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嶺情事

(一) 綿延千里的沂山,層巒疊翠,山裡的泉水彙集成沂水河,蜿蜒於群山之中。河水清澈甘甜,四季不斷。這裡盛產水杏,名揚江北。鐵子媽就住在這片山裡的杏花峪村。她是個寡婦。 這一天,當東山崗上剛濛濛亮,鐵子媽就起早去馱水。她去牽圈裡的驢。那驢戀棧,不肯出來。鐵子媽就撅著屁股拉拽,她的臉漲紅,渾圓風韻的臀部

Continue reading »

衣櫃中的秘密

過年將近,家中有個老衣櫃要丟,跟父親一起搬到樓下,想說他年歲也大,接下來就我一個人用推車移到路口去,趁清潔隊還沒來,再次檢查有無東西漏了拿,就當我要把最底下抽屜整個抽出來的時候,到一半就發現會卡住軌道拉不動,從開口伸手進去探,感覺裡面是空的了,這衣櫃在爸媽房內不知用幾年,會壞很正常,但我想清潔隊也很

Continue reading »

正義之狼

場景一︰客廳 「這裡是整點新聞,今天晚間發生一宗離奇姦殺案,一名十六歲少年在家中強姦了其親生母親並用刀連砍其母親的情人數十刀,導致傷者不治身亡。事發後被鄰居發現遂報警。具體情況我們請外場記者蕭琴來報道現場情況。喂!蕭琴,聽到了嗎?」 「嘿,聽到了,各位觀眾晚上好,現在我們是在案發現場,由我來為各位報

Continue reading »

以母為榮

他去年和他的妻子瑪拉結婚,現在她妻子處在懷孕中,已經去她母親家等待生產。阿南德已經大約兩個月沒有過性生活了,他於是開始在對妻子的幻想中進行手淫,從而發洩他的性飢渴。但慢慢地,他發覺當他想起他妻子時他已經很難達到興奮了。 這時,他發現內心深處有一種神奇的慾望--為什麼不對昨晚讀到的亂倫小說裡的情景做些

Continue reading »

肉感繼母姦淫錄

(一) 籃球場上的淫液 又一個無趣的夜晚。我望著天花板,那個我稱為老公的男人,正在我身上耕耘。 「啊……老婆,好爽……喜不喜歡我幹你……說喜歡啊……我要射了老婆,老婆!」 於是,老公朝我身體裏傾注了清淡的精液,整個人就癱軟下去昏睡了。他肉棒拔出來的時候,我完全沒有那種小穴裏突然變空的失落感。看著他那

Continue reading »

乳牛女護士

一個月後的某天晚上八點,夜幕剛剛降臨。 在協和醫院的胸科醫務室裡,女護士長石香蘭手拿著電話話筒,心裡湧起一陣強烈的不安。 --怎麼回事?家裡什麼會一直沒人? 今晚輪到她在科室裡值夜班,按照以前的老習慣,她臨睡前往家裡打了個電話,準備交代小保姆阿麗注意鎖好門,以及問一問寶貝兒子的情況。 誰知道從七點鐘

Continue reading »

媽媽的性奴之路

我躺在家裡的床上,雙手緊緊地抓著被子,雖然6 月份夜晚依然炎熱,可我卻不停的冒冷汗。這還得從3 個月前的一次ktv 聚會說起……我今年17歲,剛經歷了性成熟的最後階段,現在在城市中心居住,生活環境可以說很優越,因為爸爸是在外企工作的,收入不菲,但是3 年前被公司調到幾內亞工作了。家裡現在只剩媽媽和我

Continue reading »

真實的母子亂倫

我在性方面的發展是很奇怪的。說奇怪,也許是大家都不說,令我覺得只有自己是這樣而已,我不知道。因此也很希望所有人都來談一些真實的事(也許並非人人都有,請勿杜撰),反正網上不必用真名,更不必露面或留下聲音,盡情傾吐吧。我也希望這個問題,能做為一種科學討論(邊討論邊打手槍也不必覺得害羞,這很正常)。 說明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