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強姦家人

「子鈞,子鈞,你起床了嗎?」 那溫柔的聲音是他的母親,淑芬,子鈞張開眼睛,他的媽媽穿著一件絲質睡衣,坐在床邊輕輕的撫摸著子鈞的頭髮。 「我起來了」他幽默的回答。 「本來不想吵醒你,可是已經九點半了,早餐快涼了」淑芬微笑的看著他。 「九…點多了?』他看著鬧鐘搖搖頭想讓身體時差盡快調整回來。 『你看你,

Continue reading »

同居的17歲舞娘

我是某省重點中學的子弟,當時是我讀高三。 熟人的朋友的女兒要寄讀在我家,人長的很漂亮,皮膚白,奶子大屁股翹,身材不用說了,學舞蹈考藝術的。 我是沒咋接觸過女人的屌絲純潔男,舞娘她媽是人大代表,她爸是市公安局重案組的頭,典型的白富美。 舞娘家教很嚴,自然也沒咋接觸男生,這次來省城寄讀還是第一次。 那次

Continue reading »

補習姐姐

糖糖今天上完課為了要替房東那讀國一的兒子補習,一回到家就趕緊去洗澡梳洗一番還特地換上一件正式一點的套裝,還整理一些國一上課要用的教材,準備妥當後糖唐懷著一顆緊張的心往樓下房東家走去,糖糖到了房東家門口先緩緩的深呼吸一下,才鼓起勇氣去按門鈴,房東太太一見事糖糖就趕緊的將她給請進屋去,糖糖似乎是來早了她

Continue reading »

老姊、老媽和我的觀星記

小時候,媽媽經常講些星星的故事給我們聽。 我的頭放在媽媽胸前,老姊就拿媽媽的大腿當枕頭,聽著媽媽溫柔的聲音,不久,旁邊又響起老爸的鼾聲。 因此,對天上的星星,我從小種下深深的興趣。 國一時,耗盡存了幾年的壓歲錢、生日紅包,買了一套昂貴的中口徑天文望遠鏡。 原本好好的觀天文,有一次老姊湊熱鬧也要觀。

Continue reading »

別人漂亮尤物的女友

我幫前女友憶憶的好朋友雪兒(非常正點)因為蘋果電腦太漂亮了雪兒不會用也學人家去買了:(一臺MACBOOK之後又不會用,雪兒知道我是高手所以請我去她家教她使用。 前後去了幾次都很正常,但就在今天去雪兒她家:開門的她穿著超短的牛仔褲跟一件很透明的白色裡面竟然穿著黑色胸罩。 看得我眼睛直打轉,讓我很想要上

Continue reading »

家族傳統

孔泉從學校來,他很高興,因為今天他的演講得到了全校師生的認可,贏得了一片掌聲。 他從小就很會講,他憑著這個天賦在學校裡騙了不少女孩子,每個被騙的女孩子都毫無怨言的繼續讓他騙。 現在,有十三個女孩子仍繼續同他保持著性關係。 他有一個好友,是他的死黨。 是一個十分英俊的傢夥,也很得女生的傾慕,甚至比他更

Continue reading »

強姦性感表姐

我和表姐其實沒有血緣上的關係。 她是我舅舅二婚的老婆帶的孩子。 表姐今年24比我大兩歲,自己住在男朋友家。 自從舅舅二婚以來,表 姐經常到我們家來箙算箤箄,慛慖慡慲每次來都帶一堆東西(真孝順!)看我舅舅。 表姐的男朋友是個水手,在船上待的時間很多嘕嗹嘐嘛,蓏蓀蓓蓆平日表姐都是和她的公公婆婆住。 我從

Continue reading »

親密的表姐

電話響起,我接了起來,「喔……原來是表姐啊,嗯……好……」心裡面不禁愉快起來,我又可以去找表姐了。 想到我與表姐的關係,那可得從我小時候開始說起。本來我住在南部,印象中小時候每當表姐來家裡,總是我與她玩的最開心,隨著年齡越來越大,我也越來越喜歡表姐,只是表姐家住台北,不是常常可以來南部玩的,所以過年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