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起麗秀阿姨的慾火

記的那是十幾年前的事,那時我才十八歲,父母剛出國,而我才上高中。為了上學我只有寄宿在媽媽的好友麗秀阿姨家,阿姨對我很好像親兒子一樣,而阿姨的兒子也去了國外,所以我就叫阿姨為乾媽。乾媽有一米六多的個子,有點豐滿,主要是皮膚很好,膚色很白,雖然現年也有四十多歲了,但皮膚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形,十足的女人味,長的也好看,一看就像是貴夫人的樣子。而他的老公也出了國(他的老公很難看,我心想幹媽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我好為她心痛。所以家中都是我們兩個人,乾媽對我的照顧也是更加細心了。因為這樣乾媽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一個女人。

自從住進乾媽家,就被乾媽成熟美麗的外表深深吸引了,當然那時我還是處男,從沒想過能和乾媽發生什麼。不過那個年齡的我對性也是最想瞭解的時候,因為我有開始手淫,知道手淫很舒服。而手淫的對象當然是乾媽了,每天都想著和乾媽為我手淫。雖然我喜歡乾媽,但我還是比較怕她,因為她對我好,但也不怎麼說話。後來我們的關係改變了。

記得是冬天裡很冷的一天,我放學回到家,感覺頭很痛,渾身無力。我都要暈倒的樣子我就對乾媽說: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生病了。乾媽用手放在了我的臉上一摸。

她說::「你的臉好熱,小安你難嗎?」

我迷迷糊糊的問答:「頭好痛」。

乾媽馬上去拿體溫計,量過後一看我是發高燒,而且有39度半。看樣子乾媽好心疼我,我好緊張。她讓我進了她的房間,幫我穿去外衣和褲子。吩咐我趕快躺上床不要動,拿來了好大的被子為我蓋上。之後拿來了退燒藥和開水扶起我讓我靠在她的胸前餵我吃藥。我頭靠在了乾媽的奶子上,感覺好軟好大,好舒服。

這我還是第一次和乾媽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乾媽好香啊。這是一種有著很吸引人的成熟女人的香味。當乾媽餵我吃了藥要離去時,我還陶醉在這溫柔的女人香中。這時我用手樓住了乾媽的身體,把頭就往她的一對大胸中鑽。哭泣著說:「乾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要死了」乾媽一看我哭了:「小安沒事的,你吃過藥了,只要乖乖的睡一覺沒會沒事的」。我還是用可憐的眼神看著乾媽手還不放開,緊緊的摟抱著她。

「小安乖,乾媽去做吃的給你,你先睡一下,等下乾媽就來陪你」

我不情願的放開了她,鑽進了被子中。

不知過了多久乾媽叫醒了我,我看到她做了麵條。

也許是真的餓了,我一下就吃完了。吃過後頭也不怎麼痛了,乾媽看著我吃了麵條,再摸了摸我的頭,感覺到沒有剛才那麼熱了。臉上也失去了剛才那種緊張感。

然後對我說:「小安,乾媽去把碗洗了就進來陪你好嗎」

我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乾媽就進來了。因為當時沒有空調和取暖的東西,乾媽就脫了衣服躺在了我的身邊抱著我輕輕的摸著我的頭。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但不是睡的很熟。

我剛才說過其實我那時已經會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但乾媽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可能因為沒有發洩吧,所以晚上就開始做性夢,夢見自己抱著乾媽,而且正是乾媽(其實當時半夢半醒的,還拉著乾媽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所以老是幻想幹媽撫摩我,那時對作愛還沒有什麼概念,最刺激的就是這個了)當時一下字就射了,人也猛的醒過來,發現自己正抱著乾媽,手正抓著乾媽的乳房,當時我窘迫極了,又怕乾媽罵我,但當時她沒有說什麼。也許因為我生病了吧,她很小心的讓我把褲子脫掉,因為她知道我當時全濕了,而且又發燒著,粘粘的,所以我就脫了,露出我那已經疲軟的男根,她還問我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說我早就這樣了就說是,她就用我的內褲幫我擦下面,當時只覺得她的手軟軟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來了,她覺察到了,想把手拿開,我當時不知那來的勇氣,也許是因為她態度很好縱容了我吧,我抓著她的手不讓拿開,就那麼樣抓著我的男根搓弄著,我那時的力氣已經比乾媽大了。她掙了兩下就掙不動了,只是小聲的念叨了幾聲,因為我一用力被子就會拉開,怕我再凍著,正因為我的生病讓我越來越放縱。之後她就讓我不要動,算是答應了,那時侯的感覺真是很興奮了,因為是和乾媽,我心中的女神。

她用我的秋褲在我下面墊著,然後用手在我的男根上來回的動,她還問我是不是這樣動的,雖然動作不是很熟練,但我已經很享受了。我越來越興奮,就用手摸她身體,她不讓我摸,我只能在她胸前和小腹上移動雙手,後來我的右手還是摸進她的褲子,摸進了她的下面了,我記得很清楚她也當時有些興奮,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時,我的手在她下面動的很快,她手上的動作也很快,好像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臉上了,射了後她還幫我擦拭。這次沒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我也流了好多的汗。

但在臨晨時我又醒了,發現頭也不再痛了,而且還很精神。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動了,乾媽還是在睡著,我就摸她,膽子也很大了起來,一手摸進她的胸前,揪住了她的右邊的乳房,觸手之處,儘是柔軟的肉團;一手直接就伸進她的內褲裡面,摸到一手的柔軟和細密的毛髮。

她醒過來,也只是象徵性掙扎了一下就讓我摸了,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體,衝動的好像要裂開了,她也用手幫我,手指搓著我的男根,我們互相撫摩著對方的身體,她的乳房很豐滿,很柔軟,下面毛髮很密,而且也濕了,我一手的潮濕。我那時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麼回事,手只是亂動,在她下面亂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體會抖動一下,這次她的手上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著膽子把她褲子拉到了膝蓋上,兩手從後面抱著她,努力扒開她的兩腿,一手還捂著她下面,當時憑本能想靠近她,進入她體內,但她很堅決的不讓,我就頂在她兩腿之間柔軟潮濕的地方,任乾媽擺佈,她身體扭動著,那裡很柔軟而且濕潤,我頂住她那裡,又對著她那裡射了很多,射的她一片狼籍不堪。

從那一天後,我常常要和乾媽一起睡,乾媽又纏不過我,也只在星期六讓我和她睡,平時都要我一個人睡。每個星期六乾媽都會幫我摸,讓我出精,從不讓我更進一步做別的了,我看的出,我知道她每次給我手淫後都是臉通紅,而她是很難受的。她平時又沒有男人交歡,她也是一個人,而正是40多歲所說的女人對性最需要的時期。也許她不想讓我們這對乾母子做出傷風敗俗的事吧。

那又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乾媽又幫我手淫出了精之後,我就褲子都不穿就睡了。我也就摟著她睡了,但睡到半夜時。我感覺聽到有點聲音,而且床也在輕輕的搖動。便俏俏的睜開了眼睛。一看乾媽把手放進內衣中,(也許有我睡在邊上,不敢脫光衣服和內褲)一隻手在摸著大奶子,一隻手在摸著自己的下體。發出一點點呻吟聲。

我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怕被乾媽發現,就沒的看了。看到這我的雞巴一下變的好大,也許被乾媽看到了,我繼續裝睡。這時發生的一切真的讓我不敢想像,也許她真的認為我睡死死的,又看到了我的那條大雞巴。深深渴望男人寶貝的她一口把我的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不停的吸吮著,手還不停的套弄起來。乾媽的嘴含著我的寶貝還發出喔--喔--的鼻聲。我的雞巴被乾媽越吸越大,我舒死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下坐了起來,把乾媽壓在了我的身下。

這時乾媽羞愧得滿臉通紅,看著我並矜持著的說道:「哦……小安……不行……你……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喔……喔……我們……是…母…子……………不要……這樣……哦……」雖然乾媽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我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我現在已被慾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只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慾火。他把乾媽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我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佈滿了血絲,一頭趴在乾媽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乾媽被我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我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別的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我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本來她想把我推開,可是我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週身酥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

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使她不忍推開我,希望我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我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最後還是幹了,以後每星期例行幹三次。

記的那是十幾年前的事,那時我才十八歲,父母剛出國,而我才上高中。為了上學我只有寄宿在媽媽的好友麗秀阿姨家,阿姨對我很好像親兒子一樣,而阿姨的兒子也去了國外,所以我就叫阿姨為乾媽。乾媽有一米六多的個子,有點豐滿,主要是皮膚很好,膚色很白,雖然現年也有四十多歲了,但皮膚依然沒有絲毫的變形,十足的女人味,長的也好看,一看就像是貴夫人的樣子。而他的老公也出了國(他的老公很難看,我心想幹媽怎麼會嫁給這樣的男人,我好為她心痛。所以家中都是我們兩個人,乾媽對我的照顧也是更加細心了。因為這樣乾媽成了我一生中的第一個女人。

自從住進乾媽家,就被乾媽成熟美麗的外表深深吸引了,當然那時我還是處男,從沒想過能和乾媽發生什麼。不過那個年齡的我對性也是最想瞭解的時候,因為我有開始手淫,知道手淫很舒服。而手淫的對象當然是乾媽了,每天都想著和乾媽為我手淫。雖然我喜歡乾媽,但我還是比較怕她,因為她對我好,但也不怎麼說話。後來我們的關係改變了。

記得是冬天裡很冷的一天,我放學回到家,感覺頭很痛,渾身無力。我都要暈倒的樣子我就對乾媽說: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生病了。乾媽用手放在了我的臉上一摸。

她說::「你的臉好熱,小安你難嗎?」

我迷迷糊糊的問答:「頭好痛」。

乾媽馬上去拿體溫計,量過後一看我是發高燒,而且有39度半。看樣子乾媽好心疼我,我好緊張。她讓我進了她的房間,幫我穿去外衣和褲子。吩咐我趕快躺上床不要動,拿來了好大的被子為我蓋上。之後拿來了退燒藥和開水扶起我讓我靠在她的胸前餵我吃藥。我頭靠在了乾媽的奶子上,感覺好軟好大,好舒服。

這我還是第一次和乾媽這麼近距離的接觸,乾媽好香啊。這是一種有著很吸引人的成熟女人的香味。當乾媽餵我吃了藥要離去時,我還陶醉在這溫柔的女人香中。這時我用手樓住了乾媽的身體,把頭就往她的一對大胸中鑽。哭泣著說:「乾媽,我好難受,我是不是要死了」乾媽一看我哭了:「小安沒事的,你吃過藥了,只要乖乖的睡一覺沒會沒事的」。我還是用可憐的眼神看著乾媽手還不放開,緊緊的摟抱著她。

「小安乖,乾媽去做吃的給你,你先睡一下,等下乾媽就來陪你」

我不情願的放開了她,鑽進了被子中。

不知過了多久乾媽叫醒了我,我看到她做了麵條。

也許是真的餓了,我一下就吃完了。吃過後頭也不怎麼痛了,乾媽看著我吃了麵條,再摸了摸我的頭,感覺到沒有剛才那麼熱了。臉上也失去了剛才那種緊張感。

然後對我說:「小安,乾媽去把碗洗了就進來陪你好嗎」

我點了點頭。

沒過多久乾媽就進來了。因為當時沒有空調和取暖的東西,乾媽就脫了衣服躺在了我的身邊抱著我輕輕的摸著我的頭。不知不覺就睡著了,但不是睡的很熟。

我剛才說過其實我那時已經會手淫了,而且每天都有,但乾媽在,所以也不敢,就迷迷糊糊的睡了。

可能因為沒有發洩吧,所以晚上就開始做性夢,夢見自己抱著乾媽,而且正是乾媽(其實當時半夢半醒的,還拉著乾媽的手往自己下身摸,所以老是幻想幹媽撫摩我,那時對作愛還沒有什麼概念,最刺激的就是這個了)當時一下字就射了,人也猛的醒過來,發現自己正抱著乾媽,手正抓著乾媽的乳房,當時我窘迫極了,又怕乾媽罵我,但當時她沒有說什麼。也許因為我生病了吧,她很小心的讓我把褲子脫掉,因為她知道我當時全濕了,而且又發燒著,粘粘的,所以我就脫了,露出我那已經疲軟的男根,她還問我這是不是第一次,我不好意思說我早就這樣了就說是,她就用我的內褲幫我擦下面,當時只覺得她的手軟軟的很舒服,所以一下子又挺起來了,她覺察到了,想把手拿開,我當時不知那來的勇氣,也許是因為她態度很好縱容了我吧,我抓著她的手不讓拿開,就那麼樣抓著我的男根搓弄著,我那時的力氣已經比乾媽大了。她掙了兩下就掙不動了,只是小聲的念叨了幾聲,因為我一用力被子就會拉開,怕我再凍著,正因為我的生病讓我越來越放縱。之後她就讓我不要動,算是答應了,那時侯的感覺真是很興奮了,因為是和乾媽,我心中的女神。

她用我的秋褲在我下面墊著,然後用手在我的男根上來回的動,她還問我是不是這樣動的,雖然動作不是很熟練,但我已經很享受了。我越來越興奮,就用手摸她身體,她不讓我摸,我只能在她胸前和小腹上移動雙手,後來我的右手還是摸進她的褲子,摸進了她的下面了,我記得很清楚她也當時有些興奮,呼吸都重了一些,而且在我快射時,我的手在她下面動的很快,她手上的動作也很快,好像豁出去了似的,我射了很多,一直射到她臉上了,射了後她還幫我擦拭。這次沒有勃起了,也有些累就真的睡了。我也流了好多的汗。

但在臨晨時我又醒了,發現頭也不再痛了,而且還很精神。想起昨晚上不禁又蠢蠢欲動了,乾媽還是在睡著,我就摸她,膽子也很大了起來,一手摸進她的胸前,揪住了她的右邊的乳房,觸手之處,儘是柔軟的肉團;一手直接就伸進她的內褲裡面,摸到一手的柔軟和細密的毛髮。

她醒過來,也只是象徵性掙扎了一下就讓我摸了,我那是第一次摸女人的身體,衝動的好像要裂開了,她也用手幫我,手指搓著我的男根,我們互相撫摩著對方的身體,她的乳房很豐滿,很柔軟,下面毛髮很密,而且也濕了,我一手的潮濕。我那時只摸模糊糊的知道是怎麼回事,手只是亂動,在她下面亂摸,摸到她下面敏感的地方,她的身體會抖動一下,這次她的手上很慢,搓的我也很享受,我大著膽子把她褲子拉到了膝蓋上,兩手從後面抱著她,努力扒開她的兩腿,一手還捂著她下面,當時憑本能想靠近她,進入她體內,但她很堅決的不讓,我就頂在她兩腿之間柔軟潮濕的地方,任乾媽擺佈,她身體扭動著,那裡很柔軟而且濕潤,我頂住她那裡,又對著她那裡射了很多,射的她一片狼籍不堪。

從那一天後,我常常要和乾媽一起睡,乾媽又纏不過我,也只在星期六讓我和她睡,平時都要我一個人睡。每個星期六乾媽都會幫我摸,讓我出精,從不讓我更進一步做別的了,我看的出,我知道她每次給我手淫後都是臉通紅,而她是很難受的。她平時又沒有男人交歡,她也是一個人,而正是40多歲所說的女人對性最需要的時期。也許她不想讓我們這對乾母子做出傷風敗俗的事吧。

那又是一個星期六的晚上,乾媽又幫我手淫出了精之後,我就褲子都不穿就睡了。我也就摟著她睡了,但睡到半夜時。我感覺聽到有點聲音,而且床也在輕輕的搖動。便俏俏的睜開了眼睛。一看乾媽把手放進內衣中,(也許有我睡在邊上,不敢脫光衣服和內褲)一隻手在摸著大奶子,一隻手在摸著自己的下體。發出一點點呻吟聲。

我也不敢發出任何聲音,怕被乾媽發現,就沒的看了。看到這我的雞巴一下變的好大,也許被乾媽看到了,我繼續裝睡。這時發生的一切真的讓我不敢想像,也許她真的認為我睡死死的,又看到了我的那條大雞巴。深深渴望男人寶貝的她一口把我的雞巴含進了嘴裡。開始不停的吸吮著,手還不停的套弄起來。乾媽的嘴含著我的寶貝還發出喔--喔--的鼻聲。我的雞巴被乾媽越吸越大,我舒死了。我再也忍不住了。我一下坐了起來,把乾媽壓在了我的身下。

這時乾媽羞愧得滿臉通紅,看著我並矜持著的說道:「哦……小安……不行……你……不能……這樣……你……不可以……這樣……喔……喔……我們……是…母…子……………不要……這樣……哦……」雖然乾媽口中叫著「不能」「不行」「不可以」「不要」,可是她微微的掙扎,抬高了她的嬌軀,卻方便了我解去了她背後乳罩的小鐵勾。我現在已被慾火燒昏了頭,那裡管得了能不能,行不行,腦海中只知道如何去發洩心胸中的慾火。他把乾媽的乳罩脫去,頓時跳加了兩顆如同水梨似的雪白玉乳,在兩顆玉乳上長出了兩朵紅紅的花蕾,花蕾上結了兩粒紅豆似的乳頭,那對粉乳不但豐滿堅挺,又圓又結實,真是可愛又美麗極了。

我見到這對美麗的玉乳,雙眼佈滿了血絲,一頭趴在乾媽的胸前,用嘴猛吻起那對玉乳並用舌尖去舐吸著乳頭.乾媽被我脫去乳罩,那對玉乳整個赤裸裸呈現在我的眼前,她這對寶貝玉乳從未被別的男人這樣赤裸裸的看過,現在整個赤裸裸的讓我在觀賞,把她羞得滿臉通紅,雙眼緊閉.本來她想把我推開,可是我此時卻用嘴去吻吸她的粉乳,用舌尖去舐吻她的乳頭,那種舐吻粉乳及乳頭的快感使她週身酥麻,使她全身顫抖起來,這種感覺給她甜甜

蜜蜜舒舒爽爽,全身像是沒有靈魂似的輕飄飄.使她不忍推開我,希望我再繼續吻著,給予她更好的快感,但她心裡又怕我亂來,可說是又怕又愛,進退兩難之中。

最後還是幹了,以後每星期例行幹三次。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老婆的放縱
美麗的學姊
操了險被輪奸的巨乳老師後,她成為了我的媽媽
真假妻子
美少女情難自禁
騎竹馬,弄青梅
交易(催眠)
騷伯母
媽媽在家被上司上了
熱門小說:
談性說愛-非關姊弟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