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姐姐被人輪姦—旻璇

 

旻璇      20歲     我
冠豪      18歲     弟弟        
小義      18歲     弟弟的同學    (第二部)
阿松      25歲     小義的哥哥    (第二部)

 

 

第一部   倫理的邊緣========================

[吳冠豪,你看你考的爛成績,,,這樣怎麼會有學校肯收你?]

今天放學回家,我一進家門就聽見老爸在數落弟弟的成績,再過幾個月,弟弟就要面臨大學考試,可是現在模擬測驗的成績都十分糟糕,我的父母都是高學歷的知識份子,家境還算不錯,所以對我們的教育十分要求,就拿我來說,從小我就被要求學習琴棋書畫,除此之外學校的課業也十分優異,在父母這樣用心栽培之下,我兩年前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學,現在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我今年20歲,164公分的個頭只有45公斤,三圍81、59、79。

人家說我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臉上時不時總帶著一點淺淺地微笑,一頭烏黑地長髮,看上去非常清爽,皮膚也非常光滑細膩,從外表看起來,我跟其他同學相比,算是個前衛、會打扮的女孩。

不過,由於從小教育的緣故,我的思想雖然談不上傳統,但也可以說很保守,雖然我的追求者很多,但我還沒有真正交過一個男朋友,以前,頂多就是純純的愛,小男生和小女生的甜蜜感,所以直到現在,我都還保有處女之身。

話題回到我不成才的弟弟身上,我們從小受同樣的教育長大,所以弟弟的思想跟我差不多,他至今也沒交過女朋友,那傢伙的課業原本都還不錯,直到這半年變得特別愛玩,課業也漸漸荒廢,偏偏現在就準備考大學了,在這節骨眼上弄得全家為他緊張擔心,爸爸看不下去他的成績如此糟糕,便要求我晚上盡量輔導他的課業,每天晚飯後,我就到弟弟的房間將他當天的考卷拿出來,一題一題的教他,經過一兩個禮拜的指導,好不容易成績有點起色,可是到了第三個禮拜後,他的成績又漸漸的走下坡,這點讓我很不高興,還因為這樣對他發了好幾次脾氣,可是怎麼罵也沒用,直到有一天,我才突然了解弟弟的轉變,為何他的成績在第三週以後會走下坡,某日,我的電腦出了點問題,可是又急著要做學校的報告,趁弟弟還沒回家之前,我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使用他的電腦,無意間在他近期使用的項目中,發現一個資料夾都是我的照片,我很好奇他怎麼會有這些像片,心想或許是在我的微博抓的,抱持著疑惑的心態,並且不了解他抓我這些照片的用意為何,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偷偷檢視了他近期瀏覽過的網站,赫然發現,他常常上情色網站,並且特別喜歡瀏覽某個不堪入目的主題,例如: 全家出遊把姐姐搞上床,做援交的姐姐,禽獸弟弟的愛戀,強暴姐姐等等,他特別偏好姐弟亂倫的色情文章和色情影片,我恍然大悟,並且覺得非常噁心,我的弟弟該不會都幻想著跟我那個吧,當下,我的全身起雞皮疙瘩,不敢再想下去了,然後馬上把他電腦裡我的照片全部刪光。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一天)晚上,我一如往常的到他房裡教他功課,想到今天下午在他電腦裡發現的東西,就讓我渾身不自在,教他解題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我多慮了,我感覺弟弟貼我貼得很近,他的肩膀貼著我的肩膀,而頭也離我相當近,我可以感覺到他呼吸所呼出的熱氣吐在我身上,可能平時也是如此,但平時我不會去注意,可自從看到他電腦的紀錄,我產生了一點防備心,我刻意地將身子向另一個方向側過去,本想離弟弟稍微遠一點,可是就在我身子移動身子之後,弟弟說:[姐,拿近一點,這樣我看不到]

接著,他也跟著移動身體,有點傾斜的坐姿更靠近我了,非但如此,過了一會兒,他甚至將手直接摸在我大腿上,我吃驚的叫了一聲:[啊,,,阿弟,你幹嘛?]

弟弟理直氣壯的跟我說:[誰叫妳坐那麼斜,我看不到妳寫的字,讓我支撐一下身體的重量]

話說完,弟弟的手就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這讓我覺得很噁心,我馬上對他說:[弟,好好好,你手拿開,我坐正]

當我坐正以後,我可以發現當我在教他如何解題時,他的眼角都在瞄我的胸口,雖知如此,我卻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眼神侵犯。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二天)這天晚上,我進弟弟房間教他功課時,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姐,妳這兩天有用我電腦嗎?]

我睜眼說瞎話的回答他:[沒,,,沒有啊,,,怎麼了嗎?]

結果冠豪馬上戳破我的謊言:[還說沒有,桌面上有個報告的文件,是妳的作業吧?]

我神情有些尷尬的回答:[喔,,,對,,,對啊,,,]

想不到說謊還留下了一個把柄,弟弟接著問:[妳是不是還有刪掉我一些東西?]

這小鬼竟然還敢質問我,我也果決的回答:[是啊,你還敢說呢,沒事存我照片幹嘛?還有你這變態看那什麼網站內容,,,]

沒來得及等我教訓他,他突然間一手勾住了我的頭,一個吻就朝我嘴上吻了下去,我:[啊,,,放開我,,,吳冠豪,,,你在做什麼?]

冠豪:[姐,我好喜歡妳]

,話一說完,他對我又是一陣的強吻我:[啊,,,不要這樣,,,啊,,,不要這樣,,,]

他似乎明白我想問他什麼,接著,他滔滔不絕的訴說對我的愛慕,[姐,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妳教我的第三週過後,我的成績會退步?]

[因為妳教我以後,那一兩週,我的成績明顯進步,還常常被長輩誇獎,都是妳讓我找回自信的]

[第三週過後,我發現有個男生在微博常常跟妳互動,頓時我發覺我會吃醋,才知道自己愛上了妳]

聽完弟弟講這些事,我不知所措,心裡有些震驚與難過,冠豪說完話後,再度擁吻著我,而我僅是閉上眼睛沒有閃躲他的熱吻,我像個木頭般的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地任由冠豪親吻著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舌尖不斷地在我的口中翻攪,貪婪的吸允著我的香舌,此時的我心裡頭百感交集,原來是我害得弟弟無心於課業之上,當晚,他親吻了我五分鐘,可是對我來說卻像過了一個小時之久,我:[冠豪,今天我有些不舒服,你自己看書吧]

隨後我便回到自己房內,我不斷的想著今晚發生的事,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三天)今天我進到弟弟房間時,有些尷尬,我倆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弟弟在我旁邊認真的做測驗卷,直到做完我誇他:[不錯喔,有進步了]

不知弟弟哪來的膽,他說:[姐,那妳是不是該獎勵一下]

我有點不屑的說:[怎麼獎勵??那麼簡單的考卷還需要獎勵?]

弟弟厚顏無恥的說:[當然,看姐姐的誠意如何,就可以決定我以後的功課如何]

我:[那你說說看要怎麼獎勵??要多少獎金你說]

想不到弟弟對我提出了一個無理的要求,他說:[我不要獎金,姐,你幫我打飛機好嘛?]

我聽見大喊了一聲:[開什麼玩笑]

可是冠豪不理會我的反抗,他要我把眼睛閉上,然後抓起了我的手放上了他的鼠蹊部,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我閉著眼把頭?向另一邊,只聽到弟弟:[喔,,喔,,]

的呻吟。

我的手被冠豪抓著,只感覺到手掌有支熱熱黏黏的東西讓我套弄著,最後一股液體噴灑在我手上,黏黏滑滑的,這是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也是第一次碰到精液。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四天)這天讀完書後,冠豪同樣要求我幫他打手槍,過程中,身體四肢彷彿不屬於我的一樣,我依舊緊緊閉起了雙眼,只覺得弟弟抓著我的手包覆住他那醜陋不堪的東西,不停地摩擦著,隨著摩擦速度愈來愈快,我感覺得出來冠豪可能要射精的,可是他忽然放開了我的手,正當我好奇他怎麼不射在我手上的同時,我感覺到我的臉上有一股炙熱的液體灑來,我[啊,,,]

的大叫一聲以後張開眼,冠豪的生殖器就挺在我的眼前,想不到這小子居然把精液都射在我的臉上,他那傘狀的大龜頭就猙獰的在我眼前揮舞,並且不時的觸碰到我的臉龐,當下的我十分震怒,我說:[變態,,,你這臭小鬼,,,]

冠豪:[姐,別生氣,養顏美容,,,]

在簡單的擦拭以後,我趕緊跑到浴室去做清洗,到浴室的過程中還遇到媽媽問說:[旻璇,妳頭髮怎麼濕濕的?]

我:[沒,,,沒什麼,流汗而已,我先去洗澡]

幸虧我的反應快,不然難道要我老實跟媽媽說:[剛剛弟弟射精在我臉上?]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五天)那是一個假日的下午,本來想好好休息一天,可是弟弟假借要問我功課,整個下午都待在我的房裡,我:[今天我想休息,你不要煩我,,,]

冠豪:[姐,再教一題,再教一題,,,]

事實上,那小子並不是特別認真,他一直叫我再教他一題的目的,是要跟我相處久一點,因為這小子邊聽我講解問題,一支手就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上摸下,經過了前幾天的互動,冠豪變得愈來愈大膽,現在的他,絲毫不避諱的敢在我身上亂摸,我不是好口氣的對他說:[不要摸了,專心點,這小鬼愈來愈大膽,難不成哪天要我全身脫光給你摸?]

想不到這小子順水推舟地說:[可以嗎?可以的話當然最好]

然後沒經過我的同意,他竟然開始脫我的衣服,我:[啊,,,幹嘛啊,,,啊,,,]

冠豪:[給我摸一下,幫我打飛機打出來,今天就不煩妳了]

經不過他的苦苦哀求,我妥協了,我同意把衣服脫光幫他打飛機。

我:[我的身體可以隨便讓你摸,可是你絕對不行做出傷害我的事]

弟弟:[傷害妳的事?舉例說?]

我滿臉通紅的回答他:[我,,,我還是處女,,,所以你不可以那個,,,]

弟弟:[真的嗎?姐,妳還是處女?]

我尷尬地點點頭:[嗯,,,所以請你不要奪走我的第一次]

說完話,冠豪拉開我的衣服,除掉了衣服的束縛,我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來,面對著我的彤體,冠豪伸出雙手罩在我的雙乳捏揉,我悶哼了一聲,身體哆嗦了一下,想不到正在玩弄我乳房的居然是我的親弟弟,冠豪趴在我的身上吻了起來,感覺就是沒經過什麼場面的,他親吻的動作很生澀,笨拙的舌頭在我身上舔來舔去,我的身體也不住的顫抖著,他的雙手從上到下的撫摸我的長髮,舌頭舔著我的耳垂,掠過臉龐,滑過脖頸,最後雙手罩再我渾圓堅挺的乳房上輕輕的捏著,我輕輕的喘息,閉著雙眼,而我感覺到,冠豪早已硬的不行的雞吧也頂在我的兩腿之間,我懼怕的屁股後縮,躲避著弟弟龜頭的侵襲。

當我睜開眼,我眼睜睜看著冠豪扶著自己的老二瞄準了我的陰道,並且龜頭就在我的陰道口磨了幾下,看到這幕,我嚇的尖叫:[啊,,,不可以,,,你如果進來,我以後就不讓你碰!]

這回的我沒有妥協,我堅持不讓弟弟插我的穴,我只讓他的龜頭,可以藉由摩擦我的身體達到射精,弟弟吻著我的嘴唇,在他的親吻下,我也回吻他的熱情,舌頭互相伸進對方嘴�不停的攪拌糾纏,我雙手扶在冠豪背後摸著他堅實的肌肉,他趴在我身上親吻著嘴唇,一手抓著一個乳房來回的捏,玩的我雙腿來回的搓動,用力的夾緊,臉上流露著難受複雜的表情。

冠豪:[姐,真的不可以塞妳陰道嗎?]

我非常肯定的告訴他:[絕對不行]

接著,他要求我把雙腿夾緊,他說,他要利用我雙腿夾緊後,把陰莖塞進我的兩隻大腿中間,磨擦我的大腿來得到快感,冠豪抓住早就硬的不像話的老二用力的套弄起來,他伸手扶著龜頭沾了點我的淫水,雙手抱住我的小腿,老二頂在我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著,看著弟弟幹著我大腿的樣子就覺得好笑,他的龜頭就在我的兩腿之間穿進穿出,雖然不是真正的性交,但是緊窄的兩腿間還是讓弟弟爽的不亦樂乎,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屁股晃動幅度也大了起來,最後在一陣旋風般的衝刺後,弟弟把今天的一股濃精急速的噴在我的肚皮上,他達到了高潮,緊緊的擁抱我,回味著高潮時的快感。

我:[對嘛,這才是我的好弟弟,有聽姐姐的話]

冠豪:[姐,,,下次可不可以真的操妳?]

我:[當然不可以]

冠豪:[姐,,,求求妳啦]

我很堅定的告訴他:[假如你一直想上我,我連碰都不會給你碰]

冠豪:[好嘛,,,那晚點我還要妳這樣幫我打飛機]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六天)這天我穿了一件無袖的背心和一件短褲,就在家裡客廳做有氧運動,爸爸、冠豪也在客廳看電視,媽媽則在廚房做菜,一家和樂融融的景象,我自顧自的做運動,完全沒發覺弟弟的眼神一直在偷瞄我,過了半個小時之後,有點累了,我喘得滿頭大汗了,於是就先去洗澡了,當我抹完香皂,打開蓮蓬頭沖洗身體,嘩啦啦的水聲充斥著整個浴室,我專心的清洗自己的身子,突然間有人從後方抓了我的臀部一下,我:[啊,,,]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犯嚇了一跳,轉頭去看,我:[又是你]

,我的弟弟帶著淫淫的微笑看著我,我咬著下嘴唇對他說:[想死啊,爸媽在外面,,,]

冠豪:[姐,我來看妳有沒有洗乾淨啊,現在可不可以幫我打出來,,,]

我:[快出去,,,快出去,,,等等被爸媽發現,,,]

冠豪:[不要,我要妳幫我打飛機,打完才出去]

我有點生氣的對他說:[不要無理取鬧了,快出去]

冠豪:[不要,除非妳晚上幫我口交]

當時的我只希望弟弟快點離開浴室,所以就隨口答應了。

洗完澡,我們全家先一起吃飯,在飯桌上,弟弟坐我旁邊,爸媽坐對面,我穿著一條熱褲露出潔白的大腿,檯面上一家子談笑風生吃著晚餐,而爸媽看不到坐在對面的弟弟,一手撫摸著我的大腿,不時還將手指摳弄著我的陰戶,這色弟弟的侵犯不只如此,他假借將菜掉到地上,趁著彎腰去撿的同時,用他滿嘴油膩的舌頭舔了我大腿一下,嚇得我大叫一聲,媽:[旻璇,怎麼了?]

我尷尬的神情回答:[沒,,,沒事,,,我以為有蟑螂]

吃飽飯後,我到弟弟房間教他功課,一進門我就握緊粉拳朝他身上打去,冠豪見我這模樣直呼可愛,冠豪:[姐,想死我了,快幫我含]

他把他的老二掏了出來,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後要我跪在他面前,冠豪:[姐,人家都說精液可以養顏美容,多吃點可以讓妳更漂亮]

弟弟哄騙著我,就是要我為他口交,看著眼前弟弟的肉棒,我鼻子嗅了嗅,看來弟弟已經洗澡了,一點異味也沒有,唯一在龜頭上有點分泌物,濕濕黏黏的,我抬著頭,好奇的小嘴湊上去親了親,然後弟弟要求我伸出舌頭來舔,在龜頭周圍畫圈圈。

可是當我整根吞進嘴中的時候,他嫌我的技術不太熟練,牙齒老是刮到他,他說A片中的男主角被含都很舒服,而他被我含卻一直碰到牙齒,冠豪:[姐,別用牙齒,妳用嘴唇包住牙齒,然後前後磨擦。]

我有些不悅的跟他說:[再講就不幫你了]

冠豪:[姐,我跟朋友聊天,他們教我,口交應該讓嘴唇揚起,用濕潤柔軟的嘴唇內側含住男人,輕鬆自然的滑動,這樣才舒服。]

我:[才不管你呢,反正舒服的又不是我]

隨著我的舌尖在那小鬼的龜頭上打轉的時間愈久,我可以感覺出,那龜頭分泌出的液體也愈來愈多,冠豪抓緊了我的頭,把雞巴一下又一下的捅到我的口中,弟弟呻吟著,肉棒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他努力地操著我的小嘴,看著我美麗的臉龐,狠命往我喉嚨深處衝擊,他的蛋蛋猛烈地衝打著我的臉,發出『啪啪』的聲響,他似乎忘了身下的這個女人,就是他的親姐姐,我的秀髮披散著,喉嚨不停地被弟弟龜頭猛烈撞擊,使我發出:[嗚,,,嗚,,,]

的叫聲,終於,冠豪把積儲在體內對我肉體和精神的深切愛戀、渴望和性衝動,毫無保留地隨著狂洩的精液全部噴在我的嘴裡,他一陣緊縮射出好幾股的精液,我感受精液從輸精管打入尿道,就快衝出體外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在我的口中,這個變態弟弟竟不讓我把精液吐掉,他摀住我的嘴向我說:[姐,吞下去對皮膚好]

這是我第一次為人口交,也是第一次吞精,只是想不到這精液的主人,是我的弟弟冠豪。

======================================================第二部   慘遭輪姦破處=======================

在冠豪考完大學考試之後,他似乎對自己的成績非常滿意,有一晚,趁著爸媽出國旅行時,他找了一群朋友來到家裡玩,一群人大約十個,有男有女,女生幾乎都是男朋友帶著來的,還有一個是弟弟同學的哥哥,那群中學生就在我家院子裡烤肉,慶祝他們結束了考試的壓力,爸媽都不在,家中只有我和弟弟,所以他們也邀約我跟他們一起同樂,年輕人在喝過幾杯啤酒以後,大家愈玩愈起勁,男生們脫光衣服被慫恿跟自己的女朋友熱吻,而我這禽獸弟弟居然大膽的托起我的臉頰,當著他同學們的面前和我熱吻,他似乎忘記我是他的姐姐,並不是他的女友,同學們看見這一幕,各個都看得目瞪口呆,經過三秒鐘的安靜,大家居然鼓譟起來,[旻璇姐,我也要,,,我也要,,,]

幾個沒帶女朋友出門的人,藉著酒意對我提出無理要求,[小璇姐,我敬妳]

,[小璇姐,再一杯,,,再一杯]

他們輪流灌著我酒,我的身體開始不聽使喚,意識也漸漸地模糊,最後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恍惚之中,聽見有人在我身邊說話的聲音,朦朧中看得出兩個人的身影,可是他們到底是誰呢?我好像躺在一張床上,可是全身無力,只有一點點模糊得意識,  一個男子說話:[脫得差不多了,哥,你看她豐乳肥臀,細腰粉腿,妙態橫生,給你先享用]

他們究竟想幹嘛?此刻的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這兩個男人到底想做什麼?當他們分開了我的雙腿,我感覺到我的小穴口有一根硬物正在磨擦,我的心情相當地緊張,我明白他們要幹嘛了,他們正準備強暴我,我卻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男子:[天殺的,超緊,該不會是處女吧]

我感覺得出來,男人的龜頭正頂在我的洞口,接觸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熱的雞巴,我頓時全身發抖,心裡相當恐懼,他的龜頭帶著灼熱的氣息貼緊了我的兩片穴肉,他先用龜頭在陰道口徐徐摩擦著,我怎能經受住這樣的羞辱,我羞得面紅耳赤,白著眼,我想求他們住手,可是卻講不出話,男子:[她的那兩片陰唇非常柔軟,陰道又是那?狹窄,淫水是恰到好處的濕潤而不至於太過滑膩。]

接著男子徐徐地把雞巴向我推進,我的陰道第一次接受如此的摩擦,我拚命想掙脫,但是敵不過酒精的威力。

另一個男子吻著我裸露的光潔的玉肩,真實性交的刺激使我乳房急劇起伏著,酥酥麻麻的感覺從我的陰道延遍全身,兩腿間疼痛劇烈。

男子雙手緊緊地按住我的雙腿,嗅著我身體的清香,男子:[太緊了,進不去呢]

,接著男子抽出了他的陽具,本以為可以結束這場噩夢了,想不到,男子拉著我的手讓我去感受他的雞巴所散發出來的熾熱。

男子:[小璇,妳應該還是處女吧,那麼得緊,今天可讓我賺到了]

那男子就是弟弟同學的哥哥阿松,而另一個男人則是弟弟的同學小義,據我所知,阿松曾經因為吸毒入獄,爸、媽還曾叫弟弟少和他們往來,可是弟弟就是不聽,想不到卻害了我,這男人即將和我做最親密的接觸,當我的手觸到他雞巴時,羞的滿面通紅,看著我羞澀的模樣,阿松說:[妳摸摸,仔細地摸,就是這隻肉棒要奪走妳的第一次]

他欣賞著我那雪白、晶瑩細嫩的肌膚,那充滿著火熱的胴體。

他粗壯的手臂用力將我修長的兩腿分開,一手扶著自己的陽具,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一陣撕裂的感覺從陰道傳來,這疼痛使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叫了一聲:[嗚,,,]

阿松的龜頭狠狠地穿過了我的處女膜。

驟然間,我身子急劇的發著抖,兩腿本能的緊緊夾住了他,小腹急劇的起伏著,我張大著嘴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本來紅豔的面龐也霎時變得煞白。

痛死我了!怎麼會這麼痛啊!不要啊!我嘗到了破處的苦頭,淚水也順著臉龐流淌了下來。

阿松看到我眉頭深皺,梨花帶淚的模樣,沒有任何的憐愛,他擺動著臀部來回進出,接著把嘴湊在我的耳邊,輕聲哄著:[好妹妹,妳的處女膜已經破了,我就是抽出來妳也會疼,何不忍耐一下,讓我們一起嘗嘗那未曾有過的快感呢?]

他淫笑著,用淫穢眼神看著我,並說道:[有一句成語叫男歡女愛,講的就是這件事啊,女人開始都會痛一下的,過去就是享受了。」我緊張的渾身都冒著冷汗,感受著他的龜頭抵達我的陰到最深處,雞巴一進一出的抽送著。

阿松的雞巴塞得我陰道飽脹而密不透氣,陰唇也隨著雞巴的進出,翻起著。

我的眼神呆滯,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我保留了二十年的處女之身,就這樣被陌生人奪走了,他笑著看著我,手也不閑的在我身上到處揩油。

我的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咬著陌生人的雞巴,不時發出[噗茲、噗茲]

的水泡被擠破的聲音。

看著我痛苦的模樣,阿松也更加帶勁,大雞巴每次都重擊我的陰戶深處。

室內一時之間[卜滋!卜滋]

的插穴聲綿綿不絕,他的龜頭頂在我的花蕊上,我被他操的嬌喘徐徐不停的咽著口水,香汗淋漓,忽然,他身子猛地向上弓起,雙手緊抓住我的肩頭,挺起了大雞巴,兩手固定著我,屁股一個勁地往上挺,猛然便聽得他大叫:[啊,,,好爽,,,要射了,,,]

隨著叫聲,他身子一動也不動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出,就硬生生的澆在我的陰道內,我被那滾燙的精液射得渾身酥軟,阿松一邊射一邊看著我承受他澆灌的悲痛表情,只見我皺著眉頭閉著眼,嘴巴半張著,他每噴射一下我的心就滴血,看到我接納著自己精液的醜態,阿松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他無力地趴在我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我的大乳房。

 阿松感受著來自我身體的快感,我已然是花謝慘淡的模樣,再也經不起大力的抽插,可是一旁的小義卻是滿腔戰意,他抓著自己的老二說:[小璇姐,,,該我了,,,]

小義:[喔,,,真緊,,,小璇姐,妳夾的我好舒坦,,,]

小義慢慢的一點一點將陰莖塞進了我的體內,然後搖擺著屁股穿刺著我,來回不停地前後進出,小弟弟全部都進來了,我的叫聲這個時候明顯的大了一點,小義:[聽聲音,小璇姐的叫聲好像微微有點痛苦!]

阿松:[冠豪這傢伙有個那麼漂亮的姐姐,卻沒有好好享受,真傻,,,]

小義:[可不是嘛,有那麼漂亮的姐姐就要大力操才對]

阿松:[冠豪居然留了個處女給我們享受,真謝謝他]

小義:[好在有一次聊天被我套出,冠豪說他姐曾幫他口交,否則今晚哪有得爽]

阿松:[是啊,多虧了這個垃圾弟弟想迷姦她姐,結果被我們搶先一步]

小義:[小璇姐,妳別怨我們,是妳弟弟拜託我們灌醉妳的,代價就是等他操完妳之後,把妳也借我們享受享受,要怨就怨妳弟弟吧]

阿松:[冠豪絕對沒想到,我們竟然搶先他一步,先把妳給操了一回]

小義被我嬌媚的身體所刺激,熱血更加賁張、陰莖更加暴脹,我雙目緊閉,兩片粉嫩的陰唇緊緊包夾著他的大陰莖,這使他舒服透頂,小義興奮地說︰ [小璇姐,裡面好舒服啊!搞過這麼多女人,不知操過幾個處女,都沒有操姐姐妳來的爽]

小義狠狠地對我抽插著,我穴口兩片陰唇真像我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一夾一夾的夾著他的大龜頭在吸在吮,[妳真是天生的尤物!陰道裡真的好舒服啊!比我女朋友強很多呀。]

他不由心中感歎。

想到此時自己一絲不掛的正在被弟弟的同學瘋狂的享用著,我更加覺得自己羞愧,我痛苦的神情,刺激得小義慾火更盛,緊緊抓牢我那渾圓雪白的小腿,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我的花心上,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啊,,,啊,,,我的好姐姐,,,,小璇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最後他將陰莖拔出我的身體,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嘴裡,並且在我毫無反抗能力的狀況下,讓我吞下了他所有的精液,過了一會兒,我的垃圾弟弟開門進來,本以為救星來了,我最親愛的家人可以保護我了,弟弟:[不,,,不,,,不,,,你們怎麼可以強暴我姐,,,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弟弟崩潰式的大喊:[我找你們來,是要你們幫我灌暈我姐,只有我能操她,,,你們怎麼可以在我之前,,,]

當我聽見這點,我十分的痛心,為什麼我對你那麼好,你卻想迷姦我,反而害我的清白之身送給了兩個陌生人,在冠豪一拉之下,我身子順勢一軟,便倒在了他的懷里,頭向后仰,弟弟撫摸著我的臉龐,一隻手也掩在了我的胸前,捏著我的乳房抓緊又鬆開,不時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動。

他在我耳邊說道:[好姐姐,他們弄疼妳了嗎?]

邊說,他邊用牙齒呲咬著我的耳垂。

我想把臉微微的轉開,可是身體還是沒有力量,弟弟的唇往我櫻桃小嘴送了上來,叼住了我的下嘴唇,一邊含混不清的說道:[姐,,,對不起,,,我不知道他們會強姦妳,,,]

他含住我的嘴唇,把舌尖伸了進來,他猴急的吮吸著我的香舌,品嘗著我的津液。

冠豪:[姐,放心,我不會向他們那麼粗魯,我會溫柔的]

聽見弟弟這麼說,我心想:[慘了,這小子一直以來都想上我,看來今天一定會給他得逞]

冠豪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雞巴,說道:[今天我要好好發洩我長久以來的迷戀]

,然后,他把依然昏沉的我放在床上,我在床上側身躺著,渾身一絲不掛,陰道內和口中都布滿了男人的精液,我的肌膚白皙光潔,一條腿伸直著,另一條腿蜷曲著壓在上面,兩眼無助的看著弟弟,希望他可以在做出傻事以前清醒些,可是他卻如一頭惡狼般的撲在我的身上,一邊用舌尖挑逗著我的舌尖,不時用力吸進自己的口中。

他一邊熱切的和我吻著,一邊用手向下探去,抓住了自己的雞巴,雞巴早已是嚴陣以待,粗大而堅硬。

他的臀部上提,然后便猛地向下一刺,我的身子頓時向後一仰,被他這突然的一擊,我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從此以後,我們種下了亂倫的因子,冠豪感覺雞巴一下便被一個溫暖而濡濕的所在包裹住了,瞬間的舒爽打了一個冷戰,冠豪:[阿,,,好舒坦,,,原來姐姐的陰道這麼舒服]

一股沖動一陣陣的從下體沖擊著我的頭腦,我很難想像現在在操我的人,居然是我的親弟弟,他的生殖器就和我的生殖器緊密的結合,弟弟:[不,,,不,,,陰道裡都是別人的精液,,,都是別人的精液,,,]

這禽獸弟弟用他的生殖器羞辱著我,他落下眼淚操弄我,他不是為我哭泣,他是為了自己不是第一個上我的人而落淚,冠豪兩手抱住我的脊背,不時的用指尖在我光滑的肌膚上滑動著。

他俯下頭,微吐著的舌尖,喂進了我的口中,屁股在床上顛動著,我的身子隨著他的動作顫動著,口中嗚嗚做聲。

這每一下衝擊都提醒著我,我正被自己的弟弟給姦淫,我的兩手攤開,頭上已溢出了汗珠,肌膚呈現出一種極度誘人的殷紅,弟弟抓著我的兩隻腳踝,把我的腿曲折,讓他的腳跟貼著自己的屁股,然后我抱住她的兩腿在自己的胸前,開始了猛力的抽插。

雞巴伴隨著肌膚相碰的「啪、啪」聲,一次又一次的全根盡沒,我被三個人輪姦後,又經過淫水的浸潤,陰唇顯得愈加雜亂,上面還沾著許多白色的膠結物,兩片嬌嫩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插進抽出,兩片陰唇也是翻起翻落著,最後,弟弟極力的抽插了幾下,再也忍耐不住,向下一栽,壓在了我的身上,身子打著寒顫,小腹一縮又猛力一放,便在我的陰道深處狂噴而出。

我使盡全身的力量喊出聲音:[不,,,不可以,,,這樣會懷孕,,,]

說完我兩眼一翻,悲痛地落著眼淚,沒想到弟弟的精液竟然會射在我的體內,他緊緊的壓著我,趴在我的身上,渾身的氣力彷佛也隨著那最後的一下被搾乾了,再也不想動彈。

[該我了,,,該我了,,,]

門口站著兩個弟弟的同學,[可不可以也讓我們操操小璇姐?]

那一晚,我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酒醒,酒醒,對我來說是多麼殘忍的事,我清洗著五、六個男人的精液,身上都是男人們的吻痕。

被自己最親愛的弟弟給出賣,這對我來說,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比這還令人痛苦的,我的第一次性愛,就給了五個高中生和一個毒蟲給糟蹋了,幾隻未成熟的陰莖,藉由我的身體得到實戰經驗,而我卻痛不欲生,所以那次以後,我放逐自己,反正我這身體已經髒了,不差多髒幾次了,往後的日子,只要有人肯為我戴上保險套,我就願意把身體給他享用。

================後續================

一次凌晨,我被弟弟操完以後,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門忽然被推開了,爸爸穿條四角褲,滿面怒氣的走了進來,大聲罵道:[妳,妳在作什麼?]

我不禁心里一驚,感覺很是羞愧,我:[爸,,,你,,,你還沒睡?]

爸爸冷冷的[嗯]

了一聲,啐道:[是啊,弟弟都舒服了,也顧不得爸爸了?]

接著,爸爸脫下了四角褲,將雞巴一顫一顫的說道:[該為爸爸服務了吧]

那晚,他弄了我兩次。

 

旻璇      20歲     我
冠豪      18歲     弟弟        
小義      18歲     弟弟的同學    (第二部)
阿松      25歲     小義的哥哥    (第二部)

 

 

第一部   倫理的邊緣========================

[吳冠豪,你看你考的爛成績,,,這樣怎麼會有學校肯收你?]

今天放學回家,我一進家門就聽見老爸在數落弟弟的成績,再過幾個月,弟弟就要面臨大學考試,可是現在模擬測驗的成績都十分糟糕,我的父母都是高學歷的知識份子,家境還算不錯,所以對我們的教育十分要求,就拿我來說,從小我就被要求學習琴棋書畫,除此之外學校的課業也十分優異,在父母這樣用心栽培之下,我兩年前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學,現在是大學二年級的學生。

我今年20歲,164公分的個頭只有45公斤,三圍81、59、79。

人家說我尖尖地小鼻子非常性感,臉上時不時總帶著一點淺淺地微笑,一頭烏黑地長髮,看上去非常清爽,皮膚也非常光滑細膩,從外表看起來,我跟其他同學相比,算是個前衛、會打扮的女孩。

不過,由於從小教育的緣故,我的思想雖然談不上傳統,但也可以說很保守,雖然我的追求者很多,但我還沒有真正交過一個男朋友,以前,頂多就是純純的愛,小男生和小女生的甜蜜感,所以直到現在,我都還保有處女之身。

話題回到我不成才的弟弟身上,我們從小受同樣的教育長大,所以弟弟的思想跟我差不多,他至今也沒交過女朋友,那傢伙的課業原本都還不錯,直到這半年變得特別愛玩,課業也漸漸荒廢,偏偏現在就準備考大學了,在這節骨眼上弄得全家為他緊張擔心,爸爸看不下去他的成績如此糟糕,便要求我晚上盡量輔導他的課業,每天晚飯後,我就到弟弟的房間將他當天的考卷拿出來,一題一題的教他,經過一兩個禮拜的指導,好不容易成績有點起色,可是到了第三個禮拜後,他的成績又漸漸的走下坡,這點讓我很不高興,還因為這樣對他發了好幾次脾氣,可是怎麼罵也沒用,直到有一天,我才突然了解弟弟的轉變,為何他的成績在第三週以後會走下坡,某日,我的電腦出了點問題,可是又急著要做學校的報告,趁弟弟還沒回家之前,我沒有經過他的允許就使用他的電腦,無意間在他近期使用的項目中,發現一個資料夾都是我的照片,我很好奇他怎麼會有這些像片,心想或許是在我的微博抓的,抱持著疑惑的心態,並且不了解他抓我這些照片的用意為何,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偷偷檢視了他近期瀏覽過的網站,赫然發現,他常常上情色網站,並且特別喜歡瀏覽某個不堪入目的主題,例如: 全家出遊把姐姐搞上床,做援交的姐姐,禽獸弟弟的愛戀,強暴姐姐等等,他特別偏好姐弟亂倫的色情文章和色情影片,我恍然大悟,並且覺得非常噁心,我的弟弟該不會都幻想著跟我那個吧,當下,我的全身起雞皮疙瘩,不敢再想下去了,然後馬上把他電腦裡我的照片全部刪光。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一天)晚上,我一如往常的到他房裡教他功課,想到今天下午在他電腦裡發現的東西,就讓我渾身不自在,教他解題的過程中,不知是不是我多慮了,我感覺弟弟貼我貼得很近,他的肩膀貼著我的肩膀,而頭也離我相當近,我可以感覺到他呼吸所呼出的熱氣吐在我身上,可能平時也是如此,但平時我不會去注意,可自從看到他電腦的紀錄,我產生了一點防備心,我刻意地將身子向另一個方向側過去,本想離弟弟稍微遠一點,可是就在我身子移動身子之後,弟弟說:[姐,拿近一點,這樣我看不到]

接著,他也跟著移動身體,有點傾斜的坐姿更靠近我了,非但如此,過了一會兒,他甚至將手直接摸在我大腿上,我吃驚的叫了一聲:[啊,,,阿弟,你幹嘛?]

弟弟理直氣壯的跟我說:[誰叫妳坐那麼斜,我看不到妳寫的字,讓我支撐一下身體的重量]

話說完,弟弟的手就在我的大腿上游移了一下,這讓我覺得很噁心,我馬上對他說:[弟,好好好,你手拿開,我坐正]

當我坐正以後,我可以發現當我在教他如何解題時,他的眼角都在瞄我的胸口,雖知如此,我卻不知道如何阻止他的眼神侵犯。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二天)這天晚上,我進弟弟房間教他功課時,他問了我一個問題:[姐,妳這兩天有用我電腦嗎?]

我睜眼說瞎話的回答他:[沒,,,沒有啊,,,怎麼了嗎?]

結果冠豪馬上戳破我的謊言:[還說沒有,桌面上有個報告的文件,是妳的作業吧?]

我神情有些尷尬的回答:[喔,,,對,,,對啊,,,]

想不到說謊還留下了一個把柄,弟弟接著問:[妳是不是還有刪掉我一些東西?]

這小鬼竟然還敢質問我,我也果決的回答:[是啊,你還敢說呢,沒事存我照片幹嘛?還有你這變態看那什麼網站內容,,,]

沒來得及等我教訓他,他突然間一手勾住了我的頭,一個吻就朝我嘴上吻了下去,我:[啊,,,放開我,,,吳冠豪,,,你在做什麼?]

冠豪:[姐,我好喜歡妳]

,話一說完,他對我又是一陣的強吻我:[啊,,,不要這樣,,,啊,,,不要這樣,,,]

他似乎明白我想問他什麼,接著,他滔滔不絕的訴說對我的愛慕,[姐,妳知不知道為什麼妳教我的第三週過後,我的成績會退步?]

[因為妳教我以後,那一兩週,我的成績明顯進步,還常常被長輩誇獎,都是妳讓我找回自信的]

[第三週過後,我發現有個男生在微博常常跟妳互動,頓時我發覺我會吃醋,才知道自己愛上了妳]

聽完弟弟講這些事,我不知所措,心裡有些震驚與難過,冠豪說完話後,再度擁吻著我,而我僅是閉上眼睛沒有閃躲他的熱吻,我像個木頭般的坐在椅子上,面無表情地任由冠豪親吻著我,可以感受到,他的舌尖不斷地在我的口中翻攪,貪婪的吸允著我的香舌,此時的我心裡頭百感交集,原來是我害得弟弟無心於課業之上,當晚,他親吻了我五分鐘,可是對我來說卻像過了一個小時之久,我:[冠豪,今天我有些不舒服,你自己看書吧]

隨後我便回到自己房內,我不斷的想著今晚發生的事,不知不覺的進入夢鄉。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三天)今天我進到弟弟房間時,有些尷尬,我倆裝作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般,弟弟在我旁邊認真的做測驗卷,直到做完我誇他:[不錯喔,有進步了]

不知弟弟哪來的膽,他說:[姐,那妳是不是該獎勵一下]

我有點不屑的說:[怎麼獎勵??那麼簡單的考卷還需要獎勵?]

弟弟厚顏無恥的說:[當然,看姐姐的誠意如何,就可以決定我以後的功課如何]

我:[那你說說看要怎麼獎勵??要多少獎金你說]

想不到弟弟對我提出了一個無理的要求,他說:[我不要獎金,姐,你幫我打飛機好嘛?]

我聽見大喊了一聲:[開什麼玩笑]

可是冠豪不理會我的反抗,他要我把眼睛閉上,然後抓起了我的手放上了他的鼠蹊部,接下來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我閉著眼把頭?向另一邊,只聽到弟弟:[喔,,喔,,]

的呻吟。

我的手被冠豪抓著,只感覺到手掌有支熱熱黏黏的東西讓我套弄著,最後一股液體噴灑在我手上,黏黏滑滑的,這是我第一次摸到男人生殖器,也是第一次碰到精液。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四天)這天讀完書後,冠豪同樣要求我幫他打手槍,過程中,身體四肢彷彿不屬於我的一樣,我依舊緊緊閉起了雙眼,只覺得弟弟抓著我的手包覆住他那醜陋不堪的東西,不停地摩擦著,隨著摩擦速度愈來愈快,我感覺得出來冠豪可能要射精的,可是他忽然放開了我的手,正當我好奇他怎麼不射在我手上的同時,我感覺到我的臉上有一股炙熱的液體灑來,我[啊,,,]

的大叫一聲以後張開眼,冠豪的生殖器就挺在我的眼前,想不到這小子居然把精液都射在我的臉上,他那傘狀的大龜頭就猙獰的在我眼前揮舞,並且不時的觸碰到我的臉龐,當下的我十分震怒,我說:[變態,,,你這臭小鬼,,,]

冠豪:[姐,別生氣,養顏美容,,,]

在簡單的擦拭以後,我趕緊跑到浴室去做清洗,到浴室的過程中還遇到媽媽問說:[旻璇,妳頭髮怎麼濕濕的?]

我:[沒,,,沒什麼,流汗而已,我先去洗澡]

幸虧我的反應快,不然難道要我老實跟媽媽說:[剛剛弟弟射精在我臉上?]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五天)那是一個假日的下午,本來想好好休息一天,可是弟弟假借要問我功課,整個下午都待在我的房裡,我:[今天我想休息,你不要煩我,,,]

冠豪:[姐,再教一題,再教一題,,,]

事實上,那小子並不是特別認真,他一直叫我再教他一題的目的,是要跟我相處久一點,因為這小子邊聽我講解問題,一支手就不停地在我身上摸上摸下,經過了前幾天的互動,冠豪變得愈來愈大膽,現在的他,絲毫不避諱的敢在我身上亂摸,我不是好口氣的對他說:[不要摸了,專心點,這小鬼愈來愈大膽,難不成哪天要我全身脫光給你摸?]

想不到這小子順水推舟地說:[可以嗎?可以的話當然最好]

然後沒經過我的同意,他竟然開始脫我的衣服,我:[啊,,,幹嘛啊,,,啊,,,]

冠豪:[給我摸一下,幫我打飛機打出來,今天就不煩妳了]

經不過他的苦苦哀求,我妥協了,我同意把衣服脫光幫他打飛機。

我:[我的身體可以隨便讓你摸,可是你絕對不行做出傷害我的事]

弟弟:[傷害妳的事?舉例說?]

我滿臉通紅的回答他:[我,,,我還是處女,,,所以你不可以那個,,,]

弟弟:[真的嗎?姐,妳還是處女?]

我尷尬地點點頭:[嗯,,,所以請你不要奪走我的第一次]

說完話,冠豪拉開我的衣服,除掉了衣服的束縛,我的乳房高高的挺了起來,面對著我的彤體,冠豪伸出雙手罩在我的雙乳捏揉,我悶哼了一聲,身體哆嗦了一下,想不到正在玩弄我乳房的居然是我的親弟弟,冠豪趴在我的身上吻了起來,感覺就是沒經過什麼場面的,他親吻的動作很生澀,笨拙的舌頭在我身上舔來舔去,我的身體也不住的顫抖著,他的雙手從上到下的撫摸我的長髮,舌頭舔著我的耳垂,掠過臉龐,滑過脖頸,最後雙手罩再我渾圓堅挺的乳房上輕輕的捏著,我輕輕的喘息,閉著雙眼,而我感覺到,冠豪早已硬的不行的雞吧也頂在我的兩腿之間,我懼怕的屁股後縮,躲避著弟弟龜頭的侵襲。

當我睜開眼,我眼睜睜看著冠豪扶著自己的老二瞄準了我的陰道,並且龜頭就在我的陰道口磨了幾下,看到這幕,我嚇的尖叫:[啊,,,不可以,,,你如果進來,我以後就不讓你碰!]

這回的我沒有妥協,我堅持不讓弟弟插我的穴,我只讓他的龜頭,可以藉由摩擦我的身體達到射精,弟弟吻著我的嘴唇,在他的親吻下,我也回吻他的熱情,舌頭互相伸進對方嘴�不停的攪拌糾纏,我雙手扶在冠豪背後摸著他堅實的肌肉,他趴在我身上親吻著嘴唇,一手抓著一個乳房來回的捏,玩的我雙腿來回的搓動,用力的夾緊,臉上流露著難受複雜的表情。

冠豪:[姐,真的不可以塞妳陰道嗎?]

我非常肯定的告訴他:[絕對不行]

接著,他要求我把雙腿夾緊,他說,他要利用我雙腿夾緊後,把陰莖塞進我的兩隻大腿中間,磨擦我的大腿來得到快感,冠豪抓住早就硬的不像話的老二用力的套弄起來,他伸手扶著龜頭沾了點我的淫水,雙手抱住我的小腿,老二頂在我的大腿上來回的摩擦著,看著弟弟幹著我大腿的樣子就覺得好笑,他的龜頭就在我的兩腿之間穿進穿出,雖然不是真正的性交,但是緊窄的兩腿間還是讓弟弟爽的不亦樂乎,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屁股晃動幅度也大了起來,最後在一陣旋風般的衝刺後,弟弟把今天的一股濃精急速的噴在我的肚皮上,他達到了高潮,緊緊的擁抱我,回味著高潮時的快感。

我:[對嘛,這才是我的好弟弟,有聽姐姐的話]

冠豪:[姐,,,下次可不可以真的操妳?]

我:[當然不可以]

冠豪:[姐,,,求求妳啦]

我很堅定的告訴他:[假如你一直想上我,我連碰都不會給你碰]

冠豪:[好嘛,,,那晚點我還要妳這樣幫我打飛機]

(發現弟弟愛戀的第六天)這天我穿了一件無袖的背心和一件短褲,就在家裡客廳做有氧運動,爸爸、冠豪也在客廳看電視,媽媽則在廚房做菜,一家和樂融融的景象,我自顧自的做運動,完全沒發覺弟弟的眼神一直在偷瞄我,過了半個小時之後,有點累了,我喘得滿頭大汗了,於是就先去洗澡了,當我抹完香皂,打開蓮蓬頭沖洗身體,嘩啦啦的水聲充斥著整個浴室,我專心的清洗自己的身子,突然間有人從後方抓了我的臀部一下,我:[啊,,,]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犯嚇了一跳,轉頭去看,我:[又是你]

,我的弟弟帶著淫淫的微笑看著我,我咬著下嘴唇對他說:[想死啊,爸媽在外面,,,]

冠豪:[姐,我來看妳有沒有洗乾淨啊,現在可不可以幫我打出來,,,]

我:[快出去,,,快出去,,,等等被爸媽發現,,,]

冠豪:[不要,我要妳幫我打飛機,打完才出去]

我有點生氣的對他說:[不要無理取鬧了,快出去]

冠豪:[不要,除非妳晚上幫我口交]

當時的我只希望弟弟快點離開浴室,所以就隨口答應了。

洗完澡,我們全家先一起吃飯,在飯桌上,弟弟坐我旁邊,爸媽坐對面,我穿著一條熱褲露出潔白的大腿,檯面上一家子談笑風生吃著晚餐,而爸媽看不到坐在對面的弟弟,一手撫摸著我的大腿,不時還將手指摳弄著我的陰戶,這色弟弟的侵犯不只如此,他假借將菜掉到地上,趁著彎腰去撿的同時,用他滿嘴油膩的舌頭舔了我大腿一下,嚇得我大叫一聲,媽:[旻璇,怎麼了?]

我尷尬的神情回答:[沒,,,沒事,,,我以為有蟑螂]

吃飽飯後,我到弟弟房間教他功課,一進門我就握緊粉拳朝他身上打去,冠豪見我這模樣直呼可愛,冠豪:[姐,想死我了,快幫我含]

他把他的老二掏了出來,先是翻弄了一下,然後要我跪在他面前,冠豪:[姐,人家都說精液可以養顏美容,多吃點可以讓妳更漂亮]

弟弟哄騙著我,就是要我為他口交,看著眼前弟弟的肉棒,我鼻子嗅了嗅,看來弟弟已經洗澡了,一點異味也沒有,唯一在龜頭上有點分泌物,濕濕黏黏的,我抬著頭,好奇的小嘴湊上去親了親,然後弟弟要求我伸出舌頭來舔,在龜頭周圍畫圈圈。

可是當我整根吞進嘴中的時候,他嫌我的技術不太熟練,牙齒老是刮到他,他說A片中的男主角被含都很舒服,而他被我含卻一直碰到牙齒,冠豪:[姐,別用牙齒,妳用嘴唇包住牙齒,然後前後磨擦。]

我有些不悅的跟他說:[再講就不幫你了]

冠豪:[姐,我跟朋友聊天,他們教我,口交應該讓嘴唇揚起,用濕潤柔軟的嘴唇內側含住男人,輕鬆自然的滑動,這樣才舒服。]

我:[才不管你呢,反正舒服的又不是我]

隨著我的舌尖在那小鬼的龜頭上打轉的時間愈久,我可以感覺出,那龜頭分泌出的液體也愈來愈多,冠豪抓緊了我的頭,把雞巴一下又一下的捅到我的口中,弟弟呻吟著,肉棒在膨大,抽插速度在加快,他努力地操著我的小嘴,看著我美麗的臉龐,狠命往我喉嚨深處衝擊,他的蛋蛋猛烈地衝打著我的臉,發出『啪啪』的聲響,他似乎忘了身下的這個女人,就是他的親姐姐,我的秀髮披散著,喉嚨不停地被弟弟龜頭猛烈撞擊,使我發出:[嗚,,,嗚,,,]

的叫聲,終於,冠豪把積儲在體內對我肉體和精神的深切愛戀、渴望和性衝動,毫無保留地隨著狂洩的精液全部噴在我的嘴裡,他一陣緊縮射出好幾股的精液,我感受精液從輸精管打入尿道,就快衝出體外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射在我的口中,這個變態弟弟竟不讓我把精液吐掉,他摀住我的嘴向我說:[姐,吞下去對皮膚好]

這是我第一次為人口交,也是第一次吞精,只是想不到這精液的主人,是我的弟弟冠豪。

======================================================第二部   慘遭輪姦破處=======================

在冠豪考完大學考試之後,他似乎對自己的成績非常滿意,有一晚,趁著爸媽出國旅行時,他找了一群朋友來到家裡玩,一群人大約十個,有男有女,女生幾乎都是男朋友帶著來的,還有一個是弟弟同學的哥哥,那群中學生就在我家院子裡烤肉,慶祝他們結束了考試的壓力,爸媽都不在,家中只有我和弟弟,所以他們也邀約我跟他們一起同樂,年輕人在喝過幾杯啤酒以後,大家愈玩愈起勁,男生們脫光衣服被慫恿跟自己的女朋友熱吻,而我這禽獸弟弟居然大膽的托起我的臉頰,當著他同學們的面前和我熱吻,他似乎忘記我是他的姐姐,並不是他的女友,同學們看見這一幕,各個都看得目瞪口呆,經過三秒鐘的安靜,大家居然鼓譟起來,[旻璇姐,我也要,,,我也要,,,]

幾個沒帶女朋友出門的人,藉著酒意對我提出無理要求,[小璇姐,我敬妳]

,[小璇姐,再一杯,,,再一杯]

他們輪流灌著我酒,我的身體開始不聽使喚,意識也漸漸地模糊,最後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過了多久的時間,恍惚之中,聽見有人在我身邊說話的聲音,朦朧中看得出兩個人的身影,可是他們到底是誰呢?我好像躺在一張床上,可是全身無力,只有一點點模糊得意識,  一個男子說話:[脫得差不多了,哥,你看她豐乳肥臀,細腰粉腿,妙態橫生,給你先享用]

他們究竟想幹嘛?此刻的我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這兩個男人到底想做什麼?當他們分開了我的雙腿,我感覺到我的小穴口有一根硬物正在磨擦,我的心情相當地緊張,我明白他們要幹嘛了,他們正準備強暴我,我卻連反抗的力氣都沒有,男子:[天殺的,超緊,該不會是處女吧]

我感覺得出來,男人的龜頭正頂在我的洞口,接觸到那硬而粗大又火熱的雞巴,我頓時全身發抖,心裡相當恐懼,他的龜頭帶著灼熱的氣息貼緊了我的兩片穴肉,他先用龜頭在陰道口徐徐摩擦著,我怎能經受住這樣的羞辱,我羞得面紅耳赤,白著眼,我想求他們住手,可是卻講不出話,男子:[她的那兩片陰唇非常柔軟,陰道又是那?狹窄,淫水是恰到好處的濕潤而不至於太過滑膩。]

接著男子徐徐地把雞巴向我推進,我的陰道第一次接受如此的摩擦,我拚命想掙脫,但是敵不過酒精的威力。

另一個男子吻著我裸露的光潔的玉肩,真實性交的刺激使我乳房急劇起伏著,酥酥麻麻的感覺從我的陰道延遍全身,兩腿間疼痛劇烈。

男子雙手緊緊地按住我的雙腿,嗅著我身體的清香,男子:[太緊了,進不去呢]

,接著男子抽出了他的陽具,本以為可以結束這場噩夢了,想不到,男子拉著我的手讓我去感受他的雞巴所散發出來的熾熱。

男子:[小璇,妳應該還是處女吧,那麼得緊,今天可讓我賺到了]

那男子就是弟弟同學的哥哥阿松,而另一個男人則是弟弟的同學小義,據我所知,阿松曾經因為吸毒入獄,爸、媽還曾叫弟弟少和他們往來,可是弟弟就是不聽,想不到卻害了我,這男人即將和我做最親密的接觸,當我的手觸到他雞巴時,羞的滿面通紅,看著我羞澀的模樣,阿松說:[妳摸摸,仔細地摸,就是這隻肉棒要奪走妳的第一次]

他欣賞著我那雪白、晶瑩細嫩的肌膚,那充滿著火熱的胴體。

他粗壯的手臂用力將我修長的兩腿分開,一手扶著自己的陽具,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一陣撕裂的感覺從陰道傳來,這疼痛使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叫了一聲:[嗚,,,]

阿松的龜頭狠狠地穿過了我的處女膜。

驟然間,我身子急劇的發著抖,兩腿本能的緊緊夾住了他,小腹急劇的起伏著,我張大著嘴巴,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本來紅豔的面龐也霎時變得煞白。

痛死我了!怎麼會這麼痛啊!不要啊!我嘗到了破處的苦頭,淚水也順著臉龐流淌了下來。

阿松看到我眉頭深皺,梨花帶淚的模樣,沒有任何的憐愛,他擺動著臀部來回進出,接著把嘴湊在我的耳邊,輕聲哄著:[好妹妹,妳的處女膜已經破了,我就是抽出來妳也會疼,何不忍耐一下,讓我們一起嘗嘗那未曾有過的快感呢?]

他淫笑著,用淫穢眼神看著我,並說道:[有一句成語叫男歡女愛,講的就是這件事啊,女人開始都會痛一下的,過去就是享受了。」我緊張的渾身都冒著冷汗,感受著他的龜頭抵達我的陰到最深處,雞巴一進一出的抽送著。

阿松的雞巴塞得我陰道飽脹而密不透氣,陰唇也隨著雞巴的進出,翻起著。

我的眼神呆滯,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男人,我保留了二十年的處女之身,就這樣被陌生人奪走了,他笑著看著我,手也不閑的在我身上到處揩油。

我的兩片陰唇一張一合的咬著陌生人的雞巴,不時發出[噗茲、噗茲]

的水泡被擠破的聲音。

看著我痛苦的模樣,阿松也更加帶勁,大雞巴每次都重擊我的陰戶深處。

室內一時之間[卜滋!卜滋]

的插穴聲綿綿不絕,他的龜頭頂在我的花蕊上,我被他操的嬌喘徐徐不停的咽著口水,香汗淋漓,忽然,他身子猛地向上弓起,雙手緊抓住我的肩頭,挺起了大雞巴,兩手固定著我,屁股一個勁地往上挺,猛然便聽得他大叫:[啊,,,好爽,,,要射了,,,]

隨著叫聲,他身子一動也不動了,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出,就硬生生的澆在我的陰道內,我被那滾燙的精液射得渾身酥軟,阿松一邊射一邊看著我承受他澆灌的悲痛表情,只見我皺著眉頭閉著眼,嘴巴半張著,他每噴射一下我的心就滴血,看到我接納著自己精液的醜態,阿松興奮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他無力地趴在我的身體上喘著粗氣,手還不安分地揉弄著我的大乳房。

 阿松感受著來自我身體的快感,我已然是花謝慘淡的模樣,再也經不起大力的抽插,可是一旁的小義卻是滿腔戰意,他抓著自己的老二說:[小璇姐,,,該我了,,,]

小義:[喔,,,真緊,,,小璇姐,妳夾的我好舒坦,,,]

小義慢慢的一點一點將陰莖塞進了我的體內,然後搖擺著屁股穿刺著我,來回不停地前後進出,小弟弟全部都進來了,我的叫聲這個時候明顯的大了一點,小義:[聽聲音,小璇姐的叫聲好像微微有點痛苦!]

阿松:[冠豪這傢伙有個那麼漂亮的姐姐,卻沒有好好享受,真傻,,,]

小義:[可不是嘛,有那麼漂亮的姐姐就要大力操才對]

阿松:[冠豪居然留了個處女給我們享受,真謝謝他]

小義:[好在有一次聊天被我套出,冠豪說他姐曾幫他口交,否則今晚哪有得爽]

阿松:[是啊,多虧了這個垃圾弟弟想迷姦她姐,結果被我們搶先一步]

小義:[小璇姐,妳別怨我們,是妳弟弟拜託我們灌醉妳的,代價就是等他操完妳之後,把妳也借我們享受享受,要怨就怨妳弟弟吧]

阿松:[冠豪絕對沒想到,我們竟然搶先他一步,先把妳給操了一回]

小義被我嬌媚的身體所刺激,熱血更加賁張、陰莖更加暴脹,我雙目緊閉,兩片粉嫩的陰唇緊緊包夾著他的大陰莖,這使他舒服透頂,小義興奮地說︰ [小璇姐,裡面好舒服啊!搞過這麼多女人,不知操過幾個處女,都沒有操姐姐妳來的爽]

小義狠狠地對我抽插著,我穴口兩片陰唇真像我粉臉上那兩片櫻唇小嘴似的,一夾一夾的夾著他的大龜頭在吸在吮,[妳真是天生的尤物!陰道裡真的好舒服啊!比我女朋友強很多呀。]

他不由心中感歎。

想到此時自己一絲不掛的正在被弟弟的同學瘋狂的享用著,我更加覺得自己羞愧,我痛苦的神情,刺激得小義慾火更盛,緊緊抓牢我那渾圓雪白的小腿,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龜頭像雨點似的打在我的花心上,大肉棒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裡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啊,,,啊,,,我的好姐姐,,,,小璇姐,,,我要射了,,,要射了,,,]

最後他將陰莖拔出我的身體,精液全部射在我的嘴裡,並且在我毫無反抗能力的狀況下,讓我吞下了他所有的精液,過了一會兒,我的垃圾弟弟開門進來,本以為救星來了,我最親愛的家人可以保護我了,弟弟:[不,,,不,,,不,,,你們怎麼可以強暴我姐,,,她是我的,,,她是我的,,,]

弟弟崩潰式的大喊:[我找你們來,是要你們幫我灌暈我姐,只有我能操她,,,你們怎麼可以在我之前,,,]

當我聽見這點,我十分的痛心,為什麼我對你那麼好,你卻想迷姦我,反而害我的清白之身送給了兩個陌生人,在冠豪一拉之下,我身子順勢一軟,便倒在了他的懷里,頭向后仰,弟弟撫摸著我的臉龐,一隻手也掩在了我的胸前,捏著我的乳房抓緊又鬆開,不時用拇指在乳房上用力推動。

他在我耳邊說道:[好姐姐,他們弄疼妳了嗎?]

邊說,他邊用牙齒呲咬著我的耳垂。

我想把臉微微的轉開,可是身體還是沒有力量,弟弟的唇往我櫻桃小嘴送了上來,叼住了我的下嘴唇,一邊含混不清的說道:[姐,,,對不起,,,我不知道他們會強姦妳,,,]

他含住我的嘴唇,把舌尖伸了進來,他猴急的吮吸著我的香舌,品嘗著我的津液。

冠豪:[姐,放心,我不會向他們那麼粗魯,我會溫柔的]

聽見弟弟這麼說,我心想:[慘了,這小子一直以來都想上我,看來今天一定會給他得逞]

冠豪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雞巴,說道:[今天我要好好發洩我長久以來的迷戀]

,然后,他把依然昏沉的我放在床上,我在床上側身躺著,渾身一絲不掛,陰道內和口中都布滿了男人的精液,我的肌膚白皙光潔,一條腿伸直著,另一條腿蜷曲著壓在上面,兩眼無助的看著弟弟,希望他可以在做出傻事以前清醒些,可是他卻如一頭惡狼般的撲在我的身上,一邊用舌尖挑逗著我的舌尖,不時用力吸進自己的口中。

他一邊熱切的和我吻著,一邊用手向下探去,抓住了自己的雞巴,雞巴早已是嚴陣以待,粗大而堅硬。

他的臀部上提,然后便猛地向下一刺,我的身子頓時向後一仰,被他這突然的一擊,我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從此以後,我們種下了亂倫的因子,冠豪感覺雞巴一下便被一個溫暖而濡濕的所在包裹住了,瞬間的舒爽打了一個冷戰,冠豪:[阿,,,好舒坦,,,原來姐姐的陰道這麼舒服]

一股沖動一陣陣的從下體沖擊著我的頭腦,我很難想像現在在操我的人,居然是我的親弟弟,他的生殖器就和我的生殖器緊密的結合,弟弟:[不,,,不,,,陰道裡都是別人的精液,,,都是別人的精液,,,]

這禽獸弟弟用他的生殖器羞辱著我,他落下眼淚操弄我,他不是為我哭泣,他是為了自己不是第一個上我的人而落淚,冠豪兩手抱住我的脊背,不時的用指尖在我光滑的肌膚上滑動著。

他俯下頭,微吐著的舌尖,喂進了我的口中,屁股在床上顛動著,我的身子隨著他的動作顫動著,口中嗚嗚做聲。

這每一下衝擊都提醒著我,我正被自己的弟弟給姦淫,我的兩手攤開,頭上已溢出了汗珠,肌膚呈現出一種極度誘人的殷紅,弟弟抓著我的兩隻腳踝,把我的腿曲折,讓他的腳跟貼著自己的屁股,然后我抱住她的兩腿在自己的胸前,開始了猛力的抽插。

雞巴伴隨著肌膚相碰的「啪、啪」聲,一次又一次的全根盡沒,我被三個人輪姦後,又經過淫水的浸潤,陰唇顯得愈加雜亂,上面還沾著許多白色的膠結物,兩片嬌嫩的陰唇,隨著雞巴的插進抽出,兩片陰唇也是翻起翻落著,最後,弟弟極力的抽插了幾下,再也忍耐不住,向下一栽,壓在了我的身上,身子打著寒顫,小腹一縮又猛力一放,便在我的陰道深處狂噴而出。

我使盡全身的力量喊出聲音:[不,,,不可以,,,這樣會懷孕,,,]

說完我兩眼一翻,悲痛地落著眼淚,沒想到弟弟的精液竟然會射在我的體內,他緊緊的壓著我,趴在我的身上,渾身的氣力彷佛也隨著那最後的一下被搾乾了,再也不想動彈。

[該我了,,,該我了,,,]

門口站著兩個弟弟的同學,[可不可以也讓我們操操小璇姐?]

那一晚,我希望自己永遠不要酒醒,酒醒,對我來說是多麼殘忍的事,我清洗著五、六個男人的精液,身上都是男人們的吻痕。

被自己最親愛的弟弟給出賣,這對我來說,世界上沒有什麼事是比這還令人痛苦的,我的第一次性愛,就給了五個高中生和一個毒蟲給糟蹋了,幾隻未成熟的陰莖,藉由我的身體得到實戰經驗,而我卻痛不欲生,所以那次以後,我放逐自己,反正我這身體已經髒了,不差多髒幾次了,往後的日子,只要有人肯為我戴上保險套,我就願意把身體給他享用。

================後續================

一次凌晨,我被弟弟操完以後,躡手躡腳的回到房間,門忽然被推開了,爸爸穿條四角褲,滿面怒氣的走了進來,大聲罵道:[妳,妳在作什麼?]

我不禁心里一驚,感覺很是羞愧,我:[爸,,,你,,,你還沒睡?]

爸爸冷冷的[嗯]

了一聲,啐道:[是啊,弟弟都舒服了,也顧不得爸爸了?]

接著,爸爸脫下了四角褲,將雞巴一顫一顫的說道:[該為爸爸服務了吧]

那晚,他弄了我兩次。

情趣用品  無碼AV  跳蛋  線上A片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成人影片

催情水  震動棒  春藥  持久套環  壯陽藥  調情潤滑油   持久液
相關文章:
債主的誘惑
亂倫烏托邦
高考前姐姐無私的奉獻
肏了親姑姑
我把表姐夫一家女人都上了
表弟迷奸絲襪熟母
一家親的催眠遊戲
淫亂關係
享受漂亮的老師
美麗母親們的哀羞
熱門小說:
好色的愛清和美嫻
他的妻子是妓女
姑媽的白虎穴
單身熟女
我的妹妹不可能那麼淫亂
不操不行
給自己的女兒開苞
忘記穿內衣的下場
在我家樓下的女孩
禽獸公公和溫柔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