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親媽跟後媽

十年前,因為父親有了外遇,認識了我現在的後母,跟媽媽離了婚,在父系社會的法律下,媽媽沒有爭取到我的監護權,我就跟了父親,父親是一個極端霸道的大男人主義者,十年來都不讓我跟媽媽見面,直到上個月父親中風住院,我才敢向阿姨提出跟媽媽見面的要求,沒想到阿姨很爽快的一口就答應了。大概是由於我跟阿姨一直不是很親

Continue reading »

秘書的那個來想要

陳小芬嬌聲的問道。這位吳經理名叫吳建人,最近才剛升為業務部經理。「嗯,最近忙著寫一些計劃的申請書!我要用一下影印機」 吳經理走向影印機,開始操作機器。陳小芬提起皮包,對吳經理說道: 「吳經理!我現在要回去了,麻煩你要走時幫我鎖一下門。」 「請等一下,小芬,這機器好像壞了!」 「我看一下,嗯….好像是

Continue reading »

高職家庭快樂多

我散漫的性格使我從來不參加朋友公司入股的董事會,只有年終的分配董事會我才會出席。 這天參加完朋友開的一家中介公司的年終分配會和另一個董事說著話走出會議室,正準備去董事長穆輝的辦公室辦有關的手續,走到門口就見穆輝正在訓斥他的秘書,聽了幾句才知道他的秘書在辦公桌上打盹,在大家的勸說下穆輝警告她再發生就讓

Continue reading »

上了鄰居少婦

熟話說,兔子不吃窩邊草,我深知這個道理,但是還有另外一句話啊,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常在窩邊走,哪會不吃草,道理都是人說的,怎麼說都繞得回來,不是嗎? 2009年,我搬到了新家,那個房子是一層10戶,然後分成了四個小單元,我們這個單元裡有兩套房子,一大一小,我家在大的,但是住了很久,我都沒見過對面

Continue reading »

秘書的絲襪

剛剛二十九歲的王靜已經升到主任乘務長了,但她提升如此之快的原因,公司裡的人都心知肚明. 現在的王靜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分,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 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朦,彷彿彎著一汪秋水. 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 一米六八的身高給人的感覺的確是

Continue reading »

白領性奴的秘密生活

我老婆小梅三十多歲,長得如花似玉,總是擺出一副高高在上很傲慢的樣子。 她是一家台資大企業的公關部經理,總是應酬外面的人。 這天晚上她又打扮得花枝招展準備出去。 「你要去哪裡?」我鼓著勇氣低聲問老婆。 因為失業在家,我對老婆只好誠惶誠恐。 「窩囊廢,你敢管老娘的事?吃了豹子膽了?爬過來,乖乖地跟老娘磕

Continue reading »

飛機上女秘書的口交

郭力雄把行李塞到飛機艙上方的行李箱後然後才施施然坐了下來。 公司這次給他們這行人包了小型客機,四十多個人隨便坐開,除了忙碌的空 姐之外,機艙裏顯得格外冷清。郭立雄所在的公司是幾個國家融資興辦的,規模 之大,利益之多,實為外人所難以想象。想象自己當年從普通的officer開始做 起,終於做到了今天總經

Continue reading »

淫蕩的肉彈老媽

早上,王強坐在客廳吃?早飯,老媽的房門正對?正在吃飯。王強一邊吃?飯一邊欣賞?老媽換?衣服。 王強的老媽李梅是建材城的業務經理。今年45歲,都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五十坐地吸土。話說這還沒 到五十呢。這半個建材城的土都快被她吸的差不多了,上到公司的各級領導, 下到各大商戶,哪個男人的雞巴沒在李梅的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