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女孩子的性經歷

(一)初出茅廬

那年我16歲。終於畢業了,我的心情像小鳥在藍天上自由飛翔一樣。少了學校的那緊張的氣氛、老師的管束,我從縣城回到了我們的小山村。

我家在南部山區一個丘陵地帶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帶著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爺爺病故,家裡只有我奶奶一個守者。

我初中的學習成績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個不錯的高中繼續學業,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初中畢業,也就是我的學業到頭了,我只能回到山村裡和奶奶一起維持這個家庭。像我這樣能到縣城讀初中的女孩子,在我們山村並不多,我的幾個堂姐小學畢業後就回家務農了,現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畢業,也出去打工了。

16歲的我,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繼承了我母親的苗條不失健碩的身材,臉蛋雖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麗。胸部不大,堅挺突出,長期幫助家裡幹活的緣故,臀部圓潤上翹堅挺。在學校時,我也是一個被男生追逐的對象。

我校的一個男老師曾經多次對我單獨學習輔導,不經意中對我的乳房進行摩擦,還對我進行了網絡和性知識的培訓,不過那時的我似乎對性的興趣不大,那個老師也沒有得手。現在想一想,似乎有點後悔。嘿嘿!

我回到村子後,在家幫助奶奶務農半年多,這時鄉裡的中學撤併了,小學由原來的三個小學撤併集中到鄉中學的地方,成為我們這裡的唯一的小學了。因為學校的撤併,老師大都到條件好的學校教學了,而農村的孩子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選擇了較好的學校,我們這個小學也就沒有了老師,全校三十幾個留守兒童期盼著老師的到來。

鄉政府的一個遠方親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鄉小學教一段時間的學生,縣上會很快想辦法為小學配上老師。就這樣,我來到了小學,成為這個小學的三十幾名娃娃的娃娃頭。

我們學校有一棟兩層小樓,每層有六間教室和兩間辦室,一個操場、一個廚房。一樓的兩間教室為兩個班,一個班為一至三年級,一個班為四至六年級;一個教室成為男生寢室,一個教室成為學校的餐廳;二樓一個教室為女生寢室,兩個教室改為四間老師宿舍,每個老師宿舍為一間半,半間是衛生間,還有太陽能淋雨。學校的條件和我們家裡相比,已經是非常好了。

學校裡在我來之前只剩下一個鄰村的張寡婦為孩子們做飯、打掃衛生,據說是和鄉上的教育專幹是親戚,她就住在學校廚房旁邊的平房裡。

這天,我按約定的時間來到學校,鄉上的教育專幹和我們村的村長已經在學校裡了。鄉上的教育專幹對我一番囉哩囉嗦的叮囑,村長也囉嗦一番,我成為了這個學校目前的唯一老師了。

村長走後,鄉上的教育專幹又來到我的宿舍,關心的說:「不要緊張,先帶好學生,不要發生危險就行,至於以後的教學工作,慢慢來。再過兩個月,就會派來一個正規的老師,到時你慢慢跟他學,習慣就好了。」說著就拉起我的手:「只要聽我的,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這時他的一隻手已經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著躲避著。

這時張寡婦的聲音到了,人也跟著進來,說道:「李幹事,怎麼一見到小姑娘就離不開了?我那飯已經做好了,到我那吃飯呀!」李幹事只能怏怏地走了。

現在學校還沒有開學,我慢慢整理著我的房間。想起來剛才李幹事的舉動,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腰間經過男人的手觸動,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來,由於沒有戴胸罩,衣服對乳頭的摩擦竟然讓我非常興奮,底下也感覺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靜了一會,剛才的經歷讓我面紅耳赤,我用涼水擦了把臉,好多了。

我走出房間,在院子裡轉悠著,忽然聽到張寡婦的房間裡傳出女人奇怪的呼聲:「死鬼,用點力……就這樣,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別想插進來……哦……哦……你比我那個死男人會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個雞巴小了點……再快點,一會讓你好好的插。」

我感覺到他們在幹那個了,好奇心驅使我輕腳走到窗下,想看看那個激烈的場面,可是窗戶離床遠了點,什麼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繞到房子的後面,我知道,房子後面的窗戶下就是張寡婦的床了。

我走到窗戶下,透過窗戶那道薄薄的窗簾縫隙,看到張寡婦騎在李幹事的頭上,那黑黑的屄壓在李幹事的嘴上,雙手扶住床邊的牆上,而李幹事雙手抓住張寡婦那碩大的雙乳,舌頭在張寡婦的屄上拼命地舔著。

一會張寡婦大聲叫了起來:「來了,要來了,不要停!啊……」接著,張寡婦的身體發起抖來,向後躺倒喊道:「給我,快點給我,舒服死了……」李幹事起身,把胯下那條硬棒一下就插進了張寡婦的屄裡,張寡婦叫了一聲:「哦……快點肏我!」李幹事開始一下一下的進出。

看到這裡,我感到自己的乳房開始發硬發脹,我的屄裡也像有好多隻螞蟻在爬,奇癢無比,水也順著大腿往下流。我輕輕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體抖動了一下。

我快步回到房間,想到剛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動起來。我進到浴室,脫下上衣,這時我的乳房漲得更大了,我輕輕的揉了起來,好舒服呀,多希望有個男人現在吸吮我的乳頭。雖然這不是第一次撫摸自己的乳房,但這次的感覺好像更加強烈,胯下的小屄已經開始氾濫,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需要一條像李幹事胯下那樣的肉棒來充實一下。

我解開褲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陰毛已經被水濕透,水汪汪的屄已經自己微微張開,洞口邊的陰唇已經充血膨大。當我的手指觸摸到陰蒂,立刻像有一股電流通過全身,我的身體就像張寡婦被李幹事舔屄一樣顫抖起來,我也不由得喊了起來:「哦……哦……」

我用手指輕輕插到我的屄裡,不停地來回摩擦著,大腦裡不停地想像著剛才張寡婦和李幹事肏屄的情景,一會兒後,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一種像要小便一樣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覺出現,我還來不及反應,從我的陰道裡開始向外噴射出一股水來,根本抑制不了。我渾身一下癱軟下來,我想這一定是小說裡所說的高潮了。

我清理了一下剛才興奮後的殘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剛才的一幕。我發現,原來性是那麼有趣的東西,雖然以前也有過衝動,但從來沒有過像剛才那樣美過。可是自己還是一個處女,我是不是不該這樣呢?

 

(二)初嚐性事

在那次手淫之後,我似乎更加關注張寡婦的一舉一動,也希望再次看到張寡婦和李幹事之間發生什麼。

由於離開學還有幾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後,我開始幫助奶奶幹家務。放家裡的兩隻羊是我的主要任務,早上飯後,我帶上午飯,趕上羊向山谷裡走去,山谷裡山清水秀、水草豐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溝裡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樹林看著要代課的書。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了,吃了點帶的乾糧,開始有點迷糊。一陣汽車的發動機聲把我驚醒,一輛越野車沿著山溝崎嶇的土路開了進來。我們這裡週末經常有城裡的人來旅遊,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不過不在週末時間來這裡的倒不多見。

只見那車開到草地邊,下來一對年輕的男女,開始搭起帳篷,支起小桌做起飯來。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褲;女的身材嬌美,個頭不高,短裙吊帶背心,兩個大乳房呼之欲出,彎腰的時候,可以明顯看到短裙下的一條細帶在陰部穿過。

我在樹林裡好奇地看著這對男女,他們很快就做好了飯,一瓶紅酒,幾個小菜,兩人對飲起來。男的對女的說:「這裡平時沒有人的,放心,今天我們好好玩玩。」女的說:「是誰玩誰還說不定呢,不要讓我失望就行。」

他們吃完就開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趕羊準備回家,他們這才看見我,笑著問:「來這裡玩的人多嗎?」我回答:「平時沒有人來這裡,城裡離這有點遠。」女的招呼我過去,說:「這裡真美,你家裡離這裡遠嗎?」我回答:「不遠,十分鐘就到家了。」

那女的對男的說:「看看人家這裡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說:「我還是認為你最美。」我問:「你們晚上就住這裡嗎?天已經不早了。」他們笑道:「當然了,我們要在這裡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個語氣裡充滿了邪惡的語調。我有點明白了,城裡人怎麼想起到這裡搞浪漫了,在家裡多好!我突然又想起來李幹事和張寡婦的魚水之歡,臉也紅了起來。

那個女的看到我臉紅了,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鄉裡的妹子就是純,聽到一點就不好意思了。」說著走到我身邊,摟住我的肩膀對我輕聲說:「別不好意思,男女之間就是這樣。你還沒有經過吧?經過了你就知道多麼享受了。」我害羞的搖著頭,心想我也見過,只是沒有幹過罷了。

那個女的說:「還沒有男朋友吧?要不一會你過來學習學習。」我不知所措的點頭,又搖頭,那個女的「嘎嘎」的笑了起來。我趕上羊,飛快的回到家裡。

吃過晚飯,太陽才剛剛西斜,我想起李幹事和張寡婦,想到那對男女,不知怎的開始心神不寧,不自覺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種觸電的感覺使我身體顫了一下,下身開始濕潤起來,腦子裡充滿那男的的健壯身材,我的腳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動。我從家裡拿了幾個黃瓜、番茄向奶奶說去給人家送點東西,晚點回來,不要擔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

到了他們的宿營地,那對男女正在拍照,見我回來,那個男的興奮的對女的說:「還是你厲害,她回來了。」那女的過來說:「回來了?謝謝你的黃瓜、番茄,一會讓你見識一下女人是多麼享受。」我心跳得厲害,但是心裡卻在盼望著什麼。

天一會就黑了下來,我藉口離開,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頭後面看了起來。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見那對男女在一塊地席上開始相互擁抱、親吻,一會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褲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褲也不見蹤影,三角褲前面已經鼓起了一個大大的包。

男的嘴已經含向女的乳房,那個女的已經堅挺起來的乳房足足有我的兩個那麼大,她的手熟練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褲裡,很快那男的脫去三角褲,一根已經堅挺的雞巴跳了出來,足有我的小胳膊那麼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碩大的陰莖,男的低吼一聲,女的開始吃了起來。

不一會男的喘息聲越來越大,那女的說道:「射了不少嘛,該讓老娘享受一下了。」說完脫下丁字褲,騎到男的臉上,雙手支撐在男的雙腿上,男的開始舔起那女的屄來。那女的開始大聲呻吟起來,逐漸爬到男的身上,手開始在男人的雞巴上擼了起來。一會那女的說:「就這樣,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

我這時發現自己的屄已經開始洪水氾濫,感覺陰道裡有無數隻螞蟻在爬,我的手不自覺地伸向胯下的小穴,盡情享受著自己給自己帶來的快樂……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驚醒了我:「舒服吧?」我驚嚇的扭過頭,看到那個女的赤裸著全身,已經站在我身邊,微笑的看著我。

我慌忙抽出手來,就要繫褲帶時,那女的說:「不要怕,你都看過我們下面了,我還沒看見你的呢,怕什麼。來,妹妹,沒有見過哥哥這麼大的雞巴吧?這個特別享受。」我正不知該回答什麼好時,那個女的又說:「沒事,你不願意就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來,咱姐妹倆一起玩玩他。」說著把我拉了過去。

那個男的坐在那裡看著我,他兩腿間的粗壯雞巴已經挺立起來,那個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雞巴,我膽怯著摸了一下,那個雞巴在我的手裡跳動了幾下,姐姐對那個男的說道:「怎麼,見了小美女就馬上來勁了?」那個男的說:「還不是你搞的。」

那個姐姐伸手抓過男的雞巴,「啪啪」的打了幾下,推倒那男的身體,扶著他的大雞巴就坐了上去,只見碩大的雞巴一下就全部進入那個姐姐的身體裡。我的小穴一股細流噴湧而出,我下意識的夾緊雙腿,那個姐姐見了說:「你還是脫了吧,一會你的褲子就濕了。」

我呆呆的坐在旁邊,看著那個粗大的雞巴在姐姐屄裡一出一進,她興奮的歡叫著,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一隻手摳弄著自己的陰蒂。我也漸漸地性起,不停玩弄著自己的小穴,陰戶裡的淫水開始氾濫。

這時候那個姐姐對我說:「你騎到他頭上,讓他舔舔你的屄,試一下,很舒服的。」我猶豫著騎到那個男的臉上,哦……一種從來沒有的感覺一下衝到我的大腦中,好舒服呀!我的身體一顫一顫的,開始興奮起來。那舌頭巧妙地舔著我的屄,我感覺到他一吸一吸的,陰蒂在迅速充血變硬凸起,我的雙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撫摸起自己的乳房。

此時那個姐姐以雙手扶起我,讓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隨著她,漸漸地我感覺到一個堅硬、發燙的物體在我的陰道口週圍摩擦,我想拒絕,可是身體卻完全不聽我的指揮。只聽那個姐姐說:「慢慢地放進去,你就會知道什麼是快樂了。」我輕輕的移動,一個粗大的東西開始在我的陰道口向裡插入,一種無法拒絕的感覺,那是空虛的陰道極渴望被充實的感覺。

我試圖學著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剛開始那巨大的陰莖已經讓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棄,這時候那個姐姐說:「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時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壓去,一種撕裂的劇痛從小穴傳來讓我無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來,身體一動也不敢再動了。

姐姐輕輕的抱住我說:「沒事的,一會就好。」這時候雞巴已經進入了一大截,從我小穴裡滲出的血絲沿著還沒進入的那截雞巴慢慢往下流去。就這樣,我結束了我的處女生涯。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小穴開始逐步適應雞巴的入侵,一種又痛又癢的感覺開始在陰道裡蔓延,我開始輕輕的上下活動了一下,那種興奮的感覺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著,很想再動一動,可是又不敢動,那個姐姐說:「你是第一次做愛,肯定會有點痛的,一會就好了。」

那個男的這時也過來,一隻手輕輕撫摸著我的乳房,一隻手在我的陰蒂上摩擦,一會我竟然又有了想讓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覺。他讓我趴下,雙手扶著我的屁股,分開我的雙腿,再次把那根粗壯的雞巴輕輕插進我的屄裡。這次的感覺好了一些,一種充實的感覺慢慢襲來,一會我就有了觸電的感覺,主動迎合著那不斷襲來的肉棒。

不一會,我就有要尿的感覺,我開始喊了起來,一股淫水一下就噴射出來。那個男的興奮的叫道:「噴潮了!我把她肏得噴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個碩大的陰莖在我的屄裡一抖一抖的。

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開始掙紮起來,他說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說著抽出他的雞巴,我的陰道一下空虛起來。他取下安全套,讓我看了看:「怎麼樣,不用怕懷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麼時候他已戴好了套。

那個姐姐對那男的說道:「這下你滿足了,人家一個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對人家好點。」我逐漸緩了過來,又羞又怕,飛快的跑回了家。

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處那興奮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輕輕揉起自己剛剛被那個巨大的雞巴插過的小穴,又一次興奮起來。

(一)初出茅廬

那年我16歲。終於畢業了,我的心情像小鳥在藍天上自由飛翔一樣。少了學校的那緊張的氣氛、老師的管束,我從縣城回到了我們的小山村。

我家在南部山區一個丘陵地帶的小自然村,我父母帶著我的弟弟外出打工,爺爺病故,家裡只有我奶奶一個守者。

我初中的學習成績非常好,完全可以考上一個不錯的高中繼續學業,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初中畢業,也就是我的學業到頭了,我只能回到山村裡和奶奶一起維持這個家庭。像我這樣能到縣城讀初中的女孩子,在我們山村並不多,我的幾個堂姐小學畢業後就回家務農了,現在在外面打工,堂哥才初中畢業,也出去打工了。

16歲的我,已經是一個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身高160公分的我繼承了我母親的苗條不失健碩的身材,臉蛋雖然不算俊俏,但也不失俏麗。胸部不大,堅挺突出,長期幫助家裡幹活的緣故,臀部圓潤上翹堅挺。在學校時,我也是一個被男生追逐的對象。

我校的一個男老師曾經多次對我單獨學習輔導,不經意中對我的乳房進行摩擦,還對我進行了網絡和性知識的培訓,不過那時的我似乎對性的興趣不大,那個老師也沒有得手。現在想一想,似乎有點後悔。嘿嘿!

我回到村子後,在家幫助奶奶務農半年多,這時鄉裡的中學撤併了,小學由原來的三個小學撤併集中到鄉中學的地方,成為我們這裡的唯一的小學了。因為學校的撤併,老師大都到條件好的學校教學了,而農村的孩子為了得到更好的教育,也都選擇了較好的學校,我們這個小學也就沒有了老師,全校三十幾個留守兒童期盼著老師的到來。

鄉政府的一個遠方親戚找到我,希望我先到鄉小學教一段時間的學生,縣上會很快想辦法為小學配上老師。就這樣,我來到了小學,成為這個小學的三十幾名娃娃的娃娃頭。

我們學校有一棟兩層小樓,每層有六間教室和兩間辦室,一個操場、一個廚房。一樓的兩間教室為兩個班,一個班為一至三年級,一個班為四至六年級;一個教室成為男生寢室,一個教室成為學校的餐廳;二樓一個教室為女生寢室,兩個教室改為四間老師宿舍,每個老師宿舍為一間半,半間是衛生間,還有太陽能淋雨。學校的條件和我們家裡相比,已經是非常好了。

學校裡在我來之前只剩下一個鄰村的張寡婦為孩子們做飯、打掃衛生,據說是和鄉上的教育專幹是親戚,她就住在學校廚房旁邊的平房裡。

這天,我按約定的時間來到學校,鄉上的教育專幹和我們村的村長已經在學校裡了。鄉上的教育專幹對我一番囉哩囉嗦的叮囑,村長也囉嗦一番,我成為了這個學校目前的唯一老師了。

村長走後,鄉上的教育專幹又來到我的宿舍,關心的說:「不要緊張,先帶好學生,不要發生危險就行,至於以後的教學工作,慢慢來。再過兩個月,就會派來一個正規的老師,到時你慢慢跟他學,習慣就好了。」說著就拉起我的手:「只要聽我的,一定不會讓你吃虧的。」這時他的一隻手已經搭在我的腰上,我本能著躲避著。

這時張寡婦的聲音到了,人也跟著進來,說道:「李幹事,怎麼一見到小姑娘就離不開了?我那飯已經做好了,到我那吃飯呀!」李幹事只能怏怏地走了。

現在學校還沒有開學,我慢慢整理著我的房間。想起來剛才李幹事的舉動,我有一種莫名的感覺,腰間經過男人的手觸動,我的乳房竟然挺立起來,由於沒有戴胸罩,衣服對乳頭的摩擦竟然讓我非常興奮,底下也感覺到流出了水。我坐到床上冷靜了一會,剛才的經歷讓我面紅耳赤,我用涼水擦了把臉,好多了。

我走出房間,在院子裡轉悠著,忽然聽到張寡婦的房間裡傳出女人奇怪的呼聲:「死鬼,用點力……就這樣,我好好舒服……你好好的舔呀,舔不好就別想插進來……哦……哦……你比我那個死男人會舔,我要上天了,就是那個雞巴小了點……再快點,一會讓你好好的插。」

我感覺到他們在幹那個了,好奇心驅使我輕腳走到窗下,想看看那個激烈的場面,可是窗戶離床遠了點,什麼也看不清楚,所以只能繞到房子的後面,我知道,房子後面的窗戶下就是張寡婦的床了。

我走到窗戶下,透過窗戶那道薄薄的窗簾縫隙,看到張寡婦騎在李幹事的頭上,那黑黑的屄壓在李幹事的嘴上,雙手扶住床邊的牆上,而李幹事雙手抓住張寡婦那碩大的雙乳,舌頭在張寡婦的屄上拼命地舔著。

一會張寡婦大聲叫了起來:「來了,要來了,不要停!啊……」接著,張寡婦的身體發起抖來,向後躺倒喊道:「給我,快點給我,舒服死了……」李幹事起身,把胯下那條硬棒一下就插進了張寡婦的屄裡,張寡婦叫了一聲:「哦……快點肏我!」李幹事開始一下一下的進出。

看到這裡,我感到自己的乳房開始發硬發脹,我的屄裡也像有好多隻螞蟻在爬,奇癢無比,水也順著大腿往下流。我輕輕的揉了下我的乳房,竟然舒服得我身體抖動了一下。

我快步回到房間,想到剛才那一幕,不禁也激動起來。我進到浴室,脫下上衣,這時我的乳房漲得更大了,我輕輕的揉了起來,好舒服呀,多希望有個男人現在吸吮我的乳頭。雖然這不是第一次撫摸自己的乳房,但這次的感覺好像更加強烈,胯下的小屄已經開始氾濫,有一種空虛的感覺,需要一條像李幹事胯下那樣的肉棒來充實一下。

我解開褲子,伸手向下摸去,淡淡的陰毛已經被水濕透,水汪汪的屄已經自己微微張開,洞口邊的陰唇已經充血膨大。當我的手指觸摸到陰蒂,立刻像有一股電流通過全身,我的身體就像張寡婦被李幹事舔屄一樣顫抖起來,我也不由得喊了起來:「哦……哦……」

我用手指輕輕插到我的屄裡,不停地來回摩擦著,大腦裡不停地想像著剛才張寡婦和李幹事肏屄的情景,一會兒後,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一種像要小便一樣但又不是小便的感覺出現,我還來不及反應,從我的陰道裡開始向外噴射出一股水來,根本抑制不了。我渾身一下癱軟下來,我想這一定是小說裡所說的高潮了。

我清理了一下剛才興奮後的殘局,躺到床上回想起剛才的一幕。我發現,原來性是那麼有趣的東西,雖然以前也有過衝動,但從來沒有過像剛才那樣美過。可是自己還是一個處女,我是不是不該這樣呢?

 

(二)初嚐性事

在那次手淫之後,我似乎更加關注張寡婦的一舉一動,也希望再次看到張寡婦和李幹事之間發生什麼。

由於離開學還有幾天,奶奶叫我回家去住。回到家後,我開始幫助奶奶幹家務。放家裡的兩隻羊是我的主要任務,早上飯後,我帶上午飯,趕上羊向山谷裡走去,山谷裡山清水秀、水草豐美,羊自由自在的在山溝裡吃草,我在一片草地旁的樹林看著要代課的書。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了,吃了點帶的乾糧,開始有點迷糊。一陣汽車的發動機聲把我驚醒,一輛越野車沿著山溝崎嶇的土路開了進來。我們這裡週末經常有城裡的人來旅遊,也沒有什麼奇怪的,不過不在週末時間來這裡的倒不多見。

只見那車開到草地邊,下來一對年輕的男女,開始搭起帳篷,支起小桌做起飯來。男的身材健美,背心短褲;女的身材嬌美,個頭不高,短裙吊帶背心,兩個大乳房呼之欲出,彎腰的時候,可以明顯看到短裙下的一條細帶在陰部穿過。

我在樹林裡好奇地看著這對男女,他們很快就做好了飯,一瓶紅酒,幾個小菜,兩人對飲起來。男的對女的說:「這裡平時沒有人的,放心,今天我們好好玩玩。」女的說:「是誰玩誰還說不定呢,不要讓我失望就行。」

他們吃完就開始照相,我看看天也不早了,起身去趕羊準備回家,他們這才看見我,笑著問:「來這裡玩的人多嗎?」我回答:「平時沒有人來這裡,城裡離這有點遠。」女的招呼我過去,說:「這裡真美,你家裡離這裡遠嗎?」我回答:「不遠,十分鐘就到家了。」

那女的對男的說:「看看人家這裡的妹子,多漂亮。」男的說:「我還是認為你最美。」我問:「你們晚上就住這裡嗎?天已經不早了。」他們笑道:「當然了,我們要在這裡好好享受一下幸福。」那個語氣裡充滿了邪惡的語調。我有點明白了,城裡人怎麼想起到這裡搞浪漫了,在家裡多好!我突然又想起來李幹事和張寡婦的魚水之歡,臉也紅了起來。

那個女的看到我臉紅了,呵呵的笑了起來,說道:「鄉裡的妹子就是純,聽到一點就不好意思了。」說著走到我身邊,摟住我的肩膀對我輕聲說:「別不好意思,男女之間就是這樣。你還沒有經過吧?經過了你就知道多麼享受了。」我害羞的搖著頭,心想我也見過,只是沒有幹過罷了。

那個女的說:「還沒有男朋友吧?要不一會你過來學習學習。」我不知所措的點頭,又搖頭,那個女的「嘎嘎」的笑了起來。我趕上羊,飛快的回到家裡。

吃過晚飯,太陽才剛剛西斜,我想起李幹事和張寡婦,想到那對男女,不知怎的開始心神不寧,不自覺的就把手伸向自己的乳房,一種觸電的感覺使我身體顫了一下,下身開始濕潤起來,腦子裡充滿那男的的健壯身材,我的腳也不由自主的向外挪動。我從家裡拿了幾個黃瓜、番茄向奶奶說去給人家送點東西,晚點回來,不要擔心,就向那片草地走去。

到了他們的宿營地,那對男女正在拍照,見我回來,那個男的興奮的對女的說:「還是你厲害,她回來了。」那女的過來說:「回來了?謝謝你的黃瓜、番茄,一會讓你見識一下女人是多麼享受。」我心跳得厲害,但是心裡卻在盼望著什麼。

天一會就黑了下來,我藉口離開,躲在回家小路旁的大石頭後面看了起來。在明亮的月光下,只見那對男女在一塊地席上開始相互擁抱、親吻,一會那女的就只剩下了丁字褲和小小的胸罩,男的的背心短褲也不見蹤影,三角褲前面已經鼓起了一個大大的包。

男的嘴已經含向女的乳房,那個女的已經堅挺起來的乳房足足有我的兩個那麼大,她的手熟練地伸向那男的三角褲裡,很快那男的脫去三角褲,一根已經堅挺的雞巴跳了出來,足有我的小胳膊那麼粗。那女的爬到男的身上,用嘴巴含上那根碩大的陰莖,男的低吼一聲,女的開始吃了起來。

不一會男的喘息聲越來越大,那女的說道:「射了不少嘛,該讓老娘享受一下了。」說完脫下丁字褲,騎到男的臉上,雙手支撐在男的雙腿上,男的開始舔起那女的屄來。那女的開始大聲呻吟起來,逐漸爬到男的身上,手開始在男人的雞巴上擼了起來。一會那女的說:「就這樣,好舒服,不要停……哦……哦……哦……舔死我了,要上天了……」

我這時發現自己的屄已經開始洪水氾濫,感覺陰道裡有無數隻螞蟻在爬,我的手不自覺地伸向胯下的小穴,盡情享受著自己給自己帶來的快樂……突然,一聲清脆的聲音驚醒了我:「舒服吧?」我驚嚇的扭過頭,看到那個女的赤裸著全身,已經站在我身邊,微笑的看著我。

我慌忙抽出手來,就要繫褲帶時,那女的說:「不要怕,你都看過我們下面了,我還沒看見你的呢,怕什麼。來,妹妹,沒有見過哥哥這麼大的雞巴吧?這個特別享受。」我正不知該回答什麼好時,那個女的又說:「沒事,你不願意就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來,咱姐妹倆一起玩玩他。」說著把我拉了過去。

那個男的坐在那裡看著我,他兩腿間的粗壯雞巴已經挺立起來,那個姐姐把我的手拉向那根雞巴,我膽怯著摸了一下,那個雞巴在我的手裡跳動了幾下,姐姐對那個男的說道:「怎麼,見了小美女就馬上來勁了?」那個男的說:「還不是你搞的。」

那個姐姐伸手抓過男的雞巴,「啪啪」的打了幾下,推倒那男的身體,扶著他的大雞巴就坐了上去,只見碩大的雞巴一下就全部進入那個姐姐的身體裡。我的小穴一股細流噴湧而出,我下意識的夾緊雙腿,那個姐姐見了說:「你還是脫了吧,一會你的褲子就濕了。」

我呆呆的坐在旁邊,看著那個粗大的雞巴在姐姐屄裡一出一進,她興奮的歡叫著,一隻手撫摸著自己的乳房,一隻手摳弄著自己的陰蒂。我也漸漸地性起,不停玩弄著自己的小穴,陰戶裡的淫水開始氾濫。

這時候那個姐姐對我說:「你騎到他頭上,讓他舔舔你的屄,試一下,很舒服的。」我猶豫著騎到那個男的臉上,哦……一種從來沒有的感覺一下衝到我的大腦中,好舒服呀!我的身體一顫一顫的,開始興奮起來。那舌頭巧妙地舔著我的屄,我感覺到他一吸一吸的,陰蒂在迅速充血變硬凸起,我的雙手也開始不由自主地撫摸起自己的乳房。

此時那個姐姐以雙手扶起我,讓我向下移去,我也不由自主地隨著她,漸漸地我感覺到一個堅硬、發燙的物體在我的陰道口週圍摩擦,我想拒絕,可是身體卻完全不聽我的指揮。只聽那個姐姐說:「慢慢地放進去,你就會知道什麼是快樂了。」我輕輕的移動,一個粗大的東西開始在我的陰道口向裡插入,一種無法拒絕的感覺,那是空虛的陰道極渴望被充實的感覺。

我試圖學著姐姐的方法,向下坐去,剛開始那巨大的陰莖已經讓我有了疼痛感,我想放棄,這時候那個姐姐說:「忍耐一下,很快就舒服了。」同時把我的肩膀用力向下壓去,一種撕裂的劇痛從小穴傳來讓我無法忍受,我痛苦的大叫起來,身體一動也不敢再動了。

姐姐輕輕的抱住我說:「沒事的,一會就好。」這時候雞巴已經進入了一大截,從我小穴裡滲出的血絲沿著還沒進入的那截雞巴慢慢往下流去。就這樣,我結束了我的處女生涯。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小穴開始逐步適應雞巴的入侵,一種又痛又癢的感覺開始在陰道裡蔓延,我開始輕輕的上下活動了一下,那種興奮的感覺竟然消失了。我起身蹲著,很想再動一動,可是又不敢動,那個姐姐說:「你是第一次做愛,肯定會有點痛的,一會就好了。」

那個男的這時也過來,一隻手輕輕撫摸著我的乳房,一隻手在我的陰蒂上摩擦,一會我竟然又有了想讓他的肉棒插入的感覺。他讓我趴下,雙手扶著我的屁股,分開我的雙腿,再次把那根粗壯的雞巴輕輕插進我的屄裡。這次的感覺好了一些,一種充實的感覺慢慢襲來,一會我就有了觸電的感覺,主動迎合著那不斷襲來的肉棒。

不一會,我就有要尿的感覺,我開始喊了起來,一股淫水一下就噴射出來。那個男的興奮的叫道:「噴潮了!我把她肏得噴潮了!」一下趴在我的背上,那個碩大的陰莖在我的屄裡一抖一抖的。

我突然想到是他射精了,開始掙紮起來,他說道:「放心,知道你是姑娘,我戴套了。」說著抽出他的雞巴,我的陰道一下空虛起來。他取下安全套,讓我看了看:「怎麼樣,不用怕懷孕了吧?」我才知道不知什麼時候他已戴好了套。

那個姐姐對那男的說道:「這下你滿足了,人家一個小姑娘叫你搞了,你要對人家好點。」我逐漸緩了過來,又羞又怕,飛快的跑回了家。

躺在床上,想起自己被破處那興奮的一幕,是失是得不得而知,不由輕輕揉起自己剛剛被那個巨大的雞巴插過的小穴,又一次興奮起來。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辣妹加油站
銀行職員性調教
女記者採訪手記之七月海島
我當模特女兒的性史
桌上與床上
遠房表嫂
獨生女脫得精赤溜光
我背叛了老公
老婆的放縱
上日本朋友女友
熱門小說:
辣妹加油站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