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美清純的巨乳小姨子

星期六上午7點多,我來到機場準備接小姨子。和老婆結合4年,僅在結婚時見過。 原因是岳父工作在澳門,岳母跟姨子都去陪他。之前姨子申請大學時,我又剛好出差到日本半年。一直都沒遇到,印象中是個瘦瘦高高的清純妹妹。護士老婆因為上夜班還未下班,衹好我來接機。 衹是這班飛機人都走了大半,怎麽還不見小姨子走出來。

Continue reading »

岳母誘惑我

我今年35歲,在一家事業單位做辦公室主任,長的高大健壯,也算得上英俊瀟灑。單位住房一直很緊張,我和妻子就住在岳母家。岳父兩年前去世了,有我們陪著,岳母的生活也不至於太孤獨。因為我和妻子工作都很忙,妻子又小我不少,所以至今也沒有要孩子。 今年二月春節一過,妻子到外地參加為期三個月的培訓班,妻子臨走時笑

Continue reading »

三重性愛

我今年三十歲,和兩位女性住在一起。女兒小秋是二七歲,而母親婉芬五十歲。 當我寫這故事時,她們就坐在我旁邊,她們正幫助我複述我們自己的故事。 我們可全都是赤身裸體,因為我們剛剛結束了兩小時欲仙欲死的美妙絕倫的連床大會。母女一箭雙鵰,我一介窮儒,可從來也沒有想到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在上學初遇小秋,快畢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處男給了小姐,她把她女兒嫁給了我

首先,在故事的一開始,你應該同意我的看法:沒有插入過女性陰道的男人都是處男。 這是一個關於我的真實故事。今年我已經二十三歲了,大學畢業,有一份安定的工作。但我的處男給了小姐,她把她女兒嫁給了我。你可能認為我在說謊,但我才不在乎你怎麼想。 這百分之百是正在發生的!它既不是某些愚蠢的網路發燒囈語,也不是

Continue reading »

鄰居的美老婆

「--籲」,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問。」 你對面的鄰居「。我一聽,連忙應道:」來了「。有道是遠親不如近鄰,鄰

Continue reading »

處長的老婆

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

Continue reading »

岳母身上的精液

1.岳母的內褲 在網上看了這多有關和岳母做愛的文章,我也不由得注意起自己的岳母來。 我岳母大概47、8 歲了,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這兩年下崗在家。岳母除了臉上有一些皺紋外,身上的肌膚還是很白很光滑,身材略有發福,但總體保持的還算不錯。 有一次去岳母家,偶然發現岳母的一套粉紅色絲質內衣,很讓我激動。更

Continue reading »

神奇的催眠香煙

爸爸是一家精神病院的藥劑師,研製出一種鎮靜劑很奇特,不管多麼暴躁的患者,只要聞到藥味,立馬就能安靜下來。最神奇的是,你任意發佈命令,患者都會無條件的執行。後來我知道,爸爸是看日本電影《追捕》得到的靈感,經過多年的研製,才獲得成功,但這藥效比電影中的厲害。 小時候去醫院,我親眼看見爸爸使用這個鎮靜劑。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