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助教

那是我大三考完期末考的晚上,我們全班和我們心理學的助教一起到淡海的酒屋去慶祝,助教她因為是我們繫上學姐,剛畢業一年,馬上就要到美國讀碩士了,全班和她感情都很好,有點依依不捨,也順便為她送行。老實說她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蛋型的臉蛋佩上明亮的大眼,還有櫻桃般的嘴唇,身材也是纖細婀娜多姿,班上不知有多少男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美女師傅

我是90年初參加工作的,工作的第一個單位是一家大型的國有銀行。 大家都知道,由于受89事件的影響,本來我是作為當時還十分稀少的科班出身的財經類大學畢業生,是分到這個銀行的省分行的。但就因為這個事件,那時候規定大學畢業必須去一線鍛煉,于是我就被分到了這家銀行下轄一個大型的網點。這個網點很大,有一百多號

Continue reading »

胡家的媳婦兒

惠楓是胡家的媳婦,22歲就嫁給胡家的老三,胡家的老大及老二也結了婚,兩對夫妻也住在家中,胡家還有一個老四剛滿十八歲,但為繼續就學在家幫忙事業,另外惠楓的公公55歲是個喜歡玩女人的老色鬼、婆婆惠卿45歲但是身材還是十分嫚妙與惠楓不分上下、一點也看不有45歲的年齡,家中事業已交給四個兄弟經營,兩人在家享

Continue reading »

我們這(變態)一家

Johnny今年十七歲,爸爸是醫生四十五歲叫文康,媽媽叫羅美庭三十七歲是個教師,外婆叫蕭莎莉五十六歲,結婚前是個脫星,也就是現今叫AV女優的職業。。一切的故事要從外婆莎莉說起,莎莉常來宋家裡玩,總穿著時髦暴露的緊身衣裙,一對淫乳簡直要跳出來般,嬌嗲的說話聲、那搔首弄姿的模樣,無不誘引著每個男人。可能

Continue reading »

被強迫的亂倫

就在徐美紅在火車上被輪奸的同時,在她的家裡發生了一幕更悲哀的事情。 陳義下班回家,到了自己家門前剛掏出鑰匙,就被三個從樓上串下來的彪形大漢夾在中間,其中的一個手裡拿著槍指著他說:“別叫,開門!” 陳義驚恐的哆嗦著打開了門,“爸爸……”陳強和陳曉紅正坐在沙發上看電視,見此情景大吃一驚。 持槍的大漢把陳

Continue reading »

夏天的公交車

終于退休了! 從車間辦公室拿著蓋滿印章的表格出來,我的心情無比舒暢。 ” 老吳,嘛去啊?” 我正往工廠外面走,迎面碰到鉗工組的老蔣跟我打招呼。 ” 嗨,我不去頭兒那辦退休手續去了麼,你不在車間乾活乾嘛去了?還拿著這麼多藥?” 老蔣和我同歲1973年同一天進廠的老工人,彼此相處了20多年忽然想到以後再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

Continue reading »

兒時的夢境,現實母子更激情

我從小到大有一個夢境,感覺很真實,又很虛幻。夢裏的我也就四五歲,好像是中午,在睡夢中被說話聲吵醒。睜眼看見媽媽趴在床頭看著我,而他身後則有一個陌生的叔叔。媽媽見我醒來就去伸手抱我,但是她的身體卻在前後搖晃著。直到我睡眼惺忪的被媽媽扶起,才看到媽媽的裙子被叔叔放下。媽媽說這是專給人打針的醫生,媽媽在被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