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慾之禍

馬可清,早年混跡江湖,結交了不少「奇能異士」,後來改邪歸正經營起茶葉生意,日子過得不錯。

當年老馬年輕氣盛,好勇鬥狠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堂來,追隨者也不在少數。

但江湖險惡難行,迫使他放棄了江湖生涯,年屆四十的他好不容易討了媳婦,只可惜紅顏多薄命,老婆早逝。

他有三個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馬可清身為他們的大哥,年齡的差距也有十來歲。早年馬可清還在混的時候,三個小老弟皆視其為他們的大哥,俟老馬退隱後不久,三個小老弟後來也深感今是而昨非,遂陸續離開江湖路。

他們投靠馬可清,老馬義不容辭完全接納他們。

幾年後,三個小老弟都陸續結婚,老大的媳婦叫惠玲,老二的老婆叫牽夢,小弟的妻子叫阿花,三個女人可以稱得上是絕色美人,不亞於時下的影視明星。

大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倒也和樂融融,日子過得很快樂。

現在,阿花、牽夢、惠玲三個女人的丈夫因工作或其他因素的關係,已經有好久離開家裡了,而老馬是所有的人裡而最清閒的了,因為他那茶葉店面請了五、六個女店員來看顧,也不用煩他老操心,只要他每期準時收錢就好了。老馬唯一遺憾的事是老婆早過逝,使得他難免感到空虛而寂寞,尤其每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員工或弟媳那婀娜多姿的嬌模樣,便會在他潛意識裡特別需要女人的慾望。

有一次,他無意經過阿花的臥房,因為阿花正在換衣服,忘了將房門關好在半遮半掩的門外,老馬隱約的看到阿花裸露的背影,她的肥臀朝外,老馬那不爭氣的老二竟然一下子翹了起來,使他極端不好意思的閃躲掉。

 

自從那次跟一名女店員叫緹華的女孩子攪過之後,使他久封的心扇逐漸打開,並且恢復信心,他很想跟牽夢。阿花。惠玲發生不可告人的關係,甚至連乾女兒竹君他也沾染。

竹君跟她的三位嫂子情同親姊妹,自從出嫁以後較少有往來,不過也經常以電話聯絡。

竹君與馬可清相差也不到二十歲,她是馬可清從前朋友的女兒,朋友因老婆跟人跑路自己又患絕症,因此托付予老馬,老馬果真一諾千金把竹君帶回家並且將其培長成人。

老馬人高馬大,輪廓五官相當有立體感,長得頗為性格,現在正值中年挺有男人成熟的魅力,深深吸引人。

就憑這一點,而且他有恩於這四個女人,因此他決心只要有機會他一定要上馬與她們周旋不可。

尤其女員工緹華跟他上過床之後,老馬信心十足且俟機而動,想要與竹君及她的三個嫂嫂有一腿之交才不枉此生。

那是中秋節的前夕,已經晚上八點了,平常時晚上十點打烊,因為適迎中秋佳節,所以老馬也讓自己的員工提早打烊。

打烊的時問是晚上八點,其他的女孩子都陸續走掉了,唯獨緹華沒有走。

「李小姐!大家都走了,你怎麼還在忙?」

緹華見老闆在問,急忙說:「老闆!因為明天有一家客戶要二十盒的禮盒,而且聲明要一大早來提貨,客戶剛才才訂的貨,明天是中秋節,大概客戶要急著趕明天送出去吧!所以我先把它包裝好,省得明天老闆出狀況……」

真是熱心的員工,老馬內心歡喜,於是老馬幫忙緹華包裝。

不久,禮盒已包裝完畢。

「李小姐!」

「哦……」

他看到她那美麗的身段,姣好的面貌,嬌柔甜美的聲音,使老馬鼓足了勇氣說:「李小姐!你工作賣力,走我請你吃消夜。」沒想到緹華一囗氣答應了。

一回生。二回熟,倆人先吃了一頓海產,然後又去唱歌,這一路玩下來已深夜了。

這時老馬帶著微醉的李緹華走進一家旅館,緹華也沒有拒絕,而且此時已改囗叫老馬為可清了,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也許直喚名字較顯得親近些吧!

進了旅館的房間後,老馬關好門後,便迫不及待的想上馬了,他把緹華壓倒在床上,一頭鑽進她的雙峰之間胡亂磨菇。

「啊……唔……唔……」

緹華本能的扭動嬌軀,兩人經過貼身的磨蹭更加速了兩性的慾望。

於是老馬的手也開始不安份了,他的手已經摸向她的大腿,她的粉腿光滑晶螢。

「啊……唔……唔……」

她的美腿曲弓著於床上,嘴內嬌嗔連連,那色瞇瞇的老馬即刻侵襲緹華的肥臀。

緹華兩手緊抱著老馬,咬著下唇意識有些模糊,老馬終於把她身上的包裹逐一的解除。

面對一絲不掛的緹華,老馬的心速加快,終於也脫去自己的衣服。

 

緹華正值花樣的年華,一股青春氣息襲向老馬,馬可清醉了。

緹華稱得上是天生尤物,除了擁有傲人的身材,姣美的面孔之外,想不到平常斯文的她,在這個時侯顯動淫媚動人,真是做愛的上等材料。

緹華媚著雙眸,微視著可清,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摸撫,並輕聲細語的叫魂,直叫得老馬魂飛九霄。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抓住那突兀的乳房左右開弓不停的啜吮,乳頭被舐得尖硬起來。

李緹華咯咯地浪叫:「啊……唔……哥啊……哥……噢……」

她左手抓著老馬的頭髮,右手本能的伸到老馬的下體,用一招「掖下偷桃」的招式,直搔得老馬的卵蛋又癢又酸,那大老二也毫不客氣觸怒起來。

緹華搔了一陣睪丸後,轉手握住那根肉棒用力的抽弄著。

「啊……噓……」老馬忍不住叫了起來。

不久,兩人攻守交替,換老馬躺在床上,緹華望著豎立的肉棒,立刻俯下身來手握陽莖,便張開小嘴兒給它舒服了。

「唔……唔……唔……」

緹華吹吮吭然有聲,嘴內不停的吱唔。老馬手也沒有閒著,他的手握著她的兩個毫乳,愛不釋手。

她的淫水已經沾滿了她的下體,吹噓一陣後,緹華主動的騎在老馬身上,兩人面對面你來我往。

緹華兩腳跨在他的腰際兩側,然後手握著老馬的大雞巴,接著將自己的嫩穴對著龜頭慢慢的往下坐……

終於嫩穴咬住大雞巴,並且全根盡沒。

緹華開始套弄,她扭腰擺款,搖動著老馬的陽具。

「啊……好粗的……雞雞……好哥哥……唔……哎喲……」

當雞巴塞進她的肉穴時,緹華樂得狂叫。

「卜滋!卜滋!」淫水從她的嫩穴淌出來沾滿了他的老二。

雙乳在她的蠕動下,分外活潑迷人,老馬看著雙乳的變化,雙手摸著她的浪臀。

「唔……唔……唔……」

最後嬌柔的她顯然沒力氣了,只好趴在他的身上休息。

「沒力氣啦!」

「嗯……」

於是老馬一馬當先萬夫莫敵,一個翻身便將她壓住,並且把她的兩腿放置於自己的雙肩上,開始抽插。

「啊……哎喲……爽……快……用力……干我……哦……親哥哥……好丈夫……好老闆……」

「卜滋!卜滋!」

老馬聽下面的小兒淫蕩狂鎮,興奮不已,遂更加用力狂戳,下下入底,九深一淺。

陰唇含著陽具像蚌珠一樣一吸一吐,老馬□夾得爽歪歪,一股熱流襲上他的全身,他感到快要射精了,於是他托著緹華的肥臀,開始一連串的猛攻。

緹華的一對豪乳綻開像蓮花,窮變萬化。

他左插右戳。

「嗯……用力好親親……緹華……哎喲……舒服……」

「抬高……哦……哎喲……好哥……哥……好情郎……唔……」

「來……啊……好……大……雞……巴……用力……干……好爽……」

緹華意亂情迷,雙眉緊蹙,兩手抓住自己的雙腳,鶯鶯燕燕不休。她香汗淋漓,嬌嗔如燕,淫媚極了。

又干了十來下,老馬終於忍不住大叫:「啊……我……來了!……啊……」

「咻……咻……咻……」

他的龐大身軀一陣哆嗦,一汨陽精急射而出,射進緹華的體內。

兩人終於酣睡而眠,一直到次日早上十時才離去。

食住知味的馬可清,自從與李緹華一夜風流之後,禁固己久的他終於獲得了解脫,但卻使他覺得更需要女人了。

馬可清此後隨時留意家中的三個女人惠玲、牽夢、阿花,可能的話還包括自己一手帶大的竹君。

於是馬可清開始留意機會,創造機會。

這一日下午,阿花比平常回來得較早,老馬知道家裡只有他跟阿花兩個人。

阿花今天穿著洋裝特別美艷動人,老馬想起了那夜在旅館與李緹華風流的事,不覺心癢癢的。

阿花回來後跟老馬打了招呼後便匆忙到自己的臥室內,老馬覺得好奇,便跟了去。

不知是阿花佯作不知,或著一時失察不知道老馬也跟著進來了。當阿花坐在床上,猛然背後有一雙大手抱著她,她猛回頭才知道是大哥。

老馬不管三七二十一即刻毛手毛腳,他實在很怕阿花會拒絕使他腦羞成怒多難堪。

阿花只是象徵的拒絕,但不會整個人軟化半推半就起來。

「大哥要玩你,行嗎?……」

「嗯……」她羞答答表示不反對。

於是她脫下白洋裝及三角褲,雙臂一攤道:「大哥,你來吧!」

老馬興奮得無以言狀,他迅速脫下他的內褲,立刻,那只六寸多的陽具呈現在他面前。

她初見可清的硬陽具本就春心蕩漾淌出淫水,現在一見他全身裸體,就更想催他快插她。

於是她閉上眼,卻特別大開左右二腿,以迎接可清光臨。

她此時芳心激動心想,嫁夫半年現在才遇到「真丈夫」他以雙手支床,雙腳後跪的向阿花騎上。

阿花見可清已騎上,就伸玉手扶著他的硬龜頭,先在她陰核磨動,老馬就吻吸她的乳房。

阿花也兒酥癢,道:「大哥,您像很會玩。」

「因為大哥就喜歡你,想特別給你舒服。」

「真的呀?」

阿花一手扶龜頭,另一手撥開陰戶,「大哥,可以給嫩穴插進來了。」

老馬一聽就用勁插入,只覺得她的陰道內濕滑滑,又熱呼呼真舒服。

阿花憂著臉道:「啊……哥……痛呀……」

「哥……阿花永遠愛你,你可要慢些插。」

老馬也說:「阿花,大哥會好好疼你。」

老馬想起阿花尚末生產過,決不可太衝擊,就很耐心的一寸一分慢慢向內推進。以至全根盡入。

「到穴心了嗎?」

「喔!哥,我覺得到。」

「還痛不痛?」

老馬別有見地的又吮吸她奶頭,以使她再淌淫水滑潤陰道。

這一招果然有效,珂花閉眼紅臉笑道:

「哥呀!不痛了,但內邊好癢,您可抽動抽動了。」

老馬一聽,就依言淺抽慢插起來。

這樣抽插了五十多下,他問:「阿花,給你插得爽不爽?」

「果然一鳴驚人。」

阿花為了表示虔誠至愛,就緊摟可清的雙肩。她不只如此,還開始微微搖動雪柔柔的屁股,迎合可清的抽插。

這麼一來他就覺得龜頭一直被緊窄的陰壁磨轉,同時也因她陰戶不停翕動而倍加舒服。

「嗯,阿花,你的嫩穴真妙,懂得搖動……真是一朵解語花……對……就是這樣……」

老馬經她配合越有勁道,一股作氣抽插她一百多下。

老馬正在愈抽愈起興的時候,忽然……

「有人在家嗎?」有敲門聲自外傳來。

「做什麼?」

「收清潔費的。」

老馬和阿花都緊張起來,彼此面面相覷!

就在這時,老馬腰肢一抖,洩了。

他一邊停止抽動,一邊掃興的朝外叫:「等一下!」

而這時阿花也被插到高潮的緊摟他。

約摸二三分鐘,老馬匆匆穿上內衣和內外褲,打開房門又打開大門去應付來客……

過了一周,阿花果真月經來了,他開始納悶的去對後街和周老先生弈棋。這一弈棋連接了三天,使老馬打發不少時間。

第四天,周老先生有事去南部,老馬只好在家午睡,一覺醒來正走到廚房要喝冷開水,忽聽浴室有沖水聲。

他暗想:阿花去看電院,二妹也去上班,莫非是大妹惠玲!

想到女人洗浴的裸體,想到這常以打牌驅走春閨怨的大媳婦,他突想博博運氣看看能否嘗嘗異味。

於是,他輕手輕腳的猛推虛掩的門而入。

「大哥……您……想幹什麼?」

她一手忽抱住她後肩,一手摸一把她的右乳房。

「嘻……惠玲……你終日怨歎丈夫交外國女人,不回來看你,那麼讓我安慰你。」

「大哥,您別胡說,我沒怨歎他嘛!」

 

「但是,我每次見你讀信時,卻看得出!」

「不行,大哥,快放開我……」

「哎喲……惠玲……我早已看出你很寂寞。」

在一拉一掙紮中,老馬的陽具早已隔著內褲緊壓惠玲的屁股。

惠玲被龜頭磨揉得也有些麻癢,她低頭道:

「不好!大哥,這成何體統,何況大白天……」

然而老馬看她不太掙紮了,反而把她從浴室抱起走向自己臥房。

「大哥,您也不想這樣太過份了嗎?」惠玲紅著臉,希望老馬到些為止。

老馬因玩過阿花得逞,所以理智大失當放下她在床上,立刻如雨點般的飛吻她全身,包括惠玲的乳房、陰戶、陰核!

惠玲突經異性吻遍全身,難免爽得淌出淫水。

老馬在飛吻她之後,也唯恐她拚命掙紮跑出房門,就先發制人的壓住惠玲的嬌軀。

「啊,別這樣,讓人知道多難為情?」

「有誰會知道呢?」

老馬側著身,脫下三角褲,立刻,惠玲看見老馬一隻大肉柱子。

「以後你難免說溜咀?」

「哈!我才不傻呀!」

老馬除了肉柱在她陰戶上磨,也摸捏大媳婦左方乳房。

惠玲覺得事難挽回又覺得陰戶酥癢無比,只好馴服道:「好,我答應你,你先別壓我。」

老馬見惠玲已閉眼,諒不至再溜跑,就側旁她而臥,惠玲重重疏了囗氣!而老馬也趁機摸她乳房,扣她陰戶。不摸猶可,一摸之下早已春潮氾濫!

「惠玲,你委實曠了太久了。」

「大哥,你要插穴就快呀,萬一有人來……」惠玲張開眼,望著他那根硬陽具。

老馬想起那天收清潔費的事,點點頭,他為了憐惜嬌軀,決定不再用俯壓式插她。他把她左腿根舉高,交她自己抬,然後側臥的舉上陽具龜頭,一手分開她多淫水的陰唇橫插而入。

對於瘦弱的男人為了儲存精力作最後衝刺,在起初最好採用這樣的側交。

「大哥,輕點,慢慢插,惠玲絕不跑掉。」

老馬也覺頗有道理,就慢抽淺揮起來,同時,他一手不停捏揉她的陰核!

 

惠玲被老馬這一雙管齊下,又酥癢又快感,淫水不停的淌出,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

「惠玲,我想插快些好嗎?」

「好!你要怎樣插就怎樣插!」

老馬一喜就改雙手支床的跪姿,迅速的插她陰戶!

如此過了約一百下,老馬喘氣問:「好惠玲,我插得你……還舒服嗎?」

「啊……妙……可清……你真會搗我真快活……我骨頭都酥麻得……要散掉了……」

老馬一聽她嬌哼浪吟就拼老命地又抽插了七十多下,終於龜頭一陣奇酥心神一蕩洩出陽精……

而惠玲空曠日久,早已渴望男人的精液,如大旱之見甘霖,故當他陽精噴到子宮時,她也第三次又噴出陰精……

馬可清自從與阿花發生不尋常關係後,越發大膽起來,這使他日後對牽夢與惠玲提供了更直接的途徑,因為老馬已經覺得天下女人都差不多,只要是做那檔男女大事,女人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性。

今天早上,阿花回娘家,惠玲已經出遠門好幾天,最少還要兩天才回來,因為惠玲與朋友旅行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只有牽夢會在家,老馬覺得這是個機會。

牽夢吃過晚餐之後,跟大哥老馬在客廳看了一出連續劇後,便逕自去洗澡了當老馬抽完第二支香煙時,老馬聽到浴室門被打開的聲音,他知道牽夢已美人出浴了,老馬望著牽夢婀娜生姿的背影,偷偷的跟到她後面。

當牽夢走到她臥室的門囗時,老馬一把將她抱住,並且上下齊手撫摸起來。

「呵……唔……唔……」

牽夢被他挑逗,忍不住的叫起來。她本能的有些抗拒,但飢渴的馬可清絲毫不肯放鬆,而且緊緊的抱住她。

他的手開始不安份了,馬可清央求道:「好妹妹,就給大哥一次機會,我會好好的疼你的。」

老馬邊說,邊摸她白□裝內的陰戶,邊用硬陽具磨她肛門,她也久不嘗插穴之味了,一聽他如此誘惑的說詞,不禁淌出淫水,象徵性的推說:

「不要嘛!不要啦!」

老馬見她並不掙脫,就摟推她走入她的臥房,並關上門。接著,他拉她躺在床,然後,在衣櫃內拿出那套他送她的金色洋裝,又抽出一條新毛巾。

當他拿新毛巾和衣服靠近床沿,牽夢只好閉眼側臥不敢看他!這一姿勢,正好給他一個好機會,他連忙從她背部拉下拉鏈,這一來,他順利的脫下她上半身的無袖洋裝,使他意外的是她沒掛乳罩,一顆奶房輕易的露出來。

「哇!牽夢,你的乳房真大。」老馬說著,順便吻了吻她的玉乳。

這一吻,吻得她酥癢又麻麻,老馬於是在她馴服下,脫下她的白洋裝,只留下她緊穿得三角網褲。接著,就用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一直擦到她的腳,然後,他更旁她右側臥下來,並一手摸她乳房,一手下遊進她的網褲內,摸揉她的陰戶,觸手所及都是濕濕滑滑的。

「唔!牽夢你已淌了浪水。」

「哼!大哥,都是由你引起的。」牽夢轉身恢復仰臥,卻笑盈盈的。

老馬知道她已有性需要,就猛抱她,吻她的臉,牽夢並沒掙紮任由雨點般的滋吻。

老馬見她很馴服,就進而脫下她的三角褲,於是,他很細心的欣賞她的裸體美。

牽夢的體形很特殊,她上胸卅八,腰身廿八,臀部卻有四十,除了腋下有濃黑的腋毛之外,陰戶的毛毛卻極少!甚至少得難見陰毛。老馬手指不停的觸她陰核,企圖使她多得快感。

牽夢經他技巧的磨揉,果真感動地道:「好!就答應這一次,大哥!」

「唔!這樣大哥會更疼你的。」

牽夢一聽,果然雙腿八字大開道:

「大哥,三妹的嫩穴已為你開了,快些吧,以免大姊她們聽到。」

老馬於是喜孜孜的左腿跪在右腿外,然後右腿半立在她左腿之上方,並且,在此之前,要她自行高抱左腿,如此一來,他可見她的全副陰戶。

他先在她的陰核揉捏了一下,接著就分開她紅紅的陰唇,終於舉起陽具向她插入。

牽夢雖胖了些,但陰戶仍很緊小,且還會不停的翕動,使得他的龜頭如入快樂神仙洞,他於是由淺抽慢插,漸漸而狠抽快插起來!

抽插了一百多下時,他有些喘了,可是他仍喘問:

「牽夢,我的好妹妹……你覺得我插得你……舒服嗎?」

而牽夢這時也搖幌著嬌吟:

「唔……親親……哥哥……你真是插穴大王……你插得我……嫩穴……又癢……又快活……又刮得無比的……酥麻……我太快活了……你幹得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公公……好丈夫……好親爹……」

老馬覺得二妹子平時斯文又木訥,沒想到她的浪吟,卻比另二個妹妹露骨,這真大異其趣!於是,為了令她得到更大舒服,他忽玩了伏地挺身式對她狂抽狠插,其勇猛次次至花心!

當抽插了又一百五十下時,老馬終於洩了。

而牽夢見可清按住屁股不動,又覺得子宮奇癢,也同時洩了陰精……

「牽夢,你洩了幾次?」

「我……連這次已第三次了……」

「大哥插穴的成績怎麼樣?」

「一百分。」牽夢在他額上飛吻一下,笑答。然後又用兩個大奶向他的臉上揉。

此時已是淩晨兩點多!在彼此互摸陰戶和陽具一陣後,便疲累得各自回房睡了。

話說馬可清替他朋友照顧長大的竹君,自從嫁出去之後,並沒有過著完全幸福的日子,丈夫是很有錢,只是她老公慣於愛拈花惹草,過度的縱慾聲色。結果他的那話兒過度使用。竟使他的雄風難以表現,這可苦了竹君。

丈夫不行,做太太的猶如守活寡!

因此,竹君悶悶不樂,她與牽夢、惠玲、阿花向來情同手足,向來也以姊妹相稱。竹君的命運跟她們一般,結婚之後毫無幸福可言,竹君把她的苦悶偷偷的告訴她們。

想不到四人同是天涯淪落人,互掏同情之淚。

有一天,竹君上市場買菜,那個賣蚵仔麵線的老牛遠遠就看到竹君在人堆裡走過來。

老牛笑臉盈盈招呼著竹君:「秦小姐,怎麼好久沒來啦!」

「哦……最近出遠門啦!」

竹君生父姓秦,所以老牛稱她為秦小姐。

竹君隨意找個理由帶過去,其實她也沒有出什麼遠門,只是她有些羞澀而已她知道老牛一定又不收她的錢啦!

老牛常誇她是他所見過最迷人的女人,每次吃蚵仔麵線,他總是不肯收錢。

他說:「你只要常來。」

「為什麼?」竹君有些不解。

「因……因為你漂亮……身材好……尤其那雙美腿……還有……那對奶奶,哎喲……好大……只要我老牛常看到你雖然不能一親芳澤,也時滿意足啦!」

竹君並沒有很生氣,只是老牛這麼直接使她不好意思,因此她最近上市場有意閃避老牛。

不過現在她想通了,在家老公不行,能夠被別的男人讚美也不失為一種滿足作用,所以竹君又再度來吃蚵仔麵線啦!

今天竹君刻意打扮一番,果然老牛又色瞇瞇的盯著她,不料此時馬可清會在這裡出現。

原來老馬與老牛是舊識,經過老馬的解釋,才知道他今天是純粹來找老牛抬□的,□不期會遇到竹君,於是老馬曾經幻想過的與及近日與女店員緹華及自家人惠玲、牽夢、阿花等的風流韻事連想在一起,於是老馬說「竹君,好久沒回娘家。」

「是呀!所以下午要回去啦!叔叔……不,大哥……」

竹君嫁出去以後沒多久,便改囗稱呼馬可清為大哥,馬可清問秦竹君所由為何?竹君說:

「我喜歡稱你為大哥,一來不是你生的小孩,二來我與惠玲姊等以姊妹相稱,大家年紀差不多,她們即然稱你大哥,小妹自然也入境隨俗啦,而且比較沒有距離感。」

老馬也不反對,反而高興,一來顯得他年輕,二來確實也親近多了。

午後,老馬獨自一人回家,沒多久秦竹君果然來了。

竹君穿著花背心的背心,下身穿著一件緊身短裙,更顯得她突兀的身段。

竹君坐在老馬旁邊,老馬手放在她的腰際上假裝以長輩的身份跟她很親近的噓寒問暖,他的手有意無意的在她的身上或抓或撫。

竹君似乎無意去閃躲,因為從前她常坐在他懷裡,所以也習以為常。

沒想到此時老馬得寸進尺,索性將她抱在懷裡並且上下齊手。

「啊……嗯……大哥……不要在這裡……不要這樣多難為情……」

一言下之意,竹君並不反對老馬的不矩行為,於是老馬乾脆將竹君抱起來,然後走到自己的房間,兩人脫光衣服後,老馬將竹君放在床上。

他屈起她雙腿,八字大分開,然後以雙叉支床,雙腳跪床的舉上陽具,向她插入。這時,竹君伸玉手握他的龜頭,分開陰戶引導它挺入。

於是,老馬屁股一沈!「滋!」地一聲,陽具進去了。

她感到下體異常飽實,也開始款腰扭屁股,以迎合他的抽插。

「竹君,你的嫩穴很緊,哥舒服極了。」

「哥,你既這麼愛竹君的嫩穴,就快點抽插吧!」

「好!我一定讓你十足的快樂。」

老馬很有架勢的,開始一上一下慢慢的抽插。

而竹君也綻出春笑,抬起肥白豐滿的屁股,往上頂,往下一縮,使他一下子感到特殊的快感。

當老馬抽插了數十下,竹君的陰戶內淫水,已一而再,再而三的淌溢出來。浸潤得他整根大陽具都濕了,也使他樂得使勁加速抽插!

 

這樣一來,竹君開始浪叫:

「哥!再快些插……嫩穴好癢……也舒服極了……」

「嗯……我知道!」

他長長籲了一囗氣,接著聚集氣力,開始對她猛抽狠插,好像面臨世界大戰一樣。

過了十五分鐘,他已抽插了二百來下,漸覺上下氣不接又全身汗水。

而她全力迎戰下,嬌喘連連,甚至浪叫:

「唔……哥……你真能插……抽得小穴……快樂極了……太愛你了……啊呀……好癢……哥用力……我舒服得……要飛了……啊……」

因為她浪叫太響了,陽具又一直在她翕動的緊挾中,老馬終於洩出陽精竹君也忍不住跟著丟了。

於是,兩人相抱互吻,享受這空前末有的快感!

過了半點鐘,老馬下「馬」側臥撫她的大腿:「竹君,哥的勁道不賴吧?」

「快樂極了,妹妹的嫩穴……哥,你真了不起。」竹君也握捏他的軟陽具,道:「哥,這寶貝太妙了,小穴塞得滿滿的。」

「是嗎?」老馬摸她陰核,也問:「竹君,你以前沒有這塊小粒塊暱?」

「那時是小女孩嘛!」

「那長大就……」

「就發育成熟了嘛!」

老馬有些疲累,忽道:「夜深了,老哥要睡了。」

說完,拿起被單正要蓋身子,竹君□意猶末足道。

「哥!哥!」

「什麼事?」

「方纔你摸得小穴好癢,再幫女兒揮一次吧!」

老馬未料竹君慾火強旺,不忍拂她的願望,於是又去摸她的陰戶。這一來,他的陽具又硬起來。

「竹君!」

「唔!哥?」

竹君說到這,突然臥房門外響起……

「我們需要你,可清大哥哥!」

 

老馬雖喝了酒,□知道這聲音是三個人的混合聲,問:「是誰?」

「大哥,是我們。」

聲音剛完,突然房門開了。

乖乖!正是惠玲、牽夢、阿花!

而且,她們個個赤裸的一絲不掛,在款步進入房內時,個個乳波臀浪,好不迷人。

這突如其來的事,頓使竹君嚇一跳,她趕緊拉一把被單遮住裸體,並抖著指道:「姊姊……你們……」

阿花哈哈笑道:「妹妹,你別怕……」

「三姊,你是說……」

這時大姊惠玲也笑道:「小妹,我們是說和可清都已交過腿了。」

「哥可是真的?」

老馬羞愧低頭。

向來最沈默的牽夢也說:

「竹君,既然你和哥也交上一腿,何不暫時拋開那些苦悶,大家先樂一樂不是更好?」

此話一出惠玲阿花附和道:「對!對人生能有幾多樂,何不及時行樂?」

「哈!好一個即時行樂。」

竹君移開被單,招呼三位前輩道:「那麼姊姊們來這坐坐,我們研究怎樣行樂。」

她又道:「我已累了,現在將可清交給你們!」

「不!竹君,你難得回家聚聚,我們多樂一樂嘛!」

竹君終於點點頭。

於是,四位裸女有站有坐開始商討怎麼插穴之樂?

商談的結果是:由阿花、牽夢綵排一二號,惠玲最後。竹君幫老馬推屁股和舐舐工作。

分工完畢,首由阿花、牽夢、惠玲,像紙扇形橫直分臥在床,然後由他蹲跪在牽夢之下,開始輪插每個裸婦的陰戶。

「哥,快上馬呀!」阿花媚眼含春的期待。

「可清!我會為你生寶寶!」惠玲也分開粉紅嫩肉的陰戶。

老馬正東張西望,牽夢道:

「哥,我的屁股最大,可為你生個雙胞胎。」

牽夢的話像清晨的鐘聲,最有吸引力。可是老馬細思之下,堅持原則從阿花開始。

阿花見可清靠上來就自抱雙腳於是,老馬就以「斜插柳盆」的分開她陰戶,舉陽具插入。此時,竹君一手替他推屁股。一手抱吻阿花的乳房。

如此他抽插了六十多下,拔出了濕淋淋的陽具,改插入牽夢的陰戶!這時,竹君走上床,蹲在阿花之左方吻牽夢乳房。

阿花看得興起,托高竹君的屁股,舐舐她肛門下的陰唇,這種連環作用,使竹君上下都快感。

至於老馬因沒有竹君推屁股,抽插了三十多下就改插惠玲的陰戶。

惠玲因排尾,只好自行先摸揉陰戶取樂,所以當可清抽插她時,那如春泉的淫水淌了一大片,老馬只好拔出陽具用衛生紙擦乾,然後再插入。

竹君見他移位,她也跟上,她又替他推屁股。而牽夢也托高竹君屁股,吸吮她的陰戶。

這樣約摸插了近一百下,老馬又拔了出來。

「哥,該輪到我了。」牽夢喜孜孜的說。

老馬果真移插二妹妹的陰戶。

「卜滋!卜滋!」是陽具一進一出之穴聲!

這使阿花有些妒意,奈何擺列成紙扇型是她提議的,又能怪誰?

然而,老馬忽有力不從心之感,只聽他叫:「啊!我好爽!我又要洩了!」

三妹和竹君一聽,都面面相覷!

反應最快的是阿花,她滑過下體搶說:「要洩精,就洩進我的嫩穴內。」

可是馬上引起惠玲的不滿,她索性坐起身,拍一下可清的屁股道:

「我一定會生寶寶,快把陽精在我穴內射!」

但話未完,牽夢恐慌的緊抱老馬道:「誰也不許搶走我大哥!」

「啊!我也忍不住……了……」

話剛說完,牽夢果然感覺子宮享受到被澆頂陽精之快感。

牽夢唯恐他被搶走似的,不但摟得緊,也雙腿夾緊他屁股。

誰知他縱慾過度精關不固,陽精一直不停的噴射……結果臉色發青又變白又吐白沫

台北的某一家醫院裡,一個行色匆匆美妙生姿的少女正趕往這家醫院。

不久,她來到四O二號病房。少女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病人身旁,她嬌柔的抽泣著:「嗚!怎麼會這樣?你到底得了甚麼病?」

「我……我……」

病人似乎有難言之隱,他更想不到跟前的少女會來看他,這使他感動異常。

一旁的護士小姐輕拍她的香肩,「請跟我來,小姐……」

哭泣的少女一臉迷惘跟著護士小姐走出病房門囗。

「小姐!馬先生得的是虛弱症……」

「虛弱症?」少女似乎不完全明白。

護士補充說:「馬先生元氣大損,他風流過度,差點死在牡丹花下,幸好送醫及時,否則馬先生很可能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啦!」

原來少女正是李緹華,也就是茶葉店的女員工。

聽護士的說法,緹華似乎會意出來了,只是她不知道馬老間會這麼風流。

那一夜跟馬可清激情後,想不到李緹華愛上了馬可清,重要的是她已暗生珠胎,有了小寶貝的生命。

緹華知道馬老閭原來這麼風流後,真傷心欲絕,但為了愛他,她只好忍氣吞聲。

「可清!」緹華含情脈脈地呼喚著。

「啊……李……小姐……我……」

「到底……是跟誰……可以告訴我嗎?」

紙終於包不住火,可清也毫不隱瞞一五一十的告訴緹華。

本來緹華寬懷大量,只要能跟馬可清有個結果就好,所以她起初以同情的想法幫他脫罪,因為老馬老婆早逝,他已長久禁錮,所以男人風流在所難免。

但是當緹華知道老馬竟然跟自己結拜的弟妹們胡亂瞎搞,簡直怒不可遏,認為老馬畢竟不能讓自己托付終身。

於是緹華對他的愛慕之情突然不再,而且她決定把初生珠胎拿掉,並且隱瞞此事。

李緹華決定在離去之前作一件事,她把病房的門鎖住,然後她再次走回老馬的身旁。

她依偎在他懷裡,並且嬌嗔地在他耳邊鶯燕起來。然後她脫去自己的上衣,並把弄自己的一雙乳房,緹華盡悄的挑逗老馬。

她雙眉緊蹙,朱唇微啟,淫淫諾諾。老馬看到她這番挑逗的畢動,不禁的熱血沸騰,可下面那老二並硬不起來。

老馬固元氣尚未恢復,醫生交待至少要調養半年才可以再進行魚水之歡。不過此時,老馬已忘了醫生囑咐。

緹華頑皮的將他的褲子褪掉,只見他的大雞巴軟軟的、垂頭喪氣毫不起眼。

緹華先用兩個大乳房夾著他的陽具繼續挑逗,漸漸的,馬可清的老二慢慢起色,於是緹華改用囗交。

她用手先在他的卵蛋輕搔著!

「啊……啊……」老馬有感覺了,雞巴已經硬起來了。

李緹華於是張開小嘴把那大雞巴含在嘴裡啜吮起來。

「唔……唔……唔……」她整根含住上下套弄。

雞巴被吸的硬繃繃,緹華的右手握著陽莖配合著吹吸的動作,上下拉抽。

她一會用舌舐,從卵蛋舐至龜頭。

她斜視老馬,老馬閉著眼睛,似狀極端舒服。

「啊……」

緹華媚眼橫生,雙頰紅的像西邊的彩霞,她的香汗不停的從她的額角潛下。她繼續拉著陽具,左手握著自己的尖乳。

「唔……唔……嗯……嗯……唔……」緹華驕嗔如呢,淫蕩不止。

老馬血液澎湃,他意識到要射精了。他急忙倒吸一口氣,閉住精囗。沒想到她的吞吐那麼有魔力,她又一次的急啜吮。

終於老馬:「啊……啊……」

他精水如泉湧,但不是用射的,而是用流的。

緹華穿好衣服後,回眸一顧神秘的一笑離開醫院。

馬可清因為調養期未過,又被緹華挑逗而大傷元氣,使他從此沒有行房的能力,成為「沒有用」的男人。

馬可清,早年混跡江湖,結交了不少「奇能異士」,後來改邪歸正經營起茶葉生意,日子過得不錯。

當年老馬年輕氣盛,好勇鬥狠在道上也混出了名堂來,追隨者也不在少數。

但江湖險惡難行,迫使他放棄了江湖生涯,年屆四十的他好不容易討了媳婦,只可惜紅顏多薄命,老婆早逝。

他有三個情同手足的好兄弟,馬可清身為他們的大哥,年齡的差距也有十來歲。早年馬可清還在混的時候,三個小老弟皆視其為他們的大哥,俟老馬退隱後不久,三個小老弟後來也深感今是而昨非,遂陸續離開江湖路。

他們投靠馬可清,老馬義不容辭完全接納他們。

幾年後,三個小老弟都陸續結婚,老大的媳婦叫惠玲,老二的老婆叫牽夢,小弟的妻子叫阿花,三個女人可以稱得上是絕色美人,不亞於時下的影視明星。

大家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倒也和樂融融,日子過得很快樂。

現在,阿花、牽夢、惠玲三個女人的丈夫因工作或其他因素的關係,已經有好久離開家裡了,而老馬是所有的人裡而最清閒的了,因為他那茶葉店面請了五、六個女店員來看顧,也不用煩他老操心,只要他每期準時收錢就好了。老馬唯一遺憾的事是老婆早過逝,使得他難免感到空虛而寂寞,尤其每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員工或弟媳那婀娜多姿的嬌模樣,便會在他潛意識裡特別需要女人的慾望。

有一次,他無意經過阿花的臥房,因為阿花正在換衣服,忘了將房門關好在半遮半掩的門外,老馬隱約的看到阿花裸露的背影,她的肥臀朝外,老馬那不爭氣的老二竟然一下子翹了起來,使他極端不好意思的閃躲掉。

 

自從那次跟一名女店員叫緹華的女孩子攪過之後,使他久封的心扇逐漸打開,並且恢復信心,他很想跟牽夢。阿花。惠玲發生不可告人的關係,甚至連乾女兒竹君他也沾染。

竹君跟她的三位嫂子情同親姊妹,自從出嫁以後較少有往來,不過也經常以電話聯絡。

竹君與馬可清相差也不到二十歲,她是馬可清從前朋友的女兒,朋友因老婆跟人跑路自己又患絕症,因此托付予老馬,老馬果真一諾千金把竹君帶回家並且將其培長成人。

老馬人高馬大,輪廓五官相當有立體感,長得頗為性格,現在正值中年挺有男人成熟的魅力,深深吸引人。

就憑這一點,而且他有恩於這四個女人,因此他決心只要有機會他一定要上馬與她們周旋不可。

尤其女員工緹華跟他上過床之後,老馬信心十足且俟機而動,想要與竹君及她的三個嫂嫂有一腿之交才不枉此生。

那是中秋節的前夕,已經晚上八點了,平常時晚上十點打烊,因為適迎中秋佳節,所以老馬也讓自己的員工提早打烊。

打烊的時問是晚上八點,其他的女孩子都陸續走掉了,唯獨緹華沒有走。

「李小姐!大家都走了,你怎麼還在忙?」

緹華見老闆在問,急忙說:「老闆!因為明天有一家客戶要二十盒的禮盒,而且聲明要一大早來提貨,客戶剛才才訂的貨,明天是中秋節,大概客戶要急著趕明天送出去吧!所以我先把它包裝好,省得明天老闆出狀況……」

真是熱心的員工,老馬內心歡喜,於是老馬幫忙緹華包裝。

不久,禮盒已包裝完畢。

「李小姐!」

「哦……」

他看到她那美麗的身段,姣好的面貌,嬌柔甜美的聲音,使老馬鼓足了勇氣說:「李小姐!你工作賣力,走我請你吃消夜。」沒想到緹華一囗氣答應了。

一回生。二回熟,倆人先吃了一頓海產,然後又去唱歌,這一路玩下來已深夜了。

這時老馬帶著微醉的李緹華走進一家旅館,緹華也沒有拒絕,而且此時已改囗叫老馬為可清了,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也許直喚名字較顯得親近些吧!

進了旅館的房間後,老馬關好門後,便迫不及待的想上馬了,他把緹華壓倒在床上,一頭鑽進她的雙峰之間胡亂磨菇。

「啊……唔……唔……」

緹華本能的扭動嬌軀,兩人經過貼身的磨蹭更加速了兩性的慾望。

於是老馬的手也開始不安份了,他的手已經摸向她的大腿,她的粉腿光滑晶螢。

「啊……唔……唔……」

她的美腿曲弓著於床上,嘴內嬌嗔連連,那色瞇瞇的老馬即刻侵襲緹華的肥臀。

緹華兩手緊抱著老馬,咬著下唇意識有些模糊,老馬終於把她身上的包裹逐一的解除。

面對一絲不掛的緹華,老馬的心速加快,終於也脫去自己的衣服。

 

緹華正值花樣的年華,一股青春氣息襲向老馬,馬可清醉了。

緹華稱得上是天生尤物,除了擁有傲人的身材,姣美的面孔之外,想不到平常斯文的她,在這個時侯顯動淫媚動人,真是做愛的上等材料。

緹華媚著雙眸,微視著可清,雙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摸撫,並輕聲細語的叫魂,直叫得老馬魂飛九霄。

他再也忍不住了,他抓住那突兀的乳房左右開弓不停的啜吮,乳頭被舐得尖硬起來。

李緹華咯咯地浪叫:「啊……唔……哥啊……哥……噢……」

她左手抓著老馬的頭髮,右手本能的伸到老馬的下體,用一招「掖下偷桃」的招式,直搔得老馬的卵蛋又癢又酸,那大老二也毫不客氣觸怒起來。

緹華搔了一陣睪丸後,轉手握住那根肉棒用力的抽弄著。

「啊……噓……」老馬忍不住叫了起來。

不久,兩人攻守交替,換老馬躺在床上,緹華望著豎立的肉棒,立刻俯下身來手握陽莖,便張開小嘴兒給它舒服了。

「唔……唔……唔……」

緹華吹吮吭然有聲,嘴內不停的吱唔。老馬手也沒有閒著,他的手握著她的兩個毫乳,愛不釋手。

她的淫水已經沾滿了她的下體,吹噓一陣後,緹華主動的騎在老馬身上,兩人面對面你來我往。

緹華兩腳跨在他的腰際兩側,然後手握著老馬的大雞巴,接著將自己的嫩穴對著龜頭慢慢的往下坐……

終於嫩穴咬住大雞巴,並且全根盡沒。

緹華開始套弄,她扭腰擺款,搖動著老馬的陽具。

「啊……好粗的……雞雞……好哥哥……唔……哎喲……」

當雞巴塞進她的肉穴時,緹華樂得狂叫。

「卜滋!卜滋!」淫水從她的嫩穴淌出來沾滿了他的老二。

雙乳在她的蠕動下,分外活潑迷人,老馬看著雙乳的變化,雙手摸著她的浪臀。

「唔……唔……唔……」

最後嬌柔的她顯然沒力氣了,只好趴在他的身上休息。

「沒力氣啦!」

「嗯……」

於是老馬一馬當先萬夫莫敵,一個翻身便將她壓住,並且把她的兩腿放置於自己的雙肩上,開始抽插。

「啊……哎喲……爽……快……用力……干我……哦……親哥哥……好丈夫……好老闆……」

「卜滋!卜滋!」

老馬聽下面的小兒淫蕩狂鎮,興奮不已,遂更加用力狂戳,下下入底,九深一淺。

陰唇含著陽具像蚌珠一樣一吸一吐,老馬□夾得爽歪歪,一股熱流襲上他的全身,他感到快要射精了,於是他托著緹華的肥臀,開始一連串的猛攻。

緹華的一對豪乳綻開像蓮花,窮變萬化。

他左插右戳。

「嗯……用力好親親……緹華……哎喲……舒服……」

「抬高……哦……哎喲……好哥……哥……好情郎……唔……」

「來……啊……好……大……雞……巴……用力……干……好爽……」

緹華意亂情迷,雙眉緊蹙,兩手抓住自己的雙腳,鶯鶯燕燕不休。她香汗淋漓,嬌嗔如燕,淫媚極了。

又干了十來下,老馬終於忍不住大叫:「啊……我……來了!……啊……」

「咻……咻……咻……」

他的龐大身軀一陣哆嗦,一汨陽精急射而出,射進緹華的體內。

兩人終於酣睡而眠,一直到次日早上十時才離去。

食住知味的馬可清,自從與李緹華一夜風流之後,禁固己久的他終於獲得了解脫,但卻使他覺得更需要女人了。

馬可清此後隨時留意家中的三個女人惠玲、牽夢、阿花,可能的話還包括自己一手帶大的竹君。

於是馬可清開始留意機會,創造機會。

這一日下午,阿花比平常回來得較早,老馬知道家裡只有他跟阿花兩個人。

阿花今天穿著洋裝特別美艷動人,老馬想起了那夜在旅館與李緹華風流的事,不覺心癢癢的。

阿花回來後跟老馬打了招呼後便匆忙到自己的臥室內,老馬覺得好奇,便跟了去。

不知是阿花佯作不知,或著一時失察不知道老馬也跟著進來了。當阿花坐在床上,猛然背後有一雙大手抱著她,她猛回頭才知道是大哥。

老馬不管三七二十一即刻毛手毛腳,他實在很怕阿花會拒絕使他腦羞成怒多難堪。

阿花只是象徵的拒絕,但不會整個人軟化半推半就起來。

「大哥要玩你,行嗎?……」

「嗯……」她羞答答表示不反對。

於是她脫下白洋裝及三角褲,雙臂一攤道:「大哥,你來吧!」

老馬興奮得無以言狀,他迅速脫下他的內褲,立刻,那只六寸多的陽具呈現在他面前。

她初見可清的硬陽具本就春心蕩漾淌出淫水,現在一見他全身裸體,就更想催他快插她。

於是她閉上眼,卻特別大開左右二腿,以迎接可清光臨。

她此時芳心激動心想,嫁夫半年現在才遇到「真丈夫」他以雙手支床,雙腳後跪的向阿花騎上。

阿花見可清已騎上,就伸玉手扶著他的硬龜頭,先在她陰核磨動,老馬就吻吸她的乳房。

阿花也兒酥癢,道:「大哥,您像很會玩。」

「因為大哥就喜歡你,想特別給你舒服。」

「真的呀?」

阿花一手扶龜頭,另一手撥開陰戶,「大哥,可以給嫩穴插進來了。」

老馬一聽就用勁插入,只覺得她的陰道內濕滑滑,又熱呼呼真舒服。

阿花憂著臉道:「啊……哥……痛呀……」

「哥……阿花永遠愛你,你可要慢些插。」

老馬也說:「阿花,大哥會好好疼你。」

老馬想起阿花尚末生產過,決不可太衝擊,就很耐心的一寸一分慢慢向內推進。以至全根盡入。

「到穴心了嗎?」

「喔!哥,我覺得到。」

「還痛不痛?」

老馬別有見地的又吮吸她奶頭,以使她再淌淫水滑潤陰道。

這一招果然有效,珂花閉眼紅臉笑道:

「哥呀!不痛了,但內邊好癢,您可抽動抽動了。」

老馬一聽,就依言淺抽慢插起來。

這樣抽插了五十多下,他問:「阿花,給你插得爽不爽?」

「果然一鳴驚人。」

阿花為了表示虔誠至愛,就緊摟可清的雙肩。她不只如此,還開始微微搖動雪柔柔的屁股,迎合可清的抽插。

這麼一來他就覺得龜頭一直被緊窄的陰壁磨轉,同時也因她陰戶不停翕動而倍加舒服。

「嗯,阿花,你的嫩穴真妙,懂得搖動……真是一朵解語花……對……就是這樣……」

老馬經她配合越有勁道,一股作氣抽插她一百多下。

老馬正在愈抽愈起興的時候,忽然……

「有人在家嗎?」有敲門聲自外傳來。

「做什麼?」

「收清潔費的。」

老馬和阿花都緊張起來,彼此面面相覷!

就在這時,老馬腰肢一抖,洩了。

他一邊停止抽動,一邊掃興的朝外叫:「等一下!」

而這時阿花也被插到高潮的緊摟他。

約摸二三分鐘,老馬匆匆穿上內衣和內外褲,打開房門又打開大門去應付來客……

過了一周,阿花果真月經來了,他開始納悶的去對後街和周老先生弈棋。這一弈棋連接了三天,使老馬打發不少時間。

第四天,周老先生有事去南部,老馬只好在家午睡,一覺醒來正走到廚房要喝冷開水,忽聽浴室有沖水聲。

他暗想:阿花去看電院,二妹也去上班,莫非是大妹惠玲!

想到女人洗浴的裸體,想到這常以打牌驅走春閨怨的大媳婦,他突想博博運氣看看能否嘗嘗異味。

於是,他輕手輕腳的猛推虛掩的門而入。

「大哥……您……想幹什麼?」

她一手忽抱住她後肩,一手摸一把她的右乳房。

「嘻……惠玲……你終日怨歎丈夫交外國女人,不回來看你,那麼讓我安慰你。」

「大哥,您別胡說,我沒怨歎他嘛!」

 

「但是,我每次見你讀信時,卻看得出!」

「不行,大哥,快放開我……」

「哎喲……惠玲……我早已看出你很寂寞。」

在一拉一掙紮中,老馬的陽具早已隔著內褲緊壓惠玲的屁股。

惠玲被龜頭磨揉得也有些麻癢,她低頭道:

「不好!大哥,這成何體統,何況大白天……」

然而老馬看她不太掙紮了,反而把她從浴室抱起走向自己臥房。

「大哥,您也不想這樣太過份了嗎?」惠玲紅著臉,希望老馬到些為止。

老馬因玩過阿花得逞,所以理智大失當放下她在床上,立刻如雨點般的飛吻她全身,包括惠玲的乳房、陰戶、陰核!

惠玲突經異性吻遍全身,難免爽得淌出淫水。

老馬在飛吻她之後,也唯恐她拚命掙紮跑出房門,就先發制人的壓住惠玲的嬌軀。

「啊,別這樣,讓人知道多難為情?」

「有誰會知道呢?」

老馬側著身,脫下三角褲,立刻,惠玲看見老馬一隻大肉柱子。

「以後你難免說溜咀?」

「哈!我才不傻呀!」

老馬除了肉柱在她陰戶上磨,也摸捏大媳婦左方乳房。

惠玲覺得事難挽回又覺得陰戶酥癢無比,只好馴服道:「好,我答應你,你先別壓我。」

老馬見惠玲已閉眼,諒不至再溜跑,就側旁她而臥,惠玲重重疏了囗氣!而老馬也趁機摸她乳房,扣她陰戶。不摸猶可,一摸之下早已春潮氾濫!

「惠玲,你委實曠了太久了。」

「大哥,你要插穴就快呀,萬一有人來……」惠玲張開眼,望著他那根硬陽具。

老馬想起那天收清潔費的事,點點頭,他為了憐惜嬌軀,決定不再用俯壓式插她。他把她左腿根舉高,交她自己抬,然後側臥的舉上陽具龜頭,一手分開她多淫水的陰唇橫插而入。

對於瘦弱的男人為了儲存精力作最後衝刺,在起初最好採用這樣的側交。

「大哥,輕點,慢慢插,惠玲絕不跑掉。」

老馬也覺頗有道理,就慢抽淺揮起來,同時,他一手不停捏揉她的陰核!

 

惠玲被老馬這一雙管齊下,又酥癢又快感,淫水不停的淌出,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

「惠玲,我想插快些好嗎?」

「好!你要怎樣插就怎樣插!」

老馬一喜就改雙手支床的跪姿,迅速的插她陰戶!

如此過了約一百下,老馬喘氣問:「好惠玲,我插得你……還舒服嗎?」

「啊……妙……可清……你真會搗我真快活……我骨頭都酥麻得……要散掉了……」

老馬一聽她嬌哼浪吟就拼老命地又抽插了七十多下,終於龜頭一陣奇酥心神一蕩洩出陽精……

而惠玲空曠日久,早已渴望男人的精液,如大旱之見甘霖,故當他陽精噴到子宮時,她也第三次又噴出陰精……

馬可清自從與阿花發生不尋常關係後,越發大膽起來,這使他日後對牽夢與惠玲提供了更直接的途徑,因為老馬已經覺得天下女人都差不多,只要是做那檔男女大事,女人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性。

今天早上,阿花回娘家,惠玲已經出遠門好幾天,最少還要兩天才回來,因為惠玲與朋友旅行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只有牽夢會在家,老馬覺得這是個機會。

牽夢吃過晚餐之後,跟大哥老馬在客廳看了一出連續劇後,便逕自去洗澡了當老馬抽完第二支香煙時,老馬聽到浴室門被打開的聲音,他知道牽夢已美人出浴了,老馬望著牽夢婀娜生姿的背影,偷偷的跟到她後面。

當牽夢走到她臥室的門囗時,老馬一把將她抱住,並且上下齊手撫摸起來。

「呵……唔……唔……」

牽夢被他挑逗,忍不住的叫起來。她本能的有些抗拒,但飢渴的馬可清絲毫不肯放鬆,而且緊緊的抱住她。

他的手開始不安份了,馬可清央求道:「好妹妹,就給大哥一次機會,我會好好的疼你的。」

老馬邊說,邊摸她白□裝內的陰戶,邊用硬陽具磨她肛門,她也久不嘗插穴之味了,一聽他如此誘惑的說詞,不禁淌出淫水,象徵性的推說:

「不要嘛!不要啦!」

老馬見她並不掙脫,就摟推她走入她的臥房,並關上門。接著,他拉她躺在床,然後,在衣櫃內拿出那套他送她的金色洋裝,又抽出一條新毛巾。

當他拿新毛巾和衣服靠近床沿,牽夢只好閉眼側臥不敢看他!這一姿勢,正好給他一個好機會,他連忙從她背部拉下拉鏈,這一來,他順利的脫下她上半身的無袖洋裝,使他意外的是她沒掛乳罩,一顆奶房輕易的露出來。

「哇!牽夢,你的乳房真大。」老馬說著,順便吻了吻她的玉乳。

這一吻,吻得她酥癢又麻麻,老馬於是在她馴服下,脫下她的白洋裝,只留下她緊穿得三角網褲。接著,就用毛巾,擦拭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膚,一直擦到她的腳,然後,他更旁她右側臥下來,並一手摸她乳房,一手下遊進她的網褲內,摸揉她的陰戶,觸手所及都是濕濕滑滑的。

「唔!牽夢你已淌了浪水。」

「哼!大哥,都是由你引起的。」牽夢轉身恢復仰臥,卻笑盈盈的。

老馬知道她已有性需要,就猛抱她,吻她的臉,牽夢並沒掙紮任由雨點般的滋吻。

老馬見她很馴服,就進而脫下她的三角褲,於是,他很細心的欣賞她的裸體美。

牽夢的體形很特殊,她上胸卅八,腰身廿八,臀部卻有四十,除了腋下有濃黑的腋毛之外,陰戶的毛毛卻極少!甚至少得難見陰毛。老馬手指不停的觸她陰核,企圖使她多得快感。

牽夢經他技巧的磨揉,果真感動地道:「好!就答應這一次,大哥!」

「唔!這樣大哥會更疼你的。」

牽夢一聽,果然雙腿八字大開道:

「大哥,三妹的嫩穴已為你開了,快些吧,以免大姊她們聽到。」

老馬於是喜孜孜的左腿跪在右腿外,然後右腿半立在她左腿之上方,並且,在此之前,要她自行高抱左腿,如此一來,他可見她的全副陰戶。

他先在她的陰核揉捏了一下,接著就分開她紅紅的陰唇,終於舉起陽具向她插入。

牽夢雖胖了些,但陰戶仍很緊小,且還會不停的翕動,使得他的龜頭如入快樂神仙洞,他於是由淺抽慢插,漸漸而狠抽快插起來!

抽插了一百多下時,他有些喘了,可是他仍喘問:

「牽夢,我的好妹妹……你覺得我插得你……舒服嗎?」

而牽夢這時也搖幌著嬌吟:

「唔……親親……哥哥……你真是插穴大王……你插得我……嫩穴……又癢……又快活……又刮得無比的……酥麻……我太快活了……你幹得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公公……好丈夫……好親爹……」

老馬覺得二妹子平時斯文又木訥,沒想到她的浪吟,卻比另二個妹妹露骨,這真大異其趣!於是,為了令她得到更大舒服,他忽玩了伏地挺身式對她狂抽狠插,其勇猛次次至花心!

當抽插了又一百五十下時,老馬終於洩了。

而牽夢見可清按住屁股不動,又覺得子宮奇癢,也同時洩了陰精……

「牽夢,你洩了幾次?」

「我……連這次已第三次了……」

「大哥插穴的成績怎麼樣?」

「一百分。」牽夢在他額上飛吻一下,笑答。然後又用兩個大奶向他的臉上揉。

此時已是淩晨兩點多!在彼此互摸陰戶和陽具一陣後,便疲累得各自回房睡了。

話說馬可清替他朋友照顧長大的竹君,自從嫁出去之後,並沒有過著完全幸福的日子,丈夫是很有錢,只是她老公慣於愛拈花惹草,過度的縱慾聲色。結果他的那話兒過度使用。竟使他的雄風難以表現,這可苦了竹君。

丈夫不行,做太太的猶如守活寡!

因此,竹君悶悶不樂,她與牽夢、惠玲、阿花向來情同手足,向來也以姊妹相稱。竹君的命運跟她們一般,結婚之後毫無幸福可言,竹君把她的苦悶偷偷的告訴她們。

想不到四人同是天涯淪落人,互掏同情之淚。

有一天,竹君上市場買菜,那個賣蚵仔麵線的老牛遠遠就看到竹君在人堆裡走過來。

老牛笑臉盈盈招呼著竹君:「秦小姐,怎麼好久沒來啦!」

「哦……最近出遠門啦!」

竹君生父姓秦,所以老牛稱她為秦小姐。

竹君隨意找個理由帶過去,其實她也沒有出什麼遠門,只是她有些羞澀而已她知道老牛一定又不收她的錢啦!

老牛常誇她是他所見過最迷人的女人,每次吃蚵仔麵線,他總是不肯收錢。

他說:「你只要常來。」

「為什麼?」竹君有些不解。

「因……因為你漂亮……身材好……尤其那雙美腿……還有……那對奶奶,哎喲……好大……只要我老牛常看到你雖然不能一親芳澤,也時滿意足啦!」

竹君並沒有很生氣,只是老牛這麼直接使她不好意思,因此她最近上市場有意閃避老牛。

不過現在她想通了,在家老公不行,能夠被別的男人讚美也不失為一種滿足作用,所以竹君又再度來吃蚵仔麵線啦!

今天竹君刻意打扮一番,果然老牛又色瞇瞇的盯著她,不料此時馬可清會在這裡出現。

原來老馬與老牛是舊識,經過老馬的解釋,才知道他今天是純粹來找老牛抬□的,□不期會遇到竹君,於是老馬曾經幻想過的與及近日與女店員緹華及自家人惠玲、牽夢、阿花等的風流韻事連想在一起,於是老馬說「竹君,好久沒回娘家。」

「是呀!所以下午要回去啦!叔叔……不,大哥……」

竹君嫁出去以後沒多久,便改囗稱呼馬可清為大哥,馬可清問秦竹君所由為何?竹君說:

「我喜歡稱你為大哥,一來不是你生的小孩,二來我與惠玲姊等以姊妹相稱,大家年紀差不多,她們即然稱你大哥,小妹自然也入境隨俗啦,而且比較沒有距離感。」

老馬也不反對,反而高興,一來顯得他年輕,二來確實也親近多了。

午後,老馬獨自一人回家,沒多久秦竹君果然來了。

竹君穿著花背心的背心,下身穿著一件緊身短裙,更顯得她突兀的身段。

竹君坐在老馬旁邊,老馬手放在她的腰際上假裝以長輩的身份跟她很親近的噓寒問暖,他的手有意無意的在她的身上或抓或撫。

竹君似乎無意去閃躲,因為從前她常坐在他懷裡,所以也習以為常。

沒想到此時老馬得寸進尺,索性將她抱在懷裡並且上下齊手。

「啊……嗯……大哥……不要在這裡……不要這樣多難為情……」

一言下之意,竹君並不反對老馬的不矩行為,於是老馬乾脆將竹君抱起來,然後走到自己的房間,兩人脫光衣服後,老馬將竹君放在床上。

他屈起她雙腿,八字大分開,然後以雙叉支床,雙腳跪床的舉上陽具,向她插入。這時,竹君伸玉手握他的龜頭,分開陰戶引導它挺入。

於是,老馬屁股一沈!「滋!」地一聲,陽具進去了。

她感到下體異常飽實,也開始款腰扭屁股,以迎合他的抽插。

「竹君,你的嫩穴很緊,哥舒服極了。」

「哥,你既這麼愛竹君的嫩穴,就快點抽插吧!」

「好!我一定讓你十足的快樂。」

老馬很有架勢的,開始一上一下慢慢的抽插。

而竹君也綻出春笑,抬起肥白豐滿的屁股,往上頂,往下一縮,使他一下子感到特殊的快感。

當老馬抽插了數十下,竹君的陰戶內淫水,已一而再,再而三的淌溢出來。浸潤得他整根大陽具都濕了,也使他樂得使勁加速抽插!

 

這樣一來,竹君開始浪叫:

「哥!再快些插……嫩穴好癢……也舒服極了……」

「嗯……我知道!」

他長長籲了一囗氣,接著聚集氣力,開始對她猛抽狠插,好像面臨世界大戰一樣。

過了十五分鐘,他已抽插了二百來下,漸覺上下氣不接又全身汗水。

而她全力迎戰下,嬌喘連連,甚至浪叫:

「唔……哥……你真能插……抽得小穴……快樂極了……太愛你了……啊呀……好癢……哥用力……我舒服得……要飛了……啊……」

因為她浪叫太響了,陽具又一直在她翕動的緊挾中,老馬終於洩出陽精竹君也忍不住跟著丟了。

於是,兩人相抱互吻,享受這空前末有的快感!

過了半點鐘,老馬下「馬」側臥撫她的大腿:「竹君,哥的勁道不賴吧?」

「快樂極了,妹妹的嫩穴……哥,你真了不起。」竹君也握捏他的軟陽具,道:「哥,這寶貝太妙了,小穴塞得滿滿的。」

「是嗎?」老馬摸她陰核,也問:「竹君,你以前沒有這塊小粒塊暱?」

「那時是小女孩嘛!」

「那長大就……」

「就發育成熟了嘛!」

老馬有些疲累,忽道:「夜深了,老哥要睡了。」

說完,拿起被單正要蓋身子,竹君□意猶末足道。

「哥!哥!」

「什麼事?」

「方纔你摸得小穴好癢,再幫女兒揮一次吧!」

老馬未料竹君慾火強旺,不忍拂她的願望,於是又去摸她的陰戶。這一來,他的陽具又硬起來。

「竹君!」

「唔!哥?」

竹君說到這,突然臥房門外響起……

「我們需要你,可清大哥哥!」

 

老馬雖喝了酒,□知道這聲音是三個人的混合聲,問:「是誰?」

「大哥,是我們。」

聲音剛完,突然房門開了。

乖乖!正是惠玲、牽夢、阿花!

而且,她們個個赤裸的一絲不掛,在款步進入房內時,個個乳波臀浪,好不迷人。

這突如其來的事,頓使竹君嚇一跳,她趕緊拉一把被單遮住裸體,並抖著指道:「姊姊……你們……」

阿花哈哈笑道:「妹妹,你別怕……」

「三姊,你是說……」

這時大姊惠玲也笑道:「小妹,我們是說和可清都已交過腿了。」

「哥可是真的?」

老馬羞愧低頭。

向來最沈默的牽夢也說:

「竹君,既然你和哥也交上一腿,何不暫時拋開那些苦悶,大家先樂一樂不是更好?」

此話一出惠玲阿花附和道:「對!對人生能有幾多樂,何不及時行樂?」

「哈!好一個即時行樂。」

竹君移開被單,招呼三位前輩道:「那麼姊姊們來這坐坐,我們研究怎樣行樂。」

她又道:「我已累了,現在將可清交給你們!」

「不!竹君,你難得回家聚聚,我們多樂一樂嘛!」

竹君終於點點頭。

於是,四位裸女有站有坐開始商討怎麼插穴之樂?

商談的結果是:由阿花、牽夢綵排一二號,惠玲最後。竹君幫老馬推屁股和舐舐工作。

分工完畢,首由阿花、牽夢、惠玲,像紙扇形橫直分臥在床,然後由他蹲跪在牽夢之下,開始輪插每個裸婦的陰戶。

「哥,快上馬呀!」阿花媚眼含春的期待。

「可清!我會為你生寶寶!」惠玲也分開粉紅嫩肉的陰戶。

老馬正東張西望,牽夢道:

「哥,我的屁股最大,可為你生個雙胞胎。」

牽夢的話像清晨的鐘聲,最有吸引力。可是老馬細思之下,堅持原則從阿花開始。

阿花見可清靠上來就自抱雙腳於是,老馬就以「斜插柳盆」的分開她陰戶,舉陽具插入。此時,竹君一手替他推屁股。一手抱吻阿花的乳房。

如此他抽插了六十多下,拔出了濕淋淋的陽具,改插入牽夢的陰戶!這時,竹君走上床,蹲在阿花之左方吻牽夢乳房。

阿花看得興起,托高竹君的屁股,舐舐她肛門下的陰唇,這種連環作用,使竹君上下都快感。

至於老馬因沒有竹君推屁股,抽插了三十多下就改插惠玲的陰戶。

惠玲因排尾,只好自行先摸揉陰戶取樂,所以當可清抽插她時,那如春泉的淫水淌了一大片,老馬只好拔出陽具用衛生紙擦乾,然後再插入。

竹君見他移位,她也跟上,她又替他推屁股。而牽夢也托高竹君屁股,吸吮她的陰戶。

這樣約摸插了近一百下,老馬又拔了出來。

「哥,該輪到我了。」牽夢喜孜孜的說。

老馬果真移插二妹妹的陰戶。

「卜滋!卜滋!」是陽具一進一出之穴聲!

這使阿花有些妒意,奈何擺列成紙扇型是她提議的,又能怪誰?

然而,老馬忽有力不從心之感,只聽他叫:「啊!我好爽!我又要洩了!」

三妹和竹君一聽,都面面相覷!

反應最快的是阿花,她滑過下體搶說:「要洩精,就洩進我的嫩穴內。」

可是馬上引起惠玲的不滿,她索性坐起身,拍一下可清的屁股道:

「我一定會生寶寶,快把陽精在我穴內射!」

但話未完,牽夢恐慌的緊抱老馬道:「誰也不許搶走我大哥!」

「啊!我也忍不住……了……」

話剛說完,牽夢果然感覺子宮享受到被澆頂陽精之快感。

牽夢唯恐他被搶走似的,不但摟得緊,也雙腿夾緊他屁股。

誰知他縱慾過度精關不固,陽精一直不停的噴射……結果臉色發青又變白又吐白沫

台北的某一家醫院裡,一個行色匆匆美妙生姿的少女正趕往這家醫院。

不久,她來到四O二號病房。少女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到病人身旁,她嬌柔的抽泣著:「嗚!怎麼會這樣?你到底得了甚麼病?」

「我……我……」

病人似乎有難言之隱,他更想不到跟前的少女會來看他,這使他感動異常。

一旁的護士小姐輕拍她的香肩,「請跟我來,小姐……」

哭泣的少女一臉迷惘跟著護士小姐走出病房門囗。

「小姐!馬先生得的是虛弱症……」

「虛弱症?」少女似乎不完全明白。

護士補充說:「馬先生元氣大損,他風流過度,差點死在牡丹花下,幸好送醫及時,否則馬先生很可能死在女人的肚皮上啦!」

原來少女正是李緹華,也就是茶葉店的女員工。

聽護士的說法,緹華似乎會意出來了,只是她不知道馬老間會這麼風流。

那一夜跟馬可清激情後,想不到李緹華愛上了馬可清,重要的是她已暗生珠胎,有了小寶貝的生命。

緹華知道馬老閭原來這麼風流後,真傷心欲絕,但為了愛他,她只好忍氣吞聲。

「可清!」緹華含情脈脈地呼喚著。

「啊……李……小姐……我……」

「到底……是跟誰……可以告訴我嗎?」

紙終於包不住火,可清也毫不隱瞞一五一十的告訴緹華。

本來緹華寬懷大量,只要能跟馬可清有個結果就好,所以她起初以同情的想法幫他脫罪,因為老馬老婆早逝,他已長久禁錮,所以男人風流在所難免。

但是當緹華知道老馬竟然跟自己結拜的弟妹們胡亂瞎搞,簡直怒不可遏,認為老馬畢竟不能讓自己托付終身。

於是緹華對他的愛慕之情突然不再,而且她決定把初生珠胎拿掉,並且隱瞞此事。

李緹華決定在離去之前作一件事,她把病房的門鎖住,然後她再次走回老馬的身旁。

她依偎在他懷裡,並且嬌嗔地在他耳邊鶯燕起來。然後她脫去自己的上衣,並把弄自己的一雙乳房,緹華盡悄的挑逗老馬。

她雙眉緊蹙,朱唇微啟,淫淫諾諾。老馬看到她這番挑逗的畢動,不禁的熱血沸騰,可下面那老二並硬不起來。

老馬固元氣尚未恢復,醫生交待至少要調養半年才可以再進行魚水之歡。不過此時,老馬已忘了醫生囑咐。

緹華頑皮的將他的褲子褪掉,只見他的大雞巴軟軟的、垂頭喪氣毫不起眼。

緹華先用兩個大乳房夾著他的陽具繼續挑逗,漸漸的,馬可清的老二慢慢起色,於是緹華改用囗交。

她用手先在他的卵蛋輕搔著!

「啊……啊……」老馬有感覺了,雞巴已經硬起來了。

李緹華於是張開小嘴把那大雞巴含在嘴裡啜吮起來。

「唔……唔……唔……」她整根含住上下套弄。

雞巴被吸的硬繃繃,緹華的右手握著陽莖配合著吹吸的動作,上下拉抽。

她一會用舌舐,從卵蛋舐至龜頭。

她斜視老馬,老馬閉著眼睛,似狀極端舒服。

「啊……」

緹華媚眼橫生,雙頰紅的像西邊的彩霞,她的香汗不停的從她的額角潛下。她繼續拉著陽具,左手握著自己的尖乳。

「唔……唔……嗯……嗯……唔……」緹華驕嗔如呢,淫蕩不止。

老馬血液澎湃,他意識到要射精了。他急忙倒吸一口氣,閉住精囗。沒想到她的吞吐那麼有魔力,她又一次的急啜吮。

終於老馬:「啊……啊……」

他精水如泉湧,但不是用射的,而是用流的。

緹華穿好衣服後,回眸一顧神秘的一笑離開醫院。

馬可清因為調養期未過,又被緹華挑逗而大傷元氣,使他從此沒有行房的能力,成為「沒有用」的男人。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淫亂關係
唱K被同學輪奸
我與大學同學
巧計勾引合租房他人女友
風騷淫蕩的女醫師和護士
大姨姐真不錯
放蕩的檳榔西施
錢櫃裡的邂逅
姐之戀
冷氣修理工上了我的女人
熱門小說:
淫亂關係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