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婦嫖鴨

生活在小城市的翠紅,利用出差的機會,去看望她的老同學金鳳。電話聯繫好之後,翠紅和金鳳在相約的酒店見麵了。翠紅和金鳳是大學同學,畢業後十五、六年沒有見麵了。兩個人互相打量著。翠紅看著金鳳,隻見金鳳穿著非常的華貴性感。翠紅說:「鳳兒,你比以前可變多了。」 金鳳說:「是不是變得很老了。」 翠紅說:「不是,

Continue reading »

老闆娘送貨

國中剛畢業正等待著聯考的到來,覺得日子過的很無聊便在洗衣店打工,幫忙對外收送衣物,這雖然是個不起眼的工作,但卻是我一連串的性生活的開始,事情的經過是這樣的……一天下班前,老板娘──杜姐(杜婉玲),忽然叫住了我交代說:「志杰,這些是仁愛路上宋太太家的衣服,你先帶回家去,明天一早你先送過去,再來上班,記

Continue reading »

真正亂倫的大家庭

父親原本只是南部的一個小自耕農,沒什麼財産,可是就在一次的都市開發案立法三讀通過之后,他那塊長不出什麼作物的廢田,竟然在一夜之間暴漲,價值數千萬。于是,父親將這塊祖地變賣,在原來的老屋旁另起了一幢三層樓的別墅。 在鄉下地方自地自建只不過花了幾十萬而已,而剩下的錢,父親還來不及做任何分配,就聽說被一個

Continue reading »

女促銷員為業績賣身

看著鏡子中的自己,感覺有些恍惚。烏黑的長髮凌亂的散著,遮住了半邊臉。赤裸的身體,豐韻卻缺乏光澤。乳房高高聳立著,乳間白糊糊的一片。下身光溜溜的,兩片陰唇微微張開,雙腿間有些液體閃閃發光。 已記不清楚多少次了,在男人發洩完後自己審視自己的身體,大腦裡是一片空白。然後,木然的到衛生間洗淨自己,再到鏡子前

Continue reading »

女友舊情人

昨晚和女友狂歡了一夜,早上趁她睡的時候,趕快把之前寫下的第十八篇整理一下,就全當作給各位的聖誕禮物吧!不過這篇不是應節的文章,講的和聖誕節沒關係,而是今年九月份左右,我表哥從美國回來的兩星期的事情。 按了門鈴一會兒,門開了,一陣熟悉的清香飄來,我女友可愛嬌俏的笑臉就在眼前,笑臉帶著右邊臉頰上的一個小

Continue reading »

姐夫把我搞到極度淫蕩

我今年21歲,身材很惹火,尤其是一對惹事的大奶子,把衣服擠得緊緊的,好象隨時都會彈跳出來似的。因為在姐姐家附近上大學的緣故,我和姐姐、姐夫住在一起。 姐夫是一個警察,生活極度的無聊和放蕩,在家看黃片,在外搞女人,他經常故意摸我的屁股,手輕輕的滑過,我礙于面子,只好乖乖的不吭聲,假裝沒這一回事。 許多

Continue reading »

真實的母子亂倫

我在性方面的發展是很奇怪的。說奇怪,也許是大家都不說,令我覺得只有自己是這樣而已,我不知道。因此也很希望所有人都來談一些真實的事(也許並非人人都有,請勿杜撰),反正網上不必用真名,更不必露面或留下聲音,盡情傾吐吧。我也希望這個問題,能做為一種科學討論(邊討論邊打手槍也不必覺得害羞,這很正常)。 說明

Continue reading »

交際應酬

  高雄是個紙醉金迷的都市,在美軍駐台期間,它曾閃亮過。美軍走後,它曾黯然過。然而,隨著臺灣經濟的發展,它又再度閃耀著迷人的光茫! 高雄的夜,曾是悲情的…… 「…路燈青青照著水滴 引阮的悲意青春男兒 不知自己欲行嘟位去啊 ~ 茫茫前程港都夜雨 寂寞瞑」 臺上一個西裝畢挺的年青人唱著昔日「港都夜雨」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