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熟女猛如虎

趙太茹,是天津某民政局的會計,今年已四十歲,但由於善於裝扮,看上去顯得還很年輕,一張圓圓的大白臉仍然很光滑很滋潤,鼻子上架著一副近視眼鏡,很端莊,很文雅,頭髮略染成紅色,梳得很整齊。

身材高挑,年輕時很苗條,但由於生孩子時營養過剩,現在已變得略顯臃腫,單從審美的角度看,這身材已過於肥胖,但若從性的角度來看,肥肥的屁股,高高聳起的乳房,以及兩腿間緊夾著的仍緊揪揪的肥屄,這身材正散發著一種魅力。

尤其已五十多歲的局長,對她更是愛逾珍寶,時常借工作之便,對她表示親近,拉拉手、拍拍肩,有意無意地蹭蹭高聳的乳房,太茹很會做人,知道在民政局上班就要靠領導照顧,因此每當領導對她親近,從不拒絕,反而像小鳥一樣蹦蹦跳跳來哄局長開心,因此在局裡太茹非常得寵,昨天晚上由於月底結賬,太茹下班晚了,鎖上辦公室的門,樓道裡靜悄悄的,同事們都走乾淨了,太茹急忙往外走,忽然局長室的門打開了,局長探出頭來向太茹招手,太茹心中又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局長會不會借這個機會跟自己來真的,興奮的是,每次局長對自己毛手毛腳,自己不但不厭煩,反而覺得很過癮,其實這是由於太茹本是一個風流人兒,表面一本正經,心裡十分淫蕩,而無能的丈夫已很久不能讓自己滿足了,因此非常渴望有人來滿足她一下。

太茹懷著複雜的心情走進局長室,一進門,見局長正坐在XX上用色瞇瞇的眼睛望著自己,太茹笑笑說:「局長,您找我有事嗎?」局長正仔細打量太茹,太茹今天穿了一件艷黃色的連衣裙,料子薄得透明,乳罩和三角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裙子也短得可憐,後面僅勉強蓋住豐滿的臀部,兩條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腳上穿一雙小巧的高跟涼鞋,圓潤的腳指頭誘人狎思。

局長看得眼中直冒火,聽太茹問他才收回目光,清清嗓子說:「你把近來的財務情況跟我匯報一下。」

太茹輕輕跺了跺腳,嬌聲嬌氣地說:「哎呀,局長,今天太晚了,我還沒吃飯呢!」局長示意太茹坐在對面的XX上,才一臉淫笑地說:「不要緊,晚了我請你吃飯。」

太茹看著局長色咪咪的眼睛,心裡有些好笑,但忍不住泛起一種異樣的感覺,局長那恨不得扒下她內褲來的眼神,和對她垂涎三尺的表情,讓她從大腳趾到兩腿之間象觸電一樣麻了一下,這種感覺讓她沒有再堅持離開,而是裝作無可奈何地拿出筆記本,開始慢慢匯報。

一邊匯報一邊偷眼瞧著局長,只見局長根本無心聽自己匯報,一雙賊一樣的眼睛始終盯在自己乳房、大腿和兩腿之間,太茹無意間動了一下,兩腿一下張開,雪白的大腿根部整個暴露在局長眼前,粉紅色的絲織內褲蓋不住如亂草的陰毛,縫隙中鑽出一縷縷烏黑捲曲的陰毛,半透明的內褲緊裹著鼓鼓的一團軟肉,在燈光照耀下,兩瓣陰唇的線條清晰可見,這一下局長大開眼界,從XX上欠起身子,腦袋幾乎扎進太茹裙子裡,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直勾勾盯著陰部,太茹嚇了一跳,順著局長的目光一看,才明白怎麼回事,直羞得滿面緋紅,輕輕喊了一聲:「局長!」將兩條腿緊緊合攏,局長才又坐直身子,裝作若無其事地說:「接著匯報。」

但此時兩人心裡都有了異樣的感覺,太茹只覺心裡一陣燥熱,漸漸熱遍全身,尤其下身又熱又癢,還流出了一股股粘粘的浪水,薄薄的內褲一下就濕透了,順著肉縫直往下流,太茹怕濕了裙子不雅,忙站起身說:「局長,您先等會兒,我去趟洗手間。」

走出局長室,太茹緊夾著雙腿,一扭一扭地進了洗手間,天已經黑了,太茹打開燈,撩起裙子一看,內褲粘粘的貼在身上,已全都濕透了,實在無法可想,只能將內褲脫下來,但想到局長色瞇瞇的眼睛,不由又一陣臉紅,下意識地伸手拽這樣一來,自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太茹閉緊兩腿坐好,繼續匯報著,但時間一久忘了裙子裡是空心的,不經意地又分開了兩腿,這一下可是春光外洩了,局長坐在桌前正是為了能更好地窺視太茹,而且自己下體硬硬的,撐得褲子老高,也能借此機會隱蔽一下,因為有了隱蔽性,所以他的眼睛更放肆,始終盯著太茹雪白的大腿,盼著太茹動動身子,能一觀裙內風景,機會終於來了,他怎能錯過?也是太茹裙子太短,兩腿這一分,一下將整個肥屄完全暴露在燈光之下,濃密的陰毛兩邊排著,中間一條鼓鼓的肉縫含著透亮的浪水,紅艷艷肥嘟嘟的,兩片陰唇還在一下下蠕動,將浪水都擠出來順著細縫往下流,局長哪見過這樣的美物,早已興奮的忘乎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生怕漏掉一秒鐘,下面悄悄伸手解開褲扣,掏出又大又硬的雞巴,用手套弄,嘴裡輕輕哼哼,美快異常,哪知道太茹坐在對面,雖看不見他上邊,但桌下兩腿以及腿間小腹卻看得一清二楚,太茹聽見局長哼哼,悄悄抬眼看個究竟,見此情景,發覺自己不小心春光外洩了,但此時已被那又大又硬的大雞巴迷住了,不但沒合上兩腿,反故意將兩腿分得大開,這一來將個大肥屄咧得張開了嘴,兩片陰唇發出「叭」的一聲,左右分開,露出中間紅紅的浪肉和被浪肉遮遮掩掩的迷人洞,局長的眼睛更直了,手上動作也加快了,太茹也忘了匯報工作,一雙媚眼也直勾勾地望著桌下,漸漸屄內騷癢起來,小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胯下,輕輕摳弄起來,一時屋裡忽然安靜下來,兩人你看我的雞巴,我看你的屄,都大張雙腿手上狂動,太茹漸漸狂性上來,嘴裡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這一叫一下使局長清醒了,他一看眼前的形勢,立即明白怎麼回事了,只覺心裡一陣狂喜,這可是難得的機會,他猛地衝到XX前,兩手抬起太茹肥白的大腿,將雞巴對準太茹的浪屄,藉著淫水的潤滑,一下直插到底,又緊又軟又熱乎,太茹實在天生了一個好屄,太茹見局長衝過來已回過神來,待得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失態時,一根又硬又粗的雞巴已插在了自己屄裡,推了兩下那裡推得動,正要掙扎,那東西已在自己屄裡作起怪來,先是頂住花心揉了幾下,揉得太茹花心一陣酥麻,然後就是大起大落的抽送不停,操得太茹快感連連,起初還掙扎躲閃,嘴裡叫著:「局長,不行,不行,快拔出來……哎呦……哎呦……別操了,快停……哼……」,但那份快美實在讓人難以拒絕,漸漸只聽見嘴裡有氣無力地叫喊:「局長,別操我了,你這樣我怎對得起我丈夫……哎呦……真美呀……不行,還是快拔出來吧……哼哼……再深點兒……對對……美呀……操死我了……哎呀,不行,我的屄你不能操,快停。」

但一雙伸出去推拒的手卻緊緊摟住局長的大腿,肥白的臀部快速地掀動,上下迎湊,快感一浪接一浪地從屄中傳到全身,太茹大腦又進入了瘋狂忘我的境界,只知道拚命地挺起肥屄迎接抽送,高潮漸漸接近,太茹又浪叫起來,「好美……局長你真厲害,哎呦……我的屄被你操爛了,哼……雞巴真硬真大呀,操得我真美呀……我的屄緊嗎?夾得你美嗎?哎呦,美上天了,你操死我吧……」局長也是快感叢生,朝思暮想的趙太茹終於被自己壓在下面操上啦,看她那浪得難受的樣子,更覺過癮,嘴裡也叫了起來:「好屄,趙大屄,我操死你,真過癮,你使勁夾,夾緊點,讓我更過癮。」

太茹一聽急忙收縮屄內嫩肉,用力緊夾那來回穿梭的雞巴,試了幾下又浪叫起來,「不行……哎呦……美呀……美呀……我用力了,夾……夾不住,太滑啦,哎呀,你看,還是夾不住,又跑了,哎呦……我受不了了,我管不了你了,好美……美死了……你再用力操,快操……」太茹的浪聲浪語,對局長而言無疑是強烈的興奮劑,尤其是太茹一旦有了快感,渾身像是柔柔的蛇,從髮梢到纖秀的足尖都散發出無窮的女人魅力,身體在局長身下不停蠕動,香汗淋漓,柔順緊貼,嬌聲呼喚,將秀面緊貼局長腮邊,口中吹氣如蘭,呼呼嬌喘,熱乎乎香噴噴輕吹局長臉頰,刺激的局長如同發瘋,下身抽送如閃電,下下直搗花心,這一口氣搗了足有上千下,搗得太茹屄中浪水流個不停,將XX濕了一大片,太茹此刻真正是欲仙欲死了,魂兒都美出竅了,肥臀機械地挺迎,嫩屄被抽插的一張一合,屄洞深處酥美至極,大腦一片混沌,口中仍在浪叫:「對了,就這樣,好……好……操得好啊!……美死了!」漸漸太茹已痛快淋漓地達到高潮了,此時局長才知道,太茹就是真正的尤物,當她高潮來臨時,不自覺地香軀急速顫動,尤其是肥臀大幅度地亂顫,讓人如同陷入沼澤般,屄洞卻在緊縮,緊緊箍住局長的大雞巴,由於身體的顫動急速來回摩擦,屄內浪肉全活了,有規律地有節奏地向內不停舒擠蠕動,不停吞吃狠咬,屄洞深處另有一股吸力,不停地把局長的大雞巴向太茹肉洞深處拉拽,越陷越深,越纏越緊,到最後動動也難,這時,花心處又有一團軟肉裹住龜頭不住揉動,那種感覺太奇妙了,實在不是人間能享受到的,局長如入仙境,經歷了從未有過的快美。

可惜太茹無能的丈夫不能讓太茹到達高潮,因此也未曾享受到太茹的美妙,若非今天太茹紅杏出牆,真要埋沒了太茹。

此時的太茹也是魂遊太虛,口中狂叫:「真要命……我死了……洩了……哎呦……你也射了,好燙啊,燙得好美呀。」

兩人都狂美到了極點,緊摟在一起很久才分開,太茹邊找了張紙擦著下體,邊對局長說:「你看,挺緊的嫩屄,讓你給操出一個大窟窿,這回家非讓我丈夫看出來,你害死我了!」說著把個肥屄湊到局長眼前讓他看,還白了他一眼,局長抱住太茹屁股拚命將太茹肥屄親了一頓,笑著說,「你剛才美得亂顛亂扭的時候,怎不說我害你呢?」兩人相視又一陣大笑,都覺得非常滿意。

經過這一次接觸,今天兩人再見面,都是含情脈脈的,彷彿初戀的少男少女一樣。

到下午一上班,局長就召集大家開會,宣佈趙太茹升任財務科科長,大家都竊竊私語不知為什麼,只有趙太茹得意之中心裡明白,這科長的職位是拿自己的屄換來的。

自此,趙太茹在民政局更加得寵,往往說一不二,比副局長的地位更高,單位一些聰明人已看出其中的奧妙,對太茹拚命討好,太茹心中高興,局長自然另眼相看,該升職的升職,該提干的提干,這些人無不感謝太茹的好處,於是太茹更像公主一樣在單位耀武揚威,心裡也更想開了,不過是偶爾在局長面前脫脫裙子,讓他在自己身上痛快痛快,反正自己也不會少些什麼,還能趁機享受一下。

但是單位裡還有幾個不識趣的人,看不起太茹的為人,不服太茹,總跟她對著幹,太茹對他們恨之入骨,幾次三番對局長說要讓他們好看,但局長考慮這幾人工作很出色,單位離不開他們,不好處理,所以一直在推托。

尤其是那個小劉,年輕英俊,工作出色,太茹一看見他心裡就發癢,有事沒事就愛往他那裡閒聊,有時故意不戴乳罩,將上衣領子開得低低的,露著大半個乳房勾引他,但他不但不上鉤,還對太茹沒有一點好言語,越是這樣,太茹越是著迷,就連夢中也時常夢見和他做愛,上班時不斷地引誘他,有幾次反倒被他訓斥了一頓,漸漸的太茹惱羞成怒,由愛轉恨,就處處和他針鋒相對,但往往是他佔上風,氣得太茹夠嗆,太茹對他又愛又恨,夜裡想著他,自己用手摳弄嫩屄,高潮來得很快,但白天一見到他,又是氣不打一處來,心裡想著一定要狠狠的整治他一回,讓他知道自己厲害,再來求自己放過他。

今天,太茹又在小劉那裡受了氣,實在忍無可忍,氣沖沖地找到局長,對他說明此事,要他為自己出氣,局長一聽,登時感到左右為難,小劉是大學畢業直接分配來的,才華橫溢,幹勁十足,所負責的工作已連續五年獲得全國先進,按說早該提拔,但因為一直和太茹不睦,局長壓了又壓,連外邊都已經對此議論紛紛,這樣一個人單位非常需要,怎能再排擠他呢?而且這個人個性非常鮮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一旦惹火了他,什麼事都作的出來,局長正要向太茹解釋這其中的緣由,但太茹一行鼻涕一行淚地哭了起來,又躺在局長懷中撒嬌,高跟鞋脫得東一隻西一隻,雪白的小腳丫亂踢著,兩隻大乳房在局長下體上亂揉搓著,小腿來回扭動,將長裙的下擺扭得翻上來,露出裙中赤裸的下身,雪白光滑的大肥臀左右擺動,臀縫中紫紅的肉洞時隱時現,看得局長慾火高漲,彎身將太茹抱起放倒在XX上,脫下褲子,將硬得發脹的大雞巴對準太茹肥屄,就向裡頂,太茹卻將屁股扭向一邊,局長頂了幾下都頂在太茹屁股上,急得夠嗆,太茹卻一把握住局長的雞巴,說道:「你不替我出氣,往後你別想再操我了,咱們一刀兩斷。」

局長此刻慾火攻心,哪裡還能考慮後果,當即答應下來,太茹這才將大雞巴放進自己屄裡,任局長狠狠插入,狂弄起來,不一會兒,太茹漸感舒服,閉上眼哼哼起來,心裡又幻想著小劉正趴在自己身上,向自己肉體深處一下又一下地衝刺,快感迅速到來,屄裡浪水也洶湧而出,騷浪之態畢露,嬌喘浪吟,柳腰款擺,肥屄亂聳,把個局長弄得魂不附體,抱住太茹屁股拚命抽送,操得太茹高潮迭起,美不堪言。

過了幾天,局長果然找了個藉口將小劉處分了一下,並調到了下屬單位,小劉雖不服,但局長在區裡關係複雜,手眼通天,翻身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暗記在心,知道自己是因為得罪趙太茹惹的禍,所以對趙太茹更是恨之入骨,時時在尋找機會報復。

這小劉有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黑社會裡有名的人物,聽小劉說知此事後,立即將此事攬在身上,答應一定為他出這口氣。

而此時太茹正在得意,那想到很快就要大禍臨頭了。

這一天,太茹又借加班為名,在單位和局長鬼混,局長今天特意吃了兩粒春藥,這一氣下來就是一個半小時,弄得太茹渾身像是散了架,連續四次高潮,浪水流了一地,美得天旋地轉,渾身軟得像麵條一樣,真是過足了癮,從單位出來天已經全黑了,兩條腿仍軟得沒力氣,正好一輛計程車開過來,太茹伸手攔住,坐上車,兩腿一併,蹭到腿間被局長操得仍酥酥麻美的小屄,只覺渾身一軟,忍不住輕輕「唉呦」了一聲,司機是一個大鬍子,回頭用粗重的外地口音問了一句:「小姐,怎麼了?」太茹有氣無力地說了聲:「沒什麼。」

不由滿臉通紅,心裡暗暗好笑。

汽車開了起來,在顛動中太茹合上雙眼,實在是太疲倦了,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夢中太茹又夢見和小劉做愛了,陣陣舒爽,妙不可言,剛剛有些知覺的小屄又酥麻起來,小劉的雞巴好大呀,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插進來,太茹忍不住格格浪笑,嘴裡大聲浪叫,連聲喊著:「美死我了!美死了!」忽然小劉狂笑起來,笑著說:「好個浪貨!」太茹覺得似乎不對勁,這聲音怎麼這麼真實?一驚之下從夢中醒來,睜眼一瞧,天哪!怎會這樣?只見自己赤身裸體地躺在一個破床上,兩條玉腿被高高架起,那個大鬍子司機正趴在自己身上亂動,下身肉洞中一條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正一進一出狠狠地操著,快感撞得頭腦直髮昏,大鬍子一臉的獰笑著說:「哈哈,你醒了,真是個浪貨!睡著了都他媽會發騷!」太茹的快感一下子被恐懼嚇得無影無蹤,不知自己怎會到了這裡,想掙扎起來,偏又被那害人的東西撞得渾身酥軟無力,動彈不得,但心裡的急躁又讓她受不了,於是拚命的大叫:「快放開我,你這個流氓,別弄了,快拔出來,唉呦……」叫聲忽然中斷,原來大鬍子不但沒把雞巴拔出來,反倒狠命地操進太茹屄裡,大出大進,弄得太茹一陣快美,出不了聲了。

大鬍子也弄上興緻來了,一聲不吭的狂插,太茹美不堪言,閉目享受,兩人都不出聲,只聽見太茹臨近高潮的呼呼狂喘,轉眼又是半個小時,太茹的肥臀早已亂顛亂聳起來,浪水流得到處都是,渾忘了自己正被人強姦,又一次高潮來了,太茹忽浪聲大叫:「好,好,好美,你真會操,操的我的小屄美死了,唉呦,這幾下操在花心上了,真美呀,你操死我吧!啊啊,我死了!」小腿一陣亂蹬,陰精狂湧而出,渾身象麵條一樣軟了下來,只有喉嚨裡低聲哼哼著。

正在這時候,這間偏僻的小屋外忽然傳來人聲,有幾個人正有說有笑地走近,太茹正在享受高潮,忽聽屋外有說笑聲,心中念頭一轉,立即大叫了幾聲救命,只聽「砰」的一聲,屋子的破門被踢開,幾個彪形大漢闖了進來,太茹立即從床上跳下來,大聲叫:「他強姦我,快抓住他。」

邊說邊逃到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夥子身邊,小夥子向她赤裸的嬌軀打量了一下,太茹心想有求於人不能太吝嗇,於是不但沒有掩蓋,反將胸部挺了挺,兩隻大乳上下彈動,甚是誘人,小夥子移開目光,對另幾個人說:「將這小子拉開,好好照顧這位小姐。」

很顯然,他是這幾個人裡的頭兒。

幾個大漢拉開大鬍子,其中一個走到太茹身邊,說聲:「小姐,你跟我來。」

就將太茹又領回床邊,太茹糊裡糊塗的走到床邊,正不知做什麼,那人忽然伸手探入太茹兩腿間,用粗壯的手指摳弄太茹肥嫩的肉洞,太茹急忙躲閃,驚叫道:「你幹什麼?」那人大笑,緊跟著所有人都大笑起來,連大鬍子也跟著笑,太茹漸漸明白他們原來是一夥的,急忙轉身向外逃,那白淨小夥子一把拉住太茹,狠狠一個大耳光,打得太茹眼前直冒金星,被他拖到床上,幾個人都圍上來,親嘴的親嘴,摸乳的摸乳,摳屄的摳屄,還有的將大肉棒頂著太茹的秀足,太茹拚命掙扎,但哪裡能動彈分毫,忽覺下身洞中又有一根粗壯的肉棒插了進來,兩腿也被人扛在肩上,纖巧的秀足足心也朝了天,雪白的小腿雖不住地踢蹬,但在那大漢粗大的肉棒有力地進出的比較之下,顯得那麼軟弱無力,漸漸的,動作越來越小,到後來卻像是抽搐、顫抖,而且隱隱的有了節奏,彷彿在配合那大漢抽插的韻律。

幾條大漢瘋狂而放肆地狂笑著,用盡各種猥褻的方法蹂躪著太茹嬌嫩的赤裸的軀體,而太茹此時卻漸漸進入了性愛的高潮,下身努力地吞吐著帶來快感的肉棒,嘴裡浪哼連聲,但時時傳入耳中的笑聲又讓她忽然有短暫的清醒,切實感受到無比的羞辱,很快地,這種感覺又被下身不斷湧上的快感淹沒,使她又陶醉在原始的放浪中,盡情享受,如此一憂一樂,刺激得太茹要發瘋了,情慾與理智激烈地鬥爭著,腦袋像是要爆炸開來,漸漸太茹的神志已不清醒了,而此時太茹身上已樂到極點的大漢被另一人換了下去,新上陣的男人體力正充沛,發瘋般的一輪狂操,將太茹屄中的浪水濺得到處都是,太茹再也抵擋不住如波濤洶湧的快感,原本比常人旺盛的性慾擊潰了理智,整個人都瘋狂起來,全身無處不動,臀搖股顫,蛇一樣纏住身上的大漢,拚命索取,那大漢從未弄過如此嬌媚的尤物,立即感覺欲仙欲死,精液像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頹然敗倒。

另一人見太茹如此淫浪迷人,早已看的眼中冒火,推開同伴,提槍上馬,太茹來者不拒,任人玩弄,自己也恣情享受。

這一戰就是四個小時,太茹有生以來從未享受過這麼強烈的快感,直到幾個人全都在太茹身上得到滿足之後,太茹的靈魂才漸漸的回到身體裡,此時此刻,才發覺渾身疼痛,低頭一看,雪白的身體被弄得青一塊紫一塊,尤其乳房和下身,更是慘不忍睹,太茹忍不住默默流淚。

那幾個人個個心滿意足,狂笑著揚長而去,臨走還抱走了太茹那破爛不堪的衣服,太茹掙扎著爬起來,強忍疼痛,蹲下身撒了一泡尿,尿液中混合著大量的精液,足有一大碗,下身漲痛這才稍減。

悄悄開門張望,幸虧外邊一片漆黑,夜已深了,太茹拖著滿身的傷痛,趁著夜色,悄悄逃回家中。

幸虧一路沒有遇見人,否則一絲不掛的走在路上,羞也羞死了。

經過這一次死裡逃生,太茹從生理和心理上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但沒有對做愛產生恐懼心理,反而有了更加深入的渴望。

只要見到強壯的男人,太茹都會產生強烈的慾望,以前喜歡清秀有才氣的男人,現在見到他們,感覺沒有一絲興趣,想想他們又細又小的下體,怎麼能令自己滿足,還是那些孔武有力的男人,雖顯得有些粗蠢,但身上充滿了陽剛之氣,被他們壓在身下操弄,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太茹忽然喜歡到人多的地方去閒逛,集市、商場、步行街等,只要擁擠,太茹就喜歡,去這些地方之前,太茹往往要刻意打扮,穿短裙,配肉色絲襪,絲襪和短裙之間還要露出短短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而裙內一律是空心的,稍稍拉起短裙就會露出肥白柔軟的香臀。

走在人群中,太茹總是尋找強壯的男人,故意擠在他們的前面,時走時停,不輕不重地用肥臀撞擊男人的下體,感受他們身體的變化,往往不用幾下,就能使他們堅挺起來,太茹很享受屁股被一下又一下的戳弄,那種感覺使她如在雲裡霧裡,又緊張又興奮,很快,兩腿間的肉洞裡就會流出浪水,有些大膽的男人甚至會趁人不注意伸手進太茹裙底摳摸太茹的肥屄,更會讓太茹快美異常,迅速到達高潮,洩出的陰精常常會弄那男人一手,讓他又尷尬又狼狽。

今天,太茹又找到了一個更加理想的地方,而且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刺激。

早晨七點鐘,太茹就起床打扮起來,丈夫從被窩中探出頭來看了看表,一邊伸手揉弄著太茹裸露著的臀部,一邊說:「今天是星期日,你起那麼早幹什麼去?」太茹輕輕扭身躲著丈夫漸漸向屄裡深入的手,漫不經心的回答:「我去商場買點東西。」

說完連早餐也顧不上吃就急忙走出家門。

來到馬路邊,正準備打的士,不想正巧有一輛公共汽車停在身邊,車門一開,有一個小姑娘跳下車來,還回頭驚慌地瞅了一下車上,太茹也看到了,小姑娘下車時,有個男人伸手趁機摸了一下她的屁股,太茹看得心裡怦怦直跳,看了看車上滿滿的人,彼此緊緊地擠在一起,忽然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急忙邁步上車,擠進人堆裡。

一上車,太茹馬上發現了一個又英俊又高大強壯的小夥子,於是裝作不經意的擠過去,藉著汽車的一次剎車,猛地把整個嬌軀偎進了小夥子懷裡,由於擠得厲害,短短的裙子翻到了腰部,一個圓圓白白的赤裸的臀部完全露在了外邊,幸虧太擠大家沒注意,但還是被英俊的小夥子看到了,那麼誘人的臀部是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能抗拒的,小夥子的下體騰的一下挺立起來,太茹立即感覺到了又韌又硬的一個東西垂直地頂在臀部右側,而小夥子的呼吸也急促起來,看看別人都沒注意,悄悄把手伸到了下邊,試探著將掌心貼在太茹絲綢一般柔滑的臀部上,太茹早已感覺到了,但他害怕嚇跑了這個英俊的小夥子,裝作什麼也沒察覺到,臉上依然洋溢著嫵媚的微笑。

小夥子見沒有動靜,手上漸漸放肆起來,先是輕輕撫摸那柔嫩的肌膚,接著按住柔軟的玉臀揉動起來,揉得太茹心都醉了,美麗的眸子半睜半閉,臉上泛起了紅潮,為了享受這美妙的感覺,太茹仍舊裝作若無其事,任由肥嫩的臀部在小夥子手中滾動。

小夥子漸漸不滿足於揉捏香臀,手指沿著太茹曲線曼妙的臀溝緩緩推進,漸漸觸到了太茹已熱浪滾滾的香屄的周邊,指尖挑了一下太茹的大陰唇,這一下讓太茹全身都麻了一下,腦中嗡的一聲,全身如在雲裡霧裡,屄裡一股熱流不由自主地順著大腿滑了下去,好刺激!但太茹這下不能再裝下去了,回頭半嗔半怒地向小夥子噘了一下嘴,伸出玉手輕推著小夥子漸漸向縱深發展的大手,小夥子見太茹並沒有張揚,心想,畢竟女人臉皮薄,不敢聲張,於是有了更大膽的舉動,拉開褲子拉鏈,掏出足有八寸長、一寸粗的下體,直接頂在太茹裸露的臀部軟肉上。

暖暖的、硬硬的,太茹感覺到了臀部的壓力,同時有一隻手握住太茹柔滑的玉手,拉到後面,強讓她握住粗硬的肉棒,太茹不自覺的握緊,大肉棒在太茹手心裡進進出出,太茹十分陶醉,彷彿那東西是在自己屄中來回抽插,肉洞中早已氾濫了,兩條大腿上各有一條小溪直流進絲襪裡,纖巧的高跟涼鞋裡粘粘的濕成一片;又有一隻手直搗黃龍,大膽的摸到了太茹兩腿間,把玩太茹肥嫩的香屄,源源不絕的浪水流了小夥子滿手。

太放肆了,太茹心裡有些慌亂,還從沒有人敢這麼大膽妄為,太茹輕輕掙扎幾下,小夥子用力控製住了她的身體,絲毫動彈不得,太茹不由得回過頭來,和小夥子面對面,瞪視著他,小夥子卻若無其事,手上絲毫不停,但終究有些心虛,不敢正視太茹的眼睛。

但卻從太茹肩上居高臨下地俯視寬鬆的上衣縫隙裡幾乎完全暴露的玉乳,那對玉乳正隨著太茹急促的喘息不住彈動,太茹身上最隱秘的地方現在已完全被這陌生的小夥子佔據了。

太茹想到這點,不由滿臉緋紅,輕輕咳嗽了一聲,小夥子目光終於和太茹正對,太茹從他眼中看到了慾望和野性。

 

趙太茹,是天津某民政局的會計,今年已四十歲,但由於善於裝扮,看上去顯得還很年輕,一張圓圓的大白臉仍然很光滑很滋潤,鼻子上架著一副近視眼鏡,很端莊,很文雅,頭髮略染成紅色,梳得很整齊。

身材高挑,年輕時很苗條,但由於生孩子時營養過剩,現在已變得略顯臃腫,單從審美的角度看,這身材已過於肥胖,但若從性的角度來看,肥肥的屁股,高高聳起的乳房,以及兩腿間緊夾著的仍緊揪揪的肥屄,這身材正散發著一種魅力。

尤其已五十多歲的局長,對她更是愛逾珍寶,時常借工作之便,對她表示親近,拉拉手、拍拍肩,有意無意地蹭蹭高聳的乳房,太茹很會做人,知道在民政局上班就要靠領導照顧,因此每當領導對她親近,從不拒絕,反而像小鳥一樣蹦蹦跳跳來哄局長開心,因此在局裡太茹非常得寵,昨天晚上由於月底結賬,太茹下班晚了,鎖上辦公室的門,樓道裡靜悄悄的,同事們都走乾淨了,太茹急忙往外走,忽然局長室的門打開了,局長探出頭來向太茹招手,太茹心中又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局長會不會借這個機會跟自己來真的,興奮的是,每次局長對自己毛手毛腳,自己不但不厭煩,反而覺得很過癮,其實這是由於太茹本是一個風流人兒,表面一本正經,心裡十分淫蕩,而無能的丈夫已很久不能讓自己滿足了,因此非常渴望有人來滿足她一下。

太茹懷著複雜的心情走進局長室,一進門,見局長正坐在XX上用色瞇瞇的眼睛望著自己,太茹笑笑說:「局長,您找我有事嗎?」局長正仔細打量太茹,太茹今天穿了一件艷黃色的連衣裙,料子薄得透明,乳罩和三角褲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裙子也短得可憐,後面僅勉強蓋住豐滿的臀部,兩條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腳上穿一雙小巧的高跟涼鞋,圓潤的腳指頭誘人狎思。

局長看得眼中直冒火,聽太茹問他才收回目光,清清嗓子說:「你把近來的財務情況跟我匯報一下。」

太茹輕輕跺了跺腳,嬌聲嬌氣地說:「哎呀,局長,今天太晚了,我還沒吃飯呢!」局長示意太茹坐在對面的XX上,才一臉淫笑地說:「不要緊,晚了我請你吃飯。」

太茹看著局長色咪咪的眼睛,心裡有些好笑,但忍不住泛起一種異樣的感覺,局長那恨不得扒下她內褲來的眼神,和對她垂涎三尺的表情,讓她從大腳趾到兩腿之間象觸電一樣麻了一下,這種感覺讓她沒有再堅持離開,而是裝作無可奈何地拿出筆記本,開始慢慢匯報。

一邊匯報一邊偷眼瞧著局長,只見局長根本無心聽自己匯報,一雙賊一樣的眼睛始終盯在自己乳房、大腿和兩腿之間,太茹無意間動了一下,兩腿一下張開,雪白的大腿根部整個暴露在局長眼前,粉紅色的絲織內褲蓋不住如亂草的陰毛,縫隙中鑽出一縷縷烏黑捲曲的陰毛,半透明的內褲緊裹著鼓鼓的一團軟肉,在燈光照耀下,兩瓣陰唇的線條清晰可見,這一下局長大開眼界,從XX上欠起身子,腦袋幾乎扎進太茹裙子裡,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直勾勾盯著陰部,太茹嚇了一跳,順著局長的目光一看,才明白怎麼回事,直羞得滿面緋紅,輕輕喊了一聲:「局長!」將兩條腿緊緊合攏,局長才又坐直身子,裝作若無其事地說:「接著匯報。」

但此時兩人心裡都有了異樣的感覺,太茹只覺心裡一陣燥熱,漸漸熱遍全身,尤其下身又熱又癢,還流出了一股股粘粘的浪水,薄薄的內褲一下就濕透了,順著肉縫直往下流,太茹怕濕了裙子不雅,忙站起身說:「局長,您先等會兒,我去趟洗手間。」

走出局長室,太茹緊夾著雙腿,一扭一扭地進了洗手間,天已經黑了,太茹打開燈,撩起裙子一看,內褲粘粘的貼在身上,已全都濕透了,實在無法可想,只能將內褲脫下來,但想到局長色瞇瞇的眼睛,不由又一陣臉紅,下意識地伸手拽這樣一來,自己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太茹閉緊兩腿坐好,繼續匯報著,但時間一久忘了裙子裡是空心的,不經意地又分開了兩腿,這一下可是春光外洩了,局長坐在桌前正是為了能更好地窺視太茹,而且自己下體硬硬的,撐得褲子老高,也能借此機會隱蔽一下,因為有了隱蔽性,所以他的眼睛更放肆,始終盯著太茹雪白的大腿,盼著太茹動動身子,能一觀裙內風景,機會終於來了,他怎能錯過?也是太茹裙子太短,兩腿這一分,一下將整個肥屄完全暴露在燈光之下,濃密的陰毛兩邊排著,中間一條鼓鼓的肉縫含著透亮的浪水,紅艷艷肥嘟嘟的,兩片陰唇還在一下下蠕動,將浪水都擠出來順著細縫往下流,局長哪見過這樣的美物,早已興奮的忘乎所以,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生怕漏掉一秒鐘,下面悄悄伸手解開褲扣,掏出又大又硬的雞巴,用手套弄,嘴裡輕輕哼哼,美快異常,哪知道太茹坐在對面,雖看不見他上邊,但桌下兩腿以及腿間小腹卻看得一清二楚,太茹聽見局長哼哼,悄悄抬眼看個究竟,見此情景,發覺自己不小心春光外洩了,但此時已被那又大又硬的大雞巴迷住了,不但沒合上兩腿,反故意將兩腿分得大開,這一來將個大肥屄咧得張開了嘴,兩片陰唇發出「叭」的一聲,左右分開,露出中間紅紅的浪肉和被浪肉遮遮掩掩的迷人洞,局長的眼睛更直了,手上動作也加快了,太茹也忘了匯報工作,一雙媚眼也直勾勾地望著桌下,漸漸屄內騷癢起來,小手也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胯下,輕輕摳弄起來,一時屋裡忽然安靜下來,兩人你看我的雞巴,我看你的屄,都大張雙腿手上狂動,太茹漸漸狂性上來,嘴裡忍不住大聲呻吟起來,這一叫一下使局長清醒了,他一看眼前的形勢,立即明白怎麼回事了,只覺心裡一陣狂喜,這可是難得的機會,他猛地衝到XX前,兩手抬起太茹肥白的大腿,將雞巴對準太茹的浪屄,藉著淫水的潤滑,一下直插到底,又緊又軟又熱乎,太茹實在天生了一個好屄,太茹見局長衝過來已回過神來,待得清醒過來知道自己失態時,一根又硬又粗的雞巴已插在了自己屄裡,推了兩下那裡推得動,正要掙扎,那東西已在自己屄裡作起怪來,先是頂住花心揉了幾下,揉得太茹花心一陣酥麻,然後就是大起大落的抽送不停,操得太茹快感連連,起初還掙扎躲閃,嘴裡叫著:「局長,不行,不行,快拔出來……哎呦……哎呦……別操了,快停……哼……」,但那份快美實在讓人難以拒絕,漸漸只聽見嘴裡有氣無力地叫喊:「局長,別操我了,你這樣我怎對得起我丈夫……哎呦……真美呀……不行,還是快拔出來吧……哼哼……再深點兒……對對……美呀……操死我了……哎呀,不行,我的屄你不能操,快停。」

但一雙伸出去推拒的手卻緊緊摟住局長的大腿,肥白的臀部快速地掀動,上下迎湊,快感一浪接一浪地從屄中傳到全身,太茹大腦又進入了瘋狂忘我的境界,只知道拚命地挺起肥屄迎接抽送,高潮漸漸接近,太茹又浪叫起來,「好美……局長你真厲害,哎呦……我的屄被你操爛了,哼……雞巴真硬真大呀,操得我真美呀……我的屄緊嗎?夾得你美嗎?哎呦,美上天了,你操死我吧……」局長也是快感叢生,朝思暮想的趙太茹終於被自己壓在下面操上啦,看她那浪得難受的樣子,更覺過癮,嘴裡也叫了起來:「好屄,趙大屄,我操死你,真過癮,你使勁夾,夾緊點,讓我更過癮。」

太茹一聽急忙收縮屄內嫩肉,用力緊夾那來回穿梭的雞巴,試了幾下又浪叫起來,「不行……哎呦……美呀……美呀……我用力了,夾……夾不住,太滑啦,哎呀,你看,還是夾不住,又跑了,哎呦……我受不了了,我管不了你了,好美……美死了……你再用力操,快操……」太茹的浪聲浪語,對局長而言無疑是強烈的興奮劑,尤其是太茹一旦有了快感,渾身像是柔柔的蛇,從髮梢到纖秀的足尖都散發出無窮的女人魅力,身體在局長身下不停蠕動,香汗淋漓,柔順緊貼,嬌聲呼喚,將秀面緊貼局長腮邊,口中吹氣如蘭,呼呼嬌喘,熱乎乎香噴噴輕吹局長臉頰,刺激的局長如同發瘋,下身抽送如閃電,下下直搗花心,這一口氣搗了足有上千下,搗得太茹屄中浪水流個不停,將XX濕了一大片,太茹此刻真正是欲仙欲死了,魂兒都美出竅了,肥臀機械地挺迎,嫩屄被抽插的一張一合,屄洞深處酥美至極,大腦一片混沌,口中仍在浪叫:「對了,就這樣,好……好……操得好啊!……美死了!」漸漸太茹已痛快淋漓地達到高潮了,此時局長才知道,太茹就是真正的尤物,當她高潮來臨時,不自覺地香軀急速顫動,尤其是肥臀大幅度地亂顫,讓人如同陷入沼澤般,屄洞卻在緊縮,緊緊箍住局長的大雞巴,由於身體的顫動急速來回摩擦,屄內浪肉全活了,有規律地有節奏地向內不停舒擠蠕動,不停吞吃狠咬,屄洞深處另有一股吸力,不停地把局長的大雞巴向太茹肉洞深處拉拽,越陷越深,越纏越緊,到最後動動也難,這時,花心處又有一團軟肉裹住龜頭不住揉動,那種感覺太奇妙了,實在不是人間能享受到的,局長如入仙境,經歷了從未有過的快美。

可惜太茹無能的丈夫不能讓太茹到達高潮,因此也未曾享受到太茹的美妙,若非今天太茹紅杏出牆,真要埋沒了太茹。

此時的太茹也是魂遊太虛,口中狂叫:「真要命……我死了……洩了……哎呦……你也射了,好燙啊,燙得好美呀。」

兩人都狂美到了極點,緊摟在一起很久才分開,太茹邊找了張紙擦著下體,邊對局長說:「你看,挺緊的嫩屄,讓你給操出一個大窟窿,這回家非讓我丈夫看出來,你害死我了!」說著把個肥屄湊到局長眼前讓他看,還白了他一眼,局長抱住太茹屁股拚命將太茹肥屄親了一頓,笑著說,「你剛才美得亂顛亂扭的時候,怎不說我害你呢?」兩人相視又一陣大笑,都覺得非常滿意。

經過這一次接觸,今天兩人再見面,都是含情脈脈的,彷彿初戀的少男少女一樣。

到下午一上班,局長就召集大家開會,宣佈趙太茹升任財務科科長,大家都竊竊私語不知為什麼,只有趙太茹得意之中心裡明白,這科長的職位是拿自己的屄換來的。

自此,趙太茹在民政局更加得寵,往往說一不二,比副局長的地位更高,單位一些聰明人已看出其中的奧妙,對太茹拚命討好,太茹心中高興,局長自然另眼相看,該升職的升職,該提干的提干,這些人無不感謝太茹的好處,於是太茹更像公主一樣在單位耀武揚威,心裡也更想開了,不過是偶爾在局長面前脫脫裙子,讓他在自己身上痛快痛快,反正自己也不會少些什麼,還能趁機享受一下。

但是單位裡還有幾個不識趣的人,看不起太茹的為人,不服太茹,總跟她對著幹,太茹對他們恨之入骨,幾次三番對局長說要讓他們好看,但局長考慮這幾人工作很出色,單位離不開他們,不好處理,所以一直在推托。

尤其是那個小劉,年輕英俊,工作出色,太茹一看見他心裡就發癢,有事沒事就愛往他那裡閒聊,有時故意不戴乳罩,將上衣領子開得低低的,露著大半個乳房勾引他,但他不但不上鉤,還對太茹沒有一點好言語,越是這樣,太茹越是著迷,就連夢中也時常夢見和他做愛,上班時不斷地引誘他,有幾次反倒被他訓斥了一頓,漸漸的太茹惱羞成怒,由愛轉恨,就處處和他針鋒相對,但往往是他佔上風,氣得太茹夠嗆,太茹對他又愛又恨,夜裡想著他,自己用手摳弄嫩屄,高潮來得很快,但白天一見到他,又是氣不打一處來,心裡想著一定要狠狠的整治他一回,讓他知道自己厲害,再來求自己放過他。

今天,太茹又在小劉那裡受了氣,實在忍無可忍,氣沖沖地找到局長,對他說明此事,要他為自己出氣,局長一聽,登時感到左右為難,小劉是大學畢業直接分配來的,才華橫溢,幹勁十足,所負責的工作已連續五年獲得全國先進,按說早該提拔,但因為一直和太茹不睦,局長壓了又壓,連外邊都已經對此議論紛紛,這樣一個人單位非常需要,怎能再排擠他呢?而且這個人個性非常鮮明,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一旦惹火了他,什麼事都作的出來,局長正要向太茹解釋這其中的緣由,但太茹一行鼻涕一行淚地哭了起來,又躺在局長懷中撒嬌,高跟鞋脫得東一隻西一隻,雪白的小腳丫亂踢著,兩隻大乳房在局長下體上亂揉搓著,小腿來回扭動,將長裙的下擺扭得翻上來,露出裙中赤裸的下身,雪白光滑的大肥臀左右擺動,臀縫中紫紅的肉洞時隱時現,看得局長慾火高漲,彎身將太茹抱起放倒在XX上,脫下褲子,將硬得發脹的大雞巴對準太茹肥屄,就向裡頂,太茹卻將屁股扭向一邊,局長頂了幾下都頂在太茹屁股上,急得夠嗆,太茹卻一把握住局長的雞巴,說道:「你不替我出氣,往後你別想再操我了,咱們一刀兩斷。」

局長此刻慾火攻心,哪裡還能考慮後果,當即答應下來,太茹這才將大雞巴放進自己屄裡,任局長狠狠插入,狂弄起來,不一會兒,太茹漸感舒服,閉上眼哼哼起來,心裡又幻想著小劉正趴在自己身上,向自己肉體深處一下又一下地衝刺,快感迅速到來,屄裡浪水也洶湧而出,騷浪之態畢露,嬌喘浪吟,柳腰款擺,肥屄亂聳,把個局長弄得魂不附體,抱住太茹屁股拚命抽送,操得太茹高潮迭起,美不堪言。

過了幾天,局長果然找了個藉口將小劉處分了一下,並調到了下屬單位,小劉雖不服,但局長在區裡關係複雜,手眼通天,翻身是不可能的,也只有暗記在心,知道自己是因為得罪趙太茹惹的禍,所以對趙太茹更是恨之入骨,時時在尋找機會報復。

這小劉有一個非常要好的朋友是黑社會裡有名的人物,聽小劉說知此事後,立即將此事攬在身上,答應一定為他出這口氣。

而此時太茹正在得意,那想到很快就要大禍臨頭了。

這一天,太茹又借加班為名,在單位和局長鬼混,局長今天特意吃了兩粒春藥,這一氣下來就是一個半小時,弄得太茹渾身像是散了架,連續四次高潮,浪水流了一地,美得天旋地轉,渾身軟得像麵條一樣,真是過足了癮,從單位出來天已經全黑了,兩條腿仍軟得沒力氣,正好一輛計程車開過來,太茹伸手攔住,坐上車,兩腿一併,蹭到腿間被局長操得仍酥酥麻美的小屄,只覺渾身一軟,忍不住輕輕「唉呦」了一聲,司機是一個大鬍子,回頭用粗重的外地口音問了一句:「小姐,怎麼了?」太茹有氣無力地說了聲:「沒什麼。」

不由滿臉通紅,心裡暗暗好笑。

汽車開了起來,在顛動中太茹合上雙眼,實在是太疲倦了,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鄉,夢中太茹又夢見和小劉做愛了,陣陣舒爽,妙不可言,剛剛有些知覺的小屄又酥麻起來,小劉的雞巴好大呀,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插進來,太茹忍不住格格浪笑,嘴裡大聲浪叫,連聲喊著:「美死我了!美死了!」忽然小劉狂笑起來,笑著說:「好個浪貨!」太茹覺得似乎不對勁,這聲音怎麼這麼真實?一驚之下從夢中醒來,睜眼一瞧,天哪!怎會這樣?只見自己赤身裸體地躺在一個破床上,兩條玉腿被高高架起,那個大鬍子司機正趴在自己身上亂動,下身肉洞中一條又粗又長的大雞巴正一進一出狠狠地操著,快感撞得頭腦直髮昏,大鬍子一臉的獰笑著說:「哈哈,你醒了,真是個浪貨!睡著了都他媽會發騷!」太茹的快感一下子被恐懼嚇得無影無蹤,不知自己怎會到了這裡,想掙扎起來,偏又被那害人的東西撞得渾身酥軟無力,動彈不得,但心裡的急躁又讓她受不了,於是拚命的大叫:「快放開我,你這個流氓,別弄了,快拔出來,唉呦……」叫聲忽然中斷,原來大鬍子不但沒把雞巴拔出來,反倒狠命地操進太茹屄裡,大出大進,弄得太茹一陣快美,出不了聲了。

大鬍子也弄上興緻來了,一聲不吭的狂插,太茹美不堪言,閉目享受,兩人都不出聲,只聽見太茹臨近高潮的呼呼狂喘,轉眼又是半個小時,太茹的肥臀早已亂顛亂聳起來,浪水流得到處都是,渾忘了自己正被人強姦,又一次高潮來了,太茹忽浪聲大叫:「好,好,好美,你真會操,操的我的小屄美死了,唉呦,這幾下操在花心上了,真美呀,你操死我吧!啊啊,我死了!」小腿一陣亂蹬,陰精狂湧而出,渾身象麵條一樣軟了下來,只有喉嚨裡低聲哼哼著。

正在這時候,這間偏僻的小屋外忽然傳來人聲,有幾個人正有說有笑地走近,太茹正在享受高潮,忽聽屋外有說笑聲,心中念頭一轉,立即大叫了幾聲救命,只聽「砰」的一聲,屋子的破門被踢開,幾個彪形大漢闖了進來,太茹立即從床上跳下來,大聲叫:「他強姦我,快抓住他。」

邊說邊逃到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夥子身邊,小夥子向她赤裸的嬌軀打量了一下,太茹心想有求於人不能太吝嗇,於是不但沒有掩蓋,反將胸部挺了挺,兩隻大乳上下彈動,甚是誘人,小夥子移開目光,對另幾個人說:「將這小子拉開,好好照顧這位小姐。」

很顯然,他是這幾個人裡的頭兒。

幾個大漢拉開大鬍子,其中一個走到太茹身邊,說聲:「小姐,你跟我來。」

就將太茹又領回床邊,太茹糊裡糊塗的走到床邊,正不知做什麼,那人忽然伸手探入太茹兩腿間,用粗壯的手指摳弄太茹肥嫩的肉洞,太茹急忙躲閃,驚叫道:「你幹什麼?」那人大笑,緊跟著所有人都大笑起來,連大鬍子也跟著笑,太茹漸漸明白他們原來是一夥的,急忙轉身向外逃,那白淨小夥子一把拉住太茹,狠狠一個大耳光,打得太茹眼前直冒金星,被他拖到床上,幾個人都圍上來,親嘴的親嘴,摸乳的摸乳,摳屄的摳屄,還有的將大肉棒頂著太茹的秀足,太茹拚命掙扎,但哪裡能動彈分毫,忽覺下身洞中又有一根粗壯的肉棒插了進來,兩腿也被人扛在肩上,纖巧的秀足足心也朝了天,雪白的小腿雖不住地踢蹬,但在那大漢粗大的肉棒有力地進出的比較之下,顯得那麼軟弱無力,漸漸的,動作越來越小,到後來卻像是抽搐、顫抖,而且隱隱的有了節奏,彷彿在配合那大漢抽插的韻律。

幾條大漢瘋狂而放肆地狂笑著,用盡各種猥褻的方法蹂躪著太茹嬌嫩的赤裸的軀體,而太茹此時卻漸漸進入了性愛的高潮,下身努力地吞吐著帶來快感的肉棒,嘴裡浪哼連聲,但時時傳入耳中的笑聲又讓她忽然有短暫的清醒,切實感受到無比的羞辱,很快地,這種感覺又被下身不斷湧上的快感淹沒,使她又陶醉在原始的放浪中,盡情享受,如此一憂一樂,刺激得太茹要發瘋了,情慾與理智激烈地鬥爭著,腦袋像是要爆炸開來,漸漸太茹的神志已不清醒了,而此時太茹身上已樂到極點的大漢被另一人換了下去,新上陣的男人體力正充沛,發瘋般的一輪狂操,將太茹屄中的浪水濺得到處都是,太茹再也抵擋不住如波濤洶湧的快感,原本比常人旺盛的性慾擊潰了理智,整個人都瘋狂起來,全身無處不動,臀搖股顫,蛇一樣纏住身上的大漢,拚命索取,那大漢從未弄過如此嬌媚的尤物,立即感覺欲仙欲死,精液像水龍頭一樣噴射而出,頹然敗倒。

另一人見太茹如此淫浪迷人,早已看的眼中冒火,推開同伴,提槍上馬,太茹來者不拒,任人玩弄,自己也恣情享受。

這一戰就是四個小時,太茹有生以來從未享受過這麼強烈的快感,直到幾個人全都在太茹身上得到滿足之後,太茹的靈魂才漸漸的回到身體裡,此時此刻,才發覺渾身疼痛,低頭一看,雪白的身體被弄得青一塊紫一塊,尤其乳房和下身,更是慘不忍睹,太茹忍不住默默流淚。

那幾個人個個心滿意足,狂笑著揚長而去,臨走還抱走了太茹那破爛不堪的衣服,太茹掙扎著爬起來,強忍疼痛,蹲下身撒了一泡尿,尿液中混合著大量的精液,足有一大碗,下身漲痛這才稍減。

悄悄開門張望,幸虧外邊一片漆黑,夜已深了,太茹拖著滿身的傷痛,趁著夜色,悄悄逃回家中。

幸虧一路沒有遇見人,否則一絲不掛的走在路上,羞也羞死了。

經過這一次死裡逃生,太茹從生理和心理上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但沒有對做愛產生恐懼心理,反而有了更加深入的渴望。

只要見到強壯的男人,太茹都會產生強烈的慾望,以前喜歡清秀有才氣的男人,現在見到他們,感覺沒有一絲興趣,想想他們又細又小的下體,怎麼能令自己滿足,還是那些孔武有力的男人,雖顯得有些粗蠢,但身上充滿了陽剛之氣,被他們壓在身下操弄,才能得到真正的快樂。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太茹忽然喜歡到人多的地方去閒逛,集市、商場、步行街等,只要擁擠,太茹就喜歡,去這些地方之前,太茹往往要刻意打扮,穿短裙,配肉色絲襪,絲襪和短裙之間還要露出短短的一截雪白的大腿,而裙內一律是空心的,稍稍拉起短裙就會露出肥白柔軟的香臀。

走在人群中,太茹總是尋找強壯的男人,故意擠在他們的前面,時走時停,不輕不重地用肥臀撞擊男人的下體,感受他們身體的變化,往往不用幾下,就能使他們堅挺起來,太茹很享受屁股被一下又一下的戳弄,那種感覺使她如在雲裡霧裡,又緊張又興奮,很快,兩腿間的肉洞裡就會流出浪水,有些大膽的男人甚至會趁人不注意伸手進太茹裙底摳摸太茹的肥屄,更會讓太茹快美異常,迅速到達高潮,洩出的陰精常常會弄那男人一手,讓他又尷尬又狼狽。

今天,太茹又找到了一個更加理想的地方,而且享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刺激。

早晨七點鐘,太茹就起床打扮起來,丈夫從被窩中探出頭來看了看表,一邊伸手揉弄著太茹裸露著的臀部,一邊說:「今天是星期日,你起那麼早幹什麼去?」太茹輕輕扭身躲著丈夫漸漸向屄裡深入的手,漫不經心的回答:「我去商場買點東西。」

說完連早餐也顧不上吃就急忙走出家門。

來到馬路邊,正準備打的士,不想正巧有一輛公共汽車停在身邊,車門一開,有一個小姑娘跳下車來,還回頭驚慌地瞅了一下車上,太茹也看到了,小姑娘下車時,有個男人伸手趁機摸了一下她的屁股,太茹看得心裡怦怦直跳,看了看車上滿滿的人,彼此緊緊地擠在一起,忽然像哥倫布發現了新大陸,急忙邁步上車,擠進人堆裡。

一上車,太茹馬上發現了一個又英俊又高大強壯的小夥子,於是裝作不經意的擠過去,藉著汽車的一次剎車,猛地把整個嬌軀偎進了小夥子懷裡,由於擠得厲害,短短的裙子翻到了腰部,一個圓圓白白的赤裸的臀部完全露在了外邊,幸虧太擠大家沒注意,但還是被英俊的小夥子看到了,那麼誘人的臀部是任何一個正常男人都不能抗拒的,小夥子的下體騰的一下挺立起來,太茹立即感覺到了又韌又硬的一個東西垂直地頂在臀部右側,而小夥子的呼吸也急促起來,看看別人都沒注意,悄悄把手伸到了下邊,試探著將掌心貼在太茹絲綢一般柔滑的臀部上,太茹早已感覺到了,但他害怕嚇跑了這個英俊的小夥子,裝作什麼也沒察覺到,臉上依然洋溢著嫵媚的微笑。

小夥子見沒有動靜,手上漸漸放肆起來,先是輕輕撫摸那柔嫩的肌膚,接著按住柔軟的玉臀揉動起來,揉得太茹心都醉了,美麗的眸子半睜半閉,臉上泛起了紅潮,為了享受這美妙的感覺,太茹仍舊裝作若無其事,任由肥嫩的臀部在小夥子手中滾動。

小夥子漸漸不滿足於揉捏香臀,手指沿著太茹曲線曼妙的臀溝緩緩推進,漸漸觸到了太茹已熱浪滾滾的香屄的周邊,指尖挑了一下太茹的大陰唇,這一下讓太茹全身都麻了一下,腦中嗡的一聲,全身如在雲裡霧裡,屄裡一股熱流不由自主地順著大腿滑了下去,好刺激!但太茹這下不能再裝下去了,回頭半嗔半怒地向小夥子噘了一下嘴,伸出玉手輕推著小夥子漸漸向縱深發展的大手,小夥子見太茹並沒有張揚,心想,畢竟女人臉皮薄,不敢聲張,於是有了更大膽的舉動,拉開褲子拉鏈,掏出足有八寸長、一寸粗的下體,直接頂在太茹裸露的臀部軟肉上。

暖暖的、硬硬的,太茹感覺到了臀部的壓力,同時有一隻手握住太茹柔滑的玉手,拉到後面,強讓她握住粗硬的肉棒,太茹不自覺的握緊,大肉棒在太茹手心裡進進出出,太茹十分陶醉,彷彿那東西是在自己屄中來回抽插,肉洞中早已氾濫了,兩條大腿上各有一條小溪直流進絲襪裡,纖巧的高跟涼鞋裡粘粘的濕成一片;又有一隻手直搗黃龍,大膽的摸到了太茹兩腿間,把玩太茹肥嫩的香屄,源源不絕的浪水流了小夥子滿手。

太放肆了,太茹心裡有些慌亂,還從沒有人敢這麼大膽妄為,太茹輕輕掙扎幾下,小夥子用力控製住了她的身體,絲毫動彈不得,太茹不由得回過頭來,和小夥子面對面,瞪視著他,小夥子卻若無其事,手上絲毫不停,但終究有些心虛,不敢正視太茹的眼睛。

但卻從太茹肩上居高臨下地俯視寬鬆的上衣縫隙裡幾乎完全暴露的玉乳,那對玉乳正隨著太茹急促的喘息不住彈動,太茹身上最隱秘的地方現在已完全被這陌生的小夥子佔據了。

太茹想到這點,不由滿臉緋紅,輕輕咳嗽了一聲,小夥子目光終於和太茹正對,太茹從他眼中看到了慾望和野性。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辣妹加油站
銀行職員性調教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桌上與床上
遠房表嫂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熱門小說:
設計女上司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