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時和女同事的性愛

偶然的一次出差,使得我的人生更多姿多彩。 年初的時候因為公司的業務發展的需要,派我和兩位業務部門同事一起出差進行系統操作培訓工作。 對了,忘了介紹了,我叫黃天明,從事計算機開發相關工作2年了,怎麼說呢

Continue reading »

修電腦後被姊姊看到

小茜打電話來說她的電腦壞掉了,她家是在一棟大廈裡面的五樓,我經常來這裡接她,所以很快地就來到她家門口,按了下門鈴,她姊姊來開門。她姊姊帶我來到她房間後,就回到客廳裡去,我等到小茜開門之後,就一起進到房

Continue reading »

乾妹的第一次

「喂,是哥嗎?……………」電話那一端傳來熟悉的聲音,可是這聲音聽起來在顫抖,讓人一聽就知道剛剛哭過。 「是小媺吧,怎麼啦?妳不是才剛剛畢業嗎,找到工做了沒啊?」我試圖岔開話題,讓她不要再傷心,不過我發

Continue reading »

大學同學

小真是我大學社團同學,是一個極普通的女孩子,留著不長不短的頭髮,平時帶著一副眼鏡,因為我們是康輔性社團,所以她平時的穿著也算中規中矩,我跟她也只能算是一般的朋友,但沒想到一次偶然的出遊,讓我跟這個平凡

Continue reading »

綺麗姐姐

七月的台北,攝氏30度的午後,揮汗如雨的我。 其實要不是綺麗姐姐早上打的那通莫名其妙的電話,我這時應該是舒舒服服的窩在家裡頭,吹著冷氣,喝著冰紅茶,看著精彩的有線電視節目。 真是...不過這樣也好,等

Continue reading »

能共同分享女人的益友

記得讀中學的時候,我因為遷家而轉讀到這一所新學校,認識了隔離位元的同學林富成,亦因此與阿成的一班朋友相熟。這班「益友」都是喝玩樂,無心向學之流。 我們在這個年紀對異性充滿好奇和幻想,其中一個綽號叫洪哥

Continue reading »

學長的女友在洗衣服

大學時代,很流行同居生活,那必須在外面租房子,我也是住外面,但是我沒有女朋友,我是因為住外面沒有門禁限制,所以才搬到外面來住的,剛來的時候還很陌生,就算是住隔壁的,也沒有打招呼,幸好跟我住這邊的是一位

Continue reading »

上了鄰居的人妻

那天晚上我要求她給我做個『深喉』。老婆大怒,抬手給了我一巴掌,打在我挺到她嘴邊的雞巴上。我痛的捂著雞巴在床上直跳。老婆說;『我是妓女嗎?我是妓女嗎?你的花樣怎麼這麼多!又是換體位,又是乳交,又是搞屁眼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