肛交的俘虜

原本一直以為肛門是最骯髒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美妙的愉快感覺。

有時候,不由得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變態。

只不過和那相貌酷似梅艷芳的芸蕾發生了一次不尋常的關係,竟然完完全全變成了肛交的俘虜。

這為略帶陽剛氣質的美人,豐厚朱唇上和誘人的圓潤美臀,充分襯托出她一份特有的性感。

芸蕾是我做實習醫生時所認識的一位護士。

當時她被調派來協助我,而我第一眼就迷上了這位比我長兩歲的性感尤物。

芸蕾的工作態度非常地積極,經常和我一塊兒在部門內待到三更半夜。

也因為如此,我倆的接觸機會也就愈多,而這向來羞靜的單純護士,理所當然地沒過多久,便成為我這性愛老手的誘騙對象了。

我積極地向芸蕾表露愛意,事事幫助她、討好她。

而沒過多久,芸蕾便對他抱持了好感。

由於院方不喜歡工作人員搞戀情,我們兩人更常常暗裡外出約會,成了一對秘密的情侶。

芸蕾的胸部因為出奇的大,是那種容易燃起男人性慾的類型。

就是在平常工作時,只要一沒人注意,我便會不由自主地去揉弄它們一把。

第一次的性經驗,是在巡房後的小休時刻,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興奮,抓了芸蕾的手,便到了手術室最尾端的一個小儲存室裡。

與其說是互相享受樂趣,倒不如說是我自己比較希望得到快感,完全是由我在引導;要她拉下褲頭為我服務、吹喇叭。

不過芸蕾的技術還真是遜斃了,就這樣驚驚顫顫在怕被別人發現的外憂之下,我草草射精入她嘴裡後便一一了事。

那次之後,我了解到一切都得要好好地安排一下,應該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下,盡情地讓芸蕾和我一塊兒互享快感,太猴急就只會壞事…第二次的經驗,亦是在芸蕾這個二十七歲處女的生日夜。

我花上了近半個月的薪金來安排了一切;名貴禮物、燭光晚餐、高級套房。

我要芸蕾永遠記得這個最美好的初夜。

吃過了晚餐、喝完了最後一滴酒。

帶著一絲醉意,我們登上了酒店特地安排的華麗馬車,一邊欣賞著附近的海邊沿岸的優美夜景、一邊臉貼著臉,喃喃細聲地說著煽情的話語。

回到了房間以後,已經十點多鐘。

「嘩!好累啊!嗯,這床…真的好舒服啊!」芸蕾一進房裡,就往床上躺了下去。

「嘻嘻…待會兒,我會讓妳更舒服的…」我一邊溫柔笑說著、一邊靠了過去輕吻著她。

正當芸蕾還想說些說麼,就覺得腿部略有異樣,原來是我正緩緩地脫下她的絲襪。

一直以為會先洗個澡,再準備就緒才上床是做愛之基本常識的芸蕾,在完全沒有預兆的情況下面對我突來的誘惑,不免顯得有些驚慌。

我的手指,隔著芸蕾的白絲內褲,開始撫摸著她的三角地帶,感觸著那叢林。

就在芸蕾還未來得及反應的瞬間,我又已經把她的裙子、連帶小內褲,一併地脫了下來。

我貪婪地奮力撇開芸蕾下半身全裸的雙膝,並以手指壓按在她硬立起的陰蒂上,來來回回輕輕地撫弄著。

雖然芸蕾有些害羞及恐懼,但由於懷著對我的好感,而且身體又感受著一種莫名的快感,即使她羞得用兩手掩住臉,身體已經不由自主,隨著逐漸高漲的快感搖擺了起來。

或許是芸蕾的乳房太大、太顯眼的緣故,我老是把眼珠停頓在她的胸部上。

被愛撫中的芸蕾,不停地搖擺著身軀,弄得那雙巨奶直晃動。

對我集中針對她性器官的攻擊方式,芸蕾感到十分受用,她立即地興奮了起來。

這時,我往自己手中吐了些口水,更進一步激烈地刺激著芸蕾的愛穴。

那種滑溜溜的觸覺當然棒極了,而我的手上功夫更是無話可說。

我輕輕地撥開芸蕾的陰唇,非常巧妙地刺激著她那從未曾如此被觸摸過的深處,她終於體驗到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快感,就像是電流流遍了全身似的,興奮地流出了一大片黏黏愛液。

當我的手指緩緩移到芸蕾的玉臀時,指尖輕柔地在她肛門隧道入口溫柔地撫弄按摩著。

芸蕾的腦子即時陷入了一片空白…「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嗯…」芸蕾是那麼地自然、那麼優美地發出了陣陣呻吟聲。

「啊?芸蕾的性感帶原來是在肛門哪…」我暗暗地為自己這重大的發現而喜悅。

我開始用下流淫穢的語調,在芸蕾的耳旁哼聲低語,聽得芸蕾興奮無比,再加上那來自後門帶有些刺痛的快感,她已經完全失去理性和羞恥心,一心只想毫不保留、盡情地享受肛門被撫弄的樂悅。

「阿慶…你就別…折磨我了!插…快插入我的…屁眼…」猛烈的快感使得芸蕾渾然忘我,頻頻哀求嘆道。

看到芸蕾超出自己期望的反應,我也興奮了起來。

我立即把手指塗沾滿著她陰道流灑出的潤液,然後推戳插弄著芸蕾可愛的屁股穴。

我那沾滿了淫蕩穢水的手指先是掀起了肛門上的皺摺,然後噗的一聲往深處直插了進去,疼得芸蕾一時之間後悔了自己的要求。

可是就在一瞬間,悔意全消,跟隨而來的是從股間直衝腦門那種異常的快感,使得芸蕾像隻充滿慾望的野獸般,哼哼嚎叫了起來。

先是一根、然後兩根,再來竟同時地戳入了整整三根手指!我在芸蕾的肛門裡慢慢旋轉地打圈,她的全身早就熱衷了起來。

在這同時,我的另一隻手還同時撫揉撩弄著芸蕾的陰唇。

望著芸蕾那欲仙欲死的浪蕩神情,我再也按耐不住了。

我連忙脫下了身上的衣褲,一口氣地把那膨脹到了極點的陽具,猛然插入了芸蕾那又濕又滑、流滿汁液的陰戶。

芸蕾又是感到一陣刺痛,肉棒拼命地在她的肉壁裡翻攪著,守了二十七年的堡壘,就這般地被攻陷了。

稀稀的血絲參雜在愛液中,一波一波地隨著肉棒的抽送,滋聲流出。

就這樣,狠狠地抽插了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時間。

芸蕾首次體驗到這種無可言喻的快感,高潮是來了又來,淫水更是又洩又灑。

而我自己也喪失了意識,完全沉溺在幹愛的恍惚之中,不久也射精了…我們兩人洩了之後,身體卻還是持續火熱熱地。

芸蕾背向上地平躺著,而我則用手掌撫摸著她那完美的圓弧臀部;好滑、好彈性。

我回想著先前把手指插進芸蕾的屁眼時,她那叫得欲仙欲死的神情,還蠻令人期待的、還真不是蓋的呢!當我的手纏上芸蕾的柳腰時,她感到自己的心不斷撲通撲通地跳著,恨不得我快點來搞她。

我撫揉著她潤圓的屁股。

摸著、摸著,又把手指滑進她的屁眼兒。

只見她全身開始劇烈地扭動起來,整個屁股高高地抬起,劃圈地晃搖轉動,嘴中大聲浪叫起來。

她的反應立即弄得我熱血沸騰,肉棒又再次勃起,硬挺地彈跳著。

我把肉棒握著,然後使力將腫脹龜頭整隻地猛塞入了她的後門,瘋狂似地拼命抽插著,好像想要戳穿她的腸子一般。

芸蕾和我共同沉醉在狂歡的肛交之中…當時,我幹插得芸蕾的腰部幾乎軟化掉,身體也好像整個飄浮起來一般,她的全身幾乎要溶化似的強烈顫抖呢!我低頭一瞧,芸蕾的下面已經濕得氾濫成災了,濤濤的淫穢液水灑濕了整張床單。

平時,很少的女孩會要求男友插她們的屁眼兒,而大多的男生亦都只喜歡玩弄乳房和陰戶,倒也真沒去體會到肛交所會帶來的滿足感呢!身材健美、臀部豐滿、曲線優美的芸蕾,簡直就是一個無可挑剔的人間尤物。

堅挺的鼻樑在嬌嫩的臉龐中襯托出智慧的光芒。

在這之前,芸蕾還不喜歡做愛,甚至還相當厭惡。

然而,在此時類似強姦的肛交體驗,在她的內心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激昂蕩情。

芸蕾第一次體會到性交真正的歡樂。

那被我緊緊迫壓在懷裡的感觸,是自己有生以來感覺到被愛。

她毫無任何反抗的念頭;這是她第一次真正強烈地想和男人作愛。

我粗暴地強幹戳著芸蕾的屁眼兒,潮濕的潤穴,淫水如花語般滋滋的響聲,使我倆都不由自主地掉入情愛的深淵。

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我倆不禁嚶嚶地浪叫了起來。

這絕對不是演技。

這時,只見芸蕾被戳淫得兩眼愣呆反白,看來已經達到了興奮的最高點,在暢歡享受著自己絕頂的體驗。

或許,她就是屬於那種天生欲求肛門之交的女人吧!屁眼兒被插得猛烈還不覺得疼痛,只覺得一陣陣觸電似地高潮感。

這種異常的交配,令得芸蕾完全地拋棄了羞恥的感覺,點燃了的反而是她那熊熊慾火。

哈!她還真的是有點兒變態呢!我一邊幹著芸蕾的屁股、一邊以雙手撫揉她的乳房,並舔吻著那雪白滑溜溜的背部和赤紅的耳根。

芸蕾則一面享受著屁眼兒傳來的刺激,一面將左手指放入口中吸吮著、右手往自己陰唇縫隙處慰挖著,蜜液不住地流出。

二十多分鐘後,我幹爽得昏了腦,唯一明顯記得的東西,是射了精後清醒過來看到的景象;芸蕾是蜷曲身體,睡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內則是染滿著汗水和精液。

那晚,我是盡了身為「性奴隸」應盡的義務,給了這壽星女最佳的生日禮物。

我們倆都達到前所未能想像的性高潮;一連連地又是戳幹、又是洩了好幾個回合…那次之後,芸蕾便成為了我的肛門之交。

我還喜歡上另一種不同的領域,就是跟她到外邊去打野戰,尋嘗那原野的刺激感。

而且,我喜歡在人多的地方做,不選擇躲在誰也不會去的草叢深處。

我常故意選在棒球場旁邊、郊遊烤肉的人家附近、甚至在我們工作的醫院鄰近的草叢裏,那我就可以一邊幹芸蕾的屁眼、一邊俯瞰草外的情景,真是百分之百的大變態。

每當有人靠近時,我還會故意地加強腰部的擺動,或用些小花招令得芸蕾發出哀叫的浪聲。

有一次,還曾經有意地嚇著一位牽狗散步的可愛國中女生,引起了一陣騷動。

話雖如此,截至目前為止,最能把伊芳推到最高潮的,莫過於在野外的肛交。

甚至有一回,我駕駛著車子帶芸蕾去兜風。

結果碰上了反核子廠的示威遊行,弄的車子無法通行,所以便只好把車駛入了路旁的一條小巷子裏停了下來。

才一停車,我突起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念頭,就要芸蕾往我的座位坐了過來。

我把芸蕾抱到自己的膝蓋上,然後解開了芸蕾T恤內的胸罩,開始揉捏芸蕾的胸脯。

接著,又以另一隻手去捲起芸蕾的裙子,露出那小巧誘人的小小內褲,然後把手伸到裡頭去,用兩根手指來撩弄著她的潤穴縫間。

芸蕾已經逐漸習慣了在室外做愛的那種害怕被人窺見的恐懼感,隨著我兩手巧妙地揉捏,她漸漸沉醉在愛慾之中。

不過當天示威的遊人還真是多得離譜,隨著來看示威的行人、車輛和警察來來往往,大批的人潮跟著湧上來,幾乎就要擠到我們車子前面了。

即使是習慣打野炮的芸蕾,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免感到驚慌。

但是芸蕾恐懼的表情和疑問語氣,更是激起了我野性的慾火,我調整了一下雙方的體姿,拉下自己褲頭的拉鏈,掏出了肉腸,然後把芸蕾的T字型內褲往則邊一拉,好讓勃起的老二往她的屁眼兒裡頂去。

芸蕾立即感覺到塞在自己肛門內的肉棒的熱衷,且觸察到它越來越堅硬、越來越巨大。

我似乎受到洶湧人潮的刺激,變得異常亢奮,瘋狂不停猛烈地奮力向上推戳著。

芸蕾也漸漸地感染上了這激蕩的情緒,自己亦挪了挪腰,晃動著屁股和我配合,讓我的寶貝塞到最深處…異常興奮的我,一面「幹」勁十足的擺動腰部、一面比平常更加冷靜地的觀察週遭的狀況。

大批的人群圍繞著示威隊伍,慢慢地通過我們車子前的大道。

那時只要有一個人則頭來望,大多會發現芸蕾嬌喘連連的俏模樣。

這種害怕被人看見的恐懼感和羞恥心,反而點燃了芸蕾的愛慾之火。

刺激著芸蕾的不只是在屁股內猛烈抽插的陽具,在波動起伏中,T字型內褲細細的襯線也為芸蕾的陰蒂和陰唇溝帶來了無比的快感。

芸蕾再也受不了那種無與倫比的舒服感,終於忍不住地大聲浪叫了出來。

平常只會輕微搖擺配合對方扭動纖腰,這時候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的上下晃動著。

我在那時候的感覺,簡直就有如是坐著雲霄飛車,倒掛在天空快要掉下來似的,享受到無比的刺激與快意。

芸蕾更是達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淫水潤濕了我整條的褲子!突然,芸蕾感覺到肛門裏熱了起來,原來我竟也忍不住地直射在她的身體裏面。

那猛射瞬間的感覺,實在令人舒暢無比。

隨著我的射精,兩人的激情演出,就在高潮和感動混雜的淚水、熱烈的互吻之下,圓滿落幕。

芸蕾雖然平時都有嘗試著幫我口交、也和我做正常的交配。

然而,都不如類似強暴的肛交做愛方式那麼來得刺激、那麼地爽呆呆!總言而之,純粹的正常發洩,已經滿足不了我們的獸慾。

我經常在想,究竟「愛」是最重要呢?還是「性」才是每一個女人真正渴望的東西?我曾經看過女生被愛感動而流下的淚,但都沒有那被性交歡愉所奮發出來的淚來得激情、感人…

原本一直以為肛門是最骯髒的地方,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美妙的愉快感覺。

有時候,不由得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變態。

只不過和那相貌酷似梅艷芳的芸蕾發生了一次不尋常的關係,竟然完完全全變成了肛交的俘虜。

這為略帶陽剛氣質的美人,豐厚朱唇上和誘人的圓潤美臀,充分襯托出她一份特有的性感。

芸蕾是我做實習醫生時所認識的一位護士。

當時她被調派來協助我,而我第一眼就迷上了這位比我長兩歲的性感尤物。

芸蕾的工作態度非常地積極,經常和我一塊兒在部門內待到三更半夜。

也因為如此,我倆的接觸機會也就愈多,而這向來羞靜的單純護士,理所當然地沒過多久,便成為我這性愛老手的誘騙對象了。

我積極地向芸蕾表露愛意,事事幫助她、討好她。

而沒過多久,芸蕾便對他抱持了好感。

由於院方不喜歡工作人員搞戀情,我們兩人更常常暗裡外出約會,成了一對秘密的情侶。

芸蕾的胸部因為出奇的大,是那種容易燃起男人性慾的類型。

就是在平常工作時,只要一沒人注意,我便會不由自主地去揉弄它們一把。

第一次的性經驗,是在巡房後的小休時刻,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其妙的興奮,抓了芸蕾的手,便到了手術室最尾端的一個小儲存室裡。

與其說是互相享受樂趣,倒不如說是我自己比較希望得到快感,完全是由我在引導;要她拉下褲頭為我服務、吹喇叭。

不過芸蕾的技術還真是遜斃了,就這樣驚驚顫顫在怕被別人發現的外憂之下,我草草射精入她嘴裡後便一一了事。

那次之後,我了解到一切都得要好好地安排一下,應該在一個舒適的環境下,盡情地讓芸蕾和我一塊兒互享快感,太猴急就只會壞事…第二次的經驗,亦是在芸蕾這個二十七歲處女的生日夜。

我花上了近半個月的薪金來安排了一切;名貴禮物、燭光晚餐、高級套房。

我要芸蕾永遠記得這個最美好的初夜。

吃過了晚餐、喝完了最後一滴酒。

帶著一絲醉意,我們登上了酒店特地安排的華麗馬車,一邊欣賞著附近的海邊沿岸的優美夜景、一邊臉貼著臉,喃喃細聲地說著煽情的話語。

回到了房間以後,已經十點多鐘。

「嘩!好累啊!嗯,這床…真的好舒服啊!」芸蕾一進房裡,就往床上躺了下去。

「嘻嘻…待會兒,我會讓妳更舒服的…」我一邊溫柔笑說著、一邊靠了過去輕吻著她。

正當芸蕾還想說些說麼,就覺得腿部略有異樣,原來是我正緩緩地脫下她的絲襪。

一直以為會先洗個澡,再準備就緒才上床是做愛之基本常識的芸蕾,在完全沒有預兆的情況下面對我突來的誘惑,不免顯得有些驚慌。

我的手指,隔著芸蕾的白絲內褲,開始撫摸著她的三角地帶,感觸著那叢林。

就在芸蕾還未來得及反應的瞬間,我又已經把她的裙子、連帶小內褲,一併地脫了下來。

我貪婪地奮力撇開芸蕾下半身全裸的雙膝,並以手指壓按在她硬立起的陰蒂上,來來回回輕輕地撫弄著。

雖然芸蕾有些害羞及恐懼,但由於懷著對我的好感,而且身體又感受著一種莫名的快感,即使她羞得用兩手掩住臉,身體已經不由自主,隨著逐漸高漲的快感搖擺了起來。

或許是芸蕾的乳房太大、太顯眼的緣故,我老是把眼珠停頓在她的胸部上。

被愛撫中的芸蕾,不停地搖擺著身軀,弄得那雙巨奶直晃動。

對我集中針對她性器官的攻擊方式,芸蕾感到十分受用,她立即地興奮了起來。

這時,我往自己手中吐了些口水,更進一步激烈地刺激著芸蕾的愛穴。

那種滑溜溜的觸覺當然棒極了,而我的手上功夫更是無話可說。

我輕輕地撥開芸蕾的陰唇,非常巧妙地刺激著她那從未曾如此被觸摸過的深處,她終於體驗到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快感,就像是電流流遍了全身似的,興奮地流出了一大片黏黏愛液。

當我的手指緩緩移到芸蕾的玉臀時,指尖輕柔地在她肛門隧道入口溫柔地撫弄按摩著。

芸蕾的腦子即時陷入了一片空白…「嗯…嗯…好…好舒服…嗯嗯…嗯…」芸蕾是那麼地自然、那麼優美地發出了陣陣呻吟聲。

「啊?芸蕾的性感帶原來是在肛門哪…」我暗暗地為自己這重大的發現而喜悅。

我開始用下流淫穢的語調,在芸蕾的耳旁哼聲低語,聽得芸蕾興奮無比,再加上那來自後門帶有些刺痛的快感,她已經完全失去理性和羞恥心,一心只想毫不保留、盡情地享受肛門被撫弄的樂悅。

「阿慶…你就別…折磨我了!插…快插入我的…屁眼…」猛烈的快感使得芸蕾渾然忘我,頻頻哀求嘆道。

看到芸蕾超出自己期望的反應,我也興奮了起來。

我立即把手指塗沾滿著她陰道流灑出的潤液,然後推戳插弄著芸蕾可愛的屁股穴。

我那沾滿了淫蕩穢水的手指先是掀起了肛門上的皺摺,然後噗的一聲往深處直插了進去,疼得芸蕾一時之間後悔了自己的要求。

可是就在一瞬間,悔意全消,跟隨而來的是從股間直衝腦門那種異常的快感,使得芸蕾像隻充滿慾望的野獸般,哼哼嚎叫了起來。

先是一根、然後兩根,再來竟同時地戳入了整整三根手指!我在芸蕾的肛門裡慢慢旋轉地打圈,她的全身早就熱衷了起來。

在這同時,我的另一隻手還同時撫揉撩弄著芸蕾的陰唇。

望著芸蕾那欲仙欲死的浪蕩神情,我再也按耐不住了。

我連忙脫下了身上的衣褲,一口氣地把那膨脹到了極點的陽具,猛然插入了芸蕾那又濕又滑、流滿汁液的陰戶。

芸蕾又是感到一陣刺痛,肉棒拼命地在她的肉壁裡翻攪著,守了二十七年的堡壘,就這般地被攻陷了。

稀稀的血絲參雜在愛液中,一波一波地隨著肉棒的抽送,滋聲流出。

就這樣,狠狠地抽插了大約二十多分鐘的時間。

芸蕾首次體驗到這種無可言喻的快感,高潮是來了又來,淫水更是又洩又灑。

而我自己也喪失了意識,完全沉溺在幹愛的恍惚之中,不久也射精了…我們兩人洩了之後,身體卻還是持續火熱熱地。

芸蕾背向上地平躺著,而我則用手掌撫摸著她那完美的圓弧臀部;好滑、好彈性。

我回想著先前把手指插進芸蕾的屁眼時,她那叫得欲仙欲死的神情,還蠻令人期待的、還真不是蓋的呢!當我的手纏上芸蕾的柳腰時,她感到自己的心不斷撲通撲通地跳著,恨不得我快點來搞她。

我撫揉著她潤圓的屁股。

摸著、摸著,又把手指滑進她的屁眼兒。

只見她全身開始劇烈地扭動起來,整個屁股高高地抬起,劃圈地晃搖轉動,嘴中大聲浪叫起來。

她的反應立即弄得我熱血沸騰,肉棒又再次勃起,硬挺地彈跳著。

我把肉棒握著,然後使力將腫脹龜頭整隻地猛塞入了她的後門,瘋狂似地拼命抽插著,好像想要戳穿她的腸子一般。

芸蕾和我共同沉醉在狂歡的肛交之中…當時,我幹插得芸蕾的腰部幾乎軟化掉,身體也好像整個飄浮起來一般,她的全身幾乎要溶化似的強烈顫抖呢!我低頭一瞧,芸蕾的下面已經濕得氾濫成災了,濤濤的淫穢液水灑濕了整張床單。

平時,很少的女孩會要求男友插她們的屁眼兒,而大多的男生亦都只喜歡玩弄乳房和陰戶,倒也真沒去體會到肛交所會帶來的滿足感呢!身材健美、臀部豐滿、曲線優美的芸蕾,簡直就是一個無可挑剔的人間尤物。

堅挺的鼻樑在嬌嫩的臉龐中襯托出智慧的光芒。

在這之前,芸蕾還不喜歡做愛,甚至還相當厭惡。

然而,在此時類似強姦的肛交體驗,在她的內心留下了不可磨滅的激昂蕩情。

芸蕾第一次體會到性交真正的歡樂。

那被我緊緊迫壓在懷裡的感觸,是自己有生以來感覺到被愛。

她毫無任何反抗的念頭;這是她第一次真正強烈地想和男人作愛。

我粗暴地強幹戳著芸蕾的屁眼兒,潮濕的潤穴,淫水如花語般滋滋的響聲,使我倆都不由自主地掉入情愛的深淵。

在無意識的狀態下,我倆不禁嚶嚶地浪叫了起來。

這絕對不是演技。

這時,只見芸蕾被戳淫得兩眼愣呆反白,看來已經達到了興奮的最高點,在暢歡享受著自己絕頂的體驗。

或許,她就是屬於那種天生欲求肛門之交的女人吧!屁眼兒被插得猛烈還不覺得疼痛,只覺得一陣陣觸電似地高潮感。

這種異常的交配,令得芸蕾完全地拋棄了羞恥的感覺,點燃了的反而是她那熊熊慾火。

哈!她還真的是有點兒變態呢!我一邊幹著芸蕾的屁股、一邊以雙手撫揉她的乳房,並舔吻著那雪白滑溜溜的背部和赤紅的耳根。

芸蕾則一面享受著屁眼兒傳來的刺激,一面將左手指放入口中吸吮著、右手往自己陰唇縫隙處慰挖著,蜜液不住地流出。

二十多分鐘後,我幹爽得昏了腦,唯一明顯記得的東西,是射了精後清醒過來看到的景象;芸蕾是蜷曲身體,睡倒在床上,滑嫩的屁股內則是染滿著汗水和精液。

那晚,我是盡了身為「性奴隸」應盡的義務,給了這壽星女最佳的生日禮物。

我們倆都達到前所未能想像的性高潮;一連連地又是戳幹、又是洩了好幾個回合…那次之後,芸蕾便成為了我的肛門之交。

我還喜歡上另一種不同的領域,就是跟她到外邊去打野戰,尋嘗那原野的刺激感。

而且,我喜歡在人多的地方做,不選擇躲在誰也不會去的草叢深處。

我常故意選在棒球場旁邊、郊遊烤肉的人家附近、甚至在我們工作的醫院鄰近的草叢裏,那我就可以一邊幹芸蕾的屁眼、一邊俯瞰草外的情景,真是百分之百的大變態。

每當有人靠近時,我還會故意地加強腰部的擺動,或用些小花招令得芸蕾發出哀叫的浪聲。

有一次,還曾經有意地嚇著一位牽狗散步的可愛國中女生,引起了一陣騷動。

話雖如此,截至目前為止,最能把伊芳推到最高潮的,莫過於在野外的肛交。

甚至有一回,我駕駛著車子帶芸蕾去兜風。

結果碰上了反核子廠的示威遊行,弄的車子無法通行,所以便只好把車駛入了路旁的一條小巷子裏停了下來。

才一停車,我突起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念頭,就要芸蕾往我的座位坐了過來。

我把芸蕾抱到自己的膝蓋上,然後解開了芸蕾T恤內的胸罩,開始揉捏芸蕾的胸脯。

接著,又以另一隻手去捲起芸蕾的裙子,露出那小巧誘人的小小內褲,然後把手伸到裡頭去,用兩根手指來撩弄著她的潤穴縫間。

芸蕾已經逐漸習慣了在室外做愛的那種害怕被人窺見的恐懼感,隨著我兩手巧妙地揉捏,她漸漸沉醉在愛慾之中。

不過當天示威的遊人還真是多得離譜,隨著來看示威的行人、車輛和警察來來往往,大批的人潮跟著湧上來,幾乎就要擠到我們車子前面了。

即使是習慣打野炮的芸蕾,在這種情況下也不免感到驚慌。

但是芸蕾恐懼的表情和疑問語氣,更是激起了我野性的慾火,我調整了一下雙方的體姿,拉下自己褲頭的拉鏈,掏出了肉腸,然後把芸蕾的T字型內褲往則邊一拉,好讓勃起的老二往她的屁眼兒裡頂去。

芸蕾立即感覺到塞在自己肛門內的肉棒的熱衷,且觸察到它越來越堅硬、越來越巨大。

我似乎受到洶湧人潮的刺激,變得異常亢奮,瘋狂不停猛烈地奮力向上推戳著。

芸蕾也漸漸地感染上了這激蕩的情緒,自己亦挪了挪腰,晃動著屁股和我配合,讓我的寶貝塞到最深處…異常興奮的我,一面「幹」勁十足的擺動腰部、一面比平常更加冷靜地的觀察週遭的狀況。

大批的人群圍繞著示威隊伍,慢慢地通過我們車子前的大道。

那時只要有一個人則頭來望,大多會發現芸蕾嬌喘連連的俏模樣。

這種害怕被人看見的恐懼感和羞恥心,反而點燃了芸蕾的愛慾之火。

刺激著芸蕾的不只是在屁股內猛烈抽插的陽具,在波動起伏中,T字型內褲細細的襯線也為芸蕾的陰蒂和陰唇溝帶來了無比的快感。

芸蕾再也受不了那種無與倫比的舒服感,終於忍不住地大聲浪叫了出來。

平常只會輕微搖擺配合對方扭動纖腰,這時候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拼命的上下晃動著。

我在那時候的感覺,簡直就有如是坐著雲霄飛車,倒掛在天空快要掉下來似的,享受到無比的刺激與快意。

芸蕾更是達到一波又一波的高潮,淫水潤濕了我整條的褲子!突然,芸蕾感覺到肛門裏熱了起來,原來我竟也忍不住地直射在她的身體裏面。

那猛射瞬間的感覺,實在令人舒暢無比。

隨著我的射精,兩人的激情演出,就在高潮和感動混雜的淚水、熱烈的互吻之下,圓滿落幕。

芸蕾雖然平時都有嘗試著幫我口交、也和我做正常的交配。

然而,都不如類似強暴的肛交做愛方式那麼來得刺激、那麼地爽呆呆!總言而之,純粹的正常發洩,已經滿足不了我們的獸慾。

我經常在想,究竟「愛」是最重要呢?還是「性」才是每一個女人真正渴望的東西?我曾經看過女生被愛感動而流下的淚,但都沒有那被性交歡愉所奮發出來的淚來得激情、感人…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給女友的同事吃春藥
強姦輔導老師
好爽!在老師家借住
後樓梯的少女
老婆、岳母、小姨
不要隨便帶女友回家過年
美豔少婦的婚外情
照顧朋友妻
辦公室的淩辱
淫亂夢境成真
熱門小說:
給女友的同事吃春藥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