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師之買菜風波

「咦~家裡敷面膜的黃瓜沒了嗎?」打開廚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腦袋說到。

「算了,出去買幾根好了,都好幾天沒出門了!」想了想這幾天都是在家當廢人,就決定出去走走,活動一下。

「穿什麼好呢?」看著滿衣櫃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惱。

看著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幾天在漫展上子宮被灌滿的滿足感。

還有那次在大街上被人射滿了全身的精液,那突破道德底線的刺激與負罪感,都令我深深著迷。

我的手上不知不覺的就多了套衣服。

「我一定是瘋了!竟然想著被陌生人幹!」等穿好衣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拼命揉了揉臉頰想到。

只見鏡子裡的美人,穿著一件純白色短袖襯衫,尺碼偏小的襯衫穿在身上只能勉強扣上下面三個,上面的部分被我的玉乳撐開,露出我特意穿上的黑色蕾絲半包乳罩,和深深地乳溝。

再配上一條黑色包臀短裙,腿上一雙性感黑絲,小時候穿的裙子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很小了,小小的裙子勉強包住我兩瓣翹臀,一彎腰就能看到光滑的黑絲緊緊貼在我沒穿內褲的粉嫩小穴上。

腳上還穿了一雙黑色的,尖口綁帶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在配上黑絲大長腿,腿玩年也不外如是,最後在帶上一副無框眼鏡,塗上誘人的口紅,一名絕美的都市麗人出現了。

「哈哈!我還是這麼漂亮!好了,出發吧!」我站在鏡子前轉了一圈,自戀的笑了笑,隨後拿起手提包出門去了。

離開家,來到小區門口的公交車站,現在是中午一點半,公交車站一個人都沒有。

「嗯哼!小穴好暖啊!」短短的裙子在我坐到公交車站的椅子上時,已經往上收了收,小穴隔著絲襪貼在塑料椅子上。

「好舒服!」夏日灼熱的椅子使我的小穴暖洋洋的很舒服,甚至還有點發癢,我不住地更換著雙腿的姿勢使小穴與椅子更加貼合。

「叮!」就在我享受著來著小穴的溫暖的時候,公交車來了。

「這麼快就來了啊!」看著公交車停下,我戀戀不捨的起身,隨手拉了下裙子,便上車了。

「啊嚏!」剛一上車,就被車上的冷氣激的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將準備好的硬幣塞進投幣箱後,現在空位走去。

「嘶!好冰呀!」我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剛剛還火熱的小穴一下貼上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刺激使我倒吸一口氣。

「絲襪卡到小穴縫裡去了!好癢啊!」緊身的絲襪不知怎麼的陷進了陰脣中間,摩擦著我的小穴與陰蒂,我不停的摩擦著雙腿,企圖緩解小穴的瘙癢。

「嗯哼!不行了!越來越癢了!」雙腿的摩擦並不能使瘙癢緩解,反而使我的浴火愈演愈烈,看看車上沒什麼人,我偷偷的將手伸到裙下。

「嗯哼!好溼啊!好舒服!」手指剛一觸碰到小穴,就使我渾身一顫,隔著溼漉漉的絲襪,我偷偷的揉搓著陰蒂。

「嚶!好想要啊!」陰蒂的刺激使我越來越興奮,臉頰變得紅彤彤的,眼睛也漸漸迷離,渾身發軟的靠在靠背上,手指不停的揉弄著,等待高潮降臨。

「叮咚!」就在我高潮快要來臨的時候,公交車竟然到站了,菜市場門口的站牌站滿了人,門一打開便湧了上來,嚇得我趕緊停下手裡的動作。

「好可惜啊!就差一點了!現在好難受啊!」站在菜市場門口,我不自然的夾著大腿走路,渾身燥熱的想到。

這個時間的菜市場人不是很多,我夾著腿走進去,看了看賣水果蔬菜的攤位,一個一個看過去。

我踩著貓步,好讓絲襪摩擦小穴,看著攤位上的黃瓜,心裡一片火熱。

「老闆,這個黃瓜新鮮麼?」飢渴難耐的我停下了腳步,俯下身子翻看攤位上的黃瓜。

「新鮮啊!絕對新鮮!」攤位老闆是一名壯漢,光著膀子顯露一身結實的肌肉。

「那麻煩你幫我挑兩根大一點的吧!」我微微?起頭,發現菜攤老闆正盯著我的胸口剛,便扶了扶眼鏡,微笑著說到。

同時,慾望高漲的我,心裡還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到「怎麼樣!好看麼?想不想看的再清楚一點!」

「美女,現在不流行黃瓜了,改用玉米棒子了!」聽我說要買黃瓜,老闆方正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猥瑣的說到。

「我買黃瓜是為了敷臉!」雖然我也想用黃瓜先解決一下生理問題,可我還是一臉鄙視的說到。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給,五塊錢!」老闆還是一臉猥瑣的笑著,將黃瓜裝好遞給我。

「叮叮叮!」剛拿出錢包,幾個硬幣滑到了地上,滾到了身後,我轉過身撅著屁股撿起硬幣,卻忘記了自己沒穿內褲,將沾滿淫水的小穴暴露給了菜攤老闆。

「給!」我數好錢,將它遞給菜攤老闆,卻沒注意到他的眼睛隱隱有些泛紅,而且呼吸也變得粗重了。

「老,老闆!在給我來兩根玉米,我拿回去燉湯!」想了想菜攤老闆的話,我有些意動的又買了兩根玉米。

「嘿嘿嘿!懂了懂了!我給你挑兩根粗的!接著,六塊錢!」菜攤老闆的笑容已經從猥瑣變成了淫笑。

「對了,這哪兒有廁所?」接過玉米棒子,將錢付了之後,我忍著難以壓制的浴火問到。

「廁所啊!有點偏,我帶你去吧!老王!幫我看下攤子!」這時,菜攤老闆說話的聲音已經變得有點粗重了。

可是被浴火難耐的我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只想著趕緊去趟廁所好釋放浴火,跟著脫下圍裙的老闆身後走去。

跟在菜攤老闆身後,注意力都在小穴的我,只知道傻傻的跟著他走,知道菜攤老闆停了下來,我撞了上去才反應過來。

「哎呀!到了麼?」一頭撞到菜攤老闆的胸口上,我驚叫一聲問到。

「到了到了,我也憋了很久了!」菜攤老闆淫笑道。

「哦哦!」我迷迷糊糊的越過菜攤老闆,伸手去推開那扇門。

「嗚嗚!」就在我推開門的瞬間,菜攤老闆一隻手抱住我的腰,另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將我整個人抱進了屋子。

「碰!」菜攤老闆粗暴的用腿將門踢上,用手肘打開了房間裡的電燈,這根本不是什麼廁所,而是菜攤老闆的倉庫,房間裡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果蔬。

「嗚嗚嗚~」到現在我才反應過來,從我買黃瓜開始,菜攤老闆就不安好心了,被制住的我只能扭動身子掙紮著。

「小賤貨,叫你勾引老子!看老子怎麼操弄你!」菜攤老闆一臉淫笑的從一旁拉過一捆繩子,將我的雙手綁在背後,隨後將我扔到了菜堆裡。

「你!你要幹什麼!」我驚恐的掙紮著想要起來,可身下全是一根根胡蘿蔔,再加上雙手被綁著根本無法發力,只能一次次的摔倒。

「幹嘛?你說我要幹嘛!買了黃瓜買玉米!出門連內褲都不穿,嘿嘿嘿!向你這樣的小賤貨老子見多了!」菜攤老闆一邊脫著褲子,一遍猥瑣的笑到。

「嗚嗚~嗚嗚嗚~」脫下褲子的菜攤老闆,頂著一根粗大猙獰的肉棒走到我的面前,隨手拿起一根胡蘿蔔塞進了我的嘴巴里。

「嘖嘖嘖!奶子真漂亮!喲!騷穴都這麼溼了啊!」菜攤老闆將溫柔的解開我襯衫鈕釦,卻又粗暴的將我的胸罩給剪成兩半扔到了一遍,使勁捏了捏我的乳房,然後雙手掰開我死命夾著的雙腿,看著我的小穴,舔了舔嘴脣說到。

「嗚嗚嗚!(不要!不要這樣!)」我無力的鳴叫著,卻不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慾望。

「你不是很喜歡吃菜麼?來!我來嚐嚐看,看看什麼菜比較好吃!」說著菜攤老闆將我的短裙脫了下來扔在一旁,又將絲襪的襠部撕開,拿起一根細細的胡蘿蔔在我小穴口調逗著。

「嗚!嗚嗚!(嗯哼!好難受啊!)」才小拇指那麼大的胡蘿蔔在我的小穴口一上一下的劃動著,就是不插進來,弄得我難受的要死,只能不安的扭動著身子。

「哦!你是說胡蘿蔔不好吃?要嚐嚐別的?簡單,來嚐嚐著茭白!」菜攤老闆看我嗚嗚的叫,饒有興致的自言自語的說著,扔下手裡的胡蘿蔔,又拿起一根剝了皮的茭白。

「嗚嗚嗚!嗚嗚!(不要在弄了啊!受不了了!)」茭白細小的頂端在我早已洪水氾濫的小穴口不停的打著轉,我難受的扭著身子,嘴裡不住地發出意義不明的叫聲。

「這個也不好吃啊!那再嚐嚐別的吧!芹菜怎麼樣?」說著,菜攤老闆抓起一顆小芹菜,將芹菜的根部對著我的小穴一點一點塞了進去。

「嗚嗚!嗚!(再進來一點!動一下啊!動一下好不好!)」當一株直徑兩釐米的小芹菜插進我的小穴的時候,我是興奮的,可當小芹菜塞到陰道一半的時候又停了下來,這一動一靜刺激的我欲仙欲死,難受的扭動著腰肢。

「這個也不好吃啊!那我再看看,你看這個藕怎麼樣,排水,還透氣!」菜攤老闆一把將小芹菜拔了出去,拿起一段有四釐米粗,二十釐米長的藕段在我的小穴上比劃了一下說到。

「嗚!嗚嗚嗚!(額!啊!好脹!好舒服啊!)」當粗大的藕段填滿我的小穴的時候,巨大的滿足感使我渾身舒暢不以,淫水順著藕的孔洞流了出來,我不住地?起腰肢希望獲得更大的滿足。

「噢~差點忘了你這張嘴了!也吃個藕吧!」菜攤老闆看著我?起腰肢,邪笑著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特意挑了一根有點像肛塞的藕段,將我的身子翻了過來。

「嗚!嗚嗚嗚!嗚!(啊!要裂了!啊!」菜攤老闆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菊花上,隨後將藕段尖的那頭對準了我的肛門,一點一點的塞進去。

「嗚!嗚嗚嗚!嗚~(嗯!好脹啊!啊~」不一會兒,不算小的藕段只剩下一節不到兩釐米的小尾巴留在肛門外面,腸道與陰道的雙重刺激下,積壓良久的浴火一下就釋放了出來。

小穴裡的淫水,伴隨著我長長的鼻音噴湧而出,弄得我身下與身後的果蔬上全是晶瑩粘稠的淫液,而且還有白漿從藕洞裡流出來。

「媽的!便宜他們了,買菜還順帶淫水!老子要趕緊洩洩火!」菜攤老闆看著全是淫水的果蔬,罵罵咧咧的叫著,一下拔出了我嘴裡的蘿蔔,將他那已經漲得發紫的肉棒塞進了我的嘴裡。

「嗚嗚!咳咳!嘔~」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裡不停的捅著,菜攤老闆還抓著我的腦袋死命往裡按,導致他的肉棒都插到我的喉嚨裡了,嗆的我乾嘔不止。

「嘶!真爽!吼~」菜攤老闆抓著我的腦袋,肉棒在我的喉嚨裡抽插了許久,隨著一聲低沈的吼聲,菜攤老闆將我的腦袋死死按在他的胯間,粗大的肉棒整根插進了我的喉嚨,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喉嚨裡。

「嘔~嗚嗚~」而我竟然在菜攤老闆死命按著我的頭,喉嚨中插著肉棒所帶來的窒息感中,達到了高潮,弓著身子抽搐著。

「嘔~咳咳!咳!」靠在堆放蔬菜的箱子上,肉棒射精結束離開了我的嘴巴,我不住的乾嘔和咳嗽,大股大股的精液,摻著口水,順著我的嘴角流了下來,下巴,脖子,乳房,全是腥臭粘稠的精液。

「太淫蕩了!不行,受不了了!再來一次!」菜攤老闆看著我滿身精液,和小穴肛門插著藕,流著淫水的淫蕩模樣,那有點軟下去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來。

「嘶!好緊啊!真是極品!」菜攤老闆粗魯的拔出我小穴裡的藕,將我一把扛起,使我的小穴對著他的肉棒,然後一下放了下去。

「啊!嗯啊!」菜攤老闆的肉棒在我身體下墜的作用下,瞬間就突破重重阻礙,直接擠開子宮口插了進去,撞在了花心上!

「真是美妙的聲音,把別人吸引過來就不好了!」菜攤老闆聽到我高昂的呻吟聲,想了一下,拿過扔在一旁沾滿淫水的蘋果塞進了我的嘴裡。

「嗚嗚嗚!嗚嗚!」我的嘴又一次被堵住了,身體在菜攤老闆的控制下,不停的做著下墜運動,每一次粗大的肉棒都會撞擊在花心,強烈的快感使我又一次高潮。

「受不了了!太緊了!吼!」又是一次低沈的吼聲,菜攤老闆忍受不住再一次射了出來,精液不要錢似的射進了我的子宮,卻被肉棒堵著無法流下來。

「呼!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賤貨!這都是好動作,可不能浪費,得堵上!」菜攤老闆的肉棒插在我小穴裡,慢慢將我放在蘿蔔堆上。

隨後從我身下的胡蘿蔔裡,挑了一根錐形的,然後一下拔出肉棒,將胡蘿蔔大的那頭一下塞進我那還未來得及閉合的小穴裡,直到蘿蔔剩下差不多三釐米在外面怎麼塞也塞不進去了,並確認我子宮裡的精液流不出來了才停下。

「嗯哼!哼~」粗大的蘿蔔頭一下被塞了進來,弄得我直翻白眼,蘿蔔死死頂的住子宮口,一點縫隙都沒留下,精液被堵在了子宮裡。

「小騷貨,別說我強姦你!這錢拿去買避孕藥!」菜攤老闆說著,不知道從哪裡掏出兩百塊錢丟在了我的身上。

「你待會兒自己走,記得把門關上!」菜攤老闆穿上褲子,解開了綁著我雙手的繩子,點上了一根菸便離開了。

「呼~吸~呼~吸~」我費勁的?起手,拿掉嘴裡的蘋果,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天,天哪!我怎麼,怎麼會做出這種事!還被人當成出來賣的了!」看著一片狼藉的現場,我拍拍臉頰難以置信的想到。

「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嗯哼!拔不出來!」然而小穴傳來的滿足感卻使我渾身舒坦,忍不住伸手拔了拔那根蘿蔔。

「還是先回去吧!好累啊!」看了看變成兩半的胸罩和被撕破的絲襪,我無力的想到。

「嗯哼!又來了!小穴又開始癢了!」在我脫下絲襪,穿上短裙的過程中,雙腿的運動帶著胡蘿蔔不停的摩擦著陰道,刺激著我的神經。

「應該看不出來吧!」低頭看了看現在的裝束,我無奈的想到。

胸罩已經沒了,身上又有很多精液,白襯衫緊緊的貼在身上,乳頭撐起兩個凸點,襯衫粘上精液的部位已經變得透明。

而下身絲襪已經被脫下,露出兩條大白腿,短短的裙子勉強遮住胡蘿蔔和藕,走路都只能走小碎步。

拿起之前買的黃瓜和玉米,領著手提包,將絲襪與胸罩裝進去,想了想又拿起那兩百塊錢,小心的放好,準備拿回去裝起來留作紀念。

踩著小碎步走出倉庫,忍受著小穴與菊花裡的異物挑逗,等走到大馬路上的時候我已經嬌喘連連,已經快要高潮了!

攔下一輛出租車,將地址告訴司機師傅之後,小心翼翼的坐下去,可胡蘿蔔還是被往裡壓了壓,用力頂開子宮口想要鑽進去,強烈的刺激使我瞬間就高潮了。

我將頭抵在副駕駛的座椅靠背上,一隻手死命捂住嘴巴,不然自己發出聲音,身體卻隨著車子一上一下的起伏著,胡蘿蔔被頂的在我小穴裡進進出出的,就像是有人在幹我一樣。

「嗚嗚!嗚!」高潮不停的我嘴裡發出一陣陣無意義的呻吟,幸好被汽車行駛的聲音掩蓋住,可司機師傅還是透過後視鏡奇怪的看著我。

「美女!到了!」司機師傅停下車,轉過頭看著正趴在靠背上抽搐的我說到。

「好!好的!」我強撐著被胡蘿蔔操得發軟的身體,付過錢小心點下了車。

等回到家中,從床頭櫃裡翻出避孕藥吞下後,連小穴裡的胡蘿蔔,菊花裡的藕段都來不及取出,倒在床上便陷入了沈睡……………………

「咦~家裡敷面膜的黃瓜沒了嗎?」打開廚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腦袋說到。

「算了,出去買幾根好了,都好幾天沒出門了!」想了想這幾天都是在家當廢人,就決定出去走走,活動一下。

「穿什麼好呢?」看著滿衣櫃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惱。

看著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幾天在漫展上子宮被灌滿的滿足感。

還有那次在大街上被人射滿了全身的精液,那突破道德底線的刺激與負罪感,都令我深深著迷。

我的手上不知不覺的就多了套衣服。

「我一定是瘋了!竟然想著被陌生人幹!」等穿好衣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我拼命揉了揉臉頰想到。

只見鏡子裡的美人,穿著一件純白色短袖襯衫,尺碼偏小的襯衫穿在身上只能勉強扣上下面三個,上面的部分被我的玉乳撐開,露出我特意穿上的黑色蕾絲半包乳罩,和深深地乳溝。

再配上一條黑色包臀短裙,腿上一雙性感黑絲,小時候穿的裙子對於現在的我來說已經很小了,小小的裙子勉強包住我兩瓣翹臀,一彎腰就能看到光滑的黑絲緊緊貼在我沒穿內褲的粉嫩小穴上。

腳上還穿了一雙黑色的,尖口綁帶高跟鞋,高高的鞋跟在配上黑絲大長腿,腿玩年也不外如是,最後在帶上一副無框眼鏡,塗上誘人的口紅,一名絕美的都市麗人出現了。

「哈哈!我還是這麼漂亮!好了,出發吧!」我站在鏡子前轉了一圈,自戀的笑了笑,隨後拿起手提包出門去了。

離開家,來到小區門口的公交車站,現在是中午一點半,公交車站一個人都沒有。

「嗯哼!小穴好暖啊!」短短的裙子在我坐到公交車站的椅子上時,已經往上收了收,小穴隔著絲襪貼在塑料椅子上。

「好舒服!」夏日灼熱的椅子使我的小穴暖洋洋的很舒服,甚至還有點發癢,我不住地更換著雙腿的姿勢使小穴與椅子更加貼合。

「叮!」就在我享受著來著小穴的溫暖的時候,公交車來了。

「這麼快就來了啊!」看著公交車停下,我戀戀不捨的起身,隨手拉了下裙子,便上車了。

「啊嚏!」剛一上車,就被車上的冷氣激的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將準備好的硬幣塞進投幣箱後,現在空位走去。

「嘶!好冰呀!」我一屁股坐到座位上,剛剛還火熱的小穴一下貼上冰冷的凳子,冰冷的刺激使我倒吸一口氣。

「絲襪卡到小穴縫裡去了!好癢啊!」緊身的絲襪不知怎麼的陷進了陰脣中間,摩擦著我的小穴與陰蒂,我不停的摩擦著雙腿,企圖緩解小穴的瘙癢。

「嗯哼!不行了!越來越癢了!」雙腿的摩擦並不能使瘙癢緩解,反而使我的浴火愈演愈烈,看看車上沒什麼人,我偷偷的將手伸到裙下。

「嗯哼!好溼啊!好舒服!」手指剛一觸碰到小穴,就使我渾身一顫,隔著溼漉漉的絲襪,我偷偷的揉搓著陰蒂。

「嚶!好想要啊!」陰蒂的刺激使我越來越興奮,臉頰變得紅彤彤的,眼睛也漸漸迷離,渾身發軟的靠在靠背上,手指不停的揉弄著,等待高潮降臨。

「叮咚!」就在我高潮快要來臨的時候,公交車竟然到站了,菜市場門口的站牌站滿了人,門一打開便湧了上來,嚇得我趕緊停下手裡的動作。

「好可惜啊!就差一點了!現在好難受啊!」站在菜市場門口,我不自然的夾著大腿走路,渾身燥熱的想到。

這個時間的菜市場人不是很多,我夾著腿走進去,看了看賣水果蔬菜的攤位,一個一個看過去。

我踩著貓步,好讓絲襪摩擦小穴,看著攤位上的黃瓜,心裡一片火熱。

「老闆,這個黃瓜新鮮麼?」飢渴難耐的我停下了腳步,俯下身子翻看攤位上的黃瓜。

「新鮮啊!絕對新鮮!」攤位老闆是一名壯漢,光著膀子顯露一身結實的肌肉。

「那麻煩你幫我挑兩根大一點的吧!」我微微?起頭,發現菜攤老闆正盯著我的胸口剛,便扶了扶眼鏡,微笑著說到。

同時,慾望高漲的我,心裡還有些控制不住的想到「怎麼樣!好看麼?想不想看的再清楚一點!」

「美女,現在不流行黃瓜了,改用玉米棒子了!」聽我說要買黃瓜,老闆方正的臉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猥瑣的說到。

「我買黃瓜是為了敷臉!」雖然我也想用黃瓜先解決一下生理問題,可我還是一臉鄙視的說到。

「哦哦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是我想多了,給,五塊錢!」老闆還是一臉猥瑣的笑著,將黃瓜裝好遞給我。

「叮叮叮!」剛拿出錢包,幾個硬幣滑到了地上,滾到了身後,我轉過身撅著屁股撿起硬幣,卻忘記了自己沒穿內褲,將沾滿淫水的小穴暴露給了菜攤老闆。

「給!」我數好錢,將它遞給菜攤老闆,卻沒注意到他的眼睛隱隱有些泛紅,而且呼吸也變得粗重了。

「老,老闆!在給我來兩根玉米,我拿回去燉湯!」想了想菜攤老闆的話,我有些意動的又買了兩根玉米。

「嘿嘿嘿!懂了懂了!我給你挑兩根粗的!接著,六塊錢!」菜攤老闆的笑容已經從猥瑣變成了淫笑。

「對了,這哪兒有廁所?」接過玉米棒子,將錢付了之後,我忍著難以壓制的浴火問到。

「廁所啊!有點偏,我帶你去吧!老王!幫我看下攤子!」這時,菜攤老闆說話的聲音已經變得有點粗重了。

可是被浴火難耐的我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只想著趕緊去趟廁所好釋放浴火,跟著脫下圍裙的老闆身後走去。

跟在菜攤老闆身後,注意力都在小穴的我,只知道傻傻的跟著他走,知道菜攤老闆停了下來,我撞了上去才反應過來。

「哎呀!到了麼?」一頭撞到菜攤老闆的胸口上,我驚叫一聲問到。

「到了到了,我也憋了很久了!」菜攤老闆淫笑道。

「哦哦!」我迷迷糊糊的越過菜攤老闆,伸手去推開那扇門。

「嗚嗚!」就在我推開門的瞬間,菜攤老闆一隻手抱住我的腰,另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巴,將我整個人抱進了屋子。

「碰!」菜攤老闆粗暴的用腿將門踢上,用手肘打開了房間裡的電燈,這根本不是什麼廁所,而是菜攤老闆的倉庫,房間裡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果蔬。

「嗚嗚嗚~」到現在我才反應過來,從我買黃瓜開始,菜攤老闆就不安好心了,被制住的我只能扭動身子掙紮著。

「小賤貨,叫你勾引老子!看老子怎麼操弄你!」菜攤老闆一臉淫笑的從一旁拉過一捆繩子,將我的雙手綁在背後,隨後將我扔到了菜堆裡。

「你!你要幹什麼!」我驚恐的掙紮著想要起來,可身下全是一根根胡蘿蔔,再加上雙手被綁著根本無法發力,只能一次次的摔倒。

「幹嘛?你說我要幹嘛!買了黃瓜買玉米!出門連內褲都不穿,嘿嘿嘿!向你這樣的小賤貨老子見多了!」菜攤老闆一邊脫著褲子,一遍猥瑣的笑到。

「嗚嗚~嗚嗚嗚~」脫下褲子的菜攤老闆,頂著一根粗大猙獰的肉棒走到我的面前,隨手拿起一根胡蘿蔔塞進了我的嘴巴里。

「嘖嘖嘖!奶子真漂亮!喲!騷穴都這麼溼了啊!」菜攤老闆將溫柔的解開我襯衫鈕釦,卻又粗暴的將我的胸罩給剪成兩半扔到了一遍,使勁捏了捏我的乳房,然後雙手掰開我死命夾著的雙腿,看著我的小穴,舔了舔嘴脣說到。

「嗚嗚嗚!(不要!不要這樣!)」我無力的鳴叫著,卻不知道自己現在這樣子更能激起男人的慾望。

「你不是很喜歡吃菜麼?來!我來嚐嚐看,看看什麼菜比較好吃!」說著菜攤老闆將我的短裙脫了下來扔在一旁,又將絲襪的襠部撕開,拿起一根細細的胡蘿蔔在我小穴口調逗著。

「嗚!嗚嗚!(嗯哼!好難受啊!)」才小拇指那麼大的胡蘿蔔在我的小穴口一上一下的劃動著,就是不插進來,弄得我難受的要死,只能不安的扭動著身子。

「哦!你是說胡蘿蔔不好吃?要嚐嚐別的?簡單,來嚐嚐著茭白!」菜攤老闆看我嗚嗚的叫,饒有興致的自言自語的說著,扔下手裡的胡蘿蔔,又拿起一根剝了皮的茭白。

「嗚嗚嗚!嗚嗚!(不要在弄了啊!受不了了!)」茭白細小的頂端在我早已洪水氾濫的小穴口不停的打著轉,我難受的扭著身子,嘴裡不住地發出意義不明的叫聲。

「這個也不好吃啊!那再嚐嚐別的吧!芹菜怎麼樣?」說著,菜攤老闆抓起一顆小芹菜,將芹菜的根部對著我的小穴一點一點塞了進去。

「嗚嗚!嗚!(再進來一點!動一下啊!動一下好不好!)」當一株直徑兩釐米的小芹菜插進我的小穴的時候,我是興奮的,可當小芹菜塞到陰道一半的時候又停了下來,這一動一靜刺激的我欲仙欲死,難受的扭動著腰肢。

「這個也不好吃啊!那我再看看,你看這個藕怎麼樣,排水,還透氣!」菜攤老闆一把將小芹菜拔了出去,拿起一段有四釐米粗,二十釐米長的藕段在我的小穴上比劃了一下說到。

「嗚!嗚嗚嗚!(額!啊!好脹!好舒服啊!)」當粗大的藕段填滿我的小穴的時候,巨大的滿足感使我渾身舒暢不以,淫水順著藕的孔洞流了出來,我不住地?起腰肢希望獲得更大的滿足。

「噢~差點忘了你這張嘴了!也吃個藕吧!」菜攤老闆看著我?起腰肢,邪笑著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特意挑了一根有點像肛塞的藕段,將我的身子翻了過來。

「嗚!嗚嗚嗚!嗚!(啊!要裂了!啊!」菜攤老闆吐了一口口水在我的菊花上,隨後將藕段尖的那頭對準了我的肛門,一點一點的塞進去。

「嗚!嗚嗚嗚!嗚~(嗯!好脹啊!啊~」不一會兒,不算小的藕段只剩下一節不到兩釐米的小尾巴留在肛門外面,腸道與陰道的雙重刺激下,積壓良久的浴火一下就釋放了出來。

小穴裡的淫水,伴隨著我長長的鼻音噴湧而出,弄得我身下與身後的果蔬上全是晶瑩粘稠的淫液,而且還有白漿從藕洞裡流出來。

「媽的!便宜他們了,買菜還順帶淫水!老子要趕緊洩洩火!」菜攤老闆看著全是淫水的果蔬,罵罵咧咧的叫著,一下拔出了我嘴裡的蘿蔔,將他那已經漲得發紫的肉棒塞進了我的嘴裡。

「嗚嗚!咳咳!嘔~」粗大的肉棒在我的嘴裡不停的捅著,菜攤老闆還抓著我的腦袋死命往裡按,導致他的肉棒都插到我的喉嚨裡了,嗆的我乾嘔不止。

「嘶!真爽!吼~」菜攤老闆抓著我的腦袋,肉棒在我的喉嚨裡抽插了許久,隨著一聲低沈的吼聲,菜攤老闆將我的腦袋死死按在他的胯間,粗大的肉棒整根插進了我的喉嚨,一股滾燙的精液射進了我的喉嚨裡。

「嘔~嗚嗚~」而我竟然在菜攤老闆死命按著我的頭,喉嚨中插著肉棒所帶來的窒息感中,達到了高潮,弓著身子抽搐著。

「嘔~咳咳!咳!」靠在堆放蔬菜的箱子上,肉棒射精結束離開了我的嘴巴,我不住的乾嘔和咳嗽,大股大股的精液,摻著口水,順著我的嘴角流了下來,下巴,脖子,乳房,全是腥臭粘稠的精液。

「太淫蕩了!不行,受不了了!再來一次!」菜攤老闆看著我滿身精液,和小穴肛門插著藕,流著淫水的淫蕩模樣,那有點軟下去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來。

「嘶!好緊啊!真是極品!」菜攤老闆粗魯的拔出我小穴裡的藕,將我一把扛起,使我的小穴對著他的肉棒,然後一下放了下去。

「啊!嗯啊!」菜攤老闆的肉棒在我身體下墜的作用下,瞬間就突破重重阻礙,直接擠開子宮口插了進去,撞在了花心上!

「真是美妙的聲音,把別人吸引過來就不好了!」菜攤老闆聽到我高昂的呻吟聲,想了一下,拿過扔在一旁沾滿淫水的蘋果塞進了我的嘴裡。

「嗚嗚嗚!嗚嗚!」我的嘴又一次被堵住了,身體在菜攤老闆的控制下,不停的做著下墜運動,每一次粗大的肉棒都會撞擊在花心,強烈的快感使我又一次高潮。

「受不了了!太緊了!吼!」又是一次低沈的吼聲,菜攤老闆忍受不住再一次射了出來,精液不要錢似的射進了我的子宮,卻被肉棒堵著無法流下來。

「呼!真是個殺人不眨眼的賤貨!這都是好動作,可不能浪費,得堵上!」菜攤老闆的肉棒插在我小穴裡,慢慢將我放在蘿蔔堆上。

隨後從我身下的胡蘿蔔裡,挑了一根錐形的,然後一下拔出肉棒,將胡蘿蔔大的那頭一下塞進我那還未來得及閉合的小穴裡,直到蘿蔔剩下差不多三釐米在外面怎麼塞也塞不進去了,並確認我子宮裡的精液流不出來了才停下。

「嗯哼!哼~」粗大的蘿蔔頭一下被塞了進來,弄得我直翻白眼,蘿蔔死死頂的住子宮口,一點縫隙都沒留下,精液被堵在了子宮裡。

「小騷貨,別說我強姦你!這錢拿去買避孕藥!」菜攤老闆說著,不知道從哪裡掏出兩百塊錢丟在了我的身上。

「你待會兒自己走,記得把門關上!」菜攤老闆穿上褲子,解開了綁著我雙手的繩子,點上了一根菸便離開了。

「呼~吸~呼~吸~」我費勁的?起手,拿掉嘴裡的蘋果,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天,天哪!我怎麼,怎麼會做出這種事!還被人當成出來賣的了!」看著一片狼藉的現場,我拍拍臉頰難以置信的想到。

「可是真的很舒服啊!嗯哼!拔不出來!」然而小穴傳來的滿足感卻使我渾身舒坦,忍不住伸手拔了拔那根蘿蔔。

「還是先回去吧!好累啊!」看了看變成兩半的胸罩和被撕破的絲襪,我無力的想到。

「嗯哼!又來了!小穴又開始癢了!」在我脫下絲襪,穿上短裙的過程中,雙腿的運動帶著胡蘿蔔不停的摩擦著陰道,刺激著我的神經。

「應該看不出來吧!」低頭看了看現在的裝束,我無奈的想到。

胸罩已經沒了,身上又有很多精液,白襯衫緊緊的貼在身上,乳頭撐起兩個凸點,襯衫粘上精液的部位已經變得透明。

而下身絲襪已經被脫下,露出兩條大白腿,短短的裙子勉強遮住胡蘿蔔和藕,走路都只能走小碎步。

拿起之前買的黃瓜和玉米,領著手提包,將絲襪與胸罩裝進去,想了想又拿起那兩百塊錢,小心的放好,準備拿回去裝起來留作紀念。

踩著小碎步走出倉庫,忍受著小穴與菊花裡的異物挑逗,等走到大馬路上的時候我已經嬌喘連連,已經快要高潮了!

攔下一輛出租車,將地址告訴司機師傅之後,小心翼翼的坐下去,可胡蘿蔔還是被往裡壓了壓,用力頂開子宮口想要鑽進去,強烈的刺激使我瞬間就高潮了。

我將頭抵在副駕駛的座椅靠背上,一隻手死命捂住嘴巴,不然自己發出聲音,身體卻隨著車子一上一下的起伏著,胡蘿蔔被頂的在我小穴裡進進出出的,就像是有人在幹我一樣。

「嗚嗚!嗚!」高潮不停的我嘴裡發出一陣陣無意義的呻吟,幸好被汽車行駛的聲音掩蓋住,可司機師傅還是透過後視鏡奇怪的看著我。

「美女!到了!」司機師傅停下車,轉過頭看著正趴在靠背上抽搐的我說到。

「好!好的!」我強撐著被胡蘿蔔操得發軟的身體,付過錢小心點下了車。

等回到家中,從床頭櫃裡翻出避孕藥吞下後,連小穴裡的胡蘿蔔,菊花裡的藕段都來不及取出,倒在床上便陷入了沈睡……………………

相關文章:
性愛勾引大學生
美麗人妻老師
退伍的第一次~~~疼愛我的大嫂
妹妹的小嫩屄
我心色色,朋友的老婆太誘惑
隔壁人妻
女員警又白又深的乳溝
愛妻可欣
死黨的大奶妻
藝校超性感淫蕩教師
熱門小說:
絕代太后尤物 1-5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