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紅年代

如果橙紅年代的故事里沒有劉子光……

李紈的至誠集團在大開發集團如炮彈般的打擊下節節敗退,最終負債累累。在面臨倒閉的前一天,大開發聶總找上了李紈,借了李紈一千萬的資金,聶總不是什麼好心人,這一千萬資金的利息只比市面上的高利貸低了一點點。李紈看著擺在她面前的一千萬猶豫了很久也只能接受了,這一千萬的資金是至誠集團最后的希望,即使明知是陷阱她也只能跳下去了。

一千萬讓至誠集團起死回生,但一千萬帶來的利息卻讓李紈喘不過去來了。

叮玲玲。

電話響起,李紈平復了下情緒,接起電話。

“李總,是我啊,聶萬峰。”

李紈顫抖了下,客氣道:“是聶總啊,有什麼事嗎?”

“李總你可真是健忘,明天不是要支付利息了嗎?”

果然還是這事,李紈失了神。

聶總得意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傳來:“沒錢啊?沒錢沒關系,我這有個朋友說仰慕李總以久,只要李總賞個臉來金碧輝煌一起唱個歌,這個月的利息我朋友付了!你看怎麼樣啊!”

唱歌?李紈心頭湧上一股無奈,她沒有拒絕的權利。

“好。”

“爽快!那李總記得好好化妝,也讓我這朋友仰慕一下你的風姿。”說著聶總掛斷了電話。

李紈癱坐在椅子上,眼角留下一行清淚。

晚上八點,李紈任由助理衛子纖給自己化妝,衛子纖心疼的擦了擦李紈眼角的淚痕,倆個姑娘守著至誠戰斗至今,自己的老板如今落的如此地步她怎麼能不心疼。

辦公室外的尹秘書看了這里一眼,捏緊了拳頭,他自告奮勇說要陪李紈一起去金碧輝煌,但是被拒絕了,因為聶萬峰指明要李紈一個人去。聶萬峰那個禽獸這麼安排要干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李紈失魂落魄的走出公司,在同事略帶同情卻又似看戲的目光下坐上聶萬峰派來的專車,李紈敏銳的感覺到司機看她的目光都帶著一絲淫欲。

走進金碧輝煌的時候,一個衣著暴露的中年女子走到李紈面前,李紈看到女子,臉上浮上羞辱。這個女子是金碧輝煌的老鴇,她李紈要是跟在老鴇后面走,不久相當于告訴大家她李紈是雞嗎?

看到李紈的表情,老鴇一臉譏笑說:“走吧,李小姐。”

李紈氣的喘氣,一個小小老鴇都敢暗嘲她為小姐了。

說完老鴇就自顧自走了,李紈再氣也只能跟了上去。

走到包間后,老鴇打開門,一把把李紈推了進去。一見包廂,李紈就臉色鐵青,包廂里有五個男子坐在沙發上,身前各有一個小姐含著他們的雞雞。

聶萬峰看到李紈進來,推開小姐站起身,雞雞頓時裸露在空氣中,李紈下意識的移開目光。這時聶萬峰已經走至身前,摟住了李紈的蠻腰。一身紫色禮服的李紈在這群小姐中自然是天鵝,天鵝就被安排坐在中間,四周五只豺狼流著口水看著李紈。

李紈這一刻的恐懼提升到極致,胸前的豐乳都在顫抖。

聶萬峰肥胖油膩的魔抓撫摸著李紈的芊芊玉手,讓李紈干噁。聶萬峰湊上去吸聞李紈體香,幽靜、優雅,這香味才不愧李紈的社會地位。生過孩子卻保養得當,她的翹臀和豐乳是金碧輝煌那些小姐完全不能相比的。

聶萬峰抓起李紈的手,放在自己的雞雞上,李紈急忙掙脫。

聶萬峰頓時怒了:“李總,你混跡商城這麼多年不會真的以為今天就是唱歌吧?”

“李紈知道,但聶總你看這里不是人有點多嗎?”

聶萬峰哈哈大笑:“這些都是我朋友,說想嘗一嘗李總的味道,李總何不隨了他們的心意呢!”

李紈臉色大變:“李紈恕難從命。”李紈只以為跟聶萬峰睡一覺就行了,沒想到這麼多人,她心生悔意。

“來了可就走不了了!”聶萬峰一拍桌子,兩個保安衝了進來抓住想跑的李紈。

“按在桌子上!”聶萬峰命令。

李紈被按在桌子上,動彈不得,豐乳因她的掙紮晃動。聶萬峰撩起她的禮服,來回撫摸著白花花的翹臀。

“今天,我聶萬峰就來個霸王硬上弓!”說著,竟然已經脫下李紈的內褲,本就裸露在外面的雞雞在探索李紈的洞口了。李紈掙紮,慘叫,求饒,清淚流下。

“啊!”沒用,聶萬峰還是頂了進來,李紈的丈夫死了之后她的第一次竟然被聶萬峰這麼粗暴的頂了進來。雖然不是處,聶萬峰拔出來的時候竟然帶著一絲血跡。

這一刻李紈放棄了掙紮,任由聶萬峰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她微喘,盡量克制著不呻吟,這是她最后的自尊。可聶萬峰也是歡場高手怎麼會如了她的心意。聶萬峰撕裂她的禮服,雙手攤上渾圓的乳房,撫摸挑逗著乳頭。

“啊~”李紈沒克制住,同時紅暈上了臉,各位誘惑。

其余男人在一邊討論著李紈,汙聲穢語讓李紈更加羞愧。兩個保安退了出去,代替按著李紈的是兩個肥胖男子,他們覺得李紈已經散失反抗能力了,壓著也只是更加保險。聶總在辦事,他們就倒了杯酒在李紈身上,然后吸舔著李紈身上的酒,玩的不亦樂乎。

濕透的禮服遮不住細膩光滑的皮膚,有人吻上李紈的唇,李紈不知道是誰,她左右搖晃,然后被打了一巴掌。然后她就放棄抵抗了,她不想反抗了。走出這個門要面對天文數字的利息,既然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那還反抗什麼?

于是她任由一嘴煙味的臭嘴挑逗她的香舌,帶著戒指的右手套弄著一根小雞雞,另一只手的雞雞稍微大點。聶總加速抽插時她也任由自己放聲呻吟,那聲音比女歌手更動人。她的乳房不知道被誰粗暴的把玩。

有人將雞雞放在她嘴邊,這她真的接受不了,可是她的鼻子被捏住了,在她無法呼吸的時候她還是張開了嘴,腥臭味撲面而來,她感覺快吐了。

聶總將李紈換了個姿勢躺在桌子上,李紈乘勢吐出腥臭的雞雞,但很快另一根雞雞就進來了。換姿勢的原因是有個男人在一邊看了半天受不了了,蹲在桌子上跨在李紈身體上,用李紈的乳房來摩擦自己的雞雞。

這時,聶總忽然抽了出來,走到李紈嘴邊代替了那個人。而原來用李紈嘴巴的人用了小穴,被李紈口的濕漉漉的雞雞很快溜了進去。

“啊~”李紈呻吟,苦守閨房多年的身體有感覺了,剛一陣誘人的呻吟李紈又咳了起來,竟是聶萬峰射在了她嘴里,白色的液體順著她的嘴角滑了下來。聶萬峰射完又插了幾下,把精液弄干淨之后才心滿意足的走到一邊唱歌。

聶萬峰唱歌像是鬼哭狼嚎,身前那個肥胖男人在她身上抽插時的聲響像惡魔的鞭子在抽打她的靈魂。李紈從未感覺像現在這樣絕望。

這時男人坐在了沙發上,李紈跨在男子雞雞上,這一頂,頂到了深處,李紈覺得小穴都快裂開了,然后一下又一下,她的乳頭被狠狠咬住,她分不清是下體更痛還是乳頭更痛。

男人像在衝刺,速度很快,其余幾個似乎知道所有沒有打斷他,只是飢渴難耐的在李紈的身體、翹臀上遊走。

“啊~不要~不要!”可是男子沒有高潮的意思,李紈卻感覺要高潮。

“不要?”男子譏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啊!停一下!要壞了!”李紈只能放聲呻吟了。

“你求我啊。”男子得意笑道。

李紈咬了下唇似要拒絕,男子再次加速了。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了!停一下!求你了求你了!”

男子放聲大笑,抓住李紈蠻腰再次加速進行最后的衝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紈潮紅著臉,一對大白兔不停搖晃,美人騎馬,特別誘人。

一邊休息的聶萬峰順勢拿出手機拍了個小視頻。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啊!”李紈感覺身體下面有一股熱流,只要再一點刺激就要噴湧出去了。這一點刺激如期而至,男子深深的頂了進去,李紈顫抖著潮吹了。

潮吹之后,李紈一陣失神,然后不可置信又羞愧的捧著臉,想找個角落鑽進去。而這時男人的雞雞動了動,李紈這才發現男子竟然還沒高潮,又動了起來。李紈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被男子一把拉了起來。

“不要,停一下。”李紈連忙求饒。

男子不管不顧,將李紈按在牆上再次頂了進去。很快,伴隨著呻吟,李紈再次達到了高潮。而男子卻還沒滿足,按著李紈似乎還要再來一次。

這時聶萬峰開口了:“李建國,休息一下吧。”

原來男子叫李建國,李紈不自覺的記下了這個名字,這個人可比她死去的丈夫強多了……想到這她更加羞愧了。

“是的聶總。”說著李建國將李紈推到了聶萬峰身邊。其余幾個男子見聶萬峰發話也不敢說什麼,先找了個小姐泄泄火。

“怎麼樣啊李總,舒服嗎?”聶萬峰譏笑道。

李總低著頭沒有說話。

聶萬峰翹了個二郎腿,說:“李總啊,給我倒杯酒。”

李紈剛想拒絕卻發現李建國靠了過來,她一顫急忙拿起酒壺倒了杯酒給聶萬峰。聶萬峰捧起李紈的臉,此時的她披頭散發早已沒有至誠集團董事長的風采了。聶萬峰拍了拍李紈的臉,笑著說:“懂事點,你會活的比較輕松。”

李紈沒有回答。

聶萬峰張開雙腿,李紈頓了一下,還是湊上前含住了聶萬峰的雞雞。這一刻,李紈的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她徹底絕望了。所以后面插進來的雞雞她也不覺得難受了,反而有點舒服,一度讓她流連忘返。

就這樣吧,也挺好了,走出金碧輝煌她還是那個光鮮亮麗的至誠董事長李紈,雖然這一刻髒了點。

后來李紈陪他們玩了很多淫穢的遊戲,用麥克風插她的小穴,讓她嘴對嘴喂酒喂吃的,讓她用舌頭給他們洗澡,甚至帶上狗鏈在包間走了一圈又一圈。他們笑,李紈就陪他們笑。他們要操,李紈就盡情呻吟。

直到他們玩夠之后,李紈被帶回李建國家,操了整整一夜。

如果橙紅年代的故事里沒有劉子光……

李紈的至誠集團在大開發集團如炮彈般的打擊下節節敗退,最終負債累累。在面臨倒閉的前一天,大開發聶總找上了李紈,借了李紈一千萬的資金,聶總不是什麼好心人,這一千萬資金的利息只比市面上的高利貸低了一點點。李紈看著擺在她面前的一千萬猶豫了很久也只能接受了,這一千萬的資金是至誠集團最后的希望,即使明知是陷阱她也只能跳下去了。

一千萬讓至誠集團起死回生,但一千萬帶來的利息卻讓李紈喘不過去來了。

叮玲玲。

電話響起,李紈平復了下情緒,接起電話。

“李總,是我啊,聶萬峰。”

李紈顫抖了下,客氣道:“是聶總啊,有什麼事嗎?”

“李總你可真是健忘,明天不是要支付利息了嗎?”

果然還是這事,李紈失了神。

聶總得意的聲音在電話那頭傳來:“沒錢啊?沒錢沒關系,我這有個朋友說仰慕李總以久,只要李總賞個臉來金碧輝煌一起唱個歌,這個月的利息我朋友付了!你看怎麼樣啊!”

唱歌?李紈心頭湧上一股無奈,她沒有拒絕的權利。

“好。”

“爽快!那李總記得好好化妝,也讓我這朋友仰慕一下你的風姿。”說著聶總掛斷了電話。

李紈癱坐在椅子上,眼角留下一行清淚。

晚上八點,李紈任由助理衛子纖給自己化妝,衛子纖心疼的擦了擦李紈眼角的淚痕,倆個姑娘守著至誠戰斗至今,自己的老板如今落的如此地步她怎麼能不心疼。

辦公室外的尹秘書看了這里一眼,捏緊了拳頭,他自告奮勇說要陪李紈一起去金碧輝煌,但是被拒絕了,因為聶萬峰指明要李紈一個人去。聶萬峰那個禽獸這麼安排要干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了!

李紈失魂落魄的走出公司,在同事略帶同情卻又似看戲的目光下坐上聶萬峰派來的專車,李紈敏銳的感覺到司機看她的目光都帶著一絲淫欲。

走進金碧輝煌的時候,一個衣著暴露的中年女子走到李紈面前,李紈看到女子,臉上浮上羞辱。這個女子是金碧輝煌的老鴇,她李紈要是跟在老鴇后面走,不久相當于告訴大家她李紈是雞嗎?

看到李紈的表情,老鴇一臉譏笑說:“走吧,李小姐。”

李紈氣的喘氣,一個小小老鴇都敢暗嘲她為小姐了。

說完老鴇就自顧自走了,李紈再氣也只能跟了上去。

走到包間后,老鴇打開門,一把把李紈推了進去。一見包廂,李紈就臉色鐵青,包廂里有五個男子坐在沙發上,身前各有一個小姐含著他們的雞雞。

聶萬峰看到李紈進來,推開小姐站起身,雞雞頓時裸露在空氣中,李紈下意識的移開目光。這時聶萬峰已經走至身前,摟住了李紈的蠻腰。一身紫色禮服的李紈在這群小姐中自然是天鵝,天鵝就被安排坐在中間,四周五只豺狼流著口水看著李紈。

李紈這一刻的恐懼提升到極致,胸前的豐乳都在顫抖。

聶萬峰肥胖油膩的魔抓撫摸著李紈的芊芊玉手,讓李紈干噁。聶萬峰湊上去吸聞李紈體香,幽靜、優雅,這香味才不愧李紈的社會地位。生過孩子卻保養得當,她的翹臀和豐乳是金碧輝煌那些小姐完全不能相比的。

聶萬峰抓起李紈的手,放在自己的雞雞上,李紈急忙掙脫。

聶萬峰頓時怒了:“李總,你混跡商城這麼多年不會真的以為今天就是唱歌吧?”

“李紈知道,但聶總你看這里不是人有點多嗎?”

聶萬峰哈哈大笑:“這些都是我朋友,說想嘗一嘗李總的味道,李總何不隨了他們的心意呢!”

李紈臉色大變:“李紈恕難從命。”李紈只以為跟聶萬峰睡一覺就行了,沒想到這麼多人,她心生悔意。

“來了可就走不了了!”聶萬峰一拍桌子,兩個保安衝了進來抓住想跑的李紈。

“按在桌子上!”聶萬峰命令。

李紈被按在桌子上,動彈不得,豐乳因她的掙紮晃動。聶萬峰撩起她的禮服,來回撫摸著白花花的翹臀。

“今天,我聶萬峰就來個霸王硬上弓!”說著,竟然已經脫下李紈的內褲,本就裸露在外面的雞雞在探索李紈的洞口了。李紈掙紮,慘叫,求饒,清淚流下。

“啊!”沒用,聶萬峰還是頂了進來,李紈的丈夫死了之后她的第一次竟然被聶萬峰這麼粗暴的頂了進來。雖然不是處,聶萬峰拔出來的時候竟然帶著一絲血跡。

這一刻李紈放棄了掙紮,任由聶萬峰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她微喘,盡量克制著不呻吟,這是她最后的自尊。可聶萬峰也是歡場高手怎麼會如了她的心意。聶萬峰撕裂她的禮服,雙手攤上渾圓的乳房,撫摸挑逗著乳頭。

“啊~”李紈沒克制住,同時紅暈上了臉,各位誘惑。

其余男人在一邊討論著李紈,汙聲穢語讓李紈更加羞愧。兩個保安退了出去,代替按著李紈的是兩個肥胖男子,他們覺得李紈已經散失反抗能力了,壓著也只是更加保險。聶總在辦事,他們就倒了杯酒在李紈身上,然后吸舔著李紈身上的酒,玩的不亦樂乎。

濕透的禮服遮不住細膩光滑的皮膚,有人吻上李紈的唇,李紈不知道是誰,她左右搖晃,然后被打了一巴掌。然后她就放棄抵抗了,她不想反抗了。走出這個門要面對天文數字的利息,既然已經到這個地步了那還反抗什麼?

于是她任由一嘴煙味的臭嘴挑逗她的香舌,帶著戒指的右手套弄著一根小雞雞,另一只手的雞雞稍微大點。聶總加速抽插時她也任由自己放聲呻吟,那聲音比女歌手更動人。她的乳房不知道被誰粗暴的把玩。

有人將雞雞放在她嘴邊,這她真的接受不了,可是她的鼻子被捏住了,在她無法呼吸的時候她還是張開了嘴,腥臭味撲面而來,她感覺快吐了。

聶總將李紈換了個姿勢躺在桌子上,李紈乘勢吐出腥臭的雞雞,但很快另一根雞雞就進來了。換姿勢的原因是有個男人在一邊看了半天受不了了,蹲在桌子上跨在李紈身體上,用李紈的乳房來摩擦自己的雞雞。

這時,聶總忽然抽了出來,走到李紈嘴邊代替了那個人。而原來用李紈嘴巴的人用了小穴,被李紈口的濕漉漉的雞雞很快溜了進去。

“啊~”李紈呻吟,苦守閨房多年的身體有感覺了,剛一陣誘人的呻吟李紈又咳了起來,竟是聶萬峰射在了她嘴里,白色的液體順著她的嘴角滑了下來。聶萬峰射完又插了幾下,把精液弄干淨之后才心滿意足的走到一邊唱歌。

聶萬峰唱歌像是鬼哭狼嚎,身前那個肥胖男人在她身上抽插時的聲響像惡魔的鞭子在抽打她的靈魂。李紈從未感覺像現在這樣絕望。

這時男人坐在了沙發上,李紈跨在男子雞雞上,這一頂,頂到了深處,李紈覺得小穴都快裂開了,然后一下又一下,她的乳頭被狠狠咬住,她分不清是下體更痛還是乳頭更痛。

男人像在衝刺,速度很快,其余幾個似乎知道所有沒有打斷他,只是飢渴難耐的在李紈的身體、翹臀上遊走。

“啊~不要~不要!”可是男子沒有高潮的意思,李紈卻感覺要高潮。

“不要?”男子譏笑加快了速度。

“啊啊啊啊!停一下!要壞了!”李紈只能放聲呻吟了。

“你求我啊。”男子得意笑道。

李紈咬了下唇似要拒絕,男子再次加速了。

“啊啊啊啊啊啊!求你了!停一下!求你了求你了!”

男子放聲大笑,抓住李紈蠻腰再次加速進行最后的衝刺。

“啊啊啊啊啊啊啊!”李紈潮紅著臉,一對大白兔不停搖晃,美人騎馬,特別誘人。

一邊休息的聶萬峰順勢拿出手機拍了個小視頻。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救命啊!啊啊啊!”李紈感覺身體下面有一股熱流,只要再一點刺激就要噴湧出去了。這一點刺激如期而至,男子深深的頂了進去,李紈顫抖著潮吹了。

潮吹之后,李紈一陣失神,然后不可置信又羞愧的捧著臉,想找個角落鑽進去。而這時男人的雞雞動了動,李紈這才發現男子竟然還沒高潮,又動了起來。李紈身體一軟,倒在了地上,被男子一把拉了起來。

“不要,停一下。”李紈連忙求饒。

男子不管不顧,將李紈按在牆上再次頂了進去。很快,伴隨著呻吟,李紈再次達到了高潮。而男子卻還沒滿足,按著李紈似乎還要再來一次。

這時聶萬峰開口了:“李建國,休息一下吧。”

原來男子叫李建國,李紈不自覺的記下了這個名字,這個人可比她死去的丈夫強多了……想到這她更加羞愧了。

“是的聶總。”說著李建國將李紈推到了聶萬峰身邊。其余幾個男子見聶萬峰發話也不敢說什麼,先找了個小姐泄泄火。

“怎麼樣啊李總,舒服嗎?”聶萬峰譏笑道。

李總低著頭沒有說話。

聶萬峰翹了個二郎腿,說:“李總啊,給我倒杯酒。”

李紈剛想拒絕卻發現李建國靠了過來,她一顫急忙拿起酒壺倒了杯酒給聶萬峰。聶萬峰捧起李紈的臉,此時的她披頭散發早已沒有至誠集團董事長的風采了。聶萬峰拍了拍李紈的臉,笑著說:“懂事點,你會活的比較輕松。”

李紈沒有回答。

聶萬峰張開雙腿,李紈頓了一下,還是湊上前含住了聶萬峰的雞雞。這一刻,李紈的明亮的眼眸失去了光彩,她徹底絕望了。所以后面插進來的雞雞她也不覺得難受了,反而有點舒服,一度讓她流連忘返。

就這樣吧,也挺好了,走出金碧輝煌她還是那個光鮮亮麗的至誠董事長李紈,雖然這一刻髒了點。

后來李紈陪他們玩了很多淫穢的遊戲,用麥克風插她的小穴,讓她嘴對嘴喂酒喂吃的,讓她用舌頭給他們洗澡,甚至帶上狗鏈在包間走了一圈又一圈。他們笑,李紈就陪他們笑。他們要操,李紈就盡情呻吟。

直到他們玩夠之后,李紈被帶回李建國家,操了整整一夜。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男人也有第一次
悶騷型上班族調教記
人妻外遇實慾
我和一個大姐的故事
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
偷淫艷麗少婦
我的淫蕩女友小君
蕩婦洗頭妹的墮落
處女女友被不停輪姦
熱門小說:
我的良家情人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