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強暴我放棄了反抗

年輕的女人被歹徒劫持,生死之間,她中止了反抗,被強暴了……

女人最終從歹徒的魔掌里逃了出來。卻遭遇另一個噩夢。因為沒有拼死捍衛自己的貞操,女人陷入深深的自責;這個消息傳開后,人們的議論和譴責更是讓她抬不起頭來,幸福的家庭也面臨著解體,無辜的她被推向災難的漩渦。

面對歹徒的人身侵犯,生命與貞操究竟孰重孰輕?

尖刀下,好妻子慘遭強暴

29歲的朱可是沈陽市某集團公司下屬一家分公司的打字員,丈夫管大偉是沈陽一家高科技上市公司的高級主管,兒子3歲,家中有房有車,過得富裕而幸福。然而,美滿的生活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打碎了。

2006年4月的一個傍晚,朱可在外面辦完事,匆匆忙忙地往家趕。她的家在沈陽市東陵區的一個大型花園小區里。下了公交車,朱可拐進了五里河公園,這里綠樹成林,黃昏時分的五里河河水閃著溫柔的波光,在這里走上一段路是相當愉快的。

朱可萬萬沒有想到,噩夢這時已經遠遠地尾隨著她了——一個壯漢從一棵大樹后閃出來,尾隨在她后面。壯漢四下張望一下,見周圍沒人,就往前緊走兩步,從后面一把抱住朱可。只聽低沉的一聲斷喝:別動,你要敢動一動,或是敢叫出聲來,我就要了你的命!

一把鋒利的尖刀抵在朱可的腰部,刺破她的衣衫,刺進她的皮肉里,鮮血頓時湧了出來,染紅了她的白色外套。尖銳的疼痛讓朱可頓時明白了:不好,我遇上亡命徒了!恐懼霎時襲遍全身,她打了個冷戰,抬頭一看,眼前這個漢子膚色黑黑的,身高足有1.8米,手力道極大,反擰住朱可的手臂,朱可就連動都不能動了。

歹徒用刀把朱可逼進一片樹林。面對高大強壯的歹徒,朱可知道,自己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她穩了穩神,遞過手里的包,聲音顫抖地對歹徒說:這里面有一部手機,還有1000多元錢,都給你,你放我走吧!

說完,他伸出大手嘩地一下撕扯掉朱可的外套,屈辱的淚水一下子盈滿她的眼眶。這一輩子,只有丈夫管大偉碰過她的身體,而那是多麼溫柔的充滿了愛意的觸摸和擁抱啊。朱可盼望有一個人從這里經過,將她從歹徒的手里救出來,可是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朱可絕望了,她抓住歹徒的手,低下頭,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歹徒用力一甩,她被甩出老遠,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歹徒隨后撲了過來,狠狠地抽了她兩個耳光:臭婆娘,不想活了是不是?他舉起了手中的尖刀:你以為我在逗你玩哪?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你?

尖刀在朱可的手臂上只那麼輕輕一劃,手臂立刻濺出了鮮紅的血。歹徒獰笑著:我只要用刀子在你的脖子上一劃,你的小命就沒了。你要不要試試呢?面對寒光閃閃的尖刀,朱可明白了:如果再反抗,尖刀隨時會落下來,自己隨時會喪命。她的眼前閃過3歲兒子小方那可愛的面龐,倘若自己死了,小方到哪里去找自己的母親呢?不行,我一定要活著回去,活著去見我的兒子!

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她放棄了反抗……

泣血叩問:生命貞操孰重孰輕

那天晚上,朱可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中。管大偉出差去山東還沒回來,保姆已經把兒子管小方從幼兒園接回了家,見到臉色慘白、渾身傷痕的朱可時,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叫。

沒事,摔了一跤。朱可勉強解釋了一句,就沖進了浴室。把浴室的門關上,她癱倒在地:自己終于活著回來了,活著回到了這個家!可剛剛經歷的是多麼屈辱的一幕啊!她爬到淋浴噴頭下面,拼命地洗刷著自己;那些剛剛脫下來的、見證了屈辱的衣服,被她一邊流淚一邊撕扯成了碎片……

一個星期后,管大偉出差回來,發現了朱可身上的擦傷和刀傷,就吃驚地問她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結結巴巴地解釋說:自己碰到了劫匪,劫匪沖過來搶她的包,爭搶時受傷了。管大偉一聽霍地站起來,拿起電話就要報警,朱可急忙制止了他。她勸丈夫說,在沈陽,一天這樣的搶劫案不知要發生多少起,警察哪里管得過來呢?報了警,就要接受警方的調查和取證,折騰半天卻未必找得到那劫匪,還是算了。管大偉心疼地說,以后不要坐公交上下班了,我每天開車接送你。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朱可決定向丈夫隱瞞一切。血氣方剛的丈夫肯定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受辱,與其讓他難受難堪,還不如自己默默地承受這一切。但她無法從噩夢中走出來,夜里睡著了,很快又被噩夢驚醒。丈夫欲抱她,她驚叫著躲開了,她甚至不敢與丈夫對視:在那生死的一刻,她選擇了承受屈辱保全性命。當成功地從魔爪中逃脫后,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她反復問自己:如果那天自己沒有順從,而是激烈反抗,那個歹徒真的敢殺了她嗎?在生命和貞操之間,自己放棄貞操選擇了生命,是不是太怯懦了,太沒有廉恥了?假如丈夫知道了真相會怎麼說?他還會像以往一樣溫柔地擁抱自己而心中毫無芥蒂嗎?

 

管大偉比朱可大五歲,是畢業于名校的經濟學博士。帥氣、聰明的管大偉婚前一直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可他偏偏選擇了朱可。朱可只有中專學歷,在公司里做打字員,論相貌絕對稱不上絕色美女。他告訴她,是她的溫和、寧靜和不著脂粉的樸素打動了他。在滾滾紅塵中,她就像深藏于曠野中的純潔無瑕的白璧,是他認出了她,珍藏了她,管大偉一直為擁有這樣的妻子而深深自豪。

歹徒接過包,冷森森地對朱可說:你別動!想走?沒那麼容易!老子剛從監獄出來,想找個女人陪陪。我在里面關了八年。八年你知道嗎?能讓人發瘋的!你別想反抗,反抗我就要了你的命。反正我這輩子已經完了,不怕再殺一個人!

朱可不能確認當丈夫知道了那件事后會怎麼想,她決定把那屈辱的一幕深深地埋藏進心底,不對任何人說。有一天,她想去工商銀行取一筆定期存款,意外地發現身份證不見了。她想來想去,突然想起來了:出事那天,身份證就放在挎包的錢夾里!歹徒拿走了挎包,也就帶走了她的身份證。歹徒會不會利用她的身份證再干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想到這里,冷汗從額頭涔涔地冒了出來!轉而一想,歹徒要的是錢物,身份證對他沒什麼用處,也許隨手扔掉了也說不定。她心里稍稍釋然些了。

管大偉發現妻子變了。她變得很憂鬱,那總是掛在唇邊的溫柔的微笑不見了。一向單純得像泉水一樣清澈見底的她變得心事重重。以前他和她獨處時,她總愛賴在他的懷里,可現在每次他抱她,都能感覺到她有微微的抗拒。后來她索性以照顧兒子為借口,抱著被子到小方的房間里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沒法兒再坦然面對他!

2006年五一長假期間,夫妻倆一天晚飯后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恰好播報一則新聞:一個少女被歹徒劫持后寧死不肯賣淫,為了保全貞操從五樓跳下來,摔成重傷。人們在震驚之余對少女的舉動表示了由衷的敬意。管大偉聽后轉過臉來對妻子說:這個女孩子真可憐,明天給她匯1000元錢吧,也算是幫幫她。

朱可不看丈夫,小聲說:如果這個女孩子是你的妹妹,或者是你的老婆,你該怎麼辦?她想問他的其實是:如果要她在生命和貞操之間作選擇,你讓她如何選擇?可話到嘴邊卻變了樣,她藏著心事,沒法說得那麼直白。

那我就殺了他,殺掉那夥歹徒。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絕不放過他們!我是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不能保護,那還算什麼男人!他那一刻的決絕和凶狠令她膽寒。

可怕流言,再度把她推向恥辱漩渦

朱可讓時間慢慢療治著心中的恥辱和傷痛。她萬萬沒有想到,災難還遠遠沒有結束。

 

2006年5月下旬,她發現一向準時的生理周期超了半個多月還沒有來,她的心不由得忽地一下懸了起來。悄悄去買了試紙,結果顯示,她懷孕了。朱可奔向沈陽市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化驗結果再一次證明,她真的懷孕了。自生下兒子小方后,朱可和管大偉在一起時一直非常注意,從來沒有出過意外。而那件事之后,朱可因為有心理障礙,很少和管大偉在一起。一定是那個歹徒造的孽!明白了這一點,朱可兩腿發軟,連從醫院走出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朱可一夜沒睡,備受煎熬。第二天早晨,管大偉有事先走了。她剛要出家門,兩個警察就找上門來。他們遞過一張身份證,正是一個月前被歹徒劫走的自己的身份證。警察告訴她,那個歹徒在又一次作案時被抓住了。歹徒供認:自他出獄后短短的一個月內共作案三起,有兩名婦女因為反抗被打成重傷,朱可是三名受害人中唯一沒有反抗到底的人,因此對她的印象很深刻。

警察和朱可的談話被躲在廚房里的保姆聽得一清二楚。女主人被強暴了,這個消息讓她又訝異又興奮。僅僅半天的時間,她就乘出去買菜的機會,將這個消息傳遞給小區的清潔工和保安。很快,在人們興奮的唧唧喳喳的議論中,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社區,並迅速在社會上傳播開來。尤其讓人們感興趣的是,被強暴的過程中朱可居然放棄了反抗!這令悲劇事件蒙上了一層暧昧的色彩。人們看她的目光里不僅僅有同情,還帶上幾分鄙夷和輕衊。

一個40多歲的女教師氣憤地說:面對歹徒的人身侵犯,女人別無選擇,就是應該反抗到底,誓死捍衛自己的身體和尊嚴。放棄反抗,只能說明現在的女人活得越來越沒有骨氣、越來越沒有操守了。也有男人搖頭歎道:碰上這樣的女人,她的丈夫夠倒霉了,以后還怎麼抬起頭來做人!但更多的人同情朱可的遭遇,理解她的選擇。他們認為,沒有比生命更寶貴的了,在強大的歹徒面前,弱小的朱可在反抗無效卻可能搭上自己性命的情況下,她選擇了保全自己的生命,是理性的,是正確的。

幾天后,這個消息也不可避免地傳到了管大偉的耳朵里。那天晚上,他從外面回來,把皮包往地上一扔,一把拎過朱可,粗暴地搖晃著她瘦小的身體,怒吼道: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你丈夫,我有權知道這一切!你為什麼瞞我?為什麼要欺騙我啊?

朱可兩眼含淚,慢慢從管大偉手臂的控制中掙脫出來:我沒什麼好說的。作為妻子,我讓你蒙受了羞辱。對不起,大偉,我們離婚吧!說完,任憑大偉如何逼問,她都一言不發。她已無話可說。這時如果讓她重新回到生死關頭,讓她重新作出選擇,她寧願選擇死,也不願承受災難過后這一重又一重急風暴雨式的屈辱,這樣的屈辱幾乎是無法洗刷的。

謝謝妻子,沒讓幼子失去慈愛的母親

2006年5月28日,朱可從家中逃出來了。她不顧身后兒子小方的號啕,從沈陽逃到大連。在大連,她給管大偉發了一封特快專遞,里面有一封她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隨后,她來到大連市第二人民醫院,做了人工流產手術。術后她踉踉跄跄地從手術室里出來,心已如死灰一般。

兩天后,她坐上了橫渡渤海的客船。那天,狂風怒吼,海面掀起重重巨浪,她幾次想把自己投到黑色的大海中。

朱可在安靜美麗的威海租了一間房子住了下來,慢慢地治療著心中的傷痛。而她在沈陽的丈夫管大偉正在四處尋找失蹤了的妻子。

 

管大偉最初聽到妻子慘遭強暴的消息時,如遭五雷轟頂。一向高傲、事事追求完美的他萬萬想不到生活竟將這樣的災難降臨到他的頭上。每想到妻子曾經遭受的那一幕他都痛不欲生,而人們各種各樣的議論更讓他無地自容。開始時他甚至有點兒痛恨妻子:做人為什麼要那麼怯懦,為什麼要放棄反抗?難道生命比尊嚴還重要嗎?

妻子離家出走后,他的心變得空空的。兒子小方沒人照料,每天哭哭啼啼地跟他要媽媽。每天他從單位回到家里,不再有人體貼地給他遞上一杯熱茶;晚上睡在床上,不再有一雙手溫柔地撫平他身體的疲勞。他突然意識到,如果妻子真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他和兒子小方的生命將不復完整,幸福將永遠遠離他們。

徹夜難眠時,管大偉經常坐在黑暗中想著歹徒刀下生死之間的妻子的心境。對她來說,選擇反抗很容易,死亡也許只是幾分鐘幾秒鐘的事。選擇生卻很難,她要背負著屈辱,需要莫大的勇氣和勇敢,但她這麼做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她對自己的生命采取了負責的態度,她成全了兒子和丈夫一生的幸福。想到這些,管大偉突然理解了妻子,他熱淚盈眶……

2006年7月8日晚上,朱可坐在電腦前,遲遲疑疑地打開了郵箱。這是離家后她第一次有勇氣打開郵箱。郵箱滿是郵件,都是丈夫管大偉發來的,有時一天一封,有時一天幾封,每一封都寫著尋找愛妻。每一封信都能看出丈夫真摯的愛,看出他對離家出走的她的牽掛、期盼與焦急。她流著淚一封封讀著,一直讀到一個鐘頭前丈夫剛剛發來的那封郵件:

朱可,謝謝你,在那生死的關頭,你沒讓我失去妻子,她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同時也感謝你,替我的兒子保全了他的母親。作為一個女人,貞操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必須要她在貞操與生命間選擇,你一定要替我和兒子保全她的生命。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她的性命更重要的了。如果她死了,讓我的兒子去哪里找母親,讓我這個做丈夫的每天抱著空氣睡覺嗎?我只恨自己,在那生死的瞬間沒能出現在你面前,用性命來保護你。老婆,你受苦了!老婆,回家吧!我和兒子分分秒秒都等著你回來……

淚水嘩嘩地流了下來。丈夫寬厚的愛讓她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溫暖。2006年7月10日,朱可從威海坐船橫渡渤海,當輪船接近大連港時,恰好是清晨,一輪紅日奇跡般從海面上升起來了,海面風平浪靜,大海碧藍如洗。自出事以后,朱可的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而在前一天,管大偉已帶著兒子驅車從沈陽趕到大連。朱可一上岸,管大偉就將憔悴不堪的妻子擁進懷里,一邊拍打著她的后背,一邊柔聲說: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我們回家吧!

每天的晚飯后,管大偉都牽著妻子和兒子的手在小區散步,一家三口幸福的笑聲讓所有的流言都羞愧地匆匆收場。管大偉用他男子漢的寬闊胸懷和無限愛意為妻子洗刷了不幸,還給了她寶貴的清白……

年輕的女人被歹徒劫持,生死之間,她中止了反抗,被強暴了……

女人最終從歹徒的魔掌里逃了出來。卻遭遇另一個噩夢。因為沒有拼死捍衛自己的貞操,女人陷入深深的自責;這個消息傳開后,人們的議論和譴責更是讓她抬不起頭來,幸福的家庭也面臨著解體,無辜的她被推向災難的漩渦。

面對歹徒的人身侵犯,生命與貞操究竟孰重孰輕?

尖刀下,好妻子慘遭強暴

29歲的朱可是沈陽市某集團公司下屬一家分公司的打字員,丈夫管大偉是沈陽一家高科技上市公司的高級主管,兒子3歲,家中有房有車,過得富裕而幸福。然而,美滿的生活卻被一場突如其來的災難打碎了。

2006年4月的一個傍晚,朱可在外面辦完事,匆匆忙忙地往家趕。她的家在沈陽市東陵區的一個大型花園小區里。下了公交車,朱可拐進了五里河公園,這里綠樹成林,黃昏時分的五里河河水閃著溫柔的波光,在這里走上一段路是相當愉快的。

朱可萬萬沒有想到,噩夢這時已經遠遠地尾隨著她了——一個壯漢從一棵大樹后閃出來,尾隨在她后面。壯漢四下張望一下,見周圍沒人,就往前緊走兩步,從后面一把抱住朱可。只聽低沉的一聲斷喝:別動,你要敢動一動,或是敢叫出聲來,我就要了你的命!

一把鋒利的尖刀抵在朱可的腰部,刺破她的衣衫,刺進她的皮肉里,鮮血頓時湧了出來,染紅了她的白色外套。尖銳的疼痛讓朱可頓時明白了:不好,我遇上亡命徒了!恐懼霎時襲遍全身,她打了個冷戰,抬頭一看,眼前這個漢子膚色黑黑的,身高足有1.8米,手力道極大,反擰住朱可的手臂,朱可就連動都不能動了。

歹徒用刀把朱可逼進一片樹林。面對高大強壯的歹徒,朱可知道,自己的任何反抗都是徒勞的。她穩了穩神,遞過手里的包,聲音顫抖地對歹徒說:這里面有一部手機,還有1000多元錢,都給你,你放我走吧!

說完,他伸出大手嘩地一下撕扯掉朱可的外套,屈辱的淚水一下子盈滿她的眼眶。這一輩子,只有丈夫管大偉碰過她的身體,而那是多麼溫柔的充滿了愛意的觸摸和擁抱啊。朱可盼望有一個人從這里經過,將她從歹徒的手里救出來,可是四周靜悄悄的,沒有一個人。朱可絕望了,她抓住歹徒的手,低下頭,狠狠地一口咬下去。歹徒用力一甩,她被甩出老遠,撲通一聲摔倒在地。歹徒隨后撲了過來,狠狠地抽了她兩個耳光:臭婆娘,不想活了是不是?他舉起了手中的尖刀:你以為我在逗你玩哪?你以為我真的不敢殺了你?

尖刀在朱可的手臂上只那麼輕輕一劃,手臂立刻濺出了鮮紅的血。歹徒獰笑著:我只要用刀子在你的脖子上一劃,你的小命就沒了。你要不要試試呢?面對寒光閃閃的尖刀,朱可明白了:如果再反抗,尖刀隨時會落下來,自己隨時會喪命。她的眼前閃過3歲兒子小方那可愛的面龐,倘若自己死了,小方到哪里去找自己的母親呢?不行,我一定要活著回去,活著去見我的兒子!

眼淚嘩嘩地流了下來,她放棄了反抗……

泣血叩問:生命貞操孰重孰輕

那天晚上,朱可一瘸一拐地回到家中。管大偉出差去山東還沒回來,保姆已經把兒子管小方從幼兒園接回了家,見到臉色慘白、渾身傷痕的朱可時,不由得發出一聲驚叫。

沒事,摔了一跤。朱可勉強解釋了一句,就沖進了浴室。把浴室的門關上,她癱倒在地:自己終于活著回來了,活著回到了這個家!可剛剛經歷的是多麼屈辱的一幕啊!她爬到淋浴噴頭下面,拼命地洗刷著自己;那些剛剛脫下來的、見證了屈辱的衣服,被她一邊流淚一邊撕扯成了碎片……

一個星期后,管大偉出差回來,發現了朱可身上的擦傷和刀傷,就吃驚地問她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她結結巴巴地解釋說:自己碰到了劫匪,劫匪沖過來搶她的包,爭搶時受傷了。管大偉一聽霍地站起來,拿起電話就要報警,朱可急忙制止了他。她勸丈夫說,在沈陽,一天這樣的搶劫案不知要發生多少起,警察哪里管得過來呢?報了警,就要接受警方的調查和取證,折騰半天卻未必找得到那劫匪,還是算了。管大偉心疼地說,以后不要坐公交上下班了,我每天開車接送你。

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朱可決定向丈夫隱瞞一切。血氣方剛的丈夫肯定無法接受自己的妻子受辱,與其讓他難受難堪,還不如自己默默地承受這一切。但她無法從噩夢中走出來,夜里睡著了,很快又被噩夢驚醒。丈夫欲抱她,她驚叫著躲開了,她甚至不敢與丈夫對視:在那生死的一刻,她選擇了承受屈辱保全性命。當成功地從魔爪中逃脫后,她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責。她反復問自己:如果那天自己沒有順從,而是激烈反抗,那個歹徒真的敢殺了她嗎?在生命和貞操之間,自己放棄貞操選擇了生命,是不是太怯懦了,太沒有廉恥了?假如丈夫知道了真相會怎麼說?他還會像以往一樣溫柔地擁抱自己而心中毫無芥蒂嗎?

 

管大偉比朱可大五歲,是畢業于名校的經濟學博士。帥氣、聰明的管大偉婚前一直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可他偏偏選擇了朱可。朱可只有中專學歷,在公司里做打字員,論相貌絕對稱不上絕色美女。他告訴她,是她的溫和、寧靜和不著脂粉的樸素打動了他。在滾滾紅塵中,她就像深藏于曠野中的純潔無瑕的白璧,是他認出了她,珍藏了她,管大偉一直為擁有這樣的妻子而深深自豪。

歹徒接過包,冷森森地對朱可說:你別動!想走?沒那麼容易!老子剛從監獄出來,想找個女人陪陪。我在里面關了八年。八年你知道嗎?能讓人發瘋的!你別想反抗,反抗我就要了你的命。反正我這輩子已經完了,不怕再殺一個人!

朱可不能確認當丈夫知道了那件事后會怎麼想,她決定把那屈辱的一幕深深地埋藏進心底,不對任何人說。有一天,她想去工商銀行取一筆定期存款,意外地發現身份證不見了。她想來想去,突然想起來了:出事那天,身份證就放在挎包的錢夾里!歹徒拿走了挎包,也就帶走了她的身份證。歹徒會不會利用她的身份證再干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來?想到這里,冷汗從額頭涔涔地冒了出來!轉而一想,歹徒要的是錢物,身份證對他沒什麼用處,也許隨手扔掉了也說不定。她心里稍稍釋然些了。

管大偉發現妻子變了。她變得很憂鬱,那總是掛在唇邊的溫柔的微笑不見了。一向單純得像泉水一樣清澈見底的她變得心事重重。以前他和她獨處時,她總愛賴在他的懷里,可現在每次他抱她,都能感覺到她有微微的抗拒。后來她索性以照顧兒子為借口,抱著被子到小方的房間里睡——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她沒法兒再坦然面對他!

2006年五一長假期間,夫妻倆一天晚飯后坐在客廳看電視,電視恰好播報一則新聞:一個少女被歹徒劫持后寧死不肯賣淫,為了保全貞操從五樓跳下來,摔成重傷。人們在震驚之余對少女的舉動表示了由衷的敬意。管大偉聽后轉過臉來對妻子說:這個女孩子真可憐,明天給她匯1000元錢吧,也算是幫幫她。

朱可不看丈夫,小聲說:如果這個女孩子是你的妹妹,或者是你的老婆,你該怎麼辦?她想問他的其實是:如果要她在生命和貞操之間作選擇,你讓她如何選擇?可話到嘴邊卻變了樣,她藏著心事,沒法說得那麼直白。

那我就殺了他,殺掉那夥歹徒。哪怕追到天涯海角,我絕不放過他們!我是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親人都不能保護,那還算什麼男人!他那一刻的決絕和凶狠令她膽寒。

可怕流言,再度把她推向恥辱漩渦

朱可讓時間慢慢療治著心中的恥辱和傷痛。她萬萬沒有想到,災難還遠遠沒有結束。

 

2006年5月下旬,她發現一向準時的生理周期超了半個多月還沒有來,她的心不由得忽地一下懸了起來。悄悄去買了試紙,結果顯示,她懷孕了。朱可奔向沈陽市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化驗結果再一次證明,她真的懷孕了。自生下兒子小方后,朱可和管大偉在一起時一直非常注意,從來沒有出過意外。而那件事之后,朱可因為有心理障礙,很少和管大偉在一起。一定是那個歹徒造的孽!明白了這一點,朱可兩腿發軟,連從醫院走出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朱可一夜沒睡,備受煎熬。第二天早晨,管大偉有事先走了。她剛要出家門,兩個警察就找上門來。他們遞過一張身份證,正是一個月前被歹徒劫走的自己的身份證。警察告訴她,那個歹徒在又一次作案時被抓住了。歹徒供認:自他出獄后短短的一個月內共作案三起,有兩名婦女因為反抗被打成重傷,朱可是三名受害人中唯一沒有反抗到底的人,因此對她的印象很深刻。

警察和朱可的談話被躲在廚房里的保姆聽得一清二楚。女主人被強暴了,這個消息讓她又訝異又興奮。僅僅半天的時間,她就乘出去買菜的機會,將這個消息傳遞給小區的清潔工和保安。很快,在人們興奮的唧唧喳喳的議論中,這個消息傳遍了整個社區,並迅速在社會上傳播開來。尤其讓人們感興趣的是,被強暴的過程中朱可居然放棄了反抗!這令悲劇事件蒙上了一層暧昧的色彩。人們看她的目光里不僅僅有同情,還帶上幾分鄙夷和輕衊。

一個40多歲的女教師氣憤地說:面對歹徒的人身侵犯,女人別無選擇,就是應該反抗到底,誓死捍衛自己的身體和尊嚴。放棄反抗,只能說明現在的女人活得越來越沒有骨氣、越來越沒有操守了。也有男人搖頭歎道:碰上這樣的女人,她的丈夫夠倒霉了,以后還怎麼抬起頭來做人!但更多的人同情朱可的遭遇,理解她的選擇。他們認為,沒有比生命更寶貴的了,在強大的歹徒面前,弱小的朱可在反抗無效卻可能搭上自己性命的情況下,她選擇了保全自己的生命,是理性的,是正確的。

幾天后,這個消息也不可避免地傳到了管大偉的耳朵里。那天晚上,他從外面回來,把皮包往地上一扔,一把拎過朱可,粗暴地搖晃著她瘦小的身體,怒吼道: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是你丈夫,我有權知道這一切!你為什麼瞞我?為什麼要欺騙我啊?

朱可兩眼含淚,慢慢從管大偉手臂的控制中掙脫出來:我沒什麼好說的。作為妻子,我讓你蒙受了羞辱。對不起,大偉,我們離婚吧!說完,任憑大偉如何逼問,她都一言不發。她已無話可說。這時如果讓她重新回到生死關頭,讓她重新作出選擇,她寧願選擇死,也不願承受災難過后這一重又一重急風暴雨式的屈辱,這樣的屈辱幾乎是無法洗刷的。

謝謝妻子,沒讓幼子失去慈愛的母親

2006年5月28日,朱可從家中逃出來了。她不顧身后兒子小方的號啕,從沈陽逃到大連。在大連,她給管大偉發了一封特快專遞,里面有一封她簽了字的離婚協議書。隨后,她來到大連市第二人民醫院,做了人工流產手術。術后她踉踉跄跄地從手術室里出來,心已如死灰一般。

兩天后,她坐上了橫渡渤海的客船。那天,狂風怒吼,海面掀起重重巨浪,她幾次想把自己投到黑色的大海中。

朱可在安靜美麗的威海租了一間房子住了下來,慢慢地治療著心中的傷痛。而她在沈陽的丈夫管大偉正在四處尋找失蹤了的妻子。

 

管大偉最初聽到妻子慘遭強暴的消息時,如遭五雷轟頂。一向高傲、事事追求完美的他萬萬想不到生活竟將這樣的災難降臨到他的頭上。每想到妻子曾經遭受的那一幕他都痛不欲生,而人們各種各樣的議論更讓他無地自容。開始時他甚至有點兒痛恨妻子:做人為什麼要那麼怯懦,為什麼要放棄反抗?難道生命比尊嚴還重要嗎?

妻子離家出走后,他的心變得空空的。兒子小方沒人照料,每天哭哭啼啼地跟他要媽媽。每天他從單位回到家里,不再有人體貼地給他遞上一杯熱茶;晚上睡在床上,不再有一雙手溫柔地撫平他身體的疲勞。他突然意識到,如果妻子真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他和兒子小方的生命將不復完整,幸福將永遠遠離他們。

徹夜難眠時,管大偉經常坐在黑暗中想著歹徒刀下生死之間的妻子的心境。對她來說,選擇反抗很容易,死亡也許只是幾分鐘幾秒鐘的事。選擇生卻很難,她要背負著屈辱,需要莫大的勇氣和勇敢,但她這麼做了。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她對自己的生命采取了負責的態度,她成全了兒子和丈夫一生的幸福。想到這些,管大偉突然理解了妻子,他熱淚盈眶……

2006年7月8日晚上,朱可坐在電腦前,遲遲疑疑地打開了郵箱。這是離家后她第一次有勇氣打開郵箱。郵箱滿是郵件,都是丈夫管大偉發來的,有時一天一封,有時一天幾封,每一封都寫著尋找愛妻。每一封信都能看出丈夫真摯的愛,看出他對離家出走的她的牽掛、期盼與焦急。她流著淚一封封讀著,一直讀到一個鐘頭前丈夫剛剛發來的那封郵件:

朱可,謝謝你,在那生死的關頭,你沒讓我失去妻子,她是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同時也感謝你,替我的兒子保全了他的母親。作為一個女人,貞操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必須要她在貞操與生命間選擇,你一定要替我和兒子保全她的生命。在這個世界上,沒有比她的性命更重要的了。如果她死了,讓我的兒子去哪里找母親,讓我這個做丈夫的每天抱著空氣睡覺嗎?我只恨自己,在那生死的瞬間沒能出現在你面前,用性命來保護你。老婆,你受苦了!老婆,回家吧!我和兒子分分秒秒都等著你回來……

淚水嘩嘩地流了下來。丈夫寬厚的愛讓她感到無比的幸福和溫暖。2006年7月10日,朱可從威海坐船橫渡渤海,當輪船接近大連港時,恰好是清晨,一輪紅日奇跡般從海面上升起來了,海面風平浪靜,大海碧藍如洗。自出事以后,朱可的心中第一次升起了對生活的希望。

而在前一天,管大偉已帶著兒子驅車從沈陽趕到大連。朱可一上岸,管大偉就將憔悴不堪的妻子擁進懷里,一邊拍打著她的后背,一邊柔聲說: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我們回家吧!

每天的晚飯后,管大偉都牽著妻子和兒子的手在小區散步,一家三口幸福的笑聲讓所有的流言都羞愧地匆匆收場。管大偉用他男子漢的寬闊胸懷和無限愛意為妻子洗刷了不幸,還給了她寶貴的清白……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女友的美豔阿姨
銷魂蝕骨性愛人妻
回憶一個女神從清純呆萌到帶我起飛的半年
神雕俠侶H版
寂寞的傳播小姐
曹姐的美魔女騎慾記
輪姦室友外文係花的大奶女友
我的女友~暴露調教
媚藥失控
大學的一夜情
熱門小說:
寄宿阿姨悄悄為我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