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同學一起幹他媽媽

此時正是體育課,教學樓最高樓的獨立男廁所裏。

我輕輕掀開面前絕美少婦的胸罩,嘴含上那粒鮮嫩的蓓蕾,吸吮起來。

「哦~」一聲嬌媚的嚶嚀自那誘人的櫻唇傳來,黃慧娟緊閉美眸,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她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

我一手蹂躪左乳,一手擱在黃慧娟豐滿的肥臀下,揉捏著那柔軟的翹臀。

「啊……」一聲延長的呻吟聲傳來,黃慧娟忍不住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套弄起來,風騷的張開大腿,露出那肥厚的陰唇,乞憐道:「主人,娟娟想要了。」

「快點啊,哥們,我急啊!」廁所外一個喘息急促的聲音傳來,是董飛,黃慧娟那19歲的兒子,我的好兄弟。

「你兒子還在外面呢。」我淫笑著揉弄著那陰唇,分泌淫液的騷穴散發出一股糜爛的氣息。

「哦~~那……快點?」黃慧娟慌了神,她沒想到自己兒子會在這裏。

「行。我幹屁眼會快一點。」我嘿嘿笑了。

「是,是,主人,請快點。」黃慧娟不敢違背我的意思,轉身露出那栗子般色調的屁眼,屁眼的褶皺一緊一開,誘惑極了。

我顧不上伸手摳挖那黝黑的屁眼,雪白的臀部中間那個發黑的屁眼有些刺眼,這得虧我這幾個月來的精心開墾。

我伸出手輕輕掰開兩瓣肥臀,肉棒挺在屁眼前,黃慧娟緊張極了,她捂住嘴不想發出誘人的呻吟聲,以免被僅僅一牆之隔的兒子聽見。

「啵」一聲肉棒頓時刺入那緊窄的屁眼裏,「啊……」黃慧娟情不自禁得發出一聲呻吟又連忙捂住嘴羞不自勝。

門外的少年聽了這呻吟聲,不禁血氣上湧,心道:「居然是在做這種事。」下體一陣勃起,貼在門上細細聽著,他卻不知道裏面是自己那個端莊秀氣的媽媽。

我扶住肉臀,如同騎在馬上一般一進一出,在緊窄的直腸中瘋狂抽插起來。

「唔……唔……啊……啊……嗯……唔……唔……」起初壓抑得呻吟被釋放出來,黃慧娟這個淫婦不顧自己的兒子還在門外便呻吟起來。

狹小的廁所裏,黃慧娟扶住門把手,掂著高跟鞋撅著大屁股迎接著我瘋狂得攻擊。

「……嗚咽,唔唔。」黃慧娟美目緊閉,忘情的享受著魚水之歡,兩條半裸的肉體纏綿在一起。

董飛聽了那呻吟,不由雙手握住肉棒一上一下起來,急促的呼吸間連忙褪下褲子,很快一股濃厚的精液噴薄在門上。

「啊……嗚嗚……嗯……棒……哦……來了……來了……」黃慧娟呼吸急促起來,屁眼的括約肌緊緊夾住我的肉棒,陰道不自覺的噴出一股淫水射在我腿上。

我低吼一聲,加快抽插起來,飛快進出著黃慧娟緊窄的屁眼,把那肛肉插得翻起來,露出那粉紅的直腸。

「唔……」一聲長籲,精液盡數射入黃慧娟直腸裏。

我拍拍翹臀,「啵」拔出肉棒,黃慧娟連忙夾緊屁眼,不讓精液流出來,轉過身檀口含住我的肉棒,細細吸吮著肉棒殘留的精液,香舌在肉棒上打著轉。

她清理完畢,又用自己的豪乳擦拭起來,敏感的乳頭不由翹起來,她羞紅的咬牙擦拭著。

不知多久,兩人才穿好衣服,一開門,董飛早已離去,只留下一灘濃厚的精液。

我淫笑說:「娟娟,回去好好犒勞犒勞你兒子。看,這麼多。」說著隔著衣褲摸了摸黃慧娟的下體。

黃慧娟羞紅了臉,敏感的下體不由又浸濕了本就濕漉漉的內褲,連忙退了一步:「主人,我等下還有課。」

見我點頭,連忙退了去,步伐有些淩亂,或許是因為屁眼裏還緊夾著精液。

剛上課。

「告訴你個秘密。」董飛神秘的湊到我耳邊說。

「說。」我疲勞的支著下巴。

「剛剛體育課有人在男廁所裏打炮!」董飛如同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奇。

「這麼猛?看清楚那女人怎麼樣沒?」我配合的說,心裏一笑。

「沒,沒看到。」董飛搖頭,又說:「不過肯定很騷,那呻吟,媽的,比那些雞叫的好聽多了,幹起來一定很爽,讓我火氣上來了,今晚我去夜店,你來不來?」

我搖頭,心想:『今天射了一大灘還去夜店,這欲火……真應該要你媽來幫你。』

想到這,心裏一動,對啊,就讓他媽來!

我拉住董飛說:「別去夜店了,不幹淨,今晚我幫你找個身材好良家女人給你。」

董飛驚喜的說:「真的?好啊,那些雞長的醜就不說了,身材也不行,屁股奶子的肉全長腰上了一樣。不過,那個價錢……」

我佯裝大度的一揮手:「我和你誰跟誰?我出錢!」心裏補上一句:「你出人。」

「哈哈,」董飛大笑著摟住我的肩膀:「好兄弟啊。」

一放學,我快速沖到辦公室,辦公室裏其他老師走的一幹二淨,黃慧娟美麗的身影端坐在電腦前,美眸認真的盯著電腦螢幕,我走到她身後她也沒發現。

我望了一眼,是一篇網文,題目是《如何讓男人愛上自己》,看來這個美麗的熟女教師已經愛上我了呢,我不由一喜,伸手一把握住黃慧娟的豐乳。

她尖叫一聲,猛的一推,我沒想到黃慧娟那麼激烈,一個趔趄摔在地上,黃慧娟回頭見是我,慌忙過來扶我。

「對不起啊,主人,娟娟不知道是你。」黃慧娟邊拉起我邊道歉道。

我故作憤怒的說:「好啊,居然推我,我要懲罰你。」

「是是,請主人懲罰奴隸。」黃慧娟唯唯諾諾的說。

我假意思索了一番,在黃慧娟內心惶惶不安時說:「今晚我有個哥們,你穿風騷點,給他過過癮。」

黃慧娟連忙點頭,說:「是,是,不過只許他幹娟娟的前面。後面永遠只屬於主人你。」黃慧娟睫毛一彎,為自己說這話羞紅了臉。              ***    ***    ***    ***      我帶著黃慧娟來到她家門前,眼睛蒙著白布,又帶了面具的她一無所知。

「砰砰」我敲了敲門,董飛納悶的探出腦袋,望了我和穿著厚厚風衣的面具女人一眼,驚喜的拉住我進去,說:「媽的,兄弟,我媽剛好有事出門了,你就帶女人來了。哇,這身材,真棒。」董飛仔細打量了一番。

黃慧娟身子一凝,聽出是自己兒子的聲音,心情有些複雜,捏了我的手一把,以示不滿。

我輕輕揉了揉她的手,笑著說:「行了,快點吧。」

說著我一把扯下黃慧娟的風衣,雪白的巨乳暴露在外,董飛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黃慧娟心中羞澀不已,畢竟在自己兒子面前。  080929lwn6nwdnt2w1on2o.jpg.thumb.jpg

董飛飛快的上前握住一隻巨乳,舌頭熟練的在另一隻巨乳乳頭上打轉。

「唔……」黃慧娟不由呻吟一聲,連忙閉上了嘴,害怕被自己兒子聽出聲音。

董飛淫笑道:「真是個極品,身材跟我媽真像。 」  「你就當她是你媽媽吧。」我壞笑道。

「媽媽,兒子來操你了。」說著董飛一把推到黃慧娟,猛的操了進去。

黃慧娟驚呼一聲,倒在地上,肥嫩的淫穴擠進去了兒子的年輕的肉棒。

董飛飛快的操著穴,雙手未曾停歇的揉搓著巨乳,俯身含住嬌嫩的乳頭。

黃慧娟的羞澀化作嬌呻,久經人事的淫穴緊緊夾住兒子的肉棒,雙手不自覺的摟住兒子。

「唔……嗯……啊……好……棒……」黃慧娟沙啞的呻吟起來,低沈的聲線讓董飛愈加努力衝擊。

不多時,一聲低吼,董飛便盡數射入了自己媽媽的肉穴裏。

我拍拍董飛:「爽不爽?」

「呵呵,我再來一炮,太爽了。」董飛笑著扶起嬌軟無力的黃慧娟放在沙發上,讓她身子壓在自己身上,肉棒立時豎了起來。

董飛淫笑著蹂躪豪乳,說:「你幫我放進去。」

黃慧娟臉像發燒了般紅,沒想到兒子居然提出了這個要求,她慢慢用纖細的手指扶住兒子滾燙的肉棒,放入自己的玉門前,向裏塞去,董飛借力猛的插入,直搗黃慧娟的子宮,在濕滑的淫穴裏進進出出。

我看母子春宮看的熱血沸騰,扶住肉棒按住黃慧娟扭動的肥臀,對準黃慧娟的屁眼,黃慧娟連忙放鬆括約肌。

我猛的刺入進去,那緊窄幹澀的菊門被撐得大大的。

我與董飛在他親生母親的淫穴和屁眼裏進進出出,似乎肉棒之間只隔絕了一層肉。

「啊……唔……好棒……嗯嗯……好,好脹,哦……兒子……嗯……主人, 好……嗯嗯……唔……嗚……娟兒好……」黃慧娟顧不得什麼廉恥道德,胡亂浪叫起來。

所幸的是董飛忙著操弄肉穴,哪裏聽的出來。  黃慧娟瘋狂扭動著美麗誘人的肥臀,迎接著年輕的肉棒抽插,在欲望海洋中,黃慧娟漸漸沈迷其中,忘記了一切,只知道,扭動,在扭動,夾緊肉穴,只為更大的快感。

「兒子,主人,娟娟好棒,唔……唔……嗯……啊……好……娟娟,好……啊啊……好爽……到了……要到了……嗚嗚……屁眼要爛了,啊……小穴要爛了,嗚嗚……要死了……啊……」  那晚我與董飛母子三人沈醉在性欲之中,黃慧娟被操暈過去,醒來時屁眼和淫穴還有兩根不知疲倦的肉棒操弄著。

每當我們三人一起時縱欲,董飛的美麗母親總是有事出門,他絲毫不在意,因為有一個成熟女人的大腿正敞開著,露出肥嫩的陰唇,接受著他滿腔熱血澆灌。

此時正是體育課,教學樓最高樓的獨立男廁所裏。

我輕輕掀開面前絕美少婦的胸罩,嘴含上那粒鮮嫩的蓓蕾,吸吮起來。

「哦~」一聲嬌媚的嚶嚀自那誘人的櫻唇傳來,黃慧娟緊閉美眸,細長的睫毛微微顫抖著,她不由自主的捂住自己的小嘴。

我一手蹂躪左乳,一手擱在黃慧娟豐滿的肥臀下,揉捏著那柔軟的翹臀。

「啊……」一聲延長的呻吟聲傳來,黃慧娟忍不住伸手握住我的肉棒,套弄起來,風騷的張開大腿,露出那肥厚的陰唇,乞憐道:「主人,娟娟想要了。」

「快點啊,哥們,我急啊!」廁所外一個喘息急促的聲音傳來,是董飛,黃慧娟那19歲的兒子,我的好兄弟。

「你兒子還在外面呢。」我淫笑著揉弄著那陰唇,分泌淫液的騷穴散發出一股糜爛的氣息。

「哦~~那……快點?」黃慧娟慌了神,她沒想到自己兒子會在這裏。

「行。我幹屁眼會快一點。」我嘿嘿笑了。

「是,是,主人,請快點。」黃慧娟不敢違背我的意思,轉身露出那栗子般色調的屁眼,屁眼的褶皺一緊一開,誘惑極了。

我顧不上伸手摳挖那黝黑的屁眼,雪白的臀部中間那個發黑的屁眼有些刺眼,這得虧我這幾個月來的精心開墾。

我伸出手輕輕掰開兩瓣肥臀,肉棒挺在屁眼前,黃慧娟緊張極了,她捂住嘴不想發出誘人的呻吟聲,以免被僅僅一牆之隔的兒子聽見。

「啵」一聲肉棒頓時刺入那緊窄的屁眼裏,「啊……」黃慧娟情不自禁得發出一聲呻吟又連忙捂住嘴羞不自勝。

門外的少年聽了這呻吟聲,不禁血氣上湧,心道:「居然是在做這種事。」下體一陣勃起,貼在門上細細聽著,他卻不知道裏面是自己那個端莊秀氣的媽媽。

我扶住肉臀,如同騎在馬上一般一進一出,在緊窄的直腸中瘋狂抽插起來。

「唔……唔……啊……啊……嗯……唔……唔……」起初壓抑得呻吟被釋放出來,黃慧娟這個淫婦不顧自己的兒子還在門外便呻吟起來。

狹小的廁所裏,黃慧娟扶住門把手,掂著高跟鞋撅著大屁股迎接著我瘋狂得攻擊。

「……嗚咽,唔唔。」黃慧娟美目緊閉,忘情的享受著魚水之歡,兩條半裸的肉體纏綿在一起。

董飛聽了那呻吟,不由雙手握住肉棒一上一下起來,急促的呼吸間連忙褪下褲子,很快一股濃厚的精液噴薄在門上。

「啊……嗚嗚……嗯……棒……哦……來了……來了……」黃慧娟呼吸急促起來,屁眼的括約肌緊緊夾住我的肉棒,陰道不自覺的噴出一股淫水射在我腿上。

我低吼一聲,加快抽插起來,飛快進出著黃慧娟緊窄的屁眼,把那肛肉插得翻起來,露出那粉紅的直腸。

「唔……」一聲長籲,精液盡數射入黃慧娟直腸裏。

我拍拍翹臀,「啵」拔出肉棒,黃慧娟連忙夾緊屁眼,不讓精液流出來,轉過身檀口含住我的肉棒,細細吸吮著肉棒殘留的精液,香舌在肉棒上打著轉。

她清理完畢,又用自己的豪乳擦拭起來,敏感的乳頭不由翹起來,她羞紅的咬牙擦拭著。

不知多久,兩人才穿好衣服,一開門,董飛早已離去,只留下一灘濃厚的精液。

我淫笑說:「娟娟,回去好好犒勞犒勞你兒子。看,這麼多。」說著隔著衣褲摸了摸黃慧娟的下體。

黃慧娟羞紅了臉,敏感的下體不由又浸濕了本就濕漉漉的內褲,連忙退了一步:「主人,我等下還有課。」

見我點頭,連忙退了去,步伐有些淩亂,或許是因為屁眼裏還緊夾著精液。

剛上課。

「告訴你個秘密。」董飛神秘的湊到我耳邊說。

「說。」我疲勞的支著下巴。

「剛剛體育課有人在男廁所裏打炮!」董飛如同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奇。

「這麼猛?看清楚那女人怎麼樣沒?」我配合的說,心裏一笑。

「沒,沒看到。」董飛搖頭,又說:「不過肯定很騷,那呻吟,媽的,比那些雞叫的好聽多了,幹起來一定很爽,讓我火氣上來了,今晚我去夜店,你來不來?」

我搖頭,心想:『今天射了一大灘還去夜店,這欲火……真應該要你媽來幫你。』

想到這,心裏一動,對啊,就讓他媽來!

我拉住董飛說:「別去夜店了,不幹淨,今晚我幫你找個身材好良家女人給你。」

董飛驚喜的說:「真的?好啊,那些雞長的醜就不說了,身材也不行,屁股奶子的肉全長腰上了一樣。不過,那個價錢……」

我佯裝大度的一揮手:「我和你誰跟誰?我出錢!」心裏補上一句:「你出人。」

「哈哈,」董飛大笑著摟住我的肩膀:「好兄弟啊。」

一放學,我快速沖到辦公室,辦公室裏其他老師走的一幹二淨,黃慧娟美麗的身影端坐在電腦前,美眸認真的盯著電腦螢幕,我走到她身後她也沒發現。

我望了一眼,是一篇網文,題目是《如何讓男人愛上自己》,看來這個美麗的熟女教師已經愛上我了呢,我不由一喜,伸手一把握住黃慧娟的豐乳。

她尖叫一聲,猛的一推,我沒想到黃慧娟那麼激烈,一個趔趄摔在地上,黃慧娟回頭見是我,慌忙過來扶我。

「對不起啊,主人,娟娟不知道是你。」黃慧娟邊拉起我邊道歉道。

我故作憤怒的說:「好啊,居然推我,我要懲罰你。」

「是是,請主人懲罰奴隸。」黃慧娟唯唯諾諾的說。

我假意思索了一番,在黃慧娟內心惶惶不安時說:「今晚我有個哥們,你穿風騷點,給他過過癮。」

黃慧娟連忙點頭,說:「是,是,不過只許他幹娟娟的前面。後面永遠只屬於主人你。」黃慧娟睫毛一彎,為自己說這話羞紅了臉。              ***    ***    ***    ***      我帶著黃慧娟來到她家門前,眼睛蒙著白布,又帶了面具的她一無所知。

「砰砰」我敲了敲門,董飛納悶的探出腦袋,望了我和穿著厚厚風衣的面具女人一眼,驚喜的拉住我進去,說:「媽的,兄弟,我媽剛好有事出門了,你就帶女人來了。哇,這身材,真棒。」董飛仔細打量了一番。

黃慧娟身子一凝,聽出是自己兒子的聲音,心情有些複雜,捏了我的手一把,以示不滿。

我輕輕揉了揉她的手,笑著說:「行了,快點吧。」

說著我一把扯下黃慧娟的風衣,雪白的巨乳暴露在外,董飛看得口水都要流出來,黃慧娟心中羞澀不已,畢竟在自己兒子面前。  080929lwn6nwdnt2w1on2o.jpg.thumb.jpg

董飛飛快的上前握住一隻巨乳,舌頭熟練的在另一隻巨乳乳頭上打轉。

「唔……」黃慧娟不由呻吟一聲,連忙閉上了嘴,害怕被自己兒子聽出聲音。

董飛淫笑道:「真是個極品,身材跟我媽真像。 」  「你就當她是你媽媽吧。」我壞笑道。

「媽媽,兒子來操你了。」說著董飛一把推到黃慧娟,猛的操了進去。

黃慧娟驚呼一聲,倒在地上,肥嫩的淫穴擠進去了兒子的年輕的肉棒。

董飛飛快的操著穴,雙手未曾停歇的揉搓著巨乳,俯身含住嬌嫩的乳頭。

黃慧娟的羞澀化作嬌呻,久經人事的淫穴緊緊夾住兒子的肉棒,雙手不自覺的摟住兒子。

「唔……嗯……啊……好……棒……」黃慧娟沙啞的呻吟起來,低沈的聲線讓董飛愈加努力衝擊。

不多時,一聲低吼,董飛便盡數射入了自己媽媽的肉穴裏。

我拍拍董飛:「爽不爽?」

「呵呵,我再來一炮,太爽了。」董飛笑著扶起嬌軟無力的黃慧娟放在沙發上,讓她身子壓在自己身上,肉棒立時豎了起來。

董飛淫笑著蹂躪豪乳,說:「你幫我放進去。」

黃慧娟臉像發燒了般紅,沒想到兒子居然提出了這個要求,她慢慢用纖細的手指扶住兒子滾燙的肉棒,放入自己的玉門前,向裏塞去,董飛借力猛的插入,直搗黃慧娟的子宮,在濕滑的淫穴裏進進出出。

我看母子春宮看的熱血沸騰,扶住肉棒按住黃慧娟扭動的肥臀,對準黃慧娟的屁眼,黃慧娟連忙放鬆括約肌。

我猛的刺入進去,那緊窄幹澀的菊門被撐得大大的。

我與董飛在他親生母親的淫穴和屁眼裏進進出出,似乎肉棒之間只隔絕了一層肉。

「啊……唔……好棒……嗯嗯……好,好脹,哦……兒子……嗯……主人, 好……嗯嗯……唔……嗚……娟兒好……」黃慧娟顧不得什麼廉恥道德,胡亂浪叫起來。

所幸的是董飛忙著操弄肉穴,哪裏聽的出來。  黃慧娟瘋狂扭動著美麗誘人的肥臀,迎接著年輕的肉棒抽插,在欲望海洋中,黃慧娟漸漸沈迷其中,忘記了一切,只知道,扭動,在扭動,夾緊肉穴,只為更大的快感。

「兒子,主人,娟娟好棒,唔……唔……嗯……啊……好……娟娟,好……啊啊……好爽……到了……要到了……嗚嗚……屁眼要爛了,啊……小穴要爛了,嗚嗚……要死了……啊……」  那晚我與董飛母子三人沈醉在性欲之中,黃慧娟被操暈過去,醒來時屁眼和淫穴還有兩根不知疲倦的肉棒操弄著。

每當我們三人一起時縱欲,董飛的美麗母親總是有事出門,他絲毫不在意,因為有一個成熟女人的大腿正敞開著,露出肥嫩的陰唇,接受著他滿腔熱血澆灌。

相關文章:
小英的口交
不穿內褲的女孩
我想幹表……嫂…… (完)
下賤的淫奴妻
人妻最刺激
曹姐的美魔女騎慾記
三個妹妹
彎彎的別針頭
美豔的講師媽媽
公公媳婦之間的肉搏戰
熱門小說: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