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甜澀性愛

我厭倦了男人的陰莖,它們只是會在我的身體裡打轉。 認識他是在一個咖啡屋裡。那時候我剛剛和男朋友分手,覺得很寂寞,所以常常去那裡消磨時間。 他的樣子比較英俊,性格也比較開朗。有一種自來熟的感覺。第一次見

Continue reading »

一個淫浪二奶的故事

我和阿菊是通過流覽色情網站時相互發點子郵件認識的,經過幾次信件來往,我得知她目前二十八歲,是某個大她十歲的包工頭的所謂「二奶」,做二奶已經有了六年的歷史,現在某私營企業象徵性地打工。在這期間,她和她以

Continue reading »

母子銷魂

一。初試溫馨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那是在我十六歲那年。我那時還是一個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我的父親長期在國外,我和母親二人在台北相依為命。 我母親早年畢業於法國某藝術學院的舞蹈藝術專業,回到台灣做過芭蕾

Continue reading »

特殊性服務

我今年二十八歲,自打老公把我拋棄與小秘結婚後,我做什麼都覺得沒意思,好在分了老公好大一筆財產,經濟方面不用發愁,無事便在網上尋找樂子與刺激。 今天,我照例登上一家熟悉的黃色網站,流覽了一圈後,發現這家

Continue reading »

我的隱私

戀愛的時候,只要和小蔭在一起,我就會想入非非。我並不是想和她做愛,我只想在燈光或月光下,輕輕緩緩地解開她的衣扣,讓我飽覽她美麗地玉體,讓我撫摸她那每一寸的肌膚。 每次約會,我的目光總是急不及待地在她全

Continue reading »

戀母的依據

今年20歲的我,專科畢業後,因為不用當兵又找不到合適又喜歡的工作,只好在家當個SOHO族,平時賣賣小精品,還能勉強糊個口。 「80塊的運費不會太貴吧?連這都要跟我殺,我喝西北……」 風字還沒打上時,門

Continue reading »

白絲銷魂腳

金香玉被九龍用計俘獲當成洩慾的性奴已經2個月了。 「嗚嗚!?!嗚嗚!!哦!!噢!!!……」在地牢裏,金香玉仍舊被一字腿用繩子勒著纖細的脖子反捆著雙手挺著被繩子勒的爆凸而出的一對雪白巨乳,嘴裡含著別人粗

Continue reading »

相依為命的女兒

我叫陳曉東,今年四十五歲,我的女兒陳嘉嘉今年十八歲,現在一傢俬人企業擔任企劃。這幾年我一直和我的女兒相依如命,她從出世後就再沒有見過她的媽媽,因為她在她出生之後不久就狠心的拋下了我們倆,跟別人私奔了,

Continue reading »