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串護校男模的尷尬經驗

這是好多年前發生的事情了,當時由於我手氣不佳,竟然抽到去金門服役,整整兩年僅回過台灣一次,其餘假日皆在金門當地渡過,因此雖然當兵的薪餉不多,退伍時卻足足存了二萬多元;退伍後拿著這存了兩年的錢買了單車以及安全帽等配備,打算利用退伍時的好體力進行單車環島一週,然後才正式投入職場。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買了單車後,竟然沒太多餘錢可以環島花用,又不甘心這樣就找工作,於是想先找個輕鬆的打工工作,賺足旅費後再說。

上了人力銀行網站,加油站、便利商店等,幾乎都只是時薪95-110,要賺足環島旅費少說要兩三個月;正當我準備放棄環島時,無意瞥見「某醫學醫院誠徵男女模特兒數名,體健待優」的招聘廣告,於是抱著既期待又忐忑的心前往面試。

面試官是個貌美熟女,「小姐妳好,我是來面試模特兒的。」我禮貌的說。

「嗯,請先轉一圈。」美女端詳完我全身後說:「請坐。」然後問道:「我們徵的模特兒,目的是給準護士們實習用的,你有問題嗎?」

「嗯,沒有。」

「薪資方面採日薪計算,每天三千元……」

儘管這位貌美熟女繼續聒噪的說著,可當我聽到日薪三千時,一整顆心都彷彿立時隨著我的新單車環島去了,她繼續說的話我也幾乎都充耳不聞。

「陳先生,陳先生……」美女將我喚回現實中,喔,原來我還只是在面試:「這樣的工作內容有問題嗎?」

「啊,問題?沒有,沒有。」

「很好。今天是週四,那你下週一九點前來這報到,只帶身份證以及健保卡就好。」

「這……錄取了嗎?好,好,那我就下週一過來。」

果然,週六日因為擔心又期待著接下來的一週,我竟然失眠了。

捱到了週一,八點多就到醫學院報到去。

「妳好,我是上週來面試的,今天來報到。」

「嗯,我知道,陳先生你可來的真早。健保卡和身份證帶了沒?」

「帶了。」

遞給這貌美熟女身份證以及健保卡後,她從抽屜拿了套病患服給我:「門口左轉到底右手邊有間更衣室,你將衣服及褲子都脫了,換上這套醫院的衣服。」

看了看她手中的那套「衣服」,充其量只是塊縫了兩個袖子的布罷了。我脫下了外衣褲,猶豫著該不該也將內褲脫下,當了兩年兵果然讓臉皮變薄,決定還是穿著內褲。我套上了病患服後回到辦公室。

「陳先生,你內褲也脫了嗎?」

「啊,沒耶!」

「那脫下吧!」

「喔!」頭一次當著美女的面脫內褲而沒幹嘛,脫下後我不自禁了拉了拉衣襬,彷彿擔心春光外洩被眼前的這位美女看到似的。

美女稍稍低頭斜睨了一下我的下半身後,眼神回到桌面上繼續打字,我則如坐針氈般,扭捏的不斷拉著短衣襬。終於,美女站起身子,點頭示意我跟著她,領著我進了一間空房。

「陳先生,請在這稍等一下。」

「嗯,好。」

接著她開門走進了另一個房間,房裡似乎傳來了許多人竊竊私語的聲音,極小聲,只能隱約聽見。

「各位同學,學校為了讓各位盡早進入狀況,所以特別由校外聘請了專業人士讓各位進行活體解剖。」

專業人士是指我嗎?活體解剖?心中充滿著無限的納悶。

「活體解剖不僅是講解人體各部份的器官,還希望各位同學經由觸覺、視覺以及嗅覺甚至於聽覺,來對著人體做進一步的認識。」

不知怎的,此時心中隱約的覺得不妙。

「那,就讓我們存著虛心向學的態度,來歡迎今天的活體——陳先生。」

此時美女再度開門:「陳先生,可以了,請到教室講台前面來。」

原來她剛剛進去的是一間教室,進了教室裡,見到座位上約有三十多個女學生,大家伸長脖子望著我,眼中似乎閃爍著光芒。

「是的,大家姑且將陳先生當成一具活體,這樣等下課程進行得會比較順利些。」美女接著轉頭看向我:「陳先生,請脫下病患服吧!」

呃……脫下這病患服,那不就光溜溜的面對這三十多名女生了嗎?女學生聽到台上的講師如是說,開始低聲的議論紛紛起來。

「各位同學,有問題請舉手發問,這樣竊竊私語對我、對台上這位活體……呃,我是說陳先生,很不禮貌的。」說完,她繼續看著我,似乎在等著我的下一步似的。我只好硬著頭皮脫下了那塊縫著袖子的布,美女講師接過去後,同學們的目光便全部集中在裸體杵在講台前的我。

「是的,在各位面前呈現的是一位男體,各位此時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男生與各位自己的身體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胸前少了乳房,取代的是較為厚實的肌肉。而下體呢……」講師示意我舉起遮住陰部的雙手:「我們可以看到,男性的下體構造分別是陰莖以及陰囊。」

這是我第一次在女生面前裸露,而且竟然一次在三十多位女生前!

「雖然各位畢業以後會有很多機會見到男體的,不管是男病患也好,還是各位的男朋友也好,但是那都不像今天,可以讓各位認識男性的各部份。好的,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一位同學舉起了手。

「嗯,王同學請說。」

「我想請問,這男女生怎樣進行性愛?」

「很好的問題,雖然不是今天男體解剖的課程之一,我還是跟各位解釋一下好了,男生的性器官,也就是陰莖,插入女生的陰道中即為性愛。」

「可是這軟趴趴的陰莖,怎麼可能插入女生的陰道中啊?」發言者又是剛剛舉手的王同學,略顯狡獪的眼神此時正看著我。

「是的,今天因為是陳先生第一次示範活體,所以有些緊張。正常的男生受刺激後,陰莖會因為充血而勃起,當勃起後就能插入女生身體裡了。」

「老師,能否請活體……我是說請陳先生示範一下勃起?」發言的依舊是王同學。

「此時要陳先生自然勃起,我想應該是不可能的,那我給他一些刺激好了。各位要審慎地面對今天的活體解剖課程,別以為是色情的示範。」說著,講師回過身來面向我,對我點了點頭之後,用手觸碰著我的陰莖。

「各位同學,大家可以稍微靠近些,觀察今天活體陰莖的變化。」

此時講師將我陰莖握著,台下的同學也都紛紛靠近,似乎看著很有趣的小動物似的。而我的陰莖原本因為緊張而縮著,沒想到在三十多位小女生的圍觀以及漂亮女講師的觸摸之下,竟然漸漸地有了反應,慢慢地勃起。

「哇!真的硬了耶!」

就在女講師的撫弄下,陰莖由緊縮而勃起。

「各位同學,這就是處於興奮期的男性陰莖。」

「老師,我們可以觸摸一下嗎?」發問的又是王同學。

「好的,今天本來就希望各位同學藉由不同的感覺,徹底地來瞭解男體的各部份構造,現在就依造座位順序,觸摸時記得動作要輕,男性陰莖有時候也是很脆弱的。」

女生們很整齊的排著隊,站在我面前等著摸我的陰莖,原來這就是教學模特兒的工作。

此時老師放開了剛剛握住我陰莖的手:「那各位就開始輪著撫摸一下男性的陰莖以及陰囊。」

第一位同學緩緩地伸出右手,用手指碰觸了一下陰莖後隨即縮回,惹得其他排在後頭的同學哄堂大笑。第二位就是剛剛問題很多的王同學,她毫不猶豫的伸出手來握著我的陰莖,還稍微前後套動了幾下,這動作像極了我打手槍的動作,只是這隻手不是我的手,而是一位年紀極輕、面貌也長得不錯的年輕女孩的手。

「老師,妳剛剛說可以藉由觸覺、嗅覺來體驗男身,我可以聞一下男生的陰莖嗎?」

「嗯,好吧,但是記得要小心。」

王同學擡起頭,用狡獪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後,隨即低頭下去聞我的陰莖。

「老師,男體沒什麼味道耶,不知道嚐起來如何?」不等老師回答,王同學竟然將嘴含住我的陰莖,含了兩下後隨即溜下台去。本帖隱藏的內容

接著的同學,有的是害羞的觸摸一下,有的也是會如王同學般握著整根陰莖稍稍套弄,更有較大膽者也會低頭去聞,可卻不再有人如王同學般敢張口含入我的陰莖了。

終於,全班三十幾位女生輪流玩弄過我的陰莖了,此時陰莖因為受到極大的刺激,勃起至極,不但青筋環繞,龜頭前端甚至稍稍分泌出前列腺液,濕濕的。

「老師,那剛剛您說男女生做愛,能示範一下嗎?」發問者還是剛剛的王同學。

「這……至於男女的做愛,課堂上老師就不方便真人示範了。假設這是女人的陰道,」說著講師圈起了左手:「男生的陰莖就是這樣插進來的。」講師將圈起的左手靠近我的陰莖,開始前後套弄:「不過通常做愛都是男生主動,在插入女生陰道後進行著前前後後的活塞動作。」

「那老師可以請陳先生示範一下,假裝跟老師做愛……我是說跟老師的手做愛,給我們看一下嗎?」

女講師看了我一下,點頭示意我示範。天啊!這女講師難道不知道我除了打過幾次手槍外,其實是個大處男嗎?沒辦法,我只好照著腦袋中A片的情節,對著女講師的手抽送著……唉!沒想到處男的我第一次,竟然是這樣沒情調,在三十多位女學生面前公然地跟一位貌美女講師的左手做愛。

「各位同學,這就是做愛了,只是真實的做愛並非跟女生的手做,而是插入陰道。還有其它問題嗎?」

「老師,那男生怎樣射精?」終於,不再是王同學發問了,可是這問題卻是更加勁爆。

「嗯,當男生的陰莖在女生陰道裡進行著活塞運動,經過一段時間的前後抽送動作,最後男生會達到高潮,也就是射精。」

「可以示範給我們看嗎?」

「這……做愛的實際情形跟老師用手圍成的圈圈不同,很難示範的。」老師有點為難的答道。

「那可以請自願的同學上台示範啊!」王同學再度發難。

「這樣示範雖然可能造成各位同學有色情的遐想,不過色情跟教學本來就只一線之隔。那好吧,有哪位同學願意上台示範的?」

台下你看我、我看你的,突然鴉雀無聲。

「老師,我願意!」沒想到舉手的竟然也是王同學。

「那好吧,王同學,就請妳上台來跟我們的男體示範做愛嚕!」

接著,王同學走上台來,她那獨特的狡獪眼神似乎又出現了一下後,取而代之的是緊張又帶點些羞怯的表情。

「王同學,那就請妳脫下衣服為其他同學作示範吧!」

王同學毫不扭捏地脫下了學生制服、長裙,露出整套純白色學生型內衣褲,接著見她脫下了胸罩、三角褲,約B罩杯的胸部跳了出來,乳頭是淡淡的褐色,下體陰毛稀疏卻整齊的長在恥丘上,很是性感。

「各位同學,王同學雖然跟各位一樣是女生,但是各位未必對自己的身體十分瞭解,我趁王同學示範之前稍稍講解一下女體各部份。」

講師請王同學坐上講台,將雙腿呈M字型放上講桌,此時陰部整個暴露在其他同學前。老師開始細心的向同學們作講解:「各位,這裡就是大陰唇,而這是女生的小陰唇、陰蒂,小陰唇裡頭有個較小的洞口,這裡是尿道,很多第一次性交的男女往往會誤闖尿道,造成女生極度的不舒服。」

王同學展示著她的陰部,紅著臉回頭看了我一下,隨即轉過頭去。

「接著看,尿道口底下有個較大的孔,這裡就是陰道,靠近陰道口有層薄膜就是俗稱的處女膜。咦?王同學,妳的處女膜還很完整耶,妳真的願意做這次教學示範?」

「老師,沒關係,我願意。」

「嗯,既然當事者沒意見,那請陳先生過來吧!」

我走到講台前,有點不知所措的杵著,但是眼光卻被王同學的陰部給吸引,淡褐色的陰唇泛著一點潮,極為漂亮,我勃起的陰莖不禁點著頭。

講師推我靠近王同學,將我的龜頭對著她的陰道口:「各位同學可以靠近一些,以不乾擾到台上的兩位為原則,自己找可以看清楚的位置。」

同學們馬上如看秀般的圍上講台,一切就位後,講師手抓著我的陰莖,準備示範這課春宮秀。

「老師,做愛就是這樣男生直接插入喔?」王同學再度發問。

「一般來說,做愛前還有前戲,前戲有愛撫、口交等,口交剛剛妳已經為同學們示範過了。」

王同學伸了伸舌頭,極是俏皮可愛。

「那我就為各位示範一下對男生的愛撫嚕!」講師說完,握著我的陰莖前後微微的套弄著……雖然在三十多位女生眼前被如此撫弄有些不自在,可真的很舒服,不禁令我閉起了眼享受。

此時感到講師的手稍微施力捏了我的陰莖一下,我才趕緊再睜開眼來。「那接著示範男生對女生的愛撫以及口交。」講師示意我低頭,於是我低下頭去面向著王同學的陰部。

「男生用舌頭舔女性的陰蒂、陰唇則稱之為口交。」講師說完點了點頭,於是我舔了舔王同學的陰唇,此時王同學如觸電般全身震了一下。

「由於時間有限,口交我們只稍稍示範一下,接著各位看男生如何與女生做愛。」講師說完又對我點了下頭。

我挺起勃起的陰莖,慢慢靠近王同學已經很潮濕的陰道,緩緩地、慢慢地插入,直到整根陰莖沒入陰道為止。此時女講師示意我暫停:「是的,剛剛示範的動作就是做愛。各位還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可以看整套做愛的過程嗎?」發問者竟然還是躺在講桌上已經被我陰莖插入的王同學。

「可以,但由於這堂即將下課,我們下一節課再請陳先生以及王同學來為我們示範。」說完,講師對我示意,於是我抽出插進王同學陰道裡的陰莖。

沒想到,經過這近五十分鐘的刺激,就在我抽出陰莖的同時……沒錯,我射精了!就在其他同學的驚呼聲中,我射出了這次未完成的做愛的精,一股腦的全射在王同學的肚皮上。

也許是意想不到吧,女講師突然沒說話,只看著我射在王同學肚皮上的精液許久許久,直到下一位同學發問:「老師,這就是射精嗎?」

「呃,是的,雖然今天的做愛示範並未全方位服務完成,但陳先生大概被各位的刺激影響到,因此在抽出陰莖的同時射精了。這就是精液,沒錯。」

講師用手指將精液撥起:「各位同學,假如這幾滴精液是射在女生陰道裡的話,就有可能讓女生懷孕,所以各位在還沒決定要有小寶寶前,做愛時一定要戴上保險套,才不會在享受性交歡愉的同時搞出人命來。」

王同學看著我,她臉上狡獪的眼神不見了,卻是羞紅的臉龐加上些迷濛的眼神,極是好看,我不禁伸手去抓著她的腳,忘情的想愛撫她,直到女講師輕咳一聲才驚醒。

「時間也差不多了,各位可以輪流來摸一下精液。但是要小心,摸了後要洗手,誰也不敢保證妳摸過精液的手指再去碰觸自己的陰部,這樣會不會懷孕。」

就在全班哄堂的笑聲以及前僕後繼摸我精液中,結束了這荒唐至極的「活體解剖」課。 (二)

下課鈴終於響起,我尷尬的跟著講師走回辦公室。

「第一堂活體解剖課算是結束了,陳先生你還習慣吧?」

習慣?誰會習慣這樣子的職業呀!我只好尷尬的點了點頭。

「離下一堂課還有一點時間。對了,你似乎還沒有過性經驗喔!」

不是吧?被一個美女問這麼尷尬的問題,我除了微微點頭外,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麼。

「那個提問的王同學叫做王怡菁,平常就是這年級最好動、最活潑的,沒想到她也沒有性經驗,陳先生算沒吃虧到了。」

「這……老師,課堂上展示男生裸體……我是指這樣的人體教學,難道學校方面不會反對嗎?」

「其實,剛提出活體解剖教學時,校方某些校董的確大力的反對,甚至有人說簡直是驚世駭俗之舉。但是呢,美術系學生不也是有人體素描嗎?經過我極力爭取之下,校方才答應先試辦一週,成效良好的話再說。不過經過這頭一堂課的經驗,我很有信心讓這另類教學成為課堂一部份。」

「對了,倒是陳先生怎會願意來當活體解剖的教材?」接著她又問道。

「哈,老實說,我才剛退伍,想說先找份工資好的工作,打工賺飽旅費後就去環島的。」

「原來如此,不過你還真勇敢,當初面試一堆人,一聽到要在許多女同學面前全裸工作就都打退堂鼓了。」

「這……算是美麗的誤會吧!老師,其實當時聽到日薪三千元後,我就沒仔細聽下去了。」

「嗯,原來是這樣。對了,陳先生,雖然你算是活體教學的教材,但是這期間要是有身體還是心理方面的問題,也可以提出來與我討論,也許對於教學會有所幫助。」

「嗯。」

接著上課鈴響了起來,「上課了,我們走吧!」老師說。

跟著老師來到了剛剛那間休息室,同樣的經過簡單介紹,我又全裸在教室,再度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三十幾個俏齡女學生面前。

「那,對於男性身體,各位同學有問題嗎?」

「老師,」提問者是個戴著眼鏡、紮著馬尾的女生,只見她推了推眼鏡說:「男女生性器官最大的不同就是陰……呃,陰莖與陰道?」

「是的。」

「那……」眼鏡女學生指著我勃起的陰莖繼續問:「這麼大的陰莖真的能塞入女生陰道裡嗎?」

沒錯,經過第一堂課的洗禮之後,陰莖竟然不自覺的在我脫下病患服、全裸面對全班學生後勃起。我發誓,這時候的我腦筋其實是一片空白,至於勃起喔,大概是出於自然反應吧!

「沒錯,有如各位同學所見,我們請來的活體陳先生由於他健康狀態良好,面對著這麼多的女生,勃起是一種自然的反應。而如林同學所問,假如是一條軟趴趴的陰莖,那要怎樣去塞進女生的陰道裡性交呢?還有其它問題嗎?」

「老師,那我們可以觸……觸摸一下陰……陰莖嗎?」

「當然,學校之所以安排這樣的活體解剖,就是希望各位藉由視覺、觸覺甚至是嗅覺來瞭解醫學上的知識,其中當然也包含男性身體嚕!那各位同學依著座位順序來到講台前面,輕輕觸摸一下活體的陰莖以及陰囊吧!」

接著,如上一堂課般,學生們嘰嘰喳喳的排著隊,摸著我的陰莖和陰囊,不同的是,上一節課的學生似乎較活潑,相形之下這一節的學生顯得死板多了,甚至還有人拿著尺上前來量並且做筆記咧!

就在學生們輪著觸摸我的陰莖和陰囊,以及講師的講解示範,其中當然免不了整根陰莖在講師手上把玩……我是說示範教學。老實說幾度讓我有即將射精的情形,後來都忍了下來。

終於忍耐到下課鈴響了,我跟著老師走回辦公室,不同的是辦公室裡多了個美眉。

「黃老師。」美眉見到老師立即站了起來。原來這位我跟著她上了兩堂課、被她摸了好久的漂亮老師姓黃。

「張小姐妳來了,這位是陳先生,是學校聘來的男性活體。」

「嗯,陳先生你好,以後還請多指教。」美眉伸出了雙手跟我握手。要死了啊,沒看到我全裸的只穿著一件有袖子的布嗎?伸手跟妳握手不就穿幫了!

「陳先生,張小姐是學校聘來的女性活體,我原本就計劃課堂上有著兩性的活體示範,因為張小姐臨時有事,所以晚到了兩堂課。」

「呃,妳好,張小姐。」我尷尬的回道。

同樣的,黃老師從抽屜裡拿出一套粉紅色的病患服,遞給了張小姐:「走廊盡頭有更衣室,那就請妳去換上衣服吧!」

「嗯,好的。」

沒多久,張小姐換好衣服進來了。

「張小姐,妳有將內褲脫掉吧?」

「嗯,有的。」

原來,除了我之外還有一位美眉。此時我眼角偷瞄一下只穿著那塊布的她,沒想到卻與美眉的眼神撞在一塊,頓時間氣氛又尷尬了起來。

上課鈴聲再度響起,「兩位,那我們上課去嚕!」老師喊道。

「嗯。」我與張美眉異口同聲的應著,接著再度進到剛剛的休息室。

「張先生,」在休息室裡頭,美眉在黃老師介紹時跟我說話:「這教學會不會很……很恐怖呀?」

「妳沒有經驗?」

「也不算沒有啦,以前曾當過大學美術系的人體模特兒。」

「喔,我是沒當過人體模特兒啦,不過我想應該差不多吧!」

「嗯,這樣我就放心了。」

嘿嘿,沒想到在張美眉面前我成了老鳥了。

「那接著我們請活體解剖的人模張小姐以及陳先生進來。」

我禮貌的讓張小姐先進教室,沒想到一進教室,張小姐就大方的脫下了病患服,讓才剛當上老鳥的我一下子打回菜鳥般,慌張的也跟著脫下。

「大家都能清楚看見男女性身體的差異:女生雙乳隆起,男生胸肌紮實;女生腰肢纖細,男性卻很粗壯。也能很明顯的看到男性外露的陰莖與陰囊,而女性的性器官卻隱藏著。」

接著老師示意張小姐坐在講台上,當張小姐張開雙腿露出陰部時,我卻隱約的在腦裡浮現出王同學的身影。

「各位同學可以看到,女性的性器官由大陰唇包覆著,接著是小陰唇。」

「老師,小陰唇是不是會有顏色上的差異?」發問的是一位短髮的俐落的女生。

「沒錯,大家可以見到活體的小陰唇呈現著淡褐色,也有人的小陰唇是咖啡色,甚至是深咖啡色的都有。」

「老師,那是不是顏色越深,表示性經驗越多呢?」

「嗯,其實並沒有醫學文獻證明小陰唇的顏色與性交的次數有著絕對關係。同學們回家可以藉著照鏡子來觀察自己的小陰唇,性經驗的多寡自己最清楚,大家可以看看是不是與顏色的深淺成正比。各位對於小陰唇部份還有問題嗎?」

台下一片靜默,鴉雀無聲。

「好的,那繼續。各位可以看到小陰唇的上端有個凸起處,這就是女性生殖器上最敏感的陰蒂。」

「老師,那自慰是不是就是揉著陰蒂呢?」

「是的,有些同學或許已有自慰的經驗,其實這也不是不好的習慣,只是別因此耽誤功課或者影響正常作息。而自慰呢,有的人會揉陰蒂達到高潮,也有會以柱狀物,例如小黃瓜還是坊間購買的假陽具,插入陰道內而達到高潮。」

「老師,那假陽具跟男生的陰莖很像嗎?」

隨著同學的發問,大家不約而同地將目光由張小姐轉移到我身上。剛剛看著黃老師講解,以及張小姐的陰部,陰莖竟然早已勃起,雖然已經有過兩堂課的經驗,同學們還是嚇了一跳。

「所謂的假陽具,當然也有仿男性陰莖的樣子製作的,不過也有單純圓柱體的自慰棒,未必都是陽具形狀。」

「那揉陰蒂較容易高潮,還是以按摩棒插入陰道呢?」

「這點我想也是因人而異吧,就像小陰唇顏色深淺一樣,怎樣容易高潮就需各位同學自己去體會嚕!呃……老師的意思不是要各位去自慰啦,總之個人感覺不同就是了。」

「接著看到陰蒂底下有個小孔嗎?這是女性的尿道。有些沒經驗的男女在性交時很容易將尿道當成陰道,造成男性在前後做活塞動作時,女性會很不舒服,嚴重時甚至會有撕裂傷。」

「老師,那要怎樣才知道有沒有錯?」

「嗯,用感覺吧!雖然女性在前幾次性交接受男性陽具插入時同樣會感到不舒服,但是感覺跟插入尿道會有明顯的不同。」

「老師,那陰莖有長短之分嗎?」

「男性部份雖然等下就會講解,但是如同女性陰唇顏色般,男性當然會有長短甚至顏色的差別。」

「那老師,今天的活體算長嗎?」

「一般男性陰莖在勃起時有九公分以上就不算短了。」

聽到這,我不禁低頭看著自己勃起的陰莖,雖不曾量過,還好目測之下應該超過九公分。哈,別笑我幹嘛在意這長短,同樣是男性的您願意英雄器短嗎?

「接著大家看到,尿道口底下就是陰道了,它的擴展性超乎你我的想像,孩子也是從這個小洞分娩出來的。」

「老師,那生過孩子後,陰道會很鬆弛,讓男朋友……我是說老公很沒感覺嗎?」

「嗯,陰道的擴展性雖然很大,同樣的它恢復性也很強,生過孩子只要配合著做復原體操,通常男性很不容易會由做愛發覺到陰道變鬆弛了。那各位對於女性還有問題嗎?好,接著介紹男性。」

接著就是男性介紹,然後我又免不了被排著隊的女生糟蹋一番。這班的女生也都很敢摸,有的甚至會當著老師的面問我會不會打手槍、幾天打一次之類的問題,還有的會把陰莖靠近鼻子嗅,有皮一點的甚至會伸舌頭做出舔陰莖的樣子,不過都是做做樣子罷了,沒有像王怡菁般真的給含下去。怪了,這竟是我第二次想起她。

接著又是下課鈴聲,這堂課就在同學們玩我陰莖的戲鬧聲結束了。同樣是女生的張小姐,顯然較不受青睞,張著M字腿杵在講台上一節課。

接著,我與張小姐穿上病人服,跟著黃講師回到辦公室。回程我走在黃張之後,看著張小姐緊緊包覆著病患服的赤裸屁股,陰莖竟一路勃起著不消,這害我進入辦公室後更是尷尬不已,加上短到不行的病患服,根本就掩蓋不住勃起的陰莖。但是儘管如此,黃張二人卻視若無睹般,我想一來是職業道德,再來也是讓我不至感到太難堪吧!

接著上課鈴響,黃講師卻沒起身的打算,她說:「對了,這節是空堂,兩位可以自由活動。書櫃有些書也可以去看,不過都是講人體以及醫學的就是了。」

啊!不是吧?空堂,這豈不意味著我跟張小姐穿這樣單薄的病患服,要與黃講師共渡一小時?看了一下張小姐,她如沒事般起身走去書櫃,拿起一本厚如磚塊的書端詳著,我的眼神不禁盯著她稍稍外露的屁股看著,隱約間似乎能從雙臀間窺見張的陰唇耶!

儘管剛剛課堂上可以很明目張膽的看著張的陰部,可卻是只能勃著陰莖,我是說,可不能當著眾女同學的面打手槍吧!老是這樣勃著其實也挺辛苦的。

接著呢,就是空堂張小姐看書(我則盯著她隱約可見的陰部看,而且發現她動作越來越大,有時甚至坐在我對面還會微微的張開腿),不然就是有課,換一批不同的女學生玩我的陰莖。就這樣,我漸漸地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甚至會僅穿這樣去福利社買東西,當然是利用空堂走廊沒學生時,偶而遇到零星的女學生,還會被捉狹的喊聲「老師好」咧!

很快地週五到了,週五就是原本約定一週工作的最後一天,九點不到我跟張小姐都進了辦公室,甚至在辦公室裡頭更換衣服(反正去更衣室還不是光不溜丟的出來,不如就近更換),接著看到黃老師很興奮的走進辦公室,當時我跟張小姐正脫得光溜溜的。

「兩位,告訴你們個好消息,原本活體工作只是暫時性的,但是校董見到成效良好,同意撥經費設常態性活體教學了。」

「嗯。」此時我正與張小姐分別穿上病患服,我幫她繫上衣帶,她則幫我理衣領。

「所以要問問兩位,是不是願意繼續留下來擔任我們的活體模特兒,而且日後除了日薪三千之外,還能享受教學醫院免掛號費看病,以及勞健保等福利。」

我與張小姐互望了一下,黃老師便說:「那給兩位空間討論一下好了,上完第一節課再回答我嚕!」

後來,我與張小姐討論之後的結果,當然是向現實低頭囉!我也只好將環島的行動壓後,也許不去也無所謂啦!呵呵。

經過了週休二日,也是在九點前進了黃老師辦公室,我剛脫下內褲時,正好張小姐走了進來,她僅對我說聲早之後也當著我的面脫衣解帶,真懷疑這樣下去我跟張小姐會不會對異性失卻興趣,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來卻證明我錯了。

話說聘請我與張小姐的畢竟是所護校,雖然有附屬教學醫院,不過由於病患讓準護士們實習終究不妥,於是護理系主任也就是黃老師,遂提出了請活體的想法。這活體模特兒當然不是只有提供身體讓小女生們摸摸看看就算了,接著的課程更是準護士們該做的一切,與其稱呼我跟張小姐是模特兒,還不如說是職業病患來得恰當。

第二週的第一堂課上課鈴響,黃老師領著我跟張小姐進入課堂,不同的是課堂上多了兩張病床,我跟張小姐進入教室的脫光衣服動作也被黃阻止。

「各位同學,今天跟各位講解的是,如何幫麻醉後或者癱瘓的病患擦身,先請兩位活體上病床。」

原來多的兩張病床是這樣的用途。我跟張小姐分別上了床,呃……不同的床啦(別想歪),短到不行的病患服果然又出賣了我的陰莖,整根陰莖外露,不知道張小姐是否同樣是整個陰部外露?真想也在女學生座位上當觀眾就好。想到此節,陰莖又整個勃起,果然是年輕氣盛的身體。

「接著由老師先示範,該如何擦拭病患的身體。」黃老師走近我這床,將我稍稍推向一側,我以為她要我起身而正要動作,卻又被她壓下床。對了,都忘了現在我可是癱瘓的角色,於是我又大辣辣的躺了下來,全身放鬆的將身體交給黃老師以及台下三十多位女生。

接著,黃拉開我繫好的衣帶,脫下我的病人袍,我又再度全裸面對女學生。老師拿起濕毛巾開始擦拭著我全身,乖乖,記得小時候媽媽也曾這樣擦過我,只是當時還小,不像現在整個陰莖勃起著,怪難受卻也怪舒服的。

就當黃老師擦拭到我勃起的陰莖時,竟然用一手抓著它,另一手持毛巾,在陰莖週圍以及陰囊都仔細的擦拭著。台下女生們也都看得很仔細,我好像成了秀場的主角似的,享受著黃老師纖纖玉手以及眾小女生目光的愛撫。

「同學們要注意,男性器官雖然不像女生是隱藏在腹腔裡,儘管較不易藏汙納垢,但是為病患擦拭時也要注意這部份的清潔,尤其龜頭四週以及陰莖四週,甚至是陰囊,都應該仔細擦拭以避免異味產生,導致病患不適就是不盡責的白衣天使。」

接著黃老師示範幫女性擦拭,然後就分組讓女學生們實習。

「老師,這時候病患的生理現象……我是說病患勃起了,該幫他處理嗎?」此時身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對了,是王怡菁同學,都幾乎忘了來護校的第一堂課,甚至第一次插進的女體就是她。

「嗯,王同學發現問題了。遇到病患的勃起現象,要視乎當時狀況,假如接著要幫病患除去陰毛,那就可以不用管他勃起,勃起反而對於除毛更為方便;但是假如接著要進手術房,那可能就要幫病患做排除動作了。」

「老師,什麼是排除動作?」

「嗯,為了方便接著的手術,就必須幫病患排除勃起。此時的病患通常不方便或是不可能自己來,所以護士的工作也包含此項,說白點就是幫病患自慰,男生則是稱這為打手槍。」

『啊,要幫我打手槍嗎?』內心竟有此想法。

「老師,那我們這組可以試著練習排除動作嗎?」

「可以,既然病患都勃起了。」說著,黃老師面對我笑了一下,那表情好像在說「又便宜你了」似的。

「王同學,需要老師先示範一下嗎?」

「沒關係。」

「那好,妳們那組就由妳先操作,最好每個組員都能實際操作過。」

接著的情形活像演春宮戲般,十來個女生圍著躺在病床上光溜溜的我,幫我打著手槍,而且還輪著打咧!

老實說,我也不是沒有自己打過手槍,可自己來不是躲在廁所裡就是面對著電腦螢幕上的裸女,這樣面對著十多位少女而挨打的場面,實在是空前而不絕後(因為幻想著後頭還有別班要實習),那刺激的場面,讓我經過一輪,也就是十多位女生輪番上陣後,就有想射精的感覺了。

果然,當陰莖再度交棒回王怡菁同學的手裡時,我在她手上射出了精液,熱滾滾的精液射在她的手上,王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舉手:「老師,射精了!他射精了!」如小女生初獲芭比娃娃般,怡菁竟大喊著。

此時我雖然是爽爆了,卻也同時糗斃了。啊,竟然在護校第二次射精在王女的身上,差別在第一次是射在她肚皮上而已。

「嗯,接著你們那組要將精液以及其餘未擦拭部份擦拭乾淨,然後與女病患那組交換擦拭。」

是看錯了嗎?我彷彿見到王怡菁狡獪的眼神再度出現,雖然只一下下,卻很肯定。

剛射精後軟趴趴的陰莖,在王女以及其他同學的玩弄下,又稍稍的恢復元氣而勃起,這勃起卻也換來了另外一組女生的排除實習。啊,好久沒在這短時間內享受著連續手槍的快感,只是……挨女生打還真是頭一遭咧!(三)

週五近放學的時候,我跟張小姐正在換衣服時,黃老師走了進來:「明天就是週末假日了,但是有個任務,不知道兩位有沒有空?」

「任務?」

「是啊!是這樣的啦,我在這所學校推廣的活體教學,竟然在其他學校也都耳聞,大家都很想效仿,但是一來敢當男模的男生不多,再則畢竟擔心男生在校會不會威脅到女生的安全。」

「嗯。」

「所以啊,幾個學姊想到不如由陳先生以及張小姐兩位利用明天示範一下活體教學給他們看,席間學姊會拍照,將資訊帶回去給各校。」

「嗯,我是沒意見啦!」我回道。

「那張小姐呢?」

「不行耶!跟朋友約好了要去鄉下。」

「男朋友嗎?沒關係,女生部份我來想法子。那陳先生明天就麻煩你了。」

週六早上八點五十分,到了黃老師辦公室後我即脫下全身衣物,並換上了病患服,此時突然有雙手幫我繫上衣帶,擡眼一看竟然是王同學(怡菁)。

「王同學?妳……」正當我納悶著王同學此時怎麼會出現時,黃老師也走進辦公室:「陳先生,因為張小姐今天有事情,我就想到不如請學生來幫個忙,剛好怡菁在第一堂課時跟陳先生配合過,所以就請她幫忙,沒想到她也願意。」

第一堂課跟怡菁配合,根本就是在課堂上做半套愛嘛!此時怡菁已經脫下全身衣服,她玲瓏的嬌軀看得我不自禁的又勃起。話說經過這兩週課程,我也已經習慣在人前勃起,甚至射精了。

怡菁換好了衣服後,我們跟著黃老師進入再熟悉不過的健康教室,隱隱感到氣氛與平時不同,除了配合習慣的張小姐沒來,取代的竟是王同學外,再則就是教室裡並非護校同學,而是黃老師的學姊。

當我跟怡菁進了教室後,教室中的人並沒有想像多,僅是黃老師跟其他四位女的。以年紀來看,雖然看得出是黃的學姊,卻還是很年輕,不同的是,教室前的講台撤走了,取代的是一張體操長軟墊,以及一些攝影燈光,還有攝影師。

「陳先生,今天原本是要示範活體解剖給學姊看的,但是因為我跟學姊合組的工作室嘗試改革一下現行的健康教育課本,所以想請你們拍一些關於健教的照片,當然啦,一切還需要送教育局審核後才能出版。不知道陳先生可以嗎?」

我看了一下怡菁,她似乎事前已經知情似的,雙頰上紅粉粉的,雖然沒其它表情卻很是好看。想到接下來能跟她一起工作,因此我沒多想就答應了。

「謝謝,那請兩位脫下病患服就位了。」

我跟怡菁雙雙脫下了病患服,赤裸裸的兩人站上了體操軟墊,等著黃老師指示下一步動作,沒想到接著黃老師說:「我們先拍一些性愛姿勢的照片,當然不用真的做愛,我們只是拍攝照片而不是拍影片,但是為求照片清晰進而達到教育的目的,兩位的性器官接觸是免不了的,還好陳先生與王同學也配合過,這方面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我們先來拍攝口交動作,請王同學幫張先生口交。」

沒想到,原本以為週六加班所進行的應該與這兩週課程雷同,結果竟然一開始就如此勁爆,拍女生幫我口交的動作。現在的學生到底是在上健康教育課程,還是A片觀摩課程呀?

只見黃老師引導著我躺在軟墊上,接著,引導著怡菁(王同學)跪坐在我胯前,雙手端起我的陰莖就朝嘴裡送。雖然說第一堂課就被她含過兩下,畢竟時間短,只有幻想的感覺,而並非真的有啥身體上的感覺,但是今天在這相同的教室中,在五位女性以及女攝影師面前,能再度享受怡菁的嫩嘴伺候,真的是我想像不到的事。

雖然說只是拍照做做樣子,但怡菁依舊很努力地將我勃起的陰莖塞進嘴裡,並認真的口交著,當攝影師取好幾個角度後,她才吐出陰莖,等後著黃老師下一步指示。

「嗯,王同學表現得很好,接著請陳先生幫女生口交。」

接著只見怡菁躺下軟墊,將兩條粉腿M字大開後看著我,我愣了幾秒鐘後,爬到她雙腿間跪坐著,然後低頭品著她的陰唇。是的,就在六個女生面前,我裸體品嚐著美眉的陰唇,有著淡褐色、飽滿誘人的性感之唇。不知道是因為我忘情地舔舐著還是怎的,怡菁竟然呻吟了起來,然就在攝影師取好鏡頭後,她紅著臉龐看著我,等候黃老師的下一步動作。

接著黃老師跟其他四位學姊低聲討論後,走了過來:「兩位表現得不錯,接著要進行實際做愛的拍攝,兩位把性器官插入即可,無需前後抽動。那先請王同學躺下,陳先生以傳統姿勢趴在王同學身上,以傳統姿勢插入,攝影師拍好後就可以起來了。」

於是怡菁再度躺在軟墊上,再度將粉腿大開,再度露出性感誘人的陰穴,我則立刻撲上,將勃硬到不行的陰莖插進她粉穴中。原本說只要插進後取景即可,我卻忘情地前後抽動了起來,在教室裡以及六個女人面前真正的性交。

有觀眾的做愛,的確更有刺激感,上一回跟怡菁示範著做愛,即使我只插入沒動,就在老師講解後抽出陰莖時射精在怡菁肚皮上,沒想到這次也沒能持續多久,就在攝影師拍好鏡頭後,我只抽動了幾下即射精在怡菁陰道中(中出?)。怡菁大概也感覺到我射精了,竟然緊緊地抱著我,看得在場的六位女性(五個老師以及一個女攝影師)吒舌不已。

直到過了好一會後,黃老師才回過神來:「那兩位先休息一下好了,剩下的我們稍晚再繼續。」

事到如今不休息行嗎?我都射精了,原本勃起的陰莖也軟趴趴了,一行人只好休息嚕!

此時老師們走出教室去,攝影師跑去準備室,大概是去準備器材吧!教室裡獨留我跟怡菁,全身赤裸裸的兩人不知道接下來將拍攝怎樣的內容,也不管黃老師會繼續出怎樣的難題,此時,我竟然伸出手摟著怡菁,她也靠坐在我身邊,除了突兀的教室景色外,其餘皆像極了剛剛在旅館享受性愛的情侶,只剩下幸福,滿滿的幸福,其它的就先拋諸腦後囉!

這是好多年前發生的事情了,當時由於我手氣不佳,竟然抽到去金門服役,整整兩年僅回過台灣一次,其餘假日皆在金門當地渡過,因此雖然當兵的薪餉不多,退伍時卻足足存了二萬多元;退伍後拿著這存了兩年的錢買了單車以及安全帽等配備,打算利用退伍時的好體力進行單車環島一週,然後才正式投入職場。

人算不如天算,沒想到買了單車後,竟然沒太多餘錢可以環島花用,又不甘心這樣就找工作,於是想先找個輕鬆的打工工作,賺足旅費後再說。

上了人力銀行網站,加油站、便利商店等,幾乎都只是時薪95-110,要賺足環島旅費少說要兩三個月;正當我準備放棄環島時,無意瞥見「某醫學醫院誠徵男女模特兒數名,體健待優」的招聘廣告,於是抱著既期待又忐忑的心前往面試。

面試官是個貌美熟女,「小姐妳好,我是來面試模特兒的。」我禮貌的說。

「嗯,請先轉一圈。」美女端詳完我全身後說:「請坐。」然後問道:「我們徵的模特兒,目的是給準護士們實習用的,你有問題嗎?」

「嗯,沒有。」

「薪資方面採日薪計算,每天三千元……」

儘管這位貌美熟女繼續聒噪的說著,可當我聽到日薪三千時,一整顆心都彷彿立時隨著我的新單車環島去了,她繼續說的話我也幾乎都充耳不聞。

「陳先生,陳先生……」美女將我喚回現實中,喔,原來我還只是在面試:「這樣的工作內容有問題嗎?」

「啊,問題?沒有,沒有。」

「很好。今天是週四,那你下週一九點前來這報到,只帶身份證以及健保卡就好。」

「這……錄取了嗎?好,好,那我就下週一過來。」

果然,週六日因為擔心又期待著接下來的一週,我竟然失眠了。

捱到了週一,八點多就到醫學院報到去。

「妳好,我是上週來面試的,今天來報到。」

「嗯,我知道,陳先生你可來的真早。健保卡和身份證帶了沒?」

「帶了。」

遞給這貌美熟女身份證以及健保卡後,她從抽屜拿了套病患服給我:「門口左轉到底右手邊有間更衣室,你將衣服及褲子都脫了,換上這套醫院的衣服。」

看了看她手中的那套「衣服」,充其量只是塊縫了兩個袖子的布罷了。我脫下了外衣褲,猶豫著該不該也將內褲脫下,當了兩年兵果然讓臉皮變薄,決定還是穿著內褲。我套上了病患服後回到辦公室。

「陳先生,你內褲也脫了嗎?」

「啊,沒耶!」

「那脫下吧!」

「喔!」頭一次當著美女的面脫內褲而沒幹嘛,脫下後我不自禁了拉了拉衣襬,彷彿擔心春光外洩被眼前的這位美女看到似的。

美女稍稍低頭斜睨了一下我的下半身後,眼神回到桌面上繼續打字,我則如坐針氈般,扭捏的不斷拉著短衣襬。終於,美女站起身子,點頭示意我跟著她,領著我進了一間空房。

「陳先生,請在這稍等一下。」

「嗯,好。」

接著她開門走進了另一個房間,房裡似乎傳來了許多人竊竊私語的聲音,極小聲,只能隱約聽見。

「各位同學,學校為了讓各位盡早進入狀況,所以特別由校外聘請了專業人士讓各位進行活體解剖。」

專業人士是指我嗎?活體解剖?心中充滿著無限的納悶。

「活體解剖不僅是講解人體各部份的器官,還希望各位同學經由觸覺、視覺以及嗅覺甚至於聽覺,來對著人體做進一步的認識。」

不知怎的,此時心中隱約的覺得不妙。

「那,就讓我們存著虛心向學的態度,來歡迎今天的活體——陳先生。」

此時美女再度開門:「陳先生,可以了,請到教室講台前面來。」

原來她剛剛進去的是一間教室,進了教室裡,見到座位上約有三十多個女學生,大家伸長脖子望著我,眼中似乎閃爍著光芒。

「是的,大家姑且將陳先生當成一具活體,這樣等下課程進行得會比較順利些。」美女接著轉頭看向我:「陳先生,請脫下病患服吧!」

呃……脫下這病患服,那不就光溜溜的面對這三十多名女生了嗎?女學生聽到台上的講師如是說,開始低聲的議論紛紛起來。

「各位同學,有問題請舉手發問,這樣竊竊私語對我、對台上這位活體……呃,我是說陳先生,很不禮貌的。」說完,她繼續看著我,似乎在等著我的下一步似的。我只好硬著頭皮脫下了那塊縫著袖子的布,美女講師接過去後,同學們的目光便全部集中在裸體杵在講台前的我。

「是的,在各位面前呈現的是一位男體,各位此時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男生與各位自己的身體最大的不同之處,就是胸前少了乳房,取代的是較為厚實的肌肉。而下體呢……」講師示意我舉起遮住陰部的雙手:「我們可以看到,男性的下體構造分別是陰莖以及陰囊。」

這是我第一次在女生面前裸露,而且竟然一次在三十多位女生前!

「雖然各位畢業以後會有很多機會見到男體的,不管是男病患也好,還是各位的男朋友也好,但是那都不像今天,可以讓各位認識男性的各部份。好的,各位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一位同學舉起了手。

「嗯,王同學請說。」

「我想請問,這男女生怎樣進行性愛?」

「很好的問題,雖然不是今天男體解剖的課程之一,我還是跟各位解釋一下好了,男生的性器官,也就是陰莖,插入女生的陰道中即為性愛。」

「可是這軟趴趴的陰莖,怎麼可能插入女生的陰道中啊?」發言者又是剛剛舉手的王同學,略顯狡獪的眼神此時正看著我。

「是的,今天因為是陳先生第一次示範活體,所以有些緊張。正常的男生受刺激後,陰莖會因為充血而勃起,當勃起後就能插入女生身體裡了。」

「老師,能否請活體……我是說請陳先生示範一下勃起?」發言的依舊是王同學。

「此時要陳先生自然勃起,我想應該是不可能的,那我給他一些刺激好了。各位要審慎地面對今天的活體解剖課程,別以為是色情的示範。」說著,講師回過身來面向我,對我點了點頭之後,用手觸碰著我的陰莖。

「各位同學,大家可以稍微靠近些,觀察今天活體陰莖的變化。」

此時講師將我陰莖握著,台下的同學也都紛紛靠近,似乎看著很有趣的小動物似的。而我的陰莖原本因為緊張而縮著,沒想到在三十多位小女生的圍觀以及漂亮女講師的觸摸之下,竟然漸漸地有了反應,慢慢地勃起。

「哇!真的硬了耶!」

就在女講師的撫弄下,陰莖由緊縮而勃起。

「各位同學,這就是處於興奮期的男性陰莖。」

「老師,我們可以觸摸一下嗎?」發問的又是王同學。

「好的,今天本來就希望各位同學藉由不同的感覺,徹底地來瞭解男體的各部份構造,現在就依造座位順序,觸摸時記得動作要輕,男性陰莖有時候也是很脆弱的。」

女生們很整齊的排著隊,站在我面前等著摸我的陰莖,原來這就是教學模特兒的工作。

此時老師放開了剛剛握住我陰莖的手:「那各位就開始輪著撫摸一下男性的陰莖以及陰囊。」

第一位同學緩緩地伸出右手,用手指碰觸了一下陰莖後隨即縮回,惹得其他排在後頭的同學哄堂大笑。第二位就是剛剛問題很多的王同學,她毫不猶豫的伸出手來握著我的陰莖,還稍微前後套動了幾下,這動作像極了我打手槍的動作,只是這隻手不是我的手,而是一位年紀極輕、面貌也長得不錯的年輕女孩的手。

「老師,妳剛剛說可以藉由觸覺、嗅覺來體驗男身,我可以聞一下男生的陰莖嗎?」

「嗯,好吧,但是記得要小心。」

王同學擡起頭,用狡獪的眼神看了我一下後,隨即低頭下去聞我的陰莖。

「老師,男體沒什麼味道耶,不知道嚐起來如何?」不等老師回答,王同學竟然將嘴含住我的陰莖,含了兩下後隨即溜下台去。本帖隱藏的內容

接著的同學,有的是害羞的觸摸一下,有的也是會如王同學般握著整根陰莖稍稍套弄,更有較大膽者也會低頭去聞,可卻不再有人如王同學般敢張口含入我的陰莖了。

終於,全班三十幾位女生輪流玩弄過我的陰莖了,此時陰莖因為受到極大的刺激,勃起至極,不但青筋環繞,龜頭前端甚至稍稍分泌出前列腺液,濕濕的。

「老師,那剛剛您說男女生做愛,能示範一下嗎?」發問者還是剛剛的王同學。

「這……至於男女的做愛,課堂上老師就不方便真人示範了。假設這是女人的陰道,」說著講師圈起了左手:「男生的陰莖就是這樣插進來的。」講師將圈起的左手靠近我的陰莖,開始前後套弄:「不過通常做愛都是男生主動,在插入女生陰道後進行著前前後後的活塞動作。」

「那老師可以請陳先生示範一下,假裝跟老師做愛……我是說跟老師的手做愛,給我們看一下嗎?」

女講師看了我一下,點頭示意我示範。天啊!這女講師難道不知道我除了打過幾次手槍外,其實是個大處男嗎?沒辦法,我只好照著腦袋中A片的情節,對著女講師的手抽送著……唉!沒想到處男的我第一次,竟然是這樣沒情調,在三十多位女學生面前公然地跟一位貌美女講師的左手做愛。

「各位同學,這就是做愛了,只是真實的做愛並非跟女生的手做,而是插入陰道。還有其它問題嗎?」

「老師,那男生怎樣射精?」終於,不再是王同學發問了,可是這問題卻是更加勁爆。

「嗯,當男生的陰莖在女生陰道裡進行著活塞運動,經過一段時間的前後抽送動作,最後男生會達到高潮,也就是射精。」

「可以示範給我們看嗎?」

「這……做愛的實際情形跟老師用手圍成的圈圈不同,很難示範的。」老師有點為難的答道。

「那可以請自願的同學上台示範啊!」王同學再度發難。

「這樣示範雖然可能造成各位同學有色情的遐想,不過色情跟教學本來就只一線之隔。那好吧,有哪位同學願意上台示範的?」

台下你看我、我看你的,突然鴉雀無聲。

「老師,我願意!」沒想到舉手的竟然也是王同學。

「那好吧,王同學,就請妳上台來跟我們的男體示範做愛嚕!」

接著,王同學走上台來,她那獨特的狡獪眼神似乎又出現了一下後,取而代之的是緊張又帶點些羞怯的表情。

「王同學,那就請妳脫下衣服為其他同學作示範吧!」

王同學毫不扭捏地脫下了學生制服、長裙,露出整套純白色學生型內衣褲,接著見她脫下了胸罩、三角褲,約B罩杯的胸部跳了出來,乳頭是淡淡的褐色,下體陰毛稀疏卻整齊的長在恥丘上,很是性感。

「各位同學,王同學雖然跟各位一樣是女生,但是各位未必對自己的身體十分瞭解,我趁王同學示範之前稍稍講解一下女體各部份。」

講師請王同學坐上講台,將雙腿呈M字型放上講桌,此時陰部整個暴露在其他同學前。老師開始細心的向同學們作講解:「各位,這裡就是大陰唇,而這是女生的小陰唇、陰蒂,小陰唇裡頭有個較小的洞口,這裡是尿道,很多第一次性交的男女往往會誤闖尿道,造成女生極度的不舒服。」

王同學展示著她的陰部,紅著臉回頭看了我一下,隨即轉過頭去。

「接著看,尿道口底下有個較大的孔,這裡就是陰道,靠近陰道口有層薄膜就是俗稱的處女膜。咦?王同學,妳的處女膜還很完整耶,妳真的願意做這次教學示範?」

「老師,沒關係,我願意。」

「嗯,既然當事者沒意見,那請陳先生過來吧!」

我走到講台前,有點不知所措的杵著,但是眼光卻被王同學的陰部給吸引,淡褐色的陰唇泛著一點潮,極為漂亮,我勃起的陰莖不禁點著頭。

講師推我靠近王同學,將我的龜頭對著她的陰道口:「各位同學可以靠近一些,以不乾擾到台上的兩位為原則,自己找可以看清楚的位置。」

同學們馬上如看秀般的圍上講台,一切就位後,講師手抓著我的陰莖,準備示範這課春宮秀。

「老師,做愛就是這樣男生直接插入喔?」王同學再度發問。

「一般來說,做愛前還有前戲,前戲有愛撫、口交等,口交剛剛妳已經為同學們示範過了。」

王同學伸了伸舌頭,極是俏皮可愛。

「那我就為各位示範一下對男生的愛撫嚕!」講師說完,握著我的陰莖前後微微的套弄著……雖然在三十多位女生眼前被如此撫弄有些不自在,可真的很舒服,不禁令我閉起了眼享受。

此時感到講師的手稍微施力捏了我的陰莖一下,我才趕緊再睜開眼來。「那接著示範男生對女生的愛撫以及口交。」講師示意我低頭,於是我低下頭去面向著王同學的陰部。

「男生用舌頭舔女性的陰蒂、陰唇則稱之為口交。」講師說完點了點頭,於是我舔了舔王同學的陰唇,此時王同學如觸電般全身震了一下。

「由於時間有限,口交我們只稍稍示範一下,接著各位看男生如何與女生做愛。」講師說完又對我點了下頭。

我挺起勃起的陰莖,慢慢靠近王同學已經很潮濕的陰道,緩緩地、慢慢地插入,直到整根陰莖沒入陰道為止。此時女講師示意我暫停:「是的,剛剛示範的動作就是做愛。各位還有什麼問題嗎?」

「老師,可以看整套做愛的過程嗎?」發問者竟然還是躺在講桌上已經被我陰莖插入的王同學。

「可以,但由於這堂即將下課,我們下一節課再請陳先生以及王同學來為我們示範。」說完,講師對我示意,於是我抽出插進王同學陰道裡的陰莖。

沒想到,經過這近五十分鐘的刺激,就在我抽出陰莖的同時……沒錯,我射精了!就在其他同學的驚呼聲中,我射出了這次未完成的做愛的精,一股腦的全射在王同學的肚皮上。

也許是意想不到吧,女講師突然沒說話,只看著我射在王同學肚皮上的精液許久許久,直到下一位同學發問:「老師,這就是射精嗎?」

「呃,是的,雖然今天的做愛示範並未全方位服務完成,但陳先生大概被各位的刺激影響到,因此在抽出陰莖的同時射精了。這就是精液,沒錯。」

講師用手指將精液撥起:「各位同學,假如這幾滴精液是射在女生陰道裡的話,就有可能讓女生懷孕,所以各位在還沒決定要有小寶寶前,做愛時一定要戴上保險套,才不會在享受性交歡愉的同時搞出人命來。」

王同學看著我,她臉上狡獪的眼神不見了,卻是羞紅的臉龐加上些迷濛的眼神,極是好看,我不禁伸手去抓著她的腳,忘情的想愛撫她,直到女講師輕咳一聲才驚醒。

「時間也差不多了,各位可以輪流來摸一下精液。但是要小心,摸了後要洗手,誰也不敢保證妳摸過精液的手指再去碰觸自己的陰部,這樣會不會懷孕。」

就在全班哄堂的笑聲以及前僕後繼摸我精液中,結束了這荒唐至極的「活體解剖」課。 (二)

下課鈴終於響起,我尷尬的跟著講師走回辦公室。

「第一堂活體解剖課算是結束了,陳先生你還習慣吧?」

習慣?誰會習慣這樣子的職業呀!我只好尷尬的點了點頭。

「離下一堂課還有一點時間。對了,你似乎還沒有過性經驗喔!」

不是吧?被一個美女問這麼尷尬的問題,我除了微微點頭外,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麼。

「那個提問的王同學叫做王怡菁,平常就是這年級最好動、最活潑的,沒想到她也沒有性經驗,陳先生算沒吃虧到了。」

「這……老師,課堂上展示男生裸體……我是指這樣的人體教學,難道學校方面不會反對嗎?」

「其實,剛提出活體解剖教學時,校方某些校董的確大力的反對,甚至有人說簡直是驚世駭俗之舉。但是呢,美術系學生不也是有人體素描嗎?經過我極力爭取之下,校方才答應先試辦一週,成效良好的話再說。不過經過這頭一堂課的經驗,我很有信心讓這另類教學成為課堂一部份。」

「對了,倒是陳先生怎會願意來當活體解剖的教材?」接著她又問道。

「哈,老實說,我才剛退伍,想說先找份工資好的工作,打工賺飽旅費後就去環島的。」

「原來如此,不過你還真勇敢,當初面試一堆人,一聽到要在許多女同學面前全裸工作就都打退堂鼓了。」

「這……算是美麗的誤會吧!老師,其實當時聽到日薪三千元後,我就沒仔細聽下去了。」

「嗯,原來是這樣。對了,陳先生,雖然你算是活體教學的教材,但是這期間要是有身體還是心理方面的問題,也可以提出來與我討論,也許對於教學會有所幫助。」

「嗯。」

接著上課鈴響了起來,「上課了,我們走吧!」老師說。

跟著老師來到了剛剛那間休息室,同樣的經過簡單介紹,我又全裸在教室,再度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三十幾個俏齡女學生面前。

「那,對於男性身體,各位同學有問題嗎?」

「老師,」提問者是個戴著眼鏡、紮著馬尾的女生,只見她推了推眼鏡說:「男女生性器官最大的不同就是陰……呃,陰莖與陰道?」

「是的。」

「那……」眼鏡女學生指著我勃起的陰莖繼續問:「這麼大的陰莖真的能塞入女生陰道裡嗎?」

沒錯,經過第一堂課的洗禮之後,陰莖竟然不自覺的在我脫下病患服、全裸面對全班學生後勃起。我發誓,這時候的我腦筋其實是一片空白,至於勃起喔,大概是出於自然反應吧!

「沒錯,有如各位同學所見,我們請來的活體陳先生由於他健康狀態良好,面對著這麼多的女生,勃起是一種自然的反應。而如林同學所問,假如是一條軟趴趴的陰莖,那要怎樣去塞進女生的陰道裡性交呢?還有其它問題嗎?」

「老師,那我們可以觸……觸摸一下陰……陰莖嗎?」

「當然,學校之所以安排這樣的活體解剖,就是希望各位藉由視覺、觸覺甚至是嗅覺來瞭解醫學上的知識,其中當然也包含男性身體嚕!那各位同學依著座位順序來到講台前面,輕輕觸摸一下活體的陰莖以及陰囊吧!」

接著,如上一堂課般,學生們嘰嘰喳喳的排著隊,摸著我的陰莖和陰囊,不同的是,上一節課的學生似乎較活潑,相形之下這一節的學生顯得死板多了,甚至還有人拿著尺上前來量並且做筆記咧!

就在學生們輪著觸摸我的陰莖和陰囊,以及講師的講解示範,其中當然免不了整根陰莖在講師手上把玩……我是說示範教學。老實說幾度讓我有即將射精的情形,後來都忍了下來。

終於忍耐到下課鈴響了,我跟著老師走回辦公室,不同的是辦公室裡多了個美眉。

「黃老師。」美眉見到老師立即站了起來。原來這位我跟著她上了兩堂課、被她摸了好久的漂亮老師姓黃。

「張小姐妳來了,這位是陳先生,是學校聘來的男性活體。」

「嗯,陳先生你好,以後還請多指教。」美眉伸出了雙手跟我握手。要死了啊,沒看到我全裸的只穿著一件有袖子的布嗎?伸手跟妳握手不就穿幫了!

「陳先生,張小姐是學校聘來的女性活體,我原本就計劃課堂上有著兩性的活體示範,因為張小姐臨時有事,所以晚到了兩堂課。」

「呃,妳好,張小姐。」我尷尬的回道。

同樣的,黃老師從抽屜裡拿出一套粉紅色的病患服,遞給了張小姐:「走廊盡頭有更衣室,那就請妳去換上衣服吧!」

「嗯,好的。」

沒多久,張小姐換好衣服進來了。

「張小姐,妳有將內褲脫掉吧?」

「嗯,有的。」

原來,除了我之外還有一位美眉。此時我眼角偷瞄一下只穿著那塊布的她,沒想到卻與美眉的眼神撞在一塊,頓時間氣氛又尷尬了起來。

上課鈴聲再度響起,「兩位,那我們上課去嚕!」老師喊道。

「嗯。」我與張美眉異口同聲的應著,接著再度進到剛剛的休息室。

「張先生,」在休息室裡頭,美眉在黃老師介紹時跟我說話:「這教學會不會很……很恐怖呀?」

「妳沒有經驗?」

「也不算沒有啦,以前曾當過大學美術系的人體模特兒。」

「喔,我是沒當過人體模特兒啦,不過我想應該差不多吧!」

「嗯,這樣我就放心了。」

嘿嘿,沒想到在張美眉面前我成了老鳥了。

「那接著我們請活體解剖的人模張小姐以及陳先生進來。」

我禮貌的讓張小姐先進教室,沒想到一進教室,張小姐就大方的脫下了病患服,讓才剛當上老鳥的我一下子打回菜鳥般,慌張的也跟著脫下。

「大家都能清楚看見男女性身體的差異:女生雙乳隆起,男生胸肌紮實;女生腰肢纖細,男性卻很粗壯。也能很明顯的看到男性外露的陰莖與陰囊,而女性的性器官卻隱藏著。」

接著老師示意張小姐坐在講台上,當張小姐張開雙腿露出陰部時,我卻隱約的在腦裡浮現出王同學的身影。

「各位同學可以看到,女性的性器官由大陰唇包覆著,接著是小陰唇。」

「老師,小陰唇是不是會有顏色上的差異?」發問的是一位短髮的俐落的女生。

「沒錯,大家可以見到活體的小陰唇呈現著淡褐色,也有人的小陰唇是咖啡色,甚至是深咖啡色的都有。」

「老師,那是不是顏色越深,表示性經驗越多呢?」

「嗯,其實並沒有醫學文獻證明小陰唇的顏色與性交的次數有著絕對關係。同學們回家可以藉著照鏡子來觀察自己的小陰唇,性經驗的多寡自己最清楚,大家可以看看是不是與顏色的深淺成正比。各位對於小陰唇部份還有問題嗎?」

台下一片靜默,鴉雀無聲。

「好的,那繼續。各位可以看到小陰唇的上端有個凸起處,這就是女性生殖器上最敏感的陰蒂。」

「老師,那自慰是不是就是揉著陰蒂呢?」

「是的,有些同學或許已有自慰的經驗,其實這也不是不好的習慣,只是別因此耽誤功課或者影響正常作息。而自慰呢,有的人會揉陰蒂達到高潮,也有會以柱狀物,例如小黃瓜還是坊間購買的假陽具,插入陰道內而達到高潮。」

「老師,那假陽具跟男生的陰莖很像嗎?」

隨著同學的發問,大家不約而同地將目光由張小姐轉移到我身上。剛剛看著黃老師講解,以及張小姐的陰部,陰莖竟然早已勃起,雖然已經有過兩堂課的經驗,同學們還是嚇了一跳。

「所謂的假陽具,當然也有仿男性陰莖的樣子製作的,不過也有單純圓柱體的自慰棒,未必都是陽具形狀。」

「那揉陰蒂較容易高潮,還是以按摩棒插入陰道呢?」

「這點我想也是因人而異吧,就像小陰唇顏色深淺一樣,怎樣容易高潮就需各位同學自己去體會嚕!呃……老師的意思不是要各位去自慰啦,總之個人感覺不同就是了。」

「接著看到陰蒂底下有個小孔嗎?這是女性的尿道。有些沒經驗的男女在性交時很容易將尿道當成陰道,造成男性在前後做活塞動作時,女性會很不舒服,嚴重時甚至會有撕裂傷。」

「老師,那要怎樣才知道有沒有錯?」

「嗯,用感覺吧!雖然女性在前幾次性交接受男性陽具插入時同樣會感到不舒服,但是感覺跟插入尿道會有明顯的不同。」

「老師,那陰莖有長短之分嗎?」

「男性部份雖然等下就會講解,但是如同女性陰唇顏色般,男性當然會有長短甚至顏色的差別。」

「那老師,今天的活體算長嗎?」

「一般男性陰莖在勃起時有九公分以上就不算短了。」

聽到這,我不禁低頭看著自己勃起的陰莖,雖不曾量過,還好目測之下應該超過九公分。哈,別笑我幹嘛在意這長短,同樣是男性的您願意英雄器短嗎?

「接著大家看到,尿道口底下就是陰道了,它的擴展性超乎你我的想像,孩子也是從這個小洞分娩出來的。」

「老師,那生過孩子後,陰道會很鬆弛,讓男朋友……我是說老公很沒感覺嗎?」

「嗯,陰道的擴展性雖然很大,同樣的它恢復性也很強,生過孩子只要配合著做復原體操,通常男性很不容易會由做愛發覺到陰道變鬆弛了。那各位對於女性還有問題嗎?好,接著介紹男性。」

接著就是男性介紹,然後我又免不了被排著隊的女生糟蹋一番。這班的女生也都很敢摸,有的甚至會當著老師的面問我會不會打手槍、幾天打一次之類的問題,還有的會把陰莖靠近鼻子嗅,有皮一點的甚至會伸舌頭做出舔陰莖的樣子,不過都是做做樣子罷了,沒有像王怡菁般真的給含下去。怪了,這竟是我第二次想起她。

接著又是下課鈴聲,這堂課就在同學們玩我陰莖的戲鬧聲結束了。同樣是女生的張小姐,顯然較不受青睞,張著M字腿杵在講台上一節課。

接著,我與張小姐穿上病人服,跟著黃講師回到辦公室。回程我走在黃張之後,看著張小姐緊緊包覆著病患服的赤裸屁股,陰莖竟一路勃起著不消,這害我進入辦公室後更是尷尬不已,加上短到不行的病患服,根本就掩蓋不住勃起的陰莖。但是儘管如此,黃張二人卻視若無睹般,我想一來是職業道德,再來也是讓我不至感到太難堪吧!

接著上課鈴響,黃講師卻沒起身的打算,她說:「對了,這節是空堂,兩位可以自由活動。書櫃有些書也可以去看,不過都是講人體以及醫學的就是了。」

啊!不是吧?空堂,這豈不意味著我跟張小姐穿這樣單薄的病患服,要與黃講師共渡一小時?看了一下張小姐,她如沒事般起身走去書櫃,拿起一本厚如磚塊的書端詳著,我的眼神不禁盯著她稍稍外露的屁股看著,隱約間似乎能從雙臀間窺見張的陰唇耶!

儘管剛剛課堂上可以很明目張膽的看著張的陰部,可卻是只能勃著陰莖,我是說,可不能當著眾女同學的面打手槍吧!老是這樣勃著其實也挺辛苦的。

接著呢,就是空堂張小姐看書(我則盯著她隱約可見的陰部看,而且發現她動作越來越大,有時甚至坐在我對面還會微微的張開腿),不然就是有課,換一批不同的女學生玩我的陰莖。就這樣,我漸漸地習慣了這樣的生活,甚至會僅穿這樣去福利社買東西,當然是利用空堂走廊沒學生時,偶而遇到零星的女學生,還會被捉狹的喊聲「老師好」咧!

很快地週五到了,週五就是原本約定一週工作的最後一天,九點不到我跟張小姐都進了辦公室,甚至在辦公室裡頭更換衣服(反正去更衣室還不是光不溜丟的出來,不如就近更換),接著看到黃老師很興奮的走進辦公室,當時我跟張小姐正脫得光溜溜的。

「兩位,告訴你們個好消息,原本活體工作只是暫時性的,但是校董見到成效良好,同意撥經費設常態性活體教學了。」

「嗯。」此時我正與張小姐分別穿上病患服,我幫她繫上衣帶,她則幫我理衣領。

「所以要問問兩位,是不是願意繼續留下來擔任我們的活體模特兒,而且日後除了日薪三千之外,還能享受教學醫院免掛號費看病,以及勞健保等福利。」

我與張小姐互望了一下,黃老師便說:「那給兩位空間討論一下好了,上完第一節課再回答我嚕!」

後來,我與張小姐討論之後的結果,當然是向現實低頭囉!我也只好將環島的行動壓後,也許不去也無所謂啦!呵呵。

經過了週休二日,也是在九點前進了黃老師辦公室,我剛脫下內褲時,正好張小姐走了進來,她僅對我說聲早之後也當著我的面脫衣解帶,真懷疑這樣下去我跟張小姐會不會對異性失卻興趣,但是接下來發生的事來卻證明我錯了。

話說聘請我與張小姐的畢竟是所護校,雖然有附屬教學醫院,不過由於病患讓準護士們實習終究不妥,於是護理系主任也就是黃老師,遂提出了請活體的想法。這活體模特兒當然不是只有提供身體讓小女生們摸摸看看就算了,接著的課程更是準護士們該做的一切,與其稱呼我跟張小姐是模特兒,還不如說是職業病患來得恰當。

第二週的第一堂課上課鈴響,黃老師領著我跟張小姐進入課堂,不同的是課堂上多了兩張病床,我跟張小姐進入教室的脫光衣服動作也被黃阻止。

「各位同學,今天跟各位講解的是,如何幫麻醉後或者癱瘓的病患擦身,先請兩位活體上病床。」

原來多的兩張病床是這樣的用途。我跟張小姐分別上了床,呃……不同的床啦(別想歪),短到不行的病患服果然又出賣了我的陰莖,整根陰莖外露,不知道張小姐是否同樣是整個陰部外露?真想也在女學生座位上當觀眾就好。想到此節,陰莖又整個勃起,果然是年輕氣盛的身體。

「接著由老師先示範,該如何擦拭病患的身體。」黃老師走近我這床,將我稍稍推向一側,我以為她要我起身而正要動作,卻又被她壓下床。對了,都忘了現在我可是癱瘓的角色,於是我又大辣辣的躺了下來,全身放鬆的將身體交給黃老師以及台下三十多位女生。

接著,黃拉開我繫好的衣帶,脫下我的病人袍,我又再度全裸面對女學生。老師拿起濕毛巾開始擦拭著我全身,乖乖,記得小時候媽媽也曾這樣擦過我,只是當時還小,不像現在整個陰莖勃起著,怪難受卻也怪舒服的。

就當黃老師擦拭到我勃起的陰莖時,竟然用一手抓著它,另一手持毛巾,在陰莖週圍以及陰囊都仔細的擦拭著。台下女生們也都看得很仔細,我好像成了秀場的主角似的,享受著黃老師纖纖玉手以及眾小女生目光的愛撫。

「同學們要注意,男性器官雖然不像女生是隱藏在腹腔裡,儘管較不易藏汙納垢,但是為病患擦拭時也要注意這部份的清潔,尤其龜頭四週以及陰莖四週,甚至是陰囊,都應該仔細擦拭以避免異味產生,導致病患不適就是不盡責的白衣天使。」

接著黃老師示範幫女性擦拭,然後就分組讓女學生們實習。

「老師,這時候病患的生理現象……我是說病患勃起了,該幫他處理嗎?」此時身邊響起了熟悉的聲音。對了,是王怡菁同學,都幾乎忘了來護校的第一堂課,甚至第一次插進的女體就是她。

「嗯,王同學發現問題了。遇到病患的勃起現象,要視乎當時狀況,假如接著要幫病患除去陰毛,那就可以不用管他勃起,勃起反而對於除毛更為方便;但是假如接著要進手術房,那可能就要幫病患做排除動作了。」

「老師,什麼是排除動作?」

「嗯,為了方便接著的手術,就必須幫病患排除勃起。此時的病患通常不方便或是不可能自己來,所以護士的工作也包含此項,說白點就是幫病患自慰,男生則是稱這為打手槍。」

『啊,要幫我打手槍嗎?』內心竟有此想法。

「老師,那我們這組可以試著練習排除動作嗎?」

「可以,既然病患都勃起了。」說著,黃老師面對我笑了一下,那表情好像在說「又便宜你了」似的。

「王同學,需要老師先示範一下嗎?」

「沒關係。」

「那好,妳們那組就由妳先操作,最好每個組員都能實際操作過。」

接著的情形活像演春宮戲般,十來個女生圍著躺在病床上光溜溜的我,幫我打著手槍,而且還輪著打咧!

老實說,我也不是沒有自己打過手槍,可自己來不是躲在廁所裡就是面對著電腦螢幕上的裸女,這樣面對著十多位少女而挨打的場面,實在是空前而不絕後(因為幻想著後頭還有別班要實習),那刺激的場面,讓我經過一輪,也就是十多位女生輪番上陣後,就有想射精的感覺了。

果然,當陰莖再度交棒回王怡菁同學的手裡時,我在她手上射出了精液,熱滾滾的精液射在她的手上,王先是愣了一下,隨即舉手:「老師,射精了!他射精了!」如小女生初獲芭比娃娃般,怡菁竟大喊著。

此時我雖然是爽爆了,卻也同時糗斃了。啊,竟然在護校第二次射精在王女的身上,差別在第一次是射在她肚皮上而已。

「嗯,接著你們那組要將精液以及其餘未擦拭部份擦拭乾淨,然後與女病患那組交換擦拭。」

是看錯了嗎?我彷彿見到王怡菁狡獪的眼神再度出現,雖然只一下下,卻很肯定。

剛射精後軟趴趴的陰莖,在王女以及其他同學的玩弄下,又稍稍的恢復元氣而勃起,這勃起卻也換來了另外一組女生的排除實習。啊,好久沒在這短時間內享受著連續手槍的快感,只是……挨女生打還真是頭一遭咧!(三)

週五近放學的時候,我跟張小姐正在換衣服時,黃老師走了進來:「明天就是週末假日了,但是有個任務,不知道兩位有沒有空?」

「任務?」

「是啊!是這樣的啦,我在這所學校推廣的活體教學,竟然在其他學校也都耳聞,大家都很想效仿,但是一來敢當男模的男生不多,再則畢竟擔心男生在校會不會威脅到女生的安全。」

「嗯。」

「所以啊,幾個學姊想到不如由陳先生以及張小姐兩位利用明天示範一下活體教學給他們看,席間學姊會拍照,將資訊帶回去給各校。」

「嗯,我是沒意見啦!」我回道。

「那張小姐呢?」

「不行耶!跟朋友約好了要去鄉下。」

「男朋友嗎?沒關係,女生部份我來想法子。那陳先生明天就麻煩你了。」

週六早上八點五十分,到了黃老師辦公室後我即脫下全身衣物,並換上了病患服,此時突然有雙手幫我繫上衣帶,擡眼一看竟然是王同學(怡菁)。

「王同學?妳……」正當我納悶著王同學此時怎麼會出現時,黃老師也走進辦公室:「陳先生,因為張小姐今天有事情,我就想到不如請學生來幫個忙,剛好怡菁在第一堂課時跟陳先生配合過,所以就請她幫忙,沒想到她也願意。」

第一堂課跟怡菁配合,根本就是在課堂上做半套愛嘛!此時怡菁已經脫下全身衣服,她玲瓏的嬌軀看得我不自禁的又勃起。話說經過這兩週課程,我也已經習慣在人前勃起,甚至射精了。

怡菁換好了衣服後,我們跟著黃老師進入再熟悉不過的健康教室,隱隱感到氣氛與平時不同,除了配合習慣的張小姐沒來,取代的竟是王同學外,再則就是教室裡並非護校同學,而是黃老師的學姊。

當我跟怡菁進了教室後,教室中的人並沒有想像多,僅是黃老師跟其他四位女的。以年紀來看,雖然看得出是黃的學姊,卻還是很年輕,不同的是,教室前的講台撤走了,取代的是一張體操長軟墊,以及一些攝影燈光,還有攝影師。

「陳先生,今天原本是要示範活體解剖給學姊看的,但是因為我跟學姊合組的工作室嘗試改革一下現行的健康教育課本,所以想請你們拍一些關於健教的照片,當然啦,一切還需要送教育局審核後才能出版。不知道陳先生可以嗎?」

我看了一下怡菁,她似乎事前已經知情似的,雙頰上紅粉粉的,雖然沒其它表情卻很是好看。想到接下來能跟她一起工作,因此我沒多想就答應了。

「謝謝,那請兩位脫下病患服就位了。」

我跟怡菁雙雙脫下了病患服,赤裸裸的兩人站上了體操軟墊,等著黃老師指示下一步動作,沒想到接著黃老師說:「我們先拍一些性愛姿勢的照片,當然不用真的做愛,我們只是拍攝照片而不是拍影片,但是為求照片清晰進而達到教育的目的,兩位的性器官接觸是免不了的,還好陳先生與王同學也配合過,這方面應該不是什麼大問題。」

「那,我們先來拍攝口交動作,請王同學幫張先生口交。」

沒想到,原本以為週六加班所進行的應該與這兩週課程雷同,結果竟然一開始就如此勁爆,拍女生幫我口交的動作。現在的學生到底是在上健康教育課程,還是A片觀摩課程呀?

只見黃老師引導著我躺在軟墊上,接著,引導著怡菁(王同學)跪坐在我胯前,雙手端起我的陰莖就朝嘴裡送。雖然說第一堂課就被她含過兩下,畢竟時間短,只有幻想的感覺,而並非真的有啥身體上的感覺,但是今天在這相同的教室中,在五位女性以及女攝影師面前,能再度享受怡菁的嫩嘴伺候,真的是我想像不到的事。

雖然說只是拍照做做樣子,但怡菁依舊很努力地將我勃起的陰莖塞進嘴裡,並認真的口交著,當攝影師取好幾個角度後,她才吐出陰莖,等後著黃老師下一步指示。

「嗯,王同學表現得很好,接著請陳先生幫女生口交。」

接著只見怡菁躺下軟墊,將兩條粉腿M字大開後看著我,我愣了幾秒鐘後,爬到她雙腿間跪坐著,然後低頭品著她的陰唇。是的,就在六個女生面前,我裸體品嚐著美眉的陰唇,有著淡褐色、飽滿誘人的性感之唇。不知道是因為我忘情地舔舐著還是怎的,怡菁竟然呻吟了起來,然就在攝影師取好鏡頭後,她紅著臉龐看著我,等候黃老師的下一步動作。

接著黃老師跟其他四位學姊低聲討論後,走了過來:「兩位表現得不錯,接著要進行實際做愛的拍攝,兩位把性器官插入即可,無需前後抽動。那先請王同學躺下,陳先生以傳統姿勢趴在王同學身上,以傳統姿勢插入,攝影師拍好後就可以起來了。」

於是怡菁再度躺在軟墊上,再度將粉腿大開,再度露出性感誘人的陰穴,我則立刻撲上,將勃硬到不行的陰莖插進她粉穴中。原本說只要插進後取景即可,我卻忘情地前後抽動了起來,在教室裡以及六個女人面前真正的性交。

有觀眾的做愛,的確更有刺激感,上一回跟怡菁示範著做愛,即使我只插入沒動,就在老師講解後抽出陰莖時射精在怡菁肚皮上,沒想到這次也沒能持續多久,就在攝影師拍好鏡頭後,我只抽動了幾下即射精在怡菁陰道中(中出?)。怡菁大概也感覺到我射精了,竟然緊緊地抱著我,看得在場的六位女性(五個老師以及一個女攝影師)吒舌不已。

直到過了好一會後,黃老師才回過神來:「那兩位先休息一下好了,剩下的我們稍晚再繼續。」

事到如今不休息行嗎?我都射精了,原本勃起的陰莖也軟趴趴了,一行人只好休息嚕!

此時老師們走出教室去,攝影師跑去準備室,大概是去準備器材吧!教室裡獨留我跟怡菁,全身赤裸裸的兩人不知道接下來將拍攝怎樣的內容,也不管黃老師會繼續出怎樣的難題,此時,我竟然伸出手摟著怡菁,她也靠坐在我身邊,除了突兀的教室景色外,其餘皆像極了剛剛在旅館享受性愛的情侶,只剩下幸福,滿滿的幸福,其它的就先拋諸腦後囉!

相關文章:
美麗嬌妻愛3P
淫妻愛好的我爲老婆找單男活動記錄
校花的第一次
開苞大會
我被哥哥強暴
一男駕多女
與一位伴遊女學生的真實故事
我和虹的最完美性愛
幹了我老婆的好友
人妻主播
熱門小說:
滿漢全席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