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的故事

他是xx部門的一個新人。說新人也不算是,因為他來了快一年了。我們部門和他們部門開會的很頻繁,也常互相往來,所以我才會注意到他。

他的外型還不錯,清秀、瘦高,沒帶眼鏡,濃眉大眼,觀察他和女同事的互動,似乎以一種感情玩家的態度自許,言語舉止間,有那種不著痕跡的挑逗和自信。這是我對他的印象。

不知為什麼,他也注意到我了。其實公司裡比我年輕的小妹妹們蠻多的,應該和他比較接近。我猜想是那天開會時我穿的襯衫扣子碰開了一顆,因為整場開會,坐我對面的他一直在盯著我,而我是回到座位才發現早就春光外洩了!

總之,那天下班時,在電梯間,我遇到他……

「Sandrea 對吧?我是xx部的Ronny ,記得吧?」他熱情地打招呼。

「記得啊……」我回著,好奇著他想幹什麼。

「你們部門今天報的那個案子,蠻有趣的,是不是想考慮用xxx 的操作方式?」

「嗯,對啊……」

就這樣聊起了公事,不過我心裡開始嘀咕了起來:你不是新人嗎?不需要假裝你對業務很熟、還評論指教的樣子吧?

電梯來了,他側頭問我:「要我載你回去嗎?」

我一向是搭捷運的,也不太習慣給不認識的人送,不過。我真的有點好奇想認識這個毛頭小子。

「好啊!」

他帶我走到他的車,銀色的Virage,皮椅坐起來還蠻舒服的。

一路上我們聊著。

到了家門口,我正要下車時,他又問了:「我可以上去嗎?」

我呆住了,這是七年級生的搭訕模式嗎?

「你?」

「對啊,我想喝杯茶,借個廁所,不知道方便嗎?」他還是一臉誠懇樣。

這種聽似合理的理由往往都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可一點都不想跟他怎麼樣正要拒絕他,忽然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這想法太有趣又邪惡了,我差點笑了出來看了看時間,先生應該至少要再兩個小時才會回家

「嗯,那你上來吧……」

他進了門,真得跟我問了廁所在哪。我指給他,就跟他說我要進房換衣服。

我進了浴室,把套裝脫掉,換上一件低胸的細肩帶和長褲。我看了鏡子,深深的乳溝和白皙的胸部,應該沒有男人受得了吧。

我也盤算好了,萬一他受不了,我要怎麼抗拒……

這好像是在玩火,不過還真好玩!:p

我走到客廳,剛好他也出來。他看著我的穿著,兩眼發直,只差口水沒有滴出來。我不禁暗笑:這種定力?可一點都沒有高手的風範啊!

故意跟他聊正經八百的話題,還倒茶給他喝。

聊了一陣,感覺上他一直言不及意的樣子……

「那……有點晚了,你要回去了嗎?」我暗示著他。

「嗯……那……我先走囉……」他不得不說。

我起身送他,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打量著。

那次之後,在公司裡,他常會藉故跟我說話,也常藉故等我下班,要載我回家。有幾次約我吃晚餐,我都拒絕了。

直到有一次,同樣是下班,我到了電梯口,又看到他……

「哈囉,Ronny ,又遇到了啊!」我假裝驚訝,其實心裡也知道怎麼回事。

「對啊,sandrea 姐,真巧啊!」他也裝傻著。

「我載你回家吧?」他揚眉問我。

「哦……好啊!」我一如往常地回答。

回去的路上,他提議著去吃晚餐:「有一家新開的餐廳,泰國的,我請你去吃,好不好?」

我原本想拒絕他,轉念一想,why  not ?

「好啊,那走吧……」

到了餐廳,我藉故上了廁所,把我束著的頭髮放下來,還刻意把襯衫上面的扣子解開了兩顆。回到座上,他的眼神閃出慾望的火熾!

「sandrea 姐,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真的是我們xx之花啊……」他口裡說著奉承的讚美。

「謝謝!」我笑著說。

「像你這樣的女人,身邊應該不少男人吧?」他問。

「Ronny 先生,我可結婚了呢!……」我伸出手,讓他看我的無名指。

「我可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問題!」他盯著我說著,臉不紅氣不喘。

「什麼意思啊?」我裝作聽不懂。

「sandrea 姐,我早就知道你結婚了,也早就知道你婚姻有問題。我挑明講,我想陪你,好嗎?」他用一種劉德華情聖式的表情看著我,對我說這麼一句話。

我倒沒想過會那麼直接,不過,這也都在計劃裡面!

「你好大膽子啊,先生,勾引別人老婆,你不怕我告你嗎?」我故意問道。

「你不會的!」他露出笑容,接著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想這傢夥是電影看太多了,老實說,我懷疑現實生活他這種模式成功過幾次一夜情。不過我不點破,讓他握著。

「那我們要去哪?」

「我早就想好了,內湖那有一間氣氛很棒的旅館,我們去那坐坐如何?」

這傢夥,愈來愈大言不慚了!

我把手收回來:「Ronny 兄,我可不要你一開口就去,這樣我很好上的樣子……」我媚惑的笑笑。

「這樣吧,你答對我三個問題,我今天晚上就任你擺佈,你……愛做什麼都可以!……」

我想,這種回答他應該怎樣都沒想過吧。

「這!你果然夠古靈精怪,sandrea 姐,哈哈!來吧,放馬過來!」

這種時候開任何條件,男人都會願意的。

「那……第一個問題……現在的總統是誰?」我笑笑地問。

他做夢也沒想到那麼容易,瞬間答了出來。

「嗯!那第二個問題,副總統呢?」

他笑了出來,答了,臉上的表情一陣舒坦。我幾乎可以猜到他的心思:這女的根本就想的要死嘛,還裝衿持……

我忍住笑,正色地問:「那第三個,請問冰島的首都是哪裡?」

他的表情很有趣,幾乎根本是一陣青一陣紫,我知道他一定想不出來的。

這故事告訴我們,想ONS 還得先讀地理呀。

「啊……哥本哈根嗎?」他勉強吐出一個他聽過的地名。

「差了十萬八千裡吧,先生!」我笑著起身,「我們走吧……」

我們結了帳,到了車子,看的出他很沮喪,又不想表現出來。

上了車,開始開後,他忽然轉頭說:「那,我還是帶你去那個旅館,我們就真得看看就好,好不好?我保證不對你怎麼樣……」

一男、一女到旅館不怎樣?鬼才相信!不過,我也假裝相信了。

「好啊!反正你輸囉。可別忘了!」

他露出笑容,有那種奸計得逞的表情:「嗯!一定、一定!」

到了旅館,進了房,那間果然很豪華。我們到處看了看,最後就坐到床上聊天;我打開了電視,隨便看看;他假裝好心幫我把外套脫了,接著說要倒水給我喝,拿給我時,卻假裝不小心打翻了。

「哎呀!怎麼會,真是……」我們手忙腳亂地擦拭著。

他邊擦邊把我襯衫的扣子一個個解開,露出內衣,我心知肚明他在幹什麼,沒阻止;他當真的擦到沒什麼好擦時,手開始爬上我的胸部,玩著我的肩帶……

我們這段都不發一語,只有電視裡傳來新聞的死闆播報。

他手在我肩帶緣玩弄著,見我沒阻止,開始大膽了起來,一手伸到後面解開我的胸罩,一手開始揉撫我的乳房;我雙目微閉,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

他的動作愈來愈大,忽然間,我的整個胸罩就被他扯掉了,他開始愛撫我的乳房,不停地玩弄著,我也半坐半躺著,任他對我上下其手……

他終於受不了了,停住手中的動作,把褲子往下一拉;我等他把內褲也扯掉了,就努力把自己從半享受的眩暈感抽離,站起身來……

「我要走了!」我說。

「什麼?」他大吃一驚,「我以為……」

我還可以看到他的弟弟正揚眉吐氣的一擺一擺地跳動著,我想笑到了極點!

我拿起我的胸罩,利用他還在shock 的呆滯時間,快速地把衣服穿上,拿起包包,往外走……

「我可沒說要跟你做愛!」我說,一邊打開門,「畢竟你第三個問題答不出來。旅館錢我幫你付!」

回家,我覺得超有成就感的,打電話告訴我的好姐妹F.兩個人好好的大笑了一場。

第二天,我等著他來對我大發雷霆,或是憤怒的郵件。不過,都沒有發生。

接連幾天,我下班再也沒遇到他。

約一個禮拜後,我又在電梯間遇到他。

「Hi,Ronny !」我打著招呼,想看他的反應。

「哈囉,Sandrea 姐!」出乎意料的,他笑笑地反應,完全沒有那種男性雄風受損的樣子。

我的好奇心被挑起,於是主動找他吃晚餐。

晚餐間,我們先閒聊了一陣,終於我問到了重點:「你那天有沒有很生我的氣啊?」

他笑笑,搖了搖頭:「不能氣你啊。我後來回去檢討,是我在時機不成熟時太衝動,壞了一切。我可是好好反省了呢!」

 

 

這下換我答不出來了。我開始發現心底反而有一絲絲期待。

接連三天,我都在電梯間遇到他,他都一如往常地載我回家,談笑風生,好像那件事不曾發生過。

我心裡開始期待他開口再約我,但他一直保持著柳下惠之姿!

第四天,我決定再玩玩他!我在襯衫底下穿了件黑色蕾絲的半透明內衣,窄裙底下則是黑色的小丁,香水則挑最誘惑的CKone ,以及kose的口紅。

下班時間,我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果不其然,他又在電梯間站立……

「sandrea 姐,搭便車嗎?」一樣的開場白。

「嗯!……」

我們坐上車,我又提議去吃晚餐。

邊吃晚餐,在閒聊中,我暗示他,我先生今晚不回來,我晚上又有點無聊,想找人打發時間;邊看他的反應……

他還是沒什麼表情的變化。我猜想他今晚又要坐懷不亂了吧……

上了車,我故意假裝很累的樣子,把頭輕靠在他的肩上;他也沒說什麼,就開著車。沒想到,他直接把車子開到上次的旅館!

到了旅館,他扶我下了車。

「幹嘛來這裡啊?」我假裝生氣問他。

「我看你很累嘛,想先帶你來休息一下啊……」他還是一臉無辜的微笑。

他扶我進了房間。我說我要去廁所,他說他去倒點東西。

我進了廁所,看了鏡中的自己,今晚,又是欲女戰勝理智的時刻!

我把襯衫扣子全解開,把窄裙脫掉,穿著高根鞋,蕾絲內衣和丁字褲一覽無遺……

我走了出去,站在客廳。他手裡拿著兩杯飲料,正走過來,一看著我,他停住了,我也停下不動。我們這樣對看了一世紀之久!

他很慢、很慢地把飲料放下來,慢慢走過來,眼神露出一種熊熊的火焰……

「ronny ,你?……」

他不等我說完,一把將我撲倒在沙發上,吻上我的嘴……

這雖然在我的計劃中,但我沒想過會那麼狂野!

他粗魯地扯掉我的襯衫……毫不客氣地進攻我的胸部……用力地扯掉我的胸罩……(後來果然壞了!><)兩手狠狠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嘴巴不停狂吻著……

他讓我想到那種禁慾很久的人的衝動!在狂野中,我一直有種以前沒有的興奮快感!!!

他粗暴地扯掉我的丁字褲,手指伸進早濕淋淋的陰道,嘴仍不停的吻著……

他停了下來,快速而用力地把自己衣物脫掉,拿出不知哪來的套子戴上;我仍迷亂於剛的狂風暴雨中;全裸的他又靠過來,雙手粗魯地蹂躪著我的乳房;我此時早已嬌喘連連,興奮到難以形容!

他兩手將我大腿分開,用力的插了進去……

「啊∼」我叫了出來。

他毫不憐惜地用力抽插著,兩手用力地抓著我的腰,不停地頂,全無技巧,只有不停地蠻幹,像是近乎發洩地用力抽插!……

沒多久,我就已經覺得快感讓我快暈了!……

「啊!……ronny ……慢一點……啊……」

他倏地停下來,把我轉了過來;我手扶著牆壁,他從背後進來,同樣是狂風暴雨,全無憐香惜玉之情,雙手時而抓著腰,時而用力捏著我垂下的乳房;他愈來愈快,愈來愈大力,兩個人肉體碰撞的聲音和我的浪叫聲迴繞全室……

我連續不知道幾次高潮襲來!

他抓任我的雙手,讓我的乳房毫無遮掩地晃動著……

「ronny ……我……我不行了!……啊……」我意識不清的喊叫著。

他開始低聲地哼著,動作愈來愈大;他環抱住我的乳房,每一下抽插都頂到深處……

「sandrea ……sandrea ……sandrea ……啊!……」

他反覆叫著我的名字。

忽然間,在我裡面射精了!

我們兩個人癱軟在沙發上,許久,喘著氣,不能言語……

良久,他站起來,扶著我到浴室,一言不發的,兩個人一起淋浴……

「你好粗魯哦……」我打破沉默,逗著他。

他沒說話,面帶微笑從背後抱著我;我們一起衝著水,他親吻著我的脖子;我閉目享受著……

忽然,感覺到他小弟弟又站了起來!

「你又……?」我詫異地問他。

他賊賊的笑,兩手又游移上我的乳房,開始大力蹂躪著;他又要進來,我剋製住慾望阻止他……

「要戴套啦……」

他隨手在洗手台摸出一個保險套戴上,就這樣站著插入!這次他沒有第一次的狂放,比較收放自如地抽插,邊做邊唸唸有詞:「sandrea ……我忍了好久……終於得到你了!……啊……你好美!……好爽!……舒服嗎?……舒服嗎?……啊……」

我被抽插的喘吟連連,根本無暇回答他……

就這樣,在浴室裡又作了一次!

之後,我們兩個人一路睡死到隔天早上。

他載我回家、換衣服……

***********************************

 

後記:

回想起來,其實女人的心思是很微妙的,容易看透的往往不會想要!現在回來起來,他也不是我原以為的是自以為高手。他這招以退為進的招式倒是蠻成功的,讓我原本要玩弄他、後來反倒是被玩弄!:p

之後,他當然一直不停地找我,希望有後續。不過,我的原則是不容許有第二次。慢慢的,他也似乎明白了。

之後我也沒再坐過他的車了。他去年也離開我們公司了。這一切也都只是一個回憶了!:

【全文完】

他是xx部門的一個新人。說新人也不算是,因為他來了快一年了。我們部門和他們部門開會的很頻繁,也常互相往來,所以我才會注意到他。

他的外型還不錯,清秀、瘦高,沒帶眼鏡,濃眉大眼,觀察他和女同事的互動,似乎以一種感情玩家的態度自許,言語舉止間,有那種不著痕跡的挑逗和自信。這是我對他的印象。

不知為什麼,他也注意到我了。其實公司裡比我年輕的小妹妹們蠻多的,應該和他比較接近。我猜想是那天開會時我穿的襯衫扣子碰開了一顆,因為整場開會,坐我對面的他一直在盯著我,而我是回到座位才發現早就春光外洩了!

總之,那天下班時,在電梯間,我遇到他……

「Sandrea 對吧?我是xx部的Ronny ,記得吧?」他熱情地打招呼。

「記得啊……」我回著,好奇著他想幹什麼。

「你們部門今天報的那個案子,蠻有趣的,是不是想考慮用xxx 的操作方式?」

「嗯,對啊……」

就這樣聊起了公事,不過我心裡開始嘀咕了起來:你不是新人嗎?不需要假裝你對業務很熟、還評論指教的樣子吧?

電梯來了,他側頭問我:「要我載你回去嗎?」

我一向是搭捷運的,也不太習慣給不認識的人送,不過。我真的有點好奇想認識這個毛頭小子。

「好啊!」

他帶我走到他的車,銀色的Virage,皮椅坐起來還蠻舒服的。

一路上我們聊著。

到了家門口,我正要下車時,他又問了:「我可以上去嗎?」

我呆住了,這是七年級生的搭訕模式嗎?

「你?」

「對啊,我想喝杯茶,借個廁所,不知道方便嗎?」他還是一臉誠懇樣。

這種聽似合理的理由往往都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可一點都不想跟他怎麼樣正要拒絕他,忽然腦中閃過一個想法,這想法太有趣又邪惡了,我差點笑了出來看了看時間,先生應該至少要再兩個小時才會回家

「嗯,那你上來吧……」

他進了門,真得跟我問了廁所在哪。我指給他,就跟他說我要進房換衣服。

我進了浴室,把套裝脫掉,換上一件低胸的細肩帶和長褲。我看了鏡子,深深的乳溝和白皙的胸部,應該沒有男人受得了吧。

我也盤算好了,萬一他受不了,我要怎麼抗拒……

這好像是在玩火,不過還真好玩!:p

我走到客廳,剛好他也出來。他看著我的穿著,兩眼發直,只差口水沒有滴出來。我不禁暗笑:這種定力?可一點都沒有高手的風範啊!

故意跟他聊正經八百的話題,還倒茶給他喝。

聊了一陣,感覺上他一直言不及意的樣子……

「那……有點晚了,你要回去了嗎?」我暗示著他。

「嗯……那……我先走囉……」他不得不說。

我起身送他,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打量著。

那次之後,在公司裡,他常會藉故跟我說話,也常藉故等我下班,要載我回家。有幾次約我吃晚餐,我都拒絕了。

直到有一次,同樣是下班,我到了電梯口,又看到他……

「哈囉,Ronny ,又遇到了啊!」我假裝驚訝,其實心裡也知道怎麼回事。

「對啊,sandrea 姐,真巧啊!」他也裝傻著。

「我載你回家吧?」他揚眉問我。

「哦……好啊!」我一如往常地回答。

回去的路上,他提議著去吃晚餐:「有一家新開的餐廳,泰國的,我請你去吃,好不好?」

我原本想拒絕他,轉念一想,why  not ?

「好啊,那走吧……」

到了餐廳,我藉故上了廁所,把我束著的頭髮放下來,還刻意把襯衫上面的扣子解開了兩顆。回到座上,他的眼神閃出慾望的火熾!

「sandrea 姐,你這麼漂亮的女人,真的是我們xx之花啊……」他口裡說著奉承的讚美。

「謝謝!」我笑著說。

「像你這樣的女人,身邊應該不少男人吧?」他問。

「Ronny 先生,我可結婚了呢!……」我伸出手,讓他看我的無名指。

「我可一點都不覺得這是問題!」他盯著我說著,臉不紅氣不喘。

「什麼意思啊?」我裝作聽不懂。

「sandrea 姐,我早就知道你結婚了,也早就知道你婚姻有問題。我挑明講,我想陪你,好嗎?」他用一種劉德華情聖式的表情看著我,對我說這麼一句話。

我倒沒想過會那麼直接,不過,這也都在計劃裡面!

「你好大膽子啊,先生,勾引別人老婆,你不怕我告你嗎?」我故意問道。

「你不會的!」他露出笑容,接著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想這傢夥是電影看太多了,老實說,我懷疑現實生活他這種模式成功過幾次一夜情。不過我不點破,讓他握著。

「那我們要去哪?」

「我早就想好了,內湖那有一間氣氛很棒的旅館,我們去那坐坐如何?」

這傢夥,愈來愈大言不慚了!

我把手收回來:「Ronny 兄,我可不要你一開口就去,這樣我很好上的樣子……」我媚惑的笑笑。

「這樣吧,你答對我三個問題,我今天晚上就任你擺佈,你……愛做什麼都可以!……」

我想,這種回答他應該怎樣都沒想過吧。

「這!你果然夠古靈精怪,sandrea 姐,哈哈!來吧,放馬過來!」

這種時候開任何條件,男人都會願意的。

「那……第一個問題……現在的總統是誰?」我笑笑地問。

他做夢也沒想到那麼容易,瞬間答了出來。

「嗯!那第二個問題,副總統呢?」

他笑了出來,答了,臉上的表情一陣舒坦。我幾乎可以猜到他的心思:這女的根本就想的要死嘛,還裝衿持……

我忍住笑,正色地問:「那第三個,請問冰島的首都是哪裡?」

他的表情很有趣,幾乎根本是一陣青一陣紫,我知道他一定想不出來的。

這故事告訴我們,想ONS 還得先讀地理呀。

「啊……哥本哈根嗎?」他勉強吐出一個他聽過的地名。

「差了十萬八千裡吧,先生!」我笑著起身,「我們走吧……」

我們結了帳,到了車子,看的出他很沮喪,又不想表現出來。

上了車,開始開後,他忽然轉頭說:「那,我還是帶你去那個旅館,我們就真得看看就好,好不好?我保證不對你怎麼樣……」

一男、一女到旅館不怎樣?鬼才相信!不過,我也假裝相信了。

「好啊!反正你輸囉。可別忘了!」

他露出笑容,有那種奸計得逞的表情:「嗯!一定、一定!」

到了旅館,進了房,那間果然很豪華。我們到處看了看,最後就坐到床上聊天;我打開了電視,隨便看看;他假裝好心幫我把外套脫了,接著說要倒水給我喝,拿給我時,卻假裝不小心打翻了。

「哎呀!怎麼會,真是……」我們手忙腳亂地擦拭著。

他邊擦邊把我襯衫的扣子一個個解開,露出內衣,我心知肚明他在幹什麼,沒阻止;他當真的擦到沒什麼好擦時,手開始爬上我的胸部,玩著我的肩帶……

我們這段都不發一語,只有電視裡傳來新聞的死闆播報。

他手在我肩帶緣玩弄著,見我沒阻止,開始大膽了起來,一手伸到後面解開我的胸罩,一手開始揉撫我的乳房;我雙目微閉,看起來很享受的樣子……

他的動作愈來愈大,忽然間,我的整個胸罩就被他扯掉了,他開始愛撫我的乳房,不停地玩弄著,我也半坐半躺著,任他對我上下其手……

他終於受不了了,停住手中的動作,把褲子往下一拉;我等他把內褲也扯掉了,就努力把自己從半享受的眩暈感抽離,站起身來……

「我要走了!」我說。

「什麼?」他大吃一驚,「我以為……」

我還可以看到他的弟弟正揚眉吐氣的一擺一擺地跳動著,我想笑到了極點!

我拿起我的胸罩,利用他還在shock 的呆滯時間,快速地把衣服穿上,拿起包包,往外走……

「我可沒說要跟你做愛!」我說,一邊打開門,「畢竟你第三個問題答不出來。旅館錢我幫你付!」

回家,我覺得超有成就感的,打電話告訴我的好姐妹F.兩個人好好的大笑了一場。

第二天,我等著他來對我大發雷霆,或是憤怒的郵件。不過,都沒有發生。

接連幾天,我下班再也沒遇到他。

約一個禮拜後,我又在電梯間遇到他。

「Hi,Ronny !」我打著招呼,想看他的反應。

「哈囉,Sandrea 姐!」出乎意料的,他笑笑地反應,完全沒有那種男性雄風受損的樣子。

我的好奇心被挑起,於是主動找他吃晚餐。

晚餐間,我們先閒聊了一陣,終於我問到了重點:「你那天有沒有很生我的氣啊?」

他笑笑,搖了搖頭:「不能氣你啊。我後來回去檢討,是我在時機不成熟時太衝動,壞了一切。我可是好好反省了呢!」

 

 

這下換我答不出來了。我開始發現心底反而有一絲絲期待。

接連三天,我都在電梯間遇到他,他都一如往常地載我回家,談笑風生,好像那件事不曾發生過。

我心裡開始期待他開口再約我,但他一直保持著柳下惠之姿!

第四天,我決定再玩玩他!我在襯衫底下穿了件黑色蕾絲的半透明內衣,窄裙底下則是黑色的小丁,香水則挑最誘惑的CKone ,以及kose的口紅。

下班時間,我若無其事地走了出去。果不其然,他又在電梯間站立……

「sandrea 姐,搭便車嗎?」一樣的開場白。

「嗯!……」

我們坐上車,我又提議去吃晚餐。

邊吃晚餐,在閒聊中,我暗示他,我先生今晚不回來,我晚上又有點無聊,想找人打發時間;邊看他的反應……

他還是沒什麼表情的變化。我猜想他今晚又要坐懷不亂了吧……

上了車,我故意假裝很累的樣子,把頭輕靠在他的肩上;他也沒說什麼,就開著車。沒想到,他直接把車子開到上次的旅館!

到了旅館,他扶我下了車。

「幹嘛來這裡啊?」我假裝生氣問他。

「我看你很累嘛,想先帶你來休息一下啊……」他還是一臉無辜的微笑。

他扶我進了房間。我說我要去廁所,他說他去倒點東西。

我進了廁所,看了鏡中的自己,今晚,又是欲女戰勝理智的時刻!

我把襯衫扣子全解開,把窄裙脫掉,穿著高根鞋,蕾絲內衣和丁字褲一覽無遺……

我走了出去,站在客廳。他手裡拿著兩杯飲料,正走過來,一看著我,他停住了,我也停下不動。我們這樣對看了一世紀之久!

他很慢、很慢地把飲料放下來,慢慢走過來,眼神露出一種熊熊的火焰……

「ronny ,你?……」

他不等我說完,一把將我撲倒在沙發上,吻上我的嘴……

這雖然在我的計劃中,但我沒想過會那麼狂野!

他粗魯地扯掉我的襯衫……毫不客氣地進攻我的胸部……用力地扯掉我的胸罩……(後來果然壞了!><)兩手狠狠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嘴巴不停狂吻著……

他讓我想到那種禁慾很久的人的衝動!在狂野中,我一直有種以前沒有的興奮快感!!!

他粗暴地扯掉我的丁字褲,手指伸進早濕淋淋的陰道,嘴仍不停的吻著……

他停了下來,快速而用力地把自己衣物脫掉,拿出不知哪來的套子戴上;我仍迷亂於剛的狂風暴雨中;全裸的他又靠過來,雙手粗魯地蹂躪著我的乳房;我此時早已嬌喘連連,興奮到難以形容!

他兩手將我大腿分開,用力的插了進去……

「啊∼」我叫了出來。

他毫不憐惜地用力抽插著,兩手用力地抓著我的腰,不停地頂,全無技巧,只有不停地蠻幹,像是近乎發洩地用力抽插!……

沒多久,我就已經覺得快感讓我快暈了!……

「啊!……ronny ……慢一點……啊……」

他倏地停下來,把我轉了過來;我手扶著牆壁,他從背後進來,同樣是狂風暴雨,全無憐香惜玉之情,雙手時而抓著腰,時而用力捏著我垂下的乳房;他愈來愈快,愈來愈大力,兩個人肉體碰撞的聲音和我的浪叫聲迴繞全室……

我連續不知道幾次高潮襲來!

他抓任我的雙手,讓我的乳房毫無遮掩地晃動著……

「ronny ……我……我不行了!……啊……」我意識不清的喊叫著。

他開始低聲地哼著,動作愈來愈大;他環抱住我的乳房,每一下抽插都頂到深處……

「sandrea ……sandrea ……sandrea ……啊!……」

他反覆叫著我的名字。

忽然間,在我裡面射精了!

我們兩個人癱軟在沙發上,許久,喘著氣,不能言語……

良久,他站起來,扶著我到浴室,一言不發的,兩個人一起淋浴……

「你好粗魯哦……」我打破沉默,逗著他。

他沒說話,面帶微笑從背後抱著我;我們一起衝著水,他親吻著我的脖子;我閉目享受著……

忽然,感覺到他小弟弟又站了起來!

「你又……?」我詫異地問他。

他賊賊的笑,兩手又游移上我的乳房,開始大力蹂躪著;他又要進來,我剋製住慾望阻止他……

「要戴套啦……」

他隨手在洗手台摸出一個保險套戴上,就這樣站著插入!這次他沒有第一次的狂放,比較收放自如地抽插,邊做邊唸唸有詞:「sandrea ……我忍了好久……終於得到你了!……啊……你好美!……好爽!……舒服嗎?……舒服嗎?……啊……」

我被抽插的喘吟連連,根本無暇回答他……

就這樣,在浴室裡又作了一次!

之後,我們兩個人一路睡死到隔天早上。

他載我回家、換衣服……

***********************************

 

後記:

回想起來,其實女人的心思是很微妙的,容易看透的往往不會想要!現在回來起來,他也不是我原以為的是自以為高手。他這招以退為進的招式倒是蠻成功的,讓我原本要玩弄他、後來反倒是被玩弄!:p

之後,他當然一直不停地找我,希望有後續。不過,我的原則是不容許有第二次。慢慢的,他也似乎明白了。

之後我也沒再坐過他的車了。他去年也離開我們公司了。這一切也都只是一個回憶了!:

【全文完】

相關文章:
我的同學紹芳
學校實驗室的激情
回憶我老婆的性經歷
舅媽的秘密(01~02 完)
我的新婚生涯
我的處男給了小姐,她把她女兒嫁給了我
和女友小蘋的第一次
淫蕩小少婦
我和良家熟婦情事
辦公室淫賤女同事
熱門小說:
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