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記者的墮落之路

第一章色魔的魔爪 「該死!又被偷了!」一大清早,唐果站在陽臺上生氣地抱怨了一句。 這已經是她這個月被偷掉的第三雙絲襪了。她住的是小區裏一套租來的房子,在一樓,陽臺離地面有一段距離,但很容易就能從外面爬

Continue reading »

我強暴了一位囂張的女警

我叫王漢連,剛從美國高中暑假留學回來。 今年我的家人遇到一些事情,我的姊姊和我的妹妹與表弟出了一些事情。 上周六深夜姊姊帶十七歲的妹妹、和表弟,在台北市廣場喝露天咖啡,翌日凌晨零時許,妹妹與十三歲表弟

Continue reading »

女經理的狂瀉

我叫阿傑,在這家建設公司當助理,這天下班回家途中想起忘在公司的資料,趕緊返回公司。剛要進辦公室時,只見經理她披著長長的秀髮,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甚為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而艷紅唇膏彩繪下的

Continue reading »

剛出社會的小舞

小舞是個剛進社會的女孩子,大約二十歲,她目前是在便利商店上大夜班,而白天則在大義家當家教老師,是教國文。大義是個單親家庭,他是和爸爸住,爸爸是去當司機,也是跑晚上的,聽大義說是當送貨員。今天早上小舞一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生活日記

「先生,麻煩你的身份證件,讓我們檢查一下!」他們也看到了我,很有禮貌的叫了我一聲。 我一聽,頭皮都發麻了,可是我還是鎮定的拿出身份證給他們。我又不是大陸偷渡客,料想他們沒有任何事證,也為難不了我,我只

Continue reading »

按摩院的良家婦女

老婆因為懷孕,在8個月的時候,回娘家去住,而我有時候也過去看看她,可更多的時候是我一個大男人獨守空房,加上愛上網看一些A片A書,所以,一個人總是憋著會憋壞的。 有句話說的好,今天老婆不在家,我今兒真高

Continue reading »

冷豔女醫生

楊野離開了深山豪宅,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準備獵捕下一個目標:冷豔女醫生——吳青芳,楊野手上拿著徵信社所調查出來的資料,用心閱讀著。 資料上鉅細靡遺地記錄著吳青芳所有的一切,包括芳齡二十六歲,只比愛妻傅菊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