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迎新會被姦

又是一年一度的大學迎新註冊日,各大小學會、宿舍的學生會都在校園每一角落招收會員;不過最努力宣傳的,都是那些宿舍的學生會,除了一式的製服、精美的紀念品外,還會借用課室作「示範宿舍」,在裡面擺設得像是宿舍的房間,細至擺設,大至床鋪和書桌也有,與真的宿舍房間無異。

來年是二年級生的羅子郎,本來有意扮新生回校「騙取」紀念品,奈何有暑期工在身,結果回到大學,已經黃昏六時多,大多學會攤位都收工了。「算了,找燕燕喝杯東西吧。」

此時,一把明顯假裝少女聲音在後面響起:「先生,你是新生嗎?」羅子郎轉身望望,只見一位高挑的女生,穿著一套黑色套裝,一望就知是宿舍的招收人員,不過她還真漂亮,羅子郎知道她正是喜愛變裝的好友燕燕的室友張雅琪;當然,張雅琪不認識他,因為他也只是在燕燕的部落格中見過變裝的對方。

羅子郎徹底地裝扮起來,回答一句「是」,雅琪喜出望外,像是捕獲漏網之魚一樣,開始努力推銷雅琪的宿舍,羅子郎煞有介事地扮作猶豫,雅琪便力邀羅子郎:「不如你到我們的示範宿舍看看吧,再作決定。」羅子郎也點頭和應。

「示範宿舍」內一應俱存,羅子郎甚至覺得比真的還要好;雅琪請羅子郎坐下後,遞上一疊宿舍的紀念品,坐在他旁邊,便繼續雅琪的遊說工作:「其實我們宿舍……」

羅子郎暗中在笑,其實他的目的可謂達到了,他根本無心聽雅琪的講解,反是他留意著雅琪,長長到肩的頭髮,配上輪廓分明的臉蛋,即使不施姿粉,十分清爽好看;視線往下游,停在雅琪戴著那大小適中的假奶上,更覺雅琪很完美;「不行了,我要把雅琪……

強姦!」偷眼打量四周,沒有其他人,門也關了,他便把視線拉回,策劃行動。

興高采烈地講解的雅琪,看見這男生有點不軌企圖,戒備地問:「先生,你……」羅子郎已撲過來,雅琪驚呼,往後縮,反而二人順勢跌在床上,羅子郎壓在雅琪背上。雅琪大叫:「救命……」只有一聲,羅子郎已用手從後封住雅琪嘴巴。

不過雅琪的叫聲,還是驚動了外面一個人,這人走進房內,與驚惶的羅子郎相互對視,那女的關上門,皺眉地說:「原來是羅子郎和雅琪嗎?」羅子郎也在苦笑:「你會告發我嗎?燕燕?」

燕燕鎖上門,一邊走向床上的男女,一邊微笑地說:「不,不會!」走到他們旁邊,補充說:「我一直都對雅琪有興趣。」說罷,一手掀起雅琪套裝的裙子。

羅子郎大笑,故意放開努力掙扎的雅琪嘴巴,雅琪大叫:「是燕燕嗎?快救我!」可是雅琪已感到陰莖涼涼的,內褲已被人扯下,雅琪驚得叫:「停手啊!」上身被羅子郎壓著,動彈不得,惟有兩腳在亂踢。

燕燕用雙手按著雅琪吊在床邊亂踢的雙腳,使雅琪兩腿張開,在欣賞雅琪的陰莖;羅子郎便對雅琪說:「你平時有欺負燕燕嗎?他準備對「雅琪妹妹」報復呢!」

雅琪已吃驚得很,叫說:「不會的!燕燕,快放我!啊啊啊……」燕燕已伸出舌頭,不停在舔雅琪的陰莖,變裝後從未和男人做過的雅琪自然地叫出來後,又即時強忍自己陰莖所受的刺激,可是燕燕一啜,雅琪已雙手抓緊床單,放聲呻吟。羅子郎也不浪費時間,一手照舊按著被施暴者,另一手把雅琪套裝的拉鏈拉下,不停摸雅琪白雪雪的肌膚。

「停手呀!啊……我求求你們……不要……雞姦我……」

其實雅琪的陰莖已經被燕燕舔得流出精液,慢慢的流出,燕燕一一舔去;儘管燕燕拿開雙手,去摸雅琪屁股肉團,雅琪雙腳也沒意思合上;「原來雅琪的屁股是這麼彈手幼嫩!」竟然從褲中奏出自己的勃起的陽具,對準雅琪屁眼,然後一下就往內插。

「啊呀!痛死我啦!救命啊!」雅琪十分抗拒燕燕的陽具,屁股不斷想把它迫出,但是這種反彈只是適得其反,增加了燕燕的興奮,他更努力往內插,雅琪只有雙手握著拳頭,低頭死命在叫「痛」。

可是最初的強暴者已在床上跪在雅琪面前準備好,羅子郎抓住雅琪的頭髮,把雅琪的頭掀起,不斷在叫的嘴巴,已被羅子郎的粗壯陽具塞著,伏在床上的雅琪舌頭不斷想把羅子郎的巨物頂出,身體也強烈扭動,仍擺脫不了兩名施暴者上下攻勢,雅琪只得無言地妥協,傷心地流出眼淚來。當然他們不理會受害人的心情,在各自的目標「洞穴」,不停前後抽插加快速度以增加快感。

「嗯!」一男一變裝女不約而同地把精液射出,羅子郎及時把陽具抽出,數吋長的陽具就在雅琪臉上不斷噴射,為雅琪「顏射」,至於燕燕則忍不住,精液灌進雅琪的屁眼內,直至「寶槍」軟下來才抽出。

雅琪失神地伏在床上,身上儘是男人的污穢液體,雅琪受了打擊,但最重要的是,雅琪竟然在二人射精時,也老實地射了出來,早已流著精液的陰莖竟無恥地噴出大量精液,床邊全都被雅琪的精液弄濕了。

可是雅琪也沒有因強暴者發洩了而得到自由,羅子郎把雅琪翻轉身,雅琪微微反抗,可是早已鬆開的衣服都被羅子郎扯下,胸罩也起不了作用,也被扯破了,兩個黏在胸前的假奶已經彈出來,加上雅琪雙腳無力合上,簡直在引誘著強暴者進一步侵犯雅琪。

「難道他們還未滿足……」就在雅琪心想時候,羅子郎便伏在無力反抗的雅琪身邊,一手就搓摸雅琪睪丸,另一手的手指已不客氣地插入雅琪剛開苞的屁眼。

「啊!好爽……裂開了!裂開了!啊!停手……」

「那麼你真的想我停嗎?」羅子郎知道雅琪思緒已經亂了,雅琪現在只懂合上眼,不停搖頭在淫叫,羅子郎每加一隻手指插入雅琪屁眼中,雅琪肉壁迫壓著他手指的力度增強,雅琪便更受刺激,更發狂地扭捏身體;羅子郎的舌頭也已在雅琪漲起的龜頭上打圈。

「啊啊呀……痛……但又很……興奮……」

燕燕也在讚賞同伴:「厲害!不用催情藥已令平時斯斯文文的雅琪變變裝蕩女!」

燕燕休息完畢後,用手握著雅琪的陰莖,不停地吸,他可以感到雅琪的龜頭,在燕燕口中突漲,而燕燕另一手也來回撫摸羅子郎大腿內側、沾滿雅琪口水的陰莖,雅琪只有喘氣呻吟。

羅子郎玩弄雅琪屁眼的手指抽開,轉而摸燕燕的陰莖,屁眼一陣空虛感,使雅琪即時哀求:「不要……停……我……我……我……」

羅子郎奸笑:「那麼你自己玩屁眼給我們看吧。」雅琪雙手慢慢伸往屁眼,羅子郎在雅琪屁眼輕輕彈了一下,雅琪即時頂不住把手指插進自己屁眼,雅琪的自慰動作甚至比羅子郎做的更激盪,三人互相玩弄彼此的身體,雅琪淫叫得更大聲。「啊啊啊啊!」

羅子郎便對燕燕說:「看!雅琪和你應該都可以了,我想幹得激烈一點,你沒意見吧!」燕燕淫笑說:「我始終是你的變裝女友,由你決定吧,我也再想玩玩其他花樣呢。」

二人商量好了,便把衣服脫過精光;羅子郎立刻行動,他捉往雅琪雙手抽起,停止了雅琪的自慰,雅琪下身性慾欲罷不能,即難堪得拱起纖腰,亂叫:「干我屁眼!讓我吹喇吧!讓我射精!我都想要」

羅子郎說:「就讓你爽到死吧!」話不二說,陽具堵塞了雅琪剛被燕燕噴入精液的屁眼,羅子郎陽具的粗壯使雅琪進一步崩潰,相對地,在雅琪緊與窄的屁眼內推進,也使羅子郎興奮不已;羅子郎抓住雅琪的腰,用力使陽具在雅琪屁眼內往內頂。

燕燕也兩腳張開躺在雅琪身下,自己的屁眼已對準雅琪的陰莖,燕燕挑逗地說:「我的好雅琪,一起玩吧。」

「好……啊啊啊……好……啊啊啊……」雅琪一手用力握著陰莖,燕燕撥開自己的屁眼將雅琪的陰莖緩緩放入,燕燕另一隻手則一鬆一緊地抓雅琪的睪丸,雅琪只有配合弟弟的動作,而燕燕在雅琪抽插時左右搖晃的陽具,也因為雅琪不斷插入屁眼而興奮的隆隆漲起。

上下身的刺激,令雅琪快到射精,羅子郎才頂撞雅琪直腸兩三次,雅琪已要射了:「不……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啊啊!」雅琪的精液在屁眼內噴向燕燕的直腸。

同一時間,燕燕也怪叫一聲,一手緊緊握住雅琪睪丸,另一手上下套弄自己陽具的同時也射出了精液,射到雅琪胸口都是,燕燕的屁眼,和雅琪胸口屁眼都已是濁濁的精液。

羅子郎把陽具抽離,未得滿足似的直指著躺在燕燕身上回氣的雅琪,羅子郎不滿地說:「這麼快?……喂,燕燕,把春藥借我!」燕燕會意,一邊從衣服找藥,一邊說:「還是要用藥嗎?」

燕燕把一瓶交給羅子郎,一瓶握在手中;這種藥內服外塗都可以挑起性慾,塗在私處特別有效。羅子郎把春藥塗在雅琪陰莖和屁眼,藥水滲入,不一會藥力開始發作,原本已射了的雅琪開始再度喘噓噓,腰間也開始扭動,陰莖便再次流出精液,羅子郎也舔去,舌頭甚至伸入包皮去,舔到雅琪陰莖龜頭,令雅琪進一步有觸電感覺。

「啊……」

燕燕坐在床上,也把藥倒在自己軟化了的寶貝上,雙手前後地搓,開始感到一陣陣快意,陽具慢慢再次漲起;燕燕繼續用一手搓自己陽具,另一隻手沾滿催情藥的手指就將燕燕屁眼內雅琪的精液抹在手指上,然後伸入雅琪口中,雅琪已伸出舌頭去舔,一次就把自己的精液和催情藥送進口內。

「啊呀……干我……我又想要啊……」雅琪嬌聲哀求,雅琪已忘記自己是被強姦!雙眼半合,興奮得主動求他人干雅琪,羅子郎笑說:「這樣才像樣。」便把雅琪抱起,早已準備好的陽具從上面第二次插入雅琪屁眼。

「啊啊啊啊呀……好……好舒服啊……」

雅琪雙腳交叉捆著羅子郎,雙手攬著他的頸,配合羅子郎在扭動身體,由於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插,加上燕燕的精液及催情藥,羅子郎的抽插順利很多,屁眼與肉棒的摩擦還是令他們很有快感。

「大力點干我屁眼!加快點幹我!我……我要……插我……插死我……」

羅子郎每每撞到雅琪屁眼盡頭,雅琪都放浪地淫叫,使燕燕也想參與:「噢!雅琪!我也要來了!」

「啊呀……我的好變裝姊妹……你也……你也來干我吧……啊啊……」

燕燕躺在床上,將雅琪抱在身上,接著燕燕就把自己硬梆梆的陽具和羅子郎一起插入雅琪慾火焚身的屁眼,雅琪只有「啊啊」回應;除了屁眼受到兩根大老二同時插入的刺激外,羅子郎托著雅琪的頭親吻雅琪的小嘴,而燕燕也雙手從後搓揉雅琪的睪丸,甚至握起雅琪的陰莖,好讓羅子郎彎低頭去舔雅琪的老二。

前後上下左右全身都受到刺激,羅子郎和燕燕同時用力抽插了數十下,激烈擺動全身的雅琪,到了最後:「啊啊啊……來啊……我又射了,啊啊啊啊啊啊……」

雅琪的「啊」聲足足叫了二十多秒,這次射精來得更爽,羅子郎與燕燕和雅琪同時到達射精,屁道、直腸和雅琪的陰毛都分別灌滿了三人暴射出來的精液……

後來二人各自再干雅琪兩三回,雅琪只有不斷地享受性興奮、體力透支暈倒,然後又被幹得興奮醒來,直至兩瓶催情藥用盡,二人才把滿身精液、催情藥和三人體汗的雅琪送回家。

又是一年一度的大學迎新註冊日,各大小學會、宿舍的學生會都在校園每一角落招收會員;不過最努力宣傳的,都是那些宿舍的學生會,除了一式的製服、精美的紀念品外,還會借用課室作「示範宿舍」,在裡面擺設得像是宿舍的房間,細至擺設,大至床鋪和書桌也有,與真的宿舍房間無異。

來年是二年級生的羅子郎,本來有意扮新生回校「騙取」紀念品,奈何有暑期工在身,結果回到大學,已經黃昏六時多,大多學會攤位都收工了。「算了,找燕燕喝杯東西吧。」

此時,一把明顯假裝少女聲音在後面響起:「先生,你是新生嗎?」羅子郎轉身望望,只見一位高挑的女生,穿著一套黑色套裝,一望就知是宿舍的招收人員,不過她還真漂亮,羅子郎知道她正是喜愛變裝的好友燕燕的室友張雅琪;當然,張雅琪不認識他,因為他也只是在燕燕的部落格中見過變裝的對方。

羅子郎徹底地裝扮起來,回答一句「是」,雅琪喜出望外,像是捕獲漏網之魚一樣,開始努力推銷雅琪的宿舍,羅子郎煞有介事地扮作猶豫,雅琪便力邀羅子郎:「不如你到我們的示範宿舍看看吧,再作決定。」羅子郎也點頭和應。

「示範宿舍」內一應俱存,羅子郎甚至覺得比真的還要好;雅琪請羅子郎坐下後,遞上一疊宿舍的紀念品,坐在他旁邊,便繼續雅琪的遊說工作:「其實我們宿舍……」

羅子郎暗中在笑,其實他的目的可謂達到了,他根本無心聽雅琪的講解,反是他留意著雅琪,長長到肩的頭髮,配上輪廓分明的臉蛋,即使不施姿粉,十分清爽好看;視線往下游,停在雅琪戴著那大小適中的假奶上,更覺雅琪很完美;「不行了,我要把雅琪……

強姦!」偷眼打量四周,沒有其他人,門也關了,他便把視線拉回,策劃行動。

興高采烈地講解的雅琪,看見這男生有點不軌企圖,戒備地問:「先生,你……」羅子郎已撲過來,雅琪驚呼,往後縮,反而二人順勢跌在床上,羅子郎壓在雅琪背上。雅琪大叫:「救命……」只有一聲,羅子郎已用手從後封住雅琪嘴巴。

不過雅琪的叫聲,還是驚動了外面一個人,這人走進房內,與驚惶的羅子郎相互對視,那女的關上門,皺眉地說:「原來是羅子郎和雅琪嗎?」羅子郎也在苦笑:「你會告發我嗎?燕燕?」

燕燕鎖上門,一邊走向床上的男女,一邊微笑地說:「不,不會!」走到他們旁邊,補充說:「我一直都對雅琪有興趣。」說罷,一手掀起雅琪套裝的裙子。

羅子郎大笑,故意放開努力掙扎的雅琪嘴巴,雅琪大叫:「是燕燕嗎?快救我!」可是雅琪已感到陰莖涼涼的,內褲已被人扯下,雅琪驚得叫:「停手啊!」上身被羅子郎壓著,動彈不得,惟有兩腳在亂踢。

燕燕用雙手按著雅琪吊在床邊亂踢的雙腳,使雅琪兩腿張開,在欣賞雅琪的陰莖;羅子郎便對雅琪說:「你平時有欺負燕燕嗎?他準備對「雅琪妹妹」報復呢!」

雅琪已吃驚得很,叫說:「不會的!燕燕,快放我!啊啊啊……」燕燕已伸出舌頭,不停在舔雅琪的陰莖,變裝後從未和男人做過的雅琪自然地叫出來後,又即時強忍自己陰莖所受的刺激,可是燕燕一啜,雅琪已雙手抓緊床單,放聲呻吟。羅子郎也不浪費時間,一手照舊按著被施暴者,另一手把雅琪套裝的拉鏈拉下,不停摸雅琪白雪雪的肌膚。

「停手呀!啊……我求求你們……不要……雞姦我……」

其實雅琪的陰莖已經被燕燕舔得流出精液,慢慢的流出,燕燕一一舔去;儘管燕燕拿開雙手,去摸雅琪屁股肉團,雅琪雙腳也沒意思合上;「原來雅琪的屁股是這麼彈手幼嫩!」竟然從褲中奏出自己的勃起的陽具,對準雅琪屁眼,然後一下就往內插。

「啊呀!痛死我啦!救命啊!」雅琪十分抗拒燕燕的陽具,屁股不斷想把它迫出,但是這種反彈只是適得其反,增加了燕燕的興奮,他更努力往內插,雅琪只有雙手握著拳頭,低頭死命在叫「痛」。

可是最初的強暴者已在床上跪在雅琪面前準備好,羅子郎抓住雅琪的頭髮,把雅琪的頭掀起,不斷在叫的嘴巴,已被羅子郎的粗壯陽具塞著,伏在床上的雅琪舌頭不斷想把羅子郎的巨物頂出,身體也強烈扭動,仍擺脫不了兩名施暴者上下攻勢,雅琪只得無言地妥協,傷心地流出眼淚來。當然他們不理會受害人的心情,在各自的目標「洞穴」,不停前後抽插加快速度以增加快感。

「嗯!」一男一變裝女不約而同地把精液射出,羅子郎及時把陽具抽出,數吋長的陽具就在雅琪臉上不斷噴射,為雅琪「顏射」,至於燕燕則忍不住,精液灌進雅琪的屁眼內,直至「寶槍」軟下來才抽出。

雅琪失神地伏在床上,身上儘是男人的污穢液體,雅琪受了打擊,但最重要的是,雅琪竟然在二人射精時,也老實地射了出來,早已流著精液的陰莖竟無恥地噴出大量精液,床邊全都被雅琪的精液弄濕了。

可是雅琪也沒有因強暴者發洩了而得到自由,羅子郎把雅琪翻轉身,雅琪微微反抗,可是早已鬆開的衣服都被羅子郎扯下,胸罩也起不了作用,也被扯破了,兩個黏在胸前的假奶已經彈出來,加上雅琪雙腳無力合上,簡直在引誘著強暴者進一步侵犯雅琪。

「難道他們還未滿足……」就在雅琪心想時候,羅子郎便伏在無力反抗的雅琪身邊,一手就搓摸雅琪睪丸,另一手的手指已不客氣地插入雅琪剛開苞的屁眼。

「啊!好爽……裂開了!裂開了!啊!停手……」

「那麼你真的想我停嗎?」羅子郎知道雅琪思緒已經亂了,雅琪現在只懂合上眼,不停搖頭在淫叫,羅子郎每加一隻手指插入雅琪屁眼中,雅琪肉壁迫壓著他手指的力度增強,雅琪便更受刺激,更發狂地扭捏身體;羅子郎的舌頭也已在雅琪漲起的龜頭上打圈。

「啊啊呀……痛……但又很……興奮……」

燕燕也在讚賞同伴:「厲害!不用催情藥已令平時斯斯文文的雅琪變變裝蕩女!」

燕燕休息完畢後,用手握著雅琪的陰莖,不停地吸,他可以感到雅琪的龜頭,在燕燕口中突漲,而燕燕另一手也來回撫摸羅子郎大腿內側、沾滿雅琪口水的陰莖,雅琪只有喘氣呻吟。

羅子郎玩弄雅琪屁眼的手指抽開,轉而摸燕燕的陰莖,屁眼一陣空虛感,使雅琪即時哀求:「不要……停……我……我……我……」

羅子郎奸笑:「那麼你自己玩屁眼給我們看吧。」雅琪雙手慢慢伸往屁眼,羅子郎在雅琪屁眼輕輕彈了一下,雅琪即時頂不住把手指插進自己屁眼,雅琪的自慰動作甚至比羅子郎做的更激盪,三人互相玩弄彼此的身體,雅琪淫叫得更大聲。「啊啊啊啊!」

羅子郎便對燕燕說:「看!雅琪和你應該都可以了,我想幹得激烈一點,你沒意見吧!」燕燕淫笑說:「我始終是你的變裝女友,由你決定吧,我也再想玩玩其他花樣呢。」

二人商量好了,便把衣服脫過精光;羅子郎立刻行動,他捉往雅琪雙手抽起,停止了雅琪的自慰,雅琪下身性慾欲罷不能,即難堪得拱起纖腰,亂叫:「干我屁眼!讓我吹喇吧!讓我射精!我都想要」

羅子郎說:「就讓你爽到死吧!」話不二說,陽具堵塞了雅琪剛被燕燕噴入精液的屁眼,羅子郎陽具的粗壯使雅琪進一步崩潰,相對地,在雅琪緊與窄的屁眼內推進,也使羅子郎興奮不已;羅子郎抓住雅琪的腰,用力使陽具在雅琪屁眼內往內頂。

燕燕也兩腳張開躺在雅琪身下,自己的屁眼已對準雅琪的陰莖,燕燕挑逗地說:「我的好雅琪,一起玩吧。」

「好……啊啊啊……好……啊啊啊……」雅琪一手用力握著陰莖,燕燕撥開自己的屁眼將雅琪的陰莖緩緩放入,燕燕另一隻手則一鬆一緊地抓雅琪的睪丸,雅琪只有配合弟弟的動作,而燕燕在雅琪抽插時左右搖晃的陽具,也因為雅琪不斷插入屁眼而興奮的隆隆漲起。

上下身的刺激,令雅琪快到射精,羅子郎才頂撞雅琪直腸兩三次,雅琪已要射了:「不……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要射了!啊啊啊!」雅琪的精液在屁眼內噴向燕燕的直腸。

同一時間,燕燕也怪叫一聲,一手緊緊握住雅琪睪丸,另一手上下套弄自己陽具的同時也射出了精液,射到雅琪胸口都是,燕燕的屁眼,和雅琪胸口屁眼都已是濁濁的精液。

羅子郎把陽具抽離,未得滿足似的直指著躺在燕燕身上回氣的雅琪,羅子郎不滿地說:「這麼快?……喂,燕燕,把春藥借我!」燕燕會意,一邊從衣服找藥,一邊說:「還是要用藥嗎?」

燕燕把一瓶交給羅子郎,一瓶握在手中;這種藥內服外塗都可以挑起性慾,塗在私處特別有效。羅子郎把春藥塗在雅琪陰莖和屁眼,藥水滲入,不一會藥力開始發作,原本已射了的雅琪開始再度喘噓噓,腰間也開始扭動,陰莖便再次流出精液,羅子郎也舔去,舌頭甚至伸入包皮去,舔到雅琪陰莖龜頭,令雅琪進一步有觸電感覺。

「啊……」

燕燕坐在床上,也把藥倒在自己軟化了的寶貝上,雙手前後地搓,開始感到一陣陣快意,陽具慢慢再次漲起;燕燕繼續用一手搓自己陽具,另一隻手沾滿催情藥的手指就將燕燕屁眼內雅琪的精液抹在手指上,然後伸入雅琪口中,雅琪已伸出舌頭去舔,一次就把自己的精液和催情藥送進口內。

「啊呀……干我……我又想要啊……」雅琪嬌聲哀求,雅琪已忘記自己是被強姦!雙眼半合,興奮得主動求他人干雅琪,羅子郎笑說:「這樣才像樣。」便把雅琪抱起,早已準備好的陽具從上面第二次插入雅琪屁眼。

「啊啊啊啊呀……好……好舒服啊……」

雅琪雙腳交叉捆著羅子郎,雙手攬著他的頸,配合羅子郎在扭動身體,由於已經不是第一次被插,加上燕燕的精液及催情藥,羅子郎的抽插順利很多,屁眼與肉棒的摩擦還是令他們很有快感。

「大力點干我屁眼!加快點幹我!我……我要……插我……插死我……」

羅子郎每每撞到雅琪屁眼盡頭,雅琪都放浪地淫叫,使燕燕也想參與:「噢!雅琪!我也要來了!」

「啊呀……我的好變裝姊妹……你也……你也來干我吧……啊啊……」

燕燕躺在床上,將雅琪抱在身上,接著燕燕就把自己硬梆梆的陽具和羅子郎一起插入雅琪慾火焚身的屁眼,雅琪只有「啊啊」回應;除了屁眼受到兩根大老二同時插入的刺激外,羅子郎托著雅琪的頭親吻雅琪的小嘴,而燕燕也雙手從後搓揉雅琪的睪丸,甚至握起雅琪的陰莖,好讓羅子郎彎低頭去舔雅琪的老二。

前後上下左右全身都受到刺激,羅子郎和燕燕同時用力抽插了數十下,激烈擺動全身的雅琪,到了最後:「啊啊啊……來啊……我又射了,啊啊啊啊啊啊……」

雅琪的「啊」聲足足叫了二十多秒,這次射精來得更爽,羅子郎與燕燕和雅琪同時到達射精,屁道、直腸和雅琪的陰毛都分別灌滿了三人暴射出來的精液……

後來二人各自再干雅琪兩三回,雅琪只有不斷地享受性興奮、體力透支暈倒,然後又被幹得興奮醒來,直至兩瓶催情藥用盡,二人才把滿身精液、催情藥和三人體汗的雅琪送回家。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雲雨謠
美妻家教
玉艷阿姨
夜半偷香小姨子
懷孕的少婦
成都的記憶碎片
胭脂口紅系列之雅姿和艷女
在公交車上
修電腦後被姊姊看到
墮胎麻藥未退 爸爸又強插進來
熱門小說:
天台小屋的強姦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