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互換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學同學,大學期間我和玉玫曾交往過一段時間,雖然后來因爲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錯的友誼;之后我去美國念書,回國后跟慧雯結婚;慧雯后來將玉玫介紹給她工作的會計師事務所上司國豪認識,兩人進而結婚。我和玉玫對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個會計師,與其事務所合夥會計師文欽同屬一組,是文欽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文欽對這位學妹、同事兼下屬也甚有好感。

文欽先表示出對我妻慧雯的興趣,幾次在事務所獨處時,甚至表示他喜歡慧雯,希望能與我妻有親密接觸;慧雯雖然不討厭他,但因她深愛著我,于是不願與文欽有進一步的接觸。

直到在一次兩家出遊泡湯的旅行中,文欽透過暗示表示希望能換妻做愛,加上我也想和玉玫再續前緣,所以我就半推半就地答應;但兩男人彼此約定好,可以相約做愛,但須戴套,如想在對方妻子體內射精,要先征得她丈夫的同意。

有了之前的溫泉旅行,我們兩對也達成了某種的默契,彼此當然都還是恩愛的夫妻,周末的時候如果沒有出遊,我們也偶爾會互換地方睡,就是玉玫來家里陪我睡,而妻子慧雯則到文欽家睡。可能是男人的心理吧,總覺得在自己房里跟玉玫做愛比較自在些;文欽也是比較喜歡將慧雯帶到他們家去睡。當然,我們都還是遵守著戴套干對方妻子的約定。

周五上午要上班前,在車上問慧雯:「老婆,今天晚上有約嗎?」「嗯,我今天會加班,晚上文欽要約我吃飯,所以會晚點回來喔∼∼」「喔,這樣啊,那晚上你就在文欽家過夜好了,我去接玉玫過來。」「這樣啊?」聽得出來慧雯的聲音是愉悅的。

「好啊,那晚上我就陪文欽,不回去啰;但我這兩天是危險期……」「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啰?哈哈∼∼」「你討厭啦……」「好啦,叫文欽干你時要戴套;等你安全期時再讓文欽不戴套干你。」「喔……」妻子放心了似地應著。

下班時,我也跟玉玫講好到附中側門接她,先去吃晚餐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將玉玫抱在懷中,在客廳里干了她。就這樣,我們兩對夫妻有默契似的過著交換伴侶的幾個周末。

元旦新年后的一月底,台北寒流來襲,我和玉玫因爲放寒假,較爲清閑,妻和文欽則爲了服務公司會計結算的原因,還要再忙一個禮拜。這天星期四,妻告訴我他和文欽隔天要到台中客戶那兒去拜訪,做點財務稽核服務工作,順便在台中渡個周末,預計周日下午才回台北。當然我知道,妻當然免不了要和文欽溫存一番。

晚上洗完澡后,妻告訴我這件事,我斜躺在床上看著新聞雜志。「飯店都訂好了嗎?」「嗯,文欽都處理好了,我們還是訂兩間,一間較舒適,一間較小;當然,我會和文欽待在同一間。」妻邊擦濕漉漉頭發邊說著。「那會讓他干嗎?」我開門見山地問。

「唉唷……講得這麽直接……討厭……」妻嬌羞起來。

「別不好意思嘛,又不是沒做過。」我笑著跟妻說。

「嗯……文欽他當然想插我啊,我也會讓他干啰!」妻接著說:「老公,文欽知道我生理期剛結束,顯得很興奮,他說這兩天希望能不要戴套,直接在我體內射精,可以嗎?」雖然這些都是之前約定好的,我想內射玉玫時也會先征得她及文欽的同意,但當聽到自己的老婆問起能否讓其他男人在她體內射出濃濁的精液時,男人的自尊心還是會擋在前面作祟一下。

「嗯,如果你覺得這幾天安全的話,那就好吧!倒是,我這兩天就找玉玫陪陪我喔,你問問她的意思,我也想跟她來一下,當然是不要戴套了。」這時的妻心情好像開朗了起來:「好,那我問問她。」電話撥通,妻跟玉玫說:「玉玫,我明天要跟文欽去台中出差,忙完后在台中住一夜,預計會多住一晚,順便到附近走走,周日下午回台北;這兩天國豪說可以帶你去泡泡溫泉,四處走走,你跟國豪也可以溫存一下。」「這樣喔,文欽有跟我說過要出差的事:如果國豪要我陪他,我當然是樂意的啊!」玉玫說。

「國豪當然會願意你陪他的啊!對了,這陣子事務所工作壓力大,文欽希望這兩天在台中時我可以讓他好好享受一下,我也問過我老公了,我這兩天安全,可以讓文欽內射……先跟你講一聲喔!」妻有些歉然地跟玉玫說,也藉此讓玉玫會意一下。

「這樣喔……那好吧,你平常工作也忙,那你也好好地放松一下吧,只是,不要讓文欽太累了喔!」玉玫講著,雖然這是之前就講過的「約定」,但聽到其他女人講著要跟自己的老公做愛,甚至是讓自己的老公在她體內射精,玉玫心里還是難免有些酸楚,她接著說:「我這幾天是安全期,我也會跟文欽講講看,如果國豪干我時想要射在我體內,我也會讓他內射的。」「那國豪這兩天就讓你照顧啰!文欽有我照顧,你放心。」妻與玉玫在寒暄幾句后,就挂上了電話。

我躺在一旁繼續看著雜志,聽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安排自己這個周末的性生活,心里漾起了莫名的興奮。

慧雯轉過來抱著我說:「老公,你都聽到了,那這幾天我就會讓文欽干,也會讓他在我體內射精喔!」「那你們手機要開著喔,如果我打給你,你們正在做時,要跟我說喔!」我講。

「唉唷……討厭,人家會不好意思啦……」妻撒嬌地說著,34D的雪白乳房在白色的襯衣的烘托下更顯得豐滿,在這樣的氣氛下,我陰莖也整個硬了,想起自己的妻子將被其他男人侵入,心里除了燃起了嫉妒,也也開始莫名的興奮。

「幫我含含吧!」我說,慧雯點點頭。我坐到床邊的小沙發椅上,將四角褲褪下,慧雯便蹲跪在我的腳邊,將我的分身含入她紅潤的唇中……

「老公,剛剛慧雯打電話來了,說你們會在台中多住一晚,也說國豪答應讓你在慧雯體內內射……」玉玫跟文欽說。

「這樣啊,那太好了!這陣子工作壓力大,每天都忙到好晚,在公司里又要避嫌,只能偶爾摸摸玉玫,再加上她前陣子危險期,我跟她做時都要戴套,真不盡興;剛好趁這次南下查賬的機會,我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文欽說著。

玉玫嘟著嘴說:「你跟我做時就可以不戴套啊!難道我不能讓你滿足,一定要跟慧雯做才能盡興嗎?」「唉唷∼∼傻老婆,我當然是只愛你的啊,也是最喜歡跟你做愛的啰!你也知道,慧雯跟我是工作上的搭檔,能跟她做只是換換口味及尋求一點樂子而已,我不會冷落你的;再說,你不是對國豪也有好感嗎?偶爾也可以讓他跟你舒服舒服啊∼∼」文欽哄著玉玫:「我的心里是只愛你的。」「真的喔∼∼你不能騙人家喔!」玉玫撒嬌道。

「真的!」文欽緊抱著玉玫說著。

「那……國豪跟我做時,我……可以讓他在我體內射出來嗎?」玉玫怯怯地問。

「可以啊!我跟國豪說過,只要在你的危險期之外,他是可以在你體內射精的,這兩天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不會介意的。」文欽說著,心里盤算著周末要如何跟慧雯溫存。玉玫想起能跟國豪共渡春情的周末,心里也就開心起來。

「那周末我就干干慧雯啰!嗯,老婆,我現在想先干你一下,你脫下內褲,到床上趴著吧!」文欽想到周末就可以跟慧雯溫存,性欲就來了。

「老婆乖……我愛你……」文欽一邊哄著玉玫。

「我要進去了!」文欽上來床,跪在玉玫后面,一摸玉玫也濕了:「喔∼∼你也濕了喔!」「想到你要跟慧雯做愛,人家也好想要……」「好,我這就來了!」

文欽扶著陰莖,開始進入了玉玫的體內。

文欽抽插了一會后,拿起電話撥給慧雯,「我跟慧雯說一下明天的事情。」一邊說,一邊繼續緩緩地進出玉玫的體內。

「鈴鈴鈴……」電話響起,慧雯停下幫我口交的動作,去接電話。

「喂……是文欽啊……嗯……我正在忙啊……」「怎麽,正在跟國豪親熱嗎?」「唉唷,你討厭,這樣問人家……」「哈哈,跟你開開玩笑啦!明天資料都帶了嗎?」「都準備好了∼∼大會計師。」「好,明天上午的部份比較複雜,我們查完后就回飯店Check in,我想先插插你,休息一下;下午的部份比較單純,應該可以順利完成,晚上我們再去市區逛逛走走,之后我們再回飯店,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文欽一邊干著玉玫,一邊又想著明天要享受慧雯肉體的事,不覺一陣興奮。

「嗯……這麽急,大白天就要跟人家做壞事……」「哈哈,你知道平常在公司,我都只能摸摸你,好一陣子沒好好干你了,當然要趁這次機會好好享受一下啰!」文欽一邊插著趴在床上的玉玫,一邊說道。

「嗯……嗯……嗯……老公用力,好舒服喔……」玉玫嬌喘道。慧雯當然聽見了玉玫的嬌聲,「喔∼∼正在跟玉玫恩愛喔?哼,正在干自己的老婆,還說要插人家。」這下換慧雯醋勁發作了。

「唉唷∼∼雯雯,我在家是吃正餐,偶爾也要吃個點心嘛!」「那你請慢用啊,我要挂電話了……」「哎∼∼等等,明天記得穿上我上回送你的整套粉紅色內衣褲,搭上白色的襯衣,外搭白色襯衫及米色窄裙,我想看你美麗的樣子。」「嗯……你最壞了,好啦∼∼」「那先這樣啰!掰∼∼」文欽挂上電話。

「老婆,來,先讓老公吃個正餐吧!」我說道。

「唉唷∼∼你們男人最貪心了,又是正餐又是點心……」妻一邊說著,一邊躺到床上,褪去白色的絲質內褲,將白色的襯衣撩到腰部,雙腿緊閉,雙腿根部的一小片陰毛,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更顯誘人。我俯趴到妻的身上,分開她的雙腿,往陰戶一摸,竟已濕成一片。

「哇∼∼這麽濕了,想到明天就要被文欽插,心里很興奮吧?」「嗯……討厭……」妻害羞地抱著我。

「來了……」混合著嫉妒與興奮的情緒,我開始進入慧雯的體內,一邊在她的耳邊說著:「明天就要讓文欽干了,很期待吧?」慧雯下體被我的陰莖抽插著,又被我這麽問,妻感受到強烈的羞恥與興奮:「是啊……老公你不要生氣喔……喔……插得好深……啊……」聽著她說要被別的男人干,我既興奮又憤怒地抽插著。

「你這個小淫娃,就愛給別的男人干!」我故意說著刺激的話。

「啊……老公……對不起啊……我其實最愛給老公干啊……」「是嗎?文欽干你會比較舒服嗎?明天打算怎麽讓文欽干你啊?」「啊……還是你干我比較舒服啊……文欽他也不錯,只是,他都會用玩一些小遊戲,把我弄得好羞恥,好興奮地呀……」「喔?那你想明天文欽會怎麽玩你呢?」我聽到這里,更加用力地抽插著,「唧噗……唧噗……」我的陰莖在慧雯濕潤的小穴中落力地進出著。

「他總是……啊……在進房后……先把我抱在懷里,一邊揉我的乳房,一邊親吻我,接著將我的內褲脫下來,要我趴在窗台邊,讓我有暴露的感覺……再從后面插我。」慧雯講完,頭羞得別過去,不敢看我。

「然后呢?再講,我要聽!」我將妻的雙腿合攏,擺向右邊,左手撫摸她的美背,右手交互地玩著她的34D雙乳,陰莖改用慢進慢出的方式繼續抽插著。

「然后,他可能會躺到床上,要我坐在他身上,他喜歡看著我的小穴吞吐他陰莖的模樣啊……啊……」「那他會在哪里射精?」我明知故問地問慧雯。

「啊……討厭……你明明知道還要問,就是射在我的身體里……射進我的子宮啊……啊……用力……我的好老公……我快到啦……你快射給我吧……啊……我不行啦……」一聽到這里,我也在強大的興奮感之下再用力抽插幾下,將滾燙白濁的精液射進的慧雯的體內。

當我倆還摟抱著,沈浸在完事后的溫存氣氛中時,慧雯的手機傳來了簡訊:「雯雯,明天穿我買的那件粉紅色內衣,然后先不要穿內褲吧,在車上我想先摸你的小穴。迫不及待想干你的欽」慧雯讓我看,我苦笑道:「文欽也太急了吧?雯雯,這兩天你就好好陪陪文欽,我也會帶玉玫去北投泡泡溫泉,好好享受一下。」

「嗯……你壞……你不要干得太累了喔……我會打電話檢查。」慧雯還是有女人的醋勁啊!

「好了,睡了吧,明天星期五,我們都還要工作呢!」我說。

「好啊,我明天早上起來再洗個澡吧,讓文欽想舔我時,我還香香的。」「你唷……小淫娃……」、「唉呀∼∼不要搔我癢……」在一陣笑鬧后,我們相擁而眠。

隔天早上,妻起來先沐浴盥洗一番,接著我載她到台北車站,今天妻子穿著白色的襯衫及米色窄裙,襯衫里的胸部曲線在粉紅色胸罩的襯托下更顯得迷人。

「真的沒穿內褲啊?」我在車上摸著妻的大腿問道。「嗯……文欽要我這樣不穿的啊……」妻羞怯地說。「那等一下就要被情人摸了喔!」「嗯……討厭……」

到了台中,文欽及慧雯就直接前往客戶公司,由于帳戶查核的項目比預期的多,再加上后續的咨詢服務工作,原本文欽預期還還能在中午回飯店午休一下的願望也落空了,兩人就只能在客戶公司的貴賓室里吃著客戶叫外賣送來的高級盒餐,稍事休息后,下午再繼續工作。

終于,在努力了一天之后,終于完成了繁瑣的帳務處理及咨詢服務工作,文欽看了這個一手訓練調教的會計師在客戶前專業表現的模樣,在贊賞之余,想到雖然中午錯過了,但今晚就可以好好享受她美麗的肉體,不禁期待了起來。

「那今天就謝謝兩位大會計師的莅臨指導,是不是讓我們盡一下地主之誼,我請兩位吃個飯,答謝兩位的辛勞?」客戶公司的張總經理客氣而誠懇地問著。

「謝謝張總,您不用這麽客氣,是我們要謝謝您們讓我們有服務的機會,今天是周五,就不耽誤您以及大家的美好周末了;我們已經約了幾個在台中的舊相識要敘敘舊,就不叨擾了,真的很謝謝您!」文欽謝過了張總經理的盛情,在一陣熱絡寒暄之后,張總經理及相關主管送這兩位會計師到公司門口,爲他們叫了車,目送他們離開。

到了飯店之后,辦好了入住手續,文欽的房間是在35樓可以俯瞰市區夜景的觀景套房。爲了避嫌,慧雯的房間刻意訂在16樓的商務套房。當然,這間房晚上是沒人睡的。

兩人先各自上了自己的房間,慧雯在稍稍用過衛浴,並將床鋪棉被掀起弄皺之后,過了一會兒,便上到35樓文欽的房間。

「唉呀∼∼我的寶貝,你可來了……中午沒能先插插你,我悶得很啊!」等開門讓慧雯進房后,文欽就趕緊將慧雯緊摟入懷,一邊摸著慧雯圓翹的屁股,一邊隔著絲質的襯衫撫摸著慧雯堅挺的胸部。

「呀……嗯……我們都還沒吃飯,人家也還沒洗澡呢!嗯……」慧雯身體在文欽的刺激下,開始嬌聲說道。

「我們等等再去吃,我想先吃你。你先將裙子脫了,去床上躺著,我先沖洗一下。」這是文欽的特殊嗜好,他總喜歡看著慧雯穿著他喜歡的內衣褲樣式,與慧雯做愛,並且在做愛時講些淫穢的話語刺激慧雯的感官。

等文欽沖洗好陽具出來時,只見慧雯的窄裙掀到大腿處,露出了沒穿內褲的誘人陰部,襯衫解開了幾個扣子,粉紅色的胸罩包覆著是微露的酥胸。文欽看著就興奮了起來,坐到可以俯瞰台中港夜景的窗戶旁躺椅上,雙腿張開,露出他多毛的大腿,在微凸的腹部下是一根挺立怒張的陰莖。

「來,雯雯,先幫我含含。」慧雯起身來,乖順地跪在文欽雙腿間,露出她的美乳,溫馴地幫文欽舔著……「呼∼∼好爽啊∼∼你知道今天我可忍了真久啊,一早就想干你了……」文欽一邊發出滿足的聲音,右手撫摸著慧雯的頭,左手則

撫弄著這位他旗下得力會計師助手的美乳。

「嗯……大會計師……就想吃掉人家……」慧雯一邊含著文欽的陽具,一雙大眼仰望著文欽,文欽則張開雙腿,享受著慧雯的香舌服務,那景像淫靡極了。「雯雯,來,趴在窗台上,我想干穴了!」文欽將慧雯扶起來,伸手摸她的小穴,才發現慧雯已經很濕潤了。

「小穴很濕了喔,想要我干了嗎?」文欽喜歡這樣直白地問。「嗯……」慧雯雙手扶著窗台,回眸嬌媚地看著文欽:「欽……進來吧!」「要什麽進去呢?」文欽一邊用陰莖磨蹭著慧雯的陰道開口,一邊問著。

「嗯……討厭……就愛戲弄人家……用你的……肉棒……插進我的小穴……干我吧……」慧雯此刻已春心蕩漾。文欽聽了很滿意,慢慢地將陰莖插入,「啊……好脹啊……」慧雯呼叫道。文欽將陰莖全根插入后,開始緩慢而規律地抽插著。

「啊∼∼雯雯……我覺得好舒服啊!終于又干到你了,今天我要干個夠!」文欽開使用力地抽插了起來。「啊……欽……老板……你插得我好滿……好舒服啊……」慧雯也開始浪叫了起來。

過了一會之后文欽說:「雯雯,到床上去躺著吧,我想趴在你身上干。」文欽摟著慧雯來到鋪著潔白床單的大床上,待慧雯躺好,文欽就俯趴上慧雯的身體,找到那迷人的穴口,又開始進入抽插了起來……當文欽趴在慧雯身上落力地抽插著時,慧雯的電話響起來,一看是我打的,慧雯示意文欽小聲些,她接聽一下。

「喂,老公啊……嗯……都忙完了,剛回到飯店休息。文欽喔?他在啊!」「他是不是在干你?」我問。

「嗯……是啊……他正插在人家的小穴里……啊……好脹啊……」文欽聽到慧雯這麽說,陰莖不由自主地脹了一下。慧雯接著說:「今天忙了一整天,中午也沒什麽休息,一回到飯店文欽可能是憋了一整天了,就急著要干人家……還說晚上要好好地射給人家……啊……又來了……」文欽繼續規律地抽插著。

「喔……這樣喔……那一定很刺激吧?」我躺在旅館的日式榻榻米上,一邊看著坐在我身上套弄的玉玫,一邊說著。我按著話筒,小聲地對玉玫說:「文欽正在干我老婆……」也用力頂了玉玫幾下,可以感受得到,她的陰道也緊縮了一下。我想,玉玫也正感受到那種又嫉妒又興奮的刺激吧!

「老公,那你呢?」一邊被文欽微胖的身軀在身上落力進出著的慧雯,還不忘關心著在台北的國豪。

「你都被文欽進入了,我也正在干玉玫啊!」「嗯……老婆被干,老公偷吃……啊……啊……」「我們下午出門前,在文欽家里我就先干了玉玫一次,但下午沒射,我想到晚上再射精。現在我躺著,玉玫坐在我身上套弄著呢!」我說。此時,玉玫嬌羞的低下頭。

「啊……文欽知道你正干著玉玫,突然干得好用力……啊……啊……插得好深啊……啊……」慧雯在那邊說。

此時我也起身,將玉玫按趴在被褥上,從后面進入玉玫……就這樣,我們兩對玩著夫妻交換,南北聯機的成人遊戲。

「我也從玉玫后面插進去干她了!喔……好爽……」「啊……老公……文欽趴在我身上,也插得我好爽啊……頂到子宮了啦……啊……我不行了……我快到了……啊……好燙啊……文欽射精了……」在一次刺激中,慧雯在文欽身下高潮了,文欽也在我妻子體內射出了濃濁的精液。

聽著妻子淫蕩的話語與叫聲,我右手扶著玉玫的臀部再抽插幾下,也將精液射入玉玫的體內。在這樣的刺激之下,玉玫也高潮了,陰道一陣一陣地收縮,流出了大量的蜜液,順著大腿滴落到床鋪上……在一陣靜默后,妻對我說:「老公,那就先這樣啰!

等一下我們清洗一下后要出去吃個飯,文欽說這樣晚上才有力氣再干我;你跟玉玫就好好玩啰!」「會的,你們好好渡周末,我會自己開心的!」

我們在一陣甜言蜜語后就挂上了電話。「國豪,我幫你清理一下吧!」在浴室里,玉玫先是幫我用嘴巴清理陰莖,接著溫柔地用溫熱的水幫我清洗。「小玫∼∼跟你做愛真舒服啊!」「喔?是嗎?那跟慧雯做比起來呢?」玉玫問。

「嗯……那是不一樣的感受啊∼∼慧雯是我妻子,跟她做當然是很熟悉很舒服,她也很開朗活潑;你是我的老情人啰,你有的是一種溫婉的氣質,跟你做有一種征服的快感,給我不一樣的感受,我喜歡跟你做愛!」「嗯……我的大教授……」玉玫嬌羞著說道。

「稍微沖洗過后,我們去看電視吧!等一下想要了,我再干你。」

文欽與慧雯到市區夜市吃完了晚餐,兩人像情侶一樣牽著走,甜蜜地在台中的街頭走著。再回到飯店時,慧雯先到16樓的套房洗個澡,接著收拾好行李,上到35樓文欽的房間,這才是晚上兩人要共渡春宵的地方,進房后只見文欽打著赤膊,下半身裹著白色的浴巾,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雯雯啊∼∼來,換上睡衣來我旁邊坐。」「剛剛干得你舒服嗎?」文欽環抱著慧雯問道。

「嗯……你干得人家爽死了,聽到人家老公打電話來,還干得更用力……真是故意啊!」慧雯作勢生氣道。

「哈哈,這樣才有樂趣啊!想到自己的老婆也正在被你老公干著,我就一陣妒意襲上來,當然也更興奮啰!」「你們男人就是這樣……貪心……」「剛剛等你的時候,我打了電話給玉玫,他們剛泡完溫泉,國豪正趴在她的身上干著她呢!聽她發出嬌喘的聲音,也聽到他們兩個人肉體撞擊的聲音,我就更興奮了,我叫玉玫好好享受跟國豪在一起的愉悅,我說待會兒你上來也要好好干你。」說完,文欽便開始吻起慧雯,右手也伸進慧雯的衣襟內,開始搓揉著慧雯雪白的乳房。

「嗯……你壞啊……」「到床邊趴著吧!我想再從后面干你。」慧雯乖巧地走到床緣,爬上床趴著,雙腿張開,將屁股擡高對著文欽,露出了鮮美的鮑魚穴,準備承受著文欽的入侵。「雯雯,我要插進去了。」文欽將肉棒抵在慧雯的穴口。

「文欽,來吧!啊……」說完,文欽便進入了慧雯的身體,趴在慧雯背上,雙手握著慧雯的乳房,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著……干了一會兒,文欽將慧雯拉到沙發上半躺臥著,雙腿張開,文欽則從前面插入慧雯的體內,一邊看著她美豔的胴體,一邊與慧雯對話著:「雯雯,喜歡我干你嗎?」「嗯……喜歡啊!」「我是你的誰?」

「你……是……我的……我的老板啊!」「說!說你喜歡被我干!」「慧雯……喜歡……被文欽……干……喜歡被老板的大雞巴干……啊……」「嗯……我也很喜歡干慧雯喔……你的穴很緊,干起來很舒服……喔……好爽……」「你的肉棒也插得我洞洞好脹、好舒服啊!喔……」「唧噗……唧噗……唧唧……噗噗……唧唧……」房間里盡是兩人肉體交合發出的淫靡撞擊聲。「我跟國豪,誰干得你比較舒服?」文欽總喜歡這樣問。

「你們兩個人干的感覺不一樣……我覺得都很舒服……啊……」「那雯雯喜歡被我干嗎?」「我……喜歡……被你……干啊……啊……」「下次辦公室沒人時,就在辦公室讓我干好嗎?」「好……啊……」「那等一下我要再射進去喔,可以嗎?」「可以……啊……本來這次出來就準備都讓你在人家體內……射精的啊……喔……好脹……你插得我好深啊……」「喔……雯雯……你真好干……你的小穴……干起來真舒服……」文欽更加落力地抽插著,一雙手則在慧雯的乳房上握揉著。

「喔……我要射了……都射給你喔!」「來吧……都……射進來吧!把你的精液都射給我吧!」文欽再抽插幾下后,便在慧雯體內射出了今天剩余的精液,整個人趴在慧雯身上喘氣。

兩人稍事休息后便一起來到浴室洗澡,慧雯溫柔地幫文欽洗著,文欽樂得讓慧雯服侍著,也一邊在慧雯身上撫摸著。

「雯雯,剛剛干你真舒服,你干起來有種不同于玉玫的滋味,我很喜歡。」「嗯……能讓你舒服,我就很開心了……你也插得人家很舒服啊!」慧雯一邊幫文欽洗著陽具,一邊俏皮地說著。

洗完之后,兩人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邊聊著白天的公事,聊著聊著文欽也覺得累了,兩人沒穿衣服,就只蓋著棉被,即使已經軟了,文欽還是喜歡將陰莖靠在慧雯的陰部上磨蹭著。

「雯雯,晚上就不要穿內褲睡吧,這樣明天一早起來我硬了,就可以馬上干你。」「嗯……就依你……」此時文欽的電話傳來簡訊:「老公,和慧雯玩得開心嗎?台北今晚很冷,我和國豪剛泡完溫泉,準備睡啰!他的陽具現在插在我的小穴里。」

「國豪這家夥……」文欽說道,也回傳了一則簡訊給玉玫:「老婆晚安,你就好好陪國豪吧!我剛剛干過慧雯了,現在和慧雯赤裸地抱在一起。晚安。」這兩對就這樣一南一北,相擁入眠,但抱著的是別人的老婆或老公。

就這樣,每當我晚上做實驗感到壓力大時,就會打電話要玉玫幫我弄點吃的過來,偶爾趁著夜晚研究大樓人少的時間,要玉玫來我的實驗室,讓我吸吸她那34C的胸部,摸摸她的小穴,接著趁順路送玉玫回家之便,偶爾先去汽車旅館干一炮再回家。

慧雯則有時也會在晚上留在事務所加班,趁著人少的時候,讓文欽在他的辦公室里一邊摸著她雪白粉嫩的34D酥胸及舔舔小穴,然后由文欽送她回來,當然,免不了也要先帶去旅館干一炮。

周末時,我們有時就抱著對方的妻子睡覺。而在對方妻子體內射精,也都在我們雙方的默契之下,漸漸不用請示了。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學同學,大學期間我和玉玫曾交往過一段時間,雖然后來因爲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錯的友誼;之后我去美國念書,回國后跟慧雯結婚;慧雯后來將玉玫介紹給她工作的會計師事務所上司國豪認識,兩人進而結婚。我和玉玫對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個會計師,與其事務所合夥會計師文欽同屬一組,是文欽工作上的得力助手,文欽對這位學妹、同事兼下屬也甚有好感。

文欽先表示出對我妻慧雯的興趣,幾次在事務所獨處時,甚至表示他喜歡慧雯,希望能與我妻有親密接觸;慧雯雖然不討厭他,但因她深愛著我,于是不願與文欽有進一步的接觸。

直到在一次兩家出遊泡湯的旅行中,文欽透過暗示表示希望能換妻做愛,加上我也想和玉玫再續前緣,所以我就半推半就地答應;但兩男人彼此約定好,可以相約做愛,但須戴套,如想在對方妻子體內射精,要先征得她丈夫的同意。

有了之前的溫泉旅行,我們兩對也達成了某種的默契,彼此當然都還是恩愛的夫妻,周末的時候如果沒有出遊,我們也偶爾會互換地方睡,就是玉玫來家里陪我睡,而妻子慧雯則到文欽家睡。可能是男人的心理吧,總覺得在自己房里跟玉玫做愛比較自在些;文欽也是比較喜歡將慧雯帶到他們家去睡。當然,我們都還是遵守著戴套干對方妻子的約定。

周五上午要上班前,在車上問慧雯:「老婆,今天晚上有約嗎?」「嗯,我今天會加班,晚上文欽要約我吃飯,所以會晚點回來喔∼∼」「喔,這樣啊,那晚上你就在文欽家過夜好了,我去接玉玫過來。」「這樣啊?」聽得出來慧雯的聲音是愉悅的。

「好啊,那晚上我就陪文欽,不回去啰;但我這兩天是危險期……」「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啰?哈哈∼∼」「你討厭啦……」「好啦,叫文欽干你時要戴套;等你安全期時再讓文欽不戴套干你。」「喔……」妻子放心了似地應著。

下班時,我也跟玉玫講好到附中側門接她,先去吃晚餐再回到家里。一回到家里,我就迫不及待地將玉玫抱在懷中,在客廳里干了她。就這樣,我們兩對夫妻有默契似的過著交換伴侶的幾個周末。

元旦新年后的一月底,台北寒流來襲,我和玉玫因爲放寒假,較爲清閑,妻和文欽則爲了服務公司會計結算的原因,還要再忙一個禮拜。這天星期四,妻告訴我他和文欽隔天要到台中客戶那兒去拜訪,做點財務稽核服務工作,順便在台中渡個周末,預計周日下午才回台北。當然我知道,妻當然免不了要和文欽溫存一番。

晚上洗完澡后,妻告訴我這件事,我斜躺在床上看著新聞雜志。「飯店都訂好了嗎?」「嗯,文欽都處理好了,我們還是訂兩間,一間較舒適,一間較小;當然,我會和文欽待在同一間。」妻邊擦濕漉漉頭發邊說著。「那會讓他干嗎?」我開門見山地問。

「唉唷……講得這麽直接……討厭……」妻嬌羞起來。

「別不好意思嘛,又不是沒做過。」我笑著跟妻說。

「嗯……文欽他當然想插我啊,我也會讓他干啰!」妻接著說:「老公,文欽知道我生理期剛結束,顯得很興奮,他說這兩天希望能不要戴套,直接在我體內射精,可以嗎?」雖然這些都是之前約定好的,我想內射玉玫時也會先征得她及文欽的同意,但當聽到自己的老婆問起能否讓其他男人在她體內射出濃濁的精液時,男人的自尊心還是會擋在前面作祟一下。

「嗯,如果你覺得這幾天安全的話,那就好吧!倒是,我這兩天就找玉玫陪陪我喔,你問問她的意思,我也想跟她來一下,當然是不要戴套了。」這時的妻心情好像開朗了起來:「好,那我問問她。」電話撥通,妻跟玉玫說:「玉玫,我明天要跟文欽去台中出差,忙完后在台中住一夜,預計會多住一晚,順便到附近走走,周日下午回台北;這兩天國豪說可以帶你去泡泡溫泉,四處走走,你跟國豪也可以溫存一下。」「這樣喔,文欽有跟我說過要出差的事:如果國豪要我陪他,我當然是樂意的啊!」玉玫說。

「國豪當然會願意你陪他的啊!對了,這陣子事務所工作壓力大,文欽希望這兩天在台中時我可以讓他好好享受一下,我也問過我老公了,我這兩天安全,可以讓文欽內射……先跟你講一聲喔!」妻有些歉然地跟玉玫說,也藉此讓玉玫會意一下。

「這樣喔……那好吧,你平常工作也忙,那你也好好地放松一下吧,只是,不要讓文欽太累了喔!」玉玫講著,雖然這是之前就講過的「約定」,但聽到其他女人講著要跟自己的老公做愛,甚至是讓自己的老公在她體內射精,玉玫心里還是難免有些酸楚,她接著說:「我這幾天是安全期,我也會跟文欽講講看,如果國豪干我時想要射在我體內,我也會讓他內射的。」「那國豪這兩天就讓你照顧啰!文欽有我照顧,你放心。」妻與玉玫在寒暄幾句后,就挂上了電話。

我躺在一旁繼續看著雜志,聽到自己的老婆和其他女人安排自己這個周末的性生活,心里漾起了莫名的興奮。

慧雯轉過來抱著我說:「老公,你都聽到了,那這幾天我就會讓文欽干,也會讓他在我體內射精喔!」「那你們手機要開著喔,如果我打給你,你們正在做時,要跟我說喔!」我講。

「唉唷……討厭,人家會不好意思啦……」妻撒嬌地說著,34D的雪白乳房在白色的襯衣的烘托下更顯得豐滿,在這樣的氣氛下,我陰莖也整個硬了,想起自己的妻子將被其他男人侵入,心里除了燃起了嫉妒,也也開始莫名的興奮。

「幫我含含吧!」我說,慧雯點點頭。我坐到床邊的小沙發椅上,將四角褲褪下,慧雯便蹲跪在我的腳邊,將我的分身含入她紅潤的唇中……

「老公,剛剛慧雯打電話來了,說你們會在台中多住一晚,也說國豪答應讓你在慧雯體內內射……」玉玫跟文欽說。

「這樣啊,那太好了!這陣子工作壓力大,每天都忙到好晚,在公司里又要避嫌,只能偶爾摸摸玉玫,再加上她前陣子危險期,我跟她做時都要戴套,真不盡興;剛好趁這次南下查賬的機會,我要好好地享受一下。」文欽說著。

玉玫嘟著嘴說:「你跟我做時就可以不戴套啊!難道我不能讓你滿足,一定要跟慧雯做才能盡興嗎?」「唉唷∼∼傻老婆,我當然是只愛你的啊,也是最喜歡跟你做愛的啰!你也知道,慧雯跟我是工作上的搭檔,能跟她做只是換換口味及尋求一點樂子而已,我不會冷落你的;再說,你不是對國豪也有好感嗎?偶爾也可以讓他跟你舒服舒服啊∼∼」文欽哄著玉玫:「我的心里是只愛你的。」「真的喔∼∼你不能騙人家喔!」玉玫撒嬌道。

「真的!」文欽緊抱著玉玫說著。

「那……國豪跟我做時,我……可以讓他在我體內射出來嗎?」玉玫怯怯地問。

「可以啊!我跟國豪說過,只要在你的危險期之外,他是可以在你體內射精的,這兩天你就好好享受吧!放心,我不會介意的。」文欽說著,心里盤算著周末要如何跟慧雯溫存。玉玫想起能跟國豪共渡春情的周末,心里也就開心起來。

「那周末我就干干慧雯啰!嗯,老婆,我現在想先干你一下,你脫下內褲,到床上趴著吧!」文欽想到周末就可以跟慧雯溫存,性欲就來了。

「老婆乖……我愛你……」文欽一邊哄著玉玫。

「我要進去了!」文欽上來床,跪在玉玫后面,一摸玉玫也濕了:「喔∼∼你也濕了喔!」「想到你要跟慧雯做愛,人家也好想要……」「好,我這就來了!」

文欽扶著陰莖,開始進入了玉玫的體內。

文欽抽插了一會后,拿起電話撥給慧雯,「我跟慧雯說一下明天的事情。」一邊說,一邊繼續緩緩地進出玉玫的體內。

「鈴鈴鈴……」電話響起,慧雯停下幫我口交的動作,去接電話。

「喂……是文欽啊……嗯……我正在忙啊……」「怎麽,正在跟國豪親熱嗎?」「唉唷,你討厭,這樣問人家……」「哈哈,跟你開開玩笑啦!明天資料都帶了嗎?」「都準備好了∼∼大會計師。」「好,明天上午的部份比較複雜,我們查完后就回飯店Check in,我想先插插你,休息一下;下午的部份比較單純,應該可以順利完成,晚上我們再去市區逛逛走走,之后我們再回飯店,我要好好享受享受你。」文欽一邊干著玉玫,一邊又想著明天要享受慧雯肉體的事,不覺一陣興奮。

「嗯……這麽急,大白天就要跟人家做壞事……」「哈哈,你知道平常在公司,我都只能摸摸你,好一陣子沒好好干你了,當然要趁這次機會好好享受一下啰!」文欽一邊插著趴在床上的玉玫,一邊說道。

「嗯……嗯……嗯……老公用力,好舒服喔……」玉玫嬌喘道。慧雯當然聽見了玉玫的嬌聲,「喔∼∼正在跟玉玫恩愛喔?哼,正在干自己的老婆,還說要插人家。」這下換慧雯醋勁發作了。

「唉唷∼∼雯雯,我在家是吃正餐,偶爾也要吃個點心嘛!」「那你請慢用啊,我要挂電話了……」「哎∼∼等等,明天記得穿上我上回送你的整套粉紅色內衣褲,搭上白色的襯衣,外搭白色襯衫及米色窄裙,我想看你美麗的樣子。」「嗯……你最壞了,好啦∼∼」「那先這樣啰!掰∼∼」文欽挂上電話。

「老婆,來,先讓老公吃個正餐吧!」我說道。

「唉唷∼∼你們男人最貪心了,又是正餐又是點心……」妻一邊說著,一邊躺到床上,褪去白色的絲質內褲,將白色的襯衣撩到腰部,雙腿緊閉,雙腿根部的一小片陰毛,在雪白的肌膚襯托下更顯誘人。我俯趴到妻的身上,分開她的雙腿,往陰戶一摸,竟已濕成一片。

「哇∼∼這麽濕了,想到明天就要被文欽插,心里很興奮吧?」「嗯……討厭……」妻害羞地抱著我。

「來了……」混合著嫉妒與興奮的情緒,我開始進入慧雯的體內,一邊在她的耳邊說著:「明天就要讓文欽干了,很期待吧?」慧雯下體被我的陰莖抽插著,又被我這麽問,妻感受到強烈的羞恥與興奮:「是啊……老公你不要生氣喔……喔……插得好深……啊……」聽著她說要被別的男人干,我既興奮又憤怒地抽插著。

「你這個小淫娃,就愛給別的男人干!」我故意說著刺激的話。

「啊……老公……對不起啊……我其實最愛給老公干啊……」「是嗎?文欽干你會比較舒服嗎?明天打算怎麽讓文欽干你啊?」「啊……還是你干我比較舒服啊……文欽他也不錯,只是,他都會用玩一些小遊戲,把我弄得好羞恥,好興奮地呀……」「喔?那你想明天文欽會怎麽玩你呢?」我聽到這里,更加用力地抽插著,「唧噗……唧噗……」我的陰莖在慧雯濕潤的小穴中落力地進出著。

「他總是……啊……在進房后……先把我抱在懷里,一邊揉我的乳房,一邊親吻我,接著將我的內褲脫下來,要我趴在窗台邊,讓我有暴露的感覺……再從后面插我。」慧雯講完,頭羞得別過去,不敢看我。

「然后呢?再講,我要聽!」我將妻的雙腿合攏,擺向右邊,左手撫摸她的美背,右手交互地玩著她的34D雙乳,陰莖改用慢進慢出的方式繼續抽插著。

「然后,他可能會躺到床上,要我坐在他身上,他喜歡看著我的小穴吞吐他陰莖的模樣啊……啊……」「那他會在哪里射精?」我明知故問地問慧雯。

「啊……討厭……你明明知道還要問,就是射在我的身體里……射進我的子宮啊……啊……用力……我的好老公……我快到啦……你快射給我吧……啊……我不行啦……」一聽到這里,我也在強大的興奮感之下再用力抽插幾下,將滾燙白濁的精液射進的慧雯的體內。

當我倆還摟抱著,沈浸在完事后的溫存氣氛中時,慧雯的手機傳來了簡訊:「雯雯,明天穿我買的那件粉紅色內衣,然后先不要穿內褲吧,在車上我想先摸你的小穴。迫不及待想干你的欽」慧雯讓我看,我苦笑道:「文欽也太急了吧?雯雯,這兩天你就好好陪陪文欽,我也會帶玉玫去北投泡泡溫泉,好好享受一下。」

「嗯……你壞……你不要干得太累了喔……我會打電話檢查。」慧雯還是有女人的醋勁啊!

「好了,睡了吧,明天星期五,我們都還要工作呢!」我說。

「好啊,我明天早上起來再洗個澡吧,讓文欽想舔我時,我還香香的。」「你唷……小淫娃……」、「唉呀∼∼不要搔我癢……」在一陣笑鬧后,我們相擁而眠。

隔天早上,妻起來先沐浴盥洗一番,接著我載她到台北車站,今天妻子穿著白色的襯衫及米色窄裙,襯衫里的胸部曲線在粉紅色胸罩的襯托下更顯得迷人。

「真的沒穿內褲啊?」我在車上摸著妻的大腿問道。「嗯……文欽要我這樣不穿的啊……」妻羞怯地說。「那等一下就要被情人摸了喔!」「嗯……討厭……」

到了台中,文欽及慧雯就直接前往客戶公司,由于帳戶查核的項目比預期的多,再加上后續的咨詢服務工作,原本文欽預期還還能在中午回飯店午休一下的願望也落空了,兩人就只能在客戶公司的貴賓室里吃著客戶叫外賣送來的高級盒餐,稍事休息后,下午再繼續工作。

終于,在努力了一天之后,終于完成了繁瑣的帳務處理及咨詢服務工作,文欽看了這個一手訓練調教的會計師在客戶前專業表現的模樣,在贊賞之余,想到雖然中午錯過了,但今晚就可以好好享受她美麗的肉體,不禁期待了起來。

「那今天就謝謝兩位大會計師的莅臨指導,是不是讓我們盡一下地主之誼,我請兩位吃個飯,答謝兩位的辛勞?」客戶公司的張總經理客氣而誠懇地問著。

「謝謝張總,您不用這麽客氣,是我們要謝謝您們讓我們有服務的機會,今天是周五,就不耽誤您以及大家的美好周末了;我們已經約了幾個在台中的舊相識要敘敘舊,就不叨擾了,真的很謝謝您!」文欽謝過了張總經理的盛情,在一陣熱絡寒暄之后,張總經理及相關主管送這兩位會計師到公司門口,爲他們叫了車,目送他們離開。

到了飯店之后,辦好了入住手續,文欽的房間是在35樓可以俯瞰市區夜景的觀景套房。爲了避嫌,慧雯的房間刻意訂在16樓的商務套房。當然,這間房晚上是沒人睡的。

兩人先各自上了自己的房間,慧雯在稍稍用過衛浴,並將床鋪棉被掀起弄皺之后,過了一會兒,便上到35樓文欽的房間。

「唉呀∼∼我的寶貝,你可來了……中午沒能先插插你,我悶得很啊!」等開門讓慧雯進房后,文欽就趕緊將慧雯緊摟入懷,一邊摸著慧雯圓翹的屁股,一邊隔著絲質的襯衫撫摸著慧雯堅挺的胸部。

「呀……嗯……我們都還沒吃飯,人家也還沒洗澡呢!嗯……」慧雯身體在文欽的刺激下,開始嬌聲說道。

「我們等等再去吃,我想先吃你。你先將裙子脫了,去床上躺著,我先沖洗一下。」這是文欽的特殊嗜好,他總喜歡看著慧雯穿著他喜歡的內衣褲樣式,與慧雯做愛,並且在做愛時講些淫穢的話語刺激慧雯的感官。

等文欽沖洗好陽具出來時,只見慧雯的窄裙掀到大腿處,露出了沒穿內褲的誘人陰部,襯衫解開了幾個扣子,粉紅色的胸罩包覆著是微露的酥胸。文欽看著就興奮了起來,坐到可以俯瞰台中港夜景的窗戶旁躺椅上,雙腿張開,露出他多毛的大腿,在微凸的腹部下是一根挺立怒張的陰莖。

「來,雯雯,先幫我含含。」慧雯起身來,乖順地跪在文欽雙腿間,露出她的美乳,溫馴地幫文欽舔著……「呼∼∼好爽啊∼∼你知道今天我可忍了真久啊,一早就想干你了……」文欽一邊發出滿足的聲音,右手撫摸著慧雯的頭,左手則

撫弄著這位他旗下得力會計師助手的美乳。

「嗯……大會計師……就想吃掉人家……」慧雯一邊含著文欽的陽具,一雙大眼仰望著文欽,文欽則張開雙腿,享受著慧雯的香舌服務,那景像淫靡極了。「雯雯,來,趴在窗台上,我想干穴了!」文欽將慧雯扶起來,伸手摸她的小穴,才發現慧雯已經很濕潤了。

「小穴很濕了喔,想要我干了嗎?」文欽喜歡這樣直白地問。「嗯……」慧雯雙手扶著窗台,回眸嬌媚地看著文欽:「欽……進來吧!」「要什麽進去呢?」文欽一邊用陰莖磨蹭著慧雯的陰道開口,一邊問著。

「嗯……討厭……就愛戲弄人家……用你的……肉棒……插進我的小穴……干我吧……」慧雯此刻已春心蕩漾。文欽聽了很滿意,慢慢地將陰莖插入,「啊……好脹啊……」慧雯呼叫道。文欽將陰莖全根插入后,開始緩慢而規律地抽插著。

「啊∼∼雯雯……我覺得好舒服啊!終于又干到你了,今天我要干個夠!」文欽開使用力地抽插了起來。「啊……欽……老板……你插得我好滿……好舒服啊……」慧雯也開始浪叫了起來。

過了一會之后文欽說:「雯雯,到床上去躺著吧,我想趴在你身上干。」文欽摟著慧雯來到鋪著潔白床單的大床上,待慧雯躺好,文欽就俯趴上慧雯的身體,找到那迷人的穴口,又開始進入抽插了起來……當文欽趴在慧雯身上落力地抽插著時,慧雯的電話響起來,一看是我打的,慧雯示意文欽小聲些,她接聽一下。

「喂,老公啊……嗯……都忙完了,剛回到飯店休息。文欽喔?他在啊!」「他是不是在干你?」我問。

「嗯……是啊……他正插在人家的小穴里……啊……好脹啊……」文欽聽到慧雯這麽說,陰莖不由自主地脹了一下。慧雯接著說:「今天忙了一整天,中午也沒什麽休息,一回到飯店文欽可能是憋了一整天了,就急著要干人家……還說晚上要好好地射給人家……啊……又來了……」文欽繼續規律地抽插著。

「喔……這樣喔……那一定很刺激吧?」我躺在旅館的日式榻榻米上,一邊看著坐在我身上套弄的玉玫,一邊說著。我按著話筒,小聲地對玉玫說:「文欽正在干我老婆……」也用力頂了玉玫幾下,可以感受得到,她的陰道也緊縮了一下。我想,玉玫也正感受到那種又嫉妒又興奮的刺激吧!

「老公,那你呢?」一邊被文欽微胖的身軀在身上落力進出著的慧雯,還不忘關心著在台北的國豪。

「你都被文欽進入了,我也正在干玉玫啊!」「嗯……老婆被干,老公偷吃……啊……啊……」「我們下午出門前,在文欽家里我就先干了玉玫一次,但下午沒射,我想到晚上再射精。現在我躺著,玉玫坐在我身上套弄著呢!」我說。此時,玉玫嬌羞的低下頭。

「啊……文欽知道你正干著玉玫,突然干得好用力……啊……啊……插得好深啊……啊……」慧雯在那邊說。

此時我也起身,將玉玫按趴在被褥上,從后面進入玉玫……就這樣,我們兩對玩著夫妻交換,南北聯機的成人遊戲。

「我也從玉玫后面插進去干她了!喔……好爽……」「啊……老公……文欽趴在我身上,也插得我好爽啊……頂到子宮了啦……啊……我不行了……我快到了……啊……好燙啊……文欽射精了……」在一次刺激中,慧雯在文欽身下高潮了,文欽也在我妻子體內射出了濃濁的精液。

聽著妻子淫蕩的話語與叫聲,我右手扶著玉玫的臀部再抽插幾下,也將精液射入玉玫的體內。在這樣的刺激之下,玉玫也高潮了,陰道一陣一陣地收縮,流出了大量的蜜液,順著大腿滴落到床鋪上……在一陣靜默后,妻對我說:「老公,那就先這樣啰!

等一下我們清洗一下后要出去吃個飯,文欽說這樣晚上才有力氣再干我;你跟玉玫就好好玩啰!」「會的,你們好好渡周末,我會自己開心的!」

我們在一陣甜言蜜語后就挂上了電話。「國豪,我幫你清理一下吧!」在浴室里,玉玫先是幫我用嘴巴清理陰莖,接著溫柔地用溫熱的水幫我清洗。「小玫∼∼跟你做愛真舒服啊!」「喔?是嗎?那跟慧雯做比起來呢?」玉玫問。

「嗯……那是不一樣的感受啊∼∼慧雯是我妻子,跟她做當然是很熟悉很舒服,她也很開朗活潑;你是我的老情人啰,你有的是一種溫婉的氣質,跟你做有一種征服的快感,給我不一樣的感受,我喜歡跟你做愛!」「嗯……我的大教授……」玉玫嬌羞著說道。

「稍微沖洗過后,我們去看電視吧!等一下想要了,我再干你。」

文欽與慧雯到市區夜市吃完了晚餐,兩人像情侶一樣牽著走,甜蜜地在台中的街頭走著。再回到飯店時,慧雯先到16樓的套房洗個澡,接著收拾好行李,上到35樓文欽的房間,這才是晚上兩人要共渡春宵的地方,進房后只見文欽打著赤膊,下半身裹著白色的浴巾,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雯雯啊∼∼來,換上睡衣來我旁邊坐。」「剛剛干得你舒服嗎?」文欽環抱著慧雯問道。

「嗯……你干得人家爽死了,聽到人家老公打電話來,還干得更用力……真是故意啊!」慧雯作勢生氣道。

「哈哈,這樣才有樂趣啊!想到自己的老婆也正在被你老公干著,我就一陣妒意襲上來,當然也更興奮啰!」「你們男人就是這樣……貪心……」「剛剛等你的時候,我打了電話給玉玫,他們剛泡完溫泉,國豪正趴在她的身上干著她呢!聽她發出嬌喘的聲音,也聽到他們兩個人肉體撞擊的聲音,我就更興奮了,我叫玉玫好好享受跟國豪在一起的愉悅,我說待會兒你上來也要好好干你。」說完,文欽便開始吻起慧雯,右手也伸進慧雯的衣襟內,開始搓揉著慧雯雪白的乳房。

「嗯……你壞啊……」「到床邊趴著吧!我想再從后面干你。」慧雯乖巧地走到床緣,爬上床趴著,雙腿張開,將屁股擡高對著文欽,露出了鮮美的鮑魚穴,準備承受著文欽的入侵。「雯雯,我要插進去了。」文欽將肉棒抵在慧雯的穴口。

「文欽,來吧!啊……」說完,文欽便進入了慧雯的身體,趴在慧雯背上,雙手握著慧雯的乳房,開始有節奏地抽插著……干了一會兒,文欽將慧雯拉到沙發上半躺臥著,雙腿張開,文欽則從前面插入慧雯的體內,一邊看著她美豔的胴體,一邊與慧雯對話著:「雯雯,喜歡我干你嗎?」「嗯……喜歡啊!」「我是你的誰?」

「你……是……我的……我的老板啊!」「說!說你喜歡被我干!」「慧雯……喜歡……被文欽……干……喜歡被老板的大雞巴干……啊……」「嗯……我也很喜歡干慧雯喔……你的穴很緊,干起來很舒服……喔……好爽……」「你的肉棒也插得我洞洞好脹、好舒服啊!喔……」「唧噗……唧噗……唧唧……噗噗……唧唧……」房間里盡是兩人肉體交合發出的淫靡撞擊聲。「我跟國豪,誰干得你比較舒服?」文欽總喜歡這樣問。

「你們兩個人干的感覺不一樣……我覺得都很舒服……啊……」「那雯雯喜歡被我干嗎?」「我……喜歡……被你……干啊……啊……」「下次辦公室沒人時,就在辦公室讓我干好嗎?」「好……啊……」「那等一下我要再射進去喔,可以嗎?」「可以……啊……本來這次出來就準備都讓你在人家體內……射精的啊……喔……好脹……你插得我好深啊……」「喔……雯雯……你真好干……你的小穴……干起來真舒服……」文欽更加落力地抽插著,一雙手則在慧雯的乳房上握揉著。

「喔……我要射了……都射給你喔!」「來吧……都……射進來吧!把你的精液都射給我吧!」文欽再抽插幾下后,便在慧雯體內射出了今天剩余的精液,整個人趴在慧雯身上喘氣。

兩人稍事休息后便一起來到浴室洗澡,慧雯溫柔地幫文欽洗著,文欽樂得讓慧雯服侍著,也一邊在慧雯身上撫摸著。

「雯雯,剛剛干你真舒服,你干起來有種不同于玉玫的滋味,我很喜歡。」「嗯……能讓你舒服,我就很開心了……你也插得人家很舒服啊!」慧雯一邊幫文欽洗著陽具,一邊俏皮地說著。

洗完之后,兩人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邊聊著白天的公事,聊著聊著文欽也覺得累了,兩人沒穿衣服,就只蓋著棉被,即使已經軟了,文欽還是喜歡將陰莖靠在慧雯的陰部上磨蹭著。

「雯雯,晚上就不要穿內褲睡吧,這樣明天一早起來我硬了,就可以馬上干你。」「嗯……就依你……」此時文欽的電話傳來簡訊:「老公,和慧雯玩得開心嗎?台北今晚很冷,我和國豪剛泡完溫泉,準備睡啰!他的陽具現在插在我的小穴里。」

「國豪這家夥……」文欽說道,也回傳了一則簡訊給玉玫:「老婆晚安,你就好好陪國豪吧!我剛剛干過慧雯了,現在和慧雯赤裸地抱在一起。晚安。」這兩對就這樣一南一北,相擁入眠,但抱著的是別人的老婆或老公。

就這樣,每當我晚上做實驗感到壓力大時,就會打電話要玉玫幫我弄點吃的過來,偶爾趁著夜晚研究大樓人少的時間,要玉玫來我的實驗室,讓我吸吸她那34C的胸部,摸摸她的小穴,接著趁順路送玉玫回家之便,偶爾先去汽車旅館干一炮再回家。

慧雯則有時也會在晚上留在事務所加班,趁著人少的時候,讓文欽在他的辦公室里一邊摸著她雪白粉嫩的34D酥胸及舔舔小穴,然后由文欽送她回來,當然,免不了也要先帶去旅館干一炮。

周末時,我們有時就抱著對方的妻子睡覺。而在對方妻子體內射精,也都在我們雙方的默契之下,漸漸不用請示了。

 

相關文章:
衣櫃中的秘密
借你的女友給我解解悶
正義之狼
喝醉的女人
難忘的生日餐會
淫蕩妻子
給市長當情婦
以母為榮
小男生和班主任性愛親體驗
妻子被瘋狂的輪姦
熱門小說:
衣櫃中的秘密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