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頭疼的騷老婆

老婆小惠是我大學認識的,她長得漂亮、高挑,特別是她那對胸脯,長的特別挺拔、圓潤,雖然已經生了孩子,但她全身仍散發出少女般的青春活力。

當時追她的時候可沒少費我心思,追到手後才發現這妞骨子裡特別浪,我竟然還只是她的第六位男朋友,雖然最初與我交往的時候答應不再亂交朋友,但是從最近的種種跡象表明,她似乎仍舊是死心不改。

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發現自己忘記拿公司的廣告策劃了,於是我急忙開車回去,當離家還有幾百米的時候,發現小惠居然趴在二樓的窗戶上,上身赤裸著,兩個咪咪緊貼著窗戶,被壓得變了形,一隻大手正在大力地揉捏著,她的身子似乎在不斷地前後聳動……看到這一幕,我差點沒氣暈過去,右腳一不小心踩在油門上。

「匡當」,車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電線桿上,巨大的衝擊力把我一下子撞暈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醫院,頭上被纏了一層厚厚的繃帶,小惠正坐在病床的旁邊,眼睛紅紅的,我問了問現在的狀況,原來我出車禍已經昏迷整整兩天了,本來想把前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好好地問清楚,但發現這個病房裡面還有其他病人和家屬,於是又嚥了回去。

聽醫生說幸虧有安全氣囊的保護,我的傷情並不嚴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起來。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睡不著覺於是便和隔床的病友開始交談,談來談去無非就是女人和性那方面的事。

我們從小時候第一次夢遺一直談到初夜,突然這傢夥不懷好意地「咯咯」笑了起來。

我感到奇怪,就問他為什麼發笑。

「這幾天照顧你的那位美女是你的什麼人呀?」「是我的老婆呀。」

「啊。

「他一下子嘴巴拉得好長,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

「我還以為她是你情人或者秘書之類的呢。」

「呵呵,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有些得意的說。

接下來他說的一番話就讓我高興不起來了。

「昨天早上大概五點左右,我起來準備去藥房換藥,那時候去的有點早,藥房的門還是緊閉著,我剛想返回來睡覺的時候,發現屋內有男女在對話。

那男的好像在說搞一下什麼的,女的一直在笑。

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馬上透過門縫往裡面看,但是裡面的光線不太好,男女都是站著,男的還穿著一件白大褂,女的則脫了個精光。

男的一隻手扶著女的後背,另一隻手抱著女的一條大腿,好像這樣能插得更深。

男的一邊抽插一邊還舔著女的奶子,那兩隻奶子長的真漂亮,紅艷艷的乳頭,女的皮膚也很白皙,叫春的聲音真是誘人啊……」「你是怎麼看出來是我老婆的?」我忍不住打斷他那繪聲繪色的性愛描寫。

「大哥,我也只能推測,因為那女人的臉一直被男人擋住,對了,大嫂是不是短髮呀?」我點點了頭,但總不能只憑這點就斷定是我的女人吧。

「你還是聽我說完吧,他倆一直做了大概有五六分鐘左右,男的好像有點忍不住,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女的呻吟也越來越大,最後那男的說了一句寶貝我要來了,女便的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射在裡面,男的雞巴正準備出來的時候一下子沒控制住,剛拔出來就射在女的大腿上,流的到處都是,女的埋怨了幾句,從旁邊的包裡面拿出一包面巾紙,正俯下身拭去腿上的精液時,走廊上一名保安對我大聲喊著,責問我在幹什麼,我說我在等著換藥,他有點不相信,叫我過去向他解釋清楚,沒辦法,我就只能看到這裡了。」

「不過我看到她那個包好像是紅色GUCI牌的,上次嫂子來看你的時候是這種包嗎?」「也許吧,我不記得了。」

我含糊其辭地答道,老婆最喜歡的就是GUCI牌的,家裡面收集了好幾十種。

病友見我沉默下來,似乎明白了什麼,也不作聲,不久他就打起呼嚕睡著了。

我卻失眠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見旁邊的病友還在睡著,我掏出手機撥打老婆的號碼,不久話筒裡面就傳來她的甜美聲音。

「親愛的,這麼早就打電話給人家,是不是有什麼驚喜呀?」「媽的,你這幾天給我帶來了多少次驚喜,現在反而問我。」

我心裡罵道。

「喂,怎麼不說話呀?」「沒什麼,剛才嗓子有點不舒服,現在好了。

是這樣的,醫生說我快痊癒了,家裡還有很多事,你就別過來了,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

「真的呀,那太好了。」

老婆似乎很高興,真不知道她是因為我的健康還是別的什麼事。

過了幾天,我辦理好出院手續,跟病友告別後就獨自開車回家,老婆看到我的回來很高興,她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歡迎我的歸來。

飯後,老婆正在廚房裡面洗碗,女兒一蹦一跳地來到我的臥室問我什麼時候能買火腿腸給他吃,我好奇地問她為什麼不讓媽媽買給他,她說上次回家的時候聽到媽媽和郵遞員叔叔在臥室裡面談話,她本來不想打擾的,突然聽到裡面有「噓噓」舔東西的聲音,於是便好奇地在門口偷看,原來媽媽正跪在叔叔面前,口裡面似乎含著什麼東西,叔叔高興地捧著媽媽的頭推來推去,最後媽媽舔了一陣子之後覺得自己很熱,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叔叔也把製服脫掉了,原來叔叔的身上就長著一根火腿腸呀。

說到這裡,女兒還情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小嘴。

「後來怎麼樣了?」我耐著性子繼續問。

「媽媽有點睏,躺在床上去了,叔叔好像一直在為媽媽按摩,他的雙手不斷地在揉著媽媽的胸部,媽媽也覺得這樣很舒服,露出了一絲微笑。

接下來媽媽爬了起來,把屁股對著叔叔,她的屁股上也有一張嘴,在不斷地張合著,似乎是餓了,於是叔叔就把火腿腸慢慢地塞進媽媽下面的嘴裡,媽媽又好像不太喜歡吃,一會兒那張小嘴又把它吐了出來,叔叔也不高興了,抱住媽媽的腰,重新塞了進去,於是這根火腿腸便一會兒吃進去,一會兒又吐出來,我看著沒什麼意思,就上廁所尿尿去了。」

「他們結束了嗎?」「沒有呀,我上完廁所後又去做作業,做著做著突然聽到媽媽一聲大喊,把我嚇了一跳,我趕緊跑到媽媽臥室裡面,發現他們還抱在一起,但媽媽沒有任何難過的樣子,只是臉通紅通紅的,嘴角邊還流了一點牛奶。

媽媽囑咐我不要告訴別人,她會做好吃的給我,但是我只想吃火腿腸,她卻偏不讓叔叔給我吃,真小氣!」「爸爸,你怎麼了?」「爸爸的頭疼又犯了,你先出去一下吧。」

「你要答應給我買火腿腸哦。」

「@#%¥……」深夜,我揉揉疲倦不堪的眼睛,呀,居然看到12點了。

我悄悄地推開臥室的門,老婆睡得正酣,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蕾絲的睡衣,就像童話裡面的睡美人,等著遠方的王子來叫醒。

我摸摸胯下有點發硬的雞巴,它已經有十幾天沒解過渴了,傲氣沖天地矗立著,等著老婆的美穴來滋潤它。

我把老婆的內褲慢慢扯下來,露出了鮮嫩的美鮑,她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平靜地等著我的暴風驟雨式摧殘。

我的手指緩緩地深入她的穴內,摸到了G點,輕揉起來,不一會兒老婆的身體有了反應,大概是受不了刺激吧,下身有些抖動。

我把手指抽出來,上面全是老婆的淫液,看來老婆的身體還是很敏感,稍微刺激一下小穴裡面就水汪汪。

接著,我又把老婆的兩隻大腿放成M型,我摸著她的白嫩大腿,下身一下子貼了上去,肉棒撐開擋住它進入淫洞的兩瓣嫩肉,終於進入了一個潮濕溫暖的環境。

我開始緩緩聳動起來,這幾天真是憋死我了,我要好好享受自己的美嬌妻。

隨著與膣腔內嫩肉的不斷摩擦,龜頭已經脹大好幾倍了,每次抽出來都能帶出很多淫液,使其更加潤滑,抽插起來更加順暢,快感不斷從我下面蔓延至全身,老婆終於也忍不住了,嘴裡哼哼著。

「強……強哥,別太……太……太用力,人家……人家那裡還很疼!」「什麼?」從老婆叫床聲中蹦出的這個名字讓我心裡徹底一寒,性趣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我停止了動作,抽出了正在縮小的雞巴,用抽紙把它擦拭乾淨,重新塞回內褲。

「還是上網放鬆一下吧。」

我點了一根煙,自我安慰道。

打開了網頁,登錄自己喜愛的成人網站,觀看了大量的在線視頻後,空虛的內心才彌補了不少。

好久沒看圖片了,進入圖片社區看看吧。

在圖片社區中,一個名字叫「滿足人妻小惠騷逼」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細一看居然還是版主置頂的熱帖,上面的數據顯示有上千人回帖。

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點開了它,照片開始一張張顯示在我面前,雖然裡面女主人公的臉被蒙上了馬賽克,但是做愛的地點再也明顯不過了,就是我家,其中有在客廳地板上做的;有在廚房裡老婆一邊切菜一邊被人後入式干的;還有在女兒房間吮吸男人雞巴的。

特別是有幾張居然是在我們的臥室裡面,老婆被三個男人輪流姦淫,乳房、屁股、大腿上被捏的到處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最後老婆還握著一根巨大的陽具,對著相機鏡頭擺了一個V字手勢,臉上流滿了乳白色的精液。

最後圖片還附上了文字的介紹:小惠是我朋友大炮介紹的,現芳齡28,是有一個女兒的母親,但身材絕不走樣,奶子圓潤有彈性,底下水特別多。

她老公還是一個企業的老總,哈哈,這個人妻騷得很,我們幾個人幹了一下午都滿足不了她,她還要我們多找幾個色友下次一起操她。

好東西大家要一起分享,現附上人妻地址和聯繫方式。

以下我又看了看網友的回復。

人妻是個寶,在家永不老。

這個婊子真是欠干,要不我們組團去吧。

已經試過,不錯,就是有點太浪,建議操她前吃點藥什麼的,這樣效果更好。

我已經聯繫上了,這位美眉在視頻裡面看起來好清純,過幾天再親自登門造訪。

……第二天,女兒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爸爸已經暈倒在電腦旁,旁邊還留下一張字條:別打急救電話,讓我早點解脫!

老婆小惠是我大學認識的,她長得漂亮、高挑,特別是她那對胸脯,長的特別挺拔、圓潤,雖然已經生了孩子,但她全身仍散發出少女般的青春活力。

當時追她的時候可沒少費我心思,追到手後才發現這妞骨子裡特別浪,我竟然還只是她的第六位男朋友,雖然最初與我交往的時候答應不再亂交朋友,但是從最近的種種跡象表明,她似乎仍舊是死心不改。

有一天在上班的路上,發現自己忘記拿公司的廣告策劃了,於是我急忙開車回去,當離家還有幾百米的時候,發現小惠居然趴在二樓的窗戶上,上身赤裸著,兩個咪咪緊貼著窗戶,被壓得變了形,一隻大手正在大力地揉捏著,她的身子似乎在不斷地前後聳動……看到這一幕,我差點沒氣暈過去,右腳一不小心踩在油門上。

「匡當」,車一下子撞到了前面的電線桿上,巨大的衝擊力把我一下子撞暈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醫院,頭上被纏了一層厚厚的繃帶,小惠正坐在病床的旁邊,眼睛紅紅的,我問了問現在的狀況,原來我出車禍已經昏迷整整兩天了,本來想把前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好好地問清楚,但發現這個病房裡面還有其他病人和家屬,於是又嚥了回去。

聽醫生說幸虧有安全氣囊的保護,我的傷情並不嚴重,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我的心情又一下子好了起來。

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睡不著覺於是便和隔床的病友開始交談,談來談去無非就是女人和性那方面的事。

我們從小時候第一次夢遺一直談到初夜,突然這傢夥不懷好意地「咯咯」笑了起來。

我感到奇怪,就問他為什麼發笑。

「這幾天照顧你的那位美女是你的什麼人呀?」「是我的老婆呀。」

「啊。

「他一下子嘴巴拉得好長,臉上露出驚異的表情。

「我還以為她是你情人或者秘書之類的呢。」

「呵呵,這有什麼好奇怪的。」

我有些得意的說。

接下來他說的一番話就讓我高興不起來了。

「昨天早上大概五點左右,我起來準備去藥房換藥,那時候去的有點早,藥房的門還是緊閉著,我剛想返回來睡覺的時候,發現屋內有男女在對話。

那男的好像在說搞一下什麼的,女的一直在笑。

我一下子就來了興趣,馬上透過門縫往裡面看,但是裡面的光線不太好,男女都是站著,男的還穿著一件白大褂,女的則脫了個精光。

男的一隻手扶著女的後背,另一隻手抱著女的一條大腿,好像這樣能插得更深。

男的一邊抽插一邊還舔著女的奶子,那兩隻奶子長的真漂亮,紅艷艷的乳頭,女的皮膚也很白皙,叫春的聲音真是誘人啊……」「你是怎麼看出來是我老婆的?」我忍不住打斷他那繪聲繪色的性愛描寫。

「大哥,我也只能推測,因為那女人的臉一直被男人擋住,對了,大嫂是不是短髮呀?」我點點了頭,但總不能只憑這點就斷定是我的女人吧。

「你還是聽我說完吧,他倆一直做了大概有五六分鐘左右,男的好像有點忍不住,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女的呻吟也越來越大,最後那男的說了一句寶貝我要來了,女便的拍拍他的肩,示意他不要射在裡面,男的雞巴正準備出來的時候一下子沒控制住,剛拔出來就射在女的大腿上,流的到處都是,女的埋怨了幾句,從旁邊的包裡面拿出一包面巾紙,正俯下身拭去腿上的精液時,走廊上一名保安對我大聲喊著,責問我在幹什麼,我說我在等著換藥,他有點不相信,叫我過去向他解釋清楚,沒辦法,我就只能看到這裡了。」

「不過我看到她那個包好像是紅色GUCI牌的,上次嫂子來看你的時候是這種包嗎?」「也許吧,我不記得了。」

我含糊其辭地答道,老婆最喜歡的就是GUCI牌的,家裡面收集了好幾十種。

病友見我沉默下來,似乎明白了什麼,也不作聲,不久他就打起呼嚕睡著了。

我卻失眠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見旁邊的病友還在睡著,我掏出手機撥打老婆的號碼,不久話筒裡面就傳來她的甜美聲音。

「親愛的,這麼早就打電話給人家,是不是有什麼驚喜呀?」「媽的,你這幾天給我帶來了多少次驚喜,現在反而問我。」

我心裡罵道。

「喂,怎麼不說話呀?」「沒什麼,剛才嗓子有點不舒服,現在好了。

是這樣的,醫生說我快痊癒了,家裡還有很多事,你就別過來了,我自己能照顧好自己。」

「真的呀,那太好了。」

老婆似乎很高興,真不知道她是因為我的健康還是別的什麼事。

過了幾天,我辦理好出院手續,跟病友告別後就獨自開車回家,老婆看到我的回來很高興,她做了一頓豐盛的晚餐歡迎我的歸來。

飯後,老婆正在廚房裡面洗碗,女兒一蹦一跳地來到我的臥室問我什麼時候能買火腿腸給他吃,我好奇地問她為什麼不讓媽媽買給他,她說上次回家的時候聽到媽媽和郵遞員叔叔在臥室裡面談話,她本來不想打擾的,突然聽到裡面有「噓噓」舔東西的聲音,於是便好奇地在門口偷看,原來媽媽正跪在叔叔面前,口裡面似乎含著什麼東西,叔叔高興地捧著媽媽的頭推來推去,最後媽媽舔了一陣子之後覺得自己很熱,把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叔叔也把製服脫掉了,原來叔叔的身上就長著一根火腿腸呀。

說到這裡,女兒還情不自禁地舔了一下小嘴。

「後來怎麼樣了?」我耐著性子繼續問。

「媽媽有點睏,躺在床上去了,叔叔好像一直在為媽媽按摩,他的雙手不斷地在揉著媽媽的胸部,媽媽也覺得這樣很舒服,露出了一絲微笑。

接下來媽媽爬了起來,把屁股對著叔叔,她的屁股上也有一張嘴,在不斷地張合著,似乎是餓了,於是叔叔就把火腿腸慢慢地塞進媽媽下面的嘴裡,媽媽又好像不太喜歡吃,一會兒那張小嘴又把它吐了出來,叔叔也不高興了,抱住媽媽的腰,重新塞了進去,於是這根火腿腸便一會兒吃進去,一會兒又吐出來,我看著沒什麼意思,就上廁所尿尿去了。」

「他們結束了嗎?」「沒有呀,我上完廁所後又去做作業,做著做著突然聽到媽媽一聲大喊,把我嚇了一跳,我趕緊跑到媽媽臥室裡面,發現他們還抱在一起,但媽媽沒有任何難過的樣子,只是臉通紅通紅的,嘴角邊還流了一點牛奶。

媽媽囑咐我不要告訴別人,她會做好吃的給我,但是我只想吃火腿腸,她卻偏不讓叔叔給我吃,真小氣!」「爸爸,你怎麼了?」「爸爸的頭疼又犯了,你先出去一下吧。」

「你要答應給我買火腿腸哦。」

「@#%¥……」深夜,我揉揉疲倦不堪的眼睛,呀,居然看到12點了。

我悄悄地推開臥室的門,老婆睡得正酣,身上穿著一件粉紅蕾絲的睡衣,就像童話裡面的睡美人,等著遠方的王子來叫醒。

我摸摸胯下有點發硬的雞巴,它已經有十幾天沒解過渴了,傲氣沖天地矗立著,等著老婆的美穴來滋潤它。

我把老婆的內褲慢慢扯下來,露出了鮮嫩的美鮑,她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平靜地等著我的暴風驟雨式摧殘。

我的手指緩緩地深入她的穴內,摸到了G點,輕揉起來,不一會兒老婆的身體有了反應,大概是受不了刺激吧,下身有些抖動。

我把手指抽出來,上面全是老婆的淫液,看來老婆的身體還是很敏感,稍微刺激一下小穴裡面就水汪汪。

接著,我又把老婆的兩隻大腿放成M型,我摸著她的白嫩大腿,下身一下子貼了上去,肉棒撐開擋住它進入淫洞的兩瓣嫩肉,終於進入了一個潮濕溫暖的環境。

我開始緩緩聳動起來,這幾天真是憋死我了,我要好好享受自己的美嬌妻。

隨著與膣腔內嫩肉的不斷摩擦,龜頭已經脹大好幾倍了,每次抽出來都能帶出很多淫液,使其更加潤滑,抽插起來更加順暢,快感不斷從我下面蔓延至全身,老婆終於也忍不住了,嘴裡哼哼著。

「強……強哥,別太……太……太用力,人家……人家那裡還很疼!」「什麼?」從老婆叫床聲中蹦出的這個名字讓我心裡徹底一寒,性趣一下子跌落到谷底,我停止了動作,抽出了正在縮小的雞巴,用抽紙把它擦拭乾淨,重新塞回內褲。

「還是上網放鬆一下吧。」

我點了一根煙,自我安慰道。

打開了網頁,登錄自己喜愛的成人網站,觀看了大量的在線視頻後,空虛的內心才彌補了不少。

好久沒看圖片了,進入圖片社區看看吧。

在圖片社區中,一個名字叫「滿足人妻小惠騷逼」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仔細一看居然還是版主置頂的熱帖,上面的數據顯示有上千人回帖。

我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點開了它,照片開始一張張顯示在我面前,雖然裡面女主人公的臉被蒙上了馬賽克,但是做愛的地點再也明顯不過了,就是我家,其中有在客廳地板上做的;有在廚房裡老婆一邊切菜一邊被人後入式干的;還有在女兒房間吮吸男人雞巴的。

特別是有幾張居然是在我們的臥室裡面,老婆被三個男人輪流姦淫,乳房、屁股、大腿上被捏的到處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最後老婆還握著一根巨大的陽具,對著相機鏡頭擺了一個V字手勢,臉上流滿了乳白色的精液。

最後圖片還附上了文字的介紹:小惠是我朋友大炮介紹的,現芳齡28,是有一個女兒的母親,但身材絕不走樣,奶子圓潤有彈性,底下水特別多。

她老公還是一個企業的老總,哈哈,這個人妻騷得很,我們幾個人幹了一下午都滿足不了她,她還要我們多找幾個色友下次一起操她。

好東西大家要一起分享,現附上人妻地址和聯繫方式。

以下我又看了看網友的回復。

人妻是個寶,在家永不老。

這個婊子真是欠干,要不我們組團去吧。

已經試過,不錯,就是有點太浪,建議操她前吃點藥什麼的,這樣效果更好。

我已經聯繫上了,這位美眉在視頻裡面看起來好清純,過幾天再親自登門造訪。

……第二天,女兒驚訝地發現自己的爸爸已經暈倒在電腦旁,旁邊還留下一張字條:別打急救電話,讓我早點解脫!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桌上與床上
遠房表嫂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淫蕩妹妹遇上叔叔
我的蕩妻
熱門小說: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