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3P經驗

我的女友小妮,今年29歲,身高162公分,目前在新店的一家出版社工作,她的胸部並不算大,但整個身材很高挑,加上臉蛋不錯,整體而言算是個美人胚子。

我們交往了三年多,我是她的第七任男友,雖然她交過這麼多男朋友,但真正有發生關係的並不多,對這一方面她還算是很保守的。但我們交往後,大概是因為很愛我吧,我的一些癖好她都會勉強配合,譬如說:打野炮、穿著暴露啊,有時我們在做愛的時候,我會要她叫以前的男朋友或現在的同事的名字,每次結束後,她都會覺得我很變態。

有一天我們做完結束後,我就問她:「小妮啊,你有沒有想過試試3P啊?我們找個男生加入我們好不好?」

小妮:「你別想了,我才不要呢!」

我:「你不覺得人生總是要試一次不一樣的嗎?」

小妮:「但是這樣很怪吧?而且我對另一個人又沒有感覺。」

我:「那就讓你挑嘛!你想找誰呢?以前的男朋友、暗戀的人或現在的同事呢?」

小妮:「現在想不出來,以後再說啦!」

她就是這樣敷衍我,草草結束這話題,但我之後也陸陸續續跟她提,但她都沒什麼太大的興趣。

有一天,我們兩個都請一天假,計劃要到北海岸遊玩。一大早我就開車出發去接女友,那天天氣很好,女友穿一件無袖的白色T恤加上一件超短的荷葉蛋糕裙,再戴一頂粉紅色的帽子,路上的人都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一上車她就跟我抱怨:「這條裙子太短了啦,材質又這麼薄,有穿跟沒穿一樣,風一吹就飛起來了。」

我:「才不會吧?是你多心了啦!」

其實當初是我上網找很久才選定的裙子,這當然是別有用心嘍!

今天這個暴露之旅,我可是期待了很久,我們一路沿北海岸開,中途有一些景點就下車走走,女友的短裙當然是路人的焦點。當然也有到白沙灣游泳,我們找一間付費的更衣店,女友換上了兩件式的泳裝(這當然也是我挑選的),兩件的布料都少得可憐,女友還說要剃了毛才敢穿,不然恥毛都會跑出來。

那天人雖然沒有很多,但也不算少,記得先前四合院的影友在北海岸的海灘上做愛拍照,讓我羨慕不已,這次本來也想嘗試看看,無奈人太多,還是無法實行。我拉著女友到海裡面游泳,當天太陽很大,整體感覺還滿舒服的。

我們到海中間相互擁抱,突然我就問她想不想裸泳?小妮先想了一下,再看看四週:「這樣安全嗎?」

我:「有我在,不會有事啦!」

我拿掉她的上圍,然後跟她一起脫掉泳褲,這時候我們兩個都是全裸的,四週又都有人在游泳,感覺真的很刺激!我覺得女友也感受到這種刺激,突然主動握住我的老二,小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怎麼辦?有點想要呢!」只可惜當時的情況實在沒辦法做,後來我們再游一會兒就上岸了。

我們盥洗完後,就又開車到處逛逛,我這時慾火焚身,但附近並沒有什麼汽車旅館或打野炮的好地點,我想時間才下午3點,要打炮晚上還有很多時間,難得來北海岸,我們就繼續開車逛。

這時在路邊看到有一家咖啡廳,我就提議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海景,那間咖啡廳是一、二樓的,後面有一座小樹林,樹林再過去就是海邊。

我們選好了二樓的位置,這時候老闆兼服務生過來幫我們點餐,和他聊天知道他叫阿文,今年28歲,這家店是他自己開的,平常客人並不算太多,所以有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得過來。

阿文人長得很帥,身高應該有180公分,體格也不錯。在談話的過程,看得出來他一直在注意小妮,三不五時就會講些笑話逗得我女友呵呵的笑,而就我了解他應該是我女友喜歡的型。

我:「小妮,如果是阿文,你願意3P嗎?」

小妮紅著臉:「你在亂說什麼!」

我:「沒關係啦!反正我等下去結帳的時候問他,如果他不願意,我們也離開了,他也不知道我們是誰。」

小妮:「你說真的假的啊?」看得出來小妮有點在猶豫了,大概是剛剛在海邊的時候,她的慾望也被挑起來了。

我:「重點是你想不想跟阿文。」

小妮:「……他是可以。」小妮的聲音已經低到聽不見。

這時我就起身,走向櫃檯,阿文:「要走了嗎?」

我:「是啊,多少錢呢?」

結完帳後,我問:「阿文啊,你覺得我女朋友怎麼樣?」

阿文:「非常漂亮喔!你真是有福氣啊!」

我:「如果跟她做愛,你願意嗎?」

阿文先是遲疑了一下,但馬上他的嘴角便揚起了微笑。果然阿文也是玩咖,身經百戰的他,一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和他聊了一下後,他就知道我有喜歡暴露女友的癖好,剛好他對我女友也非常有好感,就請我們先到三樓他的房間裡等他。

等我回去的時候,女友已經羞紅著臉不敢抬起頭,我就帶她到三樓去。一上去就可以找到阿文的房間,裡面佈置得很像一個大男孩的房間,整體上也非常乾淨,女友也好奇地東看西看。

我:「怎麼樣,會緊張嗎?」

小妮:「這樣好嗎?」

我:「我覺得阿文很不錯啊!你不想試試這樣的男人嗎?」

小妮沒有說話。

這時候阿文進來了,阿文:「我已經把店關起來了,你們要喝點什麼嗎?」又問:「小妮要先去洗澡嗎?」

我:「阿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洗呢?順便培養一下感情。」

小妮都低著頭不敢抬起,阿文主動拉起小妮的手,很溫柔地牽著小妮的手走向浴室,過沒多久浴室就傳來淋浴聲。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很無聊的東看西看,過了一下子,我就走到浴室門邊,想看看他們在幹嘛,這時候看見他們兩個在一邊淋浴一邊擁吻,我還發現小妮的手竟然握著阿文的那根肉棒,我在門邊看得血脈賁張,很想馬上掏出自己的肉棒來打。

沒過多久他們就要出來了,我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阿文很細心地替女友擦身體,看得出來他對我女友頗有好感的。

阿文:「吳兄,那我就跟小妮開始了喔!中間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就要請你多包涵了。」

我:「不會啦!你盡量滿足我女友,但不管做什麼都要她同意喔!」

小妮紅著臉:「都你們在講,都沒問過人家!」

阿文:「是!是!老婆大人。」

阿文輕輕的把小妮放到他那張大床上,然後那張大手開始搓揉小妮的胸部,慢慢地小妮發出呻吟的聲音。阿文一路從胸部親到小妮的下部,小妮整個身體開始扭動,今天她的反應感覺比較劇烈許多。

我看到阿文的老二慢慢地變大,剛剛在浴室看不清楚,但現在看比我還大很多,小妮說以前和她做過的男人,跟我的都差不多大,那阿文應該是她碰到最大的吧?

這時候他們已經換了姿勢,男下女上的互相口交,剛好小妮的臉面向我,她給了我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看到女友在吃別的男人的老二,居然還跟我做鬼臉,心中的感覺真是百感交集啊!

小妮:「呼∼∼阿文,深一點……」小妮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小妮:「阿文∼∼我要!給我∼∼快進來!」

阿文:「你說你要什麼?」

小妮:「……討厭!」

阿文:「不說就不進去喔!」

小妮:「我要你幹我,用你那粗壯的大老二幹我。」

阿文:「是你說的喔!」

阿文將小妮翻轉過來,拿起他那根大老二瞄準小妮的穴穴挺進,大概是小妮的穴穴已經濕成一片,阿文的大老二一下就整根被吞沒了,小妮閉著眼、張大了嘴,表情看不出來是痛苦還是享受。

看著阿文不斷地抽插著我的女友,我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我把衣服脫了,挺著肉棒過去就往小妮的嘴巴塞,小妮很努力地含著我的老二,只是有時會被幹得力不從心。阿文的肉棒不止粗大,還很持久,小妮被幹得不知道高潮了幾次,中間一直喊:「喔……我快死了……」

最後阿文終於要射了,他說:「我要射了!」

小妮:「射在裡面吧!今天是安全期,都給我吧!」

阿文:「那有小孩我不負責喔!」

小妮:「沒關係,我幫你生小孩,我自己來養。」

這女人當我死了嗎?在我面前說要幫其他男人生小孩!

阿文突然抖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射在我女友的肚子裡了。這時我也忍不住射了,全射在小妮的臉上。

阿文這時站起來,抱起全身虛弱的小妮進浴室,阿文細心地幫小妮清除身上的精液,不時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嬉鬧聲。這時已經接近傍晚了,阿文走出來後,問說要不要看夕陽?我們三個就全裸的走到二樓餐廳。

小妮全身上下只穿高跟鞋而已,不知怎麼了,這樣的裝扮我馬上又硬了,我小小聲的跟小妮說:「我又硬了哎!」小妮卻跟我說她才剛做完,想休息一下。

我們走在二樓餐廳,阿文帶我們到陽台上,雖然是在戶外,但不容易被別人看見。阿文抱著小妮看夕陽,大家有說有笑的,只是看著他們像一對情侶一樣,我心裡真有點不是滋味。

阿文邊聊著,手又開始往小妮的胸部及下體遊走,我看小妮的手也在玩弄著阿文的老二。漸漸地他們又開始接吻起來,後來阿文幫小妮口交的時候,小妮甚至用手壓著阿文的頭,要他吃得深一點,整個人已經進入了情慾的世界了。

這時阿文拉起小妮,讓他穿高跟鞋翹高屁股,從後面插入,只聽見小妮開始瘋狂地呻吟。阿文邊幹邊慢慢地將小妮推向陽台邊,這時路邊的人或汽車如果有往這方向看過來,就可以看到我女友全裸的被從後面抽插著。

小妮一開始還說:「不可以……會被看到……」但後來被幹到整個人發狂似的吟叫,也不在乎會不會被別人看到了。後來阿文要射了,又全部射到小妮的肚子裡,不知道這次回去小妮會不會懷孕?

經過下午瘋狂做愛後,晚上阿文留我們在餐廳吃晚餐。阿文想留我們過夜,但時間上的關係我拒絕了,阿文只好要求最後一次做愛,小妮沒經過我的同意,就跟阿文進房間又做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小妮:「你會離開我跟阿文嗎?」小妮很吃驚,說才不會,會跟阿文做也是因為我,雖然阿文做愛的技巧很好,但這無關感情的。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就放心了許多。

事後阿文陸陸續續還有打電話給小妮,我後來也發現小妮有背著我偷偷跑去北海岸找阿文。但我相信小妮,我就跟她說,她要去找阿文可以跟我講,我會讓她去找他。看來我女友應該是愛上了別的男人的肉棒了。

 

(待續)我的女友是別人的炮友(二)紅杏出牆

 

**************************

原來只是想把自己的3P經驗跟大家分享,但因為後續還有許多故事,乾脆就把標題改一改,再把後續的經歷仔細的跟各位院友分享!

***********************************

自從在北海岸跟阿文做過後,小妮就漸漸變得很開放,做愛時不但會主動脫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允,有時候還會在公共場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這樣的轉變我當然是很高興,只是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從那次回來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聊到這個人了。

「阿文!!用力一點∼幹我∼幹死我∼」

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妮,你剛剛怎麼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喔!!」

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麻∼你不是喜歡我叫別人的名字嗎……阿…阿文快幹我∼快幹死我……」

確實她這樣講我整個人就興奮起來,馬上把她修長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我堅挺的老二瘋狂的抽插她

「阿文∼我愛你∼愛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

經過猛烈的抽插後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時候我把老二抽出來,打算把所有的精液都噴在小妮的臉上,就在這個時候小妮突然坐起來,抓著我的老二就往嘴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間手口並用真的是無法言語的爽,一下子我濃稠的精液就全射進了小妮的嘴裡,小妮不但全部吞下,還慢慢的舔著我老二和馬眼,好像在品嘗什麼美食一樣,之前小妮從不願意讓我射在嘴裡,今天突然的改變也讓我摸不著頭緒。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學聚餐,所以會晚點回家。」

我:「你最近怎麼這麼忙阿∼常常加班,還要聚餐甚麼的,下個月不是還要去日本出差?」

小妮撒嬌說:「沒辦法!!最近有新書要出版麻∼這陣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你了。」

小妮說完親了一下我的額頭,就去洗澡了。

當我一個人待在小妮的房間時,看見了她的記事本放在桌上,隨手就拿起來翻翻,其實跟小妮交往3年,她一直非常愛我,記得熱戀的時候她會把我們做愛的日子在筆記本上做一個愛心的小記號,我翻著他的記事本,依舊可以看到這個愛心的記號,不過奇怪的是最近這兩個月卻多了個小太陽的記號,仔細去想想這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說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機,看她的通話記錄,大部分都是我認識的人,但有一個wen今天剛跟她通過電話,我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開了簡訊就看到阿文傳給她的簡訊。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點,我的餐廳見喔,記得要穿那件來喔!!

老公」

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嗎?小妮居然背著我還有跟阿文聯絡,但奇怪的是,我並不生氣她跟阿文有聯絡,生氣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說,我打開了小妮的電腦,平常我並不常來她家,幾乎也不會用她的電腦,我直接找msn的歷史對話記錄,找著找著看到一個wenxxx,就拿了隨身碟把資料copy下來,我關上了電腦,把一切都恢復原狀後又坐回床上,沒過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著浴巾,樣子和之前一樣的性感,我只跟她說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沒有覺得有甚麼奇怪,一樣抱著我跟我撒嬌,送我出房門,我心裡卻盤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廳去看看。

回到家後,我馬上打開電腦,看看她們到底在聊些甚麼,這裡我就大概截錄其中內容,不打上他們ID,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小妮:你昨天真壞,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還把人家壓在玻璃窗上,人家被你幹的樣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

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覺得你被人看到,好像會更興奮呢!!真是個小騷貨……

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還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騷貨,你就這麼高興……

阿文:我就是喜歡騷貨,碰到騷貨我就會特別賣力,你不就會很舒服……

小妮:人家當然是很舒服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個是我碰到過最大的。(羞)

阿文:那是你見過得太少,我的朋友當中還有人比我的還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種怪物塞進我那裡,我那裡一定會壞掉的……

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試試

小妮:哼!!你別想,人家跟你就已經夠對不起我男朋友了…

這娘們居然還知道對不起我,這些內容幾乎都是這種淫聲穢語,不是第一篇MSN的時間是在我們從北海岸回來後的兩個禮拜,從中大概可以推算,回來後他們至少見過5∼6次,幾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幾次則是阿文來台北跟小妮去汽車旅館,而這一切我居然都被瞞在鼓裡。

隔天上班都沒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著這問題。這時部門同事阿芝似乎看出我有心事,就走過來陪我聊聊。

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當業務,我們這種業務平常是可以外出的,算是比較自由的工作,我們公司有一個女同事叫做阿芝。

今年27歲,168公分,B罩杯,皮膚很白,胸部一樣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妮同型),辦公室覬覦她的人一堆,她有一個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兩個月後結婚,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對我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門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他就對我透露說我是她理想中的伴侶,太晚認識我讓她覺得很沮喪,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並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但之後阿芝沒再提起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還記不記得有說過這些話,但我們的關係卻越來越曖昧,除了肉體沒發生關係外,我們彼此之間的關心已經有點像是情侶了。

阿芝笑咪咪的說:「嘿∼你怎麼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

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劈腿的事跟她說,不過只跟她說我看到簡訊沒跟她說3P及MSN的內容。

阿芝:「你不要擔心麻,說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我:「我晚點想去北海岸一趟。」

阿芝:「你要冷靜點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關心的對我說。

我:「你可以嗎?」其實她並不知道我除了冷靜以外,還有點興奮呢?而且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舉數得……事後也證明我是對的。

阿芝:「今天我沒跟男朋友約,所以可以陪你去。」

我:「恩,謝謝妳」,我心裡還滿高興的。

我們下班時間都比較晚,我跟阿芝買了點晚餐,大約晚上八點從台北出發,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說有笑,還餵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樣,大概是阿芝怕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這樣的美女一起夜遊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準備要被別人的大雞巴插,整個心情是很興奮的不可言語,不過千萬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這樣慢慢的開,加上路上有點塞車,大約快晚上十點才到阿文的店,晚上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靜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將車停在路邊,再走到阿文的咖啡廳前,咖啡廳一樓沒開燈,只有二樓和三樓有微薄的燈光。我帶著阿芝繞到咖啡廳後面,後面是一座小樹林,我們走到一棵樹下往上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陽台(就之前小妮跟阿文做的那個陽台),但是從陽台看下來因為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們,陽台上有3個男人在聊天喝酒,他們似乎喝醉了說起話來很大聲,這三個男人有一個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結實,有點像軍人,有一個就有點胖壯長得有點其貌不揚,另外一個瘦瘦高高的就比較像普通人。

「阿文帶他的炮友到三樓打炮已經半個小時了,甚麼時候才下來阿。」像軍人的男人說。

「他的那個炮友長的實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讓我們嘗嘗麻。」胖男人說。

阿芝看了看我,主動牽起我的手,似乎擔心我受不了。

「好阿∼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讓你們幹摟∼」阿文從咖啡廳裡走出陽台,看得出來他有點醉了,都走不穩,小妮扶著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亂說話拉∼」

小妮穿著一套上半身是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帶襪的服裝,臉色有點紅潤,加上頭髮有點凌亂,十分性感,一看就覺得剛被阿文幹過。

「大嫂∼不好意思呢?亂說話被妳聽到,來我敬你一杯」那個胖子說。

小妮有點為難,但還是把酒喝了,小妮酒量非常不好,認識他以來,他是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時候喝了一點,那次她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來小妮之前應該也有喝了一點,腳步已經有一點站不穩。阿文也已經醉了,開始胡言亂語。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說老二比我還大的朋友就是小鋒,小鋒∼拿出來給小妮看看阿∼」阿文一邊說一邊摸著小妮的胸部。

原來那個像軍人的傢夥叫小鋒。

小鋒:「阿文∼我的哪有你大阿,我們又沒比過你怎麼知道。」

阿文:「不然乾脆我們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們四個排名的順序到底如何?」

才說完阿文就把他軟趴趴的老二掏出來。小妮低著頭雖然天色很暗,但猜想得出來臉一定很紅。阿文拉著小妮的手,在她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說:「才剛做完休息一下啦。」

阿文:「你們也把褲子脫掉阿。」

其他三個人怎麼好像說好的一般,馬上就把褲子脫掉。

胖子:「阿文這比賽是你提議的,但你有人幫你搓大,我們都沒有不是很不公平。」

阿文看著小妮:「老婆那怎麼辦阿。」

小妮害羞得說:「我怎麼知道怎麼辦。」

阿文:「不然就由你來幫我們都弄硬,你是裁判麻。」

小妮應該是喝了酒後,整個情慾都起來了,小妮望著其他人的老二一會兒,先往小鋒的老二抓去,因為距離很遠,不能很確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從小妮的反應有點愣住應該是真得很大,慢慢的小妮的雙手已經各自抓了一根老二,開始輪流搓弄在場的四根老二,整個氣氛也開始淫蕩起來。

小妮一邊搓弄,阿文也一邊把她的馬甲給脫掉,小妮的胸部一露出來,其他人的老二馬上達到最堅挺的狀態,阿文馬上就提議四個人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長度,看誰的能插到喉嚨最深處,小妮蹲下去後就被擋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見了。

阿芝握著我的手,有點顫抖,她似乎沒想過也沒看過這樣的畫面,看得出她有點不知所措,我把她轉了過來,她頭髮散發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臉抬起吻了下去,她沒有反抗,我把舌頭伸入阿芝的嘴裡,她也熱情的用舌頭回應著我,這時候開始聽見小妮的喘息聲,應該是已經做起來了吧。我的手開始在阿芝的身上游走,一手把她襯衫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來,因為剛剛的情緒醞釀很久,我馬上把阿芝轉過身,她雙手扶著樹,我把她的套裝裙往上拉,脫下她的內褲,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進去,阿芝忍不住叫了一聲,但她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道是醋勁大發還是很興奮,我不斷的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會不會叫出來,看她似乎很努力的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經開始胡言亂語的叫了起來。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鋒用力一點。」

阿文:「就跟你們說這馬子很棒吧∼∼」

小妮:「哼∼你∼怎麼……怎麼這樣……跟…跟你朋友說……阿∼」

他們這些淫聲穢語,讓我很快就繳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裝清理一下準備就要走了,再抬頭看,小妮已經被推到陽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帶襪跟高跟鞋,表情恍惚,前後都各有一個男的,那個死胖子從後面抽插著小妮,如果不是這種機會,以那胖子的樣子,怎麼能幹到這麼美的美女。

後來我就開車帶著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說我很喜歡她,但我已經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輩子,這次這件事等我處理好有個結果再說,阿芝也同意,後來我們再上了一次汽車旅館,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回家。

我的女友小妮,今年29歲,身高162公分,目前在新店的一家出版社工作,她的胸部並不算大,但整個身材很高挑,加上臉蛋不錯,整體而言算是個美人胚子。

我們交往了三年多,我是她的第七任男友,雖然她交過這麼多男朋友,但真正有發生關係的並不多,對這一方面她還算是很保守的。但我們交往後,大概是因為很愛我吧,我的一些癖好她都會勉強配合,譬如說:打野炮、穿著暴露啊,有時我們在做愛的時候,我會要她叫以前的男朋友或現在的同事的名字,每次結束後,她都會覺得我很變態。

有一天我們做完結束後,我就問她:「小妮啊,你有沒有想過試試3P啊?我們找個男生加入我們好不好?」

小妮:「你別想了,我才不要呢!」

我:「你不覺得人生總是要試一次不一樣的嗎?」

小妮:「但是這樣很怪吧?而且我對另一個人又沒有感覺。」

我:「那就讓你挑嘛!你想找誰呢?以前的男朋友、暗戀的人或現在的同事呢?」

小妮:「現在想不出來,以後再說啦!」

她就是這樣敷衍我,草草結束這話題,但我之後也陸陸續續跟她提,但她都沒什麼太大的興趣。

有一天,我們兩個都請一天假,計劃要到北海岸遊玩。一大早我就開車出發去接女友,那天天氣很好,女友穿一件無袖的白色T恤加上一件超短的荷葉蛋糕裙,再戴一頂粉紅色的帽子,路上的人都把目光移到她身上。

一上車她就跟我抱怨:「這條裙子太短了啦,材質又這麼薄,有穿跟沒穿一樣,風一吹就飛起來了。」

我:「才不會吧?是你多心了啦!」

其實當初是我上網找很久才選定的裙子,這當然是別有用心嘍!

今天這個暴露之旅,我可是期待了很久,我們一路沿北海岸開,中途有一些景點就下車走走,女友的短裙當然是路人的焦點。當然也有到白沙灣游泳,我們找一間付費的更衣店,女友換上了兩件式的泳裝(這當然也是我挑選的),兩件的布料都少得可憐,女友還說要剃了毛才敢穿,不然恥毛都會跑出來。

那天人雖然沒有很多,但也不算少,記得先前四合院的影友在北海岸的海灘上做愛拍照,讓我羨慕不已,這次本來也想嘗試看看,無奈人太多,還是無法實行。我拉著女友到海裡面游泳,當天太陽很大,整體感覺還滿舒服的。

我們到海中間相互擁抱,突然我就問她想不想裸泳?小妮先想了一下,再看看四週:「這樣安全嗎?」

我:「有我在,不會有事啦!」

我拿掉她的上圍,然後跟她一起脫掉泳褲,這時候我們兩個都是全裸的,四週又都有人在游泳,感覺真的很刺激!我覺得女友也感受到這種刺激,突然主動握住我的老二,小小聲的在我耳邊說:「怎麼辦?有點想要呢!」只可惜當時的情況實在沒辦法做,後來我們再游一會兒就上岸了。

我們盥洗完後,就又開車到處逛逛,我這時慾火焚身,但附近並沒有什麼汽車旅館或打野炮的好地點,我想時間才下午3點,要打炮晚上還有很多時間,難得來北海岸,我們就繼續開車逛。

這時在路邊看到有一家咖啡廳,我就提議到咖啡廳喝咖啡看海景,那間咖啡廳是一、二樓的,後面有一座小樹林,樹林再過去就是海邊。

我們選好了二樓的位置,這時候老闆兼服務生過來幫我們點餐,和他聊天知道他叫阿文,今年28歲,這家店是他自己開的,平常客人並不算太多,所以有時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就可以應付得過來。

阿文人長得很帥,身高應該有180公分,體格也不錯。在談話的過程,看得出來他一直在注意小妮,三不五時就會講些笑話逗得我女友呵呵的笑,而就我了解他應該是我女友喜歡的型。

我:「小妮,如果是阿文,你願意3P嗎?」

小妮紅著臉:「你在亂說什麼!」

我:「沒關係啦!反正我等下去結帳的時候問他,如果他不願意,我們也離開了,他也不知道我們是誰。」

小妮:「你說真的假的啊?」看得出來小妮有點在猶豫了,大概是剛剛在海邊的時候,她的慾望也被挑起來了。

我:「重點是你想不想跟阿文。」

小妮:「……他是可以。」小妮的聲音已經低到聽不見。

這時我就起身,走向櫃檯,阿文:「要走了嗎?」

我:「是啊,多少錢呢?」

結完帳後,我問:「阿文啊,你覺得我女朋友怎麼樣?」

阿文:「非常漂亮喔!你真是有福氣啊!」

我:「如果跟她做愛,你願意嗎?」

阿文先是遲疑了一下,但馬上他的嘴角便揚起了微笑。果然阿文也是玩咖,身經百戰的他,一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我和他聊了一下後,他就知道我有喜歡暴露女友的癖好,剛好他對我女友也非常有好感,就請我們先到三樓他的房間裡等他。

等我回去的時候,女友已經羞紅著臉不敢抬起頭,我就帶她到三樓去。一上去就可以找到阿文的房間,裡面佈置得很像一個大男孩的房間,整體上也非常乾淨,女友也好奇地東看西看。

我:「怎麼樣,會緊張嗎?」

小妮:「這樣好嗎?」

我:「我覺得阿文很不錯啊!你不想試試這樣的男人嗎?」

小妮沒有說話。

這時候阿文進來了,阿文:「我已經把店關起來了,你們要喝點什麼嗎?」又問:「小妮要先去洗澡嗎?」

我:「阿文你要不要跟她一起去洗呢?順便培養一下感情。」

小妮都低著頭不敢抬起,阿文主動拉起小妮的手,很溫柔地牽著小妮的手走向浴室,過沒多久浴室就傳來淋浴聲。

我一個人在房間裡很無聊的東看西看,過了一下子,我就走到浴室門邊,想看看他們在幹嘛,這時候看見他們兩個在一邊淋浴一邊擁吻,我還發現小妮的手竟然握著阿文的那根肉棒,我在門邊看得血脈賁張,很想馬上掏出自己的肉棒來打。

沒過多久他們就要出來了,我馬上坐回自己的位置,阿文很細心地替女友擦身體,看得出來他對我女友頗有好感的。

阿文:「吳兄,那我就跟小妮開始了喔!中間有什麼得罪的地方就要請你多包涵了。」

我:「不會啦!你盡量滿足我女友,但不管做什麼都要她同意喔!」

小妮紅著臉:「都你們在講,都沒問過人家!」

阿文:「是!是!老婆大人。」

阿文輕輕的把小妮放到他那張大床上,然後那張大手開始搓揉小妮的胸部,慢慢地小妮發出呻吟的聲音。阿文一路從胸部親到小妮的下部,小妮整個身體開始扭動,今天她的反應感覺比較劇烈許多。

我看到阿文的老二慢慢地變大,剛剛在浴室看不清楚,但現在看比我還大很多,小妮說以前和她做過的男人,跟我的都差不多大,那阿文應該是她碰到最大的吧?

這時候他們已經換了姿勢,男下女上的互相口交,剛好小妮的臉面向我,她給了我一個鬼臉,吐了吐舌頭。看到女友在吃別的男人的老二,居然還跟我做鬼臉,心中的感覺真是百感交集啊!

小妮:「呼∼∼阿文,深一點……」小妮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小妮:「阿文∼∼我要!給我∼∼快進來!」

阿文:「你說你要什麼?」

小妮:「……討厭!」

阿文:「不說就不進去喔!」

小妮:「我要你幹我,用你那粗壯的大老二幹我。」

阿文:「是你說的喔!」

阿文將小妮翻轉過來,拿起他那根大老二瞄準小妮的穴穴挺進,大概是小妮的穴穴已經濕成一片,阿文的大老二一下就整根被吞沒了,小妮閉著眼、張大了嘴,表情看不出來是痛苦還是享受。

看著阿文不斷地抽插著我的女友,我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肉棒,我把衣服脫了,挺著肉棒過去就往小妮的嘴巴塞,小妮很努力地含著我的老二,只是有時會被幹得力不從心。阿文的肉棒不止粗大,還很持久,小妮被幹得不知道高潮了幾次,中間一直喊:「喔……我快死了……」

最後阿文終於要射了,他說:「我要射了!」

小妮:「射在裡面吧!今天是安全期,都給我吧!」

阿文:「那有小孩我不負責喔!」

小妮:「沒關係,我幫你生小孩,我自己來養。」

這女人當我死了嗎?在我面前說要幫其他男人生小孩!

阿文突然抖動了一下,我知道他射在我女友的肚子裡了。這時我也忍不住射了,全射在小妮的臉上。

阿文這時站起來,抱起全身虛弱的小妮進浴室,阿文細心地幫小妮清除身上的精液,不時還可以聽到他們的嬉鬧聲。這時已經接近傍晚了,阿文走出來後,問說要不要看夕陽?我們三個就全裸的走到二樓餐廳。

小妮全身上下只穿高跟鞋而已,不知怎麼了,這樣的裝扮我馬上又硬了,我小小聲的跟小妮說:「我又硬了哎!」小妮卻跟我說她才剛做完,想休息一下。

我們走在二樓餐廳,阿文帶我們到陽台上,雖然是在戶外,但不容易被別人看見。阿文抱著小妮看夕陽,大家有說有笑的,只是看著他們像一對情侶一樣,我心裡真有點不是滋味。

阿文邊聊著,手又開始往小妮的胸部及下體遊走,我看小妮的手也在玩弄著阿文的老二。漸漸地他們又開始接吻起來,後來阿文幫小妮口交的時候,小妮甚至用手壓著阿文的頭,要他吃得深一點,整個人已經進入了情慾的世界了。

這時阿文拉起小妮,讓他穿高跟鞋翹高屁股,從後面插入,只聽見小妮開始瘋狂地呻吟。阿文邊幹邊慢慢地將小妮推向陽台邊,這時路邊的人或汽車如果有往這方向看過來,就可以看到我女友全裸的被從後面抽插著。

小妮一開始還說:「不可以……會被看到……」但後來被幹到整個人發狂似的吟叫,也不在乎會不會被別人看到了。後來阿文要射了,又全部射到小妮的肚子裡,不知道這次回去小妮會不會懷孕?

經過下午瘋狂做愛後,晚上阿文留我們在餐廳吃晚餐。阿文想留我們過夜,但時間上的關係我拒絕了,阿文只好要求最後一次做愛,小妮沒經過我的同意,就跟阿文進房間又做了一次。

在回去的路上,我問小妮:「你會離開我跟阿文嗎?」小妮很吃驚,說才不會,會跟阿文做也是因為我,雖然阿文做愛的技巧很好,但這無關感情的。聽到她這樣說,我也就放心了許多。

事後阿文陸陸續續還有打電話給小妮,我後來也發現小妮有背著我偷偷跑去北海岸找阿文。但我相信小妮,我就跟她說,她要去找阿文可以跟我講,我會讓她去找他。看來我女友應該是愛上了別的男人的肉棒了。

 

(待續)我的女友是別人的炮友(二)紅杏出牆

 

**************************

原來只是想把自己的3P經驗跟大家分享,但因為後續還有許多故事,乾脆就把標題改一改,再把後續的經歷仔細的跟各位院友分享!

***********************************

自從在北海岸跟阿文做過後,小妮就漸漸變得很開放,做愛時不但會主動脫我的衣服,掏出我的老二吸允,有時候還會在公共場合就想要跟我做,小妮這樣的轉變我當然是很高興,只是這次居然自己叫出阿文的名字,自從那次回來後,我們已經很久沒有聊到這個人了。

「阿文!!用力一點∼幹我∼幹死我∼」

我一邊抽插她一邊問:「妮,你剛剛怎麼叫阿文的名字,你在偷想他的老二喔!!」

小妮愣了一下:「人∼人家∼是故意的麻∼你不是喜歡我叫別人的名字嗎……阿…阿文快幹我∼快幹死我……」

確實她這樣講我整個人就興奮起來,馬上把她修長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用我堅挺的老二瘋狂的抽插她

「阿文∼我愛你∼愛死你的大老二了∼我不行了….快死了…」

經過猛烈的抽插後我也不行了,在快射的時候我把老二抽出來,打算把所有的精液都噴在小妮的臉上,就在這個時候小妮突然坐起來,抓著我的老二就往嘴巴放,在要射出了的瞬間手口並用真的是無法言語的爽,一下子我濃稠的精液就全射進了小妮的嘴裡,小妮不但全部吞下,還慢慢的舔著我老二和馬眼,好像在品嘗什麼美食一樣,之前小妮從不願意讓我射在嘴裡,今天突然的改變也讓我摸不著頭緒。

小妮:「北鼻,我先去洗澡喔∼明天晚上我要跟以前同學聚餐,所以會晚點回家。」

我:「你最近怎麼這麼忙阿∼常常加班,還要聚餐甚麼的,下個月不是還要去日本出差?」

小妮撒嬌說:「沒辦法!!最近有新書要出版麻∼這陣子忙完就可以好好陪你了。」

小妮說完親了一下我的額頭,就去洗澡了。

當我一個人待在小妮的房間時,看見了她的記事本放在桌上,隨手就拿起來翻翻,其實跟小妮交往3年,她一直非常愛我,記得熱戀的時候她會把我們做愛的日子在筆記本上做一個愛心的小記號,我翻著他的記事本,依舊可以看到這個愛心的記號,不過奇怪的是最近這兩個月卻多了個小太陽的記號,仔細去想想這些日期,都是她跟我說有事的日期。

我心中起疑,拿起了她的手機,看她的通話記錄,大部分都是我認識的人,但有一個wen今天剛跟她通過電話,我馬上就知道是阿文,打開了簡訊就看到阿文傳給她的簡訊。

「老婆

 

 

星期三晚上九點,我的餐廳見喔,記得要穿那件來喔!!

老公」

星期三不就是明天嗎?小妮居然背著我還有跟阿文聯絡,但奇怪的是,我並不生氣她跟阿文有聯絡,生氣的是她居然不跟我說,我打開了小妮的電腦,平常我並不常來她家,幾乎也不會用她的電腦,我直接找msn的歷史對話記錄,找著找著看到一個wenxxx,就拿了隨身碟把資料copy下來,我關上了電腦,把一切都恢復原狀後又坐回床上,沒過多久小妮洗好澡了,她只包著浴巾,樣子和之前一樣的性感,我只跟她說我明天要上班,所以要先回去了,她也沒有覺得有甚麼奇怪,一樣抱著我跟我撒嬌,送我出房門,我心裡卻盤算明天要到阿文的咖啡廳去看看。

回到家後,我馬上打開電腦,看看她們到底在聊些甚麼,這裡我就大概截錄其中內容,不打上他們ID,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小妮:你昨天真壞,弄得我今天上班都腰酸背痛的,昨天還把人家壓在玻璃窗上,人家被你幹的樣子都被路上的人看光了……

阿文:嘻嘻∼反正你又不是我女朋友,而且我覺得你被人看到,好像會更興奮呢!!真是個小騷貨……

小妮:哼!!我不是你女朋友,那你還叫我老婆,你老婆是騷貨,你就這麼高興……

阿文:我就是喜歡騷貨,碰到騷貨我就會特別賣力,你不就會很舒服……

小妮:人家當然是很舒服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的那個是我碰到過最大的。(羞)

阿文:那是你見過得太少,我的朋友當中還有人比我的還大喔

小妮:比你大喔……真恐怖,如果那種怪物塞進我那裡,我那裡一定會壞掉的……

阿文:下次要不要找我朋友試試

小妮:哼!!你別想,人家跟你就已經夠對不起我男朋友了…

這娘們居然還知道對不起我,這些內容幾乎都是這種淫聲穢語,不是第一篇MSN的時間是在我們從北海岸回來後的兩個禮拜,從中大概可以推算,回來後他們至少見過5∼6次,幾次是小妮到北海岸找阿文,幾次則是阿文來台北跟小妮去汽車旅館,而這一切我居然都被瞞在鼓裡。

隔天上班都沒心思在工作上,一直在想著這問題。這時部門同事阿芝似乎看出我有心事,就走過來陪我聊聊。

我先介紹一下我的工作,我在金融公司當業務,我們這種業務平常是可以外出的,算是比較自由的工作,我們公司有一個女同事叫做阿芝。

今年27歲,168公分,B罩杯,皮膚很白,胸部一樣不算大,但也是高挑型的美女(跟小妮同型),辦公室覬覦她的人一堆,她有一個固定的男友而且打算兩個月後結婚,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對我很有好感,有一次部門去夜店玩,那天可能是她喝多了,他就對我透露說我是她理想中的伴侶,太晚認識我讓她覺得很沮喪,那一天小妮也有去,但小妮並不知道我和阿芝那一天接吻了,但之後阿芝沒再提起這件事,也不知道她自己還記不記得有說過這些話,但我們的關係卻越來越曖昧,除了肉體沒發生關係外,我們彼此之間的關心已經有點像是情侶了。

阿芝笑咪咪的說:「嘿∼你怎麼了呢?看你今天都心事重重。」

我看了看她,就把小妮可能劈腿的事跟她說,不過只跟她說我看到簡訊沒跟她說3P及MSN的內容。

阿芝:「你不要擔心麻,說不定不是你想的那樣呢?」

我:「我晚點想去北海岸一趟。」

阿芝:「你要冷靜點喔,要不要我陪你去呢?」阿芝很關心的對我說。

我:「你可以嗎?」其實她並不知道我除了冷靜以外,還有點興奮呢?而且可以利用女生同情的心理,嘿嘿,一舉數得……事後也證明我是對的。

阿芝:「今天我沒跟男朋友約,所以可以陪你去。」

我:「恩,謝謝妳」,我心裡還滿高興的。

我們下班時間都比較晚,我跟阿芝買了點晚餐,大約晚上八點從台北出發,一路上阿芝都陪我有說有笑,還餵我吃晚餐,就像男女朋友那樣,大概是阿芝怕我心情不好吧,但跟阿芝這樣的美女一起夜遊北海岸,而且自己的女友正準備要被別人的大雞巴插,整個心情是很興奮的不可言語,不過千萬不能被阿芝看穿。

就這樣慢慢的開,加上路上有點塞車,大約快晚上十點才到阿文的店,晚上的北海岸街道是非常安靜且黑暗的,我和阿芝先將車停在路邊,再走到阿文的咖啡廳前,咖啡廳一樓沒開燈,只有二樓和三樓有微薄的燈光。我帶著阿芝繞到咖啡廳後面,後面是一座小樹林,我們走到一棵樹下往上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陽台(就之前小妮跟阿文做的那個陽台),但是從陽台看下來因為太暗不一定看得到我們,陽台上有3個男人在聊天喝酒,他們似乎喝醉了說起話來很大聲,這三個男人有一個跟阿文的身材很像,但更結實,有點像軍人,有一個就有點胖壯長得有點其貌不揚,另外一個瘦瘦高高的就比較像普通人。

「阿文帶他的炮友到三樓打炮已經半個小時了,甚麼時候才下來阿。」像軍人的男人說。

「他的那個炮友長的實在好正喔∼看得我都受不了,反正是炮友也讓我們嘗嘗麻。」胖男人說。

阿芝看了看我,主動牽起我的手,似乎擔心我受不了。

「好阿∼只要我老婆同意,就讓你們幹摟∼」阿文從咖啡廳裡走出陽台,看得出來他有點醉了,都走不穩,小妮扶著他走出。

小妮:「你不要亂說話拉∼」

小妮穿著一套上半身是馬甲,下半身黑色短裙加上吊帶襪的服裝,臉色有點紅潤,加上頭髮有點凌亂,十分性感,一看就覺得剛被阿文幹過。

「大嫂∼不好意思呢?亂說話被妳聽到,來我敬你一杯」那個胖子說。

小妮有點為難,但還是把酒喝了,小妮酒量非常不好,認識他以來,他是滴酒不沾,只有一次生日的時候喝了一點,那次她馬上就不省人事。

看得出來小妮之前應該也有喝了一點,腳步已經有一點站不穩。阿文也已經醉了,開始胡言亂語。

阿文坐在躺椅上:「小妮,我上次說老二比我還大的朋友就是小鋒,小鋒∼拿出來給小妮看看阿∼」阿文一邊說一邊摸著小妮的胸部。

原來那個像軍人的傢夥叫小鋒。

小鋒:「阿文∼我的哪有你大阿,我們又沒比過你怎麼知道。」

阿文:「不然乾脆我們比一比,小妮做裁判,看我們四個排名的順序到底如何?」

才說完阿文就把他軟趴趴的老二掏出來。小妮低著頭雖然天色很暗,但猜想得出來臉一定很紅。阿文拉著小妮的手,在她的老二上搓揉,小妮嗔說:「才剛做完休息一下啦。」

阿文:「你們也把褲子脫掉阿。」

其他三個人怎麼好像說好的一般,馬上就把褲子脫掉。

胖子:「阿文這比賽是你提議的,但你有人幫你搓大,我們都沒有不是很不公平。」

阿文看著小妮:「老婆那怎麼辦阿。」

小妮害羞得說:「我怎麼知道怎麼辦。」

阿文:「不然就由你來幫我們都弄硬,你是裁判麻。」

小妮應該是喝了酒後,整個情慾都起來了,小妮望著其他人的老二一會兒,先往小鋒的老二抓去,因為距離很遠,不能很確定是不是真得很大,但從小妮的反應有點愣住應該是真得很大,慢慢的小妮的雙手已經各自抓了一根老二,開始輪流搓弄在場的四根老二,整個氣氛也開始淫蕩起來。

小妮一邊搓弄,阿文也一邊把她的馬甲給脫掉,小妮的胸部一露出來,其他人的老二馬上達到最堅挺的狀態,阿文馬上就提議四個人坐在躺椅上,由小妮用嘴巴量老二的長度,看誰的能插到喉嚨最深處,小妮蹲下去後就被擋住我和阿芝也看不見了。

阿芝握著我的手,有點顫抖,她似乎沒想過也沒看過這樣的畫面,看得出她有點不知所措,我把她轉了過來,她頭髮散發出令人淡淡的香味,我把她的臉抬起吻了下去,她沒有反抗,我把舌頭伸入阿芝的嘴裡,她也熱情的用舌頭回應著我,這時候開始聽見小妮的喘息聲,應該是已經做起來了吧。我的手開始在阿芝的身上游走,一手把她襯衫的扣子一顆顆的解開,一手把自己的老二掏出來,因為剛剛的情緒醞釀很久,我馬上把阿芝轉過身,她雙手扶著樹,我把她的套裝裙往上拉,脫下她的內褲,我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老二一挺就插了進去,阿芝忍不住叫了一聲,但她馬上就摀住自己的嘴巴,但我不知道是醋勁大發還是很興奮,我不斷的用力抽插,根本不管阿芝會不會叫出來,看她似乎很努力的忍住,但上面的小妮已經開始胡言亂語的叫了起來。

小妮:「好棒∼好舒服,小鋒用力一點。」

阿文:「就跟你們說這馬子很棒吧∼∼」

小妮:「哼∼你∼怎麼……怎麼這樣……跟…跟你朋友說……阿∼」

他們這些淫聲穢語,讓我很快就繳了械,我跟阿芝把服裝清理一下準備就要走了,再抬頭看,小妮已經被推到陽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吊帶襪跟高跟鞋,表情恍惚,前後都各有一個男的,那個死胖子從後面抽插著小妮,如果不是這種機會,以那胖子的樣子,怎麼能幹到這麼美的美女。

後來我就開車帶著阿芝回台北,路上她又向我表明她的心意,我跟阿芝說我很喜歡她,但我已經打算跟小妮在一起一輩子,這次這件事等我處理好有個結果再說,阿芝也同意,後來我們再上了一次汽車旅館,好好的做了一次,我才送她回家。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辣妹加油站
銀行職員性調教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桌上與床上
遠房表嫂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熱門小說:
設計女上司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