調和嗎?」他搔搔頭,好像一知半解。

我接著問:「你是對我這個老太婆有幻想,還是只對我的內衣褲有興趣?」他馬上說:「不,阿姨,你一點都不老,很有女人味,身材又好。」

我問他:「你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嗎?有摸過幾多個女生?」他立刻很緊張的說:「我發誓未見過裸體女人,女朋友都沒有,又怎會摸過女生?不過在網上倒是看過一些女人裸照,但從未見過真人。」

「真的?」我說:「如果我讓你看一下,你會到處宣揚嗎?」他馬上回答:「不會!」我摸著他的頭說:「這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你可以守秘嗎?」他緊張的說:「我發誓……」我馬上將手指放到他唇上,說:「不用發誓了,我相信你。」

我站起來把睡裙拉高,露出了下半身,他瞪大雙眼緊緊盯著我下體那叢漆黑的陰毛,忘形得連嘴巴都張大了。我笑了笑,然後又坐回沙發上對他說:「這件事除了不能對別人說,更加不能向我兒子透露,知道嗎?」他拼命地點頭。

我把雙手舉高,叫他幫我把睡裙脫了,他顫顫巍巍地揪著我的睡裙下擺掀高到頭部,笨手笨腳地脫了下來,這刻我已完全赤裸裸地暴露他眼前。我雙腿微微張開,讓陰戶在他眼前若隱若現,然後故意不滿地說:「人家都脫光了,你還穿得這麽整齊,公平嗎?」他馬上把上身的衣服脫掉。

我叫他站到我身前,他聽話地站起來面對著我,我伸手到他褲襠中一摸,呵呵,那裡早已隆起了一大團,細心摸摸還可觸及到整根勃硬了的陰莖形狀。我把褲鈕打開、將拉煉拉下,手伸進內褲裡抓住他的陰莖把玩了幾下,然後突然把牛仔褲和內褲一起脫下來。嘩!天啊!我從未見過這麽粗的陽具,龜頭很大,像一個剝了榖的雞蛋,陰莖彎彎的向上翹起貼住肚皮,龜頭已經去到肚臍了。

我雙手從他大腿摸向屁股的兩團臀肉,眼睛望著他的陰莖,口已自動含住了龜頭。見他身體一縮,我把口放開,輕聲的問他:「想射了是嗎?」他點點頭,我說:「不要緊,第一次是會很快的。別怕,想射就射出來,但不要往後縮,射精時屁股反而要向前挺,不用逃避快感,應該追隨著那股快感直至最舒服時把精液射出,明白嗎?」

我說完再用口含住他的龜頭,藉助口水的潤滑慢慢地吞入他的陰莖,當含到底部時他屁股驟然一挺,全身顫了一下,精液也沒經過口腔就直接射入了我的喉嚨。我按住他屁股不讓他退縮,感覺他的陰毛都紮進我鼻孔裡去了,龜頭在我的咽喉裡猛力彈跳,一連跳了八至十下才停止射精。

當他靜止下來後我才慢慢地張開嘴把陰莖釋放出來,將口腔裡的剩餘精液全部吞下肚裡去,擡起頭問他:「舒服嗎?」他只「嗯」了一聲,臉紅紅的,眼睛卻盯著我胸前那對乳房。

我站起身說:「來,我們倆一起洗個澡。」就拉著他手進入浴室。我邊調校著水溫邊說:「等下你幫我擦身時,喜歡摸哪、看哪都可以,放鬆一些,大膽一些,我吃的是你的精液,又不是吃你,怕什麽?」這時他懂得笑了,氣氛也變得輕松許多。

兩人泡在浴缸中,他抱著我問:「我可不可以親你?」我沒答他,卻主動地一下就吻落他嘴唇上,舌頭緩緩地伸進他口中,輕輕挑逗著他的舌尖,兩人喘著粗氣,緊緊地擁抱著濕吻起來,他逐漸也懂得用舌頭跟我互相糾纏。

我邊跟他接吻,邊用一對乳房貼著他的胸膛不停地研磨著,他那頑皮的「大弟弟」漸漸又翹起頭來頂向我雙腿中,我伸手一摸,真難以置信,剛射精到現在不過相隔十分鍾,又變得那麽硬了!

我松開雙唇,手抓住他的陽具上下揩擦著我的陰戶說:「如果將它放進我裡面去,你就不再是處男了。」他說:「這是我的榮幸。」那一刻我真的很感動,雙眼不自覺地冒出喜悅的淚水。

我分開雙腿繞在他腰側,一手撐開自己兩片小陰唇,一手把他的陰莖按低,將龜頭壓在我的陰核上揉起來,不一會,淫水已經沾遍了我的大腿內側。

他讓我把玩著陽具,雙手也把玩著我一對乳房,雙重刺激下他很快就沖動起來,頻頻挺動下身想將陰莖插入我體內,我叫他不用緊張,由我來作引導。

我知道自己的陰道口生得比較高,所以向後躺靠在浴缸邊上,讓下體稍微挺起,這樣整個陰戶便以上傾的角度迎向他;接著我把雙腳左右擱上浴缸面,這個姿勢令陰戶張得更開了,然後叫他跪在我兩腿間,握著自己的陰莖趴到我胸前。

一切準備就緒,我左手撥開陰唇,右手帶領著他把龜頭塞入陰道口,跟著雙手扶住他的腰,吩咐他把屁股往下壓。當陰莖沿著陰道徐徐滑進我體內深處時,我激動得眉頭也皺了起來,媽啊!慢慢前進的開拓感、逐漸擴張的繃緊感、一點一滴地增加著的充實感和脹滿的擠迫感,舒服得簡直令人昏厥過去。

終於插到底了,我能感覺到他那硬梆梆的龜頭抵住了我的子宮口,這時兩人的下體已經貼到了一起,他居然還用力再頂入一下,「喔……」子宮頸傳來的一陣酥麻使我忍不住呼叫出聲。

我這時竟然抱著他哭起來。四年了,久違了的性愛,四年了!空置了這麽久的陰道今天忽然有人來探訪,而且還是一根這麽年輕、粗壯的陽具,我怎麽能不喜極而泣呢!他以爲弄痛了我,緊張的問我哭什麽,我跟他說:「我只是開心。你是我第二個男人,知道嗎?」

他動起來了,我雙手勾著他的脖子,他抱著我腰,兩人的下體一下下地分離,又再一次次地結合。他的抽插是那麽強猛有勁、那麽活力充沛,不斷把青春氣息灌輸入我久曠了的私處。他的節奏逐漸加快,並松開一手抓住我的乳房大力搓揉,我明顯感到他的陰莖在我體內膨脹,像枝鐵棒一樣直搗黃龍。

我知道他快射精了,但等不到他去到終點我已經率先高潮,「我到了……到了……要丟了……啊……插快點……啊……射吧……和我一起來……」我放浪地淫叫著、扭動著,抽搐中的陰道緊緊夾著他的陰莖擠壓著。「啊……」他大吼一聲也射了,仍然好多,都射到我子宮裡了。我倆雙雙泄身後彼此親密地摟抱著不說話,滿足的心情盡在不言中。

我承認,語言的刺激能幫助性的興奮,而我的興奮似乎讓他得到了更多的滿足,我知道,這天晚上我們兩個都得到了不一樣的享受。

打完水戰,回到床上,我軟綿綿地躺著,他坐在我身邊,已敢大膽主動用手搓玩我的乳房。他眼睛望著我的下體,神情有點好奇又帶點驚訝,我也知道自己的屄好多陰毛,真的又密又長,範圍又廣,連帶生到屁眼周圍也有。

我懂得年輕人的好奇心理,於是以慢動作打開了雙腿,用手指把屄毛撥高:「來,給你看清楚一點。」將女性最私密的部位向一個剛由處男變爲男人的小夥子展示出來。我對自己的下體絕對有信心,兩塊小陰唇不太厚,但我的陰核則很大,尤其是興奮起來時,可以腫脹得有如一顆花生米,現在剛剛性交完,充血未退,相信仍非常引人注目。加上他射進去的精液現在倒流,一絲絲的從陰道口緩緩滲出,這景象對男人絕對是一個致命的誘惑,讓他既有成就感,又有征服感。

他問:「我可以親你下面嗎?」我笑著點點頭,拿過枕巾擦乾淨陰戶上的精液,指導他:「嗯,我教你,女人的陰核是最敏感的,一受到刺激就會全身發軟,甚至可以舒服到泄出來,但弄的時候不能太用力,要輕輕的適可而止,大多數女人喜歡愛撫陰核周圍比直接刺激它來得更爽。」

他一點就明,立即趴上來埋頭在我腿間,將嘴巴蓋在我的陰戶上,舌頭伸出來在小陰唇、陰核、陰道口又舔又撩,剛擦乾淨的屄又再變得濕漉漉的了,我的淫水、他的口水,塗滿了整個陰戶。

到最後,他一邊溫柔地吮啜著我的陰核,一邊將兩根手指插入我的陰道中抽動。我已經受不了了,舒服得連下身都挺了起來,感覺到淫水多到沿著屁股溝一直往下流,「啊……別再舔了……我受不住了……啊……操我吧……快啊……」我又想要了,淫蕩地催促著他來幹我。

他把嘴哄到我耳邊:「我喜歡那味道,好香、好誘惑!這次讓我自已進入好嗎?」我點點頭。他已懂得順著我淫水的潤滑來到洞口了,隨即一抵、一挺,粗長的陽具深入腹地。啊……這感覺來得很強,下體的充實,使我眼睛睜得大大的望著他,我抱著他,嘴巴不期然地與他親吻著。

到底了!頂得我花心酥麻一片,子宮口像是爲他而開的,緊含著他的龜頭不放。他動了!進進退退的活塞運動帶給我無限快慰,這刻我只有承受,一點兒還擊的力氣都沒有,就這樣沈淪在他的大肉棒之下。

這次他比較能掌握抽送的角度和節拍,而且時間也延長了許多,於是我趁機會教他玩了兩個花式,而我從中又享受到一次高潮。到最後他又一次射進來了,我知道自已有點與別人不同,性欲高峰期不像平常女仕般在月經前後,而是在排卵期和來月經那幾天才特別敏感和沖動,所以再來一次高潮後就疲累得不知不覺睡著了。

醒來時,他的頭枕在我雙乳上,我輕撫著他的臉,慢慢醒過來的他一隻手摸著我的乳房、嘴巴吸著乳頭,一隻手在我下體揉著陰核,那快感讓我不由自主地呻吟起來,喉頭已出賣了我。不用說,接下來又給他佔有了……

這晚一直搞到天亮,肚子餓得在「咕咕」叫了,他說叫外賣吃,於是打電話叫了炸雞和披薩,喝白餐酒。在客廳裡吃東西時他一直都不讓我穿回衣服,人家始終是個女人,雖然與他有過合體緣,但這樣一絲不掛的終究很尷尬。

他把我叫到身邊,捉著我手腕把我兩手分開,光天白日之下就這樣給他看著我裸露的身體,他還把頭湊近我陰戶,說著:「好多毛啊!這味道很騷!」舌尖已舔在我的陰核上。

我無助地站著,享受他替我口交的快感,雙腿在顫抖,只靠兩手抱著他的頭來作平衡。跟著就被他抱起來扔在沙發上,抓住我雙腳一提起就這樣插進來了,他趴在我身上邊操邊把玩我的乳房,我配合著用手托起乳房把奶頭送到他嘴邊,他的陰莖依然是那麽堅硬,讓我充份享受到他給予的充實與滿足。

離婚後這四年來,我從來沒想過還會有與男人性交的機會,所以一點避孕的防範措施都沒有做,可這一天下來,我的子宮裡早已被他射入了不少精液,雖說不一定這麽巧就會懷孕,不過爲了安全起見,他走後我還是到藥房買了事後避孕丸吃了,而且還特意多買一些,放在家中以備不時之需。

返回現實,說說怎麽界分我和他的關系.他還在香港大學讀大二,跟他一起已一年零一個月了,在人前他叫我「乾媽」,兩人獨處時我卻是他的「奶媽」。

去年暑假和他去沙巴渡假,五日四夜中兩人都沈醉於美食、陽光海灘和荒淫的性愛。第一次穿他買給我的比堅尼泳衣,上身只包著三分一乳房,乳暈也有少許暴露出布邊;下身更根本起不了作用,陰毛不只從兩邊冒出來,連頂端都遮不到,他竟然還說我性感,這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

離開酒店準備去沙灘,在門口我向酒店職員詢問方向,並表示我想按摩、修甲、紮辮子,職員答覆是到那邊樹林的溪邊或沙灘都有這些服務。他問溪邊那兒有什麽設施?職員說有些人工建成的小水潭,潭邊有小涼亭,涼亭中有按摩床,自成一格。

到了溪邊,我像小女孩般的興奮,覺得樣樣都很新奇。修甲弄完後做按摩,那女按摩師邊按邊說:「你的女朋友很性感啊!」他竟然答道:「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媽媽。」我的心情馬上涼了半截,那感覺非常失落,心想人家會怎麽看我們?還好忐忑間按摩已經做完了。

離開涼亭進到旁邊的小水潭戲水,炎熱的太陽下泡在清涼的溪水中真有說不出的舒服,剛才的不快頓時消失了大半。按摩師說她已在入口處掛上牌子,不會有人進來騷擾我們的,說完帶著會心微笑離開了。

他知道我有些不高興,嬉皮笑臉的說:「我故意講你是我媽媽,讓她們猜不透,哪有兒子這麽孝順,可吸媽媽的奶頭、幫媽媽舔屄,又把媽媽下麵那張嘴喂得飽飽的。」

他脫掉我的泳衣上截,讓我那對豐滿的乳房暴露在空氣中,然後把他自已的泳褲和我的小三角泳褲也除了下來,這刻二人變得一絲不掛,以赤裸之軀回歸大自然,兩叢漆黑的陰毛隨著清澈的溪水蕩漾著。

他親吻著我的嘴唇、手搓摸著我的乳房,我也把他的陰莖握在手中套弄,不一會後他將我推高坐到潭邊,要我張開雙腿給他舔屄,可是我又不捨得放開他的陰莖,於是叫他也從潭中上來,兩人在溪邊來場69式口交,一場幕天席地的性愛就這樣在光天化日下進行著。

我們頭腳相對,互舔著彼此的下體,我感覺到自己的屄不斷有淫水湧出來,而他的陰莖在我口中也勃起得越來越硬,粗大得我想整根吞入都相當困難。當我騎上他身體,用手拿著陰莖主動將陰戶迎合上去套入時,那一刻想到的是:現在是我用屄來操你,不是你操我了。

我不停聳動著屁股,用陰道去磨擦他的陰莖,他故意躺著任由我套弄,我心想:「看你能忍得多久?」看著他漲紅的臉蛋、挺起屁股磨擦著我屄腔的陰莖,我越操越興奮,那種無法形容的騷癢感充斥滿我全身的細胞。

我快到高潮時他反攻了,雙手抱著我的臀部,下體急促地往我的陰道挺進來,又大又硬的龜頭不斷撞擊著我的子宮口,我全身酥軟趴倒在他的胸口。

來了!高潮來了!我的陰道發出一陣陣抽搐,泄出的淫水沿著他的陰莖一股股地淌下;這時他也射了,滾燙的精液強勁地射進我體內,那股熱流彷彿沿著我的陰道直入子宮、沖向我的心房。我們緊緊相擁著一起奔向高潮、一起感受著體液交流的快慰……

隨著他的陰莖變軟滑出,一陣尿意與他流出的精液同時湧至。我懶慵地直起身子問他洗手間在哪裡,他竟然要我就在溪邊小便,他說想看我撒尿的樣子。

天啊!我長這麽大都從未試過當著男人面前小便,害羞的心理佔了一半,但想滿足他觀看女人撒尿的好奇心也佔了一半,內心在交戰著。他見我在猶豫,就說:「那我抱著你尿好嗎?」我更害羞了,連忙搖頭拒絕了他的提議。

望著他那期盼的眼神,我的心腸就是硬不起來,於是紅著臉在潭邊蹲下,把自己整個陰戶向著他,他匆匆跳進溪水中,頭部剛好與我的陰部同高,瞪大雙眼盯著我的屄。我雖然很尿急,但是緊張得尿不出來,他灼熱的視線像能加溫一樣令我的陰戶更熱了。

他把頭靠到我兩腿間,伸出舌頭舔我的陰唇,跟著慢慢移到屄中央舔起我的尿道口,當我下體酸麻到快蹲不住的時候,他忽然改爲含住我的陰核吸啜。啊!受不了了……我渾身一顫立即尿了出來,一道熱騰騰的尿液直射而出,噴了他一頭一臉。

喔!好羞臊啊!這麽近距離在一個男人眼前尿尿,我這輩子還是頭一遭,即使連我丈夫也沒看過,但他眼中卻露出驚歎的神色,一把將我抱進水潭中,不斷親吻著我。他胯下的陰莖又硬梆梆地勃了起來,直指向我的大腿根,我握住它輕輕一帶就插入了我的水濂洞,被填充得滿滿的陰道立即狠狠地咬著不放。

他抽插了幾十下就要我轉身伏在水潭邊,改爲從後面進入,我雙手撐住池邊借力,承受著他一下下強而有力的沖刺,兩個乳房在水面上前後蕩漾,肉體的撞擊揚起一圈圈漣漪,甯靜的溪澗因我們這場野戰增添了無限春光。

他一次又一次把我推向高潮,雖然我泄得雙腿發軟,卻又那麽貪婪無厭,無止境的想要更多更多,狂泄的淫水使他的抽送如虎添翼,銷魂的浪叫像爲他搖旗呐喊。

散了,真的散了,我丟得全身酸軟,求饒了,但我的叫喊反而刺激了他的英雄感,一把抱起被操得軟綿綿趴在潭邊的我回到涼亭中的按摩床上,擡起我兩條腿架在他肩上繼續狂抽猛插。

我受不了了,有氣無力地說:「夠了……別再操了……今天你把我喂得太飽了……停下來吧……你也不一定每次都要射……」

他卻說:「不,這次我一定要射,因爲有特別意義。」說著,反而抽插得更快、更狠了。我整個人輕飄飄的,靈魂早已飛出了竅,像個斷線木偶一樣任由他隨意擺弄,頭腦空白得連他什麽時候射精的都完全不知道。

我恢複神志時,他正把陰莖從陰道里拉出來,然後伸手從包裡拿了條內褲,馬上幫我穿上。穿好後他說:「還記得這條內褲嗎?這是我第一次拿來手淫,把精液射在上面的女性貼身衣物,但這次我希望精液是從你的陰道中直接流到內褲上,我把它風乾後,作爲我們的見證。」

他一說完即抱著我,和我深深的親吻著,這刻我感動得兩行淚水堵不住地湧出眼眶,只懂不斷地去吻他。雖然眼淚不停地流,但心裡卻是甜蜜得像剛洞房完的新婚小媳婦,感到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

一場鏖戰下來,我已經快虛脫了,連腳步也幾乎邁不開,要靠他攙扶著才能一拐一拐地返回酒店。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淫蕩妹妹遇上叔叔
我的蕩妻
上了好朋友的美麗性感老婆
校花的淫蕩學期
上了女友的堂妹
操了險被輪奸的巨乳老師後,她成為了我的媽媽
熱門小說:
和女網友發生的故事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