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平的未婚妻

飛機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透過窗子,阿明看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已離開了二十年了,香港的轉變實在太大了,自小和家人移民外國,今天是他的假期,特意重回這個自己的出生地方,找尋一絲半絲的回憶,也可以作為渡假,一舉兩得!

但世事難料,當他步出機場時,一部新款的勞斯萊斯大房車,停在他面前,車門打開,三個男人走了下來!「阿平!」中間禿頭的老者親熱的喊他道︰「你終於都回來了,我們等了你差不多有三年,你好嗎?」阿明茫然的看著這個老者,按他的視線,是衝著自己說話的,但自己可不是阿平,看來他認錯人了!

「先生!」阿明禮貌的說︰「我看你是認錯了人了!」

「哈,阿平,你還是那麼喜歡說笑話!」那禿頭老者截著他的話題,對其他的人說道︰「來,替表少爺拿行李,全家人都等著呢!」另外那兩個男人,不由分說的替阿明拿行李,又將他推入車廂內,阿明心想,他們看來是認錯人,並沒有惡意,且跟他們去分辯,解釋清楚便沒事!

於是一路上和那老者敷衍著,有一句沒一句的在交談,從談話中,知道這個老者是那個阿平的姨丈,他的女兒是阿平的未婚妻,這一來阿明心裡更放心了,未婚夫妻一相認便知真假,不用自己擔心那麼多,於是安然的觀看沿途風景!車行了個多小時,終於在一幢豪華大屋前停下,門前已有十多人在等著,他們的孩子,都是喜氣洋洋,就像迎接新郎似的,阿明看著他們,心中不禁替他們擔心,因為待會兒拆穿真相的時候,他們一定非常不好意思和難受!

眾人前呼後擁之下,阿明走進大廳,突然傳來一聲嬌呼,接著他眼前一亮,一個長頭髮,身材玲瓏浮凸的少女,樸進他懷內,而且還哭過不停!

「小姐!」阿明笑著說道︰「我看你認錯人了呀!」

「阿平!」那少女擡著淚眼,看著他說道︰「你真狠心!一句話也沒有,便離開我這麼多年,今天你還要說這樣的話,我好恨你呀!」她說完這番話,突然暈了過去,阿明手足無措的,擡頭看著身邊的一大班人,但他們竟無動於衷,只是看著他,阿明無奈,唯有抱起懷中的少女,圍著他的一班人中,一個中年女人走了出來,帶領他抱著那少女,來到二樓的一間房中,那女人一句話沒說,便走了出去,而且還關上房門,室中只有阿明和那少女!

那少女睡在床上,玲瓏浮凸的酥胸,隨著她的呼吸,正在一起一伏,更要命的是,她下身的短裙已翻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淺藍色的小三角,一絲絲毛髮從褲子邊緣走了出來,可知她是豐盛的,但阿明卻不敢細看,因為她是別人的未婚妻,加上自己身份還解釋不清,所以他唯有替她將翻起的短裙放好,有意無意中,碰到那裡在三角褲下的肉體,是那麼溫暖,和充滿彈性,還有少許潤濕,他深呼吸一口氣,強行按下自己的心猿意馬,但他的手卻給一隻手強按了下去,直接摸在那藍色的小三角上,阿明吃驚的擡頭,他的手是給那少女按下去的,她不知何時已經醒來了!

「阿平!」她春意盎然的說說道︰「你往日經常這樣模我的,你還說我這裡是你的寶貝,你記得嗎?每次你撫摸完之後,我這裡卻濕了一大片,但好舒服呀!」阿明感到手掌心越來越熱,而且越來越濕,那小三角中央已凹了下去,那狹谷的形狀,完全顯露了出來,「阿平!」那少女嬌聲說道︰「把你那硬硬的拿出來給我看一看,讓我吻吻它,你是最喜歡這樣的,你記得嗎?」

阿明知道自己的陽具已勃起來了,他呆呆的站在那裡,不敢妄動,她已等不及了,自己動手扯下他的拉鏈,將那根已硬了的陽具掏了出來,憐愛的撫摸著,而旦還俯著下來,親吻著龜頭,又用舌頭溫柔的舔弄著,阿明想不到她會這麼大膽,但轉念一想,她是在替自己的未婚夫作口舌服務,而自己並非其人。正當他要說話,她已張咀吞下他的陽具,這麼一來,阿明方寸已亂,不知怎好了,只有閉上眼,享受她純熟而溫柔的小咀!

她一邊吸吮著他的陽具,一邊已替自己脫去衣服,脫去恤衫,白嫩的嬌軀上面,一個細小的杏色胸圍,包裹著一對飽滿的乳房,短裙下面,是一條迷你的厘士淺藍色三角褲,她拉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雖隔著胸圍,仍可感到一對小紅豆,已茁壯起來,頂著自己的手心,不期然的,他已開始搓捏著那兩團的嫩肉,胸圍也給解下來了,兩顆飽滿的乳房,尖端是粉紅色的兩點,他愛不釋手的在搓捏著,偷眼看她的下身,三角褲已跌在地上,平坦的小腹下面,一大叢茸茸細,覆蓋著隆起的地帶,夾縫裡已泛起一片水光,晶瑩可愛,她一邊吸吮他的陽具,一邊已移動位置,令自己的下體,來到他面前,那濃黑的地力,就在他面前,自然的,他伸出舌頭,探進那毛髮掩蓋之下那粉紅色的狹谷內,這一來她更熱烈更激動了,分泌洶湧而出,令他避無可避的吞進肚中!她趴在床上,雪白渾圓的屁股,和雙腿中間那飽滿的狹谷,令他不克自恃,握著陽具,便得進入!

「阿平,來吧!」她回頭看他說,「我等了三年,你的愛撫令我一世也忘不了,來吧,我一切都給你!」聽到這番說話,猶如一盤冰水淋下來,阿明突然清醒,自己不是她的未婚夫,她還誤認了自己,將來一旦揭穿真相,自己豈不是變成一個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他想到這裡,連忙離開她,匆匆穿上衣服,奪門而出!沿著樓梯走到客廳,正想推門而出,那道門卻給反鎖了,而剛才在客廳的那批人,正四面八方的走出來!

「各位!」阿明哀求似的說,你們認錯了人,我不是你們想找的那個阿平,我叫做李少明,剛從加拿大回港渡假,我發誓從未見過你們,和那個小姐,我也是第一次見面的!求求你們,讓我走吧!」他說至聲淚俱下,但換來的卻只是一片哄堂大笑,而且有人笑得流下眼淚!

「好了!好了!」那禿頭老者說道︰「不要鬧了!阿平,我們都知道你是演話劇的好手,演技出色,但到這裡為止好了,大概你也累了,讓他們帶你回房休息一會吧!」

阿明無奈,跟著那個中年女人,來到「自己」房中,那女人關上房門之後,並沒有離去,只是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令阿明渾身不自在,四肢也不知放在那裡好!那個女人竟然開始脫衣服,別看她三十多歲,但脫去外衣之後,身材竟也不差,白色的胸圍包著一對竹筍形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對下來是一條通花黃色三角褲,中央之處,是一撮淡淡的黑色,她的舉動命阿明目瞪口呆!

「你睡下來吧!」那女人說,「讓我服侍你,你不記得了嗎?往日我也是這樣服侍你的,乖乖的躺下來吧!阿明不由自主的,躺在床上,她替他慢慢的將衣服脫下,直至全身赤裸,他的陽具已勃起了,直指半空!

「嘻!」那女人笑著拍了他的陽具一下,說道︰「你看你,還是那樣頑皮,我知道了,剛才你還未及玩完。你先合上雙眼,讓我好好的服侍你!」阿明像被催眠似的,真的合上雙眼,而那女人已將他翻轉身,騎在他背上,雙手替他輕輕的按摩著,她的手勢非常純熟,令阿明全身放鬆,但當她雙手來到他屁股時,卻又令他全身激動異常,因為她的手,從背後插入他兩腿中間,捏著那已硬了的陽具和袋子,另一隻手,則輕撫他的屁眼,直接的刺激,令他忍無可忍,但她卻放手不碰他,而將他翻了過來,這次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她的舌頭,來舔他的身體,乳頭,小腹,還有那已勃起的陽具,腿縫,甚至直探進他的屁眼,無所不至,阿明差點到了高峰,就在這時,她將他全根陽具,吞入口中,大口的吸吮著,阿明雙手也自然的分別撫弄她的兩隻乳房,和來到她那只有稀疏幾條毛毛的下體,不斷撫弄。

終於,他到了高潮,一洩如注,將精液噴射在她口中,她也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天已黑了下來,阿明才從夢中醒來,他努力的回憶,只怕是自己失憶,對這家人完全沒有印象,但任他怎樣努力,始終想不起來,他起身下床,四處看看,擡頭,牆邊卻排有不少相片,相中人赫然是剛才那個少女和自己,兩人依偎著,在海灘,在山邊,在花叢中,拍了不少照片,但他記得自己自懂事以來,就在加拿大,每一件事全都記得清清楚楚,就是沒有和這個少女、家人的生活片段,難道自己是精神分裂嗎?或者是失憶呢?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那女人已開了門,帶他下樓晚膳!一張長餐桌,自己和那少女各坐一頭,桌子兩邊,坐滿了老老少少一大班人,那禿頭老者逐一提醒他,這是四姑媽,那是二姨丈,那是八叔公,那是三表哥。一大班人都和他親熱的打招呼,但他知道自己和這一班人,是素未謀面,全無印象,難道這是一個陷阱,但自己不是富豪啊!

「各位!」那禿頭老者站起來說道︰「阿平今天回來了,值得大家高輿!同時我要宣佈,阿平和小麗,下星期一結婚!」眾人熱烈的拍掌歡呼,舉杯相對,小麗給羞得面頰通紅,低下頭來不停的微笑!

「慢一點!」阿明站起來,大力拍著桌子,待眾人靜下來,莫名奇妙然的看著他,他才說道︰「這個誤會太大了!我不是阿平,同時我也剛剛才知道她叫小麗!我不能和她結婚,害了她一生!」

整個客廳是死一般的寂靜,突然,小麗站了起來,一縷煙似的走出客廳,推開了大門,走了出去,所有人都不知所措,那禿頭老者已快步跟了出去,阿明也給那班人簇擁著跟了出來!一班人前呼後擁地來至山後,那是一個懸崖,小麗站在崖頂,不待眾人趕到,已聳身跳了下去,下面是一個小湖,她的身子沈入水中,眾人來至崖頂,七咀八舌商量著,阿明見禍是自己闖出來,也顧不得那麼多,跟著跳了下去,當他沈入水底,見到小麗還在爭扎,他連忙遊過去,拚命的將她拉上水面,兩人浮出水面後,他已筋疲力盡,勉強遊到岸邊,便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才悠悠醒轉,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禿頭老者,接著還有那一大班個親戚。

「小麗呢?」阿明問道︰「她沒事吧?我暈了多久了?」

「她沒事!」那禿頭老者說︰「先生,多謝你救了她一命!」「那是應該的!」阿明說︰「你叫我先生?你終於知道我不是阿平,這就好了。」

「我們其實一早就知道!」那老者愁容滿面的說︰「事情是這樣的,阿平和小麗自小青悔竹馬,但訂婚之夜,阿平遭逢交通意外身亡,而小麗亦因此而患上失憶,她只記得和阿平訂婚,他死去的真相,卻忘得一乾二淨,所以她以為他不辭而別,一心待他歸來成婚,因此而鬱鬱寡歡,悶出個不治之症、醫生證明她活不過今個月,眾人也代她心急,卻不說出真相,怕令她死也死得不安樂,剛好我們派出去的私家偵探,找到你這個和阿平生得八分相似的男人,於是眾人想你和小麗鹹婚,好令她了卻最後的心願!」

「好!」阿明知道了真相,義不容辭的說︰「我就扮阿平,和她成婚!替她完成最後的心頭願!」

「多謝你!」那個中年女人跪在阿明面前說道︰「小麗是吃我的奶長大的!只要你肯和她成婚,我替你做牛做馬也願意!」看她感動的樣子,阿明才明白她為什麼和自己口交,原來是希望自己欠她的人情,自動自覺的答應下來!

婚禮進行過後,一雙新人進入洞房,小麗開心非常,和阿明熱烈的擁吻著,自動脫光衣服,那具美麗的侗體,又呈獻於阿明的眼前,他熱情和她愛撫,她含著他的陽具,不停的吸吮,她雙腿分開,一個粉紅色的狹谷,呈現出來,阿明挺動屁股,將陽具插了進去,「吱」的一聲,已全根進入,她輿奮的擁著阿明,兩具赤裸的身體合而為一,他不停抽插,小麗也進入欲仙欲死的陶醉中。她漸漸沒有了反應,擁著他的雙手也放鬆地垂了下來。她終於帶著微笑離開了這個世界。

飛機降落在香港啟德機場,透過窗子,阿明看到這個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他已離開了二十年了,香港的轉變實在太大了,自小和家人移民外國,今天是他的假期,特意重回這個自己的出生地方,找尋一絲半絲的回憶,也可以作為渡假,一舉兩得!

但世事難料,當他步出機場時,一部新款的勞斯萊斯大房車,停在他面前,車門打開,三個男人走了下來!「阿平!」中間禿頭的老者親熱的喊他道︰「你終於都回來了,我們等了你差不多有三年,你好嗎?」阿明茫然的看著這個老者,按他的視線,是衝著自己說話的,但自己可不是阿平,看來他認錯人了!

「先生!」阿明禮貌的說︰「我看你是認錯了人了!」

「哈,阿平,你還是那麼喜歡說笑話!」那禿頭老者截著他的話題,對其他的人說道︰「來,替表少爺拿行李,全家人都等著呢!」另外那兩個男人,不由分說的替阿明拿行李,又將他推入車廂內,阿明心想,他們看來是認錯人,並沒有惡意,且跟他們去分辯,解釋清楚便沒事!

於是一路上和那老者敷衍著,有一句沒一句的在交談,從談話中,知道這個老者是那個阿平的姨丈,他的女兒是阿平的未婚妻,這一來阿明心裡更放心了,未婚夫妻一相認便知真假,不用自己擔心那麼多,於是安然的觀看沿途風景!車行了個多小時,終於在一幢豪華大屋前停下,門前已有十多人在等著,他們的孩子,都是喜氣洋洋,就像迎接新郎似的,阿明看著他們,心中不禁替他們擔心,因為待會兒拆穿真相的時候,他們一定非常不好意思和難受!

眾人前呼後擁之下,阿明走進大廳,突然傳來一聲嬌呼,接著他眼前一亮,一個長頭髮,身材玲瓏浮凸的少女,樸進他懷內,而且還哭過不停!

「小姐!」阿明笑著說道︰「我看你認錯人了呀!」

「阿平!」那少女擡著淚眼,看著他說道︰「你真狠心!一句話也沒有,便離開我這麼多年,今天你還要說這樣的話,我好恨你呀!」她說完這番話,突然暈了過去,阿明手足無措的,擡頭看著身邊的一大班人,但他們竟無動於衷,只是看著他,阿明無奈,唯有抱起懷中的少女,圍著他的一班人中,一個中年女人走了出來,帶領他抱著那少女,來到二樓的一間房中,那女人一句話沒說,便走了出去,而且還關上房門,室中只有阿明和那少女!

那少女睡在床上,玲瓏浮凸的酥胸,隨著她的呼吸,正在一起一伏,更要命的是,她下身的短裙已翻了起來,露出了一個淺藍色的小三角,一絲絲毛髮從褲子邊緣走了出來,可知她是豐盛的,但阿明卻不敢細看,因為她是別人的未婚妻,加上自己身份還解釋不清,所以他唯有替她將翻起的短裙放好,有意無意中,碰到那裡在三角褲下的肉體,是那麼溫暖,和充滿彈性,還有少許潤濕,他深呼吸一口氣,強行按下自己的心猿意馬,但他的手卻給一隻手強按了下去,直接摸在那藍色的小三角上,阿明吃驚的擡頭,他的手是給那少女按下去的,她不知何時已經醒來了!

「阿平!」她春意盎然的說說道︰「你往日經常這樣模我的,你還說我這裡是你的寶貝,你記得嗎?每次你撫摸完之後,我這裡卻濕了一大片,但好舒服呀!」阿明感到手掌心越來越熱,而且越來越濕,那小三角中央已凹了下去,那狹谷的形狀,完全顯露了出來,「阿平!」那少女嬌聲說道︰「把你那硬硬的拿出來給我看一看,讓我吻吻它,你是最喜歡這樣的,你記得嗎?」

阿明知道自己的陽具已勃起來了,他呆呆的站在那裡,不敢妄動,她已等不及了,自己動手扯下他的拉鏈,將那根已硬了的陽具掏了出來,憐愛的撫摸著,而旦還俯著下來,親吻著龜頭,又用舌頭溫柔的舔弄著,阿明想不到她會這麼大膽,但轉念一想,她是在替自己的未婚夫作口舌服務,而自己並非其人。正當他要說話,她已張咀吞下他的陽具,這麼一來,阿明方寸已亂,不知怎好了,只有閉上眼,享受她純熟而溫柔的小咀!

她一邊吸吮著他的陽具,一邊已替自己脫去衣服,脫去恤衫,白嫩的嬌軀上面,一個細小的杏色胸圍,包裹著一對飽滿的乳房,短裙下面,是一條迷你的厘士淺藍色三角褲,她拉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前,雖隔著胸圍,仍可感到一對小紅豆,已茁壯起來,頂著自己的手心,不期然的,他已開始搓捏著那兩團的嫩肉,胸圍也給解下來了,兩顆飽滿的乳房,尖端是粉紅色的兩點,他愛不釋手的在搓捏著,偷眼看她的下身,三角褲已跌在地上,平坦的小腹下面,一大叢茸茸細,覆蓋著隆起的地帶,夾縫裡已泛起一片水光,晶瑩可愛,她一邊吸吮他的陽具,一邊已移動位置,令自己的下體,來到他面前,那濃黑的地力,就在他面前,自然的,他伸出舌頭,探進那毛髮掩蓋之下那粉紅色的狹谷內,這一來她更熱烈更激動了,分泌洶湧而出,令他避無可避的吞進肚中!她趴在床上,雪白渾圓的屁股,和雙腿中間那飽滿的狹谷,令他不克自恃,握著陽具,便得進入!

「阿平,來吧!」她回頭看他說,「我等了三年,你的愛撫令我一世也忘不了,來吧,我一切都給你!」聽到這番說話,猶如一盤冰水淋下來,阿明突然清醒,自己不是她的未婚夫,她還誤認了自己,將來一旦揭穿真相,自己豈不是變成一個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

他想到這裡,連忙離開她,匆匆穿上衣服,奪門而出!沿著樓梯走到客廳,正想推門而出,那道門卻給反鎖了,而剛才在客廳的那批人,正四面八方的走出來!

「各位!」阿明哀求似的說,你們認錯了人,我不是你們想找的那個阿平,我叫做李少明,剛從加拿大回港渡假,我發誓從未見過你們,和那個小姐,我也是第一次見面的!求求你們,讓我走吧!」他說至聲淚俱下,但換來的卻只是一片哄堂大笑,而且有人笑得流下眼淚!

「好了!好了!」那禿頭老者說道︰「不要鬧了!阿平,我們都知道你是演話劇的好手,演技出色,但到這裡為止好了,大概你也累了,讓他們帶你回房休息一會吧!」

阿明無奈,跟著那個中年女人,來到「自己」房中,那女人關上房門之後,並沒有離去,只是用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他,令阿明渾身不自在,四肢也不知放在那裡好!那個女人竟然開始脫衣服,別看她三十多歲,但脫去外衣之後,身材竟也不差,白色的胸圍包著一對竹筍形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對下來是一條通花黃色三角褲,中央之處,是一撮淡淡的黑色,她的舉動命阿明目瞪口呆!

「你睡下來吧!」那女人說,「讓我服侍你,你不記得了嗎?往日我也是這樣服侍你的,乖乖的躺下來吧!阿明不由自主的,躺在床上,她替他慢慢的將衣服脫下,直至全身赤裸,他的陽具已勃起了,直指半空!

「嘻!」那女人笑著拍了他的陽具一下,說道︰「你看你,還是那樣頑皮,我知道了,剛才你還未及玩完。你先合上雙眼,讓我好好的服侍你!」阿明像被催眠似的,真的合上雙眼,而那女人已將他翻轉身,騎在他背上,雙手替他輕輕的按摩著,她的手勢非常純熟,令阿明全身放鬆,但當她雙手來到他屁股時,卻又令他全身激動異常,因為她的手,從背後插入他兩腿中間,捏著那已硬了的陽具和袋子,另一隻手,則輕撫他的屁眼,直接的刺激,令他忍無可忍,但她卻放手不碰他,而將他翻了過來,這次她不是用手,而是用她的舌頭,來舔他的身體,乳頭,小腹,還有那已勃起的陽具,腿縫,甚至直探進他的屁眼,無所不至,阿明差點到了高峰,就在這時,她將他全根陽具,吞入口中,大口的吸吮著,阿明雙手也自然的分別撫弄她的兩隻乳房,和來到她那只有稀疏幾條毛毛的下體,不斷撫弄。

終於,他到了高潮,一洩如注,將精液噴射在她口中,她也一滴不剩的吞了下去!

天已黑了下來,阿明才從夢中醒來,他努力的回憶,只怕是自己失憶,對這家人完全沒有印象,但任他怎樣努力,始終想不起來,他起身下床,四處看看,擡頭,牆邊卻排有不少相片,相中人赫然是剛才那個少女和自己,兩人依偎著,在海灘,在山邊,在花叢中,拍了不少照片,但他記得自己自懂事以來,就在加拿大,每一件事全都記得清清楚楚,就是沒有和這個少女、家人的生活片段,難道自己是精神分裂嗎?或者是失憶呢?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那女人已開了門,帶他下樓晚膳!一張長餐桌,自己和那少女各坐一頭,桌子兩邊,坐滿了老老少少一大班人,那禿頭老者逐一提醒他,這是四姑媽,那是二姨丈,那是八叔公,那是三表哥。一大班人都和他親熱的打招呼,但他知道自己和這一班人,是素未謀面,全無印象,難道這是一個陷阱,但自己不是富豪啊!

「各位!」那禿頭老者站起來說道︰「阿平今天回來了,值得大家高輿!同時我要宣佈,阿平和小麗,下星期一結婚!」眾人熱烈的拍掌歡呼,舉杯相對,小麗給羞得面頰通紅,低下頭來不停的微笑!

「慢一點!」阿明站起來,大力拍著桌子,待眾人靜下來,莫名奇妙然的看著他,他才說道︰「這個誤會太大了!我不是阿平,同時我也剛剛才知道她叫小麗!我不能和她結婚,害了她一生!」

整個客廳是死一般的寂靜,突然,小麗站了起來,一縷煙似的走出客廳,推開了大門,走了出去,所有人都不知所措,那禿頭老者已快步跟了出去,阿明也給那班人簇擁著跟了出來!一班人前呼後擁地來至山後,那是一個懸崖,小麗站在崖頂,不待眾人趕到,已聳身跳了下去,下面是一個小湖,她的身子沈入水中,眾人來至崖頂,七咀八舌商量著,阿明見禍是自己闖出來,也顧不得那麼多,跟著跳了下去,當他沈入水底,見到小麗還在爭扎,他連忙遊過去,拚命的將她拉上水面,兩人浮出水面後,他已筋疲力盡,勉強遊到岸邊,便暈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少時候,才悠悠醒轉,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禿頭老者,接著還有那一大班個親戚。

「小麗呢?」阿明問道︰「她沒事吧?我暈了多久了?」

「她沒事!」那禿頭老者說︰「先生,多謝你救了她一命!」「那是應該的!」阿明說︰「你叫我先生?你終於知道我不是阿平,這就好了。」

「我們其實一早就知道!」那老者愁容滿面的說︰「事情是這樣的,阿平和小麗自小青悔竹馬,但訂婚之夜,阿平遭逢交通意外身亡,而小麗亦因此而患上失憶,她只記得和阿平訂婚,他死去的真相,卻忘得一乾二淨,所以她以為他不辭而別,一心待他歸來成婚,因此而鬱鬱寡歡,悶出個不治之症、醫生證明她活不過今個月,眾人也代她心急,卻不說出真相,怕令她死也死得不安樂,剛好我們派出去的私家偵探,找到你這個和阿平生得八分相似的男人,於是眾人想你和小麗鹹婚,好令她了卻最後的心願!」

「好!」阿明知道了真相,義不容辭的說︰「我就扮阿平,和她成婚!替她完成最後的心頭願!」

「多謝你!」那個中年女人跪在阿明面前說道︰「小麗是吃我的奶長大的!只要你肯和她成婚,我替你做牛做馬也願意!」看她感動的樣子,阿明才明白她為什麼和自己口交,原來是希望自己欠她的人情,自動自覺的答應下來!

婚禮進行過後,一雙新人進入洞房,小麗開心非常,和阿明熱烈的擁吻著,自動脫光衣服,那具美麗的侗體,又呈獻於阿明的眼前,他熱情和她愛撫,她含著他的陽具,不停的吸吮,她雙腿分開,一個粉紅色的狹谷,呈現出來,阿明挺動屁股,將陽具插了進去,「吱」的一聲,已全根進入,她輿奮的擁著阿明,兩具赤裸的身體合而為一,他不停抽插,小麗也進入欲仙欲死的陶醉中。她漸漸沒有了反應,擁著他的雙手也放鬆地垂了下來。她終於帶著微笑離開了這個世界。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寄宿阿姨悄悄為我口交
要射........就射在裡面
高級女督察陳淑宜
你淫我蕩
和媽媽的大膽性遊戲
抽插老闆娘的肥穴
我的淫蕩女友小君
蕩婦洗頭妹的墮落
騷逼出軌被幹腫了
我和我的好朋友發生關係….(真人真事)
熱門小說:
寄宿阿姨悄悄為我口交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