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精在實習護士手上

由於某個遺傳性的隱疾, 需接受開刀治療,也因為開刀的部位太重要了,特別選擇了區域醫療級的醫院,以避免手術失敗影響大半輩子的生活樂趣。 到了醫院報到後,護士小姐給了件病人服,叫我進病房後脫下所有的衣服換上這件;說是病人穿的衣服,其實只是塊有袖子以及幾條繫帶的布,其長度也僅蓋住小弟弟而已,更別說不小心勃

Continue reading »

網路小騷妹帶到山上幹

有一天晚上閒來沒事,就上了某間知名的成人聊天室,當然是跟色情有關的聊天室啦。 聊天室就是有一個現象,男多女寡,我也只是看聊,並沒有參與他們的聊天。 幾個男生問著一個匿稱叫小騷妹的女生一些問題,住哪呀、幾歲、有沒有男朋友之類的問題。 那個女生就提到他住高雄,(離我家不遠處),我便按了他的人頭看了一下基

Continue reading »

係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隻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

Continue reading »

夫妻互換

我和慧雯、玉玫都是大學同學,大學期間我和玉玫曾交往過一段時間,雖然后來因爲一些因素而分手,但仍保持不錯的友誼;之后我去美國念書,回國后跟慧雯結婚;慧雯后來將玉玫介紹給她工作的會計師事務所上司國豪認識,兩人進而結婚。我和玉玫對彼此仍保有好感。 我妻慧雯是一個會計師,與其事務所合夥會計師文欽同屬一組,是

Continue reading »

情人節的姊妹花

今天的情人節,全家人都帶著自己的情人出去玩,只有我因為跟我的國三學長,幾天前的親密關係被爸媽發現,而被禁足在家裡一個月,每天晚上只能靠著筆電跟男友視訊聊天。正值寒假期間,平常住校的姐姐,也回來跟我睡同一房,我們兩姊妹是睡上下舖的,前些的日子只有我會在半夜看著筆電自慰給男友看,但姊姊搬回來的日子開始,

Continue reading »

系花、犬奴、同學會

房間裡,燈光昏暗,房外風強雨,颱風天風呼呼的追著,雨嘩嘩下著。 一個男人大字型躺在床上,全身赤裸,雙腳分開。 在他雙腳分開的地方,一具赤裸的女體正跪在男人的雙腳之間,同樣一絲不掛。 女的約莫二十多歲,頭綁馬尾,只有幾根青絲飄在膩白的後頸上,女人肌膚賽雪,雪白渾圓的屁股跟美艷的容貌,紅潤的雙唇,堅挺的

Continue reading »

我被迷奸之后

我是個很平凡的乾扁研究生,每天被老闆盯著研究進度在研究室苦命的求生存。而變裝是我少數釋放壓力的愛好之一,我一個人住在爺爺奶奶留下來的老房子裡,獨自一人的生活加上姊姊放在這裡的舊衣服,根本就是我的天堂。 每天我回到家必定會做的事情就是洗好骯髒的身軀,然后端坐在梳妝台前將我即肩的長頭髮梳成女孩子的髮型,

Continue reading »

學長學妹的激情

考試結束的感覺真好!背著自己的包包回到宿舍,舒舒服服的哼著歌,盤算著去爽一下的重要問題。 “哇,歐陽你考的不錯吧,這麽放松。”舍友小靜很有點羨慕的問。 人家是叫雯雯啦,不過在大學里同學都喜歡叫我的姓,沒辦法,習慣啦。 “還好啦,不過是運氣好,考到的東西正好複習著了吧。”我興致勃勃的對著鏡子塗著唇彩,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