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師之買菜風波

「咦~家裡敷面膜的黃瓜沒了嗎?」打開廚房的冰箱,我抓了抓腦袋說到。 「算了,出去買幾根好了,都好幾天沒出門了!」想了想這幾天都是在家當廢人,就決定出去走走,活動一下。 「穿什麼好呢?」看著滿衣櫃的衣服,我反而陷入了苦惱。 看著眼前的衣服,我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上次spa和前幾天在漫展上子宮被灌滿的滿足感

Continue reading »

衣櫃中的秘密

過年將近,家中有個老衣櫃要丟,跟父親一起搬到樓下,想說他年歲也大,接下來就我一個人用推車移到路口去,趁清潔隊還沒來,再次檢查有無東西漏了拿,就當我要把最底下抽屜整個抽出來的時候,到一半就發現會卡住軌道拉不動,從開口伸手進去探,感覺裡面是空的了,這衣櫃在爸媽房內不知用幾年,會壞很正常,但我想清潔隊也很

Continue reading »

喝醉的女人

  女友平時是很端莊純真,叫她穿一些暴露的衣服都不可能,那裡可以凌辱她呢?只能等她醉酒的時候,失去理性的保護,就能夠對她胡作非為了。 先不說我女友,就隨便拿我網友Akuma為例,他也是像我這樣喜歡凌辱女友暴露女友的男生,所以我們談得很投契。他的女友和我女友也差不多,平時是那種又漂亮又純真可愛的女生,

Continue reading »

妻子被瘋狂的輪姦

我和妻子簡妮走在綿延的公路上,這是我和妻子離婚前的最後一次旅行,根據我們夫妻倆達成的協議,這次徒步旅行結束後,我們就像正式辦理離婚手續。我們夫妻倆打算離婚的原因很簡單,我是一位性慾極強的女人,今年27歲,也許這一年齡段的女人性慾都非常強烈,她總是抱怨無法滿足她的性快樂,每次做愛,她都要求我持續射精7

Continue reading »

肉感繼母姦淫錄

(一) 籃球場上的淫液 又一個無趣的夜晚。我望著天花板,那個我稱為老公的男人,正在我身上耕耘。 「啊……老婆,好爽……喜不喜歡我幹你……說喜歡啊……我要射了老婆,老婆!」 於是,老公朝我身體裏傾注了清淡的精液,整個人就癱軟下去昏睡了。他肉棒拔出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那種小穴裏突然變空的失落感。看著他那

Continue reading »

項揚的大學

樺子今天接到了一批不尋常的客人。 她在長盛賓館裡工作了兩年多,從未遇到這種情況。 樺子是賓館二號電梯的司機。在賓館裡,只有這部電梯能夠通到26層總統套房。 而今天去總統套房的人有些奇怪。 那是陸陸續續走進來的年輕女生,二十歲出頭,身穿統一的粉色邊黑色長袍 樺子對這件長袍並不陌生。這是賓館附近長榮大學

Continue reading »

乳牛女護士

一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八點,夜幕剛剛降臨。 在協和醫院的胸科醫務室裡,女護士長石香蘭手拿著電話話筒,心裡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怎麼回事?家裡什麼會一直沒人? 今晚輪到她在科室裡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習慣,她臨睡前往家裡打了個電話,準備交代小保姆阿麗注意鎖好門,以及問一問寶貝兒子的情況。 誰知道從七點鐘

Continue reading »

末班車的高潮

那是接近午夜12點的最後一班車,我因為與朋友聚餐後忘記了時間,匆忙的趕上這班車。 「司機,等一下。」 氣喘呼呼的我衝到了公車門口,細長的腿跨上了公車階梯走了上去。 因為跑步的關係,胸口不停的喘息著,胸前的渾圓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因為聚餐的關係,我今天特別打扮了一下,上身穿著斜肩粉色雪紡紗,下半身則是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