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飢渴的淫婦

爸爸,老公,和我。

誰是我的丈夫?誰是我的情人?老公打工,住的遠。

基本一個月才見一次。

我也工作,為方便,搬到爸爸家裏住。

爸爸的套間只有一張床。

爸爸說,不能讓女兒睡沙發,我也不能獨佔了爸爸的床。

還有衣櫥都在睡房裏,不方便。

那麼同睡又如何?不怕父女同睡的不方便。

爸爸也拒收房租和夥食。

出嫁的女兒和爸爸,為省錢、省時間和方便,睡在一張床,多麼新穎的安排。

我是個實際的人,一口就答應了。

我們都是成年人,當然理解「同睡」的意思。

搬去他家時,爸爸喜孜孜的替我把行李箱提進睡房。

我看到他特別打掃乾淨,並騰空了衣櫥掛我的衣服。

床單是新的,枕頭也放了一對,都是新。

上床前,我們換了睡衣,他的睡衣也是新買的,從膠袋拿出來,價錢牌子還貼著。

爸爸把雙人毯子揮開,我們就睡在一起了。

兩父女不是外人,但頭併頭的一起臥在床上,顯然都不習慣,很久大家都睡不著。

爸爸問我累嗎?我說還好。

爸爸很客氣的說,反正都要有第一次。

第一天晚上就做,可以嗎?我說,都隨你的。

他說,妳不想我不會做。

我說,來吧。

他就翻個身來,摟著我,正要接吻時。

我甩開他,自己脫睡衣和內衣褲。

初次和爸爸做愛,是有點手足無措,乳罩背後的扣子摸來摸去總是摸不著。

還是爸爸替我解開,說,奶子整天給憋著,都睡覺了不用戴乳罩了。

乳罩鬆了下來,我雙手捂住胸口。

爸爸幫我把內衣褲和乳罩摺好放在一旁,才自己脫睡衣。

除下褲頭時問我說,要戴帽子嗎?我買了幾包在床頭。

我說,不用了,我有吃避孕丸。

爸爸說,那我就不戴了。

信任爸爸是乾淨的,很久沒踫過女人了。

我說,我叫床聲音很大,妨礙隔壁嗎?他說,各家自顧自己的事好了。

妳只管叫,讓爸知道妳樂了。

於是,我們一先一後鑽進被窩裏。

爸摟著我接吻,和爸爸接起吻來的感覺是怪怪的,我本能地躲閃,結果還是嘴巴對著嘴巴吮起來。

然後是接受爸爸的愛撫,我像凍結了一般躺著,全身都讓爸爸摸遍了。

他的手摸到下面,用指頭撩撥幾下,陰唇張開口了,下面就濕了。

兩根指頭深深探進去,挖了幾下,給他摸著了。

嗯,我就哼了出來。

爸爸熟練的手,捏一捏我的乳頭,都硬繃繃了,就騎上我身,壓下來。

我等待著完事,爸爸卻有點緊張,在門外徘徊,在我下面亂踫亂撞。

我不耐煩,摸到那脹大而濕滑的東西,比我想像中更粗更硬,像根鐡柱一樣,讓我有點吃驚,提著它,快快的塞進去。

爸爸一條胳臂摟住我,另一手捧住我的臀部,沈下來,深深插入去,一頂到底,全根沒入,抽動幾回,沒滑脫出來。

陰道受到磨擦的剌激,難以忍受,我開始叫起床來。

他知道我樂了,他也樂了,就樂此不疲,床架搖動得吱吱嚘嚘作響。

我生怕隔壁和樓下會給我們做愛的聲音,對爸爸說,說夠了夠了。

爸爸問我來了嗎?我說,快來吧。

爸爸再深插幾回後,打了個顫抖,接著就射了,把精液給我灌得滿滿。

我這把他推開,爸爸跳起床來,赤條條的跑到浴間拿了條毛巾出來,看到他那變小了的東西晃悠晃悠在兩腿之間,活著個小男生。

他拿著毛巾,一邊走一邊替自己揩乾淨了,也給我去揩一揩。

趁爸爸抺去床單的穢漬,我趕忙穿回內褲,倒頭便睡。

一夜無言,這是我們的第一遭。

想不到那麼容易開了個頭,以後的性生活第一夜定調了。

第二個晚上,爸爸提出做愛,我沒能反對。

可是,我那乳罩的背扣老是和我不合作,爸爸很熟練地替我解開。

仍是那一句,都睡覺了,戴著來礙事。

性交的動作和昨晚重複一遍,我盡量張開腿,放輕鬆,爸爸不必幫忙,順利插入,完成交合動作。

接吻那方面,我任由爸爸吮我的嘴,舌頭伸過來,我不張嘴,只讓舔嘴唇。

我不太喜歡他全身的摸,在我下面摳,雖然怪舒服的,寧願他快點插進來。

做完了,他把枕巾遞過來給我先抹。

這些本來由女人做的準備工夫,他做了。

由於爸爸很久沒聞過女人香,性慾很強。

也愛新鮮,接著一個禮拜,每晚都問我想要不想要。

我也由他。

說實話,我不討厭和爸爸做愛,只是從來沒想過可以和這麼親的人發生這關係,也不能讓人知道。

丈夫只是知道我住在爸爸家,和同事談起男女關係,都把和爸爸做的算在我老公頭上。

總之是尷尬。

努力把和爸爸的性交想像為一件公事,為了大家的方便。

但爸爸總是有辦法把我弄得很妥貼舒服,能把高潮給我,教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孤身在外的老公。

其實,從來都不戴乳罩睡覺,我也說不清和爸爸同睡要戴著它。

往後的日子裏,在睡房裏只戴個乳罩,穿條小內褲,上床鬆開扣子,做愛才讓爸爸脫掉,內褲是自已脫的。

爸爸和我老公都是男人一個,不同的地方,爸爸對我的身材曲線看得口定目呆,不放過每一個看光光的機會。

難道女兒的裸體對爸爸特別有吸引力?雖然同睡了,爸爸色迷迷地盯著女兒的胸和屁股會叫人難為情。

日子久了,給看慣了,在狹窄的套間裏,脫衣穿衣要躲進衛生間太麻煩,都睡一張床了,性交也變成平常了,有什麼不能讓爸爸看?於是,索性就把自已和爸爸當做兩夫妻一樣,在他面前脫衣服,穿衣服,由他看個飽。

上廁所不遮掩也不尷尬,尤其是每早上趕上班,兩父女擠在衛生間,你沖澡,我拉矢、各不躲閃迴避。

我們父女初時性交頻密,爸爸一定很久未沾過女人香了。

後來,漸漸節制了,和一般新婚夫妻差不多,一個禮拜三次左右。

做上四次,可能是節日加菜,喝了兩杯白酒,人也輕鬆了,不妨增添個餘興節目。

平常日子,日常生活,性生活是柴米油鹽七件事之外的一件事,只為了性慾,需要解決,不存在浪漫和激情。

除了做愛時不能避免要裸體,親嘴和愛撫作,可是平時不會做那些接吻啊,牽手啊親密動作。

只在床上親熱,習慣成自然,說不上誰主動誰被動。

誰想做愛,給個暗號。

爸爸只需要撫弄一下我的乳頭,我就脫褲讓他上。

有時是我有意無意之間,大腿踫著了的雞巴。

他穿寛鬆的平腳短內褲,每晚都搭個帳蓬,一觸即發。

我有時會自問,我在幹什麼?我心裏有個底,不要過份,快樂了就行。

不想做時,轉過身背著他,或說一聲累了,他不勉強。

反而我每次向他要,爸爸從不推辭。

和老公每月一次相聚的前夕,是我的禁慾日。

又是那覺得對不起老公的陰影作祟,我要讓自己和老公做愛時,表現性飢渴的樣子。

這是爸爸明白的。

如是者,都幾年了,微妙的感覺是,和爸爸同床做愛的日子居多,和老公見面和做愛的日子短少。

爸爸成為我事實上的老公,一個月有二十多天和我同床,過著夫妻般的生活。

不正常的是,我的正常性生活是和爸爸過的。

一個月一次的和老公做愛,倒有點外遇偷情的味道。

和爸爸做愛,是一種配合的方式,和老公做愛,是另一種,要使出我百般武藝,讓他快樂,來補償他為我節慾的苦處。

直至到有一次,回家和老公相聚時,憑女人靈敏的鼻子,嗅到牀單有別的女人的氣味,甚至枕頭上檢到別的女人的髮絲。

老公死也不承認和別的女人睡過,和他吵了一場大架,把他趕出睡房去。

懷著重重心事,回到爸爸那裏。

在睡房裏,他看見我坐在床沿不睡覺,坐起來,拍拍我肩頭,摟住我的脖子,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把實情告訴了他。

爸爸說︰「你們聚少離多,不能怪妳的老公。

男人有性需要嘛,像我也要找女人解決。

妳把他從床上趕下來,是把他推去別的女人。

妳應該多回家去幾次。

將心比己,如果沒有我在妳身邊,寂寞起來,遇上個男人,挑逗妳,能把持得住嗎?」聽了爸爸這番話,我傷心得哭起來。

原來爸爸老是從我這邊著想,我倒從來沒有理會爸爸的感受,只顧自己的方便和快樂,沒想到是爸爸他不論我對他是否熱情還是冷淡,總是無私地把一切都給了我。

我大哭起來,靠在他肩頭抽搐。

爸爸撫掃我的背,不住安慰我。

然後,我不由自主,撲倒在他懷裏,張了嘴,吐了舌,瘋狂地和他吻起來。

他待我心情稍稍平伏,與我仍接著吻,愛撫我的乳房,和大腿,替我把鈕扣衣衫解下來,露出我嬌媚的身材。

在燈火下,讓他看到女兒全裸的身軀依偎在他懷裏,這還是第一遭,而且是如此依賴他,索求著他的愛撫和親吻。

爸爸把我像是件古玩一般,輕撫慢弄的乳房和臀兒。

我們吻得分不開,應該是我不讓他的嘴唇離開我。

我向爸爸獻呈我的身體,把我的柔軟嬌嫩的身軀,癱軟在床上,嬌柔地任爸爸擺佈,讓爸爸吻遍我全身,舔我的陰道,舌尖輕輕的觸著我的乳蒂,它們愈挺,我就愈爽快。

爸爸做愛時從不說話,嘴上沒有甜言蜜語,未曾說過一句他怎樣愛我。

其實,我那個老公後,新婚蜜月之後,也不再向我說過愛我。

愛是什麼一回事?我給弄得糊塗了。

這從個壓著我的身體,感覺到愛嗎?我一直以為,我和爸爸的性生活是一場交易,和在各自寂寞的時候,各得其所。

此刻,他那東西已經雄糾糾地勃起來,可是他不顧著插入,還是以他那帶著關懷和憐惜的愛撫,把他不急於發泄,一邊抽送,一邊愛撫我的乳房,等待我的叫床聲的催促。

原來爸爸那麼會做愛,我竟沒耐性去欣賞,而錯過了這些沒男人曾給過我的快感。

爸爸最後的衝剌,把我帶上了瑤池仙境。

我夾纏著爸爸,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搾乾了,也不讓他退出,要把我該給老公的,全給了他。

這事之後,我脫胎換骨,變了另一個女人。

下個月的假期,我把放在丈夫那邊的睡裙,香豔內衣都帶回來。

吃過飯就入了睡房,通常我和丈夫相聚回來的晚上不做愛,我先睡,爸爸留在飯廳看電視。

我喚他快進來。

踏進房門,看到我穿著細肩帶短睡裙,真空橫卧在床上等他,他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著他還不快些脫掉褲子上床。

爸爸給我這性感挑逗弄得急色了,撲上床來,和我擁著深吻。

爸爸不明白我穿了這睡裙,是等他替我脫掉的,貪戀著透過柔滑的衣料撫摸我的身體的感覺。

我在爸爸的耳邊悄悄地說︰我聽你話,上床不戴乳罩了,你摸摸看。

爸爸這裏摸一摸,那裏摩一摩,不願意完全脫掉我的睡裙,只把它揭起,露出我的乳房和下體。

男人和我做愛沒有把我脫清光,這是第一遭。

仍是每月一次和名義的老公見面,性交一次,例行公事,維持夫妻的關係。

其餘的日子,我是別人的妻子。

我會像妻子般,溫柔體貼地,在爸爸身邊服侍他。

而且,禁不住,把爸爸喚他作老公。

爸爸和我自從有了性生活,對我必恭必敬。

我住他的睡他的,他好像欠我的債。

現在我把他當作老公了,家務,煮飯都是爸爸做的。

現在,都我的內衣褲,乳罩,衣服,都是他親手洗晾。

洗澡時忘記了帶浴巾,會大聲喊老公替我拿來,賞他多看幾眼我的裸體。

找不到內衣褲,也是他債任替我拿來。

做愛時,我叫他老公。

下班回來時,也叫他一聲老公。

他常常提醒我,在家裏老公老公的叫他,是生活情趣,不反對,但千萬不要在別人說漏了口。

再沒算著一個禮拜和爸爸做幾多次愛了,多做沒吃虧。

每晚做也沒問題。

可是,我對做愛的質素有了要求。

換了個心情,就要爸爸使出他的看家本領。

我會翹起屁股,跟他做色香味齊全的前戲,他的老漢推車就來,插得很深,兩隻大手掌抓住我的乳房,推啊推啊。

我學會了一招觀音坐蓮,菩薩駕到,在他眼前,波濤汹湧,兩隻奶子此起彼落,爸爸只能拜倒我石榴裙下。

想起小時候,騎牛牛,騎在爸爸背上。

現在,爸爸又讓我騎了。

總言之,要他弄得我香汗淋漓,神魂顛倒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我這位事實上的老公。

原來父女是前世的情人這話是假的,今生是前緣再續。

 

爸爸,老公,和我。

誰是我的丈夫?誰是我的情人?老公打工,住的遠。

基本一個月才見一次。

我也工作,為方便,搬到爸爸家裏住。

爸爸的套間只有一張床。

爸爸說,不能讓女兒睡沙發,我也不能獨佔了爸爸的床。

還有衣櫥都在睡房裏,不方便。

那麼同睡又如何?不怕父女同睡的不方便。

爸爸也拒收房租和夥食。

出嫁的女兒和爸爸,為省錢、省時間和方便,睡在一張床,多麼新穎的安排。

我是個實際的人,一口就答應了。

我們都是成年人,當然理解「同睡」的意思。

搬去他家時,爸爸喜孜孜的替我把行李箱提進睡房。

我看到他特別打掃乾淨,並騰空了衣櫥掛我的衣服。

床單是新的,枕頭也放了一對,都是新。

上床前,我們換了睡衣,他的睡衣也是新買的,從膠袋拿出來,價錢牌子還貼著。

爸爸把雙人毯子揮開,我們就睡在一起了。

兩父女不是外人,但頭併頭的一起臥在床上,顯然都不習慣,很久大家都睡不著。

爸爸問我累嗎?我說還好。

爸爸很客氣的說,反正都要有第一次。

第一天晚上就做,可以嗎?我說,都隨你的。

他說,妳不想我不會做。

我說,來吧。

他就翻個身來,摟著我,正要接吻時。

我甩開他,自己脫睡衣和內衣褲。

初次和爸爸做愛,是有點手足無措,乳罩背後的扣子摸來摸去總是摸不著。

還是爸爸替我解開,說,奶子整天給憋著,都睡覺了不用戴乳罩了。

乳罩鬆了下來,我雙手捂住胸口。

爸爸幫我把內衣褲和乳罩摺好放在一旁,才自己脫睡衣。

除下褲頭時問我說,要戴帽子嗎?我買了幾包在床頭。

我說,不用了,我有吃避孕丸。

爸爸說,那我就不戴了。

信任爸爸是乾淨的,很久沒踫過女人了。

我說,我叫床聲音很大,妨礙隔壁嗎?他說,各家自顧自己的事好了。

妳只管叫,讓爸知道妳樂了。

於是,我們一先一後鑽進被窩裏。

爸摟著我接吻,和爸爸接起吻來的感覺是怪怪的,我本能地躲閃,結果還是嘴巴對著嘴巴吮起來。

然後是接受爸爸的愛撫,我像凍結了一般躺著,全身都讓爸爸摸遍了。

他的手摸到下面,用指頭撩撥幾下,陰唇張開口了,下面就濕了。

兩根指頭深深探進去,挖了幾下,給他摸著了。

嗯,我就哼了出來。

爸爸熟練的手,捏一捏我的乳頭,都硬繃繃了,就騎上我身,壓下來。

我等待著完事,爸爸卻有點緊張,在門外徘徊,在我下面亂踫亂撞。

我不耐煩,摸到那脹大而濕滑的東西,比我想像中更粗更硬,像根鐡柱一樣,讓我有點吃驚,提著它,快快的塞進去。

爸爸一條胳臂摟住我,另一手捧住我的臀部,沈下來,深深插入去,一頂到底,全根沒入,抽動幾回,沒滑脫出來。

陰道受到磨擦的剌激,難以忍受,我開始叫起床來。

他知道我樂了,他也樂了,就樂此不疲,床架搖動得吱吱嚘嚘作響。

我生怕隔壁和樓下會給我們做愛的聲音,對爸爸說,說夠了夠了。

爸爸問我來了嗎?我說,快來吧。

爸爸再深插幾回後,打了個顫抖,接著就射了,把精液給我灌得滿滿。

我這把他推開,爸爸跳起床來,赤條條的跑到浴間拿了條毛巾出來,看到他那變小了的東西晃悠晃悠在兩腿之間,活著個小男生。

他拿著毛巾,一邊走一邊替自己揩乾淨了,也給我去揩一揩。

趁爸爸抺去床單的穢漬,我趕忙穿回內褲,倒頭便睡。

一夜無言,這是我們的第一遭。

想不到那麼容易開了個頭,以後的性生活第一夜定調了。

第二個晚上,爸爸提出做愛,我沒能反對。

可是,我那乳罩的背扣老是和我不合作,爸爸很熟練地替我解開。

仍是那一句,都睡覺了,戴著來礙事。

性交的動作和昨晚重複一遍,我盡量張開腿,放輕鬆,爸爸不必幫忙,順利插入,完成交合動作。

接吻那方面,我任由爸爸吮我的嘴,舌頭伸過來,我不張嘴,只讓舔嘴唇。

我不太喜歡他全身的摸,在我下面摳,雖然怪舒服的,寧願他快點插進來。

做完了,他把枕巾遞過來給我先抹。

這些本來由女人做的準備工夫,他做了。

由於爸爸很久沒聞過女人香,性慾很強。

也愛新鮮,接著一個禮拜,每晚都問我想要不想要。

我也由他。

說實話,我不討厭和爸爸做愛,只是從來沒想過可以和這麼親的人發生這關係,也不能讓人知道。

丈夫只是知道我住在爸爸家,和同事談起男女關係,都把和爸爸做的算在我老公頭上。

總之是尷尬。

努力把和爸爸的性交想像為一件公事,為了大家的方便。

但爸爸總是有辦法把我弄得很妥貼舒服,能把高潮給我,教我覺得有點對不起孤身在外的老公。

其實,從來都不戴乳罩睡覺,我也說不清和爸爸同睡要戴著它。

往後的日子裏,在睡房裏只戴個乳罩,穿條小內褲,上床鬆開扣子,做愛才讓爸爸脫掉,內褲是自已脫的。

爸爸和我老公都是男人一個,不同的地方,爸爸對我的身材曲線看得口定目呆,不放過每一個看光光的機會。

難道女兒的裸體對爸爸特別有吸引力?雖然同睡了,爸爸色迷迷地盯著女兒的胸和屁股會叫人難為情。

日子久了,給看慣了,在狹窄的套間裏,脫衣穿衣要躲進衛生間太麻煩,都睡一張床了,性交也變成平常了,有什麼不能讓爸爸看?於是,索性就把自已和爸爸當做兩夫妻一樣,在他面前脫衣服,穿衣服,由他看個飽。

上廁所不遮掩也不尷尬,尤其是每早上趕上班,兩父女擠在衛生間,你沖澡,我拉矢、各不躲閃迴避。

我們父女初時性交頻密,爸爸一定很久未沾過女人香了。

後來,漸漸節制了,和一般新婚夫妻差不多,一個禮拜三次左右。

做上四次,可能是節日加菜,喝了兩杯白酒,人也輕鬆了,不妨增添個餘興節目。

平常日子,日常生活,性生活是柴米油鹽七件事之外的一件事,只為了性慾,需要解決,不存在浪漫和激情。

除了做愛時不能避免要裸體,親嘴和愛撫作,可是平時不會做那些接吻啊,牽手啊親密動作。

只在床上親熱,習慣成自然,說不上誰主動誰被動。

誰想做愛,給個暗號。

爸爸只需要撫弄一下我的乳頭,我就脫褲讓他上。

有時是我有意無意之間,大腿踫著了的雞巴。

他穿寛鬆的平腳短內褲,每晚都搭個帳蓬,一觸即發。

我有時會自問,我在幹什麼?我心裏有個底,不要過份,快樂了就行。

不想做時,轉過身背著他,或說一聲累了,他不勉強。

反而我每次向他要,爸爸從不推辭。

和老公每月一次相聚的前夕,是我的禁慾日。

又是那覺得對不起老公的陰影作祟,我要讓自己和老公做愛時,表現性飢渴的樣子。

這是爸爸明白的。

如是者,都幾年了,微妙的感覺是,和爸爸同床做愛的日子居多,和老公見面和做愛的日子短少。

爸爸成為我事實上的老公,一個月有二十多天和我同床,過著夫妻般的生活。

不正常的是,我的正常性生活是和爸爸過的。

一個月一次的和老公做愛,倒有點外遇偷情的味道。

和爸爸做愛,是一種配合的方式,和老公做愛,是另一種,要使出我百般武藝,讓他快樂,來補償他為我節慾的苦處。

直至到有一次,回家和老公相聚時,憑女人靈敏的鼻子,嗅到牀單有別的女人的氣味,甚至枕頭上檢到別的女人的髮絲。

老公死也不承認和別的女人睡過,和他吵了一場大架,把他趕出睡房去。

懷著重重心事,回到爸爸那裏。

在睡房裏,他看見我坐在床沿不睡覺,坐起來,拍拍我肩頭,摟住我的脖子,問我發生了什麼事。

我把實情告訴了他。

爸爸說︰「你們聚少離多,不能怪妳的老公。

男人有性需要嘛,像我也要找女人解決。

妳把他從床上趕下來,是把他推去別的女人。

妳應該多回家去幾次。

將心比己,如果沒有我在妳身邊,寂寞起來,遇上個男人,挑逗妳,能把持得住嗎?」聽了爸爸這番話,我傷心得哭起來。

原來爸爸老是從我這邊著想,我倒從來沒有理會爸爸的感受,只顧自己的方便和快樂,沒想到是爸爸他不論我對他是否熱情還是冷淡,總是無私地把一切都給了我。

我大哭起來,靠在他肩頭抽搐。

爸爸撫掃我的背,不住安慰我。

然後,我不由自主,撲倒在他懷裏,張了嘴,吐了舌,瘋狂地和他吻起來。

他待我心情稍稍平伏,與我仍接著吻,愛撫我的乳房,和大腿,替我把鈕扣衣衫解下來,露出我嬌媚的身材。

在燈火下,讓他看到女兒全裸的身軀依偎在他懷裏,這還是第一遭,而且是如此依賴他,索求著他的愛撫和親吻。

爸爸把我像是件古玩一般,輕撫慢弄的乳房和臀兒。

我們吻得分不開,應該是我不讓他的嘴唇離開我。

我向爸爸獻呈我的身體,把我的柔軟嬌嫩的身軀,癱軟在床上,嬌柔地任爸爸擺佈,讓爸爸吻遍我全身,舔我的陰道,舌尖輕輕的觸著我的乳蒂,它們愈挺,我就愈爽快。

爸爸做愛時從不說話,嘴上沒有甜言蜜語,未曾說過一句他怎樣愛我。

其實,我那個老公後,新婚蜜月之後,也不再向我說過愛我。

愛是什麼一回事?我給弄得糊塗了。

這從個壓著我的身體,感覺到愛嗎?我一直以為,我和爸爸的性生活是一場交易,和在各自寂寞的時候,各得其所。

此刻,他那東西已經雄糾糾地勃起來,可是他不顧著插入,還是以他那帶著關懷和憐惜的愛撫,把他不急於發泄,一邊抽送,一邊愛撫我的乳房,等待我的叫床聲的催促。

原來爸爸那麼會做愛,我竟沒耐性去欣賞,而錯過了這些沒男人曾給過我的快感。

爸爸最後的衝剌,把我帶上了瑤池仙境。

我夾纏著爸爸,把他最後一滴精液都搾乾了,也不讓他退出,要把我該給老公的,全給了他。

這事之後,我脫胎換骨,變了另一個女人。

下個月的假期,我把放在丈夫那邊的睡裙,香豔內衣都帶回來。

吃過飯就入了睡房,通常我和丈夫相聚回來的晚上不做愛,我先睡,爸爸留在飯廳看電視。

我喚他快進來。

踏進房門,看到我穿著細肩帶短睡裙,真空橫卧在床上等他,他不敢相信是真的。

我著他還不快些脫掉褲子上床。

爸爸給我這性感挑逗弄得急色了,撲上床來,和我擁著深吻。

爸爸不明白我穿了這睡裙,是等他替我脫掉的,貪戀著透過柔滑的衣料撫摸我的身體的感覺。

我在爸爸的耳邊悄悄地說︰我聽你話,上床不戴乳罩了,你摸摸看。

爸爸這裏摸一摸,那裏摩一摩,不願意完全脫掉我的睡裙,只把它揭起,露出我的乳房和下體。

男人和我做愛沒有把我脫清光,這是第一遭。

仍是每月一次和名義的老公見面,性交一次,例行公事,維持夫妻的關係。

其餘的日子,我是別人的妻子。

我會像妻子般,溫柔體貼地,在爸爸身邊服侍他。

而且,禁不住,把爸爸喚他作老公。

爸爸和我自從有了性生活,對我必恭必敬。

我住他的睡他的,他好像欠我的債。

現在我把他當作老公了,家務,煮飯都是爸爸做的。

現在,都我的內衣褲,乳罩,衣服,都是他親手洗晾。

洗澡時忘記了帶浴巾,會大聲喊老公替我拿來,賞他多看幾眼我的裸體。

找不到內衣褲,也是他債任替我拿來。

做愛時,我叫他老公。

下班回來時,也叫他一聲老公。

他常常提醒我,在家裏老公老公的叫他,是生活情趣,不反對,但千萬不要在別人說漏了口。

再沒算著一個禮拜和爸爸做幾多次愛了,多做沒吃虧。

每晚做也沒問題。

可是,我對做愛的質素有了要求。

換了個心情,就要爸爸使出他的看家本領。

我會翹起屁股,跟他做色香味齊全的前戲,他的老漢推車就來,插得很深,兩隻大手掌抓住我的乳房,推啊推啊。

我學會了一招觀音坐蓮,菩薩駕到,在他眼前,波濤汹湧,兩隻奶子此起彼落,爸爸只能拜倒我石榴裙下。

想起小時候,騎牛牛,騎在爸爸背上。

現在,爸爸又讓我騎了。

總言之,要他弄得我香汗淋漓,神魂顛倒才對得起自己,對得起我這位事實上的老公。

原來父女是前世的情人這話是假的,今生是前緣再續。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名校校花的自述
辣妹加油站
銀行職員性調教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桌上與床上
遠房表嫂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熱門小說:
美麗女主播被輪姦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