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色的愛清和美嫻

愛清和美嫻,一放學就馬上往愛清的家里跑。 才一進了門,愛清示意美嫻保持安靜,兩人躡手躡腳的走進了愛清房間,然後關上房門。 「他們在隔壁嗎?」美嫻輕聲問。 愛清點了點頭,兩人小心地把耳朵貼在牆上,聽著隔

Continue reading »

賣掉姐姐

一個晴朗的下午,兩個蹺課的學生在校。「阿光,或許你可以來幹我的女友……」 聽到小振學長這麼說,我還以為是一個低級的玩笑。不過看他一臉嚴肅,我開始懷疑他是不是真的頭殼壞去。「喂!我可是說真的,別一副不相

Continue reading »

白楊梅的故事

讀中二那年的一天放學回家途中,我一路上踢著小石頭玩,經過村口八角井時,見到在井邊洗衣服的紅菱姐,她笑著對我說道:阿弟,還不快回家去,老姨來了! 老姨來了!有沒有帶穎治來呢?我停下了腳步。 有的,快回去

Continue reading »

雨萱的淫蕩日記

9月12日 晴 今天的天氣不錯,我就從自我介紹開始寫起吧。 我知道自己蠻淫蕩的,少數較親密的朋友私底下都叫我小淫娃(她們也好不到那去),其實我只是偶而慾求不滿,常常需要自慰來稍稍洩慾一下呀,竟然把人家

Continue reading »

淫亂往事隨風逝

今天,父親死了。 當然也許是昨天,我不知道。 我收到似乎是我兄長的一封郵件說:「父親已 死,明日下葬。 特此通知。」所以我並不清楚父親是什麼時候死的。 當然怎麼死的我也不知道。 雖然我每月給他打錢,但

Continue reading »

泳池畔的驚喜

最近天氣特別熱,剛考完大學時間多的跟狗屎一樣,媽媽買了一大疊遊泳卷,要給我們遊泳用的,我特別挑禮拜日去人比較多,其實是去看妹妹的,可以遊泳又可以看妹,人生樂無窮。 我準備好了東西後,弟弟突然說要跟我去

Continue reading »

她們吃了春藥後

春天時收到朋友從香港郵回來的一盒叫性感小貓的春藥,類似香皂。 據說只要塗在女孩的敏感部位就會使她春情大發,使你為所欲為了。 晚上我就到宿舍對面的藝術學院去跳舞,想為今晚的一夜情找個伴。 跳了幾圈之後,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