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野強姦

林開著警車,悠閒自得的在山區公路上飛快的行駛,這條路他太熟悉了。倒不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其實也是「工作」的原因,他在這條旅遊勝地的山區公路上得到了好幾個女人了。這種工作誰不喜歡呢?

警燈閃爍著,窗戶開著,兩邊的風景伴隨著風飛快的向後倒退。林不禁又想起了第一次在這條公路上上手的那個姑娘。

那是個某個大學藝術系前來景區寫生的女孩,長得十分清秀,穿著一身淡雅的連衣裙。胸脯高高聳,屁股也恰到好處的撅著,隨著風,連衣裙往她的身後飄動,不僅呈現出了她飽滿的乳房的行跡,而且那雙腿之間的幽幽的芳草地,和修長圓潤的大腿的痕跡也被刻畫了出來,就向這山被她描畫一樣她也被風描畫著,同樣都有高高聳立的雙峰,都有神秘,披植著幽幽芳草的谷地。林想那什麼的芳草地一定非常的吸引人。他多麼想立即就去那裡探險啊。 那女孩,若晨,這是她的芳名,她搭上林的車,談話中告訴林的。她和幾個同學一起來山上寫生,她喜歡畫夜幕下的山上的古剎,所以自己單獨行動,和同學們預定好住宿的地點,在山下十幾公里外的城鎮裡。由於交通車已經停了,出租車又太貴,所以她在路邊搭車,遇到了林的警車。

一路上,林和她談得十分的投機,林甚至將自己的警官證給若晨看,走到一片茂密的樹林,林說:「對不起,我方便一下。」說這將車拐下了公路,停進了林子,熄了火。

若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危險,雙手還握著,放在雙腿之間。林突然轉身壓在了她的身上,她驚恐的推搡著,嘴裡「嗚嗚」的叫著,林的嘴已經死死的堵在了上面,雙手緊緊的卡住若晨的雙手,然後將若晨細嫩的雙手握在她的背後,掏出手銬銬了起來。

若晨的身體拚命的扭動著,可是她哪裡是林的對手,林一隻手將若晨的嘴捂住,一隻手十分的順利的就將若晨的連衣裙上身的扣子撕開了,露出了那兩個鼓脹在粉紅色乳罩裡面的豐滿的乳房,林一把將她的乳罩撕扯下來,用力的塞進了若晨的嘴巴。

林下了車,走到若晨靠近的那扇車門,打開,若晨將腿深處車外,想逃跑,正好給了林絕佳的機會,她兩隻手抓住若晨的雙腿,分向兩邊,若晨拚命的反抗著,小腿被林分開了,可是兩隻大腿卻緊緊夾著,企圖保衛她神聖的處女領地。林將身子壓在她的合龍的雙腿中間,往下用力,若晨用勁往外推搡林,身體的扭動,給了林順利分開她雙腿的機會。

林身子壓在了若晨豐腴、細嫩的身體上,他的硬根已經將褲子頂得鼓脹了起來,隔著褲子頂在若晨的內褲上,連衣裙已經在雙腿的扭動中,滑落到了腰際。若晨的兩隻豐滿、細嫩的乳房在連衣裙上身的虛掩下,若隱若現,不時的晃動出來。林現在對這對迷人的玉乳沒有「性」趣,因為他知道徹底征服一個女人,需要佔領的地方不在這裡,而在下面的縱深地帶。

林拉一隻手卡住若晨的脖子,一隻手輕鬆的開褲子的拉鏈,他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因為這樣方便。硬挺的硬根「忽」一聲蹦了出來,像一個發怒的眼鏡蛇,龜頭突兀出來,已經流出了些須的液體,發著亮亮的光。若晨的雙腿拚命的扭動著,踢打著車門。頭像是撥浪鼓似的搖動著,「嗚嗚」的反抗著。

林可沒有憐香惜玉的壞習慣。他熟練的用鋼硬的硬根頂在若晨的陰部摩擦了幾下。一隻手將若晨的內褲使勁拉扯下來一些,他知道這樣就足夠。他使勁的抓住若晨強烈扭動著的兩瓣屁股,將硬根準確定位後,腰往前一挺,堅硬的硬根象是一把飛快的犁插入了若晨的陰道口,將若晨的兩片本來緊緊粘合在一起的陰唇擠向兩邊,露出裡面粉紅色的肉壁。

但那陰唇像是保衛這片處女地似的,緊緊的貼在林堅挺的硬根上,林一用力硬根便向若晨神秘、含羞未放的桃花蕊插了進去,若晨的陰道是乾澀、緊縮的,彷彿每一次的抽插都要將裡面的肉壁給帶出來似的緊。若晨通紅的處女血低落在林的車旁的地上。

若晨低啞的「嗚啊」了一聲,悲痛的眼淚打濕了林的坐墊。若晨先是一陣相對的安靜,繼而開始猛烈的反抗,這正合林的意,這樣若晨的陰道就套在林的硬根上扭動著,摩擦著,當然林也不閒著,抓住若晨的粉臀用力的抽插著,帶著若晨的陰唇飛快的翻動著,林的硬根飛快的出沒在若晨剛剛被開墾的陰道,剛才平整的趴在那裡的毛茸茸的陰毛,隨著性交的開始,變得紛亂。

若晨的陰道也正在發生著質的變化,開始只能聽到若晨的陰道兩邊和底部的嫩肉和林搖擺的陰囊碰撞發出的「吧、吧」的聲響,漸漸的隨著陰道一次次被愛撫,被犁墾,愛液產生了,使林的硬根在抽插的時候,若晨陰道口開始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這更加刺激了林的慾望。

他將自己的硬根拿了出來,而後將頭伸向車裡,揪住若晨的頭髮,一把將她從車裡拽了出來,若晨向前撲到在草地上,林開始脫光自己的衣服,若晨驚恐的用雙腿推搡著向後倒退,渾身赤裸的林慢慢的走了過來,嘴上掛著姦淫的笑意。

若晨想站起逃跑,可是剛剛彎腰,便被林一腳給踢到在地,林抓住若晨的已經被撕扯開的連衣裙的開口處,「哧」的一聲,將若晨的連衣裙從中間撕扯成了兩半,若晨滑潤、細嫩的背部完全的暴露在林的目光下,林撲上去,雙手抓住若晨的腰,將她的屁股拉得拱了起來,微微隆起的若晨的陰部開口和緊緊的縮在一起,成了一片圓圓的皺皺的漩渦的菊花蕊,都呈現在林的眼前。

林將自己的硬根對準若晨的菊花蕊頂了下去,若晨發出低啞的撕心裂肺的嗚叫聲,隨著林的用力,若晨的菊花蕊開始變形,被撐大,皺紋開始扭動著,被撐著向周邊擴散,「撲哧」一聲,林的硬根連根而沒,沈浸在若晨的幽門中。

林將若晨拉起來,讓她上半身離開地面,雙手從背後環繞著抓住若晨豐滿、鼓脹、沈甸甸的玉乳,一邊揉搓,擠弄,撫摸,一邊向若晨的肛門內部抽插,使勁的戳著,用力的操著,並不時將手滑落到若晨的陰部,用兩三個手指分開若晨的陰唇,先是一根,而後兩根手指插了進去,掏弄著,扣扯著,抽插著。

若晨已經放棄了反抗,一面是因為她已經被徹底的打敗,一面是因為她一直劇烈的反抗,讓她沒有了力氣,而且就在反抗漸漸停止的時候,一種莫名的快感開始和她的痛苦對抗起來,快感越來越強烈,漸漸滲入到她的肉裡,佔據著她的肉體,佔據著她的神經。

若晨的肛門十分的緊縮,林都有了要噴射的感覺,他將硬根拔了出來,翻身將若晨抱起,讓她的陰部對準自己的硬根,坐了下來,「撲哧」,硬根應聲在若晨的陰道中沈沒,林開始上下搖動若晨的嬌軀,若晨的兩隻飽滿、暴脹、瓷實的玉乳,上下劇烈的擺動著。

若晨像是死去了似的,沒有聲響,眼睛閉著,眼淚還在滑落,但是鼻翼呼吸開始急促,臉色紅彤彤的,像是燃燒了似的。干和被干都是有感覺的,也都是要高潮的。

林已經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他放下若晨,讓她仰面躺在地上,而後抓住她的兩隻豐滿、細嫩的大腿,高高擡起,讓她的已經背離主人,淫蕩不堪,佈滿粘糊糊的愛液,濕漉漉的陰部對準自己的硬根,腰部用力,將硬根再次頂入了若晨的陰道。陰唇再次被分向兩邊,小鳥伊人般的柔軟的靠在林的硬根上,林知道如何對付這些沒有絲毫性愛經驗的女孩,他開始猛烈的抽插。

若晨的身體被衝擊的擺動著,兩隻高聳的雙峰,在粉紅色乳頭的帶動下,瘋狂的搖擺著,扭動著,很快,林的高潮來了,粘稠的愛液噴湧而出,林似乎感受到,粘液撞擊若晨陰道深處桃花蕊的聲響,愛液分幾次從林的硬根中噴湧進若晨的深處。林將硬根挺在若晨的陰道中,腰板挺得筆直,他要盡量感受這興奮。

若晨的高潮也快到了,林感觸到她的腰肢扭擺的更加劇烈,呼吸更加急促,甚至發出了乾澀的呻吟,陰道開始漸漸有規律的收縮,下一步就是痙攣,林得意的將自己的硬根抽了出來,讓若晨停留在興奮的高峰上,久久下不來,若晨因為興奮到了極點,但是就差那一點點衝動,就不能噴發,而被興奮灼燒的難受,她這才知道不能高潮的滋味不比被強姦好受多少。

看著若晨被揉搓的通紅的玉乳,雜亂的連衣裙,被干的紛亂的陰毛,洞口布滿愛液的陰道和因為興奮而雙腿緊緊夾在一起摩擦的雙腿,輕輕咬住的嘴唇,紅彤彤的臉蛋,還有依稀在目的鮮艷的處女鮮血,林感到幸福極了。

生活多麼美好啊。他不禁想:在這星光闌珊的夜晚,究竟有多少人在幸福的性交,有多少人正痛苦的被姦淫,可能和星星差不多吧。想罷,他檢起地上放著的偷來的警服穿好,打開若晨手上的手銬,從容的上了從外地「借」來的警車,發動著車,一溜煙就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中了。

想到以前的那些美麗的艷遇,林就不禁的要興奮,開著車,硬根就忽的勃起了。今晚上要有個獵物該有多好呢。老天總是眷顧能夠及時把握機會的人。林無疑就是其中一個比較幸運的一個。因為他看見前面有個美麗的女子在招手,至少身材是非常完美的。林知道獵物出現了,他按捺心裡突突的衝動的感覺,將車停靠在路邊。「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林熱情的問到。

「同志,我的車發動機壞了。能不能幫助我找個拖車過來呢?」問林的是那個女孩身邊的男的。

「可以。」林突生一計,「我們刑警大隊和交警大隊很熟,不過……現在他們肯定下班了,你們需要去一個人和我去找人,回來時,讓她好帶路啊。」

「讓我愛人去吧,我在這裡看著車。」那個男的客氣的說道,他顯然不放心自己的愛人一個女同志在這裡看車,也不放心他的車停在那裡,「麻煩你了,警察同志。」

「客氣什麼,警民一家人嘛。」林笑著說,他心裡是多麼的興奮啊,「這位女同志……」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雲玫。」那個男的趕快介紹到,「麻煩你了。」

「說過不用客氣了的嘛。上車吧!」林假裝熱情,心想,你的未婚妻先給我用用,我怎麼會不幫助你呢?呵呵。他還不忘記給自己強姦預留時間。

「不過,可能你要等上一段時間,因為下班了,找人不一定好找,也許還要到家裡去找呢。」

「那好,我等著。」那個男人看著他美麗的未婚妻上了林的車,笑著和他們擺手道別。

一路上,林和那個叫雲玫的女孩談得十分開心,他瞭解到,雲玫認識他的男朋友三個多月,這次準備旅遊結婚,剛來車就壞在從風景區回城鎮的路上了。看樣子,這個女孩應該是個處女。林十分高興。

車拐過一個路口,在一片樹林旁的岔口,車停了下來。

「我的一個鄰居在這裡看林子,你看,前面隱約的那個房子就是他看林的住所,我順便去接上他,不著急吧?」

「沒事。」雲玫看到了那個看林人的小房子,隱約藏在一片林子的後面,不大容易讓人注意到。

車飛快的拐了過去,停在了房子的旁邊,剛好讓房子將車子擋住了。

「進去坐坐,等他收拾玩東西,咱們就走。」林給雲玫打開車門熱情的說。

雲玫隨著他走向那個房子,在門口雲玫被林讓到了前頭。她一隻腳剛邁進去忽然一個人從後面將她的嘴摀住,一隻手將她攔腰摟住,緊緊卡住了她的胳膊。雲玫「嗚嗚」的叫喚著,被推搡進了房間。這是個廢棄的房子,林晚上沒有地方去時,來過幾次。他現在緊緊的卡著雲玫的脖子,讓她呼喊不出聲音,雲玫的兩隻手都在抓他卡她脖子的那個胳膊。林的另外一隻手從雲玫連衣裙的開口處伸了進去。抓住了一隻豐滿,柔軟的玉乳,當然他知道這個不是他目前首要的任務,他將雲玫用力推搡到門的牆壁上,用一只腿頂住,撫摸乳房的手騰出來,將雲玫的連衣裙往上一拉,雲玫包裹在粉紅色內褲裡面的豐腴的臀部就呈現在了林的眼前。

林一把將內褲扯了下去,由於雲玫緊緊的夾住了雙腿,內褲只是褪到了屁股蛋一下,不過這已經足夠了。林將手用力的從後面往雲玫的陰部伸,伸不動,他就用力的掐雲玫大腿根部的細嫩的肉,疼痛讓雲玫無法抵抗,手慢慢的接觸到了雲玫毛茸茸的芳草地。

雲玫雙手正掙扎著,嬌軀紛亂的扭動著,林的手指已經突破雲玫芳草地的外圍,將兩片紅潤的陰唇分向兩邊,指頭插進了雲玫的陰道。這引來了雲玫更加強烈的反抗。林不顧那麼多,用力往裡一插,雲玫嗚咽的一聲低喊,林的手指在雲玫的陰道的出口附近來回的抽插。

林感受到雲玫的反抗開始變的無力了,他將手抽了回來,拉開褲子拉鏈,將早已等待在那裡,躍躍欲試的硬根掏了出來,用已經頂進雲玫雙腿之間的腿,將雲玫的雙腿分向兩邊,在那裡工作的那隻手將雲玫的小內褲一把給撕扯了下來,而後用力的塞進了雲玫的口裡。而後將雲玫正在做最後掙扎的雙手抓住用手銬從背後一銬。大功告成。

林將雲玫放開,雲玫轉身剛想跑,林一把從背後將她的連衣裙抓住,用力一拽,連衣裙被撕扯成了兩半,雲玫也摔倒在了地上。林不緊不慢的走向前,就向一隻抓住耗子的貓似的,看著雲玫慌亂的用雙腿向後蹬著後退,退到了牆角,還能退到那裡呢。

林從容的蹲下身子,雲玫猛烈的用雙腿開始踢騰,希望將林給踢死似的,這正給了林無限的好機會。如果她是夾著雙腿,林還需要費力氣去扒開它。現在是現成的,林藉機抓住雲玫的雙腿,不給雲玫喘息的機會,俯身壓了上去,身子正好壓在雲玫的雙腿之間。

雲玫的雙腿弓著,踢騰著,嘴裡嗚咽著,眼淚不斷的流淌,頭拚命扭動著,一切都無濟於事,林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放棄呢,何況他的硬根已經頂在了雲玫的大腿根部,雖然還沒有尋找到雲玫陰道的入口,可是那只是時間問題了。

林用力攬住雲玫的腰際,讓她不能大範圍的晃動,而後另外一隻手引導著他的飢渴的硬根頂入了雲玫的陰道口,插入了。林心裡興奮的想。由於雲玫真正是個處女,陰道乾澀、緊縮,初次插入是十分費力的。但是有無限的激情,什麼困難能阻擋一根硬挺的硬根。「撲」硬根沒根而入。

雲玫羞澀的粉紅色的陰唇被硬根強行拱開,緊緊的貼在林的硬根上,粉紅色的陰蒂忽隱忽現,一滴滴鮮紅的處女血滑落了下去,還有些須沾染在雲玫的大腿根部細嫩的肉壁上。林開始了幸福的抽插。

雲玫呢,就在林插入的那個剎那,她疼痛得將頭猛往後仰起,豐滿、飽脹、沈甸甸的玉乳也隨著上半身的提起而更加突起,幾乎要從連衣裙的開口處脫穎而出了,就在林插入前她的細長、柔嫩的大腿踢騰著,掙扎著,現在隨著抽插的開始,掙扎已經停止,一切已經由哭泣來代替。

粉紅色的陰唇粘附在林的硬根上,隨著硬根的迅速抽插而飛快的翻動著,快感開始產生,愛液也慢慢的從陰道深處的桃花蕊滋生,並逐漸蔓延、濕潤雲玫的真個陰道,陰道和硬根的交合中,開始發出「撲哧、撲哧」的歡快的聲響。

強姦也有快感。也許這也是雲玫最終放棄反抗一個小小的原因,雖然被姦淫著沒有誰會承認。眼睛裡雖然還在流淌著無助和悔恨的眼淚,但是鼻翼隨著呼吸的加速,動彈得也更加明晰。

林騰出剛才支撐在雲玫肩膀上的雙手,先停止了愉快的抽插,用力將雲玫的連衣裙從前面撕扯開,一直撕扯到了胸膛一下,下面的隨著雲玫大腿的反抗已經被推到了臀部以上。林從容的從背後將雲玫的乳罩扣解開,雲玫已經不反抗了,只是無聲的哭泣著。女人最寶貴的陰部都被這個男人佔有了,乳房算什麼呢。

其實她遠遠不清楚自己乳房的美。她嬌嫩、白皙、豐滿、瓷實、在雲玫的胸膛上抖動著,似乎要流淌似的。林將兩隻豐滿的玉乳捂在手中,慢慢的揉搓著,擠弄著,用力抓住乳頭拉扯著,或者將桑葚般紅潤、鮮嫩的乳頭含在嘴裡,略微用力的咬,扯著,拽著,親吻著。

這一切都慢慢的在侵蝕著雲玫嬌嫩的心和神經,她漸漸發出若有若無的消魂的呻吟聲。下面,林的硬根又開始猛烈的抽插,雲玫是一個神經豐富的女孩,因為她流淌出的愛液已經將一片小小的地面給打濕了。

林將癱軟了一般不再反抗的雲玫翻過來,雙手抓在她的陰道的兩側,讓雲玫的白嫩的臀部翹了起來,讓那什麼的陰部和菊花蕊呈現在他的灼熱的眼前,他又要開墾雲玫另外一個女人神秘的處女地了。這裡每次他都不會放過,雖然這裡有些人不屑一顧,但是這裡有這它自身獨特的美,只有開墾它的人才非常的清楚。

林一是喜歡幹這裡,一是他知道給干後,肛門中好幾天都好像有東西塞在裡面一樣,可以讓被姦淫的人很久都感觸到那次被干的經歷(有人也許會說,林真不是個好東西。本來的嗎,強姦犯有東西嗎?有人也許會說,作者不是個好東西。我不是強姦犯,我只能說,各有所好了。呵呵。)。

林將一口唾液用手抹在雲玫的菊花蕊上,將自己的硬根用力的頂在了上面,也許是驚訝,也許是疼痛,雲玫再次開始了強烈的反抗,這肯定是徒勞的,硬根一點點的沒了進去,當硬根整個的插入,林先停下來,用手抓住雲玫的鼓脹的玉乳,將她的身子微微的拉起。

雲玫的菊花蕊已經被撐得變了型,像是一朵綻開了的牽牛花,皺皺的皮也被撐得不再那麼皺了。隨著抽插的開始,雲玫似乎感觸到愛液正在她的陰道裡緩緩的流淌。

很快因為那裡的緊縮,林的硬根到達了快樂的高峰,眼看就要噴射了,他一向都能把握的住,及時的將硬根抽了回來,從後面直接插進了雲玫已經高度濕潤的陰道,雲玫的引導雖然緊縮,那是處女陰道的特徵,但是裡面的愛液豐富,卻是一般處女所不具備的。

林的硬根快樂的一頭紮了進去,痛快的開始沐浴,遊泳,一次次衝刺向雲玫的陰道深處的桃花蕊。她那豐滿,高聳的雙峰也隨著急速的抽插而飛快的上下滾動著,林猛的將腰往雲玫的大腿根部一頂,硬根完全浸沒在滑潤的陰道裡,而後開始了先後數次劇烈的噴湧。

這時候,雲玫再次開始了強烈的掙扎,嘴裡嗚嗚的喊叫著,肯定是「不要不要」的話語,屁股撅起,愛液只能奔湧進她的桃花蕊,後果是十分明顯的。所以她的掙扎是十分猛烈的。可是有什麼用呢。愛液交融著,流淌了進去。

林疲憊的倒在了雲玫的身上,雙手握住雲玫豐滿、白嫩,並且已經開始硬挺的乳房,已經開始縮小的硬根依然幸福的停留在雲玫陰道的濕潤港灣裡。

他知道雲玫的未婚夫肯定還在那裡認真的等待,因為找人畢竟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呵呵。

林開著警車,悠閒自得的在山區公路上飛快的行駛,這條路他太熟悉了。倒不是因為工作的原因,其實也是「工作」的原因,他在這條旅遊勝地的山區公路上得到了好幾個女人了。這種工作誰不喜歡呢?

警燈閃爍著,窗戶開著,兩邊的風景伴隨著風飛快的向後倒退。林不禁又想起了第一次在這條公路上上手的那個姑娘。

那是個某個大學藝術系前來景區寫生的女孩,長得十分清秀,穿著一身淡雅的連衣裙。胸脯高高聳,屁股也恰到好處的撅著,隨著風,連衣裙往她的身後飄動,不僅呈現出了她飽滿的乳房的行跡,而且那雙腿之間的幽幽的芳草地,和修長圓潤的大腿的痕跡也被刻畫了出來,就向這山被她描畫一樣她也被風描畫著,同樣都有高高聳立的雙峰,都有神秘,披植著幽幽芳草的谷地。林想那什麼的芳草地一定非常的吸引人。他多麼想立即就去那裡探險啊。 那女孩,若晨,這是她的芳名,她搭上林的車,談話中告訴林的。她和幾個同學一起來山上寫生,她喜歡畫夜幕下的山上的古剎,所以自己單獨行動,和同學們預定好住宿的地點,在山下十幾公里外的城鎮裡。由於交通車已經停了,出租車又太貴,所以她在路邊搭車,遇到了林的警車。

一路上,林和她談得十分的投機,林甚至將自己的警官證給若晨看,走到一片茂密的樹林,林說:「對不起,我方便一下。」說這將車拐下了公路,停進了林子,熄了火。

若晨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危險,雙手還握著,放在雙腿之間。林突然轉身壓在了她的身上,她驚恐的推搡著,嘴裡「嗚嗚」的叫著,林的嘴已經死死的堵在了上面,雙手緊緊的卡住若晨的雙手,然後將若晨細嫩的雙手握在她的背後,掏出手銬銬了起來。

若晨的身體拚命的扭動著,可是她哪裡是林的對手,林一隻手將若晨的嘴捂住,一隻手十分的順利的就將若晨的連衣裙上身的扣子撕開了,露出了那兩個鼓脹在粉紅色乳罩裡面的豐滿的乳房,林一把將她的乳罩撕扯下來,用力的塞進了若晨的嘴巴。

林下了車,走到若晨靠近的那扇車門,打開,若晨將腿深處車外,想逃跑,正好給了林絕佳的機會,她兩隻手抓住若晨的雙腿,分向兩邊,若晨拚命的反抗著,小腿被林分開了,可是兩隻大腿卻緊緊夾著,企圖保衛她神聖的處女領地。林將身子壓在她的合龍的雙腿中間,往下用力,若晨用勁往外推搡林,身體的扭動,給了林順利分開她雙腿的機會。

林身子壓在了若晨豐腴、細嫩的身體上,他的硬根已經將褲子頂得鼓脹了起來,隔著褲子頂在若晨的內褲上,連衣裙已經在雙腿的扭動中,滑落到了腰際。若晨的兩隻豐滿、細嫩的乳房在連衣裙上身的虛掩下,若隱若現,不時的晃動出來。林現在對這對迷人的玉乳沒有「性」趣,因為他知道徹底征服一個女人,需要佔領的地方不在這裡,而在下面的縱深地帶。

林拉一隻手卡住若晨的脖子,一隻手輕鬆的開褲子的拉鏈,他沒有穿內褲的習慣。因為這樣方便。硬挺的硬根「忽」一聲蹦了出來,像一個發怒的眼鏡蛇,龜頭突兀出來,已經流出了些須的液體,發著亮亮的光。若晨的雙腿拚命的扭動著,踢打著車門。頭像是撥浪鼓似的搖動著,「嗚嗚」的反抗著。

林可沒有憐香惜玉的壞習慣。他熟練的用鋼硬的硬根頂在若晨的陰部摩擦了幾下。一隻手將若晨的內褲使勁拉扯下來一些,他知道這樣就足夠。他使勁的抓住若晨強烈扭動著的兩瓣屁股,將硬根準確定位後,腰往前一挺,堅硬的硬根象是一把飛快的犁插入了若晨的陰道口,將若晨的兩片本來緊緊粘合在一起的陰唇擠向兩邊,露出裡面粉紅色的肉壁。

但那陰唇像是保衛這片處女地似的,緊緊的貼在林堅挺的硬根上,林一用力硬根便向若晨神秘、含羞未放的桃花蕊插了進去,若晨的陰道是乾澀、緊縮的,彷彿每一次的抽插都要將裡面的肉壁給帶出來似的緊。若晨通紅的處女血低落在林的車旁的地上。

若晨低啞的「嗚啊」了一聲,悲痛的眼淚打濕了林的坐墊。若晨先是一陣相對的安靜,繼而開始猛烈的反抗,這正合林的意,這樣若晨的陰道就套在林的硬根上扭動著,摩擦著,當然林也不閒著,抓住若晨的粉臀用力的抽插著,帶著若晨的陰唇飛快的翻動著,林的硬根飛快的出沒在若晨剛剛被開墾的陰道,剛才平整的趴在那裡的毛茸茸的陰毛,隨著性交的開始,變得紛亂。

若晨的陰道也正在發生著質的變化,開始只能聽到若晨的陰道兩邊和底部的嫩肉和林搖擺的陰囊碰撞發出的「吧、吧」的聲響,漸漸的隨著陰道一次次被愛撫,被犁墾,愛液產生了,使林的硬根在抽插的時候,若晨陰道口開始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響,這更加刺激了林的慾望。

他將自己的硬根拿了出來,而後將頭伸向車裡,揪住若晨的頭髮,一把將她從車裡拽了出來,若晨向前撲到在草地上,林開始脫光自己的衣服,若晨驚恐的用雙腿推搡著向後倒退,渾身赤裸的林慢慢的走了過來,嘴上掛著姦淫的笑意。

若晨想站起逃跑,可是剛剛彎腰,便被林一腳給踢到在地,林抓住若晨的已經被撕扯開的連衣裙的開口處,「哧」的一聲,將若晨的連衣裙從中間撕扯成了兩半,若晨滑潤、細嫩的背部完全的暴露在林的目光下,林撲上去,雙手抓住若晨的腰,將她的屁股拉得拱了起來,微微隆起的若晨的陰部開口和緊緊的縮在一起,成了一片圓圓的皺皺的漩渦的菊花蕊,都呈現在林的眼前。

林將自己的硬根對準若晨的菊花蕊頂了下去,若晨發出低啞的撕心裂肺的嗚叫聲,隨著林的用力,若晨的菊花蕊開始變形,被撐大,皺紋開始扭動著,被撐著向周邊擴散,「撲哧」一聲,林的硬根連根而沒,沈浸在若晨的幽門中。

林將若晨拉起來,讓她上半身離開地面,雙手從背後環繞著抓住若晨豐滿、鼓脹、沈甸甸的玉乳,一邊揉搓,擠弄,撫摸,一邊向若晨的肛門內部抽插,使勁的戳著,用力的操著,並不時將手滑落到若晨的陰部,用兩三個手指分開若晨的陰唇,先是一根,而後兩根手指插了進去,掏弄著,扣扯著,抽插著。

若晨已經放棄了反抗,一面是因為她已經被徹底的打敗,一面是因為她一直劇烈的反抗,讓她沒有了力氣,而且就在反抗漸漸停止的時候,一種莫名的快感開始和她的痛苦對抗起來,快感越來越強烈,漸漸滲入到她的肉裡,佔據著她的肉體,佔據著她的神經。

若晨的肛門十分的緊縮,林都有了要噴射的感覺,他將硬根拔了出來,翻身將若晨抱起,讓她的陰部對準自己的硬根,坐了下來,「撲哧」,硬根應聲在若晨的陰道中沈沒,林開始上下搖動若晨的嬌軀,若晨的兩隻飽滿、暴脹、瓷實的玉乳,上下劇烈的擺動著。

若晨像是死去了似的,沒有聲響,眼睛閉著,眼淚還在滑落,但是鼻翼呼吸開始急促,臉色紅彤彤的,像是燃燒了似的。干和被干都是有感覺的,也都是要高潮的。

林已經感受到了強烈的衝擊,他放下若晨,讓她仰面躺在地上,而後抓住她的兩隻豐滿、細嫩的大腿,高高擡起,讓她的已經背離主人,淫蕩不堪,佈滿粘糊糊的愛液,濕漉漉的陰部對準自己的硬根,腰部用力,將硬根再次頂入了若晨的陰道。陰唇再次被分向兩邊,小鳥伊人般的柔軟的靠在林的硬根上,林知道如何對付這些沒有絲毫性愛經驗的女孩,他開始猛烈的抽插。

若晨的身體被衝擊的擺動著,兩隻高聳的雙峰,在粉紅色乳頭的帶動下,瘋狂的搖擺著,扭動著,很快,林的高潮來了,粘稠的愛液噴湧而出,林似乎感受到,粘液撞擊若晨陰道深處桃花蕊的聲響,愛液分幾次從林的硬根中噴湧進若晨的深處。林將硬根挺在若晨的陰道中,腰板挺得筆直,他要盡量感受這興奮。

若晨的高潮也快到了,林感觸到她的腰肢扭擺的更加劇烈,呼吸更加急促,甚至發出了乾澀的呻吟,陰道開始漸漸有規律的收縮,下一步就是痙攣,林得意的將自己的硬根抽了出來,讓若晨停留在興奮的高峰上,久久下不來,若晨因為興奮到了極點,但是就差那一點點衝動,就不能噴發,而被興奮灼燒的難受,她這才知道不能高潮的滋味不比被強姦好受多少。

看著若晨被揉搓的通紅的玉乳,雜亂的連衣裙,被干的紛亂的陰毛,洞口布滿愛液的陰道和因為興奮而雙腿緊緊夾在一起摩擦的雙腿,輕輕咬住的嘴唇,紅彤彤的臉蛋,還有依稀在目的鮮艷的處女鮮血,林感到幸福極了。

生活多麼美好啊。他不禁想:在這星光闌珊的夜晚,究竟有多少人在幸福的性交,有多少人正痛苦的被姦淫,可能和星星差不多吧。想罷,他檢起地上放著的偷來的警服穿好,打開若晨手上的手銬,從容的上了從外地「借」來的警車,發動著車,一溜煙就消失在蒼茫的夜色中了。

想到以前的那些美麗的艷遇,林就不禁的要興奮,開著車,硬根就忽的勃起了。今晚上要有個獵物該有多好呢。老天總是眷顧能夠及時把握機會的人。林無疑就是其中一個比較幸運的一個。因為他看見前面有個美麗的女子在招手,至少身材是非常完美的。林知道獵物出現了,他按捺心裡突突的衝動的感覺,將車停靠在路邊。「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嗎?」林熱情的問到。

「同志,我的車發動機壞了。能不能幫助我找個拖車過來呢?」問林的是那個女孩身邊的男的。

「可以。」林突生一計,「我們刑警大隊和交警大隊很熟,不過……現在他們肯定下班了,你們需要去一個人和我去找人,回來時,讓她好帶路啊。」

「讓我愛人去吧,我在這裡看著車。」那個男的客氣的說道,他顯然不放心自己的愛人一個女同志在這裡看車,也不放心他的車停在那裡,「麻煩你了,警察同志。」

「客氣什麼,警民一家人嘛。」林笑著說,他心裡是多麼的興奮啊,「這位女同志……」

「她是我的未婚妻,叫雲玫。」那個男的趕快介紹到,「麻煩你了。」

「說過不用客氣了的嘛。上車吧!」林假裝熱情,心想,你的未婚妻先給我用用,我怎麼會不幫助你呢?呵呵。他還不忘記給自己強姦預留時間。

「不過,可能你要等上一段時間,因為下班了,找人不一定好找,也許還要到家裡去找呢。」

「那好,我等著。」那個男人看著他美麗的未婚妻上了林的車,笑著和他們擺手道別。

一路上,林和那個叫雲玫的女孩談得十分開心,他瞭解到,雲玫認識他的男朋友三個多月,這次準備旅遊結婚,剛來車就壞在從風景區回城鎮的路上了。看樣子,這個女孩應該是個處女。林十分高興。

車拐過一個路口,在一片樹林旁的岔口,車停了下來。

「我的一個鄰居在這裡看林子,你看,前面隱約的那個房子就是他看林的住所,我順便去接上他,不著急吧?」

「沒事。」雲玫看到了那個看林人的小房子,隱約藏在一片林子的後面,不大容易讓人注意到。

車飛快的拐了過去,停在了房子的旁邊,剛好讓房子將車子擋住了。

「進去坐坐,等他收拾玩東西,咱們就走。」林給雲玫打開車門熱情的說。

雲玫隨著他走向那個房子,在門口雲玫被林讓到了前頭。她一隻腳剛邁進去忽然一個人從後面將她的嘴摀住,一隻手將她攔腰摟住,緊緊卡住了她的胳膊。雲玫「嗚嗚」的叫喚著,被推搡進了房間。這是個廢棄的房子,林晚上沒有地方去時,來過幾次。他現在緊緊的卡著雲玫的脖子,讓她呼喊不出聲音,雲玫的兩隻手都在抓他卡她脖子的那個胳膊。林的另外一隻手從雲玫連衣裙的開口處伸了進去。抓住了一隻豐滿,柔軟的玉乳,當然他知道這個不是他目前首要的任務,他將雲玫用力推搡到門的牆壁上,用一只腿頂住,撫摸乳房的手騰出來,將雲玫的連衣裙往上一拉,雲玫包裹在粉紅色內褲裡面的豐腴的臀部就呈現在了林的眼前。

林一把將內褲扯了下去,由於雲玫緊緊的夾住了雙腿,內褲只是褪到了屁股蛋一下,不過這已經足夠了。林將手用力的從後面往雲玫的陰部伸,伸不動,他就用力的掐雲玫大腿根部的細嫩的肉,疼痛讓雲玫無法抵抗,手慢慢的接觸到了雲玫毛茸茸的芳草地。

雲玫雙手正掙扎著,嬌軀紛亂的扭動著,林的手指已經突破雲玫芳草地的外圍,將兩片紅潤的陰唇分向兩邊,指頭插進了雲玫的陰道。這引來了雲玫更加強烈的反抗。林不顧那麼多,用力往裡一插,雲玫嗚咽的一聲低喊,林的手指在雲玫的陰道的出口附近來回的抽插。

林感受到雲玫的反抗開始變的無力了,他將手抽了回來,拉開褲子拉鏈,將早已等待在那裡,躍躍欲試的硬根掏了出來,用已經頂進雲玫雙腿之間的腿,將雲玫的雙腿分向兩邊,在那裡工作的那隻手將雲玫的小內褲一把給撕扯了下來,而後用力的塞進了雲玫的口裡。而後將雲玫正在做最後掙扎的雙手抓住用手銬從背後一銬。大功告成。

林將雲玫放開,雲玫轉身剛想跑,林一把從背後將她的連衣裙抓住,用力一拽,連衣裙被撕扯成了兩半,雲玫也摔倒在了地上。林不緊不慢的走向前,就向一隻抓住耗子的貓似的,看著雲玫慌亂的用雙腿向後蹬著後退,退到了牆角,還能退到那裡呢。

林從容的蹲下身子,雲玫猛烈的用雙腿開始踢騰,希望將林給踢死似的,這正給了林無限的好機會。如果她是夾著雙腿,林還需要費力氣去扒開它。現在是現成的,林藉機抓住雲玫的雙腿,不給雲玫喘息的機會,俯身壓了上去,身子正好壓在雲玫的雙腿之間。

雲玫的雙腿弓著,踢騰著,嘴裡嗚咽著,眼淚不斷的流淌,頭拚命扭動著,一切都無濟於事,林怎麼會在這種時候放棄呢,何況他的硬根已經頂在了雲玫的大腿根部,雖然還沒有尋找到雲玫陰道的入口,可是那只是時間問題了。

林用力攬住雲玫的腰際,讓她不能大範圍的晃動,而後另外一隻手引導著他的飢渴的硬根頂入了雲玫的陰道口,插入了。林心裡興奮的想。由於雲玫真正是個處女,陰道乾澀、緊縮,初次插入是十分費力的。但是有無限的激情,什麼困難能阻擋一根硬挺的硬根。「撲」硬根沒根而入。

雲玫羞澀的粉紅色的陰唇被硬根強行拱開,緊緊的貼在林的硬根上,粉紅色的陰蒂忽隱忽現,一滴滴鮮紅的處女血滑落了下去,還有些須沾染在雲玫的大腿根部細嫩的肉壁上。林開始了幸福的抽插。

雲玫呢,就在林插入的那個剎那,她疼痛得將頭猛往後仰起,豐滿、飽脹、沈甸甸的玉乳也隨著上半身的提起而更加突起,幾乎要從連衣裙的開口處脫穎而出了,就在林插入前她的細長、柔嫩的大腿踢騰著,掙扎著,現在隨著抽插的開始,掙扎已經停止,一切已經由哭泣來代替。

粉紅色的陰唇粘附在林的硬根上,隨著硬根的迅速抽插而飛快的翻動著,快感開始產生,愛液也慢慢的從陰道深處的桃花蕊滋生,並逐漸蔓延、濕潤雲玫的真個陰道,陰道和硬根的交合中,開始發出「撲哧、撲哧」的歡快的聲響。

強姦也有快感。也許這也是雲玫最終放棄反抗一個小小的原因,雖然被姦淫著沒有誰會承認。眼睛裡雖然還在流淌著無助和悔恨的眼淚,但是鼻翼隨著呼吸的加速,動彈得也更加明晰。

林騰出剛才支撐在雲玫肩膀上的雙手,先停止了愉快的抽插,用力將雲玫的連衣裙從前面撕扯開,一直撕扯到了胸膛一下,下面的隨著雲玫大腿的反抗已經被推到了臀部以上。林從容的從背後將雲玫的乳罩扣解開,雲玫已經不反抗了,只是無聲的哭泣著。女人最寶貴的陰部都被這個男人佔有了,乳房算什麼呢。

其實她遠遠不清楚自己乳房的美。她嬌嫩、白皙、豐滿、瓷實、在雲玫的胸膛上抖動著,似乎要流淌似的。林將兩隻豐滿的玉乳捂在手中,慢慢的揉搓著,擠弄著,用力抓住乳頭拉扯著,或者將桑葚般紅潤、鮮嫩的乳頭含在嘴裡,略微用力的咬,扯著,拽著,親吻著。

這一切都慢慢的在侵蝕著雲玫嬌嫩的心和神經,她漸漸發出若有若無的消魂的呻吟聲。下面,林的硬根又開始猛烈的抽插,雲玫是一個神經豐富的女孩,因為她流淌出的愛液已經將一片小小的地面給打濕了。

林將癱軟了一般不再反抗的雲玫翻過來,雙手抓在她的陰道的兩側,讓雲玫的白嫩的臀部翹了起來,讓那什麼的陰部和菊花蕊呈現在他的灼熱的眼前,他又要開墾雲玫另外一個女人神秘的處女地了。這裡每次他都不會放過,雖然這裡有些人不屑一顧,但是這裡有這它自身獨特的美,只有開墾它的人才非常的清楚。

林一是喜歡幹這裡,一是他知道給干後,肛門中好幾天都好像有東西塞在裡面一樣,可以讓被姦淫的人很久都感觸到那次被干的經歷(有人也許會說,林真不是個好東西。本來的嗎,強姦犯有東西嗎?有人也許會說,作者不是個好東西。我不是強姦犯,我只能說,各有所好了。呵呵。)。

林將一口唾液用手抹在雲玫的菊花蕊上,將自己的硬根用力的頂在了上面,也許是驚訝,也許是疼痛,雲玫再次開始了強烈的反抗,這肯定是徒勞的,硬根一點點的沒了進去,當硬根整個的插入,林先停下來,用手抓住雲玫的鼓脹的玉乳,將她的身子微微的拉起。

雲玫的菊花蕊已經被撐得變了型,像是一朵綻開了的牽牛花,皺皺的皮也被撐得不再那麼皺了。隨著抽插的開始,雲玫似乎感觸到愛液正在她的陰道裡緩緩的流淌。

很快因為那裡的緊縮,林的硬根到達了快樂的高峰,眼看就要噴射了,他一向都能把握的住,及時的將硬根抽了回來,從後面直接插進了雲玫已經高度濕潤的陰道,雲玫的引導雖然緊縮,那是處女陰道的特徵,但是裡面的愛液豐富,卻是一般處女所不具備的。

林的硬根快樂的一頭紮了進去,痛快的開始沐浴,遊泳,一次次衝刺向雲玫的陰道深處的桃花蕊。她那豐滿,高聳的雙峰也隨著急速的抽插而飛快的上下滾動著,林猛的將腰往雲玫的大腿根部一頂,硬根完全浸沒在滑潤的陰道裡,而後開始了先後數次劇烈的噴湧。

這時候,雲玫再次開始了強烈的掙扎,嘴裡嗚嗚的喊叫著,肯定是「不要不要」的話語,屁股撅起,愛液只能奔湧進她的桃花蕊,後果是十分明顯的。所以她的掙扎是十分猛烈的。可是有什麼用呢。愛液交融著,流淌了進去。

林疲憊的倒在了雲玫的身上,雙手握住雲玫豐滿、白嫩,並且已經開始硬挺的乳房,已經開始縮小的硬根依然幸福的停留在雲玫陰道的濕潤港灣裡。

他知道雲玫的未婚夫肯定還在那裡認真的等待,因為找人畢竟是件很麻煩的事情。呵呵。

相關文章:
媽媽是頭大奶牛
愛戀閨母之台北往事
偷看女生洗澡的後果
強姦了緊身牛仔褲校花
下賤的淫奴妻
日趨火爆的淫妻遊戲
三個妹妹
我的校園
迷姦芸芸計劃
女教師失身記
熱門小說: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