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下姑娘的絕活

上月的一天,我特邀我北京的兩個朋友到我家鄉玩,在家玩了一天,覺的很無聊,下午我提議咱們開車到國道邊的小酒店找開心去。

大家一致同意,我們把車開到107國道上,車速特意很慢,路邊不斷有小酒店晃過,酒店門口總有一兩個姑娘示意要我們下車吃飯,我看到那些女孩長相不中,我又怕他們看不上,所以一路開過去,也下車看了4-5個店子,都是只有個吧子長的過的去的,怕大家掃興,還是又往前開,一直搞到晚上,還沒著落,大家有點失望了,我很尷尬,我還是不甘心的說,乾脆開到遠離市鎮的地方看看。

開了不久,突然眼前一亮,前面有個路邊酒店,門口有個木做的大火盆,里面坐著4個女的,奶子還蠻高,我立馬熱血沸騰,把車開到門口停下,她們忙起身表示很好客,待我仔細一看,還好有兩個過的去,有一個較好的,那個就很不行了。我兩個朋友不是太滿意,但還是說,就在這里搞算了。我們進了2樓包廂,條件還可以。然後,點菜,喝酒,三個女子,和我們交叉坐著,言下執意,每人一個。

我那兩個朋友也許是剛到我們這小地方來,一口京腔,天南地北的一頓亂坎,把那兩個姿色好的妞調的咯咯笑,兩個小妞告訴他們喝她們酒店的特色酒,什麼“桑塔納”,“邊三輪”,“穿山酒”,“高山流水”,等等,搞的個熱火朝天。和我坐著的是個20多歲的少婦,不多的言語,端菜,倒酒,全是她一人在做,時不時的陪著她們笑幾聲,媽的,這倒調起了我的伶愛之心,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她大方的告訴我叫“惠惠”,酒店的人都這麼叫,其實姓“成”是山區農村的,到這里有一年多了。

我又問她為什麼不和我喝“那個酒”,她只是傻傻的笑。不理我,忙著把我夾菜,我的心涼了,心想,還是看我的朋友他們好了,後來我一直沒多和她說話,我的朋友他兩各抱著自己的,又是親吻,又是摸奶,快活死了,看來是找對地方了。喝了2個多小時,菜也涼了,酒也乾了,是做事的時候了,我示意他兩對去搞,他兩半推半就的上去了,我想搞吊的地方在三樓。

只剩下我和惠惠了,我心里還鬧著情趣,只想等朋友玩好後,再找個地方泄泄火,這時她慢慢地把頭靠過來,一往神情看著我。顯得特別的動人,我們對視了好久她款款的坐到我的大腿上,把我的手輕輕的按在她的奶子上,啊,感覺還不錯,很硬的啊!我的雞巴有了衝動,但我還故作無所謂,她吻了吻我的臉,好象是鼓足了勇氣的問,您想搞我麼?然後把頭埋在我懷里,等待我的回達。

我有一種莫名的熱浪涌上心頭,我搖了搖她,很衝動的說,你怎麼這麼問?她說:你們不象是做生意的,象是教書的,說話蠻斯文。我們店子,做生意人和司機來的多。你們這類人不多,看來我們還是稀客。她們也希罕著呢?接著她告訴我,她們這店很偏,但安全,這時,我感覺我們親近了蠻多,我很魯粗的問:你的屁股力大不大?她笑了笑:包你滿意。

她起身拉著我的手上了樓,來到了她的房間,這房間還很安靜,就只有一張床和把木沙發,她不急于拉我上床,給我倒了杯水喝,坐在床邊,好象是等我動手。她看我不動,心里有點難色,很小心的對我說:“搞我冒貴的,40塊錢,您要期它服務也冒貴”。

我很奇怪,這種店子還有什麼其他服務,很好奇,忙問:你講怪話,還有其他服務?你莫想“捉我的四爺”(我們的土話,意思當250咯),她很真直的告訴我說,做愛前按按摩要多受10園人民幣,許多長途司機喜歡做。陪洗澡多受15塊,單吹蕭不做要受30塊,這是她的價,其他年輕的女孩要多收10塊。

我心里很不平,媽的,我* ,這麼少的價,我們這地方苦啊!檔次差了,女人要多付出更多的勞動。

她怕等久了,忙從床底下拉出一只桶往外走,我不解的問:“你要乾什麼?”她解釋道:“我去打水洗個小澡”,我笑道:“你剛更別個搞過嗎?”她連忙走到我跟前,解釋:“沒沒呢!我想把水打到房里當著你的面洗,你放心些嘛!”

“哦”,看來還蠻有心計,至少可以稱得上,很心細,我說:“算了,算了,乾脆我們洗個澡,”心想:看什麼個洗法。她好高興,忙說:“好,好呀,我這里有新毛巾,4塊給你,還有我的洗澡液,不要你的錢,(沐浴露說成那樣,可憐文化不高),又從床底拉出一個皮箱,翻出了一塊新毛巾遞給我,還有一雙舊拖板要我穿上,我只好將就著穿了,我從衣袋里掏出了5塊錢給她,她忙推委道:”莫急,一起算了,冒怕你走了“,邊按著我的手。

她領我到隔壁的澡塘,近來一看,面積倒蠻大,可我很困惑,沒有大浴缸,就是頭頂上一個大龍頭,怎麼洗啊!問道:“你搞錯麼?這哪來的熱水,你想搞死我?”她笑著指道:“您看這有兩根管子,熱水是從樓下廚房的熱水灶接上來的。先把泠水放掉,再調一下就好洗了”,她把沐浴露放到一張木板凳上,要我站開,她開始放泠水,她開始背著我的身脫完衣服,我看她的身段還不錯,有1米6的個子,皮膚很白嫩,屁股大大的,人很豐滿,長相還過的去,哪對奶子好大,奶頭也不小啊,沒顯得有半點松弛,不知硬度夠不夠?看來,還得摸一摸。

我伸手去摸,她拉開我的手,說:“莫著急啊,我先把你的衣服脫了撒。我人都把您搞,難道還不把你摸”笑著忙給我解掉衣服,我心里有股莫名的衝動,我們開始淋浴,她仔細的用那塊毛巾把我擦來擦去,洗了好久,人好熱,都快出汗了,然後拿著那瓶“洗澡液”倒里面的漿漿,我怕不衛生,忙阻攔說:“什麼東西,我看看,我看看。”我拉來一看,壞了,是“猛螄動物洗潔奶”,責怪道:“你怎麼可以給我洗這個,難怪冒要錢,”她捂著肚子咯咯的笑壞了,好久才直著身解釋說:“這個東西,你冒曉得,它蠻好,用起來特別的滑,我都不告訴其他小姐勒,你放心好了,你用了以後就知道了,我還是那些跑廣州的司機帶回來的啊,別人都不注意這個牌子。”

我心想:算了,亂用一次算了,到這種店子就不嫌髒了。“那就用勒。我不信洗的我的皮脫。”我不想再羅嗦了,想盡快摸她的奶子,過過隱。她把我全身涂滿了那“狗液”,噫,真的好滑也,稍有點清涼的感覺,我的嘛吊(雞巴)也涂了,沒有異樣的感覺,她開始要我把她也涂些,我把她奶子涂來涂去,涂著那東西摸她的奶子,感覺到,柔柔的,滑滑的,細細的,她輕輕用手掌嘛吊和陰郎,我的雞巴肅然起立,強烈的硬了,再看看她,面容初顯桃紅,倒有幾分水淋,我摸摸她的掖窩,細細的幾根腋毛還強烈的怕癢,忙松開我的雞巴,一把抱住我,說:“莫亂弄,我怕癢啊,她把那根木凳拉來要我坐著,然後站在我的背後,用她的那對奶子在我的背上,來回的轉動,那種感覺好刺激,我背過手去想摸她的陰部,她主動的把陰部湊到我手上讓我摸。

摸了一會,我把手指挖進她的陰道里,摳了幾下,她轉過身來,假生氣的坐在我的大腿上,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嘟著嘴撒嬌的說:“不把你洗了,你老是亂搞,”我開心的說:“還有亂搞的在後面呢!”邊說著,把她的腿分開,她會意的把屁股坐了坐,我的**迅速的滑進了她的陰道,她啊的一聲,好想是期待了很久。然後,我抱著她挺了200多挺,搞的木凳嘎嘎作響,那**帶著那“狗液”一進一出,蠻滑爽,的確感覺不一般,她緊抱著我,哎呀,哎呀叫個不停,搞了3-4分鐘她突然站了起來,緊抱著我,對著我的耳邊,輕輕的說:“我們還是快洗了,到這里搞怕被人聽到,底下的小姐還說我這麼騷,床上搞還是舒服些”。

正搞的我對勁,老火不老火,她說不搞了,我說搞完算了,她執意不肯,我只好同意,兩人衝乾淨那“狗液”後,我舉我著那不熄火的擦過狗液的鋼炮,快步來到了她的房間,她在後面把我們的衣服也一起抱了進來。

我倆一起鑽進被子里,床上還蠻香的,我問我還要不要吹蕭,我說,你是不是要多收我30塊錢,她笑了笑,說:哥哥,你莫講錢咯,你答應我以後多來幾次,照顧小妹,吹蕭全免費,說著要給我吹,(當時我沒有想,後來在車上想,做這行也不易,想多搞點錢,寧肯自己多付出點,生活艱辛啊)我只想* 她,那還想吹什麼蕭咯,我把她拉了上來,扛著她的腿,* 了進去,狂戳5-6百戳,放下她的腿,吸著她的大奶子,慢慢的輕抽,她的手緊抱我的屁股,哎呀,哎呀,大叫,比洗澡時,聲音還大,屁股迎合的十分到位。

她突然要我停下,問我:“哥哥,你要不要小妹給你”吸海耙“?我聽不懂,只知道”海耙“是我們這里的土話,意思是陰道,新鮮,新鮮,忙問,怎麼個搞法?她溫柔的說,試了你就知道了,我故意問:”要多收費麼?“

她罵:“受你的頭,小妹只想讓您爽拉。”說著,翻了身她把一個枕頭移自己的屁股下,讓我深深的* 入不動,還要閉著眼睛,我照辦,這時,我感覺她在深深的有節奏的收縮她的陰道,抱著我的頭,用舌頭舔我的外耳道,時不時還吹熱氣,啊!!!我全身有鐘穌麻的感覺,真是妙不可言,同時我感覺她的陰道收縮力不知比我那北京長大的女友強無數倍,相象不出,哪來這麼大的力,我實在忍不住了,在她強烈陰縮中,猛乾她,兩人嘟“哎呀,哎呀,”的乾完最後一刻。

我可是第一次叫出聲音。太完美了。至今每每想起那次情景,我的耳朵眼總有一點涼爽爽的感覺。上完後,我感覺體力特好,象跑了1000米洗了澡後的感覺。穿好衣服,我問她要多少錢,就60塊吧,我硬要給100,不要她找了,她不好意思的說,下次來搞我就莫數了。

我來到我們喝酒的包廂,兩朋友正和那兩個小姐在玩牌,說等了我好久了,大家起身要回下去,我結了帳,很便宜,100多點,我們要走時,被我搞的那女的,把我拉到一邊,小聲對我說:“您給我的100園,我要給那個沒有陪您們喝酒小姐10塊給錢,(太醜的那個,我們都忘了,)她是我的同鄉,她蠻怕別個看不起,我趕緊掏出10塊錢給她,她堅決不肯要,還是我找到那太醜的女孩,硬塞給那醜女,那醜女好歡喜,馬上起身送我們。還幫我們關好了車門,事後,我覺得那10園錢不應該出,想想也沒什麼……

上月的一天,我特邀我北京的兩個朋友到我家鄉玩,在家玩了一天,覺的很無聊,下午我提議咱們開車到國道邊的小酒店找開心去。

大家一致同意,我們把車開到107國道上,車速特意很慢,路邊不斷有小酒店晃過,酒店門口總有一兩個姑娘示意要我們下車吃飯,我看到那些女孩長相不中,我又怕他們看不上,所以一路開過去,也下車看了4-5個店子,都是只有個吧子長的過的去的,怕大家掃興,還是又往前開,一直搞到晚上,還沒著落,大家有點失望了,我很尷尬,我還是不甘心的說,乾脆開到遠離市鎮的地方看看。

開了不久,突然眼前一亮,前面有個路邊酒店,門口有個木做的大火盆,里面坐著4個女的,奶子還蠻高,我立馬熱血沸騰,把車開到門口停下,她們忙起身表示很好客,待我仔細一看,還好有兩個過的去,有一個較好的,那個就很不行了。我兩個朋友不是太滿意,但還是說,就在這里搞算了。我們進了2樓包廂,條件還可以。然後,點菜,喝酒,三個女子,和我們交叉坐著,言下執意,每人一個。

我那兩個朋友也許是剛到我們這小地方來,一口京腔,天南地北的一頓亂坎,把那兩個姿色好的妞調的咯咯笑,兩個小妞告訴他們喝她們酒店的特色酒,什麼“桑塔納”,“邊三輪”,“穿山酒”,“高山流水”,等等,搞的個熱火朝天。和我坐著的是個20多歲的少婦,不多的言語,端菜,倒酒,全是她一人在做,時不時的陪著她們笑幾聲,媽的,這倒調起了我的伶愛之心,我問她叫什麼名字,她大方的告訴我叫“惠惠”,酒店的人都這麼叫,其實姓“成”是山區農村的,到這里有一年多了。

我又問她為什麼不和我喝“那個酒”,她只是傻傻的笑。不理我,忙著把我夾菜,我的心涼了,心想,還是看我的朋友他們好了,後來我一直沒多和她說話,我的朋友他兩各抱著自己的,又是親吻,又是摸奶,快活死了,看來是找對地方了。喝了2個多小時,菜也涼了,酒也乾了,是做事的時候了,我示意他兩對去搞,他兩半推半就的上去了,我想搞吊的地方在三樓。

只剩下我和惠惠了,我心里還鬧著情趣,只想等朋友玩好後,再找個地方泄泄火,這時她慢慢地把頭靠過來,一往神情看著我。顯得特別的動人,我們對視了好久她款款的坐到我的大腿上,把我的手輕輕的按在她的奶子上,啊,感覺還不錯,很硬的啊!我的雞巴有了衝動,但我還故作無所謂,她吻了吻我的臉,好象是鼓足了勇氣的問,您想搞我麼?然後把頭埋在我懷里,等待我的回達。

我有一種莫名的熱浪涌上心頭,我搖了搖她,很衝動的說,你怎麼這麼問?她說:你們不象是做生意的,象是教書的,說話蠻斯文。我們店子,做生意人和司機來的多。你們這類人不多,看來我們還是稀客。她們也希罕著呢?接著她告訴我,她們這店很偏,但安全,這時,我感覺我們親近了蠻多,我很魯粗的問:你的屁股力大不大?她笑了笑:包你滿意。

她起身拉著我的手上了樓,來到了她的房間,這房間還很安靜,就只有一張床和把木沙發,她不急于拉我上床,給我倒了杯水喝,坐在床邊,好象是等我動手。她看我不動,心里有點難色,很小心的對我說:“搞我冒貴的,40塊錢,您要期它服務也冒貴”。

我很奇怪,這種店子還有什麼其他服務,很好奇,忙問:你講怪話,還有其他服務?你莫想“捉我的四爺”(我們的土話,意思當250咯),她很真直的告訴我說,做愛前按按摩要多受10園人民幣,許多長途司機喜歡做。陪洗澡多受15塊,單吹蕭不做要受30塊,這是她的價,其他年輕的女孩要多收10塊。

我心里很不平,媽的,我* ,這麼少的價,我們這地方苦啊!檔次差了,女人要多付出更多的勞動。

她怕等久了,忙從床底下拉出一只桶往外走,我不解的問:“你要乾什麼?”她解釋道:“我去打水洗個小澡”,我笑道:“你剛更別個搞過嗎?”她連忙走到我跟前,解釋:“沒沒呢!我想把水打到房里當著你的面洗,你放心些嘛!”

“哦”,看來還蠻有心計,至少可以稱得上,很心細,我說:“算了,算了,乾脆我們洗個澡,”心想:看什麼個洗法。她好高興,忙說:“好,好呀,我這里有新毛巾,4塊給你,還有我的洗澡液,不要你的錢,(沐浴露說成那樣,可憐文化不高),又從床底拉出一個皮箱,翻出了一塊新毛巾遞給我,還有一雙舊拖板要我穿上,我只好將就著穿了,我從衣袋里掏出了5塊錢給她,她忙推委道:”莫急,一起算了,冒怕你走了“,邊按著我的手。

她領我到隔壁的澡塘,近來一看,面積倒蠻大,可我很困惑,沒有大浴缸,就是頭頂上一個大龍頭,怎麼洗啊!問道:“你搞錯麼?這哪來的熱水,你想搞死我?”她笑著指道:“您看這有兩根管子,熱水是從樓下廚房的熱水灶接上來的。先把泠水放掉,再調一下就好洗了”,她把沐浴露放到一張木板凳上,要我站開,她開始放泠水,她開始背著我的身脫完衣服,我看她的身段還不錯,有1米6的個子,皮膚很白嫩,屁股大大的,人很豐滿,長相還過的去,哪對奶子好大,奶頭也不小啊,沒顯得有半點松弛,不知硬度夠不夠?看來,還得摸一摸。

我伸手去摸,她拉開我的手,說:“莫著急啊,我先把你的衣服脫了撒。我人都把您搞,難道還不把你摸”笑著忙給我解掉衣服,我心里有股莫名的衝動,我們開始淋浴,她仔細的用那塊毛巾把我擦來擦去,洗了好久,人好熱,都快出汗了,然後拿著那瓶“洗澡液”倒里面的漿漿,我怕不衛生,忙阻攔說:“什麼東西,我看看,我看看。”我拉來一看,壞了,是“猛螄動物洗潔奶”,責怪道:“你怎麼可以給我洗這個,難怪冒要錢,”她捂著肚子咯咯的笑壞了,好久才直著身解釋說:“這個東西,你冒曉得,它蠻好,用起來特別的滑,我都不告訴其他小姐勒,你放心好了,你用了以後就知道了,我還是那些跑廣州的司機帶回來的啊,別人都不注意這個牌子。”

我心想:算了,亂用一次算了,到這種店子就不嫌髒了。“那就用勒。我不信洗的我的皮脫。”我不想再羅嗦了,想盡快摸她的奶子,過過隱。她把我全身涂滿了那“狗液”,噫,真的好滑也,稍有點清涼的感覺,我的嘛吊(雞巴)也涂了,沒有異樣的感覺,她開始要我把她也涂些,我把她奶子涂來涂去,涂著那東西摸她的奶子,感覺到,柔柔的,滑滑的,細細的,她輕輕用手掌嘛吊和陰郎,我的雞巴肅然起立,強烈的硬了,再看看她,面容初顯桃紅,倒有幾分水淋,我摸摸她的掖窩,細細的幾根腋毛還強烈的怕癢,忙松開我的雞巴,一把抱住我,說:“莫亂弄,我怕癢啊,她把那根木凳拉來要我坐著,然後站在我的背後,用她的那對奶子在我的背上,來回的轉動,那種感覺好刺激,我背過手去想摸她的陰部,她主動的把陰部湊到我手上讓我摸。

摸了一會,我把手指挖進她的陰道里,摳了幾下,她轉過身來,假生氣的坐在我的大腿上,雙手勾著我的脖子,嘟著嘴撒嬌的說:“不把你洗了,你老是亂搞,”我開心的說:“還有亂搞的在後面呢!”邊說著,把她的腿分開,她會意的把屁股坐了坐,我的**迅速的滑進了她的陰道,她啊的一聲,好想是期待了很久。然後,我抱著她挺了200多挺,搞的木凳嘎嘎作響,那**帶著那“狗液”一進一出,蠻滑爽,的確感覺不一般,她緊抱著我,哎呀,哎呀叫個不停,搞了3-4分鐘她突然站了起來,緊抱著我,對著我的耳邊,輕輕的說:“我們還是快洗了,到這里搞怕被人聽到,底下的小姐還說我這麼騷,床上搞還是舒服些”。

正搞的我對勁,老火不老火,她說不搞了,我說搞完算了,她執意不肯,我只好同意,兩人衝乾淨那“狗液”後,我舉我著那不熄火的擦過狗液的鋼炮,快步來到了她的房間,她在後面把我們的衣服也一起抱了進來。

我倆一起鑽進被子里,床上還蠻香的,我問我還要不要吹蕭,我說,你是不是要多收我30塊錢,她笑了笑,說:哥哥,你莫講錢咯,你答應我以後多來幾次,照顧小妹,吹蕭全免費,說著要給我吹,(當時我沒有想,後來在車上想,做這行也不易,想多搞點錢,寧肯自己多付出點,生活艱辛啊)我只想* 她,那還想吹什麼蕭咯,我把她拉了上來,扛著她的腿,* 了進去,狂戳5-6百戳,放下她的腿,吸著她的大奶子,慢慢的輕抽,她的手緊抱我的屁股,哎呀,哎呀,大叫,比洗澡時,聲音還大,屁股迎合的十分到位。

她突然要我停下,問我:“哥哥,你要不要小妹給你”吸海耙“?我聽不懂,只知道”海耙“是我們這里的土話,意思是陰道,新鮮,新鮮,忙問,怎麼個搞法?她溫柔的說,試了你就知道了,我故意問:”要多收費麼?“

她罵:“受你的頭,小妹只想讓您爽拉。”說著,翻了身她把一個枕頭移自己的屁股下,讓我深深的* 入不動,還要閉著眼睛,我照辦,這時,我感覺她在深深的有節奏的收縮她的陰道,抱著我的頭,用舌頭舔我的外耳道,時不時還吹熱氣,啊!!!我全身有鐘穌麻的感覺,真是妙不可言,同時我感覺她的陰道收縮力不知比我那北京長大的女友強無數倍,相象不出,哪來這麼大的力,我實在忍不住了,在她強烈陰縮中,猛乾她,兩人嘟“哎呀,哎呀,”的乾完最後一刻。

我可是第一次叫出聲音。太完美了。至今每每想起那次情景,我的耳朵眼總有一點涼爽爽的感覺。上完後,我感覺體力特好,象跑了1000米洗了澡後的感覺。穿好衣服,我問她要多少錢,就60塊吧,我硬要給100,不要她找了,她不好意思的說,下次來搞我就莫數了。

我來到我們喝酒的包廂,兩朋友正和那兩個小姐在玩牌,說等了我好久了,大家起身要回下去,我結了帳,很便宜,100多點,我們要走時,被我搞的那女的,把我拉到一邊,小聲對我說:“您給我的100園,我要給那個沒有陪您們喝酒小姐10塊給錢,(太醜的那個,我們都忘了,)她是我的同鄉,她蠻怕別個看不起,我趕緊掏出10塊錢給她,她堅決不肯要,還是我找到那太醜的女孩,硬塞給那醜女,那醜女好歡喜,馬上起身送我們。還幫我們關好了車門,事後,我覺得那10園錢不應該出,想想也沒什麼……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妻妹書茵
要射........就射在裡面
女友的美豔阿姨
和女友在小樹林裡
高級迷幻劑
被哥哥強暴
危險的上班族婦女
美女上司的內在美
和媽媽的大膽性遊戲
蕩婦代孕還債被肏得浪吟
熱門小說:
妻妹書茵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