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媽媽愛淫蕩

我叫王思佳今年五歲了,是個可愛又淘氣的男孩子。

我在金蘋果幼稚園上學,我可聰明了,今天的我又學會了老師教給我們的拼音。其實我最厲害的是能從一數到一百。別的小朋友還做不到,這是我最驕傲的。

啊,又到了放學的時間了,老師帶領著我們到學校門口,我左右張望,一下就看到人群裡的媽媽,媽媽非常好認。因為我的媽媽是眾多媽媽裡面最年輕最漂亮的媽媽,媽媽叫李雨露,媽媽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披在肩上,如玉的臉蛋上,彎彎的細眉,高挺的鼻樑,厚實飽滿的唇肉,塗著鮮豔的口紅,媽媽最好看的就是這雙眼睛,不但大,而且特別有靈性,好像會說話一樣。

媽媽的身材更是沒的說,一米六五身高的她腿就占了一半,筆直的小腿配著渾圓飽滿的大腿,特別好看的,翹挺的屁股,往上的腰好細。不像別人家的媽媽,有的腰好粗呢。腰部往上一對碩大飽滿的乳房,是我的最愛。

今天又是媽媽一個人來接我,爸爸他因為工作的原因一直在外地,家裡的一切都是媽媽照料,正因為如此,媽媽在懷著我的時候就辭去了工作,在家當一個全職太太。

「媽媽」我歡快的搖著小手,朝媽媽跑去,媽媽立刻彎下腰一把摟住了我,在我的臉上左親右親,「佳佳今天有沒有想媽媽啊。」媽媽問我。

「嗯,天天都想。」我的回答讓媽媽笑的更開心了。

「那好佳佳我們回去吧。好不好。」

我歡快的拍著小手,「好呀回家。我要吃排骨,我要看動畫片。」

媽媽一邊答應著我,一邊牽著我的小手,領著我來到汽車那裡。

打開後座的門,我抬著頭驚訝的看著車裡居然有人,是個穿著校服的大哥哥,我好奇的望著媽媽,媽媽笑著對我說道:「佳佳啊,這是你劉菲阿姨家的楊碩哥哥,快叫哥哥好。」

我聽媽媽的話點頭,「楊碩哥哥好。」

大哥哥他很斯文的坐在那裡向我揮手,「你好啊,佳佳。」媽媽介紹過之後。

催促我上車,我和大哥哥並排坐在了後座上。

這時我仔細的打量著大哥哥的模樣,大哥哥理著清爽的學生頭,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鼻樑很高挺,嘴唇薄薄的,看起來很是英俊,看到我在看他,楊碩大哥哥也時不時的對我微笑著,大哥哥笑起啦非常好看,給人一種打動人心的魅力。

媽媽開著車,一路回到了家裡。打開門,一邊換鞋一邊說道:「飯菜我已經做好了,你們兩個去洗手間把手洗乾淨,佳佳帶哥哥去,回來好吃飯,今天給你做了醬排骨哦!」

聽到醬排骨,我興奮的揮舞著小手,「哦!吃排骨嘍,走呀咱們去洗手!」

我帶著大哥哥來到洗手間,站在我的小凳子上,擰開水龍頭招呼大哥哥哥洗手,不過大哥哥走到了一邊的馬桶邊,哦,大哥哥要小便,我就一個人洗吧,正在往手上打著香皂的我轉過頭正好看到大哥哥從褲子裡掏出他的小……哦不,是大雞雞,大哥哥掏出來比金鑼王火腿腸還粗還長的大雞雞對著馬桶撒尿,看著大哥哥握在手裡跟他皮膚一樣白的大雞雞,最前端還有一個紅彤彤的蘑菇型的大肉球,好奇的問道:「大哥哥都是男孩子怎麼你的雞雞跟我的不一樣?」

大哥哥可能沒想到我會問這樣一句話,有點弄得哭笑不得,但還是回答道:「男孩子長大了就會變成這樣的啊,等你長大了也就跟哥哥的一樣了。」

哦,大哥哥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開心的和大哥哥一起洗好了手,一起來到廚房,進門迎面看到正是媽媽端著醬排骨往桌子上放,媽媽已經換下了在外面穿的衣服,穿著一身淺粉色的紗料睡衣,輕盈的粉色薄紗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穿著紫色蕾絲的胸罩和內褲。

由於媽媽在家都是這麼穿的,我根本沒感覺任何不妥,倒是我身後的大哥哥在看到媽媽的性感睡裙的時候驚豔的眼前一亮,不過立馬覺得自己做的不對。臉色通紅的把目光低了下去,我跑到媽媽身邊抱著媽媽的大腿撒嬌,一邊獻寶似得跟媽媽說道:「媽媽你知道麼,剛才在洗手間我看到大哥哥的雞雞好大,跟香腸似的,說……」還沒等我說我長大也會是這樣的時候。

媽媽抬手輕輕在我頭上打了一下,我吃痛的捂著腦袋,抬頭看到媽媽面帶薄怒的看著我說:「佳佳,以後記得這樣的事情不許說知道麼,不文明!」我委屈的點點頭,「知道了,媽媽!」

媽媽這才露出笑臉,「嗯,知錯就好,好了一起吃飯吧!」

我趕緊爬上凳子坐好,媽媽拿起碗給我和大哥哥盛飯,我們一邊吃。媽媽一邊說道:「劉菲阿姨是媽媽上班時的好朋友,這次有事出差,托我照顧楊碩幾天,話說這也是楊碩你頭一次在別人家做客吧?」

大哥哥靦腆的點了點頭:「是啊,還真沒有在外面住過。」

媽媽看著靦腆的大哥哥格外的喜歡,又給大哥哥和我一人夾了一塊排骨,「來,小碩別拘謹,就當自己家一樣,不用客氣。」然後隨手用筷子頭打在已經吃的滿臉飯粒和醬汁的我的腦袋上,「佳佳你慢點,都吃成小花貓了!」

吃過了飯我和大哥哥坐在客廳,大哥哥拿出作業本唰唰唰的寫著作業,我看著大哥哥寫著各種各樣的習題非常的認真。媽媽端著水果來到客廳看到大哥哥奮筆疾書,好奇的問道:「寫那麼快,你都會麼?」

大哥哥,一邊認真的看著習題,一邊回答道:「嗯,這些講過的知識我都能記牢。」

媽媽優雅的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兩腿疊在一起,繼續問道:「哇,那你好厲害喲,在班裡排第幾名?」

這時候大哥哥依舊靦腆的一笑,不過笑容裡滿是自信,「排第一。」

媽媽笑的更加開心:「佳佳,看到沒,以後要像楊碩哥哥一樣好好學習。知道了沒?」

 

 

我一邊咬著蘋果,一邊說:「好的,媽媽,我以後也好好學習,媽媽我要看動畫片。」

媽媽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剛說好好學習就要看動畫片。」

不過依舊寵溺的打開了電視,媽媽和大哥哥開始陪著我看動畫片。從喜羊羊看到熊出沒,外面天色黑了下來,可能是因為天氣預報說有雨,所以外面烏雲密布,我們家是兩室一廳的格局,本來我有自己的一個房間。

不過由於還年齡太小,所以還是和媽媽住在一起,所以我的房間正好讓給大哥哥睡。媽媽把大哥哥領到臥室,「小碩,晚上你就睡這裡吧。」

大哥哥點了點頭,我們開始就寢,我和媽媽睡在主臥的大床上,睡到半夜一道明亮的閃電照亮整個房間,緊接著一道炸雷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我,我迷糊的睜開睡眼,有些發蒙,媽媽這時摸著我的頭為我鎮定安神。本來沒什麼。準備繼續睡覺的我們聽到有人哭的聲音。是隔壁的大哥哥。

媽媽帶著我來到了隔壁,打開房門開燈,看到床上的大哥哥用被子卷成一團,把自己圍成了一個大春捲,小臉皺成一團,不住地抽泣。

這時的大哥哥更像一個孩子。媽媽走上前去,坐在床邊,如同撫摸我一樣的摸著大哥哥的頭。「別怕,別怕。不哭了,來,過來跟阿姨一起睡吧!」

媽媽說著從被窩里拉出還在抽泣著的大哥哥,來到我們的房間,我和大哥哥一左一右的睡在媽媽的兩邊,我由於醒的比較突然,所以一時睡不著,撒嬌的吧小手伸到媽媽睡衣的領口裡,去摸媽媽的乳房,媽媽的乳房好大,我的小手抓上去連一半都抓不住,只好把手停留在媽媽的乳尖上,感受著媽媽柔軟但又堅挺的乳頭在掌心滑動的感覺。

摸了一會,我感覺不過癮,我對媽媽撒嬌說:「媽媽,我要吃奶。」

媽媽嬌笑的說著:「多大了,還要吃奶也不害臊。」

我的孩子脾氣上來了不管不顧的哭鬧著,「不嘛,我要吃奶,要吃奶!」

媽媽被我磨的沒辦法,只好撩起睡衣將她那一對渾圓飽滿的奶子裸露在我和大哥哥的面前,拍了拍我的小臉,「來,吃吧。」

我高興的爬到媽媽的奶子邊叼住右邊的大乳頭嘬弄了起來,我高興的吃了一會奶子,扭頭看到大哥哥一臉羨慕的看著我,我看出大哥哥眼中的期盼,福至心靈的說了句:「大哥哥要不要來一起吃?」

大哥哥又將期盼的目光看向媽媽,期待的詢問:「阿姨……可以麼?」

媽媽此時母愛氾濫,摟過大哥哥的腦袋,將左邊的奶子對著大哥哥,「吃吧,孩子別客氣。」

大哥哥激動的張開嘴一口將媽媽的乳頭吞進嘴裡,不住的啃咬,就這樣雷雨交加的夜晚媽媽輕柔的摟著在她奶子上不斷晃動的兩個小腦袋瓜,溫柔的喘息著。

我一邊吃奶,一邊看著大哥哥慢慢支起的褲襠,媽媽似乎也發覺了大哥哥的這一反應,不禁眼睛一亮,纖細的小手伸到大哥哥的睡褲之中。小手握住了大哥哥睡褲的凸起後,媽媽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那種笑容,就好像偷到一隻小肥雞的狐狸,媽媽的小手開始在大哥哥的褲襠裡來回的滑動,吃了一會我發現媽媽換了一個姿勢,變成了側臥,面朝著我,背朝著大哥哥。

這樣是方便了我吃奶,可是大哥哥怎麼辦?我想抬頭看看大哥哥,卻被母親用用輕柔的拍在了額頭上,「好好吃你的奶,大哥哥還有事要幹」

媽媽說著話的同時,眼神也變得開始嫵媚了起來,嫵媚?我怎麼會想到這個詞?

老師有教過麼?我感覺到我在這邊吃奶。而大哥哥他則在媽媽的背後不知道在鼓搗什麼。好像幾次都沒有成功,只好像媽媽傳來求助的聲音。

「阿姨……我找不到……」

媽媽沒有說話,而是將一條手臂探到背後,幾下翻弄,媽媽突然輕微的「啊」了一聲,緊接著媽媽的身體開始小幅度的晃動了起來,我怎麼知道媽媽在晃動?當然是因為媽媽的奶子一次一次的拍打在了我的臉上。

寂靜的夜裡開始迴響起輕微的巴掌聲「啪,啪,啪。」節奏由緩慢逐漸變成了連貫,伴隨著啪啪的響聲,還發出一股小狗舔牛奶的聲音,咕嘰咕嘰的水聲,而媽媽的表情也從最初的平淡,變得迷離了起來,而且嘴裡開始不斷的向我吐著芬芳的氣息,急促的喘息,伴隨著偶爾發出的輕微的「嗯」、「啊」。

而同樣氣喘籲籲的還有媽媽背後的大哥哥,我只看到大哥哥的一隻手扶在了媽媽的腰上,好像起到借力的作用,劇烈的響聲一下挨著一下。

直到我感覺床上幾下大力的搖動之後,媽媽繃緊了身體,纖細的小手抓住了床單不住地扭扯,而大哥哥從媽媽背後發出了一陣哀鳴的鼻音,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會之後,媽媽的身體終於不再緊繃,而是徹底的癱軟在了床上,我聽到媽媽和大哥哥兩人都劇烈的喘著粗氣。

媽媽的表情一臉暢快的甜膩,媽媽一邊喘息,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小色鬼,不錯麼,初哥就能弄得我都丟了。」

大哥哥在聽到了媽媽的誇獎傳來了兩聲笑聲,笑聲裡透露著一點驕傲,我不明所以的問道:「媽媽你在說什麼啊?怎麼我一句也聽不懂?」

媽媽這時又變回了那個平時愛我的母親。小聲的安慰著我,「沒什麼寶貝,太晚了你先睡吧,來媽媽拍你睡覺。」

我來不及多想,就在媽媽輕柔的拍打下,悠悠的進入了夢鄉,等我再次的醒來天已經濛濛亮,我感覺床鋪依舊在搖晃,我轉過頭。發現媽媽此時正跪在床上。將她完美的肥臀撅起,如同一匹母馬一般趴在那,而她的身後一名身材瘦弱的騎士正在媽媽的屁股上策馬揚鞭,黎明的微光透過窗簾,映射在床上兩個激情糾纏的肉體上。

借著微光我看到大哥哥此時跪在一個枕頭上,讓腰部和媽媽的屁股保持平行,兩手抓著媽媽肥厚的臀肉加以固定,腰部正在忘情的搖擺。每次的分開和貼合都發出清脆的拍打聲,每次撞擊都能看到媽媽的屁股撞出水紋般的肉浪,肉體的開合處我看到大哥哥那跟肉腸般的大雞雞,死命的往媽媽的那個我叫不出名字地方插進去,兩人忘乎所以的搖動,沒有發現醒來的我。還在激烈的碰撞著,臥室裡揮發著一種奇怪的味道。

我順著味道找到源頭看到床上多了好幾團手紙團在一起,我撿起一個湊過去聞了一下,一股刺鼻的氣味嗆得我趕忙丟掉手中的垃圾。大聲的叫到:「媽媽,你和大哥哥在幹什麼啊?」

媽媽這才驚覺我已經醒了,而大哥哥更是嚇得停止了動作,兩人就以這種尷尬的姿態看了我幾秒,還是媽媽反應快,開心的對我一笑:「佳佳啊,媽媽在和大哥哥幹活呢」

「幹活?」

我想不明白這是什麼活?媽媽一見我小臉一臉迷茫,當時就定下心來轉頭對著大哥哥說道:「小碩,別停,繼續把你的活幹完。」大哥哥聽到媽媽的話特別的驚訝,不過身體還是老實的開始前後的擺動了起來,只是可能有我在身邊盯著不好意思,擺動的幅度沒有剛才那麼劇烈。

這時候就聽媽媽說道:「小碩~用力……幹活就要用力……啊……你使勁啊……」

擺動的快感刺激著兩人,大哥哥被肉欲控制,不再羞澀繼續著剛才一樣的激烈的擺動,我看著她們好奇的問道:「媽媽?我記得你和爸爸也這麼幹過活吧?」

媽媽沒想到我居然記得她和爸爸的事,又繼續哄騙我說:「對啊……媽……媽媽……跟爸爸也是這樣幹活的啊……用力……爸爸活幹的不好,媽媽就找你楊碩哥哥來幹活啊~爽……你看楊碩哥哥幹活多賣力啊~呵呵,以後這種活都讓你楊碩哥哥幹好不好?」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看我點頭媽媽又淫蕩的一笑,「佳佳,看你楊碩哥哥幹的滿頭大汗,去給他擦擦汗,謝謝他幫媽媽幹活。給他加油!」

我聽到媽媽的命令,在床頭的紙抽裡抽出紙巾站在大哥哥的身邊認真的幫他擦起了汗,一邊擦汗一邊鼓勵著他,「大哥哥,加油,加油幹!」

大哥哥被媽媽弄得這一出有點哭笑不得,但好像真的很刺激,下身更加賣力的挺動,媽媽似乎覺得這樣還不過癮,扭頭又對我說道:「佳佳啊,咱們玩個遊戲好不好呀?」

遊戲?

身為孩子的我一提遊戲就來精神,「好啊,好啊,什麼遊戲?」

媽媽這時笑著說:「遊戲可是有規則的,你必須得先保密這事除了咱們三個人之外,不能告訴任何人,如果你告訴了別人,就懲罰你不許吃肯德基,也不再給你買小玩具。」

聽到這兩條我童年最大的快樂作為懲罰,我連忙答應,「嗯,媽媽我保證不說。」

媽媽又嬌聲的喘了幾次繼續調整呼吸跟我說:「那好,佳佳,咱們來玩家家酒吧!」

「家家酒?」

對啊,媽媽說到這裡止不住的興奮著,「我是媽媽,楊碩哥哥當你爸爸,你當寶貝多好玩啊。不過你能演好寶貝兒子麼?」

孩子氣的我最受不了這種激將法了,「能,我一定能!」

這時媽媽呻吟的更加大聲用發顫的聲音命令著我,「快,快叫你楊碩哥哥!快!」

聽到媽媽的吩咐,我想都沒想的對著大哥哥喊了起來,「爸爸,爸爸,爸爸。」

而楊碩哥哥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爽的渾身直打哆嗦,「啊,阿姨,太爽了~好刺激~」

媽媽這時喊到:「叫什麼阿姨,喊我老婆,我是你老婆,他是你兒子,你是他爹,你就是他親爹……啊……太爽了……你的……又大了……是不是很爽對不對。」

大哥哥瘋狂的擺動著腰部,把所有力氣都用在了這激情的撞擊上。手在媽媽的大屁股上不斷地拍打起來。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一個個紅紅的掌印,我對著尖叫的媽媽說道:「媽媽,爸爸他打你……」

還沒說完媽媽接過話頭,「爸爸打的對,就要這樣打媽媽,媽媽才過癮,佳佳繼續叫,喊你楊碩爸爸讓他狠狠打,狠狠幹~啊~我受不了了……」

我對著還在跟媽媽屁股激烈肉搏的大哥哥喊到:「楊碩爸爸,加油。使勁,狠狠打,狠狠幹。」

可能我喊的太投入,一下子紮到了大哥哥的興奮點,大哥哥在用力的幾次撞擊之後,小腹緊緊的貼著媽媽的屁股。渾身像過電一般劇烈的都動起來,連帶著媽媽也開始「過電」了,我害怕被電到,離她們倆遠遠的。

終於大哥哥過電之後整個人脫離了媽媽的屁股,癱倒在床的一邊,而媽媽也整個人躺倒在了床邊。一臉滿足的嬌喘著。媽媽艱難的轉動軟綿綿的身子躺好,對著我招手,「佳佳過來,拿些紙幫媽媽把這裡擦一擦。」

我聽媽媽的話又從紙抽裡拿了些紙巾,遞給了媽媽,媽媽擦拭了一番後媽媽把握摟在了懷中。對我說,「寶貝天還沒亮,再睡一會,天亮了媽媽帶你去遊樂園,然後帶你吃肯德基給你買小玩具當做遊戲獎勵好不好?」

聽到媽媽說的這三樣,我幾乎沒什麼心思再想別的了,一顆心已經飛到遊樂園和肯德基和念念不忘的小玩具了。

小孩子睡眠就是快,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幾乎上午10點多了,起床時看到大床上空蕩蕩的就我一個,張嘴喊了起來:「媽媽,你在哪裡?媽媽。」

隨著一聲媽媽穿著睡裙出現在我面前,「寶貝,我在這呢,早餐做好了起來吃吧。先洗臉刷牙哦。」我洗漱過之後來到廚房。

看著端著粥碗正在喝粥的大哥哥,神清氣爽的坐在那裡,一點也不復昨晚那只會擺動腰部普通機器的樣子。而媽媽也回復成了端莊少婦,好像剛才只是一個光怪陸離的夢境一番。媽媽盛好粥,招呼我吃飯,我一邊喝粥一邊想到,不能是夢吧?

如果是夢我的遊樂園肯德基和小玩具不就如同夢一般飛走了?心裡沒底的我連忙問道:「媽媽,今天我們還去遊樂園麼?」媽媽嫵媚的我們兩手的手背托著下巴。

「當然去了,不過媽媽要問問你為什麼要去遊樂園的呀?」

聽到媽媽的問題我連忙回答,「這是給我的獎勵。絕對不可以跟別人說我們三個人玩的遊戲。」到去遊樂選我的智力突飛猛進。

媽媽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好好吃吧,吃完了就帶你去。」

我看了下大哥哥又問媽咪,「媽媽,那大哥哥……」

媽媽這時沒來由的瞪了我一眼,接著帶有薄怒的口氣說道,「以後記住,在外面喊大哥哥。在家裡只有我們三人的時候要喊楊碩爸爸。聽懂了沒有。」

我就怕媽媽這樣嚴厲的樣子,為了不惹媽媽生氣,我扭過頭來委屈的對著大哥哥說,「楊碩爸爸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

大哥哥被我叫的俊俏的小臉蛋又是一紅,看到我委屈的樣子,想要替我說話,「阿姨啊……」

剛一開口發現媽媽帶有怒意的瞪著他,連忙改口,「老……老婆……孩子不願意可以不用叫。」

大哥哥的一聲老婆叫的媽媽笑成一朵花。「哼,你都跟我那樣了,叫你一聲爸爸也是應該的。」

媽媽嬌笑中帶著些許的淫蕩。吃過了早餐,媽媽換了一身白色體恤,和一條七分的牛仔褲穿著白色的旅遊鞋,帶著我和大哥哥開車來到遊樂園,痛痛快快的瘋玩了一整天,晚上我們美美的吃過一頓肯德基之後,我抱著我新買的小玩具,我們三個又一起回到了家裡,媽媽吩咐我和大哥哥去洗澡,我們家有個單獨的浴室,我和大哥哥在浴室裡淋浴。

洗了一會浴室的門開了,只見媽媽一絲不掛的走進了浴室。

媽媽白玉般的身體,挺拔傲人的雙峰,一顫一顫的走了進來,落落大方的媽媽豔光四射,來到我們面前,「我來給老公和寶貝搓搓背。」

順著打開淋浴用熱水滋潤了一下身體,纖纖素手在沐浴露上按了幾下,用手接住沐浴露,讓後均勻的塗抹在了自己的奶子上,媽媽用雙手不斷的揉弄著自己的奶子,沐浴露在媽媽奶子上不斷的摩擦中變成可白白的泡沫,開始逐漸變成兩個奶子上都被泡沫覆蓋,這時媽媽才走過來,來到看媽媽入神到還沒回過神的大哥哥面前,開始用她一對潔白的大奶子將泡沫均勻的一下一下在大哥哥的胸口開始不斷的滑動,塗好了前胸,媽媽又在他的後背塗抹了起來。

然後是兩條胳膊,雪白的大奶球不斷的在大哥哥的肌膚上滑動。媽媽的奶推很有效果,只見大哥哥原本下垂的雞雞開始不住的點頭,贊同著媽媽這種無比舒爽的做法,最後更是猛的一抬頭就再也不願意把頭低下去,鬥志昂揚的對母親示威,母親將這條不聽話的大雞雞夾到了自己奶子中間,雙手托著自己的奶子開始夾弄著大哥哥的雞雞,媽媽的奶子好大讓大哥哥的雞雞深深地陷入進去,大哥哥的雞雞也好長縱然陷進去他那碩大的蘑菇頭,依舊在媽媽乳溝上露出它鮮紅的小袋。

媽媽賣力的一下一下的夾弄。讓大哥哥顫抖不已。「怎麼樣?爽不爽?」

媽媽一邊夾雞雞一邊說道:「好……好爽……」

大哥哥語帶顫音的回答著,「什麼讓你這麼爽?」

媽媽抬頭看著大哥哥的表情,她似乎很喜歡這樣調戲小男生,「是……是老婆的奶子……啊……不行……太爽了……好老婆不要……不要那麼快~啊~」

大哥哥對媽媽告饒,而媽媽卻不願意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他,越不要她就越快的加速。

在媽媽滑嫩的奶子的快速夾攻下,大哥哥立馬丟盔棄甲,絕望的尖叫著:「啊……不行了……太爽了……啊……要……要射了……」大哥哥語無倫次的叫著。

媽媽看準機會鬆開了奶子的夾攻,低下頭猛的一張嘴,只見大哥哥的雞雞瞬間就整根消失在了媽媽的嘴裡,「啊……」大哥哥發出了一聲慘叫。兩手扶著媽媽的頭。

過電一般的打著激靈。連續抖了四五下,這才緩過氣來送來了媽媽的腦袋,讓自己變軟的大雞雞從媽媽的嘴裡滑了出來,這時的大雞雞沒有了剛才兇猛的樣子,軟趴趴的耷拉在大哥哥的大腿邊,而媽媽這邊則是一陣劇烈的咳嗽,然後對著大哥哥把舌頭伸出來,我看到媽媽的舌頭呈湯匙狀,凹陷裡滿滿的乳白色的液體?咦好奇怪?媽媽嘴裡哪裡出來的牛奶呢?

大哥哥愛憐的看著媽媽:「吐了吧。」

可媽媽俏皮的對他飛了個眼。舌頭一卷將滿滿一舌頭的牛奶裹進嘴裡,咽了下去。

之後媽媽又趴到大哥哥的耳邊小聲的說著什麼。讓大哥哥的眼睛不住的發著亮光。

媽媽先我們一步出去,好像是要去準備著什麼,大哥哥給他自己沖洗好擦乾,又給我擦乾爽。我們一同走出浴室。

從浴室一出來整個客廳被暗粉色的燈光籠罩,電視的音響中放著一種DJ慢搖,整個大廳好似變成了包房。哢嚓,主臥的房門開了,媽媽穿著一身齊臀的亮面連衣裙,黑色的絲襪,腳下一雙十釐米高的厚底高跟鞋走了出來。

平日不化妝的媽媽這時畫上了淡妝顯得豔麗異常,媽媽邁著搖墜的步伐,走到大哥哥近前,軟玉溫香的靠近大哥哥柔聲說道:「歡迎來到玉露會所,老闆想要什麼服務?」

大哥哥早已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遝鈔票說道:「只要伺候的舒服這些錢都是你的。」這時媽媽表現得真的普通見錢眼開的賣淫女一般。

將錢收好拉著大哥哥做到沙發上,而我也爬到旁邊的沙發上坐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們演戲,媽媽在大哥哥身邊坐好。大哥哥摟著媽媽的腰,瘦小的大哥哥摟著熟女媽媽,給人的反差感十分強烈。只見媽媽拿出一瓶紅酒打開倒在玻璃杯中。

自己喝了一口。轉身低頭用飽滿的紅唇將酒液傳遞到大哥哥的唇邊,兩人吻著不斷的把酒在兩人的舌頭間翻滾。

喝酒之後,兩人依依不捨的舔著嘴唇分開了,可能是接吻窒息也有可能是喝酒的原因,兩人的臉紅紅的都很嬌豔,媽媽這時用遙控調換了一首更加慢節奏的舞曲,拉著大哥哥的手:「來吧老闆我們跳個舞吧!」

大哥哥說:「你那麼高我這麼低不協調啊。」

媽媽笑著說道:「你可以這樣啊。」

說著牽著大哥哥的手讓他抬起一只腳,媽媽由於穿的是厚底的高跟鞋,所以腳呈現得是平面,把腳放到大哥哥的腳下,示意大哥哥踩上去,大哥哥的兩隻腳都踩在媽媽的腳背上。

由於不好平衡只好緊緊的摟住媽媽纖細的腰肢,雙手緊緊的抓在媽媽豐滿的大屁股上,而媽媽則做著最重要得一步,分開絲襪雙腿把大哥哥的肉棒夾在兩條大腿中間,「這樣不就固定住了?」

就這樣,大哥哥摟著媽媽的屁股,媽媽則同樣摟住大哥哥,的後背,隨著舞曲的跳動,豐盈的大腿肉不斷的摩擦著大哥哥的肉棒,大哥哥爽的十分開心,一會拿臉蹭媽媽的奶子。

一會用力揉搓肥嫩的大屁股,還是不是的挺動幾下幾下屁股讓媽媽的絲襪大腿給他做著腿交。一曲跳罷大哥哥一臉舒爽的坐回原位,這時的媽媽讓大哥哥抬起一隻手。

從高跟鞋中把絲襪腳抽了出來,飽滿的黑絲小腳放在了大哥哥的掌心,激動的大哥哥張嘴就想享用,而媽媽卻用手指點住大哥哥的腦袋,「慢點,還沒有加調味料呢。」

大哥哥一臉迷茫的看著媽媽,「調味料?」

媽媽拿起桌子上面的紅酒打開瓶蓋,讓傾斜瓶口讓紅酒緩慢的順著自己的膝蓋緩緩的流過筆直的小腿,酒液隨著絲襪不斷的旋轉覆蓋整個小腿,最終彙集在媽媽的絲襪小腳上,飽滿的絲襪小腳,配上紅酒的滋潤,飽滿多汁,大哥哥興奮的張嘴不斷的在媽媽的絲襪小腳上不斷的舔弄吸吮,而媽媽被大哥哥舔弄的不住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看著身下少年舔弄著自己的腳,這也讓媽媽身心愉悅,兩人不由自主的達到情欲的頂峰,媽媽用小腳把大哥哥給踹倒在沙發上。自己甩掉腳上的高跟鞋雙手伸到自己的絲襪襠部,刺啦一聲撕開了關鍵部位的絲襪。來到大哥哥面前跪坐好迫不及待的想要享用大哥哥直挺聳立的大雞吧。就在這時媽媽的手機響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手機一看顯示老公,「是爸爸的電話。」我雙手遞過去。

媽媽拿著電話不禁皺起了眉頭,好像怪罪爸爸在這麼緊要的時刻來電話,媽媽賭氣一般的一手扶好大哥哥的雞巴坐了下去,一邊解開了接聽鍵,「喂?老公啊~」

電話那頭的爸爸聽到媽媽嬌聲的呼喚很是高興,可他並不知道這聲嬌呼是媽媽坐在雞巴上發起的顫音,「老婆在家幹什麼呢?」

爸爸那邊詢問著,而媽媽鎮定自若的不斷抬起美麗的肥臀不斷的往下坐,美妙的刺激爽的大哥哥想發出聲音,卻因為離電話太近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用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承受著媽媽一次又一次的壓榨,「還能幹什麼?在家帶著兩個孩子玩唄。」媽媽的口氣很隨意。

「兩個孩子?」爸爸那邊問道。

「嗯,哦。忘了跟你說了,劉菲她家的孩子,劉菲她有事托我照顧幾天。」

「嗯……嗯……」說著話媽媽又努力的用大屁股坐了幾下。

舒服的讓她的話語裡帶著哼哼,「哦,劉菲家的孩子啊,那就好好照顧他幾天吧,哎?老婆你怎麼說話那麼喘啊?」

聽到父親電話裡的疑問大哥哥嚇得眼睛都瞪圓了,希望媽媽先不要再弄了,而媽媽根本不管這些,或者她十分喜歡看大哥哥這樣尷尬的樣子,肥臀一邊歡快的套弄著一邊跟爸爸說道「這不跟孩子們一塊玩呢嗎,輸了得接受懲罰用屁股坐他一百下,楊碩輸了我正懲罰他呢你就打電話來了。我正拿屁股坐他呢,能不喘麼!啊……啊……累死我了!」媽媽機靈的編著瞎話。

而爸爸更加沒有多想,他以為是拿屁股把人當肉墊做一百下,哪裡知道真實的情況是媽媽用他的肥臀,在大哥哥的雞巴上坐了一百下。

就這樣一邊交流一邊坐著雞巴,看著大哥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樣子,媽媽更加開心了,把電話對著大哥哥說道,「來……小碩……跟你叔叔問個好……啊……」大哥哥基本已經面臨絕境。

但不說話又不行。只好拼了拿起手機來對電話說道:「啊……叔……啊……叔叔……叔叔好,我……啊……我是楊碩……嗯~嗯~」

本來大哥哥極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可是這邊一拿起手機,那邊解放了的媽媽兩手抓住沙發的靠背,借著力道大屁股不斷的抬起落下,一次次砸在大哥哥的腿上讓大哥哥本來準備好的一句話說成了三段,爸爸一聽楊碩的童音更加不會亂想,還調笑著大哥哥,「怎麼輸給阿姨了?受懲罰呢?」

大哥哥看著眼前賣力起落的媽媽,欲哭無淚,只有承受著百倍的舒爽,繼續跟電話裡的爸爸扯皮。

「是……是的啊……啊……叔叔……阿姨她……哦……她耍賴……還拿大屁股坐……坐我。啊……我不行了……」

爸爸以為大哥哥被坐慘了,而沒想到的是大哥哥被坐的爽到不行。還替大哥哥求情,「小露啊,差不多得了別玩太瘋,孩子身子弱你別給坐壞了。」 正在賣力扭動屁股的媽媽一把搶過電話說道:「不用你擔心,這孩子身體可雞巴好了!比你強多了!」

媽媽在電話這頭大聲的誇獎著大哥哥的雞巴,爸爸根本沒聽出來還勸說道:「哎!哎!別說髒話啊,教壞小孩子。」

媽媽對著電話喘息著粗氣:「什麼髒話?我有說過麼?」

爸爸還以為媽媽沒注意特意的重複了一邊,「什麼叫可雞巴好了,還比我都好!」

媽媽這頭淫笑著說:「我說的沒錯啊。比你身體好啊,可雞巴好了,雞巴可好了!啊~到了……到了~」

媽媽突然高昂的喊了起來,就是因為這一聲高昂的叫聲,使得爸爸並沒有注意到媽媽最後說的一句雞巴可好了。還在問著,「到了?什麼到了,你叫這麼大聲幹什麼?」

爸爸不知道的是當然是媽媽做的快要到了,而且大哥哥也要到了臨界點。

急促的旋律,猛烈的撞擊,讓媽媽開始語無倫次:「啊……老公……馬上就要……就要到了……就要夠數了……啊……啊……用力……看你老婆我坐死他……啊……到了……到了……贏了……我贏了……」

媽媽的身體使勁的向後一仰,兩個大奶怒沖天空,大哥哥死命的抓住那兩座凸起的山峰,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兩人激烈的顫抖許久不見出氣,電話那頭還在傳來爸爸的詢問:「老婆?老婆?怎麼樣了?你們那裡怎麼樣了?」

等了有一會媽媽這才回神,從大哥哥身上下來。抽出的雞巴和媽媽的花房見連接著一條白色的液體。

媽媽慵懶的轉身拿起剛才由於太激動扔在一旁的手機。調整了幾下高潮後的急喘和呼吸,再次接電話的媽媽又變回了那個溫柔多情的少婦:「喂?老公啊,剛才岔氣了,好半天我才緩過來。對了你打電話有什麼事麼?」

聽著媽媽此時的柔聲細語還帶點慵懶的語調,跟方才大不一樣,弄得他也有點蒙,好在他記得媽媽問話:「哦老婆我明天出差結束,可以回家了。」

媽媽臉色一瞬間的不好看,可眼珠一轉卻又面帶笑意,「好啊,老公你回來太好了,我也想你了,等你回來哦。」

媽媽又柔聲的幾句甜言蜜語,結束了爸爸的電話……

轉天早晨,我和大哥哥還有媽媽一起在大床上起來,我和大哥哥幫著媽媽把屋子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中午媽媽出去採購了一番,下午媽媽又自己一個人在主臥室裡忙活了半天,終於到了傍晚五點爸爸準時的回到了家,一開門就看到我和媽媽在門口期盼的迎接著他。後面站著一個半大孩子應該是所說的劉菲家的孩子吧。

我抱著爸爸的大腿要禮物,媽媽接過爸爸的公事包。一陣的噓寒問暖,這讓爸爸感歎著家的溫暖。而大哥哥依舊在哪裡靦腆的站著,直到我們都在餐桌落座,我們家是長方形的餐桌,我和大哥哥坐一邊,爸爸和媽媽坐一邊,媽媽為爸爸倒好了啤酒,喝了酒的爸爸在那裡高談闊論,講自己在外面工作時碰到的趣事,一旁的媽媽不住地隨聲附和,還不時的給爸爸夾菜。

而我和大哥哥則是吃著碗裡的米飯。我吃的十分香甜,而旁邊的大哥哥卻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我不禁好奇的望向大哥哥。發現他正低頭不語的用筷子杵著飯碗。臉上有明顯的紅暈,在我旁邊能清楚的聽到大哥哥的呼吸有些急促。

怎麼回事?大哥哥怎麼會這樣,我不禁又仔細的打量了起來。無意中我向前探了下身體,用眼神一掃,當時就發現了大哥哥臉紅的秘密,原來是媽媽自桌布下伸過來的一雙絲襪小腳,此刻正搭在大哥哥的褲襠正中間,黑色的薄絲襪,裹著媽媽肉肉的小腳,此刻正在大哥哥的褲襠上使壞。

兩隻腳不斷的反復揉弄摩擦大哥哥的褲襠。挑逗的大哥哥此刻褲襠支起了一座小帳篷。弄得大哥哥好不尷尬,不敢明露的抗議,只好偷偷的用眼神示意媽媽不要鬧了。

而媽媽看著大哥哥羞紅的小臉蛋,調皮的壞笑了起來,可愛的小腳勾起,居然用小腳找到了大哥哥的褲鏈,拉開,小腳順著拉鍊開口伸進去,一陣的挑動撥弄。騰的一下,大哥哥的大雞雞從拉鍊開口處彈了出來。大哥哥驚訝的眼睛都瞪圓了,焦急的用目光示意著媽媽不要再鬧了。可媽媽不管,繼續一邊無聲的笑著,一邊用她的一雙絲襪小腳攀上了大哥哥的大雞雞上,大哥哥白白的雞雞夾在兩隻黑色的絲襪小腳中間,像奧利奧一樣,媽媽開始用腳心的軟肉夾住大雞雞不斷的如同鑽木取火一般來回的揉弄大哥哥的棒身。

媽媽就這樣在爸爸身邊玩弄著大哥哥的雞雞,這種刺激讓大哥哥難以接受,只能默默忍受,大雞雞在媽媽的不斷揉弄下開始越發挺立,上面的蘑菇頭開始越來越紅,這時媽媽也改變了腳法,用左腳的腳趾縫夾住棒身,上下的套弄。右腳直接直接踩到大哥哥的蘑菇頭上。

旋轉的摩擦,大哥哥終於受不了這刺激的事情,大蘑菇頭一漲一股濃濃的白色液體激射而出全都射在了媽媽的絲襪腳心上,爸爸根本不知道在桌下居然上演了一出無聲的淫戲。

吃過晚飯,我們一起坐在電視機前有一搭無一搭的看著電視裡播出的綜藝節目。爸爸摟著媽媽,看著天逐漸的黑了下去。爸爸悄悄的在媽媽耳邊說了什麼,得到的回答是媽媽用小拳頭錘了下爸爸的胸口,「討厭,孩子們都在呢。」

爸爸露出一抹壞笑,「小別勝新婚麼。嘿嘿,等孩子們睡了……」

我不記得爸爸媽媽都小聲嘀咕了什麼,因為我已經困的倒頭就睡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朦朧中聽見一些音樂,我抬起身體,發現自己在沙發上睡著了,大哥哥不在可能也回他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我順著音樂來到了主臥的門口在門縫邊停了下來,探著腦袋往裡看,裡面光線朦朧,房間正中爸爸居然坐在一把椅子上,而且是全裸的被綁在了椅子上,而媽媽則是換了一身火辣性感的皮衣。皮裙,黑色絲襪,腳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手裡拿著一把小皮鞭。一下一下的打在爸爸的胸口上,「老公喜歡麼?嗯?」

爸爸也是被這種從沒玩過的方法刺激到,特別的興奮,「是的老婆,我喜歡,真刺激。」

媽媽又用鞭子抽打了爸爸一下說道:「嗯,那咱們就要正經的玩下去呦~」說著媽媽把一個眼罩給爸爸帶了上去,「老公,帶好了,等一下我去準備準備。」

爸爸被帶上眼罩,嘴裡還在興奮的叫著媽媽:「快啊,寶貝,我等你。」

媽媽轉身出門,一出來正好碰到門口的我,媽媽嬌笑的蹲下來跟我說:「寶貝,一會媽媽和爸爸做遊戲你可不要出聲哦。」我點頭答應。

而這時媽媽拿起手機打電話,「喂?到了麼?到了?那好你上來吧。」

媽媽放下電話等了有一會。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媽媽開門,只見一個濃妝豔抹的阿姨走了進來。那個阿姨看著比我媽老多了。眼角的魚尾紋都有了,一臉的白粉底。看著都嚇人,身材有點胖,總體給我的感覺醜醜的,為什麼媽媽找來這麼一個阿姨呢?

媽媽對著那個阿姨說道:「規矩都知道吧?」

那個阿姨很機靈,很明白事,回答道:「放心,大妹子,幹咱們這行最守規矩,不該問的不問,而且絕不多嘴,完事拿錢走人。」

媽媽笑著點點頭,「好,一會去臥室,我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做好了給你雙倍。」轉身去大哥哥的房裡把他拉了出來,還沒明白的大哥哥看著眼前不認識的阿姨有點發蒙。

媽媽打個手勢,帶著大哥哥和阿姨進了臥室的大門,進門看到爸爸綁在椅子上。聽到們響有些激動的說道:「寶貝,快來我都等不及了。」

而媽媽壞笑著說道:「嗯,放心吧老公,絕對讓你爽,來,親一個。」

媽媽說著話她自己可沒動,一推旁邊的阿姨,阿姨會意的走上前,捧住爸爸的頭,居然和爸爸親親嘴,而媽媽也開始和大哥哥親了起來。

兩邊同時進行著香豔的場景。只不過媽媽親吻的是帥氣的大哥哥,而爸爸親的卻是一個老妓女。

良久唇分,媽媽含情脈脈的對大哥哥說道:「怎麼樣?親愛的?興奮嗎?」

大哥哥知道不能出聲,點了點頭。

爸爸那邊答應著:「太棒了,老婆,蒙住眼睛我感覺親的都不像你了。真刺激。」

媽媽把大哥哥推到床上,解開衣服,撫摸著大哥哥的胸膛。扶好大雞雞一下坐了下去,一旁的妓女阿姨也同時坐在了我爸爸的雞雞上開始聳動著身體。

不明真相的爸爸被老妓女伺候的快感連連,哀叫道:「老婆,不要那麼快,啊,我不行了。」

而媽媽那邊和大哥哥正是熱火朝天,「這麼快就不行了?忍著老娘坐死你。」

媽媽一邊在大哥哥身上發力的扭動,一邊示意妓女阿姨不用停。妓女阿姨又是一陣扭動。弄得爸爸爽叫連連,「不行了,老婆,我要來了!」

媽媽覺得也是時候了,深情的注視著大哥哥喊到:「老公,別忍著。射進來,把你的東西都射進來,我要用你的東西讓我懷孕,我要給你生孩子。」

大哥哥點了點頭,深情的親吻著媽媽。

爸爸那邊也答應著:「好老婆,我來了,快接好,用我的東西懷孕吧!」

說著,爸爸和大哥哥同時一挺腰杆,將生命的精華抛灑出去。只不過大哥哥抛灑在媽媽的身體裡十個月後我多了個可愛的妹妹,而爸爸的東西卻是留在了老妓女的身體中被清洗了個乾淨。

【完】

我叫王思佳今年五歲了,是個可愛又淘氣的男孩子。

我在金蘋果幼稚園上學,我可聰明了,今天的我又學會了老師教給我們的拼音。其實我最厲害的是能從一數到一百。別的小朋友還做不到,這是我最驕傲的。

啊,又到了放學的時間了,老師帶領著我們到學校門口,我左右張望,一下就看到人群裡的媽媽,媽媽非常好認。因為我的媽媽是眾多媽媽裡面最年輕最漂亮的媽媽,媽媽叫李雨露,媽媽有著一頭烏黑亮麗的頭髮,披在肩上,如玉的臉蛋上,彎彎的細眉,高挺的鼻樑,厚實飽滿的唇肉,塗著鮮豔的口紅,媽媽最好看的就是這雙眼睛,不但大,而且特別有靈性,好像會說話一樣。

媽媽的身材更是沒的說,一米六五身高的她腿就占了一半,筆直的小腿配著渾圓飽滿的大腿,特別好看的,翹挺的屁股,往上的腰好細。不像別人家的媽媽,有的腰好粗呢。腰部往上一對碩大飽滿的乳房,是我的最愛。

今天又是媽媽一個人來接我,爸爸他因為工作的原因一直在外地,家裡的一切都是媽媽照料,正因為如此,媽媽在懷著我的時候就辭去了工作,在家當一個全職太太。

「媽媽」我歡快的搖著小手,朝媽媽跑去,媽媽立刻彎下腰一把摟住了我,在我的臉上左親右親,「佳佳今天有沒有想媽媽啊。」媽媽問我。

「嗯,天天都想。」我的回答讓媽媽笑的更開心了。

「那好佳佳我們回去吧。好不好。」

我歡快的拍著小手,「好呀回家。我要吃排骨,我要看動畫片。」

媽媽一邊答應著我,一邊牽著我的小手,領著我來到汽車那裡。

打開後座的門,我抬著頭驚訝的看著車裡居然有人,是個穿著校服的大哥哥,我好奇的望著媽媽,媽媽笑著對我說道:「佳佳啊,這是你劉菲阿姨家的楊碩哥哥,快叫哥哥好。」

我聽媽媽的話點頭,「楊碩哥哥好。」

大哥哥他很斯文的坐在那裡向我揮手,「你好啊,佳佳。」媽媽介紹過之後。

催促我上車,我和大哥哥並排坐在了後座上。

這時我仔細的打量著大哥哥的模樣,大哥哥理著清爽的學生頭,黑黑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鼻樑很高挺,嘴唇薄薄的,看起來很是英俊,看到我在看他,楊碩大哥哥也時不時的對我微笑著,大哥哥笑起啦非常好看,給人一種打動人心的魅力。

媽媽開著車,一路回到了家裡。打開門,一邊換鞋一邊說道:「飯菜我已經做好了,你們兩個去洗手間把手洗乾淨,佳佳帶哥哥去,回來好吃飯,今天給你做了醬排骨哦!」

聽到醬排骨,我興奮的揮舞著小手,「哦!吃排骨嘍,走呀咱們去洗手!」

我帶著大哥哥來到洗手間,站在我的小凳子上,擰開水龍頭招呼大哥哥哥洗手,不過大哥哥走到了一邊的馬桶邊,哦,大哥哥要小便,我就一個人洗吧,正在往手上打著香皂的我轉過頭正好看到大哥哥從褲子裡掏出他的小……哦不,是大雞雞,大哥哥掏出來比金鑼王火腿腸還粗還長的大雞雞對著馬桶撒尿,看著大哥哥握在手裡跟他皮膚一樣白的大雞雞,最前端還有一個紅彤彤的蘑菇型的大肉球,好奇的問道:「大哥哥都是男孩子怎麼你的雞雞跟我的不一樣?」

大哥哥可能沒想到我會問這樣一句話,有點弄得哭笑不得,但還是回答道:「男孩子長大了就會變成這樣的啊,等你長大了也就跟哥哥的一樣了。」

哦,大哥哥這麼一說我就明白了,開心的和大哥哥一起洗好了手,一起來到廚房,進門迎面看到正是媽媽端著醬排骨往桌子上放,媽媽已經換下了在外面穿的衣服,穿著一身淺粉色的紗料睡衣,輕盈的粉色薄紗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媽媽穿著紫色蕾絲的胸罩和內褲。

由於媽媽在家都是這麼穿的,我根本沒感覺任何不妥,倒是我身後的大哥哥在看到媽媽的性感睡裙的時候驚豔的眼前一亮,不過立馬覺得自己做的不對。臉色通紅的把目光低了下去,我跑到媽媽身邊抱著媽媽的大腿撒嬌,一邊獻寶似得跟媽媽說道:「媽媽你知道麼,剛才在洗手間我看到大哥哥的雞雞好大,跟香腸似的,說……」還沒等我說我長大也會是這樣的時候。

媽媽抬手輕輕在我頭上打了一下,我吃痛的捂著腦袋,抬頭看到媽媽面帶薄怒的看著我說:「佳佳,以後記得這樣的事情不許說知道麼,不文明!」我委屈的點點頭,「知道了,媽媽!」

媽媽這才露出笑臉,「嗯,知錯就好,好了一起吃飯吧!」

我趕緊爬上凳子坐好,媽媽拿起碗給我和大哥哥盛飯,我們一邊吃。媽媽一邊說道:「劉菲阿姨是媽媽上班時的好朋友,這次有事出差,托我照顧楊碩幾天,話說這也是楊碩你頭一次在別人家做客吧?」

大哥哥靦腆的點了點頭:「是啊,還真沒有在外面住過。」

媽媽看著靦腆的大哥哥格外的喜歡,又給大哥哥和我一人夾了一塊排骨,「來,小碩別拘謹,就當自己家一樣,不用客氣。」然後隨手用筷子頭打在已經吃的滿臉飯粒和醬汁的我的腦袋上,「佳佳你慢點,都吃成小花貓了!」

吃過了飯我和大哥哥坐在客廳,大哥哥拿出作業本唰唰唰的寫著作業,我看著大哥哥寫著各種各樣的習題非常的認真。媽媽端著水果來到客廳看到大哥哥奮筆疾書,好奇的問道:「寫那麼快,你都會麼?」

大哥哥,一邊認真的看著習題,一邊回答道:「嗯,這些講過的知識我都能記牢。」

媽媽優雅的坐在對面的沙發上,兩腿疊在一起,繼續問道:「哇,那你好厲害喲,在班裡排第幾名?」

這時候大哥哥依舊靦腆的一笑,不過笑容裡滿是自信,「排第一。」

媽媽笑的更加開心:「佳佳,看到沒,以後要像楊碩哥哥一樣好好學習。知道了沒?」

 

 

我一邊咬著蘋果,一邊說:「好的,媽媽,我以後也好好學習,媽媽我要看動畫片。」

媽媽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剛說好好學習就要看動畫片。」

不過依舊寵溺的打開了電視,媽媽和大哥哥開始陪著我看動畫片。從喜羊羊看到熊出沒,外面天色黑了下來,可能是因為天氣預報說有雨,所以外面烏雲密布,我們家是兩室一廳的格局,本來我有自己的一個房間。

不過由於還年齡太小,所以還是和媽媽住在一起,所以我的房間正好讓給大哥哥睡。媽媽把大哥哥領到臥室,「小碩,晚上你就睡這裡吧。」

大哥哥點了點頭,我們開始就寢,我和媽媽睡在主臥的大床上,睡到半夜一道明亮的閃電照亮整個房間,緊接著一道炸雷驚醒了還在睡夢中的我,我迷糊的睜開睡眼,有些發蒙,媽媽這時摸著我的頭為我鎮定安神。本來沒什麼。準備繼續睡覺的我們聽到有人哭的聲音。是隔壁的大哥哥。

媽媽帶著我來到了隔壁,打開房門開燈,看到床上的大哥哥用被子卷成一團,把自己圍成了一個大春捲,小臉皺成一團,不住地抽泣。

這時的大哥哥更像一個孩子。媽媽走上前去,坐在床邊,如同撫摸我一樣的摸著大哥哥的頭。「別怕,別怕。不哭了,來,過來跟阿姨一起睡吧!」

媽媽說著從被窩里拉出還在抽泣著的大哥哥,來到我們的房間,我和大哥哥一左一右的睡在媽媽的兩邊,我由於醒的比較突然,所以一時睡不著,撒嬌的吧小手伸到媽媽睡衣的領口裡,去摸媽媽的乳房,媽媽的乳房好大,我的小手抓上去連一半都抓不住,只好把手停留在媽媽的乳尖上,感受著媽媽柔軟但又堅挺的乳頭在掌心滑動的感覺。

摸了一會,我感覺不過癮,我對媽媽撒嬌說:「媽媽,我要吃奶。」

媽媽嬌笑的說著:「多大了,還要吃奶也不害臊。」

我的孩子脾氣上來了不管不顧的哭鬧著,「不嘛,我要吃奶,要吃奶!」

媽媽被我磨的沒辦法,只好撩起睡衣將她那一對渾圓飽滿的奶子裸露在我和大哥哥的面前,拍了拍我的小臉,「來,吃吧。」

我高興的爬到媽媽的奶子邊叼住右邊的大乳頭嘬弄了起來,我高興的吃了一會奶子,扭頭看到大哥哥一臉羨慕的看著我,我看出大哥哥眼中的期盼,福至心靈的說了句:「大哥哥要不要來一起吃?」

大哥哥又將期盼的目光看向媽媽,期待的詢問:「阿姨……可以麼?」

媽媽此時母愛氾濫,摟過大哥哥的腦袋,將左邊的奶子對著大哥哥,「吃吧,孩子別客氣。」

大哥哥激動的張開嘴一口將媽媽的乳頭吞進嘴裡,不住的啃咬,就這樣雷雨交加的夜晚媽媽輕柔的摟著在她奶子上不斷晃動的兩個小腦袋瓜,溫柔的喘息著。

我一邊吃奶,一邊看著大哥哥慢慢支起的褲襠,媽媽似乎也發覺了大哥哥的這一反應,不禁眼睛一亮,纖細的小手伸到大哥哥的睡褲之中。小手握住了大哥哥睡褲的凸起後,媽媽的臉上露出了滿意的笑容,那種笑容,就好像偷到一隻小肥雞的狐狸,媽媽的小手開始在大哥哥的褲襠裡來回的滑動,吃了一會我發現媽媽換了一個姿勢,變成了側臥,面朝著我,背朝著大哥哥。

這樣是方便了我吃奶,可是大哥哥怎麼辦?我想抬頭看看大哥哥,卻被母親用用輕柔的拍在了額頭上,「好好吃你的奶,大哥哥還有事要幹」

媽媽說著話的同時,眼神也變得開始嫵媚了起來,嫵媚?我怎麼會想到這個詞?

老師有教過麼?我感覺到我在這邊吃奶。而大哥哥他則在媽媽的背後不知道在鼓搗什麼。好像幾次都沒有成功,只好像媽媽傳來求助的聲音。

「阿姨……我找不到……」

媽媽沒有說話,而是將一條手臂探到背後,幾下翻弄,媽媽突然輕微的「啊」了一聲,緊接著媽媽的身體開始小幅度的晃動了起來,我怎麼知道媽媽在晃動?當然是因為媽媽的奶子一次一次的拍打在了我的臉上。

寂靜的夜裡開始迴響起輕微的巴掌聲「啪,啪,啪。」節奏由緩慢逐漸變成了連貫,伴隨著啪啪的響聲,還發出一股小狗舔牛奶的聲音,咕嘰咕嘰的水聲,而媽媽的表情也從最初的平淡,變得迷離了起來,而且嘴裡開始不斷的向我吐著芬芳的氣息,急促的喘息,伴隨著偶爾發出的輕微的「嗯」、「啊」。

而同樣氣喘籲籲的還有媽媽背後的大哥哥,我只看到大哥哥的一隻手扶在了媽媽的腰上,好像起到借力的作用,劇烈的響聲一下挨著一下。

直到我感覺床上幾下大力的搖動之後,媽媽繃緊了身體,纖細的小手抓住了床單不住地扭扯,而大哥哥從媽媽背後發出了一陣哀鳴的鼻音,這樣的狀態持續了一會之後,媽媽的身體終於不再緊繃,而是徹底的癱軟在了床上,我聽到媽媽和大哥哥兩人都劇烈的喘著粗氣。

媽媽的表情一臉暢快的甜膩,媽媽一邊喘息,一邊自言自語的說道:「小色鬼,不錯麼,初哥就能弄得我都丟了。」

大哥哥在聽到了媽媽的誇獎傳來了兩聲笑聲,笑聲裡透露著一點驕傲,我不明所以的問道:「媽媽你在說什麼啊?怎麼我一句也聽不懂?」

媽媽這時又變回了那個平時愛我的母親。小聲的安慰著我,「沒什麼寶貝,太晚了你先睡吧,來媽媽拍你睡覺。」

我來不及多想,就在媽媽輕柔的拍打下,悠悠的進入了夢鄉,等我再次的醒來天已經濛濛亮,我感覺床鋪依舊在搖晃,我轉過頭。發現媽媽此時正跪在床上。將她完美的肥臀撅起,如同一匹母馬一般趴在那,而她的身後一名身材瘦弱的騎士正在媽媽的屁股上策馬揚鞭,黎明的微光透過窗簾,映射在床上兩個激情糾纏的肉體上。

借著微光我看到大哥哥此時跪在一個枕頭上,讓腰部和媽媽的屁股保持平行,兩手抓著媽媽肥厚的臀肉加以固定,腰部正在忘情的搖擺。每次的分開和貼合都發出清脆的拍打聲,每次撞擊都能看到媽媽的屁股撞出水紋般的肉浪,肉體的開合處我看到大哥哥那跟肉腸般的大雞雞,死命的往媽媽的那個我叫不出名字地方插進去,兩人忘乎所以的搖動,沒有發現醒來的我。還在激烈的碰撞著,臥室裡揮發著一種奇怪的味道。

我順著味道找到源頭看到床上多了好幾團手紙團在一起,我撿起一個湊過去聞了一下,一股刺鼻的氣味嗆得我趕忙丟掉手中的垃圾。大聲的叫到:「媽媽,你和大哥哥在幹什麼啊?」

媽媽這才驚覺我已經醒了,而大哥哥更是嚇得停止了動作,兩人就以這種尷尬的姿態看了我幾秒,還是媽媽反應快,開心的對我一笑:「佳佳啊,媽媽在和大哥哥幹活呢」

「幹活?」

我想不明白這是什麼活?媽媽一見我小臉一臉迷茫,當時就定下心來轉頭對著大哥哥說道:「小碩,別停,繼續把你的活幹完。」大哥哥聽到媽媽的話特別的驚訝,不過身體還是老實的開始前後的擺動了起來,只是可能有我在身邊盯著不好意思,擺動的幅度沒有剛才那麼劇烈。

這時候就聽媽媽說道:「小碩~用力……幹活就要用力……啊……你使勁啊……」

擺動的快感刺激著兩人,大哥哥被肉欲控制,不再羞澀繼續著剛才一樣的激烈的擺動,我看著她們好奇的問道:「媽媽?我記得你和爸爸也這麼幹過活吧?」

媽媽沒想到我居然記得她和爸爸的事,又繼續哄騙我說:「對啊……媽……媽媽……跟爸爸也是這樣幹活的啊……用力……爸爸活幹的不好,媽媽就找你楊碩哥哥來幹活啊~爽……你看楊碩哥哥幹活多賣力啊~呵呵,以後這種活都讓你楊碩哥哥幹好不好?」

我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看我點頭媽媽又淫蕩的一笑,「佳佳,看你楊碩哥哥幹的滿頭大汗,去給他擦擦汗,謝謝他幫媽媽幹活。給他加油!」

我聽到媽媽的命令,在床頭的紙抽裡抽出紙巾站在大哥哥的身邊認真的幫他擦起了汗,一邊擦汗一邊鼓勵著他,「大哥哥,加油,加油幹!」

大哥哥被媽媽弄得這一出有點哭笑不得,但好像真的很刺激,下身更加賣力的挺動,媽媽似乎覺得這樣還不過癮,扭頭又對我說道:「佳佳啊,咱們玩個遊戲好不好呀?」

遊戲?

身為孩子的我一提遊戲就來精神,「好啊,好啊,什麼遊戲?」

媽媽這時笑著說:「遊戲可是有規則的,你必須得先保密這事除了咱們三個人之外,不能告訴任何人,如果你告訴了別人,就懲罰你不許吃肯德基,也不再給你買小玩具。」

聽到這兩條我童年最大的快樂作為懲罰,我連忙答應,「嗯,媽媽我保證不說。」

媽媽又嬌聲的喘了幾次繼續調整呼吸跟我說:「那好,佳佳,咱們來玩家家酒吧!」

「家家酒?」

對啊,媽媽說到這裡止不住的興奮著,「我是媽媽,楊碩哥哥當你爸爸,你當寶貝多好玩啊。不過你能演好寶貝兒子麼?」

孩子氣的我最受不了這種激將法了,「能,我一定能!」

這時媽媽呻吟的更加大聲用發顫的聲音命令著我,「快,快叫你楊碩哥哥!快!」

聽到媽媽的吩咐,我想都沒想的對著大哥哥喊了起來,「爸爸,爸爸,爸爸。」

而楊碩哥哥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爽的渾身直打哆嗦,「啊,阿姨,太爽了~好刺激~」

媽媽這時喊到:「叫什麼阿姨,喊我老婆,我是你老婆,他是你兒子,你是他爹,你就是他親爹……啊……太爽了……你的……又大了……是不是很爽對不對。」

大哥哥瘋狂的擺動著腰部,把所有力氣都用在了這激情的撞擊上。手在媽媽的大屁股上不斷地拍打起來。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一個個紅紅的掌印,我對著尖叫的媽媽說道:「媽媽,爸爸他打你……」

還沒說完媽媽接過話頭,「爸爸打的對,就要這樣打媽媽,媽媽才過癮,佳佳繼續叫,喊你楊碩爸爸讓他狠狠打,狠狠幹~啊~我受不了了……」

我對著還在跟媽媽屁股激烈肉搏的大哥哥喊到:「楊碩爸爸,加油。使勁,狠狠打,狠狠幹。」

可能我喊的太投入,一下子紮到了大哥哥的興奮點,大哥哥在用力的幾次撞擊之後,小腹緊緊的貼著媽媽的屁股。渾身像過電一般劇烈的都動起來,連帶著媽媽也開始「過電」了,我害怕被電到,離她們倆遠遠的。

終於大哥哥過電之後整個人脫離了媽媽的屁股,癱倒在床的一邊,而媽媽也整個人躺倒在了床邊。一臉滿足的嬌喘著。媽媽艱難的轉動軟綿綿的身子躺好,對著我招手,「佳佳過來,拿些紙幫媽媽把這裡擦一擦。」

我聽媽媽的話又從紙抽裡拿了些紙巾,遞給了媽媽,媽媽擦拭了一番後媽媽把握摟在了懷中。對我說,「寶貝天還沒亮,再睡一會,天亮了媽媽帶你去遊樂園,然後帶你吃肯德基給你買小玩具當做遊戲獎勵好不好?」

聽到媽媽說的這三樣,我幾乎沒什麼心思再想別的了,一顆心已經飛到遊樂園和肯德基和念念不忘的小玩具了。

小孩子睡眠就是快,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但我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幾乎上午10點多了,起床時看到大床上空蕩蕩的就我一個,張嘴喊了起來:「媽媽,你在哪裡?媽媽。」

隨著一聲媽媽穿著睡裙出現在我面前,「寶貝,我在這呢,早餐做好了起來吃吧。先洗臉刷牙哦。」我洗漱過之後來到廚房。

看著端著粥碗正在喝粥的大哥哥,神清氣爽的坐在那裡,一點也不復昨晚那只會擺動腰部普通機器的樣子。而媽媽也回復成了端莊少婦,好像剛才只是一個光怪陸離的夢境一番。媽媽盛好粥,招呼我吃飯,我一邊喝粥一邊想到,不能是夢吧?

如果是夢我的遊樂園肯德基和小玩具不就如同夢一般飛走了?心裡沒底的我連忙問道:「媽媽,今天我們還去遊樂園麼?」媽媽嫵媚的我們兩手的手背托著下巴。

「當然去了,不過媽媽要問問你為什麼要去遊樂園的呀?」

聽到媽媽的問題我連忙回答,「這是給我的獎勵。絕對不可以跟別人說我們三個人玩的遊戲。」到去遊樂選我的智力突飛猛進。

媽媽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好好吃吧,吃完了就帶你去。」

我看了下大哥哥又問媽咪,「媽媽,那大哥哥……」

媽媽這時沒來由的瞪了我一眼,接著帶有薄怒的口氣說道,「以後記住,在外面喊大哥哥。在家裡只有我們三人的時候要喊楊碩爸爸。聽懂了沒有。」

我就怕媽媽這樣嚴厲的樣子,為了不惹媽媽生氣,我扭過頭來委屈的對著大哥哥說,「楊碩爸爸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

大哥哥被我叫的俊俏的小臉蛋又是一紅,看到我委屈的樣子,想要替我說話,「阿姨啊……」

剛一開口發現媽媽帶有怒意的瞪著他,連忙改口,「老……老婆……孩子不願意可以不用叫。」

大哥哥的一聲老婆叫的媽媽笑成一朵花。「哼,你都跟我那樣了,叫你一聲爸爸也是應該的。」

媽媽嬌笑中帶著些許的淫蕩。吃過了早餐,媽媽換了一身白色體恤,和一條七分的牛仔褲穿著白色的旅遊鞋,帶著我和大哥哥開車來到遊樂園,痛痛快快的瘋玩了一整天,晚上我們美美的吃過一頓肯德基之後,我抱著我新買的小玩具,我們三個又一起回到了家裡,媽媽吩咐我和大哥哥去洗澡,我們家有個單獨的浴室,我和大哥哥在浴室裡淋浴。

洗了一會浴室的門開了,只見媽媽一絲不掛的走進了浴室。

媽媽白玉般的身體,挺拔傲人的雙峰,一顫一顫的走了進來,落落大方的媽媽豔光四射,來到我們面前,「我來給老公和寶貝搓搓背。」

順著打開淋浴用熱水滋潤了一下身體,纖纖素手在沐浴露上按了幾下,用手接住沐浴露,讓後均勻的塗抹在了自己的奶子上,媽媽用雙手不斷的揉弄著自己的奶子,沐浴露在媽媽奶子上不斷的摩擦中變成可白白的泡沫,開始逐漸變成兩個奶子上都被泡沫覆蓋,這時媽媽才走過來,來到看媽媽入神到還沒回過神的大哥哥面前,開始用她一對潔白的大奶子將泡沫均勻的一下一下在大哥哥的胸口開始不斷的滑動,塗好了前胸,媽媽又在他的後背塗抹了起來。

然後是兩條胳膊,雪白的大奶球不斷的在大哥哥的肌膚上滑動。媽媽的奶推很有效果,只見大哥哥原本下垂的雞雞開始不住的點頭,贊同著媽媽這種無比舒爽的做法,最後更是猛的一抬頭就再也不願意把頭低下去,鬥志昂揚的對母親示威,母親將這條不聽話的大雞雞夾到了自己奶子中間,雙手托著自己的奶子開始夾弄著大哥哥的雞雞,媽媽的奶子好大讓大哥哥的雞雞深深地陷入進去,大哥哥的雞雞也好長縱然陷進去他那碩大的蘑菇頭,依舊在媽媽乳溝上露出它鮮紅的小袋。

媽媽賣力的一下一下的夾弄。讓大哥哥顫抖不已。「怎麼樣?爽不爽?」

媽媽一邊夾雞雞一邊說道:「好……好爽……」

大哥哥語帶顫音的回答著,「什麼讓你這麼爽?」

媽媽抬頭看著大哥哥的表情,她似乎很喜歡這樣調戲小男生,「是……是老婆的奶子……啊……不行……太爽了……好老婆不要……不要那麼快~啊~」

大哥哥對媽媽告饒,而媽媽卻不願意這麼輕易的就放過他,越不要她就越快的加速。

在媽媽滑嫩的奶子的快速夾攻下,大哥哥立馬丟盔棄甲,絕望的尖叫著:「啊……不行了……太爽了……啊……要……要射了……」大哥哥語無倫次的叫著。

媽媽看準機會鬆開了奶子的夾攻,低下頭猛的一張嘴,只見大哥哥的雞雞瞬間就整根消失在了媽媽的嘴裡,「啊……」大哥哥發出了一聲慘叫。兩手扶著媽媽的頭。

過電一般的打著激靈。連續抖了四五下,這才緩過氣來送來了媽媽的腦袋,讓自己變軟的大雞雞從媽媽的嘴裡滑了出來,這時的大雞雞沒有了剛才兇猛的樣子,軟趴趴的耷拉在大哥哥的大腿邊,而媽媽這邊則是一陣劇烈的咳嗽,然後對著大哥哥把舌頭伸出來,我看到媽媽的舌頭呈湯匙狀,凹陷裡滿滿的乳白色的液體?咦好奇怪?媽媽嘴裡哪裡出來的牛奶呢?

大哥哥愛憐的看著媽媽:「吐了吧。」

可媽媽俏皮的對他飛了個眼。舌頭一卷將滿滿一舌頭的牛奶裹進嘴裡,咽了下去。

之後媽媽又趴到大哥哥的耳邊小聲的說著什麼。讓大哥哥的眼睛不住的發著亮光。

媽媽先我們一步出去,好像是要去準備著什麼,大哥哥給他自己沖洗好擦乾,又給我擦乾爽。我們一同走出浴室。

從浴室一出來整個客廳被暗粉色的燈光籠罩,電視的音響中放著一種DJ慢搖,整個大廳好似變成了包房。哢嚓,主臥的房門開了,媽媽穿著一身齊臀的亮面連衣裙,黑色的絲襪,腳下一雙十釐米高的厚底高跟鞋走了出來。

平日不化妝的媽媽這時畫上了淡妝顯得豔麗異常,媽媽邁著搖墜的步伐,走到大哥哥近前,軟玉溫香的靠近大哥哥柔聲說道:「歡迎來到玉露會所,老闆想要什麼服務?」

大哥哥早已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遝鈔票說道:「只要伺候的舒服這些錢都是你的。」這時媽媽表現得真的普通見錢眼開的賣淫女一般。

將錢收好拉著大哥哥做到沙發上,而我也爬到旁邊的沙發上坐好,在一旁靜靜地看著她們演戲,媽媽在大哥哥身邊坐好。大哥哥摟著媽媽的腰,瘦小的大哥哥摟著熟女媽媽,給人的反差感十分強烈。只見媽媽拿出一瓶紅酒打開倒在玻璃杯中。

自己喝了一口。轉身低頭用飽滿的紅唇將酒液傳遞到大哥哥的唇邊,兩人吻著不斷的把酒在兩人的舌頭間翻滾。

喝酒之後,兩人依依不捨的舔著嘴唇分開了,可能是接吻窒息也有可能是喝酒的原因,兩人的臉紅紅的都很嬌豔,媽媽這時用遙控調換了一首更加慢節奏的舞曲,拉著大哥哥的手:「來吧老闆我們跳個舞吧!」

大哥哥說:「你那麼高我這麼低不協調啊。」

媽媽笑著說道:「你可以這樣啊。」

說著牽著大哥哥的手讓他抬起一只腳,媽媽由於穿的是厚底的高跟鞋,所以腳呈現得是平面,把腳放到大哥哥的腳下,示意大哥哥踩上去,大哥哥的兩隻腳都踩在媽媽的腳背上。

由於不好平衡只好緊緊的摟住媽媽纖細的腰肢,雙手緊緊的抓在媽媽豐滿的大屁股上,而媽媽則做著最重要得一步,分開絲襪雙腿把大哥哥的肉棒夾在兩條大腿中間,「這樣不就固定住了?」

就這樣,大哥哥摟著媽媽的屁股,媽媽則同樣摟住大哥哥,的後背,隨著舞曲的跳動,豐盈的大腿肉不斷的摩擦著大哥哥的肉棒,大哥哥爽的十分開心,一會拿臉蹭媽媽的奶子。

一會用力揉搓肥嫩的大屁股,還是不是的挺動幾下幾下屁股讓媽媽的絲襪大腿給他做著腿交。一曲跳罷大哥哥一臉舒爽的坐回原位,這時的媽媽讓大哥哥抬起一隻手。

從高跟鞋中把絲襪腳抽了出來,飽滿的黑絲小腳放在了大哥哥的掌心,激動的大哥哥張嘴就想享用,而媽媽卻用手指點住大哥哥的腦袋,「慢點,還沒有加調味料呢。」

大哥哥一臉迷茫的看著媽媽,「調味料?」

媽媽拿起桌子上面的紅酒打開瓶蓋,讓傾斜瓶口讓紅酒緩慢的順著自己的膝蓋緩緩的流過筆直的小腿,酒液隨著絲襪不斷的旋轉覆蓋整個小腿,最終彙集在媽媽的絲襪小腳上,飽滿的絲襪小腳,配上紅酒的滋潤,飽滿多汁,大哥哥興奮的張嘴不斷的在媽媽的絲襪小腳上不斷的舔弄吸吮,而媽媽被大哥哥舔弄的不住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看著身下少年舔弄著自己的腳,這也讓媽媽身心愉悅,兩人不由自主的達到情欲的頂峰,媽媽用小腳把大哥哥給踹倒在沙發上。自己甩掉腳上的高跟鞋雙手伸到自己的絲襪襠部,刺啦一聲撕開了關鍵部位的絲襪。來到大哥哥面前跪坐好迫不及待的想要享用大哥哥直挺聳立的大雞吧。就在這時媽媽的手機響了。

我拿起桌子上的手機一看顯示老公,「是爸爸的電話。」我雙手遞過去。

媽媽拿著電話不禁皺起了眉頭,好像怪罪爸爸在這麼緊要的時刻來電話,媽媽賭氣一般的一手扶好大哥哥的雞巴坐了下去,一邊解開了接聽鍵,「喂?老公啊~」

電話那頭的爸爸聽到媽媽嬌聲的呼喚很是高興,可他並不知道這聲嬌呼是媽媽坐在雞巴上發起的顫音,「老婆在家幹什麼呢?」

爸爸那邊詢問著,而媽媽鎮定自若的不斷抬起美麗的肥臀不斷的往下坐,美妙的刺激爽的大哥哥想發出聲音,卻因為離電話太近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用手緊緊的捂住自己的嘴巴,,承受著媽媽一次又一次的壓榨,「還能幹什麼?在家帶著兩個孩子玩唄。」媽媽的口氣很隨意。

「兩個孩子?」爸爸那邊問道。

「嗯,哦。忘了跟你說了,劉菲她家的孩子,劉菲她有事托我照顧幾天。」

「嗯……嗯……」說著話媽媽又努力的用大屁股坐了幾下。

舒服的讓她的話語裡帶著哼哼,「哦,劉菲家的孩子啊,那就好好照顧他幾天吧,哎?老婆你怎麼說話那麼喘啊?」

聽到父親電話裡的疑問大哥哥嚇得眼睛都瞪圓了,希望媽媽先不要再弄了,而媽媽根本不管這些,或者她十分喜歡看大哥哥這樣尷尬的樣子,肥臀一邊歡快的套弄著一邊跟爸爸說道「這不跟孩子們一塊玩呢嗎,輸了得接受懲罰用屁股坐他一百下,楊碩輸了我正懲罰他呢你就打電話來了。我正拿屁股坐他呢,能不喘麼!啊……啊……累死我了!」媽媽機靈的編著瞎話。

而爸爸更加沒有多想,他以為是拿屁股把人當肉墊做一百下,哪裡知道真實的情況是媽媽用他的肥臀,在大哥哥的雞巴上坐了一百下。

就這樣一邊交流一邊坐著雞巴,看著大哥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樣子,媽媽更加開心了,把電話對著大哥哥說道,「來……小碩……跟你叔叔問個好……啊……」大哥哥基本已經面臨絕境。

但不說話又不行。只好拼了拿起手機來對電話說道:「啊……叔……啊……叔叔……叔叔好,我……啊……我是楊碩……嗯~嗯~」

本來大哥哥極力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可是這邊一拿起手機,那邊解放了的媽媽兩手抓住沙發的靠背,借著力道大屁股不斷的抬起落下,一次次砸在大哥哥的腿上讓大哥哥本來準備好的一句話說成了三段,爸爸一聽楊碩的童音更加不會亂想,還調笑著大哥哥,「怎麼輸給阿姨了?受懲罰呢?」

大哥哥看著眼前賣力起落的媽媽,欲哭無淚,只有承受著百倍的舒爽,繼續跟電話裡的爸爸扯皮。

「是……是的啊……啊……叔叔……阿姨她……哦……她耍賴……還拿大屁股坐……坐我。啊……我不行了……」

爸爸以為大哥哥被坐慘了,而沒想到的是大哥哥被坐的爽到不行。還替大哥哥求情,「小露啊,差不多得了別玩太瘋,孩子身子弱你別給坐壞了。」 正在賣力扭動屁股的媽媽一把搶過電話說道:「不用你擔心,這孩子身體可雞巴好了!比你強多了!」

媽媽在電話這頭大聲的誇獎著大哥哥的雞巴,爸爸根本沒聽出來還勸說道:「哎!哎!別說髒話啊,教壞小孩子。」

媽媽對著電話喘息著粗氣:「什麼髒話?我有說過麼?」

爸爸還以為媽媽沒注意特意的重複了一邊,「什麼叫可雞巴好了,還比我都好!」

媽媽這頭淫笑著說:「我說的沒錯啊。比你身體好啊,可雞巴好了,雞巴可好了!啊~到了……到了~」

媽媽突然高昂的喊了起來,就是因為這一聲高昂的叫聲,使得爸爸並沒有注意到媽媽最後說的一句雞巴可好了。還在問著,「到了?什麼到了,你叫這麼大聲幹什麼?」

爸爸不知道的是當然是媽媽做的快要到了,而且大哥哥也要到了臨界點。

急促的旋律,猛烈的撞擊,讓媽媽開始語無倫次:「啊……老公……馬上就要……就要到了……就要夠數了……啊……啊……用力……看你老婆我坐死他……啊……到了……到了……贏了……我贏了……」

媽媽的身體使勁的向後一仰,兩個大奶怒沖天空,大哥哥死命的抓住那兩座凸起的山峰,開始劇烈的抖動了起來。

兩人激烈的顫抖許久不見出氣,電話那頭還在傳來爸爸的詢問:「老婆?老婆?怎麼樣了?你們那裡怎麼樣了?」

等了有一會媽媽這才回神,從大哥哥身上下來。抽出的雞巴和媽媽的花房見連接著一條白色的液體。

媽媽慵懶的轉身拿起剛才由於太激動扔在一旁的手機。調整了幾下高潮後的急喘和呼吸,再次接電話的媽媽又變回了那個溫柔多情的少婦:「喂?老公啊,剛才岔氣了,好半天我才緩過來。對了你打電話有什麼事麼?」

聽著媽媽此時的柔聲細語還帶點慵懶的語調,跟方才大不一樣,弄得他也有點蒙,好在他記得媽媽問話:「哦老婆我明天出差結束,可以回家了。」

媽媽臉色一瞬間的不好看,可眼珠一轉卻又面帶笑意,「好啊,老公你回來太好了,我也想你了,等你回來哦。」

媽媽又柔聲的幾句甜言蜜語,結束了爸爸的電話……

轉天早晨,我和大哥哥還有媽媽一起在大床上起來,我和大哥哥幫著媽媽把屋子收拾的乾乾淨淨的,中午媽媽出去採購了一番,下午媽媽又自己一個人在主臥室裡忙活了半天,終於到了傍晚五點爸爸準時的回到了家,一開門就看到我和媽媽在門口期盼的迎接著他。後面站著一個半大孩子應該是所說的劉菲家的孩子吧。

我抱著爸爸的大腿要禮物,媽媽接過爸爸的公事包。一陣的噓寒問暖,這讓爸爸感歎著家的溫暖。而大哥哥依舊在哪裡靦腆的站著,直到我們都在餐桌落座,我們家是長方形的餐桌,我和大哥哥坐一邊,爸爸和媽媽坐一邊,媽媽為爸爸倒好了啤酒,喝了酒的爸爸在那裡高談闊論,講自己在外面工作時碰到的趣事,一旁的媽媽不住地隨聲附和,還不時的給爸爸夾菜。

而我和大哥哥則是吃著碗裡的米飯。我吃的十分香甜,而旁邊的大哥哥卻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我不禁好奇的望向大哥哥。發現他正低頭不語的用筷子杵著飯碗。臉上有明顯的紅暈,在我旁邊能清楚的聽到大哥哥的呼吸有些急促。

怎麼回事?大哥哥怎麼會這樣,我不禁又仔細的打量了起來。無意中我向前探了下身體,用眼神一掃,當時就發現了大哥哥臉紅的秘密,原來是媽媽自桌布下伸過來的一雙絲襪小腳,此刻正搭在大哥哥的褲襠正中間,黑色的薄絲襪,裹著媽媽肉肉的小腳,此刻正在大哥哥的褲襠上使壞。

兩隻腳不斷的反復揉弄摩擦大哥哥的褲襠。挑逗的大哥哥此刻褲襠支起了一座小帳篷。弄得大哥哥好不尷尬,不敢明露的抗議,只好偷偷的用眼神示意媽媽不要鬧了。

而媽媽看著大哥哥羞紅的小臉蛋,調皮的壞笑了起來,可愛的小腳勾起,居然用小腳找到了大哥哥的褲鏈,拉開,小腳順著拉鍊開口伸進去,一陣的挑動撥弄。騰的一下,大哥哥的大雞雞從拉鍊開口處彈了出來。大哥哥驚訝的眼睛都瞪圓了,焦急的用目光示意著媽媽不要再鬧了。可媽媽不管,繼續一邊無聲的笑著,一邊用她的一雙絲襪小腳攀上了大哥哥的大雞雞上,大哥哥白白的雞雞夾在兩隻黑色的絲襪小腳中間,像奧利奧一樣,媽媽開始用腳心的軟肉夾住大雞雞不斷的如同鑽木取火一般來回的揉弄大哥哥的棒身。

媽媽就這樣在爸爸身邊玩弄著大哥哥的雞雞,這種刺激讓大哥哥難以接受,只能默默忍受,大雞雞在媽媽的不斷揉弄下開始越發挺立,上面的蘑菇頭開始越來越紅,這時媽媽也改變了腳法,用左腳的腳趾縫夾住棒身,上下的套弄。右腳直接直接踩到大哥哥的蘑菇頭上。

旋轉的摩擦,大哥哥終於受不了這刺激的事情,大蘑菇頭一漲一股濃濃的白色液體激射而出全都射在了媽媽的絲襪腳心上,爸爸根本不知道在桌下居然上演了一出無聲的淫戲。

吃過晚飯,我們一起坐在電視機前有一搭無一搭的看著電視裡播出的綜藝節目。爸爸摟著媽媽,看著天逐漸的黑了下去。爸爸悄悄的在媽媽耳邊說了什麼,得到的回答是媽媽用小拳頭錘了下爸爸的胸口,「討厭,孩子們都在呢。」

爸爸露出一抹壞笑,「小別勝新婚麼。嘿嘿,等孩子們睡了……」

我不記得爸爸媽媽都小聲嘀咕了什麼,因為我已經困的倒頭就睡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朦朧中聽見一些音樂,我抬起身體,發現自己在沙發上睡著了,大哥哥不在可能也回他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我順著音樂來到了主臥的門口在門縫邊停了下來,探著腦袋往裡看,裡面光線朦朧,房間正中爸爸居然坐在一把椅子上,而且是全裸的被綁在了椅子上,而媽媽則是換了一身火辣性感的皮衣。皮裙,黑色絲襪,腳上一雙黑色的高跟鞋,手裡拿著一把小皮鞭。一下一下的打在爸爸的胸口上,「老公喜歡麼?嗯?」

爸爸也是被這種從沒玩過的方法刺激到,特別的興奮,「是的老婆,我喜歡,真刺激。」

媽媽又用鞭子抽打了爸爸一下說道:「嗯,那咱們就要正經的玩下去呦~」說著媽媽把一個眼罩給爸爸帶了上去,「老公,帶好了,等一下我去準備準備。」

爸爸被帶上眼罩,嘴裡還在興奮的叫著媽媽:「快啊,寶貝,我等你。」

媽媽轉身出門,一出來正好碰到門口的我,媽媽嬌笑的蹲下來跟我說:「寶貝,一會媽媽和爸爸做遊戲你可不要出聲哦。」我點頭答應。

而這時媽媽拿起手機打電話,「喂?到了麼?到了?那好你上來吧。」

媽媽放下電話等了有一會。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媽媽開門,只見一個濃妝豔抹的阿姨走了進來。那個阿姨看著比我媽老多了。眼角的魚尾紋都有了,一臉的白粉底。看著都嚇人,身材有點胖,總體給我的感覺醜醜的,為什麼媽媽找來這麼一個阿姨呢?

媽媽對著那個阿姨說道:「規矩都知道吧?」

那個阿姨很機靈,很明白事,回答道:「放心,大妹子,幹咱們這行最守規矩,不該問的不問,而且絕不多嘴,完事拿錢走人。」

媽媽笑著點點頭,「好,一會去臥室,我怎麼做你就怎麼做!做好了給你雙倍。」轉身去大哥哥的房裡把他拉了出來,還沒明白的大哥哥看著眼前不認識的阿姨有點發蒙。

媽媽打個手勢,帶著大哥哥和阿姨進了臥室的大門,進門看到爸爸綁在椅子上。聽到們響有些激動的說道:「寶貝,快來我都等不及了。」

而媽媽壞笑著說道:「嗯,放心吧老公,絕對讓你爽,來,親一個。」

媽媽說著話她自己可沒動,一推旁邊的阿姨,阿姨會意的走上前,捧住爸爸的頭,居然和爸爸親親嘴,而媽媽也開始和大哥哥親了起來。

兩邊同時進行著香豔的場景。只不過媽媽親吻的是帥氣的大哥哥,而爸爸親的卻是一個老妓女。

良久唇分,媽媽含情脈脈的對大哥哥說道:「怎麼樣?親愛的?興奮嗎?」

大哥哥知道不能出聲,點了點頭。

爸爸那邊答應著:「太棒了,老婆,蒙住眼睛我感覺親的都不像你了。真刺激。」

媽媽把大哥哥推到床上,解開衣服,撫摸著大哥哥的胸膛。扶好大雞雞一下坐了下去,一旁的妓女阿姨也同時坐在了我爸爸的雞雞上開始聳動著身體。

不明真相的爸爸被老妓女伺候的快感連連,哀叫道:「老婆,不要那麼快,啊,我不行了。」

而媽媽那邊和大哥哥正是熱火朝天,「這麼快就不行了?忍著老娘坐死你。」

媽媽一邊在大哥哥身上發力的扭動,一邊示意妓女阿姨不用停。妓女阿姨又是一陣扭動。弄得爸爸爽叫連連,「不行了,老婆,我要來了!」

媽媽覺得也是時候了,深情的注視著大哥哥喊到:「老公,別忍著。射進來,把你的東西都射進來,我要用你的東西讓我懷孕,我要給你生孩子。」

大哥哥點了點頭,深情的親吻著媽媽。

爸爸那邊也答應著:「好老婆,我來了,快接好,用我的東西懷孕吧!」

說著,爸爸和大哥哥同時一挺腰杆,將生命的精華抛灑出去。只不過大哥哥抛灑在媽媽的身體裡十個月後我多了個可愛的妹妹,而爸爸的東西卻是留在了老妓女的身體中被清洗了個乾淨。

【完】

相關文章:
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
女律師在電梯裡被姦
催眠強姦家人
愛上親媽跟後媽
長髮的美女老師
兒子的遺傳
畢春豔老師和我激情
補習姐姐
留學交換之樂
做美容院的媽媽
熱門小說:
現代KTV的淫亂消魂之夜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