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的初夜

也許是緣分吧,在我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初夜**里,我竟選擇了一個比我小三歲的,初三的小女孩。我甚至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名字。我只是在下課時路過她的班時看她,而她也因爲我的第一次而故意將她的目光和我避開。因爲,她的貞節是在我的強暴中失去的。 那是剛開學時的故事了…… 兩年前我初中畢業,以500多分的成績考上了

Continue reading »

癡漢強暴

我呼吸著久違了的清新空氣,足足八年了,自從上次失手被捕,足足八個年頭,我一直被關在暗無天日的囚室之中,被迫反醒著自己的過失,不過那只不過是我對保釋官所說的話。其實在這整整八年,足足一千四百零六十二日的漫長日子裡,無論每一分每一刻,我都無法忘記那些少女們在我的指掌挑逗下動情呻吟著。 她們的嬌喘、她們的

Continue reading »

聖心商學書院姊姊不斷被強姦

那是好久年代的事了,寫出來以解心頭之結。當年…… 『叮噹∼叮噹∼』 我蠻不情願地來到鄰居的門前,按下門鐘。 剛才洗澡的時候,一不小心,將用來替換的奶罩弄跌在地上。雖然我第一時間把它拾起來,可是因為剛洗完澡,所以滿地水漬,兩個奶罩都給弄濕了,無法穿上。 我想起窗外曬衣服的架子上還有一個奶罩,是前兩天開

Continue reading »

被蹂躪的極度體驗

我叫丁舒韓,曾經是一個矜持可愛的女孩子。 在我高二的時候,家裡惹上了黑社會,糾纏不清。 那個小頭目對我垂涎已久,要以我做抵償。 結果我慘遭強暴後還被迫做了他的女朋友,而且要跟他同居。 他平時對我還不算很粗暴,只是,他在性方面給了我無盡的摺磨,讓我苦不堪言。 像我這樣羞澀的女孩子,居然被他用各種方式摧

Continue reading »

在市委工作的媽媽

小正近來一直很不開心,在學校裏被老師罵,回到家裏又被老爸一頓猛K。合上書本,小正呆呆的望著窗外,同學們陸陸續續的走出校門,操場上校隊的幾個家夥正在那裏踢球。若是往日,小正或許也正和他們在一起,可今天…… 小正現在正是高三,馬上就要大考了。或許真的是天資不行,雖然他一直都很努力,可在校裏的排名卻老是拖

Continue reading »

欲望升降機之女律師晚上在電梯被強奸

晚上十時,女律師終於完成案頭工作離開律師行。剛走進電梯,一種莫名的愁緒悄悄爬上了心頭。那應該是一種孤獨的感覺,另外也夾雜著連日來連續工作和壓力所帶來的疲憊倦意,使得這個二十一歲年輕美麗的女律師忽然有了短暫的滄桑感覺。接著她又整了整鵝黃色短袖襯衣,想起白天在電梯碰見的那些男人,貪婪地注視胸口那一道未能

Continue reading »

淫妻阿美之東窗事發

唉,幸好!原本老板說要加班的,結果臨時取消!讓我得以早點回到溫暖的家,抱著我年輕美麗的老婆,兩個人安安靜靜的度過這個美麗的夜晚! 我跟阿美結婚已經一年了,在我努力了一年的積蓄後,我們以貸款方式買了新房子!在回家的路上我愈想愈高興,終於不必再租屋而居,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住了。 當我一走到家門口,卻一眼就

Continue reading »

鄰居的美老婆

「--籲」,我長喘一口氣,擦擦頭上的汗水,倒在剛剛搬來的還不及放好的沙發上,揉著酸疼的腿和胳膊。 經過二個多月的辛苦,新居裝飾工作算是初步完成了。一會兒,「咣咣咣」,傳來敲防盜鐵門的聲音。剛剛來,我的新居還沒裝門鈴。「誰呀?我問。」 你對面的鄰居「。我一聽,連忙應道:」來了「。有道是遠親不如近鄰,鄰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