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的母愛

我那十歲大的繼子——托馬斯——最近被檢查出患上了荷爾蒙分泌失調的毛病,這使得他經常性勃起疼痛。剛開始,這件事情他羞於啟齒,但最終還是將秘密吐露給了他的母親。他說他的陰莖經常性會勃起,好幾天都不會軟下去,痛得無法上課。

他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妻子格蕾娜)帶他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只能減輕他勃起時的疼痛,卻無法抑制他的勃起,而且醫生告知她,托馬斯由於分泌失調的緣故,他的陰莖會比同齡人大很多。

托馬斯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只好再找醫生看。一番診斷之後,這個醫生推薦採用手淫的治療方法。要向十歲大的兒子解釋如何手淫,格蕾娜感到很為難,轉而向我求助。可我才和她結合一年多,還沒讓他完全接受我,去和他說這樣的事情,不太好吧,還是讓格蕾娜去說,托馬斯會覺得舒坦一些,最終格蕾娜無奈地選擇了她自己去說。

一個晚上,托馬斯進房間睡覺,格蕾娜下樓去,敲開兒子的房門走了進去。我忍不住踮起腳尖,輕手輕腳地走到樓下客廳,探聽他們的對話,看妻子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格蕾娜羞赧地輕聲向兒子述說醫生的診斷,她問他是不是「問題」還在。他回道:「是啊,又開始痛了。我不喜歡吃藥,好噁心!」她說醫生推薦一種叫做「手淫」的治療方法,格蕾娜問:「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這是什麼意思呢?媽媽。」兒子問。

「好吧,真希望你爸在這,我就不用這麼為難了……呃,就是你握住你的陰莖,上下搓動,」她努力想說完這些,「你上下擼一會,你開始覺得體內躁動,然後你就……呃,」她尷尬地停了一會,接著說:「你會覺得很舒爽,然後你就射精了。」

「射精是什麼意思呢?」托馬斯迷茫地問道。

「射精就是白色的液體從你陰莖前端噴射出來,像洗髮水或洗滌劑那樣的液體,你得用毛巾擦乾凈。當然射精之後你就不會有這麼硬了,至少一段時間裡不會,然後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現在就想試試,脹得好痛!」兒子說。

「行,我出去了,你一個人好弄這事。」格蕾娜邊說邊走出兒子房間。

格蕾娜心煩意亂地回到臥室抱怨著:「我竟然跟親生兒子說該怎麼手淫!」我拍打著她的後背,試圖安慰她,可她難過得整宿難眠。

第二天晚上,托馬斯睡覺前,跟他媽媽說他試了手淫,但沒用,沒東西從陰莖裡噴出來。上床前,她告訴了我這事情,我放下手中的書,對她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或許你得再次向他解釋一番,或者你該給他一些潤滑油。」她覺得這主意不錯,去衛生間拿了裝潤滑油的瓶子,跑到兒子的房間去了。我也偷偷跟著去了。

「寶貝,手淫的時候抹點這個油就會好點了。」

「我覺得這沒什麼用的。媽媽,你能演示下怎麼做嗎?」兒子問道。

格蕾娜愣了一下,回道:「我想應該可以。」聽她這麼說,托馬斯揭開了被子,他竟然只穿了條三角短褲,勃起的陰莖撐起了一片好大的帳篷,十歲大的男孩有這麼大的肉棍,實在難以置信。

當托馬斯脫下內褲時,堅硬如鐵的肉棒有力地彈出來,格蕾娜瞬間驚呆了,這肉棒竟有10吋長,粗得像她的手腕一般,尤其是龜頭,像鵝蛋那麼大,還一跳一跳的!「天吶!好大啊!」格蕾娜默默自語。

格蕾娜清了清嗓子道:「先給我看看你是怎麼做的。」

托馬斯伸出小手握住他那巨棒,在陰莖根部做著短行程的搓動:「呶,一點用都沒有。」

「你應該沿著陰莖一路上下擼動才行,然後動作慢點、輕點。」這麼大的肉棒讓我妻子無比著迷,略微失神,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撫摸他的巨棒,但還是縮回手來。她很喜歡給我手淫和口交,這會她似乎也很想這麼做。

「別,媽媽,你教教我。你不想幫幫我嗎?你要是不幫我,我就停下來不做了!」

猶豫了一會,格蕾娜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說:「孩子,你確定要這樣才行?」

「當然了,媽媽,這比我用自己的手舒服多了,好軟、好溫暖。」他放鬆下來,一頭倒在枕頭上,興奮地看著他媽媽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肉棒。

「孩子,你應該在腦海裡幻想現在愛撫你的是一個裸體的女人,這能幫你很快射精。」格蕾娜建議。

「媽,我不知道,也許會有幫助。」他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閉上眼。格蕾娜湊近了點,以便更用力和快速地擼動。

過了大概五分鐘,格蕾娜漸漸感到手有點痠痛了,「兒子,你真的要幻想一個裸體女人,這也是你長陰莖的作用。」格蕾娜有點鬱悶的說。

「媽媽,你說什麼啊?」

「好吧,兒子,你的陰莖就是為了插進女人的陰道,讓她懷孕生小孩。」格蕾娜說,很明顯她現在已經適應這種場景了:「你可以想像現在正插在某個女人的陰道裡,或許就能快點射精了。」

「嗯,我試試啊!可是我沒怎麼見過女人的裸體啊,除了圖片裡的。」托馬斯無奈地說。

依然沒有用,格蕾娜也不甘心放棄:「我想我還能試點別的方法,可我不知道應不應該這麼做。」格蕾娜煩悶地扭了扭身子,她的乳頭從睡衣裡挺了起來,看來兒子的肉棒讓她心裡有了些淫穢的念頭。

「媽,我不介意的,不管能不能好,我都很高興你在試著幫我。」

聽他說完,格蕾娜彎下腰,將兒子粗大的肉棒含進嘴裡,溫柔地吮吸著,看得出來她也很享受。一邊乳房從睡衣裡露了出來,挺立的乳頭在托馬斯的大腿上不停地摩擦。小腦袋在托馬斯的巨棒上不停起伏,卻只能吞進大約一半的樣子。

托馬斯放鬆地仰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媽媽,好舒服啊,別停!」她瞥了他一眼,接著為兒子進行他人生當中的第一次口交。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不停擼動,而嘴巴則在忙碌地吮吸著兒子巨大的龜頭。

托馬斯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屁股往上挺,迎合著他媽媽的節奏。肉棒變粗了好多,似乎就要射精了。「啊……媽媽!我要尿了!」他一聲大叫,將肉棒用力地往上一頂,在他媽媽的嘴巴裡射出大量濃稠的處男精液。她一下子被嗆到了,反應過來後開始大口大口地吞咽,腦袋依然不停地在兒子下體起伏著。妻子雪白的雙手在兒子粉紅的雞巴上溫柔地愛撫著,嘴角流出一絲絲乳白色的精液,好是淫靡啊!

格蕾娜咽下所有的精液,托馬斯也從高潮中平息下來:「媽媽,真的好爽,還有點奇怪!那一刻,我腦子裡一片空白,感覺有什麼東西出來了,是不是你說的那種白白的液體啊?」

「是啊,都是你射的,是你的精液呢!我都咽下去了,不能將這裡搞得一團糟。」她明顯還有點興奮:「你感覺好點了嗎?」

他低頭往下看去,陰莖軟了很多,大概半硬的樣子,然後回道:「嗯,我覺得……覺得好多了,謝謝你,媽咪。」

她站起身,整理好睡衣,深吸了一口氣,離開了兒子的房間。我早已跑回臥室,像平常一樣躺在床上看書。

她走進來溜進被窩裡。她肯定很興奮,不停地玩著我的肉棒。她一言不發,饑渴地爬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肉棒,一屁股就坐了進去,緊接著就瘋狂地扭動豐滿的臀部,吞吐著我粗大的肉棒。她足足到了三次高潮,直到我在她體內射出為止。

接下來的晚上,托馬斯跑進我們的臥室,在他媽媽耳邊低聲說著什麼。當然我知道他又在告訴他媽媽,他勃起了。

「親愛的,我出去一會,待會就回來。」妻子說。我踮起腳尖跟著她下樓,從半掩著的房門裡偷窺著。她正準備為兒子進行再一次口交,這一次,她不再羞澀,甚至陰戶無意識地在兒子大腿上研磨。

他們娘倆這樣弄了好幾個星期,從不告訴我她和兒子的所作所為,甚至不需他求請幫助,每晚主動跑到他房裡去「幫忙」。只要他們沒關緊門,我都會去偷看。她則在兒子射出後,就馬上跑回臥室,和我瘋狂做愛。

一天晚上,她跑回來,渾身上下散發著精液的味道,頭髮上和睡衣上都糊了一些,看來她沒用嘴巴將兒子射出的精液完全接住啊!我裝作沒看見,繼續看我的書。

又過了一個月,我像往常一樣溜到他們門前偷看,這次似乎有點不一樣。她睡衣滑倒了腰上,雪白豐滿的酥胸露了出來。她不時地停下來,抬頭對著兒子微笑,他亦低頭對她回之一笑,時不時地撫摸著她的一頭秀髮,兩人的眼神裡盡是一片溫情。她吮吸得非常慢,希望他能持久一些。她那粉紅的乳頭堅硬如岩石,胯部不停地在他的腿上磨蹭,留下一絲絲愛液的痕跡。

她伸出一隻手摩挲著乳房,不時揉捏那粉紅的小乳頭。我那嬌美的妻子正向兒子展示著她性感淫蕩的一面,這場景讓我興奮不已,雞巴堅挺,雙手快速地擼動!這一夜,她回來得很晚,一進房,她就撲到我身上,又是一場盤腸大戰,只是我不知道,在她腦海裡,正瘋狂操著她的那個男人,是我呢,還是她那尚只有十歲的親兒子呢?

第二天晚上,當我踮著腳走到他們房門外,繼續欣賞他們娘倆的春宮秀時,我注意到妻子急促的呼吸聲。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見托馬斯正跨坐在他媽媽身上,粗大的肉棒橫亙在她的雙乳中間。她將雙乳往中間擠,包住兒子的肉棒,每當兒子往前頂時,妻子就會吮吸一下兒子的龜頭。我掏出雞巴,和兒子的雞巴相比,才6吋長,確實無法和他相比啊!

最終兒子射了,精液全噴射在妻子艷麗的臉上,連眼睛裡都糊了一些。兒子爽完後,他們倆相擁著低聲說了會話,然後妻子走進浴室沖洗了一番,可我依然能嗅到她身上的精液味道。

我不想失去每天夜裡一場的春宮秀,對妻子晚上在兒子房間的事情一點都不過問,但她卻跟我說,她每天晚上過去只是想看看兒子做得怎麼樣:「這是醫生讓我們做的,對吧,親愛的?」她絲毫不知道,其實我每天晚上都有去欣賞她和兒子的精彩表演。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注意到妻子開始嘗試一些不同的行為,她似乎很喜歡看著兒子將大量精液射得自己滿身都是,或者射在她的臉上和乳房上。她甚至開始脫得光光的,連內褲也不穿。兒子亦很享受這一切,經常摩挲她的胸部,甚至當他射在她乳房上後,會去舔吸妻子粉嫩的乳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事情越來越淫蕩,格蕾娜一進入兒子的房間,就脫掉睡衣,光著身子。終於有一天夜裡,兒子仰躺在床上,妻子爬到他的身上,分開雙腿跨坐在兒子下身,被內褲包裹著的陰戶壓在兒子粗大的肉棒上面,不停地前後摩擦,雙手則撐在兒子的胸膛上。

「媽咪,你下面好濕啊!內褲都濕透了!」

「兒子,我知道啊!女人只要被碰到那裡,就會這樣的。」

「為什麼啊?」兒子迷惑地問道。

「當我想要一根陰莖插進陰道的時候,就會有用了,會幫助陰莖更輕易地滑進去。」

「哦,這肯定會很棒,我還從來沒見過你全身赤裸的樣子呢!你能脫下你的內褲嗎?媽咪。」

「啊,我也不知道,你真的不應該看到你媽媽光溜溜的模樣。」格蕾娜回答道,停了一會接著說:「好吧,我想應該沒問題,我也看了你的裸體,而且還給你口交了三個月了。」

妻子站起來,大方地扯下她那濕淋淋的內褲,說:「好看嗎,寶貝?」

「媽咪,你看起來好漂亮!不穿衣服的你最漂亮了!」兒子驚訝地大叫。

妻子趴在兒子的身上,用光潔的陰戶研磨兒子粗大的肉棒,看起來又脹大了幾分,一些透明的液體從龜頭上滲了出來。兒子張開雙臂,抓在妻子雪白豐滿的臀部上,似要將他那大肉棒插進他媽媽體內。

妻子感覺到了兒子的異樣,連忙制止他:「小傢伙,咱們不能這樣!」她微笑著推開他,身子往下挪了挪,伸手抓住兒子的巨棒,快速地擼動,很快兒子爆發了,精液像噴泉一般全射在他的胸膛上。

「媽咪,好刺激,好舒服啊!好希望你下次又給我這樣。」妻子似乎有點失神,胡亂地答道:「好吧,但我們需要小心點,別被你爸知道了。」

第二天夜裡,妻子沒去兒子房裡,接下來的好幾天,她似乎消停了。

幾天後我早早地回到家,廚房裡有幾袋剛買回來還未整理的生活用品。我突然發現一個袋子裡有一個小小的紅盒子,竟然是一盒避孕套!看到這東西,我腦海裡炸開了鍋,很快我就想到那方面去了,肯定是妻子想和兒子做愛!滿腦子都是妻子和兒子瘋狂交合的淫靡場景,我好期待今晚將要發生的事情!

又到了例行檢查的時候了,我看著妻子離開臥室,走進兒子的房間,我跟著到了門外。我聽到格蕾娜趴在兒子床邊,低聲說著什麼,手撫摸著他的大腿和內褲裡堅挺的肉棒。托馬斯吃驚地看到妻子打開一個避孕套,脫下他的內褲,將套子戴到兒子的巨棒上。

這避孕套看起來有點小,都被擴張到極限。妻子飛快地脫掉衣物,躺在托馬斯邊上。托馬斯手腳撐起來,伏在妻子光潔如雪的胴體上,抬頭看了看妻子,又低頭看他粗大的肉棒。妻子伸手抓住他的肉棒,用碩大的龜頭在她粉嫩的陰戶上下摩擦,修長的雙腿則交纏在兒子的小身體上。

最終,我那性感的嬌妻閉上雙眼,滿面緋紅,引領著兒子巨大的肉棒插向她那早已濕得一塌糊塗的窄小肉洞,當那碩大的龜頭擠進妻子濕淋淋的蜜穴的一瞬間,妻子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不用教,兒子一路全根插進妻子淫蕩的蜜穴,肉壁緊緊地裹住這根曾經從這裡出來的巨棒,一絲空隙都未留下,然後兒子本能地開始飛快抽插。

處男就是處男,兒子沒堅持多久,大約二十秒就射了。妻子在肉棒一插入的那一刻就高潮了,兒子瘋狂操她時,只知道咬緊下唇,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這震撼刺激的亂倫場景,我也沒有持續多久就射了,射得地板上到處都是,我都沒有碰自己的雞巴一下的!

托馬斯翻身下來,看著龜頭前面的儲精袋,不解地問:「要是我不戴這個,會怎麼樣呢?」

「你會讓我懷孕的,乖兒子。」妻子羞澀地回道。

「可你是我媽咪,我不能讓你懷孕的吧?」

「喔,你可以的,你現在可以產生精子了,只要是精子,都能使我懷孕,不管從哪裡來的精子。」妻子耐心地教導他。

我快步走回臥室,希望妻子不會注意到我射在地毯上的精液。她很快就回來了,但是似乎沒有做愛的興緻,直接就上床睡覺了。我也不想提此事,剛剛的一發,快將我榨乾了,年輕就是好啊!我感覺妻子一點都沒意識到我在偷窺他們。

事情一直繼續,妻子膽子越來越大,他們已經用了三種不同姿勢做愛,有時候,兒子可以幹她兩次!

某天夜裡,他們發現套子沒了。妻子告訴他,今晚只能口交了,因為避孕套用完了。兒子有點失望,當妻子給他口交的時候,他隔著睡衣愛撫她,不滿足地揉捏著妻子豐滿的乳房和粉嫩的乳頭。妻子挪了下,以便兒子撫摸她的大腿,愛撫她那饑渴的小騷穴。

「媽咪你好濕啊!媽咪,咱們能不能做點別的?我真的好喜歡和你做愛!」

妻子一言不回,繼續吮吸兒子的肉棒,兒子無辜地繼續求請。

妻子站起來飛快地脫掉內褲,又蹲在兒子身上,專心為兒子吮吸愛撫肉棒,他則手伸到妻子下體,輕柔地撫玩著妻子嬌嫩的小穴。妻子爽得低聲呻吟,豐臀扭來扭去,顯然今晚她也想被兒子狂操。

「媽咪,難道不能在要射的時候拔出來嗎?我不會讓你懷孕的,我保證!」兒子可憐兮兮地問。

妻子假裝沒有聽見,但卻不再抵擋兒子的進攻。兒子雙手在妻子美艷的嬌軀上不停遊走,嘴巴則含著一粒乳頭輕輕吮吸。這小子,在他媽媽的訓練下,性愛技術越來越純熟了。

妻子爽得無法再忍耐,脫下睡衣,躺到兒子身邊:「答應我,答應我在最後關頭拔出來,千萬不能射到我體內!」

「我會的,媽咪,我只是想操你。」他新增了一個關於性愛的詞匯,讓我好生驚訝。

兒子飛快地騎到妻子身上,輕車熟路地將粗大的肉棒插進他媽媽的窄小肉洞裡:「媽咪,不戴套做愛好棒啊!」

「我知道,這滋味真好!別停!」妻子大聲地呻吟出來。

他狠狠地抽插著我老婆,他的親生母親,每一次撞擊,都似乎要將那巨大的肉棒完全塞進妻子緊窄的蜜穴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快要射了,頂得越來越快,緊接著抓住妻子的美臀,用力地將肉棒捅進妻子的肉洞裡。突然他意識到答應妻子不能射在裡面的,趕緊拔出來,可是為時已晚,他已經射了好幾股濃稠滾燙的精液在他媽咪的淫穴裡。接下來的精液全噴在妻子光潔的陰戶和肚皮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量的射精,即便是在A片裡也沒見過。

格蕾娜風騷地扭了扭美臀,馬上將兒子的肉棒套進蜜穴裡,「沒事的,寶貝兒。」她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兒子接著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在妻子體內,然後轟然倒在妻子曼妙的身體上。

幸運的是,第二週格蕾娜就來了例假,沒有懷上。那天早上,她剛來例假,從衛生間跑出來後向我宣佈這事,然後突然意識到我並不知道她最近的這些事,好尷尬地走開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妻子和兒子的性事繼續著,有時候戴套,有時候就嫌麻煩不戴了。我知道托馬斯不再有勃起疼痛的毛病,但妻子卻一如既往地每夜去兒子房間「檢查」。某天夜裡,他們歡好時,她跟他說,一直要做到他老得無法射精為止。

我一直沒抱怨什麼,畢竟我也得到了好多次「濕滑的第二次」。只要哪晚上他們沒戴套做愛,她就不會讓我碰她,因為她不想讓我看到她那被射滿精液的蜜穴,從而懷疑什麼。

很快就到了兒子十三歲的時候,事情突然有了轉變,他讓我的嬌妻——他的親生母親懷孕了!

我那十歲大的繼子——托馬斯——最近被檢查出患上了荷爾蒙分泌失調的毛病,這使得他經常性勃起疼痛。剛開始,這件事情他羞於啟齒,但最終還是將秘密吐露給了他的母親。他說他的陰莖經常性會勃起,好幾天都不會軟下去,痛得無法上課。

他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妻子格蕾娜)帶他去醫院做檢查,醫生說只能減輕他勃起時的疼痛,卻無法抑制他的勃起,而且醫生告知她,托馬斯由於分泌失調的緣故,他的陰莖會比同齡人大很多。

托馬斯的問題一直沒有解決,只好再找醫生看。一番診斷之後,這個醫生推薦採用手淫的治療方法。要向十歲大的兒子解釋如何手淫,格蕾娜感到很為難,轉而向我求助。可我才和她結合一年多,還沒讓他完全接受我,去和他說這樣的事情,不太好吧,還是讓格蕾娜去說,托馬斯會覺得舒坦一些,最終格蕾娜無奈地選擇了她自己去說。

一個晚上,托馬斯進房間睡覺,格蕾娜下樓去,敲開兒子的房門走了進去。我忍不住踮起腳尖,輕手輕腳地走到樓下客廳,探聽他們的對話,看妻子如何處理這個問題。

格蕾娜羞赧地輕聲向兒子述說醫生的診斷,她問他是不是「問題」還在。他回道:「是啊,又開始痛了。我不喜歡吃藥,好噁心!」她說醫生推薦一種叫做「手淫」的治療方法,格蕾娜問:「你知道該怎麼做嗎?」

「這是什麼意思呢?媽媽。」兒子問。

「好吧,真希望你爸在這,我就不用這麼為難了……呃,就是你握住你的陰莖,上下搓動,」她努力想說完這些,「你上下擼一會,你開始覺得體內躁動,然後你就……呃,」她尷尬地停了一會,接著說:「你會覺得很舒爽,然後你就射精了。」

「射精是什麼意思呢?」托馬斯迷茫地問道。

「射精就是白色的液體從你陰莖前端噴射出來,像洗髮水或洗滌劑那樣的液體,你得用毛巾擦乾凈。當然射精之後你就不會有這麼硬了,至少一段時間裡不會,然後你就可以好好休息了。」

「我現在就想試試,脹得好痛!」兒子說。

「行,我出去了,你一個人好弄這事。」格蕾娜邊說邊走出兒子房間。

格蕾娜心煩意亂地回到臥室抱怨著:「我竟然跟親生兒子說該怎麼手淫!」我拍打著她的後背,試圖安慰她,可她難過得整宿難眠。

第二天晚上,托馬斯睡覺前,跟他媽媽說他試了手淫,但沒用,沒東西從陰莖裡噴出來。上床前,她告訴了我這事情,我放下手中的書,對她說:「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你說,或許你得再次向他解釋一番,或者你該給他一些潤滑油。」她覺得這主意不錯,去衛生間拿了裝潤滑油的瓶子,跑到兒子的房間去了。我也偷偷跟著去了。

「寶貝,手淫的時候抹點這個油就會好點了。」

「我覺得這沒什麼用的。媽媽,你能演示下怎麼做嗎?」兒子問道。

格蕾娜愣了一下,回道:「我想應該可以。」聽她這麼說,托馬斯揭開了被子,他竟然只穿了條三角短褲,勃起的陰莖撐起了一片好大的帳篷,十歲大的男孩有這麼大的肉棍,實在難以置信。

當托馬斯脫下內褲時,堅硬如鐵的肉棒有力地彈出來,格蕾娜瞬間驚呆了,這肉棒竟有10吋長,粗得像她的手腕一般,尤其是龜頭,像鵝蛋那麼大,還一跳一跳的!「天吶!好大啊!」格蕾娜默默自語。

格蕾娜清了清嗓子道:「先給我看看你是怎麼做的。」

托馬斯伸出小手握住他那巨棒,在陰莖根部做著短行程的搓動:「呶,一點用都沒有。」

「你應該沿著陰莖一路上下擼動才行,然後動作慢點、輕點。」這麼大的肉棒讓我妻子無比著迷,略微失神,她忍不住想伸手去撫摸他的巨棒,但還是縮回手來。她很喜歡給我手淫和口交,這會她似乎也很想這麼做。

「別,媽媽,你教教我。你不想幫幫我嗎?你要是不幫我,我就停下來不做了!」

猶豫了一會,格蕾娜伸出手,握住他的肉棒,說:「孩子,你確定要這樣才行?」

「當然了,媽媽,這比我用自己的手舒服多了,好軟、好溫暖。」他放鬆下來,一頭倒在枕頭上,興奮地看著他媽媽溫柔地撫摸著他的肉棒。

「孩子,你應該在腦海裡幻想現在愛撫你的是一個裸體的女人,這能幫你很快射精。」格蕾娜建議。

「媽,我不知道,也許會有幫助。」他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閉上眼。格蕾娜湊近了點,以便更用力和快速地擼動。

過了大概五分鐘,格蕾娜漸漸感到手有點痠痛了,「兒子,你真的要幻想一個裸體女人,這也是你長陰莖的作用。」格蕾娜有點鬱悶的說。

「媽媽,你說什麼啊?」

「好吧,兒子,你的陰莖就是為了插進女人的陰道,讓她懷孕生小孩。」格蕾娜說,很明顯她現在已經適應這種場景了:「你可以想像現在正插在某個女人的陰道裡,或許就能快點射精了。」

「嗯,我試試啊!可是我沒怎麼見過女人的裸體啊,除了圖片裡的。」托馬斯無奈地說。

依然沒有用,格蕾娜也不甘心放棄:「我想我還能試點別的方法,可我不知道應不應該這麼做。」格蕾娜煩悶地扭了扭身子,她的乳頭從睡衣裡挺了起來,看來兒子的肉棒讓她心裡有了些淫穢的念頭。

「媽,我不介意的,不管能不能好,我都很高興你在試著幫我。」

聽他說完,格蕾娜彎下腰,將兒子粗大的肉棒含進嘴裡,溫柔地吮吸著,看得出來她也很享受。一邊乳房從睡衣裡露了出來,挺立的乳頭在托馬斯的大腿上不停地摩擦。小腦袋在托馬斯的巨棒上不停起伏,卻只能吞進大約一半的樣子。

托馬斯放鬆地仰躺在床上,呼吸急促:「媽媽,好舒服啊,別停!」她瞥了他一眼,接著為兒子進行他人生當中的第一次口交。她用手握住露在外面的半截肉棒,不停擼動,而嘴巴則在忙碌地吮吸著兒子巨大的龜頭。

托馬斯的呼吸越來越急促,屁股往上挺,迎合著他媽媽的節奏。肉棒變粗了好多,似乎就要射精了。「啊……媽媽!我要尿了!」他一聲大叫,將肉棒用力地往上一頂,在他媽媽的嘴巴裡射出大量濃稠的處男精液。她一下子被嗆到了,反應過來後開始大口大口地吞咽,腦袋依然不停地在兒子下體起伏著。妻子雪白的雙手在兒子粉紅的雞巴上溫柔地愛撫著,嘴角流出一絲絲乳白色的精液,好是淫靡啊!

格蕾娜咽下所有的精液,托馬斯也從高潮中平息下來:「媽媽,真的好爽,還有點奇怪!那一刻,我腦子裡一片空白,感覺有什麼東西出來了,是不是你說的那種白白的液體啊?」

「是啊,都是你射的,是你的精液呢!我都咽下去了,不能將這裡搞得一團糟。」她明顯還有點興奮:「你感覺好點了嗎?」

他低頭往下看去,陰莖軟了很多,大概半硬的樣子,然後回道:「嗯,我覺得……覺得好多了,謝謝你,媽咪。」

她站起身,整理好睡衣,深吸了一口氣,離開了兒子的房間。我早已跑回臥室,像平常一樣躺在床上看書。

她走進來溜進被窩裡。她肯定很興奮,不停地玩著我的肉棒。她一言不發,饑渴地爬到我身上,抓住我的肉棒,一屁股就坐了進去,緊接著就瘋狂地扭動豐滿的臀部,吞吐著我粗大的肉棒。她足足到了三次高潮,直到我在她體內射出為止。

接下來的晚上,托馬斯跑進我們的臥室,在他媽媽耳邊低聲說著什麼。當然我知道他又在告訴他媽媽,他勃起了。

「親愛的,我出去一會,待會就回來。」妻子說。我踮起腳尖跟著她下樓,從半掩著的房門裡偷窺著。她正準備為兒子進行再一次口交,這一次,她不再羞澀,甚至陰戶無意識地在兒子大腿上研磨。

他們娘倆這樣弄了好幾個星期,從不告訴我她和兒子的所作所為,甚至不需他求請幫助,每晚主動跑到他房裡去「幫忙」。只要他們沒關緊門,我都會去偷看。她則在兒子射出後,就馬上跑回臥室,和我瘋狂做愛。

一天晚上,她跑回來,渾身上下散發著精液的味道,頭髮上和睡衣上都糊了一些,看來她沒用嘴巴將兒子射出的精液完全接住啊!我裝作沒看見,繼續看我的書。

又過了一個月,我像往常一樣溜到他們門前偷看,這次似乎有點不一樣。她睡衣滑倒了腰上,雪白豐滿的酥胸露了出來。她不時地停下來,抬頭對著兒子微笑,他亦低頭對她回之一笑,時不時地撫摸著她的一頭秀髮,兩人的眼神裡盡是一片溫情。她吮吸得非常慢,希望他能持久一些。她那粉紅的乳頭堅硬如岩石,胯部不停地在他的腿上磨蹭,留下一絲絲愛液的痕跡。

她伸出一隻手摩挲著乳房,不時揉捏那粉紅的小乳頭。我那嬌美的妻子正向兒子展示著她性感淫蕩的一面,這場景讓我興奮不已,雞巴堅挺,雙手快速地擼動!這一夜,她回來得很晚,一進房,她就撲到我身上,又是一場盤腸大戰,只是我不知道,在她腦海裡,正瘋狂操著她的那個男人,是我呢,還是她那尚只有十歲的親兒子呢?

第二天晚上,當我踮著腳走到他們房門外,繼續欣賞他們娘倆的春宮秀時,我注意到妻子急促的呼吸聲。在昏暗的燈光下,我看見托馬斯正跨坐在他媽媽身上,粗大的肉棒橫亙在她的雙乳中間。她將雙乳往中間擠,包住兒子的肉棒,每當兒子往前頂時,妻子就會吮吸一下兒子的龜頭。我掏出雞巴,和兒子的雞巴相比,才6吋長,確實無法和他相比啊!

最終兒子射了,精液全噴射在妻子艷麗的臉上,連眼睛裡都糊了一些。兒子爽完後,他們倆相擁著低聲說了會話,然後妻子走進浴室沖洗了一番,可我依然能嗅到她身上的精液味道。

我不想失去每天夜裡一場的春宮秀,對妻子晚上在兒子房間的事情一點都不過問,但她卻跟我說,她每天晚上過去只是想看看兒子做得怎麼樣:「這是醫生讓我們做的,對吧,親愛的?」她絲毫不知道,其實我每天晚上都有去欣賞她和兒子的精彩表演。

又過了一個禮拜,我注意到妻子開始嘗試一些不同的行為,她似乎很喜歡看著兒子將大量精液射得自己滿身都是,或者射在她的臉上和乳房上。她甚至開始脫得光光的,連內褲也不穿。兒子亦很享受這一切,經常摩挲她的胸部,甚至當他射在她乳房上後,會去舔吸妻子粉嫩的乳頭。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事情越來越淫蕩,格蕾娜一進入兒子的房間,就脫掉睡衣,光著身子。終於有一天夜裡,兒子仰躺在床上,妻子爬到他的身上,分開雙腿跨坐在兒子下身,被內褲包裹著的陰戶壓在兒子粗大的肉棒上面,不停地前後摩擦,雙手則撐在兒子的胸膛上。

「媽咪,你下面好濕啊!內褲都濕透了!」

「兒子,我知道啊!女人只要被碰到那裡,就會這樣的。」

「為什麼啊?」兒子迷惑地問道。

「當我想要一根陰莖插進陰道的時候,就會有用了,會幫助陰莖更輕易地滑進去。」

「哦,這肯定會很棒,我還從來沒見過你全身赤裸的樣子呢!你能脫下你的內褲嗎?媽咪。」

「啊,我也不知道,你真的不應該看到你媽媽光溜溜的模樣。」格蕾娜回答道,停了一會接著說:「好吧,我想應該沒問題,我也看了你的裸體,而且還給你口交了三個月了。」

妻子站起來,大方地扯下她那濕淋淋的內褲,說:「好看嗎,寶貝?」

「媽咪,你看起來好漂亮!不穿衣服的你最漂亮了!」兒子驚訝地大叫。

妻子趴在兒子的身上,用光潔的陰戶研磨兒子粗大的肉棒,看起來又脹大了幾分,一些透明的液體從龜頭上滲了出來。兒子張開雙臂,抓在妻子雪白豐滿的臀部上,似要將他那大肉棒插進他媽媽體內。

妻子感覺到了兒子的異樣,連忙制止他:「小傢伙,咱們不能這樣!」她微笑著推開他,身子往下挪了挪,伸手抓住兒子的巨棒,快速地擼動,很快兒子爆發了,精液像噴泉一般全射在他的胸膛上。

「媽咪,好刺激,好舒服啊!好希望你下次又給我這樣。」妻子似乎有點失神,胡亂地答道:「好吧,但我們需要小心點,別被你爸知道了。」

第二天夜裡,妻子沒去兒子房裡,接下來的好幾天,她似乎消停了。

幾天後我早早地回到家,廚房裡有幾袋剛買回來還未整理的生活用品。我突然發現一個袋子裡有一個小小的紅盒子,竟然是一盒避孕套!看到這東西,我腦海裡炸開了鍋,很快我就想到那方面去了,肯定是妻子想和兒子做愛!滿腦子都是妻子和兒子瘋狂交合的淫靡場景,我好期待今晚將要發生的事情!

又到了例行檢查的時候了,我看著妻子離開臥室,走進兒子的房間,我跟著到了門外。我聽到格蕾娜趴在兒子床邊,低聲說著什麼,手撫摸著他的大腿和內褲裡堅挺的肉棒。托馬斯吃驚地看到妻子打開一個避孕套,脫下他的內褲,將套子戴到兒子的巨棒上。

這避孕套看起來有點小,都被擴張到極限。妻子飛快地脫掉衣物,躺在托馬斯邊上。托馬斯手腳撐起來,伏在妻子光潔如雪的胴體上,抬頭看了看妻子,又低頭看他粗大的肉棒。妻子伸手抓住他的肉棒,用碩大的龜頭在她粉嫩的陰戶上下摩擦,修長的雙腿則交纏在兒子的小身體上。

最終,我那性感的嬌妻閉上雙眼,滿面緋紅,引領著兒子巨大的肉棒插向她那早已濕得一塌糊塗的窄小肉洞,當那碩大的龜頭擠進妻子濕淋淋的蜜穴的一瞬間,妻子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不用教,兒子一路全根插進妻子淫蕩的蜜穴,肉壁緊緊地裹住這根曾經從這裡出來的巨棒,一絲空隙都未留下,然後兒子本能地開始飛快抽插。

處男就是處男,兒子沒堅持多久,大約二十秒就射了。妻子在肉棒一插入的那一刻就高潮了,兒子瘋狂操她時,只知道咬緊下唇,不敢發出一點聲音。這震撼刺激的亂倫場景,我也沒有持續多久就射了,射得地板上到處都是,我都沒有碰自己的雞巴一下的!

托馬斯翻身下來,看著龜頭前面的儲精袋,不解地問:「要是我不戴這個,會怎麼樣呢?」

「你會讓我懷孕的,乖兒子。」妻子羞澀地回道。

「可你是我媽咪,我不能讓你懷孕的吧?」

「喔,你可以的,你現在可以產生精子了,只要是精子,都能使我懷孕,不管從哪裡來的精子。」妻子耐心地教導他。

我快步走回臥室,希望妻子不會注意到我射在地毯上的精液。她很快就回來了,但是似乎沒有做愛的興緻,直接就上床睡覺了。我也不想提此事,剛剛的一發,快將我榨乾了,年輕就是好啊!我感覺妻子一點都沒意識到我在偷窺他們。

事情一直繼續,妻子膽子越來越大,他們已經用了三種不同姿勢做愛,有時候,兒子可以幹她兩次!

某天夜裡,他們發現套子沒了。妻子告訴他,今晚只能口交了,因為避孕套用完了。兒子有點失望,當妻子給他口交的時候,他隔著睡衣愛撫她,不滿足地揉捏著妻子豐滿的乳房和粉嫩的乳頭。妻子挪了下,以便兒子撫摸她的大腿,愛撫她那饑渴的小騷穴。

「媽咪你好濕啊!媽咪,咱們能不能做點別的?我真的好喜歡和你做愛!」

妻子一言不回,繼續吮吸兒子的肉棒,兒子無辜地繼續求請。

妻子站起來飛快地脫掉內褲,又蹲在兒子身上,專心為兒子吮吸愛撫肉棒,他則手伸到妻子下體,輕柔地撫玩著妻子嬌嫩的小穴。妻子爽得低聲呻吟,豐臀扭來扭去,顯然今晚她也想被兒子狂操。

「媽咪,難道不能在要射的時候拔出來嗎?我不會讓你懷孕的,我保證!」兒子可憐兮兮地問。

妻子假裝沒有聽見,但卻不再抵擋兒子的進攻。兒子雙手在妻子美艷的嬌軀上不停遊走,嘴巴則含著一粒乳頭輕輕吮吸。這小子,在他媽媽的訓練下,性愛技術越來越純熟了。

妻子爽得無法再忍耐,脫下睡衣,躺到兒子身邊:「答應我,答應我在最後關頭拔出來,千萬不能射到我體內!」

「我會的,媽咪,我只是想操你。」他新增了一個關於性愛的詞匯,讓我好生驚訝。

兒子飛快地騎到妻子身上,輕車熟路地將粗大的肉棒插進他媽媽的窄小肉洞裡:「媽咪,不戴套做愛好棒啊!」

「我知道,這滋味真好!別停!」妻子大聲地呻吟出來。

他狠狠地抽插著我老婆,他的親生母親,每一次撞擊,都似乎要將那巨大的肉棒完全塞進妻子緊窄的蜜穴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快要射了,頂得越來越快,緊接著抓住妻子的美臀,用力地將肉棒捅進妻子的肉洞裡。突然他意識到答應妻子不能射在裡面的,趕緊拔出來,可是為時已晚,他已經射了好幾股濃稠滾燙的精液在他媽咪的淫穴裡。接下來的精液全噴在妻子光潔的陰戶和肚皮上。我從來沒見過這麼大量的射精,即便是在A片裡也沒見過。

格蕾娜風騷地扭了扭美臀,馬上將兒子的肉棒套進蜜穴裡,「沒事的,寶貝兒。」她在他耳邊低聲說道。兒子接著射出一股一股的精液在妻子體內,然後轟然倒在妻子曼妙的身體上。

幸運的是,第二週格蕾娜就來了例假,沒有懷上。那天早上,她剛來例假,從衛生間跑出來後向我宣佈這事,然後突然意識到我並不知道她最近的這些事,好尷尬地走開了。

接下來的幾個月裡,妻子和兒子的性事繼續著,有時候戴套,有時候就嫌麻煩不戴了。我知道托馬斯不再有勃起疼痛的毛病,但妻子卻一如既往地每夜去兒子房間「檢查」。某天夜裡,他們歡好時,她跟他說,一直要做到他老得無法射精為止。

我一直沒抱怨什麼,畢竟我也得到了好多次「濕滑的第二次」。只要哪晚上他們沒戴套做愛,她就不會讓我碰她,因為她不想讓我看到她那被射滿精液的蜜穴,從而懷疑什麼。

很快就到了兒子十三歲的時候,事情突然有了轉變,他讓我的嬌妻——他的親生母親懷孕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小姨子和她女兒
進錯房間的亂倫
媽媽墮落記
在丈夫面前被別人侵犯的人妻
愛3P的嬌妻
淫娃女友
誘惑爹地
絕代太后尤物 1-5
性感女醫生~柔佳
代女而嫁的蜜月風波 1-4
熱門小說:
辦公室的淩辱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