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敏感的熟婦

這段時間一直在扣扣群裡混,斬獲良多,我挑幾個給大家分享一下!

下午沒事幹,又在群裡附近的人裡不停的加人,因為都是一個群裡的所以通過率比較高,到五點的時候我找準了目標開始進攻,下面就叫她沙姐吧!

一番恭維以後,開始約她一起吃晚飯,但是沒成功,原因是因為要給孩子做飯,我問她老公不可以做嗎?

她說離婚三四年了,現在一個人帶孩子,孩子大姨本來也在一起的,但是這段時間回老家處理事情了,還說了感謝之類的話……

當我失望之餘,又開始對下一個目標發起進攻的時候,沙姐說,反正是在附近的人認識的,離得應該不遠,吃完晚飯之後可以一起散步。

約好了時間地點之後,她就去做飯了。

到了約定時間前十分鐘我就到路口等她,沒一會兒沙姐就過來了,因為下午看過照片所以一眼就認出來了,照片和本人差別不大,瓜子臉,燙過的大波浪長髮,個子大概一米六多點,胖胖的身材,上身一件水紅色體恤,下面一條到腳面的藍色長裙,一雙李寧運動鞋!

因為下午聊的比較多也沒啥陌生感,所以就並排往前邊走邊聊天,我們走的這條路是個市民的漫步道,人來人往的,我想,總不能就這麼走到散步結束吧?至少也得親親摸摸吧。

所以我就帶著她往運河的河堤上走,因為運河是水源,所以旁邊設置了隔離網,但是有些地方還有打開的口子,我帶著沙姐從一個口子裡走到了河堤上。

她說,「早就想來河邊散散步,但是不知道還有地方能進來。」

小風從河面吹過來,涼絲絲的好愜意!

環顧左右一個人影也沒有,我就把手摟在了沙姐腰部,她也沒反抗,慢慢的我越摟越緊,我停下來對沙姐說:「下午咱倆聊天的時候,不是說好了見面要抱抱嘛,你也答應了,現在可以抱抱你了嗎?」

沙姐說:「你不是正在抱著我的嘛!」

我說:「這樣不算抱,只能算摟著。」

說完我就把她擁過來和我臉對臉站著,然後我就兩臂張開把她抱在了懷裡,沙姐也沒推開我的意思。

這個時候我沒敢進一步的動作,我倆就靜靜的抱在一起,我的臉貼在她的脖子那裡,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沙姐的皮膚很光滑很白。

這個狀態大概保持了幾分鐘吧,我在沙姐耳邊輕輕的說,:「我好喜歡你,好想親親你。」

說完也不等她說話,我就開始親她的臉頰親她的脖子,一隻手還在她後背輕輕的撫摸,慢慢的我感覺她摟著我的手我摟的緊了一些,我就去吻她的嘴。

一番你推我進以後,我的舌頭進入了沙姐的嘴裡,進去以後就沒啥推檔的了,我倆開始互換舌頭,我的手從她的後背也摸到了屁股上,沙姐的屁股肉很肥厚,軟軟的手感很不錯,但是裙子太長了,我幾次都想拉起來直接摸屁股,但是都被她擋住了,擋住的理由竟然是,別亂摸,來人了看見咋辦?

這個意思就不是不讓摸了,而且怕被人看見,我說:「你放心,這裡不會有人來的,再說,天也黑了,誰也看不到。」

一番甜言蜜語以後,我順利的把裙子拉起來摸到了沙姐的大屁股,可以感覺到沙姐的三角內褲手感絲滑和挺小的,讓兩片大屁股都露在了外面。

我一邊熱情的和沙姐片刻不離的互換舌頭,一邊摸屁股和大腿,有幾下我想去逼那裡摸摸但是都忍住了,我怕進攻速度太快嚇著她了,那樣就啥也幹不成了!

慢慢的,我把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後往上推她的體恤,我是想是先摸摸咪咪然後吃她的奶子,誰知道當我手快要伸到她咪咪位置的時候,她一把推開了我,然後說:「不行不行,這樣已經夠過份了,你不要再動我了!」

我當時有點懵逼了,為啥這嘴也親了,身上也讓摸了沒沒咋反抗啊!去摸咪咪的時候幹嘛這麼生氣呢?

以我多年的經驗,一般來說,女的一開始會讓你在她上身亂來,摸啊,親啊也就是反抗幾下就完了,當你進攻下面的時候往往夠極力的反抗,因為那是她最後一道防線,這個沙姐反而是下面裙子都讓拉起來隨便摸了,但是咪咪不讓摸!

這個時候我就裝著生氣,自己往前走也不理她,我走了幾步,她就追過來問我,「是不是生氣了?」

我沒好氣的說:「沒有!」

沙姐說:「你看你吧,這樣還沒生氣啊?你說親我,我都讓你親了,裙子也讓你拉起來了,這樣還不行啊?你還想幹啥啊?」

我說:「我就想親親你身上,全身每個地方都想親親。」

沙姐指著自己咪咪說:「不行,這裡不能親也不能摸。」

我說:「為啥啊?難道你那裡有啥病?」

她說:「不是有病,啥病也沒有,但是就是不能動,至於原因,我們以後熟悉了我會告訴你的。」

我看她那麼堅決也只好作罷!我倆又往前走到了一個堆了好多石料的地方,石料幾乎把河堤佔據完了,只是在靠近河邊的地方留了一條能過一個人的小路,我對沙姐說,「走累了,咱倆坐著歇會兒吧!」

然後我倆就在一塊石板上坐了下來,聊了一會兒我說:「沙姐,我還想再親親你。」

她說:「那你不許亂摸。」

我倆就又吻在了一起,吻著吻著我就讓沙姐躺在石板上,頭枕著我的腿,我低著頭一邊和她接吻,一邊把裙子拉上來摸她的大腿,有幾次我都故意的把手從她大腿內側或者逼那裡輕輕的撫過。

也許是夜色的掩護,也許是她也有點動情,她的小手也從我的體恤下面伸進去開始撫摸我的背部還有前胸。

我也不客氣的用一個手指隔著她的內褲,開始在陰蒂那裡勾來畫去的,慢慢的,我覺得她逼那裡開始熱乎乎的,我開始加大了揉搓的範圍和力度。

隨著沙姐有點意亂情迷的時候,我突然一個冷不防就把她的上衣和胸罩一下子都推到了她的脖子那裡……

隨之,她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想掙紮著坐起來,我二話不說,一隻手死死的按著她的腿,還夾著她的一隻手,另一隻手抓著她的那只手,低頭就去親她的咪咪……

真的,我也就沒親她的乳頭幾下,我就覺著她幾乎不反抗了,她的腿也從伸直的狀態蜷了起來。

我試著慢慢的鬆開了她的一隻手,她也沒再去推我,我騰出來的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摸到了她的一隻咪咪上,咪咪也不大,也就是我只手夠握的。

看她不反抗了,我就一邊低頭舔弄她的咪咪,一邊把手從內褲裡伸進去扣她的逼。

這個時候她主動的把身體側了一側,然後給我說:「親親這個,親親這個。」

因為姿勢的關係,我一直在親她右邊的咪咪,左邊那個也就是摸了摸,她現在的意思是讓我去親她左邊的咪咪,那還有啥說的!

我三兩下脫下我的上衣墊到她的頭下面,然後蹲在石板旁邊開始專心直至的左右開弓的親她的乳頭……

親了一會兒我再到她逼那裡摸的時候,我操!這女人的騷逼是他媽水龍頭開關吧,內褲已經濕透了,屁股溝裡也都是淫水。我說:「姐啊,你咋流那麼多水啊?」

沙姐說:「還不是你弄的,我說不讓你親我咪咪吧,你非要親……」

這下我算徹底明白了她為啥那麼大勁的阻擋我親她咪咪,原來她咪咪特別敏感,她是怕我親她咪咪以後,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

我把她的長裙墊在她的屁股下面,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胸罩太礙事,我也扶她起來脫掉了,重新躺下以後我脫下了褲子給沙姐說:「我插進去了啊?」

她點點頭,我說,「我要是忍不住了射哪兒啊?」

她說:「你只管射進去吧,我做過結紮手術的。」

我的雞巴到她逼逼口子的時候毫不費力的滑了進去,我使勁往裡又頂了頂,沙姐的雙臂猛的抱緊了我,屁股也往上抬了抬,我一邊抽插一邊舔她的乳頭,也就是幾十下吧,沙姐高潮了,她「啊」的一聲,我感覺她的逼裡夾的好緊,她使勁按著我的頭在她咪咪那裡,嘴裡說:「舔咪咪,快,再舔舔咪咪!」

我一邊舔一邊加快了插逼的速度,沒幾下,我手伸到她屁股下面,使勁抓著她的肥厚的屁股肉,就把精子射到了沙姐的逼裡……

完事以後她有好半天都沒動,任由我的精子一股一股的流在了她的屁股上再流到她的裙子上,我說:「你咋不起來擦擦」

她說:「渾身都是軟的,一點都不想動!」

我用她的內褲擦了雞巴,再給她擦了擦逼,就把內褲扔了,我說:「你裙子長,不會有人看到你沒穿內褲的。」

她說:「嗯,天這麼黑了,看也看不來!」

大概休息了半個小時吧,我都抽了三根煙了她還躺在石板上不動,男人嘛,射完了都想走,我就催她,我說:「石板上挺涼的,你起來吧,別一會兒再涼著了!」

她說:「你是不是想急著回家了?」

我說:「不是!我是怕你涼著了!」

她說:「你要是不急著回家,你再弄我一次吧,我還想要!你不知道,我都快半年沒做愛了!!」

我雖然有點不情願(主要是環境不好,剛才那次石板擱的膝蓋好痛)但是還是痛快的說:「哎呀,我求之不得啊!但是這次你能不能起來站著讓我從後面插進去,石板太硬了!!」

她說:「那我躺著你還像剛才那樣親我,等咱倆都受不了了,我就起來讓你從後面靠我。」

我說:「好啊!好啊!」

後面的過程就不再複述了,只是做完以後她說了,:「這樣沒躺著靠舒服,你在後面沒法一邊插我一邊親乳頭。」

我說:「今天不是環境不好嘛,明天吧,咱倆去開房,我再好好伺候伺候你!一定讓你比今天還舒服!」

這晚她的內褲扔了,她就帶著我的精液,我帶著她的淫水回家了!

分手的時候她說:「明天中午你有事嗎?」

我說:「沒事!幹嗎?」

她笑說:「我女兒中午都不回家吃飯,你中午十一點多到XX社區門口吧,到了給我發資訊!中午給你做飯吃,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完】

這段時間一直在扣扣群裡混,斬獲良多,我挑幾個給大家分享一下!

下午沒事幹,又在群裡附近的人裡不停的加人,因為都是一個群裡的所以通過率比較高,到五點的時候我找準了目標開始進攻,下面就叫她沙姐吧!

一番恭維以後,開始約她一起吃晚飯,但是沒成功,原因是因為要給孩子做飯,我問她老公不可以做嗎?

她說離婚三四年了,現在一個人帶孩子,孩子大姨本來也在一起的,但是這段時間回老家處理事情了,還說了感謝之類的話……

當我失望之餘,又開始對下一個目標發起進攻的時候,沙姐說,反正是在附近的人認識的,離得應該不遠,吃完晚飯之後可以一起散步。

約好了時間地點之後,她就去做飯了。

到了約定時間前十分鐘我就到路口等她,沒一會兒沙姐就過來了,因為下午看過照片所以一眼就認出來了,照片和本人差別不大,瓜子臉,燙過的大波浪長髮,個子大概一米六多點,胖胖的身材,上身一件水紅色體恤,下面一條到腳面的藍色長裙,一雙李寧運動鞋!

因為下午聊的比較多也沒啥陌生感,所以就並排往前邊走邊聊天,我們走的這條路是個市民的漫步道,人來人往的,我想,總不能就這麼走到散步結束吧?至少也得親親摸摸吧。

所以我就帶著她往運河的河堤上走,因為運河是水源,所以旁邊設置了隔離網,但是有些地方還有打開的口子,我帶著沙姐從一個口子裡走到了河堤上。

她說,「早就想來河邊散散步,但是不知道還有地方能進來。」

小風從河面吹過來,涼絲絲的好愜意!

環顧左右一個人影也沒有,我就把手摟在了沙姐腰部,她也沒反抗,慢慢的我越摟越緊,我停下來對沙姐說:「下午咱倆聊天的時候,不是說好了見面要抱抱嘛,你也答應了,現在可以抱抱你了嗎?」

沙姐說:「你不是正在抱著我的嘛!」

我說:「這樣不算抱,只能算摟著。」

說完我就把她擁過來和我臉對臉站著,然後我就兩臂張開把她抱在了懷裡,沙姐也沒推開我的意思。

這個時候我沒敢進一步的動作,我倆就靜靜的抱在一起,我的臉貼在她的脖子那裡,聞著她身上散發出來的味道,沙姐的皮膚很光滑很白。

這個狀態大概保持了幾分鐘吧,我在沙姐耳邊輕輕的說,:「我好喜歡你,好想親親你。」

說完也不等她說話,我就開始親她的臉頰親她的脖子,一隻手還在她後背輕輕的撫摸,慢慢的我感覺她摟著我的手我摟的緊了一些,我就去吻她的嘴。

一番你推我進以後,我的舌頭進入了沙姐的嘴裡,進去以後就沒啥推檔的了,我倆開始互換舌頭,我的手從她的後背也摸到了屁股上,沙姐的屁股肉很肥厚,軟軟的手感很不錯,但是裙子太長了,我幾次都想拉起來直接摸屁股,但是都被她擋住了,擋住的理由竟然是,別亂摸,來人了看見咋辦?

這個意思就不是不讓摸了,而且怕被人看見,我說:「你放心,這裡不會有人來的,再說,天也黑了,誰也看不到。」

一番甜言蜜語以後,我順利的把裙子拉起來摸到了沙姐的大屁股,可以感覺到沙姐的三角內褲手感絲滑和挺小的,讓兩片大屁股都露在了外面。

我一邊熱情的和沙姐片刻不離的互換舌頭,一邊摸屁股和大腿,有幾下我想去逼那裡摸摸但是都忍住了,我怕進攻速度太快嚇著她了,那樣就啥也幹不成了!

慢慢的,我把手放在她的腰上然後往上推她的體恤,我是想是先摸摸咪咪然後吃她的奶子,誰知道當我手快要伸到她咪咪位置的時候,她一把推開了我,然後說:「不行不行,這樣已經夠過份了,你不要再動我了!」

我當時有點懵逼了,為啥這嘴也親了,身上也讓摸了沒沒咋反抗啊!去摸咪咪的時候幹嘛這麼生氣呢?

以我多年的經驗,一般來說,女的一開始會讓你在她上身亂來,摸啊,親啊也就是反抗幾下就完了,當你進攻下面的時候往往夠極力的反抗,因為那是她最後一道防線,這個沙姐反而是下面裙子都讓拉起來隨便摸了,但是咪咪不讓摸!

這個時候我就裝著生氣,自己往前走也不理她,我走了幾步,她就追過來問我,「是不是生氣了?」

我沒好氣的說:「沒有!」

沙姐說:「你看你吧,這樣還沒生氣啊?你說親我,我都讓你親了,裙子也讓你拉起來了,這樣還不行啊?你還想幹啥啊?」

我說:「我就想親親你身上,全身每個地方都想親親。」

沙姐指著自己咪咪說:「不行,這裡不能親也不能摸。」

我說:「為啥啊?難道你那裡有啥病?」

她說:「不是有病,啥病也沒有,但是就是不能動,至於原因,我們以後熟悉了我會告訴你的。」

我看她那麼堅決也只好作罷!我倆又往前走到了一個堆了好多石料的地方,石料幾乎把河堤佔據完了,只是在靠近河邊的地方留了一條能過一個人的小路,我對沙姐說,「走累了,咱倆坐著歇會兒吧!」

然後我倆就在一塊石板上坐了下來,聊了一會兒我說:「沙姐,我還想再親親你。」

她說:「那你不許亂摸。」

我倆就又吻在了一起,吻著吻著我就讓沙姐躺在石板上,頭枕著我的腿,我低著頭一邊和她接吻,一邊把裙子拉上來摸她的大腿,有幾次我都故意的把手從她大腿內側或者逼那裡輕輕的撫過。

也許是夜色的掩護,也許是她也有點動情,她的小手也從我的體恤下面伸進去開始撫摸我的背部還有前胸。

我也不客氣的用一個手指隔著她的內褲,開始在陰蒂那裡勾來畫去的,慢慢的,我覺得她逼那裡開始熱乎乎的,我開始加大了揉搓的範圍和力度。

隨著沙姐有點意亂情迷的時候,我突然一個冷不防就把她的上衣和胸罩一下子都推到了她的脖子那裡……

隨之,她愣了一下,然後馬上想掙紮著坐起來,我二話不說,一隻手死死的按著她的腿,還夾著她的一隻手,另一隻手抓著她的那只手,低頭就去親她的咪咪……

真的,我也就沒親她的乳頭幾下,我就覺著她幾乎不反抗了,她的腿也從伸直的狀態蜷了起來。

我試著慢慢的鬆開了她的一隻手,她也沒再去推我,我騰出來的一隻手毫不客氣的摸到了她的一隻咪咪上,咪咪也不大,也就是我只手夠握的。

看她不反抗了,我就一邊低頭舔弄她的咪咪,一邊把手從內褲裡伸進去扣她的逼。

這個時候她主動的把身體側了一側,然後給我說:「親親這個,親親這個。」

因為姿勢的關係,我一直在親她右邊的咪咪,左邊那個也就是摸了摸,她現在的意思是讓我去親她左邊的咪咪,那還有啥說的!

我三兩下脫下我的上衣墊到她的頭下面,然後蹲在石板旁邊開始專心直至的左右開弓的親她的乳頭……

親了一會兒我再到她逼那裡摸的時候,我操!這女人的騷逼是他媽水龍頭開關吧,內褲已經濕透了,屁股溝裡也都是淫水。我說:「姐啊,你咋流那麼多水啊?」

沙姐說:「還不是你弄的,我說不讓你親我咪咪吧,你非要親……」

這下我算徹底明白了她為啥那麼大勁的阻擋我親她咪咪,原來她咪咪特別敏感,她是怕我親她咪咪以後,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性欲!

我把她的長裙墊在她的屁股下面,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胸罩太礙事,我也扶她起來脫掉了,重新躺下以後我脫下了褲子給沙姐說:「我插進去了啊?」

她點點頭,我說,「我要是忍不住了射哪兒啊?」

她說:「你只管射進去吧,我做過結紮手術的。」

我的雞巴到她逼逼口子的時候毫不費力的滑了進去,我使勁往裡又頂了頂,沙姐的雙臂猛的抱緊了我,屁股也往上抬了抬,我一邊抽插一邊舔她的乳頭,也就是幾十下吧,沙姐高潮了,她「啊」的一聲,我感覺她的逼裡夾的好緊,她使勁按著我的頭在她咪咪那裡,嘴裡說:「舔咪咪,快,再舔舔咪咪!」

我一邊舔一邊加快了插逼的速度,沒幾下,我手伸到她屁股下面,使勁抓著她的肥厚的屁股肉,就把精子射到了沙姐的逼裡……

完事以後她有好半天都沒動,任由我的精子一股一股的流在了她的屁股上再流到她的裙子上,我說:「你咋不起來擦擦」

她說:「渾身都是軟的,一點都不想動!」

我用她的內褲擦了雞巴,再給她擦了擦逼,就把內褲扔了,我說:「你裙子長,不會有人看到你沒穿內褲的。」

她說:「嗯,天這麼黑了,看也看不來!」

大概休息了半個小時吧,我都抽了三根煙了她還躺在石板上不動,男人嘛,射完了都想走,我就催她,我說:「石板上挺涼的,你起來吧,別一會兒再涼著了!」

她說:「你是不是想急著回家了?」

我說:「不是!我是怕你涼著了!」

她說:「你要是不急著回家,你再弄我一次吧,我還想要!你不知道,我都快半年沒做愛了!!」

我雖然有點不情願(主要是環境不好,剛才那次石板擱的膝蓋好痛)但是還是痛快的說:「哎呀,我求之不得啊!但是這次你能不能起來站著讓我從後面插進去,石板太硬了!!」

她說:「那我躺著你還像剛才那樣親我,等咱倆都受不了了,我就起來讓你從後面靠我。」

我說:「好啊!好啊!」

後面的過程就不再複述了,只是做完以後她說了,:「這樣沒躺著靠舒服,你在後面沒法一邊插我一邊親乳頭。」

我說:「今天不是環境不好嘛,明天吧,咱倆去開房,我再好好伺候伺候你!一定讓你比今天還舒服!」

這晚她的內褲扔了,她就帶著我的精液,我帶著她的淫水回家了!

分手的時候她說:「明天中午你有事嗎?」

我說:「沒事!幹嗎?」

她笑說:「我女兒中午都不回家吃飯,你中午十一點多到XX社區門口吧,到了給我發資訊!中午給你做飯吃,讓你嘗嘗我的手藝!」

【完】

相關文章:
淫蕩少婦白潔之人妻女上司
我女友的女友
與表叔的對話
輪奸鄰家的姐姐
回憶我和我母親的曖昧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小英的口交
高個子婦女
熱門小說: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