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和爸爸

  我叫冰冰,今年已經18歲了。我之所以要講我和爸爸的事情,因為我對父親的感情是很難用其他方式來表達的。小時候,每個晚上我都會要父親來我的床前和我說說話,摟著我,讓我在他寬厚的懷抱著熟睡,還不停地摸我

Continue reading »

強暴超淫蕩OL

楊展是個某企業公司的小職員,楊展盡忠職守,生活過的平淡,很自在!並沒有想過要升遷,也許是因為家中沒有老婆的原因吧!人家常說:「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個女人」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楊展平時並沒有什麼休閒,生活

Continue reading »

受盡淩辱的女律師

美麗迷人的律師林可兒與認識三年的男朋友廖輝分手了。 雖說男女之間都有七年之癢,但她和廖輝之間早早就沒有了激情。也許彼此工作太忙的原因,他們之間在一起的時間很少,至於性愛,更失去了往日那種一日不做,如隔

Continue reading »

我在健身房的故事

教授和大師兄出差一個星期了,剛到這個城市一個月,也不敢出去瞎玩。每天晚上都睡不著,要吃自己才行。今天實在是忍的心裏難受,傍晚出去逛逛,散散心也好。我穿了條粉色超短裙,上身穿件白色的吊帶,吊帶比較短,露

Continue reading »

經理麗慧

(一) 周良一面走出11樓電梯要進辦公室,一面想新的經理今天開始來上班,聽說是個女的,四十幾歲,周良心裡盤桓該怎麽跟她報告前任經理留下來那幾筆與工廠有糾紛的訂單。 周良的公司是家外商貿易公司,台北公司

Continue reading »

台北蝶影的一夜

話說,去完高雄京華城之後沒多久,回到了台北,小弟又再那麼一個鳥日子裡,被公司的高官們又抓去喝酒了,原因無他,只因為我能喝能玩,加上口風甚緊,很適合帶出去把風,順便當老大們的司機。 那天去的場子叫做蝶影

Continue reading »

所謂的家教

終於結束了高中生涯,迎接了大學一年級新鮮人。 家境清寒的我拼盡全力的終於考上全台第一學府,學校雖有我補助獎助學金,但到台北高消費的地方,交通費、住宿費實在負荷不起,於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顧課業。 家教

Continue reading »

嬌美的媽媽

(1) 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是這樣的,但這的確是事實。 這天,我和我的死黨阿強和高原在考試後聚合在一起商量。 「我實在頂不下去了,自從看了那些A片後,我就一直都頂得很辛苦就要支持不了。」高原對我說。 阿強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