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兒淫蕩的故事

(一)

我的洋名叫雪兒,三十來歲,不算得是個超級美女,但身材豐滿,乳房圓挺,上圍有36C,腰圍27吋,下圍略胖了點,約37吋,但臀高肉腴,雙腿白晰修長,若穿起背心短裙,也是引死人的那一種。

結婚前我較為保守,但老公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他教曉了我看三級片及一些情色雜誌,又常常鼓勵我穿些性感衣服,受了老公的影響,我的觀念也漸漸改變了。

我不但喜歡穿一些低胸短裙之類的性感衣著,也希望能裸露自己的身體。

公司的男同事每當看見我的性感打扮,總是色瞇瞇的望著我,每當他們色瞇瞇的望著我時,我就感到十分興奮。

我和男子談話時,又會帶點浪勁,甚至有點打情罵俏的味兒,有時老公也在場,但他沒有反對,我也沒有收儉之意。

一天我忍不住對老公說:「老公呀,外面那些男人,常常在言語間對我挑逗,甚至有毛手毛腳佔便宜,看來是想弄我上床。」

老公竟淡淡的回應:「你呀,穿得那麼性感,又那麼風騷,怎怪得人家呢?」

「你不吃醋的嗎?」

「我就是喜歡你這股騷勁,才覺得剌激哩。」

「你不介意老婆被人摸,被人揩油嗎?」

「不會,我倒很享受你在外面的風情萬種,且又令我感到非常興奮。」

我騷騷地說:「那我以後就來者不拒,你不要生氣。」

老公挑戰地說:「有本事你就去吧,就怕沒人肯操你。」

我聽了老公那一番話,當晚老公和我造愛時,我變得比平時更興奮。

「老婆,今晚你特別興奮啊,是為了什麼?」

老公感到我跟平時不一樣,他問我。

「告訴你怕你不高興。」

「不會,你儘管說出來,難道你想著別的男人在操你麼?」

「我……正是……幻想和別的男人在造愛,你……會……生氣嗎?」

「很好啊,我就是想你這麼淫蕩,那你正想著和誰在造愛?」

「不告訴你。」

「我一定要你說。」

「很多人都想弄我哩。」

「都有些誰呢?」

「我說出來怕你不高興。」

「我不會不高興,但你不說我現在就不操你。」

「唔,你要脅人,我不依啊,你快操我!」

我抱緊老公嬌嗲地說。

「那麼你快說呀。」

我拿他沒法,祇好陸續的說了幾個男同事、男性朋友,和客戶的名字,大多數老公都認識的,祇是不太熟。

「你怎知道他們想弄你呢?」

「女性的直覺是很準確的,況且有時他們的表示也很露骨的。」

「那你有沒有和他們弄過呢?」

「還未有……怕你不高興。」

我一時說漏了囗。

「啊,原來你不是不想的。

那麼你現在就當我是他們吧。

來吧!快和他們弄吧!呵……」

想不到老公聽了我的說話竟然感到很興奮。

「你……真……的不介意嗎?」

「真的不介意……還覺得特別刺激呢!」

「那我就和他們做。

做得我的穴很舒服呀……呵……你喜歡別的男人操我,我就讓別的男人操我呀……日……後……可不能惱我呀……呀!」

我抱緊老公,他大力的一插,插得我很滿。

「老婆,你真淫蕩啊,我就是喜歡你的淫蕩啊,我要操你這個淫婦……」

老公一邊操我一邊在我的耳邊說。

我聽了老公的說話,比平時更加興奮,簡直瘋狂了一樣,老公也操得我特別激動,我高潮也來得更加厲害。

事後我們都很滿足地摟著對方。

「你真的不介意我在想著和別的男人造愛嗎?」

我赤裸倚偎在老公的胸膛。

「我真的不介意。

管他呢,祇要能帶來刺激快樂就是好事。

我自己也有享受嘛,我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不是嗎?」

老公的手不斷在我的裸體上遊移。

「如果我日後真的付諸實行呢?」

「我會更加開心,更加愛你這個淫妻。

但你會否不再愛我呢?」

「你那麼大方,那麼縱容我,我也只會更加愛你的。」

===================================

(二)

有次老公和我去看電影,因趕時間,沒太多時間找衣服,只隨手找了一件吊帶低胸短衣裙穿上便出門了。

老公邊走邊說我太性感誘人了,很想立刻弄我。

我的衣裙又短又薄,不單俯身仰高都會走光,甚至在一些強光下和當風處,內衣的春光更隱約可見。

我知道路上很多男人和路人都緊盯著我來看,色瞇瞇的。

回到家我問老公:「老公,我是不是穿得暴露了一點呢?」

「不是啊,你又不是坦胸露乳。

不過都有很多男人看著你呀。」

我的聲音也因為興奮而顯得有點震顫:「我知道,就讓他們看個飽,乾難受吧。

穿得出去就不怕人看呵!我也很興奮被人家看呵!」

「我想他們不單止看,可能還幻想在撫摸你的大腿、玩弄你的奶子,甚至還想像你一定是一個非常淫蕩的女人,才穿得如此性感,在大街小巷任由野男人觀賞。

他們可能還想像我老婆在床上一定很夠騷了。」

「唔,你笑人。」

我向老公撒嬌。

「哦,有那麼多的男人欣賞我老婆,在思想上淫慾著我老婆,但這個老婆是我所擁有的啊,祇有我才可以什麼時候玩弄,怎麼樣玩弄都可以,而他們就只能夠瞧著乾著急!我是多麼的自豪啊,也為我老婆的身材感到驕傲。

我說呢你以後在外面要多穿著些暴露的衣服,多讓人看看。」

「你不怕老婆給人看蝕了?」

「不怕,你越性感暴露越好,我越興奮啊!」

這時老公已把我脫清光,撫摸著我全身,我像觸電似的發軟,任由老公怎樣弄我,老公一插到底,插得我的子宮脹脹的。

「老婆,如果那些男人真的摸你的大腿、玩你的奶子……」

老公一邊造一邊興奮地說。

「就讓他們摸個夠……玩個夠……」

我在興奮下也竟然在老公面前說出了平時絕不會說的話。

「如果他們要弄你呢?舔你的穴呢?」

不知是不是我的說話令到老公非常剌激,他竟然這樣問我。

「任由他們弄個飽、舔個飽,誰插我都可以……呵……」

我也越說越不像話。

「老婆,你真的……肯讓……別的男人……弄你嗎?」

老公興奮地問。

「那你真的……想我……被其他男人……弄嗎?」

我抱緊老公反問。

「想,很想呵……」

老公突然強力地抽插我。

「那我就讓其他的男人操我……」

我迎合著他。

「好啊,我最想看到你給人操啊,老婆你真……真淫蕩呵……」

老公又把我翻過身來,從後面大力地抽插著我,弄得我死去活來。

我和老公都在極度亢奮下達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高潮。

其後我們每次造愛時,我都幻想著別的男人和我造愛,而老公則幻想著別的男人在淫玩著我,我們互相配合著雙方的性幻想,我們也因而獲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歡樂和高潮。

===================================

(三)

一晚我們又造愛了,老公玩弄著我的大腿和奶子,弄得我很興奮,我很想老公快快操我的穴。

「老婆,你認為誰最想摸你的大腿乳房呢?」

老公突然很正經的問我。

「個個都想。」

「那你自己最想誰摸你操你呢?」

「無所謂,誰都可以操我啊!」

「那麼我們不要再祇是性幻想了,不如你真的出去和男人造吧!」

「老公……你不是來真的吧?」

「為什麼不呢?我是說真的,如果你肯的話,那會更加刺激呢!」

「我一直以為祇是說說罷了,怎麼你會來真的呢?不成吧!」

「我想通了,幻想了那麼久,總要有個突破才有意思,我真的想你享受一下別的男人,我自己也很想刺激一下,真的!」

「還是不成,如果我真的和別的男人造了,你不會以為我太過淫蕩嗎?還會愛我嗎?」

「就是要坦誠一點。

問題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我是不會勉強你的,你想和別的男人操嗎?」

「其實……我也不是完全不想的……老實說,我有時也真想試試和其他的男人造是什麼的感受……你肯定真的想我和其他的男人造……嗎?」

「絕對肯定,身體是你自己的,想通了那就去做吧!為了歡樂而已,試試好嗎?」

「如果你真的要我去做,就讓我試試吧!唔……老公你很大方啊!」

這時我的淫水也多了,老公再加一把勁,陽具大力地插入了我的陰道,出力地抽插著。

我把老公摟得緊緊的,閉上眼,我淫蕩地想成真的是別的男人在操我,我狂挺著下身迎合著老公的抽插,瘋狂的高潮來了,淫水也很多,我也真的想試試其他的男人。

我知道老公也同樣想像著一個真有其人的男人在操我,我感覺到老公的刺激的感受。

===================================

(四)

由于老公的鼓勵,我的衣著越來越性感暴露。

公司的男同事盯著我的暴露衣著,好像想操我一樣。

「餵,雪兒,你近來的衣著很暴露喎,你不怕你老公反對嗎?」

一天莎莉忍不住問我。

莎莉是我公司的同事,我工作的公司是一間小型公司,職員連老闆只共五個人。

莎莉負責會計,我負責客戶聯絡。

老闆和兩位男同事--森和東尼--負責業務,他們經常不在公司,但他們一在公司,總會逗我和莎莉談笑,間中也會說些情色笑話。

老闆湯年紀雖是四十過開,但看來如三十多歲,而且生得頗俊的,也是一個很隨和風趣的人,因此我們的工作氣氛是很融洽的。

莎莉的年紀身材和我差不多,也有一對豪乳和高圓的臀部,我們的衣服可以調換穿的。

我和她由同事變成好朋友,老闆常說我們是姐妹花,我們無所不談,包括我們和老公的閏房之事。

我和莎莉及大家的老公都見過多次面,莎莉的老公洛克頗高俊的,當然我們都愛自己的老公,但也欣賞別人的老公啊。

「哦,是我老公要我穿成這樣子的,你看,這件透視上衣便是老公買給我的。」

「嘩,我老公也想我穿得像你一樣,祇是我……」

「怕什麼,既然老公不反對,那就不怕穿吧。」

「他……他在造時……還幻想我給別的男人摸……甚至……」

莎莉一邊說一邊淫笑。

「甚至幻想給那些男人弄嘛……」

「咦,你怎知道的?」

「我老公也是這樣說囉。

不止如此,我老公還……」

我望著莎莉,我想老公既然如此大方,讓我去找男人,唔,我也要老公……。

「還什麼?快說啊。」

「他……他還叫我真的去找男人。」

「嘩,你老公竟和我老公一樣的說法。」

「那你會不會……」

「我倒也想試試別的男人,會更加刺激吧?」

這時我們互相望著對方好一會兒,然後大家都笑了,我們都知道對方在想甚麼。

===================================

(五)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莎莉邀請我們夫婦二人到她家裡晚膳,美其名慶祝她生日,實質我們另有目的。

那天我穿了一件吊帶低胸透視上衣,沒有戴胸圍,奶頭約隱約現,雙乳呼之欲出,下身穿了一條僅包著臀部的短褲,將我白晰修長的雙腿表露無遺,十分誘人,我見洛克也盯著我。

而莎莉則穿了一件全身透視的長裙,看似密實,但三點約隱約現,她靜靜告訴我她沒有穿胸圍內褲,怪不得。

我見我老公也盯著莎莉。

晚飯後,我和老公藉故與莎莉進房去,然後我留下莎莉和我老公在房內,我回到廳中。

我和洛克坐在沙發上,眼雖望著電視,但我們誰也沒有好好的看,開始時只是曖昧地閒聊著,漸漸的我越坐越近,終於我挨上了他的肩膀,得到我的暗示,洛克輕撫我嫩滑的大腿,我當然沒有反對,還遷就一下位置再貼近一點,在這露骨的鼓勵下,他就老實不客氣玩起我的大腿來,由大腿玩到小腿,又由小腿摸到我的美腳;我這時索性把腳抬起,讓他盡情的摸玩……他的手又伸入我的吊帶上衣內,把玩我豐滿的乳房和搓捏我的奶頭……我當時感到太興奮了,呼吸變得很急促,心頭亂得發慌,全身發燙髮軟。

當洛克隔著褲摸我的穴時,我也情不自禁地拉開他褲上的拉鏈,伸手進去握住了他的陽具。

他的陽具很硬、很熱,大小和我老公的差不多,但由于這是我第一次握著另一個男人的陽具,感覺就份外的刺激了,我有了第一次性高潮。

我的穴已經濕癢得很難受,心砰砰的跳,腿也有點發軟。

我躺在沙發上,洛克把我的短褲連內褲一起脫下來,我濃密毛茸茸的陰戶和我白晰修長的兩腿第一次完全地裸露在另一個男人的眼底下,我的感覺很刺激和興奮,我的淫水也很多,這時洛克舔我的腳趾、腳背……舔我的小腿……舔我的大腿……舔我的穴……啊……我很舒服……很開心啊……還未插我已經來高潮了……然後他把我的吊帶上衣也脫下來,啊……我全身一絲不掛地呈現我赤裸的身體在第二個男人的眼底下。

這時洛克目不轉睛地凝視我赤裸的身體,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我感到自己很淫蕩,但又很興奮,我願意將我赤裸的身體讓其他的男人細細玩賞,我的淫水越來越多。

接著洛克輕撫我全身,他搓我的奶子,吮我的奶頭,很舒服啊……我也玩他的陽具……真的很刺激啊……洛克插入我的陰道了……啊……原來和第二個男人操是那麼的刺激……比和自己老公操還要刺激……後來他把我翻過來,要我翹起屁股,他從後抽插我的陰道,終於我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及後我老公和莎莉赤裸裸的從房中出來,我們四人玉帛相見。

我第一次正式看到莎莉赤裸的身體,她的乳房很大很圓,臀部厚圓,腿長腰細,陰毛不濃不稀,我相信我老公一定和莎莉玩得很開心。

===================================

(六)

自從莎莉生日會之後,莎莉也穿得非常性感,我則穿得更大膽暴露,大深V、超低胸、收窄肩、全露背、極短裙,老闆和兩位男同事森和東尼更常常藉故揩我油,我也由得他們,我想他們一定很想弄我。

一天莎莉因事請假沒上班,忙得我頭暈腦脹,哼,她回來要好好整治她一下。

到了下午時分,工作才稍鬆下來,這時公司只餘下我一人。

不知是不是工作忙碌的緣故,覺得有點熱,于是我脫去外套。

我正在茶水間弄點飲品準備歇一歇時,突然有人從我背後拍我,原來是老闆回來了,他又順手在我背部摸了一回,因為我今天我穿了一件肚兜上衣,背部是裸露的。

當我轉身時,老闆的另一隻手已把我的肚兜上衣抓了下來,原來他乘我不備之時竟解下我肚兜上衣背後的帶子,我本能地用手遮著乳房。

「老闆,不要玩啦,還給我。」

我嬌嗔地說。

「雪兒,你今天的肚兜上衣簡直引死人啦,橫豎你平日也穿得那麼暴露,就讓我看看吧。」

老闆笑嘻嘻地說。

老闆的話又有道理,我不其然便垂下手來,我的一對圓挺的乳房便在老闆的眼前裸露無遺。

「雪兒,你的大奶子好美啊!」

老闆看得目不轉睛。

「老闆,你已看過了,那把肚兜還給我呀。」

我仍嬌嗔地說。

「唷,雪兒……我是說看看你……」

老闆笑淫淫地說並用手指指我的短裙做了一個脫衣手勢。

老闆的意思是要我脫去短裙,好吧,橫豎我也喜歡別的男人看我的身體,於是我把短裙脫下,老闆繼續用手指指我的內褲,也要我脫去內褲,算啦,其實我也喜歡將我赤裸的身體讓其他的男人玩賞,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在別的男人面前裸露,我便脫去內褲,一絲不掛全裸地站在老闆面前,任由他看個夠。

「嘩,雪兒,你的身材好棒啊,皮膚白淨,雙腿修長,乳挺臀高,陰毛濃密,簡直是一件藝術品……」

老闆繞著我走了幾轉。

突然老闆摸我的乳房和搓我的奶頭,我全身震了一震,我竟由得老闆的手在我赤裸的身軀遊移,他更玩弄我的陰戶,撩撥我的陰唇,使得我全身發燙,我抗拒的意識已溶化了。

我半倚躺在桌上,張開大腿,老闆吮我的小腿、我的大腿、我的穴,老闆插我了,他的陽具很大,插得我滿滿的。

老闆一邊抽插我一邊玩我的雙乳和捏我的奶頭,老闆又將我翻過身來,我雙手按著桌面,站著翹起臀部,他從後插入我的陰道,他瘋狂地抽插著我,而我也來了幾次高潮。

事後老闆仍要我赤裸著身體,說要欣賞我的裸體,我也就全裸在公司,任由他看個夠。

那天回到家我將老闆操我的事全告訴給老公聽,他越聽越興奮,結果老公操了我一個晚上,累得我全身無力。

===================================

(七)

一天晚上,公司全部五人仍在會議室中拚搏,因為第二天是呈交一份大計劃書的限期。

「噓,」

老闆在文件上簽了名,呼了一口氣說。

「終於完成了,辛苦大家,不如我們到KTV輕鬆一下,也當慰勞大家。」

我們當然贊成。

于是一行五人到了KTV的包廂,大家都開懷暢飲,各人都喝得有點酒意。

「今晚那麼開心,我們來玩個遊戲。」

突然老闆提議。

「怎樣玩法?」

大家問。

「很簡單,男對女猜拳,男士輸了拿獎金出來,女士輸了……就脫一件衣服給我們……不知妳們女士有無膽量,怎麼樣?」

老闆帶點挑戰的口吻向我們女士說。

我和莎莉互望了一下,打了一眼色,我說:「好,來吧。」

經過十多個回合,我和莎莉雖也贏了一些獎金,但我和莎莉的衣服全在他們手上,我和莎莉已脫得清光,兩人赤條條,身無寸縷,三點全露。

三位男士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和莎莉的身體。

「不玩了,把衣服還給我們吧。」

我和莎莉都說。

「衣服是我們贏回來的,就讓我們多看妳們的裸體吧。」

森色瞇瞇地望著我和莎莉說。

「是啊,妳們的身材那麼標緻,平日又那麼性感暴露,引死人啦,現在就給我們看個夠啊。」

東尼附和著說。

「這樣吧,你倆讓我們摸摸妳們的奶子,就把衣服還給妳們。」

老闆笑笑說。

「咦,妳們真壞啊!」

我嬌嗲地說。

雖說是摸摸奶子,結果我和莎莉赤裸的身體給他們全摸均了。

這時老闆既搓莎莉的乳房和吮她的奶頭,又舔她的穴,莎莉發出淫聲,老闆操她了。

我則被森和東尼摸均全身,他們摸我的乳房、我的臀、我的腰、我的背,又吮我的奶頭、舔我的小腿、大腿、我的穴,攪得我全身發熱發軟,我已任得他們怎樣弄我了,他們又將我翻過身來,我按著沙發的扶手,跪著翹高臀部,森的陽具從後插入我的陰道,而東尼則躺在我的下面,又吮又搓我的雙乳,森狂烈地抽插……他射了,我則順勢套納東尼的陽具,我坐在東尼的腹上,雙手摸著自己的雙乳,他從下抽插我的陰道……東尼射了,而我也來了高潮。

事後,我和莎莉軟軟的躺在沙發上,他們三人對我和莎莉赤裸的身體仍愛不釋手,不斷撫摸著我們的乳房。

===================================

(八)

老闆和森、東尼為了上次的計劃書要出外公幹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老闆娘珍妮隔一兩天便會來公司看看。

老闆娘有自己的美容生意,十分忙碌,因此以前很少來公司的。

老闆娘雖然年過四十,但樣貌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玲瓏浮突,而她的衣著也很性感,十分誘人的。

她對我和莎莉也不錯,常讚我和莎莉身材好,我和莎莉也向她請教美容保養之道。

一天老闆娘很晚才來,莎莉交了一些帳目給她便下班走了,我因還要處理一些客戶文件仍留在公司。

這天老公來公司接我,我叫他在會議室坐一會,待我處理好文件後才一起離開。

當我完成工作後,到會議室準備叫老公時,我聽到裡面有些聲音,于是我靜靜推開門隙看看。

我竟看見老闆娘全裸的站立著,而我老公正在摸她的乳房,吮她的奶頭……老闆娘的乳房雖有點墮,但又大又圓,她的腰圍不粗不細,臀部厚圓,雙腿修長,膚色白晰,陰毛濃密,老闆娘的身材果然不錯。

這時老公舔她的肚臍……舔她的陰戶,雙手則不斷摸她的大腿……摸她的臀部……老闆娘發出淫聲,接著我老公抱起老闆娘,把她放在桌上,老闆娘張開雙腿,毛茸茸的陰戶一覽無遺,這時我老公把他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的陰道抽插起來。

這時我看得自己的陰戶也淫癢難忍,于是我脫光衣服,赤條條的走進去,從後抱緊老公,用我的乳房磨著老公的背部,陰戶則壓向老公的臀部,老公先是愕了一下,接著他繼續狂抽老闆娘的淫穴,使得老闆娘呻叫著,全身酥軟下來;然後老公抽出他的陽具,塞入我的陰戶抽插我起來,最後也弄得我渾身酥軟。

這時我和老闆娘雙雙躺在桌上,裸露兩具雪白豐滿的肉體,任由我老公摸捏抽插,肆意淫樂,直至老公在老闆娘的陰道裡射精了,才結束這場混戰。

===================================

(九)

一天老公玩弄著我的奶子、在我的大腿和陰戶來回撫摸著,弄得我發癢,我希望老公快些插我。

「老婆,想不想和其他的男人玩玩呢?」

他突然問我。

「我不是已和四個男人玩過了嗎,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淫蕩了呢?」

我抱緊老公嗲著說。

「不會,你越淫蕩,給越多的男人操,我就越興奮。

你想不想啊?」

「想啊!」

我的心早就癢了。

「那你得依我的話,一定能令你歡樂的。」

「是真才好呀,不要令我失望!」

那晚我很興奮,淫水很多,我任由老公怎樣操我都可以。

老公也特別興奮,他竟把我赤裸的身體放在窗檯上,並就在窗檯上抽插著我,他又把我翻過來,從後面插入我的陰道,甚至把我推貼伏在窗戶上,因而我的乳房陰戶便完全暴露於窗外。

我們就在窗檯上盤腸大戰,翻雲覆雨。

「老公,你不怕你老婆的身體給人任看嗎?」

事後我躺在窗檯上,任由對戶的人窺看我纖毫畢現的肉體。

「很好啊,我很高興很多人看你的身體,你敢不敢赤身露體上街?」

老公挑戰我說。

「和其他的男人也操過了,還怕什麼?」

「好啊,找天在街上把你脫光,看你怎樣?」

老公說畢竟又操起我上來,累得我第二天全身乏力。

===================================

(十)

過了兩天,老公打電話到我公司說要我這天晚上到KTV,原來是會他業務上的朋友,一則助助的他業績,二則也讓我歡樂一下,我倒無所謂。

那晚我到了KTV的包廂,老公和三位朋友已在。

他們看見我一身誘惑的性感打扮,先是呆了一呆,接著便色瞇瞇地看著我。

那天我上身穿了一件低胸雪紡上衣,我內裡穿的是透視乳罩,乳頭突顯,下身穿了一條半截裙,但兩邊開高叉,我的一雙白晰長腿半遮半現地露了出來。

對于他們的注目,我卻神態自若。

他們分別叫馬克、雷文和羅傑,也頗高俊。

老公和他們傾談了一會兒之後,便找個藉口說要出去一會,讓我留下來暫時招呼他們。

三位男士當然沒有問題。

老公走後,我們繼續喝酒聊天唱歌,由于我的風騷浪勁,他們開始向我說些挑逗的話,而且越說越露骨,由于我沒有反對,又由得他們借意在我身上揩油,甚至毛手毛腳,慢慢他們便對我放肆起來。

先是馬克把我拉到懷裡捏乳摸陰,這時雷文和羅傑也已經圍過來,在我身上亂摸起來,混亂中他們又扯又剝,把我的上衣和乳罩扯掉脫下扔到一邊,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跳了出來,我本能地用手遮掩住雙乳。

「來吧,怕什麼羞,就讓我們看看你的奶子吧。」

他們一邊說一邊把我的手拉開,我祇好放開手,他們又搓又捏我的乳房。

「你的大乳房實在太美了!」

他們看著我的乳房,忍不住又捏住說道。

接著他們又脫掉我的裙子和內褲扯下丟到一旁,我的毛茸茸陰戶暴露無餘,這時我一絲不掛地站在他們面前。

「嘩,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女人,真的,你太完美了,我們要好好地欣賞一下!」

他們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半天沒有反應,此刻的我紅著臉,很興奮,雖然我已不是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身體,但真正在陌生人面前裸露無遺還是第一次。

我三點全露地站立著讓他們看過夠,他們呆呆地站著不動,三雙眼睛像掃瞄一樣上下打量著我赤條條的肉體,我反被他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是一個真正的美人,你的皮膚又白又嫩,乳房圓挺,臀高肉厚,雙腿修長,實在太動人了,讓我們摸摸你吧!」

他們好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似的把我注視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你的肌膚模起來又光又滑。」

他們分別摟住我,撫摸著我的肌膚說道。

「你這對奶子又圓又大,美極了!你的兩顆奶頭好似成熟的櫻桃一樣,讓我們來吃吃吧!」

他們分別吸吮我的奶頭。

此時我已全身麻軟,任由他們肆意為所欲為了。

接著他們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子上來回地撫摸,揉捏著,我被他們摸得春心蕩漾。

這時馬克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模去,另一衹手則摸著我的臀部,雷文則低著頭簡直是專注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來回在我的陰阜上和大腿上磨擦,而羅傑則慢慢地親吻著我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雷文的雙手在我毛茸茸的陰戶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我的陰道裡,他揉捏著我的陰蒂,我被挑逗後,內心慾火高熾。

接著,他們把赤裸的我放在沙發上,輪流把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裡耍樂,我給他們玩得欲仙欲死。

這時的我,陰道裡插著雷文的陽具,羅傑的雙手在摸玩捏弄我的乳房,馬克則在玩弄我的美腳。

我興奮得「伊伊哦哦」

地呻叫著。

雷文把我抽送了一會兒,就讓位給摸玩我乳房的羅傑,跟著羅傑退過下來由馬克把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羅傑和雷文則一人一邊玩摸吸吮我的雙乳。

我的肉體同時被三個男人淫玩著,我的興奮達到了極點,我很快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像被他們輪姦一樣,他們輪流把陽具抽出插入我的陰道裡,那種感覺使我渾身酥麻,陰道裡淫水如泉湧出,這時我的陰戶已經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陰道的肉棒有什麼分別。

後來他們都在我的陰道裡射精,一場熱鬧淫蕩的肉搏戰才算停了下來。

我躺在沙發上,全身酥軟。

「老婆……歡樂嗎?」

良久,我老公出現,他的三位朋友已離去了,老公用紙巾替我抹淨下體,但我的淫水仍很多。

「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蕩?」

「很好啊……」

「老公,我很愛你,我要你現在操我。」

我摟緊老公說。

于是老公把他的大陽具插入我的仍濕潤的陰道裡,他抽插得我很激烈,把我翻來覆去,前插後插,弄得我死去活來,我又來了幾次高潮。

我們稍稍休息後,我叫老公替我找回衣服穿,誰知我的衣服不是遺失了,就是給扯破了,根本沒法穿回。

結果我祇好赤身裸露的離去。

今次真正如老公所願,我在街上一絲不掛,不過是在深夜裡,全裸的我快速地走到路口,我們迅速的跳上車回去了。

===================================

(十一)

一天,老公告訴我他升了高職,晚上他的同事在KTV替他慶祝,我當然要出席啦。

我和老公到了KTV包廂,老公的同事已到了,共有三男三女。

男的分別叫賈森、林恩和歐文,都是約三十來歲,高個子,樣貌也很俊的。

女的叫卡琳、羅絲和朱迪,三女樣貌娟好,長髮,卡琳和羅絲的年紀約廿七、八左右,朱迪年若三十,眼角帶點騷騷的,原來朱迪和歐文既是同事也是夫婦,祇是他們在不同部門工作的,其他的則全是我老公同部門的同事。

三女的衣著都很性感,朱迪穿的是一般短襯衣,但衣領下少扣兩粒鈕,乳溝約隱約現,她的超短裙使她露出了差不多全條的美腿,很引人。

卡琳穿了一件貼身上衣和一條短裙,展示了她那曲線的身材和白晰的雙腿。

而羅絲穿了一件半透視的上衣,下身是一條短裙,露出了大半截的長腿。

我穿了一條超低V既露肩又露背的貼身短裙,十分誘人,不但展露出我修長雪白的雙腿,且身材呼之欲出,雙乳半遮半現地顯露出來,為了突顯身材曲線的完美,我沒有穿內褲。

三位男士看見我的性感衣著,都色瞇瞇的望著我。

我們唱歌飲酒,十分高興。

大家開懷暢飲,都喝了不少酒。

由于我一向都很風騷撩人,加上我的惹火衣著,老公的同事藉故揩我油,我也任得他們。

各人都有點醉意,大家都無拘無束,嘻嘻哈哈,漸漸男士們對女士們開始摟摟抱抱,女士們欲拒還迎,大家的情緒都十分高漲,他們也乘機在我身上摸摸捏捏,我也沒抗拒。

「今晚這麼高興,不如我們來玩個小玩意。」

突然我老公提議。

「什麼玩意呀?」

大家問。

「我們男士們猜女士們胸圍的顏色,猜輸了,拿獎金出來給女士們,大家贊成嗎?」

我老公繼續說。

「但怎樣証明女士胸圍的顏色對不對呢?」

歐文問。

「由我們說出顏色那便成啦。」

卡琳和羅絲說。

「不行,要讓我們看到顏色才算。」

賈森說。

「最多我們解開衣鈕,總之看到胸圍顏色便行了。」

朱迪說。

「要完全解開上衣的鈕釦才算。」

林恩說。

「既然完全解開上衣的鈕釦,不如索性脫去上衣,讓大家看清楚胸圍的顏色,免得麻煩。」

我說。

「好啊!」

我的話一出,男士全贊成。

「好,脫就脫,怕你什麼!」

三位女士也很爽快。

首先猜卡琳,然後是羅絲,接著是朱迪,她們都分別脫去上衣,展露出她們迷人的胸圍,輪到猜我了。

「不公平!雪兒穿的裙子又露肩又露背,一看就知道沒有戴胸圍啦,怎樣猜她都是贏的。」

朱迪突然叫道。

「哎?,怎麼沒想到的呀!」

老公拍一拍自己的腦袋說。

卡琳和羅絲拉著我老公附和著說:「是啊,不公平!主意是你出的,你要主持公道啊!」

「這……好吧,這樣吧,就猜……內褲的顏色吧,老婆,你不反對呵?」

我老公說。

「好啊!」

卡琳和羅絲大叫道。

「無所謂,但我也要女士們一起猜,如果她們猜輸了,也要讓我們看看她們的內褲,怎麼樣?」

我反建議說。

「好,來吧,卡琳、羅絲,妳們怎樣?」

朱迪很爽快。

「這……好吧!」

卡琳和羅絲應道。

其他的男士當然不會反對啦。

「不過,猜胸圍時雪兒提議我們脫去上衣,我說呢……猜內褲也要脫去裙子,讓大家看清楚,大家認為對不對?」

朱迪又說。

「對啊!」

男士們異口同聲說。

好個小婦人,既然知道我沒有戴胸圍,穿的又是全身裙,脫去裙子,我豈不是……分明想玩我啊,好,就讓妳們也陪我玩一玩。

我笑笑說:「好,脫就脫,不過如果女士們猜輸了,也一樣要脫去裙子,怎麼樣?」

三女很爽快的應道:「好,反正不一定輸的,來吧。」

于是我站起身來把頸後的衣結解開,胸前的衣襟隨手掉下來,我的一對豪乳便跳出來,在眾人面前裸露無遺,男士們更望著我的雙乳看得入神,然後我褪下裙子,從腳跟脫掉踼到一旁,由于我沒有穿內褲,因此我毛茸茸的陰戶便暴露無餘,這時眾人目瞪口呆,此刻的我是一絲不掛的全裸站在眾人面前。

他們呆呆地看著,眼睛在我赤條條的肉體上下來回的打量著,好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似的,由于我已不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我神態自若地讓他們看過夠。

「嘩,好美的身材啊!如果可以讓我們摸摸就好了!」

幾位男士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光脫脫的肉體。

我用騷騷的眼神斜望著他們,我老公又輕輕把我向他們一推,他們竟也摟住我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卡琳、羅絲、朱迪,妳們輸了,要脫去裙子囉。」

這時我老公提醒她們。

「不行,我脫去裙子便剝光了,她們也要脫光才公平,妳們男士們說對不對?」

我進迫她們。

男士們看著摸著我的赤裸裸的肉體,我想他們也想看看其他女士的裸體呢。

「對……對……」

四位男士齊聲說。

「老婆,來吧,願賭服輸。」

歐文走到朱迪身邊拉她起來。

歐文把朱迪的乳罩脫掉,一雙碩大的乳房便在我們的眼前裸露無遺,接著脫去她的短裙和內褲丟到一旁,讓她恥毛濃密的陰戶完全呈現在我們的眼前,她的雙腿較肥滿但白淨,臀厚高寬。

她赤裸無遺地站立著,讓我們肆意打量她的肉體。

她有點兒臉紅,可能給我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歐文把她輕輕推向我這邊,男士乘機在她身上摸來摸去。

「輪到妳們了。」

接著四位男士圍著卡琳和羅絲說。

「唷,妳們欺負人,我們不依啊。」

卡琳和羅絲笑嘻嘻地說。

四位男士不理那麼多,把她們拉起來,七手八腳地解開她們的乳罩丟到一旁,把她們那圓挺的雙乳完全裸露在我們的眼底下,也脫下她們的裙子和內褲丟到一旁,恥毛濃密剛剛掩蓋陰唇的陰戶亦暴露無遺,她倆的雙腿也很修長,但不及我的白晰,臀部細圓。

她們三點全露的站立著,任由我們打量她們赤條條的肉體,她們可能被我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臉有點兒紅。

我們四位女士赤裸裸地站著,任由四位男士盡情飽灠我們身無寸縷的肉體。

剛才賈森和林恩脫卡琳和羅絲的衣服時已摸索過她們的身體,現在他們也乘機摟著她們光脫脫的肉體玩樂起來了。

我老公則走到朱迪身邊,一手拉她入懷,摟著她撫摸她光滑的肉體,朱迪也任得我老公在她身上捏乳摸陰。

而我被歐文摟抱著,捏乳摸陰,他吻著我的脖頸,然後慢慢地吻下去,我的臍、我的陰戶、我的大腿、我的小腿……搞得我發燙髮癢,陰戶濕漉漉,我發出低吟叫聲,歐文于是抬起我的雙腿大大的分開,把他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裡,然後猛烈地抽插起來,他又愛撫著我的乳房和脖頸,弄得我呻叫著,我到達了高潮,全身軟下來。

歐文從我的陰道退下來時,林恩走過來一下子把他粗硬的陽具塞進我的陰道裡,更擁抱著我,他大力的挺入,像要插穿我的子宮似的,他瘋狂地抽插著我,我也緊緊地摟著他,把我的陰戶朝他迎湊,我的高潮又來了。

林恩把他的陽具從我的陰道抽出時,賈森的陽具已插入我的陰道,他一插到底,我反把他推下,讓我在上套弄著,他則緊緊地捏住我的乳房猛吸,我激烈地上下移動我的臀部,迎合著他的陽具,我又達到了高潮。

賈森退下來,我老公這時把我翻身伏在地上,然後昂起我肉厚高圓的臀部,老公粗硬的陽具從後面往我的陰道裡插,他猛插狂抽,我興奮得叫出聲來,呻叫著,我的高潮又來了。

原來同時間,其他的女士都被男士們輪流抽插玩樂著,所以室內充滿著淫聲浪語。

後來男士們抱起我們四位赤裸的嬌軀放在大沙發上,我們四女半坐臥著,乳房坦蕩,大腿全張,陰戶大開,四男在我們身上肆意摸捏。

他們吸吮我們的奶頭、搓玩我們的乳房、摸弄我們的臀腿、又舔我們的大腿小腿,全身都被四男摸玩過,他們又輪流在我們的陰道裡抽出插入,弄得我們欲仙欲死,淫蕩地叫著。

最後,四男都在我們的陰道裡射精,才結束這場遊戲。

===================================

(十二)

一天,老闆找我和莎莉,想我和莎莉晚上和他一起見三位客人。

老闆一本正經地說:「這三位客人非常重要,如果成功,公司固然賺大錢,對公司的發展也很有幫助。

我也不會吝嗇,成功後,妳們也可以加公司成為股東,妳們認為怎樣?」

我語帶相關地:「做不做股東倒無所謂,最緊要是做得開心,莎莉你說是不是呀?」

莎莉問:「是啊!老闆你想我們今晚怎樣做呢?」

老闆笑瞇瞇地說:「儘量表現妳們的性感吧,客人要妳們怎樣妳們便怎樣囉,我想妳們懂得怎樣做的。」

晚上,老闆和我們到了KTV的包廂,裡面已有三位男士,想不到他們高個子,樣貌斯斯文文的,也討人喜歡啊。

我和莎莉打了一個眼色,莎莉報以我一個微笑。

老闆介紹我和莎莉給他們認識。

「來,來,兩位美麗的小姐請坐。」

其中一個叫亞祖的說。

「湯,想不到你的女同事是這麼的漂亮啊!」

另外一個叫約翰的說。

「是啊,她們不但漂亮,也很性感呀!」

那位叫米高的說。

他們對我和莎莉很客氣,但卻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和莎莉,因我和莎莉的衣著十分性感誘人。

我穿了一件雪紡吊帶低胸連身短裙,除了我的大半個騷胸和一雙雪白美腿表露無遺外,由于我沒有戴乳罩,在燈光的映照下,我的整個乳房是可以看得見的。

莎莉也是穿了一件極暴露性感的連身短裙,前面大低V後面大露背,故她的上身除了乳頭幾寸的地方之外,她的一對大豪乳和整個背部都是裸露的,她的一雙大腿也完全展露出來。

不久,老闆有事先走,稍後再回來,由我和莎莉陪著他們。

由于我的風騷浪勁,大家的隔膜也漸漸減退了,也就慢慢熟落起來。

我們喝了許多酒,大家都有點酒意,漸漸他們對我和莎莉開始揩揩摸摸,我和莎莉也由任得他們,他們也就得寸進尺,更加放肆,他們摸我們的屁股,又捏我們的乳房,我們也沒有阻止。

後來米高竟把我摟在懷裡捏乳摸陰,亞祖又乘機拉下我的吊帶,再一扯,我的上截衣裳便滑了下來,一對豪乳也就跳了出來,他倆一見便捉住我的乳房又搓又捏。

而約翰也把莎莉拉到懷裡亂摸起來,三兩下便解開了莎莉頸後的衣結,再一拉,胸前的兩條衣布便卸下,她的一雙大奶子也彈了出來,三位男士一見竟一起搓捏莎莉的乳房。

這時三位男士見我和莎莉沒有抗拒,把我和莎莉圍起來,七手八腳地脫下我和莎莉身上的衣服。

我和莎莉的衣裙和內褲被他們脫去扔到一邊,我和莎莉一絲不掛的站立著,他們三對眼睛不斷打量我和莎莉的光脫脫的肉體,我和莎莉也任得他們看過夠,他們看了半天似乎還未夠。

良久,亞祖才把莎莉摟住摸索著,亞祖捉住她的一對豐滿乳房又搓又捏。

這時莎莉的手剛好在他的胯下,她接觸到亞祖硬梆梆的肉棒,不禁握緊了不放。

亞祖雙手又在她毛茸茸的陰戶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她的陰道裡。

他揉捏著莎莉的陰蒂,莎莉被挑逗後,慾火高熾。

亞祖以站立的姿勢,把粗硬的肉莖塞入莎莉濕潤的肉洞裡。

而我則被米高一手抱起放我在沙發上,他粗硬的陽具往我的陰道裡狂抽猛插,我的乳房則給約翰的雙手在摸玩捏弄。

我興奮得呻叫著,達到了高潮。

米高把我抽送了一會兒,就讓位給摸玩我乳房的約翰。

米高退過來去玩摸莎莉的奶子。

莎莉被兩個男人同時淫樂她的肉體,她大聲地淫叫著,我知道她一定是興奮地到達了高潮。

一會兒,淫樂著莎莉的亞祖也抽身過來,而正在我身上的約翰又讓出位置,讓亞祖把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

這時我渾身酥麻,陰道裡淫水如泉湧出。

接著,約翰抱起莎莉赤裸的嬌軀,放到我的身邊,我和莎莉兩具雪白赤裸的肉體便半躺臥在沙發上,三個男人肆意地淫樂著我和莎莉,他們輪流把陰莖插入我和莎莉的陰道裡耍樂。

我的陰戶已經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陰道的肉棒有什麼分別。

我們給三個男人玩得欲仙欲死,後來三個男人都在我們的陰道裡射精,一場狂熱的肉戰才停下來。

我和莎莉全身癱軟的躺著,但下體仍流著淫水。

過了好一會兒,老闆回來看我和莎莉,那三位男士已經離去了。

老闆看見我和莎莉的赤裸的肉體,也忍不住要操一操我和莎莉,我和莎莉也任得老闆肆意把玩我們的肉體,任得他的陽具抽插我們仍濕潤的陰道,我和莎莉也來了高潮,最後老闆在我們的陰道裡射了精才真正的結束。

我和莎莉發現我們的衣裙在剛才的混戰中不是被扯破了,就是也不知去向,結果我和莎莉祇好赤條條的離去。

深夜裡,兩個赤裸的少婦閃躲著走在街上,很快我們便迅速的跳上車。

===================================

(十三)

一天老公說有個神祕的超極性感之夜的派對,除單身女士參加外,男士則必須攜眷才可參加,而所有出席的女士必須穿上非常性感的衣服。

是他公事上的一位朋友介紹他的,他公司也有一些男女同事參加。

老公問我:「老婆,你有沒有興趣參加呢?」

「你想我穿怎樣的衣服?」

「當然越性感暴露越好。」

我開玩笑說:「那麼我什麼也不穿算不算性感?」

「好啊!我也想看看我的性感女神啊!」

那晚我們到了會場,只見會場上的女士們,衣著極盡誘人,短裙熱褲,美腿盡現,不在話下;Bra-top  low-cut,  深V大V,肚兜露背,吊帶露臍,低胸露肩,通花透視,琳琳總總,衣內春光,約隱約現,大不乏人。

原來進場的女士全部要脫去外褸外套,無論長中短或上身的小外褸,都要脫下,怪不得有那麼多女士只穿上bra-top,  原來她們的性感就以外短褸襯bra-top,結果只能穿著bra-top上場。

由于在場內不可穿上外褸外套,我好除下外套。

當我脫去外套時,我四周的人立時靜默,繼而許多人也望過來。

因為我的身上祇有一條雪紡布條,布條掛繞過頸項在前面下垂遮著我的乳頭,我用同一質料的幼帶把布條在我腰間紮住,讓兩條布條聚在我肚腰下,但布條的長度剛剛掩蓋著我的陰戶,我的乳房、背部、臀部、兩臂和雙腿是完全裸露的,我的乳頭和我濃密黑茸茸的陰毛則若隱若現,而當我坐下或伸高都會露出我的陰戶,所以我跟全裸差不多。

很多人請我跳舞,他們多是摟著我來跳,當然他們都乘機摸摸我光滑的背部和臀部,我也任得他們。

我被他們摸得心也癢癢的。

後來老公和我跳舞。

我軟軟地伏在老公身上,全身發燙,老公的手在我的背臀遊移著。

老公的手遊走到我的腰間,突然把我腰帶的結解開,腰帶滑到地下,他再用手一扯,把我身上的布條扯掉,我便全裸的在舞池中。

音樂停了,我身上除了一對鞋子外,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場中,我三點全露的肉體給全場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一對圓碩豐滿的乳房,濃密黑茸茸的陰毛,渾圓高聳的臀部,雪白修長的雙腿便纖毫畢現,一覽無遺。

我全裸在會場上,任人看過夠。

這時許多男士爭相請我跳舞,當然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想抱摸我赤裸的身軀。

不知是不是挑起了女士的妒忌心,這時有些女士開始也不甘寂寞,自行脫個清光,也任人看過夠。

在這種爭妍的氣氛下,也有些太太被她們的老公摸摸錫錫之下,半推半就地被她們的老公脫個清光,結果全場女士個個都剝清光,脫得赤條條,玉帛相見。

這時真是乳浪洶湧,臀光搖曳,陰戶濃密白潔,身材燕瘦環肥,目不暇給,艷色無邊,性感之夜變成全裸之夜。

這時我索性躺在桌子上,擺出誘人的姿態,讓他們可以任情地撫摸我的肉體。

我的乳房常同時有多對手在撫摸著,他們又摸我的臀部、我的大腿、甚至我的陰戶。

那種被撫摸的刺激,使我越來越興趣,結果我張開大腿,讓自己陰戶陰唇完全暴露出來,任人欣賞。

我雖然已和十多個男人有過性交,但在這麼多人的場面中裸露自己,連自己女人最神祕的陰戶也毫無保留地展露給人看,那種感覺使自己十分興奮。

我的乳房不斷有男人搓捏,他們吸吮我的奶頭,舔我的小腿、大腿,我全身都被男人不斷地摸玩著,我被他們摸得太興奮了,下體濕漉漉,我的淫水很多,我已按捺不住,我呻吟地發出淫聲。

我用舌頭舔舔自己的嘴唇,咬著手指,用一種騷騷眼光望著他們,心裡說:「妳們……為什麼……還不來……」

就在這時,有一個男人突然分開我的雙腿,把他的陽具大大地插入我的陰道,但他抽插一會便射了。

接著另一個男人抬起我的雙腿,把他的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抽插。

當一個男人的陽具退出,另一根陽具立即又插入我的陰道,男人的陽具不斷插入抽出我的陰道,同時我的乳房也被另一些男人不斷地摸捏啜舔,我的身體其他部分也同時給甚他男人摸玩著。

我完全放任地讓那些男人肆意地摸玩淫樂我的肉體,那種感覺很爽,爽得不得了,不知怎樣形容啊!那種感覺使我的興奮達到極點,我的高潮一個接一個。

我感到我自己真的很淫蕩,但這種感覺使我十分享受。

===================================

(十四)(完)

經過這次性感之夜後,我已是很喜歡裸露自己的身體了。

在家中我是赤條條的,老公也不會讓我穿上任何衣服,他說他也要看我的裸體,而且沒有拉上窗簾,任由對窗對戶的人家窺看我赤裸的肉體。

在公司裡我和莎莉是一絲不掛的,全裸的辦公。

有時老闆與客人回到公司談生意,我和莎莉都是赤身裸體的會客,任由客人飽灠我和莎莉的肉體。

有時下午完成工作,如果老闆或森和東尼在公司,他們都會摸玩我和莎莉赤裸的肉體,我和莎莉也任得他們。

有時老闆娘來到公司,也會跟我和莎莉一樣脫個清光,我們三人有時也會互相撫摸對方赤裸的肉體。

有好幾次參加一些特別神祕的聚會,我索性全裸一絲不掛的赴會。

同場的女士有時也被男士弄得身無寸縷、露裸無遺的。

那些男士摟著三點全露的我,又摸又捏,我也任由他們肆意淫玩我赤裸的肉體,我全身都給他們看遍玩遍。

他們架開我的雙臂,把我的乳房完全的坦露出來,又摸又搓我的乳房,又啜又含我的乳頭。

他們又會抬高我的雙腿,把我的陰戶陰唇展現無遺,然後又撩撥我的陰核。

這樣使我全身發軟,給他們為所欲為。

他們的陽具又不斷的抽插我的陰道,我總被他們玩得我高度興奮。

有時聚會結束,如果是在深夜淩晨,剛巧街上又沒有其他的人,他們又要我脫光衣服的走在街上。

我問他們:「我的身體都被妳們看光了,還要我脫光在街上走著,羞死了!」

他們竟說:「嘩,看著一位少婦辦公室女郎一絲不掛的在街上走著,這種光景太誘人了。」

我也很享受那種街上裸露和被看的刺激。

當然如果發現有人,他們也會迅速的替我披上衣服,避過不必要的尷尬。

我想如果大白天都可以全裸上街那就更好了。

後記:後來老闆移民澳洲,把生意轉讓給我一位朋友的丈夫,而我和丈夫也隨老闆移民澳洲去了。

本來莎莉是留下在公司協助業務的,但沒多久,莎莉和她丈夫也移民加拿大去了。

于是這種可以說是荒唐的性生活也因此而結束了。

(完)

(一)

我的洋名叫雪兒,三十來歲,不算得是個超級美女,但身材豐滿,乳房圓挺,上圍有36C,腰圍27吋,下圍略胖了點,約37吋,但臀高肉腴,雙腿白晰修長,若穿起背心短裙,也是引死人的那一種。

結婚前我較為保守,但老公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他教曉了我看三級片及一些情色雜誌,又常常鼓勵我穿些性感衣服,受了老公的影響,我的觀念也漸漸改變了。

我不但喜歡穿一些低胸短裙之類的性感衣著,也希望能裸露自己的身體。

公司的男同事每當看見我的性感打扮,總是色瞇瞇的望著我,每當他們色瞇瞇的望著我時,我就感到十分興奮。

我和男子談話時,又會帶點浪勁,甚至有點打情罵俏的味兒,有時老公也在場,但他沒有反對,我也沒有收儉之意。

一天我忍不住對老公說:「老公呀,外面那些男人,常常在言語間對我挑逗,甚至有毛手毛腳佔便宜,看來是想弄我上床。」

老公竟淡淡的回應:「你呀,穿得那麼性感,又那麼風騷,怎怪得人家呢?」

「你不吃醋的嗎?」

「我就是喜歡你這股騷勁,才覺得剌激哩。」

「你不介意老婆被人摸,被人揩油嗎?」

「不會,我倒很享受你在外面的風情萬種,且又令我感到非常興奮。」

我騷騷地說:「那我以後就來者不拒,你不要生氣。」

老公挑戰地說:「有本事你就去吧,就怕沒人肯操你。」

我聽了老公那一番話,當晚老公和我造愛時,我變得比平時更興奮。

「老婆,今晚你特別興奮啊,是為了什麼?」

老公感到我跟平時不一樣,他問我。

「告訴你怕你不高興。」

「不會,你儘管說出來,難道你想著別的男人在操你麼?」

「我……正是……幻想和別的男人在造愛,你……會……生氣嗎?」

「很好啊,我就是想你這麼淫蕩,那你正想著和誰在造愛?」

「不告訴你。」

「我一定要你說。」

「很多人都想弄我哩。」

「都有些誰呢?」

「我說出來怕你不高興。」

「我不會不高興,但你不說我現在就不操你。」

「唔,你要脅人,我不依啊,你快操我!」

我抱緊老公嬌嗲地說。

「那麼你快說呀。」

我拿他沒法,祇好陸續的說了幾個男同事、男性朋友,和客戶的名字,大多數老公都認識的,祇是不太熟。

「你怎知道他們想弄你呢?」

「女性的直覺是很準確的,況且有時他們的表示也很露骨的。」

「那你有沒有和他們弄過呢?」

「還未有……怕你不高興。」

我一時說漏了囗。

「啊,原來你不是不想的。

那麼你現在就當我是他們吧。

來吧!快和他們弄吧!呵……」

想不到老公聽了我的說話竟然感到很興奮。

「你……真……的不介意嗎?」

「真的不介意……還覺得特別刺激呢!」

「那我就和他們做。

做得我的穴很舒服呀……呵……你喜歡別的男人操我,我就讓別的男人操我呀……日……後……可不能惱我呀……呀!」

我抱緊老公,他大力的一插,插得我很滿。

「老婆,你真淫蕩啊,我就是喜歡你的淫蕩啊,我要操你這個淫婦……」

老公一邊操我一邊在我的耳邊說。

我聽了老公的說話,比平時更加興奮,簡直瘋狂了一樣,老公也操得我特別激動,我高潮也來得更加厲害。

事後我們都很滿足地摟著對方。

「你真的不介意我在想著和別的男人造愛嗎?」

我赤裸倚偎在老公的胸膛。

「我真的不介意。

管他呢,祇要能帶來刺激快樂就是好事。

我自己也有享受嘛,我是一個很開放的人,不是嗎?」

老公的手不斷在我的裸體上遊移。

「如果我日後真的付諸實行呢?」

「我會更加開心,更加愛你這個淫妻。

但你會否不再愛我呢?」

「你那麼大方,那麼縱容我,我也只會更加愛你的。」

===================================

(二)

有次老公和我去看電影,因趕時間,沒太多時間找衣服,只隨手找了一件吊帶低胸短衣裙穿上便出門了。

老公邊走邊說我太性感誘人了,很想立刻弄我。

我的衣裙又短又薄,不單俯身仰高都會走光,甚至在一些強光下和當風處,內衣的春光更隱約可見。

我知道路上很多男人和路人都緊盯著我來看,色瞇瞇的。

回到家我問老公:「老公,我是不是穿得暴露了一點呢?」

「不是啊,你又不是坦胸露乳。

不過都有很多男人看著你呀。」

我的聲音也因為興奮而顯得有點震顫:「我知道,就讓他們看個飽,乾難受吧。

穿得出去就不怕人看呵!我也很興奮被人家看呵!」

「我想他們不單止看,可能還幻想在撫摸你的大腿、玩弄你的奶子,甚至還想像你一定是一個非常淫蕩的女人,才穿得如此性感,在大街小巷任由野男人觀賞。

他們可能還想像我老婆在床上一定很夠騷了。」

「唔,你笑人。」

我向老公撒嬌。

「哦,有那麼多的男人欣賞我老婆,在思想上淫慾著我老婆,但這個老婆是我所擁有的啊,祇有我才可以什麼時候玩弄,怎麼樣玩弄都可以,而他們就只能夠瞧著乾著急!我是多麼的自豪啊,也為我老婆的身材感到驕傲。

我說呢你以後在外面要多穿著些暴露的衣服,多讓人看看。」

「你不怕老婆給人看蝕了?」

「不怕,你越性感暴露越好,我越興奮啊!」

這時老公已把我脫清光,撫摸著我全身,我像觸電似的發軟,任由老公怎樣弄我,老公一插到底,插得我的子宮脹脹的。

「老婆,如果那些男人真的摸你的大腿、玩你的奶子……」

老公一邊造一邊興奮地說。

「就讓他們摸個夠……玩個夠……」

我在興奮下也竟然在老公面前說出了平時絕不會說的話。

「如果他們要弄你呢?舔你的穴呢?」

不知是不是我的說話令到老公非常剌激,他竟然這樣問我。

「任由他們弄個飽、舔個飽,誰插我都可以……呵……」

我也越說越不像話。

「老婆,你真的……肯讓……別的男人……弄你嗎?」

老公興奮地問。

「那你真的……想我……被其他男人……弄嗎?」

我抱緊老公反問。

「想,很想呵……」

老公突然強力地抽插我。

「那我就讓其他的男人操我……」

我迎合著他。

「好啊,我最想看到你給人操啊,老婆你真……真淫蕩呵……」

老公又把我翻過身來,從後面大力地抽插著我,弄得我死去活來。

我和老公都在極度亢奮下達到了以前從未有過的高潮。

其後我們每次造愛時,我都幻想著別的男人和我造愛,而老公則幻想著別的男人在淫玩著我,我們互相配合著雙方的性幻想,我們也因而獲得了比以往更激烈的歡樂和高潮。

===================================

(三)

一晚我們又造愛了,老公玩弄著我的大腿和奶子,弄得我很興奮,我很想老公快快操我的穴。

「老婆,你認為誰最想摸你的大腿乳房呢?」

老公突然很正經的問我。

「個個都想。」

「那你自己最想誰摸你操你呢?」

「無所謂,誰都可以操我啊!」

「那麼我們不要再祇是性幻想了,不如你真的出去和男人造吧!」

「老公……你不是來真的吧?」

「為什麼不呢?我是說真的,如果你肯的話,那會更加刺激呢!」

「我一直以為祇是說說罷了,怎麼你會來真的呢?不成吧!」

「我想通了,幻想了那麼久,總要有個突破才有意思,我真的想你享受一下別的男人,我自己也很想刺激一下,真的!」

「還是不成,如果我真的和別的男人造了,你不會以為我太過淫蕩嗎?還會愛我嗎?」

「就是要坦誠一點。

問題是,你自己享不享受?你自己想不想?如果你真的不想,我是不會勉強你的,你想和別的男人操嗎?」

「其實……我也不是完全不想的……老實說,我有時也真想試試和其他的男人造是什麼的感受……你肯定真的想我和其他的男人造……嗎?」

「絕對肯定,身體是你自己的,想通了那就去做吧!為了歡樂而已,試試好嗎?」

「如果你真的要我去做,就讓我試試吧!唔……老公你很大方啊!」

這時我的淫水也多了,老公再加一把勁,陽具大力地插入了我的陰道,出力地抽插著。

我把老公摟得緊緊的,閉上眼,我淫蕩地想成真的是別的男人在操我,我狂挺著下身迎合著老公的抽插,瘋狂的高潮來了,淫水也很多,我也真的想試試其他的男人。

我知道老公也同樣想像著一個真有其人的男人在操我,我感覺到老公的刺激的感受。

===================================

(四)

由于老公的鼓勵,我的衣著越來越性感暴露。

公司的男同事盯著我的暴露衣著,好像想操我一樣。

「餵,雪兒,你近來的衣著很暴露喎,你不怕你老公反對嗎?」

一天莎莉忍不住問我。

莎莉是我公司的同事,我工作的公司是一間小型公司,職員連老闆只共五個人。

莎莉負責會計,我負責客戶聯絡。

老闆和兩位男同事--森和東尼--負責業務,他們經常不在公司,但他們一在公司,總會逗我和莎莉談笑,間中也會說些情色笑話。

老闆湯年紀雖是四十過開,但看來如三十多歲,而且生得頗俊的,也是一個很隨和風趣的人,因此我們的工作氣氛是很融洽的。

莎莉的年紀身材和我差不多,也有一對豪乳和高圓的臀部,我們的衣服可以調換穿的。

我和她由同事變成好朋友,老闆常說我們是姐妹花,我們無所不談,包括我們和老公的閏房之事。

我和莎莉及大家的老公都見過多次面,莎莉的老公洛克頗高俊的,當然我們都愛自己的老公,但也欣賞別人的老公啊。

「哦,是我老公要我穿成這樣子的,你看,這件透視上衣便是老公買給我的。」

「嘩,我老公也想我穿得像你一樣,祇是我……」

「怕什麼,既然老公不反對,那就不怕穿吧。」

「他……他在造時……還幻想我給別的男人摸……甚至……」

莎莉一邊說一邊淫笑。

「甚至幻想給那些男人弄嘛……」

「咦,你怎知道的?」

「我老公也是這樣說囉。

不止如此,我老公還……」

我望著莎莉,我想老公既然如此大方,讓我去找男人,唔,我也要老公……。

「還什麼?快說啊。」

「他……他還叫我真的去找男人。」

「嘩,你老公竟和我老公一樣的說法。」

「那你會不會……」

「我倒也想試試別的男人,會更加刺激吧?」

這時我們互相望著對方好一會兒,然後大家都笑了,我們都知道對方在想甚麼。

===================================

(五)

一個星期六的晚上,莎莉邀請我們夫婦二人到她家裡晚膳,美其名慶祝她生日,實質我們另有目的。

那天我穿了一件吊帶低胸透視上衣,沒有戴胸圍,奶頭約隱約現,雙乳呼之欲出,下身穿了一條僅包著臀部的短褲,將我白晰修長的雙腿表露無遺,十分誘人,我見洛克也盯著我。

而莎莉則穿了一件全身透視的長裙,看似密實,但三點約隱約現,她靜靜告訴我她沒有穿胸圍內褲,怪不得。

我見我老公也盯著莎莉。

晚飯後,我和老公藉故與莎莉進房去,然後我留下莎莉和我老公在房內,我回到廳中。

我和洛克坐在沙發上,眼雖望著電視,但我們誰也沒有好好的看,開始時只是曖昧地閒聊著,漸漸的我越坐越近,終於我挨上了他的肩膀,得到我的暗示,洛克輕撫我嫩滑的大腿,我當然沒有反對,還遷就一下位置再貼近一點,在這露骨的鼓勵下,他就老實不客氣玩起我的大腿來,由大腿玩到小腿,又由小腿摸到我的美腳;我這時索性把腳抬起,讓他盡情的摸玩……他的手又伸入我的吊帶上衣內,把玩我豐滿的乳房和搓捏我的奶頭……我當時感到太興奮了,呼吸變得很急促,心頭亂得發慌,全身發燙髮軟。

當洛克隔著褲摸我的穴時,我也情不自禁地拉開他褲上的拉鏈,伸手進去握住了他的陽具。

他的陽具很硬、很熱,大小和我老公的差不多,但由于這是我第一次握著另一個男人的陽具,感覺就份外的刺激了,我有了第一次性高潮。

我的穴已經濕癢得很難受,心砰砰的跳,腿也有點發軟。

我躺在沙發上,洛克把我的短褲連內褲一起脫下來,我濃密毛茸茸的陰戶和我白晰修長的兩腿第一次完全地裸露在另一個男人的眼底下,我的感覺很刺激和興奮,我的淫水也很多,這時洛克舔我的腳趾、腳背……舔我的小腿……舔我的大腿……舔我的穴……啊……我很舒服……很開心啊……還未插我已經來高潮了……然後他把我的吊帶上衣也脫下來,啊……我全身一絲不掛地呈現我赤裸的身體在第二個男人的眼底下。

這時洛克目不轉睛地凝視我赤裸的身體,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我感到自己很淫蕩,但又很興奮,我願意將我赤裸的身體讓其他的男人細細玩賞,我的淫水越來越多。

接著洛克輕撫我全身,他搓我的奶子,吮我的奶頭,很舒服啊……我也玩他的陽具……真的很刺激啊……洛克插入我的陰道了……啊……原來和第二個男人操是那麼的刺激……比和自己老公操還要刺激……後來他把我翻過來,要我翹起屁股,他從後抽插我的陰道,終於我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及後我老公和莎莉赤裸裸的從房中出來,我們四人玉帛相見。

我第一次正式看到莎莉赤裸的身體,她的乳房很大很圓,臀部厚圓,腿長腰細,陰毛不濃不稀,我相信我老公一定和莎莉玩得很開心。

===================================

(六)

自從莎莉生日會之後,莎莉也穿得非常性感,我則穿得更大膽暴露,大深V、超低胸、收窄肩、全露背、極短裙,老闆和兩位男同事森和東尼更常常藉故揩我油,我也由得他們,我想他們一定很想弄我。

一天莎莉因事請假沒上班,忙得我頭暈腦脹,哼,她回來要好好整治她一下。

到了下午時分,工作才稍鬆下來,這時公司只餘下我一人。

不知是不是工作忙碌的緣故,覺得有點熱,于是我脫去外套。

我正在茶水間弄點飲品準備歇一歇時,突然有人從我背後拍我,原來是老闆回來了,他又順手在我背部摸了一回,因為我今天我穿了一件肚兜上衣,背部是裸露的。

當我轉身時,老闆的另一隻手已把我的肚兜上衣抓了下來,原來他乘我不備之時竟解下我肚兜上衣背後的帶子,我本能地用手遮著乳房。

「老闆,不要玩啦,還給我。」

我嬌嗔地說。

「雪兒,你今天的肚兜上衣簡直引死人啦,橫豎你平日也穿得那麼暴露,就讓我看看吧。」

老闆笑嘻嘻地說。

老闆的話又有道理,我不其然便垂下手來,我的一對圓挺的乳房便在老闆的眼前裸露無遺。

「雪兒,你的大奶子好美啊!」

老闆看得目不轉睛。

「老闆,你已看過了,那把肚兜還給我呀。」

我仍嬌嗔地說。

「唷,雪兒……我是說看看你……」

老闆笑淫淫地說並用手指指我的短裙做了一個脫衣手勢。

老闆的意思是要我脫去短裙,好吧,橫豎我也喜歡別的男人看我的身體,於是我把短裙脫下,老闆繼續用手指指我的內褲,也要我脫去內褲,算啦,其實我也喜歡將我赤裸的身體讓其他的男人玩賞,而且我也不是第一次在別的男人面前裸露,我便脫去內褲,一絲不掛全裸地站在老闆面前,任由他看個夠。

「嘩,雪兒,你的身材好棒啊,皮膚白淨,雙腿修長,乳挺臀高,陰毛濃密,簡直是一件藝術品……」

老闆繞著我走了幾轉。

突然老闆摸我的乳房和搓我的奶頭,我全身震了一震,我竟由得老闆的手在我赤裸的身軀遊移,他更玩弄我的陰戶,撩撥我的陰唇,使得我全身發燙,我抗拒的意識已溶化了。

我半倚躺在桌上,張開大腿,老闆吮我的小腿、我的大腿、我的穴,老闆插我了,他的陽具很大,插得我滿滿的。

老闆一邊抽插我一邊玩我的雙乳和捏我的奶頭,老闆又將我翻過身來,我雙手按著桌面,站著翹起臀部,他從後插入我的陰道,他瘋狂地抽插著我,而我也來了幾次高潮。

事後老闆仍要我赤裸著身體,說要欣賞我的裸體,我也就全裸在公司,任由他看個夠。

那天回到家我將老闆操我的事全告訴給老公聽,他越聽越興奮,結果老公操了我一個晚上,累得我全身無力。

===================================

(七)

一天晚上,公司全部五人仍在會議室中拚搏,因為第二天是呈交一份大計劃書的限期。

「噓,」

老闆在文件上簽了名,呼了一口氣說。

「終於完成了,辛苦大家,不如我們到KTV輕鬆一下,也當慰勞大家。」

我們當然贊成。

于是一行五人到了KTV的包廂,大家都開懷暢飲,各人都喝得有點酒意。

「今晚那麼開心,我們來玩個遊戲。」

突然老闆提議。

「怎樣玩法?」

大家問。

「很簡單,男對女猜拳,男士輸了拿獎金出來,女士輸了……就脫一件衣服給我們……不知妳們女士有無膽量,怎麼樣?」

老闆帶點挑戰的口吻向我們女士說。

我和莎莉互望了一下,打了一眼色,我說:「好,來吧。」

經過十多個回合,我和莎莉雖也贏了一些獎金,但我和莎莉的衣服全在他們手上,我和莎莉已脫得清光,兩人赤條條,身無寸縷,三點全露。

三位男士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和莎莉的身體。

「不玩了,把衣服還給我們吧。」

我和莎莉都說。

「衣服是我們贏回來的,就讓我們多看妳們的裸體吧。」

森色瞇瞇地望著我和莎莉說。

「是啊,妳們的身材那麼標緻,平日又那麼性感暴露,引死人啦,現在就給我們看個夠啊。」

東尼附和著說。

「這樣吧,你倆讓我們摸摸妳們的奶子,就把衣服還給妳們。」

老闆笑笑說。

「咦,妳們真壞啊!」

我嬌嗲地說。

雖說是摸摸奶子,結果我和莎莉赤裸的身體給他們全摸均了。

這時老闆既搓莎莉的乳房和吮她的奶頭,又舔她的穴,莎莉發出淫聲,老闆操她了。

我則被森和東尼摸均全身,他們摸我的乳房、我的臀、我的腰、我的背,又吮我的奶頭、舔我的小腿、大腿、我的穴,攪得我全身發熱發軟,我已任得他們怎樣弄我了,他們又將我翻過身來,我按著沙發的扶手,跪著翹高臀部,森的陽具從後插入我的陰道,而東尼則躺在我的下面,又吮又搓我的雙乳,森狂烈地抽插……他射了,我則順勢套納東尼的陽具,我坐在東尼的腹上,雙手摸著自己的雙乳,他從下抽插我的陰道……東尼射了,而我也來了高潮。

事後,我和莎莉軟軟的躺在沙發上,他們三人對我和莎莉赤裸的身體仍愛不釋手,不斷撫摸著我們的乳房。

===================================

(八)

老闆和森、東尼為了上次的計劃書要出外公幹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老闆娘珍妮隔一兩天便會來公司看看。

老闆娘有自己的美容生意,十分忙碌,因此以前很少來公司的。

老闆娘雖然年過四十,但樣貌身材保持得非常好,玲瓏浮突,而她的衣著也很性感,十分誘人的。

她對我和莎莉也不錯,常讚我和莎莉身材好,我和莎莉也向她請教美容保養之道。

一天老闆娘很晚才來,莎莉交了一些帳目給她便下班走了,我因還要處理一些客戶文件仍留在公司。

這天老公來公司接我,我叫他在會議室坐一會,待我處理好文件後才一起離開。

當我完成工作後,到會議室準備叫老公時,我聽到裡面有些聲音,于是我靜靜推開門隙看看。

我竟看見老闆娘全裸的站立著,而我老公正在摸她的乳房,吮她的奶頭……老闆娘的乳房雖有點墮,但又大又圓,她的腰圍不粗不細,臀部厚圓,雙腿修長,膚色白晰,陰毛濃密,老闆娘的身材果然不錯。

這時老公舔她的肚臍……舔她的陰戶,雙手則不斷摸她的大腿……摸她的臀部……老闆娘發出淫聲,接著我老公抱起老闆娘,把她放在桌上,老闆娘張開雙腿,毛茸茸的陰戶一覽無遺,這時我老公把他粗硬的大陽具塞入她的陰道抽插起來。

這時我看得自己的陰戶也淫癢難忍,于是我脫光衣服,赤條條的走進去,從後抱緊老公,用我的乳房磨著老公的背部,陰戶則壓向老公的臀部,老公先是愕了一下,接著他繼續狂抽老闆娘的淫穴,使得老闆娘呻叫著,全身酥軟下來;然後老公抽出他的陽具,塞入我的陰戶抽插我起來,最後也弄得我渾身酥軟。

這時我和老闆娘雙雙躺在桌上,裸露兩具雪白豐滿的肉體,任由我老公摸捏抽插,肆意淫樂,直至老公在老闆娘的陰道裡射精了,才結束這場混戰。

===================================

(九)

一天老公玩弄著我的奶子、在我的大腿和陰戶來回撫摸著,弄得我發癢,我希望老公快些插我。

「老婆,想不想和其他的男人玩玩呢?」

他突然問我。

「我不是已和四個男人玩過了嗎,你會不會覺得我太淫蕩了呢?」

我抱緊老公嗲著說。

「不會,你越淫蕩,給越多的男人操,我就越興奮。

你想不想啊?」

「想啊!」

我的心早就癢了。

「那你得依我的話,一定能令你歡樂的。」

「是真才好呀,不要令我失望!」

那晚我很興奮,淫水很多,我任由老公怎樣操我都可以。

老公也特別興奮,他竟把我赤裸的身體放在窗檯上,並就在窗檯上抽插著我,他又把我翻過來,從後面插入我的陰道,甚至把我推貼伏在窗戶上,因而我的乳房陰戶便完全暴露於窗外。

我們就在窗檯上盤腸大戰,翻雲覆雨。

「老公,你不怕你老婆的身體給人任看嗎?」

事後我躺在窗檯上,任由對戶的人窺看我纖毫畢現的肉體。

「很好啊,我很高興很多人看你的身體,你敢不敢赤身露體上街?」

老公挑戰我說。

「和其他的男人也操過了,還怕什麼?」

「好啊,找天在街上把你脫光,看你怎樣?」

老公說畢竟又操起我上來,累得我第二天全身乏力。

===================================

(十)

過了兩天,老公打電話到我公司說要我這天晚上到KTV,原來是會他業務上的朋友,一則助助的他業績,二則也讓我歡樂一下,我倒無所謂。

那晚我到了KTV的包廂,老公和三位朋友已在。

他們看見我一身誘惑的性感打扮,先是呆了一呆,接著便色瞇瞇地看著我。

那天我上身穿了一件低胸雪紡上衣,我內裡穿的是透視乳罩,乳頭突顯,下身穿了一條半截裙,但兩邊開高叉,我的一雙白晰長腿半遮半現地露了出來。

對于他們的注目,我卻神態自若。

他們分別叫馬克、雷文和羅傑,也頗高俊。

老公和他們傾談了一會兒之後,便找個藉口說要出去一會,讓我留下來暫時招呼他們。

三位男士當然沒有問題。

老公走後,我們繼續喝酒聊天唱歌,由于我的風騷浪勁,他們開始向我說些挑逗的話,而且越說越露骨,由于我沒有反對,又由得他們借意在我身上揩油,甚至毛手毛腳,慢慢他們便對我放肆起來。

先是馬克把我拉到懷裡捏乳摸陰,這時雷文和羅傑也已經圍過來,在我身上亂摸起來,混亂中他們又扯又剝,把我的上衣和乳罩扯掉脫下扔到一邊,我的一對豐滿的乳房跳了出來,我本能地用手遮掩住雙乳。

「來吧,怕什麼羞,就讓我們看看你的奶子吧。」

他們一邊說一邊把我的手拉開,我祇好放開手,他們又搓又捏我的乳房。

「你的大乳房實在太美了!」

他們看著我的乳房,忍不住又捏住說道。

接著他們又脫掉我的裙子和內褲扯下丟到一旁,我的毛茸茸陰戶暴露無餘,這時我一絲不掛地站在他們面前。

「嘩,第一次看見這麼美的女人,真的,你太完美了,我們要好好地欣賞一下!」

他們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半天沒有反應,此刻的我紅著臉,很興奮,雖然我已不是第一次在老公以外的男人面前裸露身體,但真正在陌生人面前裸露無遺還是第一次。

我三點全露地站立著讓他們看過夠,他們呆呆地站著不動,三雙眼睛像掃瞄一樣上下打量著我赤條條的肉體,我反被他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是一個真正的美人,你的皮膚又白又嫩,乳房圓挺,臀高肉厚,雙腿修長,實在太動人了,讓我們摸摸你吧!」

他們好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似的把我注視了好一會兒才說道。

「你的肌膚模起來又光又滑。」

他們分別摟住我,撫摸著我的肌膚說道。

「你這對奶子又圓又大,美極了!你的兩顆奶頭好似成熟的櫻桃一樣,讓我們來吃吃吧!」

他們分別吸吮我的奶頭。

此時我已全身麻軟,任由他們肆意為所欲為了。

接著他們的手不停地在我的奶子上來回地撫摸,揉捏著,我被他們摸得春心蕩漾。

這時馬克的手慢慢地朝我的肚皮模去,另一衹手則摸著我的臀部,雷文則低著頭簡直是專注地看我的下面,手不停地來回在我的陰阜上和大腿上磨擦,而羅傑則慢慢地親吻著我的乳房。

過了一會兒,雷文的雙手在我毛茸茸的陰戶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我的陰道裡,他揉捏著我的陰蒂,我被挑逗後,內心慾火高熾。

接著,他們把赤裸的我放在沙發上,輪流把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裡耍樂,我給他們玩得欲仙欲死。

這時的我,陰道裡插著雷文的陽具,羅傑的雙手在摸玩捏弄我的乳房,馬克則在玩弄我的美腳。

我興奮得「伊伊哦哦」

地呻叫著。

雷文把我抽送了一會兒,就讓位給摸玩我乳房的羅傑,跟著羅傑退過下來由馬克把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羅傑和雷文則一人一邊玩摸吸吮我的雙乳。

我的肉體同時被三個男人淫玩著,我的興奮達到了極點,我很快來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我像被他們輪姦一樣,他們輪流把陽具抽出插入我的陰道裡,那種感覺使我渾身酥麻,陰道裡淫水如泉湧出,這時我的陰戶已經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陰道的肉棒有什麼分別。

後來他們都在我的陰道裡射精,一場熱鬧淫蕩的肉搏戰才算停了下來。

我躺在沙發上,全身酥軟。

「老婆……歡樂嗎?」

良久,我老公出現,他的三位朋友已離去了,老公用紙巾替我抹淨下體,但我的淫水仍很多。

「老公,我是不是很淫蕩?」

「很好啊……」

「老公,我很愛你,我要你現在操我。」

我摟緊老公說。

于是老公把他的大陽具插入我的仍濕潤的陰道裡,他抽插得我很激烈,把我翻來覆去,前插後插,弄得我死去活來,我又來了幾次高潮。

我們稍稍休息後,我叫老公替我找回衣服穿,誰知我的衣服不是遺失了,就是給扯破了,根本沒法穿回。

結果我祇好赤身裸露的離去。

今次真正如老公所願,我在街上一絲不掛,不過是在深夜裡,全裸的我快速地走到路口,我們迅速的跳上車回去了。

===================================

(十一)

一天,老公告訴我他升了高職,晚上他的同事在KTV替他慶祝,我當然要出席啦。

我和老公到了KTV包廂,老公的同事已到了,共有三男三女。

男的分別叫賈森、林恩和歐文,都是約三十來歲,高個子,樣貌也很俊的。

女的叫卡琳、羅絲和朱迪,三女樣貌娟好,長髮,卡琳和羅絲的年紀約廿七、八左右,朱迪年若三十,眼角帶點騷騷的,原來朱迪和歐文既是同事也是夫婦,祇是他們在不同部門工作的,其他的則全是我老公同部門的同事。

三女的衣著都很性感,朱迪穿的是一般短襯衣,但衣領下少扣兩粒鈕,乳溝約隱約現,她的超短裙使她露出了差不多全條的美腿,很引人。

卡琳穿了一件貼身上衣和一條短裙,展示了她那曲線的身材和白晰的雙腿。

而羅絲穿了一件半透視的上衣,下身是一條短裙,露出了大半截的長腿。

我穿了一條超低V既露肩又露背的貼身短裙,十分誘人,不但展露出我修長雪白的雙腿,且身材呼之欲出,雙乳半遮半現地顯露出來,為了突顯身材曲線的完美,我沒有穿內褲。

三位男士看見我的性感衣著,都色瞇瞇的望著我。

我們唱歌飲酒,十分高興。

大家開懷暢飲,都喝了不少酒。

由于我一向都很風騷撩人,加上我的惹火衣著,老公的同事藉故揩我油,我也任得他們。

各人都有點醉意,大家都無拘無束,嘻嘻哈哈,漸漸男士們對女士們開始摟摟抱抱,女士們欲拒還迎,大家的情緒都十分高漲,他們也乘機在我身上摸摸捏捏,我也沒抗拒。

「今晚這麼高興,不如我們來玩個小玩意。」

突然我老公提議。

「什麼玩意呀?」

大家問。

「我們男士們猜女士們胸圍的顏色,猜輸了,拿獎金出來給女士們,大家贊成嗎?」

我老公繼續說。

「但怎樣証明女士胸圍的顏色對不對呢?」

歐文問。

「由我們說出顏色那便成啦。」

卡琳和羅絲說。

「不行,要讓我們看到顏色才算。」

賈森說。

「最多我們解開衣鈕,總之看到胸圍顏色便行了。」

朱迪說。

「要完全解開上衣的鈕釦才算。」

林恩說。

「既然完全解開上衣的鈕釦,不如索性脫去上衣,讓大家看清楚胸圍的顏色,免得麻煩。」

我說。

「好啊!」

我的話一出,男士全贊成。

「好,脫就脫,怕你什麼!」

三位女士也很爽快。

首先猜卡琳,然後是羅絲,接著是朱迪,她們都分別脫去上衣,展露出她們迷人的胸圍,輪到猜我了。

「不公平!雪兒穿的裙子又露肩又露背,一看就知道沒有戴胸圍啦,怎樣猜她都是贏的。」

朱迪突然叫道。

「哎?,怎麼沒想到的呀!」

老公拍一拍自己的腦袋說。

卡琳和羅絲拉著我老公附和著說:「是啊,不公平!主意是你出的,你要主持公道啊!」

「這……好吧,這樣吧,就猜……內褲的顏色吧,老婆,你不反對呵?」

我老公說。

「好啊!」

卡琳和羅絲大叫道。

「無所謂,但我也要女士們一起猜,如果她們猜輸了,也要讓我們看看她們的內褲,怎麼樣?」

我反建議說。

「好,來吧,卡琳、羅絲,妳們怎樣?」

朱迪很爽快。

「這……好吧!」

卡琳和羅絲應道。

其他的男士當然不會反對啦。

「不過,猜胸圍時雪兒提議我們脫去上衣,我說呢……猜內褲也要脫去裙子,讓大家看清楚,大家認為對不對?」

朱迪又說。

「對啊!」

男士們異口同聲說。

好個小婦人,既然知道我沒有戴胸圍,穿的又是全身裙,脫去裙子,我豈不是……分明想玩我啊,好,就讓妳們也陪我玩一玩。

我笑笑說:「好,脫就脫,不過如果女士們猜輸了,也一樣要脫去裙子,怎麼樣?」

三女很爽快的應道:「好,反正不一定輸的,來吧。」

于是我站起身來把頸後的衣結解開,胸前的衣襟隨手掉下來,我的一對豪乳便跳出來,在眾人面前裸露無遺,男士們更望著我的雙乳看得入神,然後我褪下裙子,從腳跟脫掉踼到一旁,由于我沒有穿內褲,因此我毛茸茸的陰戶便暴露無餘,這時眾人目瞪口呆,此刻的我是一絲不掛的全裸站在眾人面前。

他們呆呆地看著,眼睛在我赤條條的肉體上下來回的打量著,好像在欣賞一件精美的藝術品似的,由于我已不是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裸露,我神態自若地讓他們看過夠。

「嘩,好美的身材啊!如果可以讓我們摸摸就好了!」

幾位男士目不轉睛的看著我光脫脫的肉體。

我用騷騷的眼神斜望著他們,我老公又輕輕把我向他們一推,他們竟也摟住我在我身上摸來摸去。

「卡琳、羅絲、朱迪,妳們輸了,要脫去裙子囉。」

這時我老公提醒她們。

「不行,我脫去裙子便剝光了,她們也要脫光才公平,妳們男士們說對不對?」

我進迫她們。

男士們看著摸著我的赤裸裸的肉體,我想他們也想看看其他女士的裸體呢。

「對……對……」

四位男士齊聲說。

「老婆,來吧,願賭服輸。」

歐文走到朱迪身邊拉她起來。

歐文把朱迪的乳罩脫掉,一雙碩大的乳房便在我們的眼前裸露無遺,接著脫去她的短裙和內褲丟到一旁,讓她恥毛濃密的陰戶完全呈現在我們的眼前,她的雙腿較肥滿但白淨,臀厚高寬。

她赤裸無遺地站立著,讓我們肆意打量她的肉體。

她有點兒臉紅,可能給我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

歐文把她輕輕推向我這邊,男士乘機在她身上摸來摸去。

「輪到妳們了。」

接著四位男士圍著卡琳和羅絲說。

「唷,妳們欺負人,我們不依啊。」

卡琳和羅絲笑嘻嘻地說。

四位男士不理那麼多,把她們拉起來,七手八腳地解開她們的乳罩丟到一旁,把她們那圓挺的雙乳完全裸露在我們的眼底下,也脫下她們的裙子和內褲丟到一旁,恥毛濃密剛剛掩蓋陰唇的陰戶亦暴露無遺,她倆的雙腿也很修長,但不及我的白晰,臀部細圓。

她們三點全露的站立著,任由我們打量她們赤條條的肉體,她們可能被我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臉有點兒紅。

我們四位女士赤裸裸地站著,任由四位男士盡情飽灠我們身無寸縷的肉體。

剛才賈森和林恩脫卡琳和羅絲的衣服時已摸索過她們的身體,現在他們也乘機摟著她們光脫脫的肉體玩樂起來了。

我老公則走到朱迪身邊,一手拉她入懷,摟著她撫摸她光滑的肉體,朱迪也任得我老公在她身上捏乳摸陰。

而我被歐文摟抱著,捏乳摸陰,他吻著我的脖頸,然後慢慢地吻下去,我的臍、我的陰戶、我的大腿、我的小腿……搞得我發燙髮癢,陰戶濕漉漉,我發出低吟叫聲,歐文于是抬起我的雙腿大大的分開,把他的陽具插入我的陰道裡,然後猛烈地抽插起來,他又愛撫著我的乳房和脖頸,弄得我呻叫著,我到達了高潮,全身軟下來。

歐文從我的陰道退下來時,林恩走過來一下子把他粗硬的陽具塞進我的陰道裡,更擁抱著我,他大力的挺入,像要插穿我的子宮似的,他瘋狂地抽插著我,我也緊緊地摟著他,把我的陰戶朝他迎湊,我的高潮又來了。

林恩把他的陽具從我的陰道抽出時,賈森的陽具已插入我的陰道,他一插到底,我反把他推下,讓我在上套弄著,他則緊緊地捏住我的乳房猛吸,我激烈地上下移動我的臀部,迎合著他的陽具,我又達到了高潮。

賈森退下來,我老公這時把我翻身伏在地上,然後昂起我肉厚高圓的臀部,老公粗硬的陽具從後面往我的陰道裡插,他猛插狂抽,我興奮得叫出聲來,呻叫著,我的高潮又來了。

原來同時間,其他的女士都被男士們輪流抽插玩樂著,所以室內充滿著淫聲浪語。

後來男士們抱起我們四位赤裸的嬌軀放在大沙發上,我們四女半坐臥著,乳房坦蕩,大腿全張,陰戶大開,四男在我們身上肆意摸捏。

他們吸吮我們的奶頭、搓玩我們的乳房、摸弄我們的臀腿、又舔我們的大腿小腿,全身都被四男摸玩過,他們又輪流在我們的陰道裡抽出插入,弄得我們欲仙欲死,淫蕩地叫著。

最後,四男都在我們的陰道裡射精,才結束這場遊戲。

===================================

(十二)

一天,老闆找我和莎莉,想我和莎莉晚上和他一起見三位客人。

老闆一本正經地說:「這三位客人非常重要,如果成功,公司固然賺大錢,對公司的發展也很有幫助。

我也不會吝嗇,成功後,妳們也可以加公司成為股東,妳們認為怎樣?」

我語帶相關地:「做不做股東倒無所謂,最緊要是做得開心,莎莉你說是不是呀?」

莎莉問:「是啊!老闆你想我們今晚怎樣做呢?」

老闆笑瞇瞇地說:「儘量表現妳們的性感吧,客人要妳們怎樣妳們便怎樣囉,我想妳們懂得怎樣做的。」

晚上,老闆和我們到了KTV的包廂,裡面已有三位男士,想不到他們高個子,樣貌斯斯文文的,也討人喜歡啊。

我和莎莉打了一個眼色,莎莉報以我一個微笑。

老闆介紹我和莎莉給他們認識。

「來,來,兩位美麗的小姐請坐。」

其中一個叫亞祖的說。

「湯,想不到你的女同事是這麼的漂亮啊!」

另外一個叫約翰的說。

「是啊,她們不但漂亮,也很性感呀!」

那位叫米高的說。

他們對我和莎莉很客氣,但卻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和莎莉,因我和莎莉的衣著十分性感誘人。

我穿了一件雪紡吊帶低胸連身短裙,除了我的大半個騷胸和一雙雪白美腿表露無遺外,由于我沒有戴乳罩,在燈光的映照下,我的整個乳房是可以看得見的。

莎莉也是穿了一件極暴露性感的連身短裙,前面大低V後面大露背,故她的上身除了乳頭幾寸的地方之外,她的一對大豪乳和整個背部都是裸露的,她的一雙大腿也完全展露出來。

不久,老闆有事先走,稍後再回來,由我和莎莉陪著他們。

由于我的風騷浪勁,大家的隔膜也漸漸減退了,也就慢慢熟落起來。

我們喝了許多酒,大家都有點酒意,漸漸他們對我和莎莉開始揩揩摸摸,我和莎莉也由任得他們,他們也就得寸進尺,更加放肆,他們摸我們的屁股,又捏我們的乳房,我們也沒有阻止。

後來米高竟把我摟在懷裡捏乳摸陰,亞祖又乘機拉下我的吊帶,再一扯,我的上截衣裳便滑了下來,一對豪乳也就跳了出來,他倆一見便捉住我的乳房又搓又捏。

而約翰也把莎莉拉到懷裡亂摸起來,三兩下便解開了莎莉頸後的衣結,再一拉,胸前的兩條衣布便卸下,她的一雙大奶子也彈了出來,三位男士一見竟一起搓捏莎莉的乳房。

這時三位男士見我和莎莉沒有抗拒,把我和莎莉圍起來,七手八腳地脫下我和莎莉身上的衣服。

我和莎莉的衣裙和內褲被他們脫去扔到一邊,我和莎莉一絲不掛的站立著,他們三對眼睛不斷打量我和莎莉的光脫脫的肉體,我和莎莉也任得他們看過夠,他們看了半天似乎還未夠。

良久,亞祖才把莎莉摟住摸索著,亞祖捉住她的一對豐滿乳房又搓又捏。

這時莎莉的手剛好在他的胯下,她接觸到亞祖硬梆梆的肉棒,不禁握緊了不放。

亞祖雙手又在她毛茸茸的陰戶摸了摸,就把手指伸到她的陰道裡。

他揉捏著莎莉的陰蒂,莎莉被挑逗後,慾火高熾。

亞祖以站立的姿勢,把粗硬的肉莖塞入莎莉濕潤的肉洞裡。

而我則被米高一手抱起放我在沙發上,他粗硬的陽具往我的陰道裡狂抽猛插,我的乳房則給約翰的雙手在摸玩捏弄。

我興奮得呻叫著,達到了高潮。

米高把我抽送了一會兒,就讓位給摸玩我乳房的約翰。

米高退過來去玩摸莎莉的奶子。

莎莉被兩個男人同時淫樂她的肉體,她大聲地淫叫著,我知道她一定是興奮地到達了高潮。

一會兒,淫樂著莎莉的亞祖也抽身過來,而正在我身上的約翰又讓出位置,讓亞祖把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

這時我渾身酥麻,陰道裡淫水如泉湧出。

接著,約翰抱起莎莉赤裸的嬌軀,放到我的身邊,我和莎莉兩具雪白赤裸的肉體便半躺臥在沙發上,三個男人肆意地淫樂著我和莎莉,他們輪流把陰莖插入我和莎莉的陰道裡耍樂。

我的陰戶已經酥麻,也分不清插入我陰道的肉棒有什麼分別。

我們給三個男人玩得欲仙欲死,後來三個男人都在我們的陰道裡射精,一場狂熱的肉戰才停下來。

我和莎莉全身癱軟的躺著,但下體仍流著淫水。

過了好一會兒,老闆回來看我和莎莉,那三位男士已經離去了。

老闆看見我和莎莉的赤裸的肉體,也忍不住要操一操我和莎莉,我和莎莉也任得老闆肆意把玩我們的肉體,任得他的陽具抽插我們仍濕潤的陰道,我和莎莉也來了高潮,最後老闆在我們的陰道裡射了精才真正的結束。

我和莎莉發現我們的衣裙在剛才的混戰中不是被扯破了,就是也不知去向,結果我和莎莉祇好赤條條的離去。

深夜裡,兩個赤裸的少婦閃躲著走在街上,很快我們便迅速的跳上車。

===================================

(十三)

一天老公說有個神祕的超極性感之夜的派對,除單身女士參加外,男士則必須攜眷才可參加,而所有出席的女士必須穿上非常性感的衣服。

是他公事上的一位朋友介紹他的,他公司也有一些男女同事參加。

老公問我:「老婆,你有沒有興趣參加呢?」

「你想我穿怎樣的衣服?」

「當然越性感暴露越好。」

我開玩笑說:「那麼我什麼也不穿算不算性感?」

「好啊!我也想看看我的性感女神啊!」

那晚我們到了會場,只見會場上的女士們,衣著極盡誘人,短裙熱褲,美腿盡現,不在話下;Bra-top  low-cut,  深V大V,肚兜露背,吊帶露臍,低胸露肩,通花透視,琳琳總總,衣內春光,約隱約現,大不乏人。

原來進場的女士全部要脫去外褸外套,無論長中短或上身的小外褸,都要脫下,怪不得有那麼多女士只穿上bra-top,  原來她們的性感就以外短褸襯bra-top,結果只能穿著bra-top上場。

由于在場內不可穿上外褸外套,我好除下外套。

當我脫去外套時,我四周的人立時靜默,繼而許多人也望過來。

因為我的身上祇有一條雪紡布條,布條掛繞過頸項在前面下垂遮著我的乳頭,我用同一質料的幼帶把布條在我腰間紮住,讓兩條布條聚在我肚腰下,但布條的長度剛剛掩蓋著我的陰戶,我的乳房、背部、臀部、兩臂和雙腿是完全裸露的,我的乳頭和我濃密黑茸茸的陰毛則若隱若現,而當我坐下或伸高都會露出我的陰戶,所以我跟全裸差不多。

很多人請我跳舞,他們多是摟著我來跳,當然他們都乘機摸摸我光滑的背部和臀部,我也任得他們。

我被他們摸得心也癢癢的。

後來老公和我跳舞。

我軟軟地伏在老公身上,全身發燙,老公的手在我的背臀遊移著。

老公的手遊走到我的腰間,突然把我腰帶的結解開,腰帶滑到地下,他再用手一扯,把我身上的布條扯掉,我便全裸的在舞池中。

音樂停了,我身上除了一對鞋子外,全身一絲不掛地在場中,我三點全露的肉體給全場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我的一對圓碩豐滿的乳房,濃密黑茸茸的陰毛,渾圓高聳的臀部,雪白修長的雙腿便纖毫畢現,一覽無遺。

我全裸在會場上,任人看過夠。

這時許多男士爭相請我跳舞,當然他們醉翁之意不在酒,都是想抱摸我赤裸的身軀。

不知是不是挑起了女士的妒忌心,這時有些女士開始也不甘寂寞,自行脫個清光,也任人看過夠。

在這種爭妍的氣氛下,也有些太太被她們的老公摸摸錫錫之下,半推半就地被她們的老公脫個清光,結果全場女士個個都剝清光,脫得赤條條,玉帛相見。

這時真是乳浪洶湧,臀光搖曳,陰戶濃密白潔,身材燕瘦環肥,目不暇給,艷色無邊,性感之夜變成全裸之夜。

這時我索性躺在桌子上,擺出誘人的姿態,讓他們可以任情地撫摸我的肉體。

我的乳房常同時有多對手在撫摸著,他們又摸我的臀部、我的大腿、甚至我的陰戶。

那種被撫摸的刺激,使我越來越興趣,結果我張開大腿,讓自己陰戶陰唇完全暴露出來,任人欣賞。

我雖然已和十多個男人有過性交,但在這麼多人的場面中裸露自己,連自己女人最神祕的陰戶也毫無保留地展露給人看,那種感覺使自己十分興奮。

我的乳房不斷有男人搓捏,他們吸吮我的奶頭,舔我的小腿、大腿,我全身都被男人不斷地摸玩著,我被他們摸得太興奮了,下體濕漉漉,我的淫水很多,我已按捺不住,我呻吟地發出淫聲。

我用舌頭舔舔自己的嘴唇,咬著手指,用一種騷騷眼光望著他們,心裡說:「妳們……為什麼……還不來……」

就在這時,有一個男人突然分開我的雙腿,把他的陽具大大地插入我的陰道,但他抽插一會便射了。

接著另一個男人抬起我的雙腿,把他的陽具塞入我的陰道裡抽插。

當一個男人的陽具退出,另一根陽具立即又插入我的陰道,男人的陽具不斷插入抽出我的陰道,同時我的乳房也被另一些男人不斷地摸捏啜舔,我的身體其他部分也同時給甚他男人摸玩著。

我完全放任地讓那些男人肆意地摸玩淫樂我的肉體,那種感覺很爽,爽得不得了,不知怎樣形容啊!那種感覺使我的興奮達到極點,我的高潮一個接一個。

我感到我自己真的很淫蕩,但這種感覺使我十分享受。

===================================

(十四)(完)

經過這次性感之夜後,我已是很喜歡裸露自己的身體了。

在家中我是赤條條的,老公也不會讓我穿上任何衣服,他說他也要看我的裸體,而且沒有拉上窗簾,任由對窗對戶的人家窺看我赤裸的肉體。

在公司裡我和莎莉是一絲不掛的,全裸的辦公。

有時老闆與客人回到公司談生意,我和莎莉都是赤身裸體的會客,任由客人飽灠我和莎莉的肉體。

有時下午完成工作,如果老闆或森和東尼在公司,他們都會摸玩我和莎莉赤裸的肉體,我和莎莉也任得他們。

有時老闆娘來到公司,也會跟我和莎莉一樣脫個清光,我們三人有時也會互相撫摸對方赤裸的肉體。

有好幾次參加一些特別神祕的聚會,我索性全裸一絲不掛的赴會。

同場的女士有時也被男士弄得身無寸縷、露裸無遺的。

那些男士摟著三點全露的我,又摸又捏,我也任由他們肆意淫玩我赤裸的肉體,我全身都給他們看遍玩遍。

他們架開我的雙臂,把我的乳房完全的坦露出來,又摸又搓我的乳房,又啜又含我的乳頭。

他們又會抬高我的雙腿,把我的陰戶陰唇展現無遺,然後又撩撥我的陰核。

這樣使我全身發軟,給他們為所欲為。

他們的陽具又不斷的抽插我的陰道,我總被他們玩得我高度興奮。

有時聚會結束,如果是在深夜淩晨,剛巧街上又沒有其他的人,他們又要我脫光衣服的走在街上。

我問他們:「我的身體都被妳們看光了,還要我脫光在街上走著,羞死了!」

他們竟說:「嘩,看著一位少婦辦公室女郎一絲不掛的在街上走著,這種光景太誘人了。」

我也很享受那種街上裸露和被看的刺激。

當然如果發現有人,他們也會迅速的替我披上衣服,避過不必要的尷尬。

我想如果大白天都可以全裸上街那就更好了。

後記:後來老闆移民澳洲,把生意轉讓給我一位朋友的丈夫,而我和丈夫也隨老闆移民澳洲去了。

本來莎莉是留下在公司協助業務的,但沒多久,莎莉和她丈夫也移民加拿大去了。

于是這種可以說是荒唐的性生活也因此而結束了。

(完)

相關文章:
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催眠強姦家人
愛上親媽跟後媽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補習姐姐
留學交換之樂
做美容院的媽媽
熱門小說: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