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和女朋友的同學開房了

 

 

真是無巧不成書。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絕對是她不對。我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該去哪?

我剛畢業,上賓館太貴了,想想自己太衝動了,都這麼大了,還玩「離家出走」,現在回去了,面子往哪擺?

最後沒辦法絕定去網吧通宵。為了革命徹底,我關了手機,專心打CS。可真正是無巧不成書啊,一點多兩點不到,網吧外面進來幾個中年人,和老闆嘀咕了幾聲,然後老闆就叫我們結帳走人了,說有人要來檢查。

我他媽氣啊,怎麼這麼巧的事都有呢???!!!

在大街上幽恍了將近一個鐘,實在忍不住睏,痛下心決定找個小旅社住吧,條件差點也沒法了。一走近小旅社,我心就跳了,門前都有幾個妖艷的女人,不必多說,定是雞了。她們對我來說是即透惑又恐懼啊。

一連問了幾家,沒房,沒房。看來網吧的人都跑來槍光了。前面就剩一家賓館了,裝修挺像樣,看來價格不底,前面也沒雞婆們站著的。我又狠一狠心,上去了。

談好了價,其實是不好意思談,服和員說多少就多少了。標準間80塊,帶衛生間和空調的。80塊對我那時來說可不是一般的價啊。剛想專身,一個女孩進來,說要房,我只稍轉身,便看出來是同班的張琴,她也看到我了:「小劉啊。」

「嗨,這麼巧!」我挺尷尬。

「你……女朋友呢?」她眨眨眼問,意思是以為我們來開房了。

我苦笑,聳聳肩,「我剛離家出走^^. 」

「沒房了姑娘,最後一間被你朋友要了。」服務員對張琴說。

「啊?」張琴轉過身,「你再查查,我都找遍了,就你這最後一家了。」

服務員客套翻了翻本子,顯然沒什麼可查的,說:「你們不是認識嗎,一塊住吧,床輔很大,可以一人睡一邊。」

我倒!

我睜了睜眼,表示驚呀,張琴也看了看我,睜了睜眼,表示驚呀。

「你問他願意不?」服務員好像是故意做紅娘的,語氣也有些曖昧。

張琴又看了看我,撇了撇嘴,「怎麼辦?」

我又聳聳肩說:「隨你吧。」我總不能說我讓出來給你吧,我睡大街。

「你不會介意吧?」張琴問。

「沒事,我定力高。」知道事情這樣定下來我倒是心寬了,開玩笑道。

於是,服務員帶我們去要房。

其實,我這人挺內向,唯只張琴一個女孩可能和我是最熟的。為什麼呢?因為一般上固定課她就坐在我後面。她很調皮,經常在我後面動手動腳地做小動作,有時說幫我按按摸,鬆鬆骨之類的都做過。說實話,除了我女友和家人,她是摸我最多的女孩了。和她同桌的女孩也經常開玩笑說,「張琴,你這樣非禮小劉小心她女友發現,嘿嘿……」

她則調皮的回答說:「怕什麼,哦,小劉子……」

她還經常和我開玩笑說:「你和小梅(我女友)吵架沒有?」

我說沒有。

她說:「那我豈不是沒機會啊?」

……

閒話休題,言歸正傳。

張琴的確是個不錯的女孩。這不錯倒並非她十分漂亮,而是身材一流。也不是說她很高,一米六左右,但是比例很好,特別像現在夏天,展露無疑。她的皮膚也很白,很細膩,我曾經不經意碰過她的手,很滑很細很酥。

一進房間,她立馬喊:「我先洗澡。」

我道:「我沒打算和你搶啊。」

她從後面扶我的肩膀重重地說:「我知道!」

我們聊了嚇「家常」,她問我怎麼半夜一個人來開房。我大緻老實地講述了一遍。她說她也打算通宵的,也和我一樣被趕出來了。

「完了,什麼都沒帶,洗了澡也沒衣服換了。」

說著跑進衛生間,進去後又伸個頭出來,「不許偷看!」然後做個鬼臉。

說真的,看著她進去那會兒那翹立的屁股和大腿,真的讓我血脈亢奮起來。我真怕我忍不住但同時又充滿期待。

聽到裡面的水聲,我才慢慢憶起她剛才的裝束,短牛仔褲,小背心外加小襯衫。我也才想起我心有鬼,一直沒敢多看她的身體。

「喂,小劉子!」她在裡面大喊。

「哎,怎麼了?」我一個驚乎。

「沒事,我怕你站門外偷看,都沒聲音的你?」

「我看電視嘛。」

……………………很長時間。

「啊!--」她又在裡面喊。

「你又怎麼了?」

「我……衣服掉地下髒了!」

……

這小妮子該不是整我吧,我即興奮又擔攏,真想說,髒了就不要穿了嘛。

「那怎麼辦?」我大聲問到。

「5555555555」她裝哭,「真倒黴啊。……要麼你先迴避,讓我先進被窩吧。」

這都被她想得出?你光著身子在被窩,我還用睡覺麼?我暗想。

「我避哪啊?」

「笨了,不會先出去一會兒?」

「哦。」

「快快,先開空調,要不我非熱死。」

我於是往外走。

「你可不要鎖門,待會不出來開的。」她在裡面說。

「知道了。」

我在外面站了兩分鐘這樣,聽裡面說:「進來吧。」

我於充滿著期待地……

進去後看到她穿著衣服坐在被窩裡看電視。一想,這小妮子真的玩我?又轉念一想,莫非她光著屁屁?

「看什麼啊?」她臉刷的一紅。

我也挺尷尬的,說:「沒,到我洗了。」

進了衛生間,看到她的短牛仔被扔那裡,沒內褲,看來她現在只穿內褲了。

想著想著,小弟崩地硬起來了。我套了套,真他媽的想幹她了。

迅速洗完了身子,才發現只有一條浴巾,還帶濕,顯然是她擦過的。

我想想,不對啊,怎麼才一條呢,不對啊。

管它呢,反正她用過的更好,我急急忙忙擦身,像待干的青年。

到了這份上,我知道,不出事是不可能的了。然而這層薄薄的紙,卻不懂怎麼捅破才好。

一到外面,看來她也是春意盎然了,居然迷著眼睡覺,不用說,肯定是裝睡了,臉還紅通通的。

我暗想,看來她的確是騷種,還挺會配合的。

我走過去,推了推她,說實在的,我興奮得口乾,都不想開口說話了。

她不理,裝睡。

我知道是暗示了,說:「你不是說衣服髒了?」

我聲都啞了。喉嚨裡很乾,下意識地知道應該喝點水了。

喝完水我推她,還是不理,裝睡。我想再不行動她都笑我無能了。

我於是俯下身親她嘴,開始只是輕輕的碰。沒敢用舌頭。

也還是裝睡,不理。

我於是伸出舌頭進攻,可她死不張嘴,我伸不進,於是我舔她嘴唇。甭提那時我多麼緊張多麼興奮了。

她突然「唰」地張開眼,「你幹什麼?」還帶三分笑,臉紅紅的。

「我……干你啊。」這麼輪到我學調皮了。

「你這麼壞啊?」她伸出手打我肩。

我沒說話,嘴封上去。於是我們熱吻,看得出她也很興奮,舌頭和我糾纏著,兩個貼滿口水的舌頭一會進她嘴裡一會進我嘴裡。她環抱我脖子,我則空開手,大膽去抓她乳房,感覺好實。我抓她奶子那會,她鬆開了舌頭,張了嘴變成呻吟。我也配合往她的其它部位舔,她的臉,她的鼻子,她的耳朵和脖子。她小聲的呻吟。

我親了她脖子很久,好像她挺受用。我突然想起要驗證她的下身是不是只穿內褲還是……於是我邊親她邊把手往下伸。摸到她的肚子,我停下在那來回撫摸了一會又往下,這時明示感到她的腹部不停收縮,呻吟聲也加長:「呃……」

再往下,碰到毛毛了。

「內褲呢?」我故作驚呀。同時手直搗陰部,在外陰處撫了幾下,找她的陰蒂。

她兩腿一緊,長「啊」一聲,下面已是濕潤一遍了。

她把衣服往上掰,露出兩個奶子,示意我該往下親了。到了這份上,她真是個騷姑娘啊。

我咬她奶子,一邊抓,好結實,奶頭小小的,乳暈也小,奶子雖不是特大,但圓圓地好漂亮。

最重要是特白,全身都特白,我一時亂了,這天生的尤物,害我不懂舔哪裡好。

我興奮地抓,舔,手撫摸她陰部,大姆指輕碰她陰蒂。

張琴興奮地扭著身子,手伸過來抓我小弟弟--早已是擎天柱一根了。他騰出兩隻手,解我腰帶,我配合地用抓她奶子的手幫她。很快我下身光了。

「上來。」她命令。

於是我們暫時離開對方,脫光各自身上的衣物。

她把被子掀開,整個裸體展現在我面前。我也來不及細賞,扒上去見肉就舔。我好像擔心露掉她身上的任何一塊肌膚。我一路往下舔,直到她的腳,包括腳趾。在我舔她腳底的時候,她由衷的不行了,身子繃的緊緊的,大口的呼吸著氣。於是我的舌頭再一路往上,直抵她的陰部。剛才舔下來時已經掠過一次,淫水氾濫了。現在回頭一看,淫水卻已濕透她屁眼。我二話不說,從大陰唇到陰道口,有節奏地來回舔,她興奮得彎起身子,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

很幸甚的,她的陰部沒有任何異味,談談的,淫水有點鹹酸,正合我意。而我女友,她的有一道微微的騷氣,是另外一翻味。但張琴的淫水特多,我不斷地舔,她就不斷地流出,好像一個小源泉,不斷的滲。而且全是透明的出來,被我的舌頭攪成泡味,滲著我的口水,形成一種只有激情做愛才有的淫液。

因為我專攻她的陰部,倒把她的美乳空了,她就自己抓,呻吟不斷。陰部一夾一夾地,我知道待會插進去一定爽死了。

她有陰部屬於小陰唇小型,就是外面大陰唇在包,好像沒有了小陰唇。兩邊的大陰唇翻開,整個陰道口就外露了,小小的,鮮紅鮮紅,所以才讓我忍不住就把舌頭往裡伸。我作進出運動,手揉捏她的陰蒂。她的陰蒂不大,但是明顯感覺得出硬硬的,還會往外翻出來。這是我女友沒法比的。於是我下意識地就去舔。用舌頭包著她的小陰蒂,作圈圈狀舔弄。同時右手的手指去掏弄她的陰道。

她的陰道好窄,要不是因為滑不溜湫,可能一個手指也進不去。也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我她不是處女了,於是中指就往下插。淫水真是比口水滑多了,沒兩下,我整根手指可以進出自如。但還是感覺好緊,好像她的陰部緊縮一樣,夾得緊緊的--真是天生尤物--我又想。

房內只有她的呻吟聲(還是輕微的)和我手指進出時帶出的嘖嘖聲。

這種姿勢沒多久,她就不行了,突然間見她全身一緊,彎曲身子,兩腿繃直,喊了聲:「我丟了。」就一手死按我的頭,另一隻手抓我的手讓我不動。我的手指感到她陰道裡一抽一抽地,她高潮了--起碼有上分鐘的高潮餘韻,她放鬆了身子。我放在她陰道裡面的手指似乎感到了鬆動,於是拔出來,她陰道裡的淫水也隨之像漲潮般往外湧。

「好爽!」坐起來,看看自己下身,「濕完了。」

「你水好多哦」我說。

「你的也不少,你看。」她說。

我往下一看,還真的,高高翹起的陰莖頭已經滲出液體了,往下嘀帶出一條水線。剛才一直沉浸在為她服務的思潮裡,現在該到我來享受她的服務了。

我真懷疑我們是不是天生的一對姦夫淫婦,我這麼想著,她的口也跟上來了--比我女友主動百倍。

她的技巧可真好啊,不像我女友,中味地只是吞入吐出只想快點結束。張琴是用舌頭,在龜頭四周舔,好爽啊。也不像我女友老嫌說好鹹噁心。張琴則是不停地舔,時不時吞入吐出,而且她知道把舌頭的重頭放在龜冠上,其實這才是我最敏感最爽的地方。我是個厚道的人,知道「獨樂,不如與人同樂。」我現在的身子是躺著了--剛才忘了述了--於是我把她的屁股拽過來,又操起舌頭幫她舔陰。

真是不可思議的女人,高潮剛過,還來勁,淫水又流出來了。沒過兩分鐘,我就感覺不行了,我抓著她的兩個挺乳,說:「我快射了。」

真是個性女,一收到話,就拚命地口手結合,快速地上下運動,每次我都感覺到頂得很深很深……我激情地射了,一次,兩次,三次……她不停地用力吸,真他媽爽……

男人的餘韻短,半分鐘不到,我就長呼一氣:「好爽啊!」

她把屁股著我的臉輕搖幾下,陰部在我的嘴上磨擦,說:「我又想了。」……

「我休息會兒。」

她轉過臉笑了笑,把精液吞掉後,樸過來鑽到我懷裡,說:「今晚,一定要把你搾乾再把你還給小梅。」

然後強迫我親嘴……她的奶子抵著我的胸口,好漲--![全文完]

 

 

真是無巧不成書。那天和女友吵架,大吵,絕對是她不對。我一氣之下就「離家出走」了。走在大街上,我倒迷茫了,我該去哪?

我剛畢業,上賓館太貴了,想想自己太衝動了,都這麼大了,還玩「離家出走」,現在回去了,面子往哪擺?

最後沒辦法絕定去網吧通宵。為了革命徹底,我關了手機,專心打CS。可真正是無巧不成書啊,一點多兩點不到,網吧外面進來幾個中年人,和老闆嘀咕了幾聲,然後老闆就叫我們結帳走人了,說有人要來檢查。

我他媽氣啊,怎麼這麼巧的事都有呢???!!!

在大街上幽恍了將近一個鐘,實在忍不住睏,痛下心決定找個小旅社住吧,條件差點也沒法了。一走近小旅社,我心就跳了,門前都有幾個妖艷的女人,不必多說,定是雞了。她們對我來說是即透惑又恐懼啊。

一連問了幾家,沒房,沒房。看來網吧的人都跑來槍光了。前面就剩一家賓館了,裝修挺像樣,看來價格不底,前面也沒雞婆們站著的。我又狠一狠心,上去了。

談好了價,其實是不好意思談,服和員說多少就多少了。標準間80塊,帶衛生間和空調的。80塊對我那時來說可不是一般的價啊。剛想專身,一個女孩進來,說要房,我只稍轉身,便看出來是同班的張琴,她也看到我了:「小劉啊。」

「嗨,這麼巧!」我挺尷尬。

「你……女朋友呢?」她眨眨眼問,意思是以為我們來開房了。

我苦笑,聳聳肩,「我剛離家出走^^. 」

「沒房了姑娘,最後一間被你朋友要了。」服務員對張琴說。

「啊?」張琴轉過身,「你再查查,我都找遍了,就你這最後一家了。」

服務員客套翻了翻本子,顯然沒什麼可查的,說:「你們不是認識嗎,一塊住吧,床輔很大,可以一人睡一邊。」

我倒!

我睜了睜眼,表示驚呀,張琴也看了看我,睜了睜眼,表示驚呀。

「你問他願意不?」服務員好像是故意做紅娘的,語氣也有些曖昧。

張琴又看了看我,撇了撇嘴,「怎麼辦?」

我又聳聳肩說:「隨你吧。」我總不能說我讓出來給你吧,我睡大街。

「你不會介意吧?」張琴問。

「沒事,我定力高。」知道事情這樣定下來我倒是心寬了,開玩笑道。

於是,服務員帶我們去要房。

其實,我這人挺內向,唯只張琴一個女孩可能和我是最熟的。為什麼呢?因為一般上固定課她就坐在我後面。她很調皮,經常在我後面動手動腳地做小動作,有時說幫我按按摸,鬆鬆骨之類的都做過。說實話,除了我女友和家人,她是摸我最多的女孩了。和她同桌的女孩也經常開玩笑說,「張琴,你這樣非禮小劉小心她女友發現,嘿嘿……」

她則調皮的回答說:「怕什麼,哦,小劉子……」

她還經常和我開玩笑說:「你和小梅(我女友)吵架沒有?」

我說沒有。

她說:「那我豈不是沒機會啊?」

……

閒話休題,言歸正傳。

張琴的確是個不錯的女孩。這不錯倒並非她十分漂亮,而是身材一流。也不是說她很高,一米六左右,但是比例很好,特別像現在夏天,展露無疑。她的皮膚也很白,很細膩,我曾經不經意碰過她的手,很滑很細很酥。

一進房間,她立馬喊:「我先洗澡。」

我道:「我沒打算和你搶啊。」

她從後面扶我的肩膀重重地說:「我知道!」

我們聊了嚇「家常」,她問我怎麼半夜一個人來開房。我大緻老實地講述了一遍。她說她也打算通宵的,也和我一樣被趕出來了。

「完了,什麼都沒帶,洗了澡也沒衣服換了。」

說著跑進衛生間,進去後又伸個頭出來,「不許偷看!」然後做個鬼臉。

說真的,看著她進去那會兒那翹立的屁股和大腿,真的讓我血脈亢奮起來。我真怕我忍不住但同時又充滿期待。

聽到裡面的水聲,我才慢慢憶起她剛才的裝束,短牛仔褲,小背心外加小襯衫。我也才想起我心有鬼,一直沒敢多看她的身體。

「喂,小劉子!」她在裡面大喊。

「哎,怎麼了?」我一個驚乎。

「沒事,我怕你站門外偷看,都沒聲音的你?」

「我看電視嘛。」

……………………很長時間。

「啊!--」她又在裡面喊。

「你又怎麼了?」

「我……衣服掉地下髒了!」

……

這小妮子該不是整我吧,我即興奮又擔攏,真想說,髒了就不要穿了嘛。

「那怎麼辦?」我大聲問到。

「5555555555」她裝哭,「真倒黴啊。……要麼你先迴避,讓我先進被窩吧。」

這都被她想得出?你光著身子在被窩,我還用睡覺麼?我暗想。

「我避哪啊?」

「笨了,不會先出去一會兒?」

「哦。」

「快快,先開空調,要不我非熱死。」

我於是往外走。

「你可不要鎖門,待會不出來開的。」她在裡面說。

「知道了。」

我在外面站了兩分鐘這樣,聽裡面說:「進來吧。」

我於充滿著期待地……

進去後看到她穿著衣服坐在被窩裡看電視。一想,這小妮子真的玩我?又轉念一想,莫非她光著屁屁?

「看什麼啊?」她臉刷的一紅。

我也挺尷尬的,說:「沒,到我洗了。」

進了衛生間,看到她的短牛仔被扔那裡,沒內褲,看來她現在只穿內褲了。

想著想著,小弟崩地硬起來了。我套了套,真他媽的想幹她了。

迅速洗完了身子,才發現只有一條浴巾,還帶濕,顯然是她擦過的。

我想想,不對啊,怎麼才一條呢,不對啊。

管它呢,反正她用過的更好,我急急忙忙擦身,像待干的青年。

到了這份上,我知道,不出事是不可能的了。然而這層薄薄的紙,卻不懂怎麼捅破才好。

一到外面,看來她也是春意盎然了,居然迷著眼睡覺,不用說,肯定是裝睡了,臉還紅通通的。

我暗想,看來她的確是騷種,還挺會配合的。

我走過去,推了推她,說實在的,我興奮得口乾,都不想開口說話了。

她不理,裝睡。

我知道是暗示了,說:「你不是說衣服髒了?」

我聲都啞了。喉嚨裡很乾,下意識地知道應該喝點水了。

喝完水我推她,還是不理,裝睡。我想再不行動她都笑我無能了。

我於是俯下身親她嘴,開始只是輕輕的碰。沒敢用舌頭。

也還是裝睡,不理。

我於是伸出舌頭進攻,可她死不張嘴,我伸不進,於是我舔她嘴唇。甭提那時我多麼緊張多麼興奮了。

她突然「唰」地張開眼,「你幹什麼?」還帶三分笑,臉紅紅的。

「我……干你啊。」這麼輪到我學調皮了。

「你這麼壞啊?」她伸出手打我肩。

我沒說話,嘴封上去。於是我們熱吻,看得出她也很興奮,舌頭和我糾纏著,兩個貼滿口水的舌頭一會進她嘴裡一會進我嘴裡。她環抱我脖子,我則空開手,大膽去抓她乳房,感覺好實。我抓她奶子那會,她鬆開了舌頭,張了嘴變成呻吟。我也配合往她的其它部位舔,她的臉,她的鼻子,她的耳朵和脖子。她小聲的呻吟。

我親了她脖子很久,好像她挺受用。我突然想起要驗證她的下身是不是只穿內褲還是……於是我邊親她邊把手往下伸。摸到她的肚子,我停下在那來回撫摸了一會又往下,這時明示感到她的腹部不停收縮,呻吟聲也加長:「呃……」

再往下,碰到毛毛了。

「內褲呢?」我故作驚呀。同時手直搗陰部,在外陰處撫了幾下,找她的陰蒂。

她兩腿一緊,長「啊」一聲,下面已是濕潤一遍了。

她把衣服往上掰,露出兩個奶子,示意我該往下親了。到了這份上,她真是個騷姑娘啊。

我咬她奶子,一邊抓,好結實,奶頭小小的,乳暈也小,奶子雖不是特大,但圓圓地好漂亮。

最重要是特白,全身都特白,我一時亂了,這天生的尤物,害我不懂舔哪裡好。

我興奮地抓,舔,手撫摸她陰部,大姆指輕碰她陰蒂。

張琴興奮地扭著身子,手伸過來抓我小弟弟--早已是擎天柱一根了。他騰出兩隻手,解我腰帶,我配合地用抓她奶子的手幫她。很快我下身光了。

「上來。」她命令。

於是我們暫時離開對方,脫光各自身上的衣物。

她把被子掀開,整個裸體展現在我面前。我也來不及細賞,扒上去見肉就舔。我好像擔心露掉她身上的任何一塊肌膚。我一路往下舔,直到她的腳,包括腳趾。在我舔她腳底的時候,她由衷的不行了,身子繃的緊緊的,大口的呼吸著氣。於是我的舌頭再一路往上,直抵她的陰部。剛才舔下來時已經掠過一次,淫水氾濫了。現在回頭一看,淫水卻已濕透她屁眼。我二話不說,從大陰唇到陰道口,有節奏地來回舔,她興奮得彎起身子,死死地抓住我的肩膀。

很幸甚的,她的陰部沒有任何異味,談談的,淫水有點鹹酸,正合我意。而我女友,她的有一道微微的騷氣,是另外一翻味。但張琴的淫水特多,我不斷地舔,她就不斷地流出,好像一個小源泉,不斷的滲。而且全是透明的出來,被我的舌頭攪成泡味,滲著我的口水,形成一種只有激情做愛才有的淫液。

因為我專攻她的陰部,倒把她的美乳空了,她就自己抓,呻吟不斷。陰部一夾一夾地,我知道待會插進去一定爽死了。

她有陰部屬於小陰唇小型,就是外面大陰唇在包,好像沒有了小陰唇。兩邊的大陰唇翻開,整個陰道口就外露了,小小的,鮮紅鮮紅,所以才讓我忍不住就把舌頭往裡伸。我作進出運動,手揉捏她的陰蒂。她的陰蒂不大,但是明顯感覺得出硬硬的,還會往外翻出來。這是我女友沒法比的。於是我下意識地就去舔。用舌頭包著她的小陰蒂,作圈圈狀舔弄。同時右手的手指去掏弄她的陰道。

她的陰道好窄,要不是因為滑不溜湫,可能一個手指也進不去。也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我她不是處女了,於是中指就往下插。淫水真是比口水滑多了,沒兩下,我整根手指可以進出自如。但還是感覺好緊,好像她的陰部緊縮一樣,夾得緊緊的--真是天生尤物--我又想。

房內只有她的呻吟聲(還是輕微的)和我手指進出時帶出的嘖嘖聲。

這種姿勢沒多久,她就不行了,突然間見她全身一緊,彎曲身子,兩腿繃直,喊了聲:「我丟了。」就一手死按我的頭,另一隻手抓我的手讓我不動。我的手指感到她陰道裡一抽一抽地,她高潮了--起碼有上分鐘的高潮餘韻,她放鬆了身子。我放在她陰道裡面的手指似乎感到了鬆動,於是拔出來,她陰道裡的淫水也隨之像漲潮般往外湧。

「好爽!」坐起來,看看自己下身,「濕完了。」

「你水好多哦」我說。

「你的也不少,你看。」她說。

我往下一看,還真的,高高翹起的陰莖頭已經滲出液體了,往下嘀帶出一條水線。剛才一直沉浸在為她服務的思潮裡,現在該到我來享受她的服務了。

我真懷疑我們是不是天生的一對姦夫淫婦,我這麼想著,她的口也跟上來了--比我女友主動百倍。

她的技巧可真好啊,不像我女友,中味地只是吞入吐出只想快點結束。張琴是用舌頭,在龜頭四周舔,好爽啊。也不像我女友老嫌說好鹹噁心。張琴則是不停地舔,時不時吞入吐出,而且她知道把舌頭的重頭放在龜冠上,其實這才是我最敏感最爽的地方。我是個厚道的人,知道「獨樂,不如與人同樂。」我現在的身子是躺著了--剛才忘了述了--於是我把她的屁股拽過來,又操起舌頭幫她舔陰。

真是不可思議的女人,高潮剛過,還來勁,淫水又流出來了。沒過兩分鐘,我就感覺不行了,我抓著她的兩個挺乳,說:「我快射了。」

真是個性女,一收到話,就拚命地口手結合,快速地上下運動,每次我都感覺到頂得很深很深……我激情地射了,一次,兩次,三次……她不停地用力吸,真他媽爽……

男人的餘韻短,半分鐘不到,我就長呼一氣:「好爽啊!」

她把屁股著我的臉輕搖幾下,陰部在我的嘴上磨擦,說:「我又想了。」……

「我休息會兒。」

她轉過臉笑了笑,把精液吞掉後,樸過來鑽到我懷裡,說:「今晚,一定要把你搾乾再把你還給小梅。」

然後強迫我親嘴……她的奶子抵著我的胸口,好漲--![全文完]

相關文章:
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
催眠強姦家人
家庭性福
愛上親媽跟後媽
同居的17歲舞娘
慘 被女同事一起輪姦
小杏的淫亂生活
兒子的遺傳
忍了好久終於給上了她
鄰居大哥哥
熱門小說:
幹了熟睡中的豐滿姊姊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